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书里来相会!

  一年之中有合适读书的时候吗?

  甲: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有蚊虫冬下雪,收拾书箱待来年。

  乙:有啊。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

  冬天注意力容易集中,可以看严肃的经部;夏天时间够长,看史部很合适;秋天看诸子百家别有一番情致;春天生机勃勃,看文集心情会很畅快。按照乙的说法,那就是一年四季都很适合读书咯。乙字里行间透出的这股书痴味儿,怎么就这么吸引人呢?那么问题来了,你,也是书迷吗?

  1.闲来无事,贴个读书人的标签呗!

  书痴书癫书簏书橱书库书迷书城书窟书柜不栉进士书巢白衣秀士著脚书楼

  两字的易懂,四字的不眼熟,小编拣几个来说一说。

  1)不栉进士:有文采的女人。

  2)白衣秀士:还没有获取功名的读书人。

  3)著脚书楼:一座可移动的人形书楼,完美形容了读书多见识广。

  2.天天大睡,不如找啊找啊找书友!

  1)手不释卷的这种,你要吗?要说片刻不离书,北宋大臣钱惟演是个典型。他自己说的,平生没什么其他爱好,就爱上读书了。爱到了什么程度?坐着的时候他在读经史,躺着的时候他在读杂记,就连上厕所的时候,他都不停歇要读读小令。这书在他手里,搁现代就是一个二十四小时离不了身的手机。这份痴狂能比得上他的,估计是同在史院的宋绶罢。这哥们儿更牛,每次如厕老揣着书不说,还要大声念出来,声音清脆又嘹亮,远远近近的人都听得到。

  2)凿壁借光、囊萤映雪的这种,你要吗?这两个成语故事,想必大家都很熟悉。一个是小时候凿穿墙壁借着邻居家烛光读书的匡衡,另一对是口袋里装着萤火虫来照亮书本的车胤和利用雪的反光来看书的孙康。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这仨太厉害了。

  3)大神苏轼这种的,你要吗?和上面的书痴不同,苏轼走的是学霸风。别人用看的,他用抄的,还是相当厉害的抄。比如《汉书》,他就抄了三遍。第一遍把一件事抄三个字为标题,第二次抄两个字,第三次抄一个字。能够想象得到,他的小本本一定没人看得懂。但你随意指“一个字”的标题,他能一字不错地背出好几百字来让你目瞪口呆。

  4)爱书偏执狂陆游这种,你要吗?他已经到了不读书不如去死的程度。他不光善于利用自己的写作特长来写诗表白自己爱看书,还很爱藏书。他家床上、桌上、匣子里处处都是书。小伙伴来找他玩耍,估计人连脚都插不进去。难怪陆游都自称是“书巢”,还写了一篇非常有趣的《书巢记》。

  5)非常爱惜书的这种,你要吗?还记得那个砸缸的司马光吗?在他眼里,书是读书人的宝贝。在读书前,他会先将桌子擦干净,吹走灰尘铺上毯子,再将书轻放平铺。翻书都是慢动作,轻捏书边慢慢翻过的那种。有时候站着看书,怕把书给弄脏了,他都不直接用手捧书的,而是用特制的四方木板承着书,翻页还特别小心谨慎。从这种珍之重之的态度就可以想见,他读过的书自然是被保护得极好的。

  6)在书里做白日梦的郎玉柱,你要吗?蒲松龄在《聊斋志异》里刻画的这个书痴,当真是痴到了极点。他反正不考功名也不娶媳妇,守着祖上留给他的万卷书读啊读,坚信书里面什么都有。在乱书堆里找到了“金辇径尺”,他觉得“书中自有黄金屋”这句话不骗人。在书里找到个纱剪美人的画像,他觉得“书中自有颜如玉”应验了。这种完全趴在书堆里做梦的痴态,也是没谁能模仿了。

  3.牵上书友,一前一后买书去。

  现在买书,守着书店守着电脑,一键下单很方便。

  古代呢,官方印刷的书太贵,民间就流行手抄书,毕竟人力抄还是比印刷术的成本低些。至于卖书画的书肆,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在书本还是用竹片和木板做成的时候,读书还只是少数贵族人的特权。在这样的环境里,书肆的芽也长不起来。好不容易孔子大手一挥教育“有教无类”,私人藏书家们开始崛起,秦始皇又来了一场“焚书坑儒”。等啊等,终于在汉末文学家扬雄的《法言》里发现了“书肆”一词,这是不是代表书肆开始出现啦?那是不是洛阳的书肆最胜呢?为什么这么说,东汉的王充家里穷,常常游到洛阳的书肆里看书,之后知识量迅猛增长这事儿可是出了名的。

  隋唐的时候书肆规模就更大了,顺带还催生了一个新职业–买卖书画的中介人书侩。

  若是穿越到了唐朝,可得去逛逛西京长安,东都洛阳,益州成都这三处的书肆,书的种类也很多,不仅能看到诗歌、传奇小说,还能看到占卜、星相类的书籍呢。

  再之后书肆的发展更不必说,随意找找,宋代的《清明上河图》上都能找到书坊。写《拍案惊奇》的明代凌濛初,也在书里的序言里说,他是受了冯梦龙《三言》系列的启发,又在“肆中人”的怂恿下写的这个作品。“肆中人”可不就是书肆里的人吗?

  4.意外收获,一份宋朝打击盗版的官方文件。

  可别小看了古人们,宋朝人就有了版权意识。在宋代祝穆《方舆胜览》增补重订本后,你能发现一份“福建转运使司《录白》”。这份宋咸淳二年六月发布的打击盗版的榜文,主要内容是严禁各大书坊盗版印发这本书。无缘无故怎么会发布这个?原来是著作人家属吴吉告状说有人盗印。那些人为了利益,把著作人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书改标题删字数出盗版。这不仅无视了作者的付出,缺字的文给读者看到了影响也不好。于是他请求官府在各大书坊张挂榜文,如果还有人再盗印,祝家人就要追究到底,再状告!

  你爱读书吗?是三百六十五天都爱,还是偶尔几天才爱?你所在的城市有没有什么书店让你深深被吸引,总想去坐坐?你最近在读的书又是哪一本?关于书的问题多到说不完,编辑部的每一位都是你的书友,欢迎你把你和书的故事@飞魔幻杂志或者私信我们的官方微信(feimohuan),让我们在书里相逢,在书里结缘吧!

  整理/团子

赞 (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