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被群嘲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我想我的小学同学Z,大概对此深有感触。

  Z是转学生,个子矮小,看着像比同龄人至少低了两个年级,嘴微扬,戴一副塑料眼镜,样子有点像《哆啦A梦》里的小夫。但小夫算是个小土豪,恃强凌弱又爱小嘚瑟–Z显然没有这样的机会和条件。

  Z说话有口音,脾气性格怪异,转来没多久就成为全班厌恶对象,只要他一靠近,大家都忍不住皱眉甚至呵斥,让他走开。

  也不全怪旁人,Z的外表本来就不讨喜,偏又行径古怪。

  比如Z喜欢站在女生身后很近的位置,女生若是转身动作大一些,很可能就和他发生肢体接触,就算没碰到身体,也会被吓一跳。而Z看到对方受惊的表情会很开心,那是恶作剧得逞的得意。

  比如Z常给和他根本不熟的同学起各种亲昵的外号,格式一般是“小××”。

  试想一下:一个你完全没好感的人,每次见面都无比酥软地喊你“小××”,发音还刻意地带着点台湾腔–你疯不疯?

  Z还特别容易生气,一言不合就使性子,闹别扭,甩着脖子上挂的钥匙,徘徊在走廊或者操场的角落里,嘴里絮絮叨叨地诉说着自己的委屈,身影又可怜,又烦人。

  那时的我可能是少数还把Z当作正常同学对待的人,Z因此特别听我的话。

  有次他正在乱发脾气的时候,我说他这样不对,还列了几条“罪状”,结果他就真的服了软,虽然还是气鼓鼓的。他跟在我身后回教室,像一只幻化成人形的青蛙,却始终适应不了人类的世界。

  大概那段时间,Z以为我是他的朋友–因为愿意和他用正常语气说话的人太少了。

  但我不是。有些人的性格古怪到一定程度,真的太难被喜欢了,于心而言,我也是反感Z的。只是我觉得应该对事不对人,某些时候他无故受到恶意的样子有点可怜,所以便带着一点同情地与他好好说话。

  后来我又知道了一些Z家里的事。他的父母早年离异,他跟着爸爸,但爸爸再婚,有了新的妻子。

  想也知道,在这样家庭长大的Z,是如何将自己性格里小小的一个“坑”,抠成最后几乎吞噬了他所有光明面的黑洞的。

  也许是被漠视了很久,他终于得出一个结论,闹出一些事情才能得到爸爸的关注–所以也这样对待同学。

  也许是无法感受自己被爱,心房里盛满了委屈,想要不断絮絮叨叨地表达和控诉–所以在老师同学这里自觉受了委屈,也是如此表达。

  每个脾气怪异又爱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的小孩,多半是极度渴望关注,渴望包容,渴望爱。

  他们用各种让旁观者和大人无法理解的出位叛逆行径,无声地呼唤着“我想要你爱我”;他们哭着骂着细数“你对我的不好”,其实是被错误翻译的“请你看看我,请你爱爱我”。

  可是爱这种事,从来都不是乞求来的,吵闹来的。

  它有时来自天生–有的小孩一出生就自带光环,受尽宠爱与温柔。

  它有时来自后天–你努力,你懂事,你勤奋,你优秀,所以有人以你为傲,有人视你如掌上明珠。

  最可怜的是曾自带光环被宠爱,后来又失宠。

  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爱,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被爱,只是抓心挠肺地想着那些被爱的过去,控诉已经变脸的亲人的爱人。你想要他们靠近,你想要重温过去的美好时光,可你的做法,却只是加速他们的远离。

  就像Z,他想要朋友,却一直做着让自己陷入孤独的事。

  爱,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无法靠直接努力获得的东西了。

  努力学习就一定能提高成绩,努力工作很可能加速薪水和职位的上升,努力锻炼你的体能和身材都会变好。

  可是努力爱呢?

  当你觉得自己是在“努力”爱的时候,其实爱已经变成辛苦的事。而你无形中透露出来的“我对你那么好请你也同样对我好吗”的请求,也会让被你爱的人觉得压抑,想要逃离。

  网上有句话,大意是说“我又不是人民币,干吗要人人都喜欢我”–我们换个角度思考,当你想要有人喜欢你的时候,不如先让自己变成人民币一样“有价值”的人吧!

  这样的要求,对那时还是小学生的Z来说,实在太高。只是不仅仅是Z,我们都有可能是用奇怪方式想获得爱的可怜人–而我们,终将长大。

  长大不仅仅是年龄叠加,更应该是智慧的沉淀。

  那一年Z想不透、做不到的事,现在的我们,应该可以做得好一点吧?

  很喜欢这句“你若盛开,清风自来”,送给看完这篇文字的你们。

  文/微酸袅袅

赞 (9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8.0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