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

  李叔同教诫别人说言辞要缓,我深有同感。佛家不提倡辩论,虽然他们常提辩才无碍、舌灿莲花,但不组织辩论赛。

  辩才无碍的人基本上不跟人辩论。不跟人辩论,人家就没法把你驳倒,辩才自然就无碍。所以佛家一边讲辩才无碍,一边又讲无诤。比如净空法师曾到澳大利亚参加一个全球宗教领袖的会议,会上有人提问:“人生下来都是有原罪的,将来要面临末日审判,那么在你们佛教看来,末日审判是由谁来审?”净空说:“佛陀是讲教育的,佛菩萨是来教育人的,是学校,不是司法部门,审判的事归司法部管,所以还是上帝来审判。”提问的人听了很欢喜。

  像净空法师这样的就叫辩才无碍。他是一个说话非常慢的人,但无论到哪里讲课都非常受欢迎,这种情形实在罕见。

  我专门听了净空的演讲,他的演讲如果用今天流行的标准来说就四个字——干货很少。我们总是以为一样东西要全是干货才受欢迎,其实错了,真正能普遍受欢迎的东西恰恰在于它没干货,比如,《周易》有干货吗?《老子》有干货吗?都没有。《本草纲目》有干货,但显然不如《周易》《老子》流行。说《周易》没干货,这是朱熹的观点,说它“悬空说理”,正因为它比较高蹈,许多事情可以附会、发挥,对谁都可以起作用,但《本草纲目》只能对医学方面的人或事起作用。我们今天最喜欢谈的一个词叫“干货”。写一篇报告,领导要求报告里边全是干货;做个PPT,也要求全是干货;乃至开“两会”了,朋友圈马上流传“干货!总理报告可能改变你生活的8个细节”……

  有资深编辑总结出来一套规律,改新闻标题时加上99、8这种数字就会让文章显得干货多一点。数据、图表也统统会给人很有干货的感觉。

  大家都喜欢干货的时代是个有问题的时代。因为无论哪个时代都没那么多干货,多的是水货。光吃干货,也不好消化。国人喜欢干货,是因为国人到今天都还存在“大跃进”的心理。

  光吃干货的人是会营养不良的。压缩饼干既不好吃,又没营养。如果只是为了补充能量才吃东西,吃就毫无乐趣可言。因此,这个时代需要一点水货。

  (瑞雪摘自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唧唧复唧唧》)

  ◎王路

打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