一帘宫梦一枝春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作者有话说:

  这篇文很久之前就写了,被遗忘到现在才拿出来。这篇写了两个同样心高气傲的人,相互喜欢,却不肯先低下头。于是,女主悲剧地残废了,毁容了,性情大变了,养男宠了,与男主生气了,与男主阴阳相隔了……这篇文告诉我们,不作死就不会死。

  【一】

  很久之后,宋楚还能记得她第一次遇见慕承时的情景。

  那算不得太美好的回忆。

  那一年宋楚方才十岁,是大陈的第十一位公主。

  上元佳节,文德帝在宫中设宴,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员皆带着家眷出席。而那些皇子公主们,自然早早盛装以待。

  宴会间有一个开朝便有的规矩,由文德帝于半月以前出题,年纪相仿的皇子公主和世家子弟撰写相应的文章。众位朝臣阅览后,选出文采最佳的一人。

  宋楚自幼聪慧,文才武略样样不输男儿,文德帝每每提起,便会赞扬一番。

  自从她七岁在国子监念书以来,每年的上元节,她都会拔得头筹,风光无限。她想着,今年自然也不会例外。

  所以,当文德帝还未宣读人选时,她便坐得端端正正,微微抬着下巴,等待众人庆贺。

  她骄傲的姿态那样明显,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得出。然,让她想不到的是,这一次拔得头筹的却另有他人。

  文德帝念出人选的那一刻,她几乎坐不住,眉目精致的小脸上也染上一层薄红。

  虽然聪慧,但到底年纪小,遮不住心事,因此,没多久,她便离了席。

  也就是在那时,她遇到了慕承。

  偏远的御花园中,她躲在假山后发脾气,将写着文章的宣纸扔在地上,而后用挑花锦缎的宫鞋狠狠地踩了几脚。

  她踩得入神,竟没有察觉御花园里来了人。

  直到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想不到公主的脾气这般大。”

  声音中夹杂着些许笑意,清朗如三月的微风。

  宋楚先是一愣,而后转过眼去。只是这一瞧,便愣在了那里。

  十三四岁的少年一袭白袍,白皙修长的手中拿着一把泼墨的十二折纸扇。白玉冠束起一绺如墨的长发,黑如点漆的桃花眼微微上挑,唇薄而红,带着凌厉而张扬的漂亮。

  宋楚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一时竟呆在那里,忘记了反应。

  有指尖抬起她的下巴,带着些许凉意:“公主这是……傻了吗?”

  好看的眉眼微微弯着,眸子里的笑意更甚,似乎还夹杂着一丝调笑。

  宋楚这才回过神来,伸手拍开少年的手,她抬起下巴,问道:“你是何人?”

  少年收起折扇,长袖拱手,不卑不亢道:“在下慕承,见过十一公主。”

  如此一说,宋楚心中的怒意便在一瞬间喷薄而出。

  慕承,京都将军府的大公子,方才拔得头筹之人。

  宋楚觉得,她和慕承当真是犯冲。他不仅让她脸面全无,还将她方才丢脸的样子全都看了去。

  眼前的笑颜不再好看,反而让她觉得十分欠揍。于是,她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转身离开。

  【二】

  宋楚那一脚,着实让慕承记恨上了。

  从那日起,他们便两两相厌,不论做什么事,都得分出高低才好。

  如此过了两年,直到宋楚十二岁那年。

  三月的时候,柳暖花春,草长莺飞。

  国子监里的一众世家子弟去西郊猎场骑马,宋楚也跟了去。

  初始还有说有笑,谁知后来她和慕承又较起了劲。两人扬鞭策起烈马,疾奔而去。

  宋楚的骑术本就差强人意,烈马又奔得太快,她手中的缰绳一松,便直直地从马上甩了出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她尖叫出声。

  她紧闭着双眼,然而却没有意想中的疼痛传来。她只觉腰上一紧,接着有人揽住她的腰,将她纳入怀中。

  两人摔在地上,那人在她的身下,替她承受了所有痛楚。

  她睁开眼睛,一眼便望进一张好看的容颜,清俊的眉眼如月光下的白玉一样。以往微微弯着的眼睛此时收敛了笑意,漆黑而深邃,摄人心魄。

  慕承将宋楚从地上扶了起来,难得一见地发了脾气,低声道:“你就这么想要赢我?竟是连命也不要了?”

  充满怒意的话语里夹杂着一丝担忧。

  宋楚看着他微微蹙起的眉宇,竟不觉得生气,反而是有些开心。

  十六岁的少年,玉冠白袍,长身而立,三月的微光洒在他脸上,在他身上打出一层金色的光晕,仿佛映在了她的心里。

  器宇不凡,风华绝代。

  宋楚突然心跳如擂鼓,白皙的脸上也羞出了一层薄红。

  在那样一瞬间,天地之间安静下来,唯有她错乱的心跳和眼前姿态美好的少年。

  清风徐徐,绿柳成荫。

  在遇到他的两年后,她终是喜欢上了他。

  【三】

  从那日起,宋楚更是处处和慕承较劲。这是她喜欢的少年,她一定要比他好,这样才能配得上他。

  她的这些小动作尽数落在慕承眼里,而慕承只是诧异他哪里又得罪了她。

  时光飞逝。

  当初在一起厮混的世家子弟都已长大,开始科考踏入仕途。宋楚也长成了一个十六岁的姑娘,红裙似火,蔻丹如血,杏眼薄唇,额间配着银色的眉心坠,轻风扬起她及腰的长发,骄傲而又漂亮。

  这一年,她是文德帝最宠爱的公主,样样不输男儿。

  这一年,他是大陈让人艳羡的大公子,才貌品行皆属上乘,长安城中不知多少女子倾心于他。

  他们青梅竹马,在最青嫩的岁月里一起长大,眼见着对方一点点变好。她总觉得,他们才是这世间最相配的一双人。她总觉得,他们会如折子戏里所有的青梅竹马那般,年幼相遇,年少相爱,一朝红衣,白首不相离。

  可她没有想到,之后发生的一切,将她年少的梦,尽数毁灭。

  夏至那一日,文德帝带着众位皇子去猎场狩猎,因为文德帝疼爱宋楚,便也将她带了去。

  那本是一件极好的事,可谁都未曾料到,那一日,竟有敌国的细作混入猎场,进行行刺。

  场面混乱之中,宋楚因与文德帝离得近,一支羽箭射偏了位置,直直地刺入她的烈马体内。

  烈马扬蹄嘶鸣,而后狂躁着疾奔而去。

  宋楚有些慌乱,低头控制着缰绳,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树枝。

  树枝将她从烈马上扫了下来,她重重地落在地上。

  她似乎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而后右腿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意。脸上有猩红黏稠的液体流了下来,糊住了她的眼睛–方才尖利的树枝划破了她的脸。

  侍卫闻声赶来,接着,一抹白色的身影闯入她的视线,将她抱在怀中。一边揽着她,一边劝慰道:“不怕,不怕,没事了。”

  其实她没有怕,但不知为何,听到那把熟悉低沉的声音,她的心里突然觉得委屈,攥着慕承的衣襟,像一个寻常的小姑娘般痛哭出声。

  那一日,皇宫里的御医全被御前侍卫带到猎场。

  殿里的灯火一直亮到半夜,可宋楚的腿仍是没有治好。

  【四】

  宋楚刚知道这个消息时,她怔了许久。

  她向来骄傲,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变成一个断了一条腿的残废。而且,当时那树枝太过尖利,她的脸上留下了一条疤,曲曲折折地一直从眼角延伸到下巴,盘踞了整个侧脸,一时间她竟然变得丑陋如厉鬼。

  她总觉得自己在做一场噩梦,等她醒来,她还是那个活蹦乱跳的姑娘。

  她每天醒来,满含期待地看向铜镜,可等待她的仍是那鲜红的伤疤。

  一日又一日,她心里的希望渐渐被磨灭。终于有一天,她绝望地打碎了铜镜。

  慕承来到弦音殿的时候,只见殿里空落落的,没有一个宫人。绯红的地毯上尽是瓷器的碎片,惨烈如风雨过境。宋楚蜷腿坐在床榻上,身形瘦弱,目光空洞,像是被抽离了灵魂一般。

  她一贯刁蛮骄傲,此时竟有些荏弱和可怜。慕承心有不忍,走到她面前,轻轻拢起她散落额前的碎发,道:“楚楚,你还有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轻柔的话语似乎带着阳光,照进她黑暗的世界。她抿了抿嘴角,落下了一滴泪。

  那段日子虽然艰难,但她十分开心。因为慕承常常进宫来陪她。他给她念诗,给她舞剑,逗她欢笑。他的声音本就好听,因此那些诗句他念着更加缠绵悱恻。

  可是,自从发生这一变故,宋楚便变得十分古怪,时不时闹个小性子。

  开始时,慕承还常常进宫来陪她,久而久之,他亦受不了她的小性子,便不再来了。

  宋楚行动不便,不再去国子监念书。她整日待在自己的宫殿里,不愿让别人看见她的样子。

  她每日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等待慕承来找她,她等的时间越来越长,到最后,那个人再也没有来过。

  转眼便到了寒冬。

  十二月初七,慕承十九岁的生辰。

  那日一早,宋楚便去了将军府。她看着手中的香囊,上面绣着一对戏水的鸳鸯,微微笑弯了眉眼。

  在几个月前,她便向宫里的侍女打听清楚,民间的姑娘会送给喜欢的人香囊以表心意。

  以往她手里拿的是墨笔和马鞭,这还是她第一次拿起针线。她一连绣了几个月,终于满意了些。其间不知被针刺破多少次手指,白皙的指尖早已变得青紫一片。

  一针一线,都带着她对慕承的喜欢。

  这是她的心意,一个女子的心意,不管她现在变成什么模样,她都想让他知道。她不想负了自己几年来的思念。

  她那样期待他的喜欢。

  她站在将军府门前,听管家说慕承一早便出去了。

  她便站在一旁等他,管家不知晓她的身份,便随她去了。天空中不知从什么时候飘起了雪,宛若鹅羽,地上很快就积了厚厚的一层。

  她一直等一直等,眼前时不时有行人经过。

  天色渐渐暗淡,她一直等到暮色四合,这才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从巷头走来。

  她动了动冷到麻木的腿,向前走了两步,而后,脸上的笑便僵在那里。

  慕承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身边走着一位姑娘。那姑娘穿着鹅黄色的绣裙,笑起来的时候轻掩着唇,说话声音也细细的,一眉一眼,都是这世间最好看的模样。

  那姑娘揽着慕承的胳膊,两人说笑着,姿态亲密而又自然,仿佛是做惯了这样的事情。

  宋楚突然想起晋阳城里广为流传的一则风月之事,百姓皆知,将军府的大公子有一位表妹,自小寄养在将军府。那姑娘生得眉目如画,性格温婉,极讨人喜欢。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甚笃。

  这便是他不去弦音殿的理由吗?

  宋楚伸手抚上了自己脸上的疤痕,心里难过得厉害,眼睛也酸涩得难受。

  她看着他们走进将军府,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她依旧在那里站着。

  许久之后,雪在她肩上落了厚厚的一层,手中的香囊滑落在地,她突然觉得很委屈。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原来,十六岁这一年,她不仅失去了恣意的人生,更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少年。

  【五】

  宋楚觉得自己不应当这样,纵使失去了一条腿,纵使毁去了容颜,她依旧是大陈骄傲的十一公主。

  慕承不喜欢她又何妨,他的爱,她不稀罕。

  从那日起,她一改常态,不再日日期盼慕承的到来。她收集了一群面首,个个清秀俊逸,风姿绝代。

  她夜夜笙歌,饮酒放荡。朝臣们多有怨言,但文德帝疼爱她,又对她十分愧疚,便随她去了。

  一时之间,她成了大陈臭名昭著的公主。

  所有人都以为她醉生梦死,好不快活。可是只有她知道,每每夜半时分,她看着那些面首的脸,伸出手在空中一点点描绘。描绘这个人有着和慕承一样的眉眼,那个人有着和慕承一样的薄唇,另一个人有着和慕承一样的下巴。

  她收集那多面首,每个人都有几分像慕承。可是再相像又如何,纵使再像,也不是他。

  暮色深沉,孤灯如豆,偌大的宫殿安静得不像样子。她斜倚在透雕的紫金座上,心里像空了一个洞般,孤单寂寞。

  那些面首之中,当属顾如渊和慕承最为相像。一样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一样白到极致的长衫。

  再见到慕承是在一个月后,慕承去御书房面圣,路过御花园时,遇到了宋楚。

  当时正落着雪,顾如渊撑着一把淡青色的纸伞站在宋楚身旁。两人一伞,一个红衣似火,一个白衣胜雪,在一片皑皑的漫天飞雪中,美得像一幅笔墨描绘的丹青画。

  慕承停下了脚步,宋楚亦是一愣。

  两人遥遥相望了许久,在看到宋楚和顾如渊相牵的手后,他低垂眼睫,敛去了所有情绪。而后,他抬眼,看着宋楚冷冷一笑,转身离去。

  那是怎样的笑呢?满是疏离和嘲讽。仿佛两人从未相识,仿佛她在他眼中极尽肮脏。

  宋楚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两人再见面会是这样的情景,哪怕他厉声痛斥她一通,也比现在他满是嫌恶地看着她,相对无话要好。

  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她的心突然如刀割一般疼得厉害。

  她难过地蹲下身子,捂住了渐渐湿润的眼睛,轻声笑开。

  【六】

  那日回到殿里,宋楚便发了一通脾气。清醒过后,她命宫人连夜赶制了一张人皮面具。

  从此,世人便知,十一公主宋楚日日戴着人皮面具和那些面首调笑。

  戴上人皮面具的十一公主温婉可人,像那位住在将军府的表小姐。

  甫一听到这个消息,慕承便进了宫。待他赶到弦音殿的时候,却看到这样一副情景–正殿里丝竹管弦之乐四起,衣衫凌乱的男子喝着酒。宋楚懒懒散散地坐在最高处,身旁是为她斟酒的顾如渊。她似乎提不起兴致,低垂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慕承紧攥着手,极力隐藏着眸子中的怒意,而后厉声道:“滚!”

  这一声着实将殿里的男子吓到,宋楚亦是一愣。

  慕承又吼了一句:“都滚!”

  那些面首不知所措地看着宋楚,宋楚挑了挑眉梢:“都下去吧。”

  不过须臾,殿里便只剩他们二人。

  慕承缓缓朝宋楚走去,每一步仿佛都踩在她的心上。她怔怔地看他走来,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一些紧张。

  他来到她面前,轻轻抚上她的脸,而后在她迷离的视线中,猛地扯下她脸上的人皮面具。

  他的力道极大,似乎想将她的面皮从血肉里撕扯下来,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

  而后,慕承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谁准许你如此侮辱婉仪的?”

  目光森然,声音冷厉。

  婉仪,那日陪着他的姑娘,他的表妹。

  宋楚心中一痛,脸上却不动声色。抬眼看着他,她笑得妖娆而又放肆:“侮辱?我哪里有侮辱她?慕公子不就喜欢这张脸吗,不如你就留在弦音殿,我天天让你瞧着这张脸。”

  闻言,慕承的眉宇不禁蹙得更深了,手上的力道也猛然加大,似是想将她的下巴生生捏下来一般。

  他冷笑,眸子中有痛楚一闪而过,快得让人瞧不见。

  而后,他一把将她揽在怀中,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肢,而后缓缓抚上了她的脸。

  他的手指温热,深邃的眸子里尽是痛苦,似乎还带着一丝痴恋,百转千回。

  这样暧昧的姿势,这样缠绵的姿态,她的呼吸突然有些急促。

  他痴痴地看着她漆黑的眼睛:“我们自幼相识,而你,无时无刻不想着和我一较高低,我只当你只是在向我证明什么。”

  证明什么?当然是要证明这世间再也没有比她更优秀的女子,证明这世间只有我才足以与你相配。她在心中苦涩地想着。

  他缓缓抚上她脸上的伤疤,这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姑娘,纵使她毁去了容貌,他也认为这世间再也没有比她更好看的女子。虽然她刁蛮骄傲,但她每次看着他的眼睛清澈明亮,那样干净纯粹,让他心生怜意。可转眼之间,她却养了一群面首,想到她和那些男子嬉笑的模样,他心中的怒意骤然而起。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知道,那是嫉妒。

  “宋楚,我以前只知你骄傲蛮横,却没想到,你现在居然变成这副模样,陌生得让我有些恶心!”

  “……”

  “你想怎么玩闹都可以,为何要将婉仪牵扯进来?她哪里得罪你了?”

  “……”

  “从今以后,不准再戴这张面具!你如此放荡,臭名昭著,婉仪那样干净的姑娘,岂是你能相提并论的?你永远都比不上她,更不配提及她!”

  简单的几句话,却宛若一把锋利的刀,一点一点凌迟着她,千疮百孔的心不过须臾便变得血肉模糊。

  慕承说完便离开了,隆冬的风吹进殿里,萧索冰凉。

  她跌坐在地,捂着心脏,疼得站不起身。

  恶心。

  放荡。

  她挥手将面前的案几推倒在地,仰头大笑。笑着笑着,泪便流了出来。

  他以为她想这样吗,他以为她想被万人唾弃吗,她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还不都是他逼的。她那样喜欢他,为了他,她让自己变得优秀,可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喜欢她呢?

  【七】

  宋楚在殿里呆坐了一夜,第二日一早,她便去了将军府。

  慕承不愿意见她,她便在将军府门前等着。

  路上时不时有路人经过,大抵是她断了一条腿,面貌也丑陋得可怕,人们路过她时,忍不住朝她多看了几眼。

  她明明是大陈的公主,但在慕承的面前,她却像极了小丑。

  直到晌午,慕承才脸色阴沉地从府里走了出来。

  宋楚看到他后,道:“今日我来,就是想问一问,若是我嫁给了顾如渊,你会难过吗?”

  “难过?”慕承挑眉,“我为何要难过?公主不是喜欢顾如渊吗,而且微臣看着公主和他也是极为相配。若是公主嫁给顾如渊,微臣非但不会难过,还会祝福公主。”

  闻言,宋楚轻轻地笑了笑,极为清浅:“是吗?那就借慕公子的吉言了。”

  说完,她一瘸一拐地转身离开了。

  慕承看着她瘦弱的背影,不知为何,竟从中看出了一丝决绝。

  回到弦音殿后,宋楚便将那些面首遣散。她坐在案几前,伸手抚了抚面前的书册。那是她受伤之时,慕承念给她听的诗集。

  她到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他念诗的样子,眉眼含笑,声音如玉,当真是世间最好的模样。

  他念了那么多诗,她记得最清楚的一句便是–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当真是嘲讽。

  她突然觉得可笑,世间那么多的男子,独独慕承入了她的眼。自此,一意孤行,固执至极。她在他面前骄傲又自卑,最后竟让自己沦落到那般让人厌恶的模样。

  原来喜欢一个人这样艰难,从今往后,她再也不想爱了。

  直到宋楚离开后很久,慕承还站在原地,心里空落落的。

  许久之后,他转身回府。刚走上台阶,却见管家弯腰作揖,求饶道:“少爷恕罪!两个月前,少爷生辰那日,方才那位姑娘曾经来找过少爷。那时您不在府中,那位姑娘便在府前等了一日。当日下着大雪,到最后那位姑娘的脸色已经冻得泛紫。后来少爷您和表小姐一起回来,那位姑娘看到后,什么也未说,便一瘸一拐地离开了。她丢了件东西,被奴才捡到了。奴才本想等再见到您时就告诉您,可奴才疏忽,到第二日竟将这事忘记了。直到方才再看到那位姑娘,奴才这才记了起来。”

  他一边说,一边从袖中拿出香囊,呈到慕承面前。

  蓝色的香囊上,赫然绣着两只鸳鸯。

  那是坊间的习俗,姑娘若是遇到喜欢的男子,便要送他一只香囊以表心意。

  慕承从管家手中接过香囊,手指微微颤抖。他想起,似乎就是从他生辰以后,宋楚突然性情大变。

  以往的种种都有了原因,他突然不敢再想下去。他有些激动,却又十分愧疚。

  若是真如他所想,那他说出那些残忍的话,她该有多么难过。

  他又想起方才她决绝的样子,再也按捺不住,他转身朝皇宫跑去。

  【八】

  慕承刚走到弦音殿,便被殿前的宫人拦了下来。

  他在殿前等了许久,但紧闭的朱门最终没有开。

  从那日起,慕承一有空闲便去找宋楚,可宋楚下定决心般,闭门不见。

  三月的时候,边关突然传来消息,西北蛮族挑起战事,在边陲古城烧杀抢掠。

  文德帝知晓后震怒,连夜宣慕承父子进宫。

  御书房议事之后,慕承并没有回府,而是潜进了弦音殿。

  已是夜半时分,床榻上的人正在熟睡,白皙的侧脸隐没在暗淡的烛光里,眉目如画。

  慕承看着宋楚难得一见的安静的样子,又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时她张扬娇蛮,竟有些可爱,让他忍不住想要逗弄她。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那个红衣红裙的姑娘,似乎格外吸引着他的注意。

  只是他们都太骄傲了,谁都不肯相信各自的喜欢,谁都不肯先说出口。仿佛先说出来的那一个,便是输了。

  她摔断腿的那次,看着她在他怀中哭,他比她还要难过。

  那段日子,他整日进宫去陪她,给她舞剑,逗她开心,看她在阳光下笑得恣意美好。

  他常抱着她坐在树下念诗,故意念那些相思相恋的诗句,然后弯着眼睛看她羞红了脸,心中柔软一片。也只有在这时,她才像个温温婉婉的姑娘。

  其实,他并不想让她那样好,他不想她如此好强。他只想她是一个纯粹的小姑娘,在十六岁的年纪里,做着这个年纪该做的事。他想她在他怀里撒娇,他想她在阳光下笑得美好,他想她把他当成自己的依靠。她不用很好,因为他会为了她变得好,为她撑起一切。

  可惜,一切都只是他想。

  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们曾经那样好过,在他的想当然里,他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到白头。

  他处处寻找能医治好她的药方,常常不在长安,因此进宫陪她的次数也渐渐少了。

  而后,他便听说,她养了一群面首,夜夜笙歌,极尽放纵。

  他听着坊间人们对她的嘲笑,他看着她在别人的怀中欢笑,心如刀割,恨得咬牙切齿。

  他的爱恋,还没有开始,便这样无疾而终。

  每次看到她和顾如渊走在一起,他几乎控制不住,想要将顾如渊一剑刺死。明明是他先遇到她的,为什么现在陪在她身边的人却是顾如渊?

  可他忍住了,他不想让自己输得太彻底,他不想让她知道他喜欢她,所以他只能说出那些残忍的话,伤害她的自尊,仿佛这样他心里才能平衡些。

  看到那个香囊后,他那样开心,却又那样愧疚。

  原来,她也是喜欢他的。只可惜,他伤她太深。

  果然,如他所料,她不想再见他。他日日来弦音殿前守着,他有的是时间,一生这样长,总有一天她会原谅他。哪怕等到白发苍苍,只要能有一日的时间相守,他也觉得值得。

  可是,今日西北突然传来战事,他怕自己再也等不到那一天。

  慕承在宋楚的床榻前坐了许久,直到天快亮时,他将她轻轻地抱在怀中。

  他将一个红玉手镯套在她的手腕上,而后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唇,带着眷恋,在她耳侧轻声道:“这是慕家祖传之物,我娘留给慕家未来媳妇的。我只当婉仪是我的妹妹,你真傻,有了误会,却不知当面问我。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千万不能先嫁了人。待我在西北打了胜仗,我一定会娶你为妻。”

  最后,他又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九】

  宋楚昨晚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一切都那样真实,慕承的心意,慕承的拥抱。待她看到手腕上的镯子时,她这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她恍恍惚惚起了身,而后便听说了前朝的事–西北发生战事,将军府的大公子领兵出征。

  没有多想,她便一瘸一拐地朝宫外跑去。

  古来征战几人回,刀剑无眼,他不能去,他们昨晚才知道对方的心意,她不能让他去那样危险的地方。

  可等到她出了宫,前往西北的将士已经出了城。

  她站在城墙之上,沿着城墙相送,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慕承的名字。可是他走得太远,而她的声音太小,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一身银色盔甲的少年手握长刀骑在烈马之上,一路走远。

  最后,她只能紧紧地攥着镯子,低喃道:“我会等你回来。”

  那场仗一打便是三年,不断有捷报从边关传来,她也能收到他的信。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让她万分开心。

  从那些书信中,她知道,他不断打胜仗,已经成了让敌寇闻风丧胆的少年将军。

  那些年,他在战场上带着视死如归的决心拼命厮杀,心里想着的是,他一定要保住大陈,这样她才能在遥远的皇城里一世长安。

  那些年,她掰着手指算着日子,从草长莺飞的暖春到漫天飞雪的寒冬,一日一日期盼着他归来。

  如此过了三年,他归来的日子指日可待,只等他最后一场战役得胜,将敌人逼退至玉门关外,便可班师回朝。

  她那样开心,看着绣好的嫁衣,想象着自己嫁给他时的样子。

  可是,五日后,她没有等到他班师回朝,却等到他死在战场的消息。

  玉门关一役,慕承他们中了敌寇的圈套。千钧一发之际,他拖着敌寇的将军跳入悬崖,玉石俱焚。

  甫一听到这个消息,她便昏死过去。

  醒来后,她抱着慕承的衣物哭得死去活来。

  玉门关一役,虽然大陈损失惨重,但是大败敌军,使得他们不敢来犯。

  举国上下都在庆祝,他们只看到了胜利,谁又能知道,在那场战乱中,她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少年。

  她又记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那个玉冠白袍、眉眼含笑的少年宛若烙印一般印在了她的心里。

  她那样开心,能在这苍茫的世间和他相遇。

  可她又那样难过,他们还未来得及相守却又要分离。

  文/秦挽裳

赞 (253)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