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而栖(三)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上期提要:于苏木认错人,和学长大打出手,被逼无奈喝下“高能”混合型饮料,结果安然无恙,惹得在场的人惊呼不已,谁知回到宾馆她就怂了,高烧不退,迷迷糊糊的她找洗手间,偶遇陆泽漆,陆泽漆照顾她,反被调戏,众人惊呼:学妹,你好特别啊!

      于苏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陆泽漆睁开了双眼。

      在于苏木做梦不安的那一刻,他便醒了过来,因不想事后有没必要的牵扯,所以当于苏木离开时,他没有阻拦。

      想起昨天,她坐在咖啡店门前的阶梯上说困了,下一秒便呼呼大睡的模样,他只觉好笑。他本应该把她丢在咖啡店门口,置之不理,最后却鬼使神差地将她带了回来。

      不过也止于此了,萍水相逢的人最终只是生命中的过客。

      陆泽漆起身下床,赤足踏在白色柔软的地毯上。他脱掉毛衣,直接将毛衣扔在地上,裸着上半身走进了浴室。

      尚未拉上窗帘的落地窗外白光一闪,陆泽漆嘴角嘲讽似的勾起。

      他打开花洒,立在原地,任由水流倾洒而下,水流流过他的黑发,流过他健硕的胸膛……他静静地在原地冲了一会儿之后,关了花洒,直接套上浴袍走出浴室。

      门外传来敲门声,陆泽漆慢条斯理地系上浴袍的腰带,往玄关处走去。

      他打开门,出现的是兴致勃勃的江梁和闹了一夜肚子脸色惨白的周哲,一向比他们正常的荀超走进来后,直接说正事:“这几天陆淮南那边的人一直跟着,一路偷拍了我们不少照片,这几张是我从他那拿回来的照片,其余的……”

      荀超还没说完,江梁便笑嘻嘻地凑了上来:“二哥,你快看看,这几张拍得跟写真似的,尤其是你和学妹的那几张,看起来你们哪像刚认识,明明更像是相爱至深的恋人!”

      荀超一巴掌将江梁的脸推开:“胖子,别捣乱!”他继续说,“其余的都让陆淮南的人带回去了。”他顿了顿,才有些别扭地说道:“这几张我觉得拍得都不错,所以带回来了。”

      陆泽漆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他立即仰头看天。

      胖子说得没错,谁让陆小少爷长得那么好看,一张偷拍看起来都跟写真一样,不带回来都让人觉得可惜。

      那是在咖啡店阶梯上,于苏木睡着了后,陆泽漆将她背起来的样子。照片中,人来人往,只有他们显得那么引人瞩目,他背着她的样子,像极了宠溺一个不听话的小女友。

      还有昨晚在卧室中,他被于苏木抱着不让离开,她的整张脸都埋在他胸前,他抱着她睡觉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不能相信这么温馨的一幕是故意制造给陆淮南的人拍下来拿去交差的吧?

      只要陆泽漆在的地方,便是风景,拍照根本不需要任何技巧,只要按下快门,便是一张写真。

      但陆泽漆并没心思欣赏那些照片,他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温水,在沙发上坐下,静静地喝着。

      其他三人对这里已十分熟悉,江梁和荀超从冰箱里分别拿了一瓶可乐,周哲因为闹肚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

      江梁欣赏着那几张照片,忽然便来气了,没好气地骂道:“我们二哥好歹是陆淮南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带血缘关系吧?这家伙真狠,像一架二十四小时不睡觉的机器一样,每天监视二哥的一举一动。”

      “他怕二哥脱离他的掌控,怕二哥跟他争夺陆家的财产。”荀超说。

      “稀罕!”江梁撇撇嘴,“以我们二哥的实力,需要靠继承家产来维持生活吗?陆淮南没准是心理变态,你见过哪个正常人会设计将自己亲弟弟绑架起来吗?那年计划失败之后,他又设计将二哥送到缅甸,我可不会忘记二哥那年在缅甸是怎么生存的。估计那家伙以为二哥在缅甸不可能活着回来,所以当二哥重新出现在他面前时,他那张千年玄冰似的脸黑得跟见了鬼一样!”

      “胖子,过去的事能不提吗?”周哲皱眉。

      “哼!怎么能不提!他陆淮南过着一天好日子,我便一天不爽!”说完,江梁看向陆泽漆,语气缓和,“二哥,你说每天让陆淮南派人跟踪也不是个事啊,我们所有的行踪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你说怎么办啊?”

      江梁说完,其余二人也放下手中的饮料和水看向陆泽漆。

      陆泽漆慢吞吞地喝着温水,半天才淡淡地说出一个字:“忍。”

      “陆淮南,陆泽漆学长的哥哥,陆氏家族长子,陆中集团年轻有为的总裁,外貌英俊,实力出众,成熟性感,完美无缺,上流人士,是所有人眼中的‘完美先生’,但大家都知道他最不喜欢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陆泽漆。”机场等候室里,徐茶一边喝着在星巴克打包的摩卡,一边如数家珍般对于苏木说着陆泽漆的家族史。

      于苏木手中也捧着一杯摩卡,她慢慢地喝着:“为什么陆学长的哥哥不喜欢他?”

      “家族斗争呗,别说这种豪门,即便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也不能接受后妈及她生下的孩子吧?没有他们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突然多出两个人跟自己抢,心里肯定不舒服,何况现在没个内斗都不配叫豪门。”说完,她偷偷打量着于苏木,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苏木,你昨晚去哪儿了啊?”

      于苏木闭着眼睛,揉了揉额头。

      早上她从陆泽漆家里逃出来之后便打车回到酒店,正巧看见酒店外急得团团转的徐茶和身边的行李。为了省钱,她们订的是今天最早的一班航班,眼看时间快来不及了,如果于苏木还没回来,徐茶便决定自己先回学校。

      好在于苏木及时赶回来,徐茶二话没说,招了辆出租车,拉着她往机场赶。

      因为时间赶,路上两人根本没时间谈论于苏木昨天的行踪,直到到了机场托运好行李,过完安检之后,两人才有时间坐下来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

      话题是于苏木开启的,正巧机场屏幕上播放本地新闻,介绍陆中集团在云南开启的一个重要项目。屏幕中的陆淮南西装革履,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他的眉眼和陆泽漆有几分相似,但眸中的冷淡更甚,即使偶尔对着镜头勾起嘴角微微一笑,那笑意也止于皮肉之间,眼底一片冷漠。

      于苏木不由得问道:“陆淮南和陆学长之间有什么关系吗?”于是便有了徐茶的回答。

      “昨天烧得太厉害,我也不记得了。”于苏木并不想将自己跟陆泽漆之间发生的事情告诉徐茶,只道,“醒来便回来了。”

      这么模糊的回答当然敷衍不了徐茶。她神色古怪地看着于苏木,半天才问:“苏木,你不会……一夜情了吧?”

      都说丽江艳遇多,像于苏木这样的美女夜不归宿,别人往那方面想也正常。

      “当然没有了。”于苏木失笑,并不打算解释更多。

      徐茶多看了她几眼,没在她身上发现一夜情留下的吻痕什么的,也便勉勉强强相信了。

      她说:“苏木,你可真行,昨天面对陆学长他们时那么镇定,喝下那杯怪水后那么豪迈,我还以为你真没事呢!”

      是啊,那杯怪水可真难喝,可为什么她二话不说便喝下去了?于苏木想,大抵是有些生气吧。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她和陆泽漆之间的缘分怎么那么浅,再也没遇见呢?

      “这不是对方要求的吗?”于苏木说,“就算在陌生的地方,也不能任人欺负对不对?”

      “可你不知道自己在发烧吗?一直忍着,一定很难受吧?”

      于苏木想了想,说:“即使难受,气势也要在啊!”

      于苏木的回答,让徐茶对她刮目相看。

      在大一寝室四人相处的过程中,于苏木的性子最乐观,她从来不跟别人真的计较什么。连刚开学那会儿,因为她样貌太美,经常被班上女同学排挤,她也仅付之一笑,并不计较,甚至在她们主动找她帮忙时,她也二话不说地应下。

      在B大,有这样的传闻在她们的小圈子里传播着:于苏木有着不同于别人的“幸运”,只要她随口一提的事,第二天便能实现;只要她说明天考试一定能过,即使今晚不复习,考试也准能过。

      排挤她的人当中有个女生有一次没去上公开课,期末最后一堂课,教授直接在课堂上放话,点名册上有过一次未到的学生直接挂科,不用去参加考试。

      眼看有重修的危险,那女生急得团团转,跟教授好说歹说都不行。最后不知被谁怂恿的,她来找于苏木。

      对于那女生的请求,于苏木只委婉地说,运气这种事只是被人传得神奇,其实她什么能力也没有,只是普通人。但如果真的有用的话,她也不反对帮对方。

      最后那女同学成功通过了考试。

      事后,徐茶也感叹于苏木的幸运,于苏木却失笑:“其实那天去参加考试的学生最终都过了,教授那样说不过是吓唬吓唬他们。只要最后去参加考试,公开课教授不会真的为难学生。”

      倒是那个被帮助的女同学对于苏木感恩戴德,并且到处宣传于苏木的“能力”,最后竟然上了当地的地方新闻和微博热搜。

      苏木在男生中人气爆棚,许多女同学也喜欢跟她做朋友,谁不希望自己能沾点儿好运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唯有同寝室里的另一位室友归宁对于苏木不屑一顾。

      归宁和于苏木的性格刚好相反,归宁也长得极美,却不如于苏木平易近人,是个生人勿近的“冰美人”。

      当于苏木身边围绕着一帮讨好的同学时,归宁却不屑一顾,认为他们神经兮兮的。

      这种不屑被大家认为是女生的嫉妒心,毕竟两位都是美人,于苏木人气那么高,反衬得归宁不讨喜,嫉妒也很正常。

      于苏木却淡然一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和归宁的想法一样,并不觉得我有这种异能,只是巧合而已。”

      徐茶的印象里,于苏木便是这种乐观向上、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人,所以对于昨天于苏木针对周哲的事,徐茶觉得很诧异,也隐隐感觉这一年多的接触,她其实并不了解身边这位室友。

      从云南飞往B市的航班于两点左右落地。九月初的B市天朗气清。

      于苏木和徐茶是下午三点多到寝室的,寝室里已经有人了。

      201寝室中一共有四个人,除了于苏木、徐茶和归宁之外,还有个女生叫七彩。

      七彩来自南方的一个小县城,不同于其他三人,她骨子里有种自卑感。她怯懦胆小,很少与人交流,在班上跟于苏木处得最好,然后是徐茶。七彩很怕归宁,从来不敢跟归宁说话,即使有时候不得不说话也十分小心翼翼,仿佛归宁是一只随时会喷火的恐龙。

      于苏木和徐茶走进门,七彩十分热心地帮她们拿行李,顺便将手抄的笔记递给她们:“班长在群里说明天教授会做一次测验,这是我给你们画的重点。”

      “小七,你真是我的天使!”徐茶不客气地拿走七彩手中的笔记,翻了翻,看着上面秀气的英文字道,“教授也忒变态了,哪个教授在大学刚开学便来一次测验啊,只有他每年开学都要搞一次。上一次要不是小七你给我画重点,我肯定要挂了!”

      于苏木则礼貌地接过七彩的笔记,道了一声“谢谢”。

      “不客气。”七彩看着于苏木,笑得格外开心。

      其实以于苏木每学期年级第一的成绩,实在不需要七彩画重点,但在七彩看来,于苏木年级第一中也有她的功劳在其中,她便觉得十分光荣。

      七彩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她来自小地方,家里穷,总觉得低于苏木她们一等,所以在她的认知里,要与于苏木她们做朋友,只有不停地讨好才行。

      这时,寝室门被推开,归宁推门而入,看见三人站在一起的情景,没吭声,顺手将门关起,走到自己位子上坐下。

      她一进门,寝室原本和谐的气氛很快便冷却了下来,大家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七彩又拿了一份笔记递到归宁面前,小心翼翼地讨好道:“归宁,这一份是给你的。”

      归宁眼皮都没抬:“辛苦了,但我上学期已经说过了,我不需要。”

      七彩尴尬地站在原地,手紧紧地攥着笔记。她向来脸皮薄,因为归宁这太过于直接的话,她委屈得红了脸,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

      “小七,人家不领情,你就不要热脸贴冷屁股了。”徐茶特别看不惯归宁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冷哼一声,“来,你这笔记我拍照发同学群里去,大家准抢着要!”

      “不用了吧。”七彩勉强笑了笑,“我原本只是专门为我们寝室的人准备的。”说完,她再一次鼓起勇气,对归宁说:“归宁,你没事瞅一眼吧,都是明天考试的重点。”

      归宁拿了两本书,朝七彩晃了晃:“有看这个的时间,我都能看完这两本小说了。七彩,我知道你是好人,但你喜欢做好人是你的事,我接不接受是我的事,懂吗?”说完,她起身离开了寝室。

      寝室门关上的那一刻,徐茶对着门“呸”了一声:“瞧她那德行!哼!”

      七彩失落地拿着笔记本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对于这种事,于苏木已经习以为常。

      她拆开上楼时从宿管阿姨那里取回来的快递包裹,是家里寄来的,她离开家之前把玩的那块沉香木已经被秦政制作成了手串,色泽均匀,材质细腻,戴在手上气韵雅致,香气醇浓。

      徐茶见了,好不羡慕:“好漂亮的手串啊!”

      “你喜欢吗?”于苏木表情淡漠,“送给你。”

      “啊?”徐茶没想到她会如此说,内心十分高兴,表面上却又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这么贵重的东西,不太好吧……”

      “没事,拿着吧。”

      “那谢谢苏木啦!”徐茶开心地接过去,立刻戴在手上,在于苏木眼前晃了晃,问,“苏木,好看吗?”

      “嗯。”于苏木微微一笑,“好看。”

      接下来的时间里,于苏木一周都过得十分充实,考试,上课,空闲了便去图书馆。

      中医选修课是在一周之后的晚上。那天于苏木感冒复发,白天没课,在寝室睡得迷迷糊糊,晚饭是七彩帮她从食堂带回来的。她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后,便抱着书出了寝室。

      一路上于苏木都晕乎乎的,走到医学院楼下,不少学生正往里面走,她跟着一起进去,走到一个大教室中,找了个位子坐下来。眼看时间还早,她想着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儿,教室里嗡嗡的说话声,还有走路声都像催眠曲,导致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她醒来的时候,感觉周围的声音消失了,不远处教授走了进来。

      她揉了揉眼睛,身体坐正。

      教授例行点名,于苏木慢慢等着,直到教授念完最后一个名字,于苏木才发现,怎么没有她的名字?

      但教授显然没有发现,已经开始上课了:“大家翻到书第十五页,今天我们的课程内容是继续昨天的康复医学和临床技能……”

      于苏木眨了眨眼睛,瞅了瞅手边的书,再瞅了瞅讲台上大屏幕的课题,越来越迷糊,为什么她书的内容跟教授讲的内容完全不一样?她书上的第十五页是……中医基础理论?

      她环顾四周,一张张陌生的脸,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于是,她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自己似乎走错教室了。

      她发烧时智商降低到十岁的症状又开始复发了……

      她茫然地看着身旁,她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坐着一个男生,他正在写字。

      他有一双很漂亮的手,白色衬衫的衣袖微微卷起,手指骨节分明,字体苍劲有力。她看过去,白纸上写着一行字:相互滋生,相互转化,前者赖于后者的滋养,后者也不断得到前者所化……

      刚看完,于苏木便觉得四周无数双眼睛齐刷刷地往这边看来,她迅速反应过来,朝讲台上看去,教授微笑地看着她:“对,就是你,来讲讲大一时我讲过的……怎样理解‘肝肾同源’?”

      于苏木镇定地站起来,脑袋里却一片空白。什么肝肾同源……我也不知道什么是肝肾同源啊!我才选修的中医课程,今天才开始上课呀!谁知道我竟然走错了教室呢!

      于苏木欲哭无泪,忽然脑海里浮现出一行苍劲有力的字体。她咬咬牙,豁了出去:“相互滋生,相互转化,前者赖于后者的滋养,后者也不断得到前者所化……”说完之后,教室里一片安静。

      教授扶了扶眼镜框,点头:“请坐!众所周知,肝肾同源是五脏相关的理论之一,在生理上,肝藏血,肾藏精……”

      于苏木知道自己勉强过关了,悄悄松开手掌,上面满是细密的汗。

      她猛然想起方才身边的人写下的那一行字,竟然是教授想要的答案,难道他早猜到教授会叫她回答问题?

      她诧异地看过去,下一秒,她心里一震,她身边坐着的人竟然是陆泽漆学长!

      对于她的反应,陆泽漆则淡定地提醒了一句:“认真听课。”

      于苏木木然地收回视线,她的眼睛虽然看着讲台,但注意力早已经不在教授滔滔不绝的讲课当中。

      所以说她走错了教室,来到了大四学生的教室中,而且一不小心还坐到了陆泽漆身旁?

      不对呀!于苏木努力地想,好像是她先走进教室的,她坐下的时候明明身边是没人的……莫非是陆泽漆主动坐在她身边的?

      于苏木此刻的脑中似乎满是浓稠的糨糊,整个人晕乎乎的。

      大四的课程并不多,已经很少来学校的陆泽漆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于苏木。

      在教学楼下看见她迷迷糊糊地跟着一群学生走进了教室,他便闲庭信步似的跟在了她身后。

      只见她头也不抬地走进他的班级,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头一歪,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教授走进来时,陆泽漆犹豫过要不要叫醒她,结果她竟然自己醒了过来,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看起来没睡好。

      纸上的答案的确是陆泽漆有意写上去的,按照教授喜欢抽生脸的习惯,她被抽中的概率很大。结果很不错,她的临场反应证明她是个聪明的人,而陆泽漆喜欢聪明的女人。

      当然他也没忽略她认出自己那刻的惊讶,当他说了“认真听课”后,她非常听话地将头转过去认真听讲时,他嘴角露出了一抹浅浅的愉悦的笑容。

      这抹笑容于苏木自然看不见,但自从陆泽漆走进教室的那一刻,一直关注他的一举一动的女同学们却看得透彻。

      “什么情况?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生是谁?”

      “明显不是我们班上的!”

      “二少,我是你的脑残粉啊,不能忍受你身边坐别的女生啊!”

      “二少,从见你的第一眼起,我便决定要为你单身一辈子,可是半辈子没到,你已心有所属,这让我怎么能安静地当一只单身狗啊!单身狗也是狗,狗是最忠诚的动物哇!”

      女生们内心十分震荡,只因为她们的男神竟跟着一个陌生女生走进教室,主动坐在她身边,主动写下答案帮她解围,最关键的是,一向性格冷漠的陆泽漆居然笑了!笑了!笑了!

      那抹笑容简直如灼灼璞玉,璀璨耀眼……

      女生们不禁想:啊!好想把那笑容拍下来,睡前看一看啊!

      下课铃声准时响起,教授结束课程后离开。

      教室里的女生都刻意放慢离开的步伐,眼睛齐刷刷地看向陆泽漆那边。

      于苏木坐在位子上没动,眼角余光见陆泽漆慢条斯理地在收拾课桌上的东西,差不多收拾完之后,他简单地说了两个字:“走吧。”

      于苏木心一紧,看向他。他已起身,同样望着她,长身玉立,目如朗星。

      于苏木鬼使神差般地站起身,抱着书跟他走了出去。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教室后,教室里一片嘘声–

      “疯了疯了疯了!那女孩是谁?二少的女朋友吗?怎么从来没见过?”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二少大学前三年都没有交往过任何女生,为什么最后一年被人追走了?不!不!不!二少,你这磨人的小妖精啊……我不能接受这么惨烈的打击啊!”

      “那人有些眼熟,好像是比我们低几年级的学妹,一时间想不起叫什么名字……等等……好像叫什么苏木?”

      “什么苏木啊?跪求真名啊!”

      “于苏木!对!于苏木!我说怎么这么熟,她的名字和二少名字后两个字都是中药的名字,泽漆和苏木!”

      走廊上,于苏木漫无目的地跟在陆泽漆身后走着,来来往往的学生都往这边看,他倒气定神闲,视若无睹。

      于苏木细细打量着他,他穿着白色衬衫,深色长裤,右手置于裤袋中,左手拿着书,背影修长挺拔。她想起,方才她坐在他的左侧,他写字时,似乎用的是左手。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世界真是不公平,为什么一个男人的手都能长得那么好看!

      她走神间,走在前方的人已经停下。陆泽漆淡淡地说了声:“到了。”

      公选课是在一间大教室。课间,学生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打闹,也有独自一人趴在桌上睡觉的,或者看书、整理笔记。

      当陆泽漆站在门口那一刻,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齐齐看向门口。

      仿佛一场无声的电影,于苏木礼貌地对陆泽漆说:“谢谢你,陆学长。”随后转身,在众人的注视下淡定地走进教室,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无声的电影”在上课铃声响起后谢幕,接受了众人审视的于苏木轻轻地将手搁在胸口,那里似乎有一头小鹿在不停乱撞,心怦怦直跳。

      她朝教室门口走去,那里一片空荡,陆泽漆已离开了。

      于苏木觉得,每次一遇见这个陆学长,她总能做出这辈子都意想不到的事。

      第一次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第二次她走错了教室……

      每一次她都假装淡定,而他却是真的很平静。

      印象里,她听徐茶说过,陆学长性格冷漠,不爱说话,除了他寝室的三个人和辅导员之外,班上跟他说过话的不超过四个。

      可目前看来,于苏木一点儿都不觉得陆学长冷漠,毕竟,他刚刚还帮她回答了教授的问题,并好心地带她来公开课教室。

      他平常都这么……乐于助人吗?

      于苏木无意识地翻动着桌子上的书,忽然翻到中药学名那一页,只觉其中两个字有些眼熟,认真看去–

      泽漆,中药名。

      味辛、苦,性微寒。

      下期预告:陆泽漆亲身演绎如何撩妹。第一招:派好兄弟神助攻,得到她的电话号码。第二招:约她吃饭,点的全是她爱吃的菜。第三招:送她回家,引得众人围观,他要告诉所有人这个女孩子我看上了。

      文/木子喵喵

    赞 (337)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20.2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