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玉凤:好朋友就应该“帮亲不帮理”

其实我挺讨厌那英这个人的,因为她对刀郎那种鄙视的态度,让我认定她是一个“忘本”的人。

在教院读书的时候我很喜欢看《红楼梦》,迎春那首判词里有一句“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我觉得用来形容那些忘本的人是很合适的。

那英说刀郎的歌“并不具有审美标准”“作品缺乏音乐性”,更说“去KTV点刀郎歌的都是农民”,先不说流行歌曲本来就讲究一个脍炙人口,只说一点,我觉得那英根本没资格这么批评刀郎。

不管刀郎的歌到底好不好听(我很喜欢听刀郎的歌,嫌我土的朋友可以取关了。),至少刀郎出道开始就这么一个艺名,也没有说搞“金庸新·作”、“全庸作”这样很low的事情;可是那英当年就是靠顶着苏冉的名头唱苏芮风格的歌出头的,说白了也就是靠山寨出名的。

说白了,那英当年是靠旁门左道混出来的,只不过出名后选对了几首歌后从此麻雀变凤凰的;那英这种人成名后掉过头攻击同样是草根成名的刀郎,这个就是典型的“忘本”行为。那英明明晓得一个草根想要在这个社会混出一点名堂本来就是很不容易,很辛苦的事情,她应该是最有体会的,但是她却在自己成名后对同样是草根出身的刀郎大放厥词,更说出“刀郎上春晚她要砸电视”这种话,这个实在是让人无语。

从那英的成名轨迹看,她成名后就一直很刻意的经营自己的人脉圈子,当然这么多年下来,不管那英的歌好不好听,至少从人脉关系上说,那英确实可以算是天后级别了;那英不但人脉经营的好,就连她在批评对象选择上都处处体现出只有草根才具有的那种带有一定小家子气的精明。

她为什么冲刀郎开火?不就因为刀郎虽然在歌迷群体中影响力巨大(我个人觉得大陆那么多男歌手里说能肯定比刀郎人气高的,我感觉一个都没有。),但是他其实一直是游离在主流圈子外的;冲刀郎开火,既能得到很好的话题性,又能保证不会真正得罪圈子里哪位高人。这个选择不能说不精明,但是正如我说的那样,这种精明怎么看怎么觉得透露出一股小里小气的气质。

说难听点,这些都是老套路了,是我十年前就玩剩下的,一点儿都不稀奇。

总的来说,我是讨厌那英的。

但是,如果你问我怎么看“那英为王菲辩护,在微博和网友破口大骂”这件事,那我就觉得那英做得对。

什么叫闺蜜?不是睡了你男朋友的叫闺蜜,而是关键时刻不管道理,公开站在自己这边的才叫闺蜜。

由于我至今没有听一首王菲这次演唱会的歌曲,所以王菲到底唱的有多差我也不清楚,可能从道理上说,演唱会一张门票好几千,歌手却在演唱会上频繁走音,确实是对不起观众这几千块钱票钱。

站在中立第三方角度批评王菲对不起观众也是有道理的,这都没得问题。

但是这个时候,那英作为王菲的闺蜜,不管私底下怎么样,这样公开的站出来为王菲说话,并且为了闺蜜不惜在微博上和网友破口大骂,在我看,那英这次就是做得对,让我对她有了一点小小的改观了。

好几年前,我都忘了是在哪个大v的微博上看到过这么一句话:和朋友比起来,道理算个P!

我非常同意这句话,因为我觉得人就是应该分远近亲疏,最亲的是家人(父母兄弟姐妹和爱人),其次是挚友,再其次同学,然后才是普通朋友、同事、陌生人这样依次排下来。不同的人讲的道理也应该是不一样的。

“虽然我们很好,但是我这个人是‘帮理不帮亲’”,凡是说这种话的人,不管这个人表面如何,骨子里都是自私冷血的人,要千万小心。

其实我这儿也想说一句,以前我们受的教育其实是很有问题的,因为那个时候都是教育我们,让我们把对待亲人的态度拿出来对待陌生人。而对待自己亲人,要像法官一样理客中,最集中的表现就是大力宣扬“大义灭亲”,小学教科书里还表扬了一位为了君主,不惜杀掉自己儿子的大臣,那个时候老师还号召我们向他学习,好多同学还天真的表态说自己一定要学习这个大臣“大义灭亲”的精神,当时我在心里就想,要是我家哪个人犯了罪,我绝对不会去向警察举报;回家后说给我妈听,本来很少对我有笑脸的妈妈,听完我这么说,笑得很开心。

后来我自己也成了教师的后,每次和学生宣讲“大义灭亲”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值得学习后都忍不住和同事吐槽说,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父母妻儿都敢举报,哪个敢和这样的人深交?一个人连自己的亲人都不爱,你还指望这样的人为社会做贡献?我看当时同事也很赞同我这个观点。

所以,尽管我很讨厌那英“忘本”以及“欺软怕硬”,但是那英在关键时刻敢公开站在自己闺蜜这边的行为,值得表扬。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就算再讨厌的人,也不会昧着良心掩盖她的优点。

赞 (19)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