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火锅

  王君的爷爷是厨子。虽然王君没继承衣钵,不过在吃方面,的确相当在行。编辑部出去吃自助,取了好些蟹跪,我吃得满嘴是渣,而王君几掰几唆,干干净净。我向他讨教,王君不直接教我如何下手,而是先讲螃蟹种类,河蟹海蟹之别,再分析蟹跪的结构,把哪儿掰断,可以优雅而且毫不浪费地吃掉蟹肉。大家听了一试,果然事半功倍。

  想必大家孩提时代都爱养点啥猫猫狗狗的。我爱养狗,但显然没狗缘。养过三只,每只都不如意。第一只叫黑老懵。叫它“老懵”,是因为它确实懵,连主人都不太认,逗它,也不理不睬的。第二只,是个花狗,聪明极了,还很小,就从楼上摔下来,没死,后来一直长不大,养了一年多就死了。第三只,抱来时胖乎乎的,挺可爱,可没几天,就被爸爸扔到山沟里去了——给它东西吃不吃,把家里的鸭崽全咬死了。相比我,王君很有动物缘,之前单位一个行政养的龙猫,别人身上不呆,专往他身上跑。但他现在不养任何动物。

  小时候,他爱动物爱得很。啥都想养,不光动物,不太动的也养,比如乌龟、蚌壳。他心思细,养东西要的就是心细。兔子难养,菜叶子稍微沾点水,吃了就拉肚子。但王君能把很小的兔子养到大,毛皮油光水滑,特心疼。养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爷爷就出现了。把王君的兔子从笼子里捉出来,揣在怀里闭眼摸着,然后悠悠地说:孙儿子,这是最好的时候,再不吃就来不及了,肉就老了。王君心里舍不得,但爷爷搞得郑重其事,好像不吃就违背了天道的样子。天道最大,这个道理,爱看武侠的王君很小就明白。也就同意了。自此之后,王君养的或抓来的东西,十之八九都入了他爷爷的彀中。这也大大激发和锻炼了王君的胃口。

  炸蚕蛹,我看着就反胃,不敢下筷,而这些对王君而言,只不过是家常菜而已。猫肉,大家都觉得酸,不好入口,其实是不会收拾,要绑住后腿吊着,在两只前腿割口子放血。炸蜘蛛,王君评价不好,像吃螃蟹那么打开,味道也像螃蟹,吃着有点苦。白蚕火锅,可能是炸过,空壳子包着一点肉,但味道真是浓!蝎子,拔掉针,生吃最好,不腻,有股自然的咸味。

  有个厨子爷爷,我们都觉得王君挺幸福的。王君却一声感叹,未必。海洋馆,多么天真灿漫,王君爷爷带他去过。经过一些地方,爷爷就把不住话头,这个我吃过,鳗鱼好吃,鲨鱼肉要差些,不太好吃的是鲸鱼肉,但鲸鱼刺身可了不得!点评完,爷爷再一一介绍做法,说得活色生香。去了趟海洋馆,王君感觉像吃了场宴席。

  内陆的孩子一般都向往遥远的大海,但王君的大海梦很早就破灭了。大海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口巨大的火锅,里面装满了各种食材。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