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往哪跑(三)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上期回顾:

  整整三天了,据说右相大人连他相府的大门都没有迈出来一步。要说新婚宴尔缠绵悱恻也是有的,但一连缠绵了三日,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没有右相大人的早朝,就压根不能算个早朝!陛下气得脸都白了,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十年了,他是只手遮天的右相,他明知道自己是女儿身,为什么一直不拆穿自己?哼,陛下很不爽,要上酒楼喝花酒去……

  “你,你不相信我?!”头上原本沉甸甸的束缚似乎松开了,这让君天姒觉得头上一轻,血液却似乎流窜得更加欢快,她抬手抓了自己的一绺发,握在手心里气苦:“真的有这样的一个人!”

  “嗯,”闵竺凡眨了眨眼,准备掰开她的小爪子,免得她弄乱了那头漂亮的头发,“臣信,殿下说什么,臣都信。”

  君天姒倔强地握着手,看他一根一根掰开自己的手指头,突然就来了脾气,指着那双干净好看的手,愤愤道:“我讨厌这双手,它长得就跟那个大恶人一样,又干净又漂亮,最讨厌了!”

  闵竺凡愣了一下,浓黑的眸子如星辰璀璨,随即,他淡淡扬眉,从眼角眉梢晕开一抹笑,他替她别过耳边的发,开口低低地问:“殿下,那个大恶人是谁?”

  君天姒却低着头,披散了发让她觉得头晕乎乎的,直愣愣地看着覆在自己手上的那只手,修长又白皙,就像那个人,儒雅又干净。

  “那个大恶人是谁?”眼皮开始沉沉的,君天姒只好喃喃:“他就是他啊,他谁也不是,就是他,就是……我要去找他……算账……但是,我又不想去……”

  闵竺凡稳稳接住她,眸中是一闪而过的笑意,趁着她还有一丝神志,在她耳边蛊惑:“殿下,你要去找谁算账?说出来,说出他的名字来给臣听。”

  “找谁……算账?”君天姒皱眉,咬着唇似乎很苦恼,“找他啊,闵竺凡啊……可是,我算不过他……他是个大坏蛋……”

  这回,闵竺凡真是哭笑不得,想了想,他问:“殿下,他怎么坏了?”

  君天姒委屈地撇嘴:“他……他故意不来早朝……还……还欺负我……还……总之,我认识的人里,他最坏!”

  于是。

  第二日早朝。

  补充:有右相大人。

  结论:有右相大人的早朝就更不是早朝了!

  某大臣:“陛下,发放给渭水的物资早已经准备齐全。”

  闵竺凡:“陛下,臣认为可以发。”

  君天姒:“……”

  闵竺凡:“陛下?”

  君天姒:“……”

  闵竺凡:“喀喀,陛下……”

  君天姒:“……右相大人说的是,朕准了。”还需要朕准?!

  ……

  某大臣:“陛下,淮南三县有暴动,需要及时派兵镇压。”

  闵竺凡:“臣认为应该及时出兵。”

  君天姒:“……”

  闵竺凡:“陛……”

  君天姒:“准,准,准,朕准了。”就不能让她清净一会儿吗?

  ……

  任谁都看得出来,今儿皇上精神恍惚,面色苍白,貌似很头疼。而相爷嘛,倒是精神焕发,神采奕奕,果然是新婚过后,滋润得很。

  据说,当然了,也是据明眼人说。

  今儿皇上不是从乾元殿来上的朝,而是从相府里,和相爷一块出的门,一块上的马车,一块进的皇宫,一块入的朝堂,也就是说……昨天,皇上是宿在右相府里了。

  那……皇上的脸色如此难堪,就说得过去了。

  不是说皇上一直爱慕右相新纳的小妾温雅云吗,见到新婚夫妻如胶似漆的,怎么能不遭受打击呢!

  一时间,众人都低垂了头,不敢言语,只留得一道道眼风在朝堂之上乱得呼呼直响,气氛诡异得很。

  君天姒端坐在龙椅上,揉着到现在还突突直跳的额角,头疼,抬眼看了一眼朝堂之上那一抹深红的朝服,她的头就更疼。

  昨天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

  是因为想起了沈云?当年自己被沈云骗得那么惨,借酒消愁也是情有可原。

  可是……

  可是,怎么借个酒,消个愁,就生生消到右相府里去了呢?

  叹了口气,她想起睁眼时看到的那张温和笑脸,闵竺凡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浓黑的眸子闪得人心颤,他说:“陛下,该早朝了。”

  ……

  某大臣仍在继续:“陛下,大宛国的使团不日就要到达京师,关于迎接、使馆……”

  闵竺凡:“……”

  君天姒:“……”

  某大臣:“……陛下,这些事情,向来是右相……”

  闵竺凡沉默:“……”

  君天姒扶额:“右相大人……”您聋了吗?这是求您点头呢!

  闵竺凡笑:“陛下,大宛国的使团这次就由陛下亲自来接见好了。”

  君天姒蒙了:“这……”不合常理吧?

  闵竺凡抬头,淡淡笑:“陛下……”让你做你就做,哪那么多想法。

  君天姒揉额,脑仁疼:“是,右相所言……极是。”

  等到终于挨得下了早朝,君天姒一路奔向了后宫。

  “陛下今儿,怎么心神不宁的?”惠太妃一边低头喝茶,一边拿眼瞟着君天姒的神色。

  君天姒正看着一旁的茶盏出神,没听到。

  张合盛心中叫了一声,额(我)的主子哟,您这酒还没醒呢?微微上前,轻声提醒:“陛下?”

  君天姒一怔,回了神,急忙开口:“呃,右相所言极是,极是!”

  惠太妃囧:“……”可怜的孩子!

  张合盛囧:“……”愁人的主子!

  当朝的惠太妃,向来是个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好女人,表面上的。

  所以,对于君天姒如此失魂落魄的怂样,她决定……视而不见。

  唉,说到底,受制于人嘛,软弱一点,窝囊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总要给皇上一个台阶下嘛!

  看着君天姒憔悴的面容,惠太妃叹了口气,岔开话题:“太后那边,陛下去了?”

  君天姒现在也回过了神,知道自己之前犯了蠢,有点囧,干咳一声就顺着台阶往下爬:“喀,是,刚去过了。”

  惠太妃嗯了一声:“陛下是怎么想的?”

  君天姒会意,立马哭丧着脸蹭到惠太妃身边,开了口:“太妃,这次您可得救救儿臣……”

  “陛下就会难为哀家,”惠太妃轻轻将茶盏往桌子上一撂,“为了不见温太后,哀家装病可是装了大半个月了,如今出面……”

  那意思,我出面……不合适,不合适!

  “哎呀,太妃–”

  君天姒双手扒着惠太妃的胳膊,愁云惨淡:“这次皇太后可是来真的,要是过不去这关,儿臣就完了!到时候,太妃也……儿臣怎样都没关系,可是太妃……”

  那意思,你不出面谁出面?事到如今,还要撒手不管了吗!这么大的事,光我一个人兜着?怎么可能!当温太后傻子吗!

  “得得得,”惠太妃一敲君天姒的额,淡淡一笑,“哀家还没怎样呢,先被陛下咒死了。打从陛下才一个月大,先皇将陛下过继给哀家的时候,哀家就知道这道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哀家没老糊涂呢!”

  那含义,不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吗,我懂,我懂。

  “儿臣就知道,太妃和儿臣早已血脉相连,情浓于血,不会不管儿臣的!”

  那含义,懂就对了,反正要死一起死,当年要不是你的私心,现在能这样吗!如今,谁也别想跑!

  “那是当然,要不是陛下,哀家也不会有如今的荣耀,可有些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陛下……真的打算就这么瞒下去?”

  君天姒愣了,看着惠太妃踌躇,末了挤了一抹惨笑:“太妃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儿臣现在回头,也回不了了啊!”

  事到如今,还说这些有的没的,有个屁用!

  君天姒咬牙,自己一出生怎么被调的包,怎么被宣布成的男婴她不知道,但眼前这个惠太妃城府深不深,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看起来软弱可欺的惠太妃,论狠辣绝对跟皇太后有得一拼。

  当年,她不过是个不受宠的贵妃,若不是先皇看着她装得可怜,又实在嫌君天姒碍眼,也不会将君天姒过继给她。可是,谁又料到先皇再无皇子,以至于如今,便宜了当年一个毫不起眼的贵妃。

  而这个贵妃又聪明得紧,君天姒刚一过继过来,她就自称染了重病,跟君天姒保持了距离,常年身居宫中不理杂事,仗着名义上的一个皇子,反倒落了个清静。

  有时候,君天姒觉得这个女人……阴险,实在是阴险!

  她明知道自己是女儿身,却不动声色,不拆穿这个谎言,而之后,先皇又为何一直再没有皇子……其实,这些事很容易说明些什么。

  但阴谋嘛,总是天知,地知,布局者知,被害者……不知。

  所以,从君天姒还没有懂事起,她就开始和惠太妃周旋了。

  久而久之,君天姒从惠太妃那儿学到了很多。

  其实,回头想想,不管是担了生母之名的陈氏,还是真正有着血脉相连的温太后,都不及惠太妃对君天姒的影响多。

  这种关系很复杂,其实……也很亲密。整个皇宫,君天姒就只会对着一个人撒泼耍混,死皮赖脸。

  君天姒准备赖着不走了:“好太妃,我估摸着,太后已经起疑了,这次选妃就是要看我的反应呢!”

  惠太妃脸都抽了:“怎么能不起疑,我和陛下说过多少次了,不能次次都把太后的人给推开,就算太后怀疑不到陛下的身份,也会对陛下的……起怀疑!”

  言下之意,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现在,人家怀疑你不行!

  君天姒无语了:“不行怎么了!不行就是不行啊!这事就是给太妃您,您也不行啊!”

  潜台词,您行,您上!

  惠太妃清咳:“哀家自然是不行的,那陛下既然知道,就回吧。”

  潜台词,好走,不送!

  君天姒耍无赖:“别,太妃,儿臣错了,儿臣真的错了!”

  囧,好歹给指条活路呗!

  惠太妃这才微微一笑:“知错能改,才善莫大焉。”

  哈,小丫头,跟我斗还嫩着呢。

  君天姒蹭过去聆听教诲:“太妃的意思?”

  惠太妃半垂了眼眸轻语:“依我看,陛下不妨也为以后考虑考虑,去求一个人。”

  君天姒右眼皮跳了两下,忽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离了惠太妃,君天姒一步一步往御书房挪,半合着眼,前脚才刚要迈进御书房,君天姒就觉得不对劲,很不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儿呢?君天姒又说不上来。

  忽然,她转头,看见一旁面色绯红的小宫女们,她知道了。

  天底下能让御书房变得如此沉静诡异的,能让一个个小宫女如此扭捏羞涩的,只有一个人–闵竺凡。

  好险好险!

  君天姒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没有直接进去,不然连惊带吓,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

  想到这儿,她招手。

  有小宫女立刻上前。

  君天姒皱眉:“右相在里边?”

  小宫女讷讷:“回陛下,右相下了早朝就到了,一直等着陛下呢。”

  君天姒头大,挥挥手让小宫女先退下。

  他来干什么?为了昨天的事来的?可昨天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她已经记不得了啊!

  犹豫了一会儿,君天姒咬咬唇,自己毕竟还是个皇帝,要有个皇帝的威严。

  于是,深吸一口气,抬头挺胸直腰板,做足了心理准备,君天姒觉得该想到的状况自己都想到了,才迈开步子往里走,但迈进去的一瞬间,她还是愣住了。

  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缺乏想象力了!

  这个胆大包天的闵竺凡,他他他……他竟然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四月的天气还是有点冷的,虽然早早地撤了火炉,但椅子上的毛皮垫还没有撤。

  此时,淡淡的阳光透过窗子,正洒在他身上,闵竺凡窝在软软的藤椅里,那是他每次来御书房都会坐的椅子,算是给右相的特例。他一只手支着头,另一只手握着一卷书,就那么安安静静地闭着眼,让人觉得仿佛安静得连时间都静止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合了眼而看不见眼眸的缘故,君天姒觉得他没那么冷漠了,甚至有些温暖起来。

  “陛下?”跟在君天姒身后的张合盛不知道为什么陛下愣住了,以为陛下又走神了,急忙轻声提醒。

  “嘘!”君天姒回头瞪眼,紧接着摆手示意都退出去。

  她从没想过会面对这样的闵竺凡,一时间也拿捏不准。

  自己是进去叫醒他好呢?还是不叫醒他好呢?万一他有起床气怎么办?万一他是来找麻烦的怎么办?那就不叫了?可不叫……又有点说不过去啊!

  万般无奈,他选择……以退为进,先撤!

  眼看着还有一步就要出去了,一声微弱的,带着丝丝沙哑的声音却响起了:“陛下这是要去哪儿?”

  君天姒忽然想哭:“朕,朕要去……”

  身后有窸窸窣窣衣料毛皮摩擦的声音,然后是轻轻的脚步声,再然后是喑哑的嗓音:“臣陪陛下一起去。”

  君天姒吓住:“不……不必了吧。”

  身旁是突如其来的阳光暖暖的味道,闵竺凡站在君天姒身边,看着她一张犯愁的小脸,忽然就笑了:“陛下,臣错了。”

  “啊,啊?”君天姒蒙了,她快速地瞟了一眼已经站得老远的一票人,再看看眼前的闵竺凡,吸了口气。

  她没听错吧!他闵竺凡刚刚说什么?他错了?他错哪里?这什么状况!睡蒙了?她大君国堂堂右相在御书房睡了一觉给睡蒙了?!

  君天姒后退了一步,打哈哈:“右相……这是说的什么话。”

  闵竺凡仍旧淡淡地笑:“陛下不想见臣,不就是因为臣错了吗?”

  君天姒眼花了,她觉得不好,很不好。最近的闵竺凡,为何……总是对着自己笑?

  “右相劳苦功高,怎么会错!”君天姒硬着头皮回答。

  “陛下真的觉得臣没错?”闵竺凡的笑脸简直能发光,晃得君天姒眼疼。

  “当然!”陛下回答得十分诚恳。

  闵竺凡满意地点点头,低头看着君天姒跨了一半的门槛,似乎在思索:“那陛下还要走?”

  君天姒讪讪收回了脚:“这……”不走就不走呗,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闵竺凡扬起了嘴角,神采奕奕:“陛下,臣昨晚没休息好,臣累了。”

  君天姒盯着眼前比自己精神百倍的人,二十二年来,头一次感慨,原来睁眼说瞎话也可以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右相辛苦了。”除了这句,君天姒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不辛苦,”闵竺凡靠近一步,说得很是温和,“能照顾陛下一夜,是臣的荣幸。”

  君天姒:“……”

  清雾薄淡,顺着掀起的茶盖徐徐而起,化在空中。

  君天姒坐在御案后,脸色僵硬,浑身都不自在,提笔,点了点墨。

  她……她受不了了!

  斜眼偷偷瞟着一旁正窝在宽大的藤椅里安安静静喝茶的人。

  她有一种冲动。一种身体上兼心灵上的冲动。一种直想把手里的笔连带着墨点子都狠狠甩在那张干净斯文的脸上的冲动!

  可冲动是魔鬼,要忍耐!剜心剜肺的那种!

  自从自己在右相府一睁眼,闵竺凡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对着自己也不冷言冷语了,看着自己也不疏远冷漠了。

  君天姒就觉得……不舒服!

  果不其然,他那是换了种方式来折磨她!

  整整三天,除了早朝及一些重大事件,大君国的右相闵竺凡闵大人都窝在御书房的那张藤椅里,安静地看书,笑意浅浅,日光溶溶。

  到了晚上,右相不说要走,没有人敢轰,索性直接歇在了乾元殿的偏殿里,和君天姒门对门。

  起初,君天姒又惊又吓,敢怒不敢言。

  随后,君天姒又悔又怕,敢悲不敢鸣。

  这是报复,赤裸裸的!还是不见血的!

  自己不就是喝多了,让闵竺凡照顾了一晚上吗?至于这么记仇吗,还非得跟过来面对面地折磨她三天三夜?她就有这么不招他待见?!

  “陛下,墨都花了。”漫不经心的一声提点,透着一丝懒洋洋的味道。

  君天姒恍然,低头一看,她愣神太久,提笔一动不动,蘸了墨的狼毫就在那一行行清晰小楷上洇开了花。

  君天姒:“……”囧。

  讪讪抬头,看向不远处悠闲自若的人,君天姒打心底里生出一种无力感,她感慨自己是多么不擅长应对他,发自肺腑的。

  安静至极的御书房内响起君天姒微弱的声音:“右相。”君天姒低头,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讪讪开口,“难道不想念家中的……”

  一声笑,清而浅,简而短,冷而寒,带了韵律似的打断了君天姒的话,闵竺凡支了头看她,眯着眼,似笑非笑:“怎么?陛下是想召她们进宫来服侍我吗?”

  危险的气息!

  君天姒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干笑:“怎么会?!”

  闵竺凡这才满意地扬起嘴角,思索了一会儿,似乎有些为难:“莫非,臣在这儿,陛下不自在?”

  震惊!这你都看出来了!

  君天姒瞪圆了眼,在心里点了一万个头,但表上不能这么明显。

  她故意踌躇:“倒不是不自在……只是,朕习惯了一个人,如今,突然多了一个右相,实在是……呵呵……”

  闵竺凡看着她,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随即淡然地点了点头。

  他开口:“那……”

  君天姒简直不敢相信他这么容易就妥协了,激动地屏住了呼吸。然后,她听到他接着说:“那陛下,是该好好适应适应了。”

  君天姒:“……”哈?!

  闵竺凡低下头继续看书,声音幽幽的,似乎带了丝笑意:“毕竟,习惯这种东西是可以改的。”

  这是……被耍了!

  这一日,一向沉稳的陛下在心里默念,朕不生气!朕不生气!朕一点都不生气!真的!

  磨牙霍霍向右相,沉默了不到半盏茶的工夫,君天姒忽然又想起一件事。

  关于太妃说的那个可以帮忙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此人–闵竺凡。

  虽然,她本不想去求闵竺凡。可这三天来,天天面面相对的,君天姒打心底里觉着,这样浪费资源……不好。

  思量了一万遍之后,君天姒咬唇,还是在犹豫。她拿不准闵竺凡会不会帮自己,会帮?凭什么帮?自己只不过是他的一个花瓶……

  “陛下?”

  “啊?”

  优雅温润的声音吓了君天姒一跳,抬眼,才发现闵竺凡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自己跟前,颀长的身子压下来,带着沉沉的压迫感。

  君天姒愣住,还没来得及往后靠,闵竺凡已经抬起一只手,伸出手指熟悉地抚上了她的唇,那感觉,冰冰凉凉,痒痒的。她听见闵竺凡低哑的声音,以及喷在她脖颈上的那片温热。

  “陛下,再咬就要出血了。”他说。

  君天姒本能地颤抖起来,一挥手想要打开他的手,却发现自己已经僵住了,余光瞟向四周,确认了只有张合盛一人守在远处,她松了口气,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日在喜堂上,闵竺凡喂她吃糕点的时候,脸色瞬间由白转红。

  “你,你放手!”君天姒口齿不清地低声呵斥。

  闵竺凡看着她的眼神,缓缓收了手,从容地转身,闲适地坐回了藤椅里,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低低开口:“陛下有什么烦恼的吗?”

  陛下有什么烦、恼、的、吗?!

  有啊,太有了!

  君天姒狠狠瞪他,她想说,朕的烦恼就是你,朕会告诉你吗!!!

  当然了,陛下没有说出来。因为右相大人显然只是例行公事似的问一问,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闵竺凡已经翻了一页书,漫不经心道:“听说,太后要为陛下选妃了。”

  君天姒:“……”

  要不要这么一针见血!

  难道,他知道自己刚刚在为这件事犯愁?那……刚刚又算不算是帮自己解围?君天姒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应该不会吧……但好像又是那么个意思。

  忽然想起太妃的那句话:“依哀家看,右相对陛下是很关心的。”

  不知为何,有股莫名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地涌在心口,声音就软了,君天姒开口:“右相也知道了?朕……”

  “是啊,这种事,”闵竺凡仍旧盯着那页纸,声音低沉婉转,带了几分喟叹,“臣一定要早早知道才好。”

  “劳烦右相挂心了,想必右相也心里有数了,”君天姒心头忽然有点暖暖的,“朕想……”

  “臣当然有数。”闵竺凡打断她,抬头看着君天姒,浓黑的眸子如星辰璀璨,声音也多了几许思虑在里边。

  “陛下想……赐臣一座新宅子吗?”

  “对,朕想……啊?新宅子?”

  君天姒蒙了,什么新宅子?关宅子什么事?

  闵竺凡终于扬了眉,嘴角微微上翘,眉眼中晕开淡淡的笑意,缓缓开口:“不然选秀的秀女如此之多,陛下都将她们推过来,臣的家里怎么放得下呢?”

  君天姒:“……”

  见过记仇的,没见过这么记仇的!

  君天姒这才反应过来,闵竺凡是在逮着这个机会讽刺她将以前的那些千金们都送去他的府里。

  亏得自己刚刚还有那么一点点感动,瞬间–烟消云散!

  君天姒咬着唇,低头一声不吭了。

  自己竟然真的巴巴去跟他商量这件事,果然是鬼迷了心窍,现在被嘲讽了也说不出什么,自作孽,不可活!

  一时间,室内安静得很。

  闵竺凡支了头,不动声色地看着君天姒,面色很平静,浓黑的眼眸深邃至极。他看到她皱眉,看到她咬牙,还看到她屈起手指将狼毫捏着搓了搓的小动作……很可爱。

  良久,空荡荡的室内,他听到自己幽幽的声音带了一丝笑意,缓缓响起。

  “只要陛下能够对臣网开一面,臣倒是很乐意帮陛下这个忙。”

  这日早朝。

  补充:不仅右相在,左相也在。

  结论:这不是早朝,这是战场!

  左相温德海告病不出已经整整六个月了,这六个月里温老头儿闷在家里干些什么没有人清楚,但生没生病,看看如今面色红润口若悬河的左相大人,很多人都清楚了。

  某大臣甲:“启禀陛下,臣认为,先皇刚刚过世,陛下就大肆选妃,于情于理,都稍有不妥。”

  君天姒:“所言……”

  左相:“所言实属荒谬!本相年事已高,都算得清三年孝期已满,你竟然算不清?看来比本相还要老眼昏花,留有何用!”

  某大臣甲:“……”

  君天姒:“……”

  某大臣乙:“启禀陛下,臣认为,先皇孝期虽然已满,但也是刚刚才满三年,现在就进行选妃,不能彰显陛下的孝心,应该推迟……”

  左相:“胡说八道!先皇在世时最看重的就是皇嗣的延续,我看你多番阻挠陛下选妃,意欲何为啊!”

  某大臣乙:“……”

  某大臣丙:“启……启禀陛下,臣……认为,啊,最近库北地区暴动频繁,大宛使团不日将至,这选妃的时机……”

  左相:“时机?什么时机!陛下英明,哪一日不是劳心劳力,忧国忧民?你跟陛下讲时机?哼,我看……你是居心叵测啊!来人,拿下!”

  某大臣丙扑通一声跪倒在殿上,张口呼救:“陛下,陛下……”

  君天姒:“左相……”

  眼看早朝之上就要一片混乱,忽然,一声轻笑,简短有力,不高不低,带着微微的愉悦感静静传来,在这喧闹不休的大殿上奇迹般地竟然显得格外清晰。

  众人不由得转头,果然看到那抹深红的朝服,颀长的身影,儒雅干净的面容,浓黑深邃的眸子泛着淡淡笑意,闵竺凡就那么静静地愣在那里,山水依旧,却像是带了万马千军般气势如虹。

  温德海深深皱了眉头,轻咳一声,终于不得不开口,可对方毕竟是当朝右相,是闵竺凡,于是,语气里便少了戾气,沉吟道:“怎么?右相有何高见?”

  闵竺凡依旧是眉目温和,颜色淡淡,他微敛眸没有答话,只是轻轻转身看向正中央的龙椅,那里君天姒正面色苍白,咬着唇呆呆地看着自己。

  君天姒愣住了,望着眼前眉目淡然的闵竺凡,她忽然就想起昨天的那个承诺。

  他说:“只要陛下能够对臣网开一面,臣倒是很乐意帮陛下这个忙。”

  那承诺太轻,甚至带着笑意,抬头想去确认的时候发现闵竺凡已经低下头继续看书了,以至于,她郑重地告诉自己,那是自己的幻觉,肯定的!

  可如今?

  “帮陛下这个忙。”

  他现在是要帮自己?

  然后,她看见闵竺凡望着自己,那一向淡淡的眉眼间就晕染了笑意。她第一次晓得原来笑容这个东西是可以有温度的,那笑容暖暖的,很窝心。

  再然后,她看见闵竺凡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深红色的朝服将他包裹得瘦削笔直,黑色的官帽衬得他的脸更加白皙儒雅,他走在镶着金漆、铺满玛瑙的台阶上,却比任何东西都夺人眼球。

  君天姒听到自己的心跳竟然和他的脚步合了拍,一下一下,血液沸腾。

  在离君天姒还有一级台阶的地方,闵竺凡停下了。

  他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容地单膝跪地,抬起头看着君天姒,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清雅沉静。

  他说:“陛下,还记得臣说过什么吗?”

  这下,不仅君天姒傻眼了,满朝文武也都傻眼了。

  还没来得及回答,君天姒就听见左相那怒气腾腾的呵斥:“右相大人,竟敢踏上……”

  “陛下为何不直接告诉他们,也省得左相大人为陛下如此费心。”闵竺凡轻轻松松地打断温德海的怒喝,语气温润,却坚定清晰。

  “告诉?右相在说什么?”温德海愣了一下,随即有点恼怒,“老夫实在是搞不懂你……”

  “我说,陛下不会选妃。”闵竺凡给了君天姒一个笑,缓缓起身,看着满朝文武淡淡开口,带着浑然天成的从容和不容置疑的气势,一字一顿。

  他说:“因为,我闵竺凡不允许。”

  下期预告:

  陛下和右相大人的那些事儿传得满城风雨,流言四起。按说陛下避嫌的功夫也是做得挺到位的,可天意弄人,连出门喝个花酒散散心都能撞见那冤家,造孽哟!

  更可气的是,堂堂右相大人看不懂陛下的脸色,一连番的动作下来竟是把流言蜚语给坐实了!陛下十分苦恼,陛下真想拔腿就跑啊!

  文/云自在

赞 (11)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