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初恋情人

  我们还是把“恋爱失败”这个习惯用法改成“恋爱结束”吧!结束的恋情未必失败,如果很多年后,你以美丽而优雅的姿势回眸一瞥,你会惊讶地发现,没成功的也很美丽,对你的人生很有创造力。

  如果有一天我们还能在街头相遇,你将以什么方式招呼我,而我,该用怎样的表情辨识你?

  在我心中,这一直是个既酸又甜蜜的问题。

  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不复当年的天真任性,但是,总想用一点天真、一点任性来盘算这个假设性的惊奇。

  我想我还是会有些慌张,因为措手不及地在你熟悉的眼睛中看见以往,然后想起当初自己竟然也会有阴晴不定的少女脾性。曾经因你一句无心批评而天地变色,为了想和你天长地久而处处挑剔。

  想起我曾那么斤斤计较,你会不会一日比一日不爱我,担心万一你先死或我先死的问题。

  想起我曾因你称赞其他女子的美丽而充满醋意,仿佛童话里那个每天对着魔镜顾影自怜的巫女。

  想起你我都曾再三翻索的那本诗集,想起初读“寒冬过了就是春天,我用一生来等你的展颜”时莫名的悸动与狂喜,想起我如何将我俩的假想结局写成第一篇爱情小说,想起……

  我像个汲井的人,本想用记忆细细的丝绳打水,却打起滔滔不绝的我和你。日子正当少女时,多么先天下之忧而忧啊,十八岁便想尽我们八十岁的人生问题。

  结果因为这种“生命中无法承受的重”而分手。分手的理由早已烟消云散,大概只是因为一些芝麻绿豆之中都孕育着巨大的火药库,因为我们把未来想得太多太多,并不明白爱是期待越多挫折就越大的事情。

  你,长胖了没有?结婚了没有?头发掉光了没有?我的想象力有时有点恶毒,但一定比不上时光这个千变万化的魔术师。

  我想我一定希望在“偶尔”碰见你之前,把自己修饰得好一点,不让你看见,这个女人的脸上写着疲惫,眼睛中带着忧愁,嘴角已稍显疲惫地往下垂……

  没有一个女人在忽然遇见初恋情人时,希望看到他幸灾乐祸的眼神。不,他绝对不可以说:还好我当初没有选择你……

  你会希望是“惊鸿一瞥”,唤起他心中的骚动,为什么没选择你呢?为什么?

  其实我并不希望再续前缘。我怕捡拾过去的渣滓,再次放进嘴中咀嚼。

  但总希望你看我的眼睛眷恋多一些。否则,深情的眼眸宁愿不看你。

  其实我觉得,人慢慢变老未必不是好事。我开始能够体会年轻时所犯的错误,能够心平气和地凝视过往岁月,明白当初啊当初,你我的任性坚硬得像钢锤,而我们仓皇匆促的海誓山盟只是水晶,哗啦哗啦,被你我合力敲碎。

  现在懊恼有些迟。但如果能再遇见你,我愿意像个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和你谈谈这些事,至少,清除一下一直隔在你我之间的迷雾。

  如果有一天我们在街头相遇,我想我愿意轻声对你说出多年前一直不曾说出口的:对不起。

  寻找初恋情人——也寻找最原始的、还没放进爱情染缸前的自己,我相信,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事之一。

  (丁丁摘自北京联合出版公司《经历过,才懂得》)

  ◎吴淡如

赞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