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惊鸿照影来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冬天的时候,第一次参加了朋友的婚礼。

      你们或许也都很熟悉她,我以她为原型写下了我人生第二本书,《爱你时有风》。

      胡桃的身世,美貌,坚忍,就是她。

      遗憾的是一直没有见到她故事里的林向屿,或许是我故意不见,那是属于她的梦,她的太阳,就让他一直住在她的回忆里。

      我和她相识十二年。我最年少最放肆最惶恐的岁月,都是她陪我走过来的。

      我无数次想要为她写点什么,只是一直在等待她和他的结局,年复一年,许多年过去,依然只剩下一片心碎。

      或许也是天意,我在这一年写完《爱你时有风》,她在这一年嫁给他人。

      可是我们都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们了。

      不再写信,不再通电话,不再发短信,看到彼此的朋友圈,点个可有可无的赞,再没有了下文。并没有过什么争吵或者嫌隙,只是两个人各自往前走,越来越远,走出了彼此的生命。

      我真心真意地爱着她,和那段我曾发誓“我死也不会怀念”的日子。

      十年前,在我最最痛苦的日子里,将父母挡在门外,只许她一个人进入。我们也曾睡在同一张床上,偷偷聊起喜欢的人,说到痛处,在黑暗里偷偷流泪,另一个人会握住对方的手,说至少我会一直陪着你。

      每一个人的生命里,都会有不同的人,来了又走,或许还会再来,或许相忘于江湖,也会有一些人,会住下来,相守到老。

      她的爱情,等了十二年,等过了她最好的年华,终于一个人谢幕。我们之间的友情,也随之草草收场。

      婚礼开始前,她的表弟和伴娘们拿着她的手机,怎么也解不开密码,我在旁边随口报了一串数字,一试,竟然对了。

      我看着她的手机,有些难过,我们要好的时候是在初中,没有手机。后来高中她去了别的城市,我们偶尔写信,上了大学,偶尔发短信,最近一次认认真真地聊心事,已是四年前,我在美国,她在火车站住了三天,站在凛冽的寒风中,等了他十二个小时。

      再然后,我们几乎断了联系。我回到成都,多少次说着下次一起出来玩,却永远没有下次。

      所以这是相识十二年来,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手机,和我用一模一样的密码。

      或许属于我们的某些生命,还停滞在那时候,我们还是形影不离的朋友,最好的朋友,我们依然是世界上最了解彼此的人。

      然而更多的时候,我们都已经往前走了,变得面目全非。

      她在两三个月前就通知了我这场婚礼,明明我早已有了漫长的心理准备,可是在婚礼当天,看到她站在舞台最中央微笑的那一刻,我忍不住泪如雨下。

      在一起的青春岁月,似乎也在一瞬间尘埃落定。

      爱了十五年,最后嫁的人不是他。

      我真心真意相信她是幸福的。认认真真地爱过了,然后认认真真地不再爱下去。

      那时候我们还小,以为失去一个人等于失去了全世界。后来才知道,有些时候,失去一个人,得到的是全世界。

      她爱过的那个男孩,给她讲过一个笑话。一个女生问一个男生,你爱我吗,男生说,不爱。女生问,那你能爱我三个月吗?男生说,不能。女生又问,那你能爱我一天吗?男生说,不能。女生最后说,那你能爱我三秒钟吗?

      男生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一二三,爱完了。

      –爱完了。

      生命里有些人,其实已经说了再见。

      文/绿亦歌

    赞 (5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22.7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