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行乞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有道是:“人生如寄,好比骷髅借肉身,锦衣夜行不自知。”

      1

      发千年难遇大水的时候,西湖边某处墓穴被水流泡松冲开,里面的两具骷髅暴露出来。有个云游的仙人恰好路过,想要将它们重新安葬。骷髅们自然是感激不尽,进而想到如此一来,势必又要在黑暗中不知睡上几百千年,难免心有不甘。

      它们可不想白白错过眼前这位法力高强的仙人,于是哀求仙人,何不大发慈悲,让它们枯骨还肉,再生为人。仙人笑道:“既然我们有此一面之缘,想来也是你们的造化。”

      骷髅们自是感激不尽。仙人随后又说:“生死有命,我岂能逆天行事。你们若想复活,还是需要靠你们自己。”

      仙人取出两粒药丸,交代骷髅们说:“这药丸有奇效,你们各取一粒,握在手中,径直向闹市去无妨。但凡一路遇到的人,你们都可以向他乞求任意一件东西,谁也无法拒绝你们。”

      两具骷髅大喜过望,各领取一粒药丸,作别仙人,分两个方向迤逦而去。临行前它们约定,不管结果如何,最后仍须回到墓畔会合。

      2

      甲骷髅生前是一个知趣避嫌的人,这种安守本分至今还残余在它的思想深处,它边走边琢磨,如果遇到人,它该怎么开口行乞,具体乞讨别人拥有的什么东西。它想,如果开口索要别人身上最好的零部件,别人肯定不愿意,即使在药丸的作用下,不得不忍痛割爱,它难道就真的能坦然受之吗?这样思前想后一番,甲骷髅打定主意,如果遇到人,它就只求对方身体最不满意的部位,来组装拼凑出自己的身体。

      说来也奇怪,冥冥中好像注定了一般,甲骷髅遇到的都是身有残疾的人,不是眼睛快瞎了,就是耳朵要聋了,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嘴斜鼻头歪,体表内中,也都各有病患不适。这些人听到甲骷髅乞讨他们自己早就心生嫌弃的身体部位,都痛快地答应了。

      原来之前早有一个仙人跟他们说,只要他们答应行路骷髅所求,必有补偿,给骷髅一只快瞎的眼睛,他就会得到一只完好无损的眼睛,给骷髅一个要聋的耳朵,他就会得到一个毫无毛病的耳朵。总之,于他们而言,不仅没有失去什么,反而有可能得到修复补偿,这是意外之喜,何乐而不为呢?

      很快地甲骷髅就重新长出了一个身体,可想而知的糟糕,四肢不灵便,五脏六腑有缺陷,七窍虽通但问题多多,不仅形同摆设,还几乎就是累赘。就好像一颗枯木上上下下冒出了各种菌菇,硬把它们说成是叶子,近乎自欺欺人,难免底气不足。也好比一辆接近报废的自行车,行驶起来除了铃铛不响其他地方都哐啷作响,让人胆战心惊。

      接近报废毕竟还不是彻底报废,有皮肉毛发,有经脉血气,这种“人”的充实感,甲骷髅还是很满意的,它率先回到了约定地点,完全就像一个乞丐和流浪汉。苍蝇很快被腐肉秽臭吸引了过来,这是甲骷髅从来没有过的待遇,此前最多只有蛇鼠穿过它的肋骨。

      3

      相比甲骷髅,乙骷髅毫无疑问聪明得多,也更大胆。既然手里握着“有求必应丸”,它如果不狮子大开口,不就是傻瓜了吗?总之,机会摆在面前,它要做人,就要享受做人的全部乐趣,就要做一个光鲜的人,一个成功的人,一个毫无瑕疵的人。

      乙骷髅抱着这样再世为人的完美信念,一头撞向自己编织的锦绣未来。在它所走的这条道上,它心想事成,遇到了颜值担当的人,塑形有方的人,大权在握的人,功成名就的人,富可敌国的人。他们列队而来,纷纷向乙骷髅割舍了他们所拥有的最炫目的一件东西,最后,乙骷髅被如愿打扮成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完美的人,一个有钱有权的小鲜肉,身世显赫,富可敌国,丰朗俊逸,简直要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尽管如此,乙骷髅还是有所担心,它害怕甲骷髅会胜过自己。要说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一个劲敌的话,必定是同样拥有神奇药丸的甲骷髅。谁知道甲骷髅会不会也通过类似的方式,成为一个牛逼闪闪的人物呢?急于知道答案的乙骷髅,顾不上先欣赏炫耀自己的辉煌成果,心急火燎地往回赶。它相信甲骷髅一定也一样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升级后的自己。

      乙骷髅回到了墓穴旁,除了一个潦倒不堪行将半死的乞丐,它并没有看到别的人。也许甲骷髅还在孜孜不倦地乞讨,就好像行走在麦地里的人,势必要采到那枝最饱满修长的麦穗。这样想时,乙骷髅心里愈加忐忑,焦躁地踱来踱去,不知道在乞丐面前走了多少个来回。它可不晓得乞丐正是甲骷髅。

      4

      甲骷髅呢,一开始也没意识到在自己面前来回走动的就是乙骷髅,还以为是哪个大人物,存心在自己面前卖弄炫耀,差一点要提醒这个光芒万丈的人类不要遮挡住自己身面前的三尺阳光。但它很快认出了乙骷髅,于是向前相认。

      乙骷髅很吃惊,它完全没有想到甲骷髅做出的是这样一种选择,言谈举止中难免流露出羞与为伍的神情。

      它们拥有相同的机会,最终结果却如此大相径庭,难道这仅仅是命运可以解释的吗?

      甲骷髅心中何尝不是五味杂陈,以前还可以自夸说它们是一时之瑜亮,现在却成天壤之别;以前还可以同处一个墓室相安无事,现在却连替乙骷髅提鞋都不配。以前那种均衡和平静的幸福,到底是被什么打破的呢?

      5

      两具骷髅对视良久,终于各自读出了对方眼中的愤懑不满和鄙夷不屑,且越燃越烈。据说,月光大好的晚上,一抔粪坑和万顷江面都能映照出滚滚的月华。在它们就此作别从此再也不复相见的刹那,却突然不约而同扭头转身奔向对方,不是为了给对方一个用力的拥抱,而是奋力厮打在一起。

      对于甲骷髅而言,乙骷髅的盛装打扮真是贪得无厌的表征,明明是借来的东西,却那么地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它想撕去其伪装,暴露出“金玉其外,内中骷髅”的真面目,恨不得敲锣打鼓昭告天下,这个不可一世的大人物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

      对于乙骷髅呢,它愤怒于甲骷髅的不思进取,明明可以高贵地活着,却偏偏像个半成品,而这个半成品更像是对自己的强烈反讽。既然甲骷髅不珍惜成为人的机会,与其勉强作为半人活着,不如索性还是去做回它的骷髅。

      在两具骷髅的大打出手中,满含着对世界的无尽向往和彻底厌弃,相争也越来越无情。绫罗绸缎和粗衣土布被撕碎了,皮肉器官散落得一地都是,很快地,它们又恢复成了赤条条的两具骷髅,在缠斗中一起滚入了原先的墓穴中。

      仙人再度降临,拍着手儿,唱着歌儿,把墓穴填实后离去。假如骷髅在无尽睡眠中也能做梦的话,上述的借体复活场景就好像是它们突如其来一晃而逝的梦境。恰好路过的人,说不定还能听到它们在睡梦中磨上下颌骨的声响呢。

      (阳春白雪摘自百花文艺出版社《无影人》)

      ◎赵志明

    赞 (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8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