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怨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作者有话说:

  “浮生记”系列文的第二篇,距离第一篇文貌似已经过去快半年了吧?其间有很多小伙伴通过微博等各种渠道问我:“小白你是不是以后只写长篇不写短篇了?”当然不是呀,我只是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去经历了人生最美好的事。嗯,没错,我结婚了。所以为了养家糊口,也为了我最爱的你们,以后小白也一定会更努力地交稿哒,不见不散!

  第一章

  初春第一场春雨纷纷扬扬落下时,未央城朱雀街头的重家便早早开了门。

  老板重明掐指算了算时辰估摸故人将来,随即便拿出了一个绘有祥云仙草的菩提木盒。

  盒长约三尺,宽约一尺,打开后便能看见一个盛汤的翡翠小碗,碗内之肉呈紫色,隐有香气扑面而来。

  差不多就在重明小心翼翼地将小汤碗从盒内拿出的时候,原本的晴空万里,便突然被阴霾黑云以极快的速度笼罩。

  “这才午时,怎么就天黑了?”

  街上皆是摸不着头脑的百姓在啧啧称奇,唯有重明依旧姿态优雅从容地在八仙桌上摆着瓷碟碗筷。

  “重明,快帮我救救辛夷。”

  突如其来的黑烟闯入房门,不过片刻,便化为一个身着黑袍眉眼娇俏的姑娘。

  她神色惊惶,怀中还紧紧地抱着一个浑身散发着阵阵寒气,眼角眉梢皆凝有厚重霜雪的俊美男子。

  在重明的记忆中,白苏一直都是骄傲到甚至有些盛气凌人的姑娘,就算她后来脱离蓬莱坠入了魔道,那艳若骄阳的性子也没有半分改变。

  因为甚少见她露出过什么脆弱之色,且还是因为她的死对头辛夷,重明嘴角微翘,越发慢条斯理道:“不知白苏魔主驾到,倒是有失远迎了。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魔主以前可是做梦都想将辛夷尊者大卸八块,如今又怎会为了他不惜打破禁制到人间来寻我呢?”

  见白苏原本就苍白的脸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重明不忍再看故友着急,只慢慢敛了笑容,长长叹了口气道:“桌上翡翠碗之中盛的便是太岁肉汤。可是,小白,你要知道,太岁肉是逆天的神物,你若用它救辛夷,就必须是一命换一命。即便如此,你也还是选择要救他吗?”

  世人皆知太岁肉久饮经身不老,食之可起死回生,但很少有人知道,凡动用太岁肉者,皆要付出无法想象的代价。

  然而重明言尽于此,白苏依旧还是没有任何迟疑。

  她端过桌上的汤碗一勺一勺艰难地帮助已经没有任何反应的辛夷咽下后,方才闭眸道:“若没有辛夷,我早在多年之前便已经死了……”

  第二章

  白苏从小就不喜欢辛夷,甚至可以说十分讨厌他。

  辛夷模样长得好,头脑又是一等一的聪明,村里的大人每每对自家调皮捣蛋的孩子恨铁不成钢的时候,必提到一句就是:“你看看人家辛夷,你怎么就学不到别人半点聪明懂事呢?”

  相反白苏不仅是村里最调皮的孩子王,恰好还住在辛夷的隔壁,她听自家父母念叨辛夷的次数便格外多,而她对辛夷的讨厌也逐日逐年增加。特别是在得知自己的爹娘和辛夷的爹娘商量着等她长大便嫁给辛夷做媳妇儿之后,她顿时便觉得自己跌入了不幸的深渊。

  为了避免自己未来的人生当真跟辛夷这个讨厌鬼绑在一起,第二天在学堂下学之后,白苏便拦住了如今已经出落得跟芝兰玉树一样漂亮的辛夷,用从未有过的严肃口吻对他道:“今晚月出之时,五里外,红枫林,不见不散。也不准告诉其他人,否则,哼。”

  因为爹娘的从小灌输白苏便是他未来的媳妇儿,他又委实喜欢她神采奕奕的小模样。每当她看着他时,辛夷便觉得自己好像是她眼底的唯一,哪怕现阶段他只是她唯一讨厌的人,但随着时间流逝,随着他年复一年地对她好,他相信迟早有一天,白苏一定会化解对他的心结。

  他素来对白苏千依百顺,是以哪怕明知白苏的邀约杀气腾腾不怀好意,辛夷也依旧毫不犹豫地应下了。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厢她才刚刚提着菜刀赶到红枫林,还没有来得及和等在那里的辛夷交手过招,那厢村子的方向便燃起了几乎映红了半边天的火焰,隐隐还有无比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两人对视一眼,皆暗叹一声不好,随即便开始拼了命地往村落的方向跑去。

  彼时人间不太安稳,时不时便有妖魔出没,他们祖辈就是为了躲避那些作恶多端的妖魔才会隐居在这偏远深山,却不承想,依旧没有避免遭受妖魔的袭击。

  当辛夷和白苏好不容易赶回村子的时候,除他们以外,这个原本平和安宁的小村已经再没有了活人,仅有一些浑身沾满了鲜血的妖魔。

  “爹爹,娘亲……”

  白苏伤心欲绝,也顾不得去思考自己是否是以卵击石,便打算不顾一切地冲出去跟那些王八蛋拼了。

  是辛夷及时捂住了她的嘴,不顾她的挣扎拼命将她带到了灌木丛的深处暂且躲藏。

  他的亲人好友也都无人幸免,可眼下正是紧要关头,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白苏去送死。

  尽管自己的身子都因为害怕和悲伤而瑟瑟发抖,他依旧死死地将白苏强行摁在怀中,一遍又一遍对她说:“小白,现在我们没有任何能与妖魔匹敌的能力,与其这样白白送死,倒不如留着性命再做打算。听闻为保凡尘安稳,最近的一些修仙大派正在蓬莱仙岛公开招收弟子,只要测试出有灵根者便能入门派修行。”

  他说:“小白,以后我便是你的亲人,我发誓一定会保护你,再不会让今天的事情重演。”

  白苏虽然行事有些冲动,但却并不愚蠢,在最激动的情绪过去之后,她便渐渐冷静了下来。

  她要活下去,只有活着才有变强的机会,才能用自己的双手亲自为村子里的亲人们讨回一个公道。

  至于辛夷后面说的话,在抬手抹掉腮边的眼泪后,白苏依旧嫌弃万分道:“谁需要你保护!不过看在你这一次及时拉了本姑娘一把,如果本姑娘能够顺利进入修仙门派,倒也可以考虑让你留下当一个看守大门的杂役弟子。”

  辛夷:“……”

  第三章

  彼时外面的世道正乱,两人苦寻许久,依旧没有打听到去蓬莱仙岛的路。就在他们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恰好遇到了外出巡游的重明。

  俊美如谪仙的男子不仅送了他们足够多的盘缠和吃食,还给了他们一张十分精准的地图。

  他没有向他们索取任何报酬,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着白苏道:“小白,有时候太执着于胜负输赢,会错过真正需要珍惜的东西。若日后遇到了分外棘手的麻烦,你可以到未央城朱雀街头来寻我。”

  拿着重明提供的地图,如此日夜兼程地奔波了大半年,他们总算在滴水成冰的寒冬腊月赶到了蓬莱仙岛。

  现如今世间最好的修仙门派便是蜀山,其次便是蓬莱、昆仑……

  在得知自己是火系单灵根之后,白苏便以为这一次唯一的蜀山弟子名额肯定属于她,谁知道在她之后测试的辛夷居然拥有比她更逆天的资质。

  从小到大,白苏做梦都想赢过辛夷,却没想到如今又是被他毫无悬念地稳压一头,尽管蓬莱尊者的关门弟子也是很好的,可白苏到底还是对蜀山心有不甘。

  辛夷知道白苏对于蜀山有多渴望,是以思虑良久,他方才柔声对白苏道:“小白,要不我去求招人的大人,就说我想要去蓬莱,这样你就可以到蜀山来了。”

  本就沉浸在纠结情绪中的少女,想也未想便冷冷看着他道:“不必了,求来的东西,与施舍无异。辛夷,十年后,蓬莱会召开新人弟子比试大会,那时候我必将用实力赢过你。蜀山没有选择我,是他们此生最大的失误。”

  语罢,再不管辛夷是何表情,白苏便直接抱着那把刻有“蓬莱”二字的长剑绝尘而去。

  在凡间的时候白苏便一直屈于辛夷之下,她不相信如今在修仙界,她还是无法撼动他的地位半分。

  是以那场试练,白苏以从未有过的认真姿态,一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以绝对强悍的实力直接杀到了最后与辛夷的对战。

  多年后的重逢,他们都已各自长大,身着淡蓝道袍的少年长身玉立,嘴角轻扬间,将蓬莱周遭绝美的繁花盛景都生生衬为了鱼目。

  他含笑看她,眉眼皆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小白,多年未见,没想到你道行进阶这样快。”

  辛夷不提还好,一提这事白苏的神色瞬间便好似霜冻。

  她原本以为多年辛苦修炼肯定已经早已将他超越,却不承想,这次两人再碰面,他的道行却强出了她太多。

  可最终,赢的却是她。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辛夷的实力,最后那一剑他本可以轻松躲过,可是她却刺中了他。

  她拼了命地努力,无论如何也想要超越他,可最终那人却一直高高在上,任凭你如何追赶也无法对他产生半点威胁不说,甚至还将本属于自己的荣誉让给了她。

  白苏觉得再没有什么,比这更讽刺的事了。

  “等等。”在辛夷即将离开蓬莱的时候,白苏想了很久,终究还是忍不住拦下了他的去路。

  他回首看她,眼睛里隐有欣喜,然而当白苏的话脱口而出后,他眼中的光芒又骤然熄灭。

  她说:“辛夷,我知道之前的试练大会你是故意让我。我不管你是什么想法,但很早之前我就表明态度,一切的谦让施舍对我而言都与侮辱无异。眼下既然我们都有了斩妖除魔的能力,那便以五年为期,谁先寻到当初来村庄肆虐的妖魔,并且成功消灭它们,谁就算赢。”

  “这不妥。”辛夷摇头,语气急促道,“那些妖魔不足为惧,可他们身上却有远古魔尊的气息,我担心若眼下随意轻举妄动,到时候引来那远古魔尊的话,恐怕后果非同小可。”

  可那会儿白苏对于想要赢他已经成了执念,又怎会再听他的话。

  两人对峙半晌,辛夷终究还是在她倔强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第四章

  辛夷本就没想过要跟白苏一较高下,是以之后那几年他除了拼命修炼提高自己的实力,余下的时间便是去各种危险重重的秘境寻找适合白苏的强大功法,顺便积累实战经验好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能够保护她。

  他知道以白苏的骄傲就算知道前路危险重重,她也绝不会去寻求他人的帮忙。因此待到辛夷觉得自己准备得差不多之后,他便开始寻找白苏的下落,而后便用长时隐身的法宝小心翼翼地跟在她身后。当她夜里休息时,他便不眠不休地替他护法,当她潜入各大妖族的巢穴寻找线索时,他便留下替她断后,让她没有后顾之忧。

  也正是因为如此,第五个年头,当白苏终于找到了当年那些袭击村子的妖怪时,执剑立于云端的少女依旧如才刚出蓬莱时那般娇俏动人,可一直暗地里保护他的辛夷却浑身上下伤痕密布,不知受过多少伤。

  而事实也正如辛夷所预料的那般,那些妖魔虽然棘手,却不算太难消灭,只是当他们倒地而亡的瞬间,身上却有丝缕状的黑色魔息迅速向天边急掠而去,饶是辛夷不惜暴露真身拼命追逐也没能拦下。

  天色顿时暗了下来,辛夷下意识地便拔剑将白苏护在身后,而与此同时,翻涌的黑云之上也传来了低沉幽冷的声音:“便是你们二人杀了我的几个小徒?”顿了顿,在看清他们两人的模样之后,那原本有些愤怒的声音,却又转为了欣喜,“咦,没想到这火系单灵根的小姑娘体内竟还生了魔心,孕育了天魔骨?有趣,有趣。”

  黑云翻涌,很快便以遮天蔽日的速度将方圆数百里都笼罩在了黑暗之中,只一瞬,辛夷便判断出就算他们两人联手也不是那魔族的对手。

  为彻底摆脱那危险的魔,为了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姑娘,眼看那黑云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之时,辛夷终是止住了脚步,随后双手在胸前迅速地开始掐诀。

  “辛夷,你疯了!”

  白苏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起诀的手势应该是以燃烧寿命为代价的天禁诀,付出的寿命越多,术法的威力便越大。

  而云端之上的魔族显然也认出了辛夷所使用的术法,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狠狠重伤,连原本翻涌的魔息都瞬间淡上了好几分。见辛夷手势未收,他不敢再往前,只是临走之前意味深长地对白苏道了一句:“小姑娘,若有朝一日天不容你,正道不容你,你可随时到万魔山来寻我。”

  直到所有的魔息彻底消失于天边,辛夷强忍着身上的剧痛,第一时间便回头去看白苏是否安好。

  他并没想过要去计较什么救命之恩,但心底还是忍不住会想,他们这么多次同生共死熬过来了,她总归不会再如往常那般讨厌他了,可当他看清她眼底的漠然时,胸口却顿时酸涩得厉害。

  “小白,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可以对所有人友善,唯独不愿与我多相处一刻?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和平相处呢?”

  虽然世人皆渴望长生,都想要正果,可比起这些,他最想要的却只是与她携手白头到老,哪怕没有移山倒海的能力,哪怕没有青春永驻的容颜,只要能与她在一起,他愿意陪她去一切她想去的地方,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

  但是他的姑娘,却始终不愿相信他,更不愿给他一个靠近她的机会。

  少年的眼底氤氲着刻骨的悲伤,有那么一瞬间,白苏有些不敢看他明亮的眼。

  如果说她以前总是不懂为何天下姑娘那么多,他却唯独只与她亲近,那这一刻,当他不惜燃烧性命也要护她安好时,白苏终于彻底明白了。

  若非喜欢,那样前途无量的少年,又怎会多年如一日地对她好,又怎会只要一碰到她的事情便会失去所有的冷静为她义无反顾。

  可那又如何呢?

  如果说他心心念念的只是与她在一起,那她唯一的执念,便是有朝一日能够堂堂正正地赢过他。

  尽管胸口掠过一些极其异样的情绪,但再开口时白苏的声音依旧一如既往的冷淡:“在你面前,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废物。我不喜欢那样的感觉,真的真的很不喜欢。”

  第五章

  白苏不喜欢欠人情,尤其还是辛夷的人情。

  是以在回去之后,她便遍翻典籍,想要去寻找可以增加寿命的灵药或者将自身寿命转移给他人的术法。

  许是因为多少有些内疚的缘故,这些日子白苏总是会梦到辛夷。梦见他们小时候,每每她输给他气红了眼,辛夷总是会拿出自己都舍不得的美味糕点哄她开心,那些糕点的名字她大多已经忘记,唯独记得少年手足无措哄她开心的温柔语气和那些香甜的味道。梦到后来,便是那日远古魔尊杀气四溢的追逐,辛夷牵着她的手,一直将她牢牢护在身侧。风声呼啸间,他对她说,小白,别怕,一切有我。

  那些梦一日又一日地重复,她忆起辛夷的次数也愈渐增多,甚至有时翻书翻到夜深人静那会儿,她还会想自己这些年是否当真对辛夷太过分了。

  可还未等她想明白那些莫名情绪的由来,还未等她查到与增加寿命有关的线索,她被远古魔尊断言生了魔心孕育出了天魔骨的事,便在整个修仙界传开了。

  当时知晓这件事的除了她便唯有辛夷,而她的心魔本就来自想要赢他的执念,自是不会对他人言明,那么传出这件事的便仅有那个她原本以为绝不可能泄密的辛夷。

  修仙之人最忌讳的便是道心不稳,若有心魔无异于自毁前程,而若已经生了天魔骨,为以防万一,修仙界必会将此人赶尽杀绝,哪怕那个人功勋加身并没有做过半点恶事。

  白苏修仙一则是为了替村子里的亲友讨回一个公道,二则便是为了保护百姓以免更多的人遭受与她幼时同样的痛苦。

  不过数日时间,她便从名震修仙界的蓬莱首徒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她被逐出了蓬莱,多年修为被废,且为了避免日后再生变故,她的师尊还亲自动手挑断了她的手筋脚筋,让她再无法拿剑,也无法掐诀使用任何术法。

  她受刑的那一天,为避免门下弟子也犯下同样的错误,修仙界的各大门派几乎都坐上了观刑台,只是单单不见辛夷的身影。

  虽人人皆道,辛夷是由于心地善良,不忍见一起长大的青梅受刑罢了,可白苏却觉得,他不见她,只是因为他做贼心虚罢了。

  因为心有不甘,因为想要当面问清楚这一切究竟是不是他所为,待到身上刚一结痂,她略微有了些可以挪动的力气,便立即决定出发去蜀山。

  脚筋已断,无法行走,她便用手肘撑在地面强行拖动身体艰难前移;手筋已断无法做工觅食,一路上她便靠啃食青草暂且果腹。

  蓬莱距离蜀山数千里之遥,以往她腾云驾雾不过半个时辰便能到,如今她耗费了整整七年的时间,才堪堪赶到蜀山山脚。

  这七年间,她没有吃过一顿饱饭,身上原本干净如新的碧色道袍也因为没有可换洗的衣裳而脏得早已分辨不出颜色,看上去跟最可怜的乞丐没有两样,也因此受尽了世人的白眼欺负。若非心中憋着一口气,想要再见辛夷一面,骄傲如她或许早就在变成废人的那一刻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可尽管如此,她依旧还是没能得到任何结果。

  蜀山弟子不让她进入蜀山,她便在山脚下的必经之处苦苦守候,如此一晃三月,方才终于见到了依旧眉目如画的辛夷,只是他并非一人,还有一个笑靥如花的姑娘挽着他的胳膊依偎在他身旁。

  她认得那个姑娘,蜀山掌门唯一的掌上明珠李玉,曾经一度放出豪言此生非辛夷不嫁。她记得过往但凡有她在的场合,辛夷从来都是对李玉冷若冰霜,却不承想,私底下他们竟是这般亲密无间的模样。

  然而正当她准备开口唤他之时,却见李玉将头靠在辛夷的肩侧,问道:“辛夷,当初他们都说你喜欢那个生了心魔的蓬莱弃徒,此事可当真?”

  辛夷顿了顿,便云淡风轻地笑道:“你都说了是‘他们’说的,那又与我有何关系?”

  李玉星眸越发璀璨:“也是,如果你当真喜欢她,又怎会在谣言传出之后主动提出不要取她性命,而是废她的修为挑断她的手筋脚筋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从而好让其他修仙弟子引以为戒……”

  心脏的位置好似被人猛地扼住,白苏嘴角轻扬,便露出一抹嘲讽至极的笑,可笑着笑着,却有大片温热的眼泪顺着脸颊滑入泥中。

  曾经,就差那么一点,她就要选择相信他的话,不再计较过去,纠结输赢,努力尝试去回应他的那些好。

  可这便是他所谓的喜欢,这便是她坚持了七年的真相。

  而后他们又说了些什么,什么时候离开的,白苏都已经不大记得,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不知何时已经一步一步地爬离了蜀山范围。

  苍茫大雨瓢泼而下,寒得刺骨,凉得沁人,也让她彻底陷入了崩溃。

  从幼时起她便一次也未赢过他,她不甘心就这样被他算计,更不愿意就这样永远沦为失败者,终其一生也无法为自己讨回公道。

  绝望之际她想到了当初那远古魔尊的话,若有朝一日天不容她,正道不容她,当她走投无路之时,可以到万魔山去寻他。

  第六章

  万魔山距离蜀山距离尤为遥远,她几乎耗尽了凡人一生的时间,才终于抵达了它的边缘。

  她到的时候,昔年三千青丝已尽数成了灰白,年轻娇俏的面容也衰老成了皱纹横生的垂暮老妪,魔在云端漫不经心地笑:“若非你身上有我熟悉的天魔骨气息,我还以为在地上爬着的是一条狗。入我魔道,成为我徒,我会替你重塑身体。但与此同时,也就意味着在将来你必须要与所有的正道苍生为敌。”

  若换做以前,白苏宁死也不愿堕落成魔,可在前些年当她在冰天雪地的天气沿路乞讨的时候,恰好听闻,蜀山尊者羽化之后,曾经因为大义灭亲再加上功勋积累极为显著的辛夷便成了新任的蜀山掌门,统率正道。

  她活得连狗都不如的时候,他却正在风光无限地享受着世人的尊崇。

  白苏虔诚叩首在地,用疲惫喑哑的声音一字一顿道:“弟子谨遵师命。”

  与辛夷为敌,便等于和所有的正道为敌,两者根本就没有任何差别,而她亦早就做好了不惜一切也要替自己讨回公道的准备。

  重塑身体的过程痛苦万分,可每每只要想到辛夷,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亲手杀了他,就算再疼她也能生生咬牙挺过去。为此待到身体彻底恢复如初的那一刻,白苏连休息的工夫都省了,便直接开始修炼。

  自辛夷之后,白苏便对这世间的一切都丧失了信任,再加上魔尊本就是让她失去至亲的罪魁祸首,她就算投靠于他,也半点不信任他。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在随后的岁月中得知魔尊收她为徒的真正意图,不过是因为他本身受了极重的伤无法凝聚实体,想借由她的身体转生罢了。

  他既不仁,就休怪她不义。

  三百年时间弹指即过,当她的修为快超过魔尊的时候,她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杀掉这个作恶多端的魔,第二件事,便是踩着他的尸骨登上了魔主之位,号令万魔山所有妖魔以铺天盖地之势将蜀山团团包围。

  无数妖魔同时出现,蜀山弟子想也未想便匆忙撞响了警钟唤出了掌门辛夷。

  时隔多年未见,身着淡蓝道袍的少年一如记忆里那般俊美,只是原本温和的眉眼早已被沉稳替代。然而下一刻,当他看清楚那坐在枯骨王座上的黑衣少女时,顿时惊愣在了原地,好半晌,白苏才听他声音颤抖对她说:“小白,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

  白苏嘴角轻扬,可眼底却如死水一般平静,她看着他的目光既像是第一次初见的陌生人,又像恨到了极致已无法再有任何的情绪起伏。

  她不想听他的任何解释,只云淡风轻道:“辛夷,以前我总是输给你,那你猜如今你统率的正道与我手下的魔军又究竟谁会赢呢?不过,就算你还是会赢也没关系,至少在那些妖魔被彻底消灭之前,在我死之前,蜀山一脉的根基也应该毁坏得差不多了。”

  眼看着蜀山弟子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山门前的白玉石阶皆被染上触目惊心的红,为了保住蜀山的根基,保住门下一心信赖于他的弟子,连续厮杀了七天七夜的辛夷,终究还是忍不住拿着那把还在滴血的长剑,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白苏面前。

  “小白,换一个地方。”他看着她的眼,温声道,“以你我如今的修为,在这里恐怕施展不开。”

  白苏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也罢,反正这也是你我之间的最后一战了。”

  她将开战的地方定在了他们在凡间的村落,那里因为有妖魔残留的气息,这么多年来再未有过人烟,已经彻底成了一座荒山,正是再适合不过的决战之地。

  她想,最后一战,不是她死,便是他亡,再没有第二种结果。

  是以一开始,她出手便是招招致命。

  她以为,在历经了这么多又拥有了超越魔尊的实力,这一次她终是不会再输给他,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在苦练进步的时候,辛夷也从未放弃过修炼。

  力竭倒地的瞬间,白苏面如死灰地闭上了眼,但辛夷不仅没有立即取她的性命,而是小心翼翼地将她搂入了怀中,一边笨拙地替她擦拭脸上沾染的血迹,一边轻声对她道:“小白,我知道现在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再相信了。可有些话,我还是想要说给你听……”

  他说,当初与魔尊一战他受了很重的反噬,在回到蜀山之后便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待他醒来之后,关于她生了心魔孕育了天魔骨的传言已经在修仙界传得沸沸扬扬了。

  那时几派掌门已经共同要将她处死,为了保住她的性命,同时查出是谁在背后搞鬼,辛夷只得提出另外一种看似生不如死的刑罚。

  他想着,只要她能活着,哪怕穷其一生的时光,他也一定会让她复原,如果世间没有那样的仙草灵药,他亦可以将自己完好的身体命数与她交换。

  得知她会被处刑的那天,他原本打算去蓬莱外悄然守候,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天蜀山掌门之女李玉竟一直缠着他,言语间还让他听出了不少端倪,并猜测出那些日子他可能一直被李玉暗中跟踪,而关于她的谣言多半也是李玉散播出去的。

  李玉一直心仪于他,连带着便怨恨他喜欢的姑娘,李玉心思狭隘恶毒,为了不让她再度受伤,他只好强忍心痛被迫与李玉周旋。

  数年之后,当他终于有能力摆脱李玉并让其自食恶果之后,他也彻底失去了她的消息。

  为了更好地打探她的消息,为了能在寻到她之后给她最好的保护,再不让她受到半点伤害,他拼了命地修炼,不顾一切地往上爬,终于坐上了蜀山掌门的位子。

  年复一年,他走遍了三千世界就只为寻找她的踪迹,谁知多年之后,两人再度重逢之际,却也是她向他复仇宣战之时。

  明明知道她已彻底入魔,只有杀了她才是最好的选择,但只要想到她身体残废之后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不知受了多少苦楚,他便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

  他说:“小白,这么多年我仅有的一个弱点,便只有你,只是你。只要你不再继续伤害苍生,我的命随你……”

  只可惜,“处置”二字还未说完,他的胸口便被她的剑彻底贯穿。

  鲜血喷涌而出,浸透他的衣襟,也染红了她的脸。

  第七章

  “这么说那个时候你便赢了?”见白苏停顿了许久都未曾说话,重明眉梢轻抬,“那你开心吗?”

  白苏摇了摇头,又隔了许久,才低声道:“我赢了,可是很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开心……”

  明明多年的执念如愿以偿,可白苏觉得胸口难过得厉害,甚至还十分害怕会在辛夷脸上看见怨恨和愤怒。

  然而到了那样的地步,他还是一边咳嗽着一边气息微弱地对她道:“如今你虽是魔主,但也绝不能与整个正道为敌,我死之后,你可将我带回万魔山,暂且避一避风头,毕竟我如今身份是正道统率,万一正道众人合力声讨,你会有危险的……”

  然而话未说完,天边却突然传来一声巨兽的嘶吼。

  原来此地竟还是上古凶兽混沌的沉睡之地,而他们惊天动地的斗法已将混沌彻底惊醒。

  混沌此兽实力强大而又生性凶残,从上古年间起便是让修仙界无比头疼的存在,此番它这一醒,抛开苍生不说,他们俩铁定凶多吉少。

  由于白苏将最后的力气都用在了刺辛夷的那一剑上,眼看着混沌距离她越来越近,她也没办法再移动半分。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辛夷竟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像过往无数次面对危险那般,牢牢将她护在了身后。

  随着他掐诀的动作越来越快,风雪开始肆虐,时间开始静止。

  以祭献所有寿命为代价的冰封之术,再强大的妖魔也无法挣脱。

  在术法快要完成的时候,她听到他用极轻的声音对她说:“小白,从此三千世界,再不会有让你讨厌的辛夷了。”

  他死了,还是为救她而死,她本来应该无比高兴。

  可当他重重倒在她面前时,她的眼泪也顿时决堤而出。

  也直到那时,她才终于彻底相信,他屡次相让,并不是虚伪不屑与她交手,而是他从来就没想过要与她争夺。

  他说的喜欢,当真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只是,她太过固执,一直不肯相信。

  也直到那时,她才明白,为何世间男子那么多,她唯独只针对他一个,为何当她看见他与李玉并肩相依的时候她胸口会疼得那么厉害。

  她亦早就喜欢上了他,只是她太过骄傲,才把在意当成执念。

  彻底想清楚这一切之后,白苏想也未想,便将辛夷背在了背上,然后带着他前往未央城来寻重明。

  太岁肉汤入喉之后,辛夷身上的霜雪在一点一点融化,生机也在一点一点地恢复,可与此同时,白苏的面容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可是她的内心却是从未有过的平和。

  曾经辛夷为白苏付出了一生的血泪,如今总该轮到白苏为他做点什么了。

  哪怕,他的未来永远不会再有她的存在。

  尾声

  嫉妒,是这个世间最让人无奈和痛苦的情绪,很多人穷其一生都无法摆脱。

  它会让人变得自卑,敏感,尤为脆弱,也会让人变得痛苦,极端,甚至为它癫狂。

  这些年重明一直在寻找青梅竹马之间产生的怨念,可凡人之间的纠葛不过几十年便尘归尘,土归土,达不到他想要的那种程度,直到他遇到了白苏。

  倔强骄傲的小姑娘和无怨无悔陪在她身旁的优秀少年,一开始便注定的悲剧。

  在辛夷醒转之前,重明便已经将发着莹莹绿光的怨念从白苏身上剥离。

  而与此同时,重家商铺门口那张写着收购“青梅怨”的告示也瞬间无火自燃,片刻后,尘灰消散于风中,就好似白苏与辛夷这场有关青梅竹马的纠葛,就算再刻骨铭心,也终究走到了故事的尽头……

  白泽

赞 (8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