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每个样子我都喜欢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作者有话说:

  早就想写这个梗了,但一直酝酿不好情绪,长篇写完了,好不容易憋了出来,要多谢沐沐,是她坚持不懈努力催稿,我才抓急雄起。最近我在戒咖啡,用了奶茶代替,效果挺好,于是就突发奇想,想写一个关于奶茶的稿子。写得挺高兴,自己也挺喜欢这个稿子,希望看到的人,也会跟我一样,甜得像喝了一杯温热的奶茶。

  凭什么只有每周三可以见到你啊,我天天都想见到你,天天都想知道你在哪,就算一见面就和你掐架,我也乐在其中。

  【01】甜甜蜜蜜光棍节

  校运会在即。

  身为学生会宣传委员,近来我也是够忙的。开小会的时候学生会会长特别交代了,说这届校运会举办日紧挨着光棍节,让我设法把这届光棍节办得甜甜蜜蜜。哦不,这届校运会。

  校运会要怎么个甜蜜法啊?

  我思前想后,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

  我到校园超市门口,找到了那位卖奶茶的哥哥,绰号大长腿,他听了我的方案后拍案叫绝,当场就采纳了。

  想着校运会当天会很忙,担心“大长腿”忙不过来,所以这天我早早起床,协助“大长腿”将手推车和其他物资推到了跑道一旁。

  接力赛是校运会的高潮,下午跑道上肯定会人潮涌动,届时人手一杯奶茶,想不甜蜜都不行。

  当然,重点还是奶茶杯本身。

  “大长腿”听了我的话,特意用卡通字体在纸杯上印上了奶茶秘籍:

  光棍节到了,想要男/女朋友吗?

  送TA一杯奶茶,告诉TA好喝就要在一起。

  “大长腿”的奶茶很好喝,一定会成功。

  这招撒手锏很管用,这天上午,那些个缺男女朋友的同学便一边为比赛的运动健儿呐喊助威,一边把我和“大长腿”围得水泄不通。

  我感觉自己快要缺氧了。

  “同学,给我一杯红豆奶茶。”

  “同学,你忘了收钱。”

  “同学,奶茶秘籍真的管用吗?”

  “同学,我刚刚按照奶茶秘籍上说的做了,但是对方反过来泼了我一头奶茶,剧情这么走合理吗?我要投诉!”

  话音未落,我和“大长腿”还有在场嚷嚷着要买奶茶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那男生的头发、脸上和衣裤上都有清晰可见的奶茶渍,再配上他那一副充满冤情的眼眸,还真是够苦情的。

  我率先反应过来,推了推“大长腿”,示意他继续卖,然后拿起纸巾,将那位闹投诉的同学拉到了跑道一旁的槐树下。

  黄叶随风沙沙作响,像温柔的秋雨打落在我和他的肩上,如果此时此刻我的眼前人不是这样狼狈就完美了。

  我抽出纸巾,一边好心替那男生擦脸,一边试着安慰他:“同学,给你擦过脸后,我发现你挺好看的,被拒绝没什么大不了的,明天睡醒后还是一条好汉。”

  “被拒绝很大不了。”他面无表情,“而明天睡醒以后我也不会是一条好汉,我还是一条光棍,我不需要这样的安慰。”

  我咬咬牙。

  这男生这么不会聊天,难怪会被拒绝了,肯定是因为表白的方式不对。

  我问他,好好的表白为什么会闹到这步田地?

  他瞪了我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那女生觉得奶茶不好喝,然后就泼我了,杀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听后窝了一肚子火,这样蛮不讲理的女生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

  然而那男生护短,拉下脸反驳:“你别想推卸责任,是你们打包票说奶茶很好喝,告白一定会成功,可我却失败了。”

  我百口莫辩。

  心想那只是个宣传的噱头,谁会真的相信啊,可是这男生又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我试探:“同学,要不这样,我自费请你喝一杯奶茶,弥补你受伤的心灵行不行?”

  那男生坚决摇头:“不太行,就算喝了我的心灵也已经受伤了,要不你跟我道个歉,承认你们欺骗了广大消费者的感情?”

  这还得了?

  我只是今天帮忙打下手,“大长腿”以后还得在学校里经营呐,绝对不行!

  看来,今天不使点手段是打发不了这男生了。我二话不说,扣住他的手便往洗手间走去。

  他在后头冷冷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不理他,加快了脚步来到洗手间门口,在男女之间犹豫了三秒,想着还是得考虑消费者的感受,便一头走进了男洗手间。

  身后的人惊呼:“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个女的。”

  今天校运会,大家都去看比赛了,洗手间里一个人也没有。

  我扭头恶狠狠地瞪他:“你过来!”

  我一把抓住他的头发便往洗手池里摁,哗哗水流打湿了他的头。

  他猝不及防,想起身吧又怕湿漉漉的短发打湿了衣服,闷声控诉:“你究竟想干吗!”

  “给你洗头。”我的语气很轻,却不容分辨,我的动作也很轻,就像是在小心翼翼地给一只野猫顺毛,身边的人竟不知不觉安静了下来,任由我折腾。

  “同学,这是我能给你的唯一补偿了,你总不能要我赔你一个女朋友?我跟你说,被那样蛮不讲理的女生拒绝,那是你的福气,要是你俩真在一起了,你得遭受多少罪?女朋友这东西可遇不可求,这件事不全是奶茶的错。”

  他默然,专注地感受着我的掌心触过他头皮的力度。

  因为身边没有毛巾,我只好先用手一撮一撮地轻轻拧他的发,然后拿出纸巾,替他擦了擦脖颈上的水珠。

  “好了。”我累得半死。

  他缓缓抬头,目不转睛地打量着我。

  我忐忑得很:“看什么看?还想怎么样?头发都给你洗了,我爸妈都没有这种待遇呢。我要回去帮‘大长腿’了,你不许再来捣乱。”

  我转身向洗手间门口走去,身后的人一只手扣住我的手腕,我回头,他二话不说,当着我的面,出人意料地脱下了T恤!

  对,他一言不合就脱衣服了!

  他想干吗哦!!

  我呆呆地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地说:“同同同……同学……你你你……你脱什么衣服?”

  我盯着他光着的膀子,恨不得立刻掩面而去。

  “给你。”那男生分外镇定,强行把T恤塞到我怀里,“谁说你唯一可以做的是给我洗头?你还可以给我洗衣服。”

  岂有此理!这厮果然好不要脸啊!

  “我凭什么要给你洗衣服?!”我突然又不害羞了。

  那男生龇牙一笑:“我浑身都有奶茶渍,没让你给我洗身子就不错了。我叫许念北,金融系的学生,我每周三下午第一节课都在B211室上课,衣服洗干净后送来,我等你。”

  然后他就走了……

  他走了……

  走了……

  【02】奶茶欧尼是什么鬼

  好歹我也是大三的学生,要算上幼儿园的话,那我也读了将近二十年的书了,什么样的奇葩同学没见过?

  许念北,我记住你了!

  我糊里糊涂地看见了一个男生脱衣服,糊里糊涂地把他的衣服带回寝室洗了之后,又糊里糊涂地给他晾干叠好,最后……

  我糊里糊涂地在某个周三下午,怀抱着一件男士T恤,向B211室走去。

  彼时,那个曾有过一面之缘的人正站在教室门口,一副望眼欲穿的样子,似乎在等我?

  果然,看见我后,他止不住得意地笑了,帅不过一秒,就又拉下脸来,走过来一把夺过了我怀里的衣服。

  “动作慢吞吞的。”许念北瞪了我一眼,目光怨怼,“洗一件衣服要用两周时间?”

  我没好气地说:“我又不是专门给你送衣服的,什么时候有空就什么时候给你送过来,反正你每周这个时间都会在这里不是吗?”

  想了想,我忍不住问:“难到……上周三下午你也在这里瞎等吗?”

  “我没有。”某人抿了抿唇,一副被踩中雷区又分外倔强的样子……

  彼时,一个女生从教室里走了出来,在经过我和许念北时,故意放慢了脚步,阴阳怪气地道:“哈,前阵子才向我告白,今天就又换了别的目标了?”

  我怔了怔,目光循着那女生的身影望去,直到她在走廊的拐角处消失,我才咬牙切齿地回头,冷冷盯着许念北:“把那个女生介绍给我。”

  “……”

  “???”

  “!!!”

  许念北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好一阵子才回味过来,警惕地打量我:“介绍给你做什么用?”

  “用处多着呢,我要拯救那女生的三观。”

  上回因为她才出了乱子,害得“大长腿”自责了很久,自信心也受到了打击,以为真是自己做的奶茶难喝,才导致别人的恋情告吹。

  没有错,奶茶欧巴和我已经成了铁哥们了,好朋友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得好好和那个女生谈谈人生,不然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

  许念北习惯性护短,又是一副非暴力不妥协的样子:“嗬,你要怎么拯救她的三观,难道又是揪着她的头发把她按进洗手池里给她洗头吗?”

  “当然不是,这是我对你提供的特殊服务,轮不到她。”

  啧啧啧,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某人对这招似乎很受用,竟又忍不住嘚瑟地笑了,我打铁趁热,凑上前问他:“怎么样,要把那个女生介绍给我吗?”

  他也笑眯眯地贴近我,温柔而决绝地说:“死了这条心。”

  我咬咬牙,不屑于求他,横竖每周三下午三点,那个女生都和他一起在B211上课,我有的是机会和那个野蛮女生来一场灵魂的碰撞。

  罢了,今天先这样。

  “我走了。”

  我朝许念北挥一挥手,越过他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始终没有回头。拐了好几个弯,我到了A111室,从后门走了进去。

  我随便挑了个靠近后门的位置坐下,彼时,我身边的女生靠过来低声问我:“顾思南,那个男生是谁啊?”

  我一脸蒙圈:“什么男生?”

  她指了指我身后:“那个男生啊,站在教室后门的男生,他在那里……”

  我猛然回头,果然,许念北正倚着A111室门框,贼兮兮地看着我。

  他怎么会在这儿?

  难道他刚刚尾随了我一路?

  我霍然起身走过去,一把将他拉到了走廊处,问道:“怎么?后悔了?打算把那个女生介绍给我了?”

  许念北无视我,抬头瞧了瞧教室的门牌号,不着调地说:“所以……顾思南,每周三下午的这个时候,我在B211,你在A111?”

  我愣了愣。

  某君咧嘴一笑:“不算太远。”

  我哑然,这又是几个意思?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大长腿’告诉我的,校运会结束后我有到超市门口找过他。”

  我莫名紧张:“你找‘大长腿’做什么?”

  他撇了撇我:“找他算账,反复跟他强调他的奶茶真的超难喝,怎么样?瞧你这紧张的样子,都快要缺氧了吧?”

  岂、岂有此理……

  我急火攻心,气得一时说不上话。

  见我吃瘪,许念北感到很高兴,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奶茶欧尼,我跟你说哟,要是你敢找那个女生算账,我就到超市找‘大长腿’翻旧账,咱们最好河水不犯井水。”

  然后他就走了。

  他又走了。

  正如他莫名其妙地来。

  还有,奶茶欧尼是什么鬼?!

  【03】欧尼,你喜欢喝哪种奶茶?

  我心里不踏实,放心不下“大长腿”,在去食堂路上顺道先到了超市一趟。

  饭点时间,刚好也是“大长腿”经营的高峰期,看他忙得焦头烂额,我便也不敢多嘴了,撸起袖子就走过去帮忙。

  他抽空回头冲我一笑:“思南,不碍事,你去吃饭,你这朋友真够仗义的。”

  我笑了笑:“没关系,我不太饿,待会儿忙完了你请吃饭。”

  “大长腿”也很爽快,点头说好。

  要买奶茶的同学排成了一条长龙,“大长腿”负责做奶茶,我负责打包收钱,也是忙得要飞起来了,可不时还是会听到一些闲言碎语。

  “那位帮‘大长腿’卖奶茶的女生,好像也是咱们大学的学生。”

  “嗯,她和‘大长腿’关系好像挺好,说不定是男女朋友呢。”

  “嗬,‘大长腿’是不是怕女朋友丢了,所以跑到咱们大学里卖奶茶啊?”

  “哈哈哈哈,很有可能,毕竟学历不同也不算门当户对呢,‘大长腿’好像没念过大学。”

  ……

  我听进心里去了,回头偷瞄一眼“大长腿”,他紧抿着唇,仍在埋头苦干,只是头垂得更低了,似是为了躲避那些八卦的目光。

  我气不打一处来,索性抬头瞅着那些个议论纷纷的女生,发现了目标人物后,略感惊诧。

  这不是拒绝许念北告白的那个女生吗!

  我在气头上,便顾不得那么多了,众目睽睽之下指着那女生的鼻子,说:“喂那个女生,你什么学历啊敢嘲笑别人?当个大三的学生能让你当出博士后的优越感了?你牙缝里有一条韭菜,劳烦你下回舔干净了再说话。”

  视线齐刷刷地向那个女生的嘴看去。

  她来不及反驳我了,赶紧闭上了嘴,舌头在口腔里鼓捣了一圈,似乎想起了什么,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咬咬牙对我道:“岂有此理,我还没吃晚饭!我嘴巴里哪来的韭菜!!”

  啧啧啧,没错,是我诈她,目的只是让她丢丢脸。

  我暗暗好笑,低下头一边继续忙活一边说:“说不定那是你午饭时候残留下来的余臭呢?”

  她气得腮帮子都红了,却百口莫辩。

  “大长腿”伸过手来拉一拉我的手肘,示意我不要再和她计较了,毕竟在场的人不少,要我给对方留点面子。

  我气不过,放低声音凑到他耳边说:“你这闷葫芦,明明是她欺负人在先!”

  “大长腿”摇头劝谕:“没关系了,不想跟她一般见识,你也不要和她吵了,不值当,何必让别人看笑话。”

  我想了想,觉得“大长腿”说得对,再说了,我在“大长腿”的地方和“大长腿”的顾客争吵,这事儿对“大长腿”的影响不好,刚才是我冲动了。

  “‘大长腿’,你别怪我,刚刚对不起。”

  他豁达一笑:“你道什么歉,你只是为我抱打不平,是我不想你为了我和别人争得面红耳赤。”

  一个排在末端的人突然脱队走了上来,是许念北。

  刚才我一直在忙,一直没有注意到他,难道他围观了冲突的全程?

  我沉住气,故意不理他。

  他也不着急,俯身趴在柜台上,睨着我。

  我忍。

  我忍。

  我忍。

  最后,我忍不住了,抬眸白了他一眼:“要喝奶茶请排队,不喝奶茶请走开。”

  “我不走。”他微微向前,凑近了我一些,不着调地问:“奶茶欧尼,你喜欢喝哪种奶茶?”

  我没好气地说:“关你什么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哦?这也需要原因吗?呃……”他眼珠子贼兮兮转了一圈,不知在动什么歪脑筋,坏坏笑道,“我想买你喜欢的奶茶,然后泼你?然后……给你洗头。”

  我嘴角抽搐。

  是因为我刚刚当场反击了他喜欢的女生,他才想报复我吧?

  嗬,面对这样没下限又没风度的挑衅,我是绝对不会理会的。

  我觉得我忙得差不多了,这时饭点时间也过去了,排队买奶茶的人也减去了一半,重点是现在有个麻烦鬼站在我面前,我怕我再待下去会给“大长腿”带来不便,便和“大长腿”打声招呼先走一步了。

  走出超市后,我回头,发现许念北并没有尾随我离开。

  我好奇往回走,向超市里探了探头,许念北这厮正和“大长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我留意了下“大长腿”的脸色,并没有特别难看,要是我贸贸然跑回去,会不会激化矛盾啊?

  算了,改天再来。

  【04】一个执着较真的复仇者

  转眼又到周三。

  当我再次走到A111室门口时,那感觉犹如白日见鬼。

  有谁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许念北会提着一堆奶茶站在教室门口?

  我下意识地后退两步,警惕地盯着他:“真想泼我?”

  某人从容地笑了笑,缓步上前:“喜欢哪种口味?你挑一款?”说着,他盯着塑料袋里的奶茶,如数家珍道:“有红豆味、杧果布丁味、蓝莓味、椰果味、香芋味、香草味。”

  听听,他恐吓我!

  我怕……

  待会儿我还得上课,这时候不太适合洗奶茶澡。

  “那个……”我咽了咽唾沫,缓兵之计还是暂时和对方握手言和好了?

  “许同学呀。”我堆起满脸微笑,好言好语道,“其实呢,那晚我之所以要对你喜欢的女孩这样那样,主要是因为她太没有内涵了,哦不,我的意思不是她没有内涵,是因为她脸蛋太好看了,好看到她的内涵还有提升的空间……你你你……你别过来!”

  我不知不觉撞上了走廊的墙壁,许念北顺势挡住我,笑眯眯地催促:“别废话,到底喜欢喝哪一种?”

  我试图伸手推开他,他却抓住我的手腕,分外执着地道:“顾思南,赶紧的,你到底喜欢什么味道?”

  我慎重地想了想:“我哪种味道都不喜欢。”别用奶茶泼我啊!

  果然,许念北是个有原则的复仇者,听见我说不喜欢后,似乎暂时打消了泼我的念头,沮丧地后退一步:“顾思南,你真挑剔,买了这么多,就没一款你喜欢喝的吗?”

  我猛点头。

  他咬咬牙,一副重新振作的样子,眼眸闪着坚定的光:“那我下周三再来,下次给你买别的。”

  你你你……你千万别再来了!!

  我冲他的背影喊道:“许念北,其实……我主要是不太喜欢喝奶茶,就像别人不喜欢吃鸡就是不喜欢吃鸡,和公鸡母鸡没什么关系。”

  “哦?”某人缓缓回头,“你不喜欢喝奶茶,那你喜欢喝点啥?”

  我咋舌,他又想弄啥嘞?

  许念北紧盯着我,上前催促:“快说,你不说的话下周我照样买奶茶。”

  他还真是个执着的复仇者啊!

  “我我我……我喜欢喝咖啡!”我硬着头皮圆谎。

  “哦?什么咖啡?摩卡?拿铁?焦糖玛奇朵?卡布奇诺?”

  “随便。”面对他的认真脸,我感觉头都大了。

  他还真是个较真的复仇者啊!

  果然,下一秒,他又开始较真了:“顾思南,你要说随便的话,那我下周全都买了,到时候让你挑?”

  挑你个鬼。

  我寻思着该如何摆脱这个麻烦鬼,灵机一动,有了。

  “那个……许念北,我跟你说,我呢是一个有情怀有格调的姑娘,外面的廉价咖啡发酸,我喝不惯,我都是自己煮的,我煮的咖啡,苦尽甘来,可有余味了。”我煞有介事装模作样地说,听起来就跟真的一样。

  果然,某人信以为真,笃定地点了点头:“那好。”

  然后他又走了……

  又走了……

  留下我在原地一脸十万个为什么。

  “那好”是什么意思啊?

  【05】厉害了我的哥

  转眼又过了一周。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

  我提心吊胆地向A111室走去,今天,我做足了准备,我戴上了鸭舌帽,在背包里多备了一套衣服,今天谁也不怕谁丧心病狂了。

  一路上我的内心戏和内心建设都很足,我想着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待会儿见了许念北后,还是不要放弃和谈的机会。

  我突然领悟到了一个真理,一定要和身边执着的人成为朋友,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

  我准备就绪,鼓足勇气最终来到了A111室门口,而那个执着的复仇者并没有如期而至。

  看不到他比看到他更叫我惊诧。

  怎么,他放弃了对我的小小报复了吗?那晚我那样羞辱他喜欢的女孩,他不打算为她出口恶气了?

  接下来整节课,我都听得心不在焉,下意识地往教室门口张望,好几次止不住幻想,我会不会一扭头,就看见那个熟悉的人,带着一脸坏坏的笑,守在门口定睛看着我。

  可是直到下课,我都没有见到许念北的身影。

  嗯,他上课前不来,下课后自然也不会来呀。

  不来就不来,他不来,我高兴着呢。

  第二节是体育课。

  大学的体育课和中学的体育课可是两码事,基本上点完名循例做一做热身运动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于是我也就放飞心情享受自由,大概是因为心情放飞得远了,而身心也太自由了,我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校园超市。

  既然来了,好歹跟“大长腿”打声招呼,顺便帮衬他一下好了。

  我走进超市买奶茶。

  上课时间是“大长腿”最轻松的时间,所以看见我后他高兴得很,难得有人可以陪他说句话,便微笑着向我招手。

  我快步走过去,点了一杯丝袜奶茶,这是我最喜欢喝的,想起许念北曾经扛着那么多口味不同的奶茶站在教室门口等我,我止不住笑了。

  真笨,买了那么多都没有买对。

  “傻笑什么?”“大长腿”一副把我逮个正着的样子。

  我脸颊一热,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我没笑啊!”

  “嗬,还不承认,嘴角都要咧到耳朵后了。”

  我咬咬牙,不想被对方抓住小辫子不放,便也攻击对方的软肋:“‘大长腿’啊‘大长腿’,我倒是好奇,你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为什么那个女生总要找你的碴儿呢?”

  “大长腿”老脸一红,突然噤声,紧抿着唇不肯开口。

  我看得眼珠子都直了,我知道,这背后一定有故事。

  “好啊,有事瞒我。”我贼兮兮地凑到“大长腿”面前,打趣道,“难道你也喜欢她?”

  “当然不是!”“大长腿”这闷葫芦立即瞪了我一眼:“我要是喜欢她,会拒绝她的告白吗?”

  话音一落,我和他都震惊了!!!

  我不敢相信,掏了掏耳朵,圆睁着眼道:“你再说一遍?你拒绝了她?”

  “大长腿”默然点点头。

  “什么时候的事啊?”真是太惊悚了,“大长腿”竟然拒绝了一个美女的告白。

  不过,我仔细瞧了瞧他的脸,长得也不错,肤色虽然黑了点,但胜在鼻子高,五官一下就变得立体了,加上他平时不太爱说话,就知道埋头做奶茶,看起来还挺冷酷性感的。

  看出“大长腿”有意回避我的问题,我知道要是再往死里逼,是什么真话都套不出来的,便换了个招儿对付他。

  “要不这样好了,我负责瞎猜你负责点头就好。譬如……我猜,那个女生是因为被你拒绝了,所以才恼羞成怒,变换着法子报复你?”

  “大长腿”点头,真是个藏不住心事的哥。

  我继续猜:“你拒绝她……是在校运会之前?”

  “大长腿”又点头,厉害了我的哥。

  等下……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所以那女生拒绝许念北,只是因为这刚好是个契机,她故意说不好喝,泼了许念北一头奶茶,刺激许念北找“大长腿”麻烦?

  如果真是这样,那女生也太过分了!

  【06】表白也没那么好玩

  又过了一周。

  这周三,我依然没有见到许念北,也许,以后的每个周三,我都不会再见到他了。

  晚上八点半,我闲得慌,打算去找“大长腿”聊聊天,反正距离他下班还有半个小时,这时候应该不怎么忙了。

  我走进超市,却撞见许念北,哦不,说不上撞见,是遇见。

  此刻的他忙得很呢,压根儿没有发现正在走近的我。

  而“大长腿”呢,正一边捧着水杯一边对许念北指手画脚:“这回牛奶放少了,味道太浓,糖又放多了,甜死个人,不好喝啊!”

  难为许念北竟谦逊地点点头,一副虚心领教的样子,埋头苦干继续努力。

  他俩好像在研制新产品?

  不对,他俩啥时候走到一起了?

  “大长腿”拒绝的女生拒绝了许念北,然后许念北被“大长腿”拒绝的女生利用,找了“大长腿”的碴儿,他俩怎么还不打起来……

  就在我云里雾里之际,“大长腿”终于注意到我了,下意识地瞟了瞟许念北,才向我招呼:“顾思南啊你怎么来了?”

  他声音提得那样高,把许念北吓了一跳,立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怔怔抬头看着我。

  半个月不见,他是不是认不出我了?

  我动作僵硬地向他挥了挥手,很是见外地说:“你好。”

  许念北拉下脸:“我一点都不好。”然后低下头,又继续忙活去了。

  我挠了挠头,放低声音问“大长腿”:“你俩怎么搞在一起了?”

  “大长腿”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思南姑娘,请注意你的措辞。”

  我咬咬牙,猛掐了“大长腿”的手臂一把:“别装蒜,你俩怎么好上啦?”

  “大长腿”又再瞅了瞅许念北那勤劳的身影,笑眯眯地对我道:“哎呀,这还不是拜你所赐吗,我得多谢你啊!”

  话音未落,那个正在忙碌的人抬头,恶狠狠地瞪了“大长腿”一眼:“管好你的嘴巴!”

  “大长腿”马上噤声。

  这下好了,“大长腿”和许念北好像成了挺要好的朋友,而“大长腿”也不再稀罕跟我这个女汉子称兄道弟了。

  看着他俩光用眼神就能默契交流,我觉得此刻的自己像个电灯泡。

  “我先走了,你们忙。”我说。

  “大长腿”也没有留我的意思,那双藏不住心事的眼睛甚至流露出了催促之意。

  我撇了撇嘴,灰溜溜地转身,默默地走出了超市门口。

  彼时,身后有人喊住我。

  我回头,许念北手里捧着一个奶茶杯追了出来。

  借着路灯的光,我看清了那个奶茶杯子,不由得惊呆了,这不是为了校运会和光棍节,“大长腿”采纳了我的意见后特意定做的纸杯吗,上面还印着萌萌的奶茶秘籍呢。

  我记得校运会当天生意很好,这种杯子应该用完了,怎么可能还留到这时候。

  “这杯子……”

  许念北笑了:“嗯,就剩下这最后一个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说着,他把奶茶杯递给我:“要不要试一试,新研制的产品啊!”

  我想了想,好吧,为了他和“大长腿”冰释前嫌,我先干为敬!

  于是便爽快地接过了奶茶杯,细细品尝了一口。

  这味道……

  “这不是奶茶……”

  许念北笑着点头:“谁说这是奶茶了,这是咖啡!”

  我默然。

  “你不是说,你喜欢喝自制的咖啡吗?”

  我愣了。我那就是随口一说,这许念北怎么还是改不了较真的性子呀。

  “所以……你刚才是在向‘大长腿’学做咖啡吗?”

  许念北点头:“是啊,我问他会不会,他说他会一点,我苦练两周了,还是拿捏不好牛奶和糖的比例。”

  我不由得竖起大拇指:“许念北,你还真是诚心想要报复我。”

  他微微一怔,突然神色一沉:“谁说我要报复你了,我有什么要报复你的,我有这么无聊吗为你学做咖啡。”

  说完以后,他又自我纠正:“不对,我就是有这么无聊,我就是为了你才学做咖啡的,但不是为了报复你好吗!”

  我茫然:“那是为什么?”

  他指了指奶茶杯:“你识字吗?能看懂杯子上的字吗?”

  我点头,看了一遍杯上印着的奶茶秘籍。

  光棍节到了,想要男/女朋友吗?

  送TA一杯奶茶,告诉TA好喝就要在一起。

  “大长腿”的奶茶很好喝,一定会成功。

  不知怎么的,看完以后我止不住老脸一红。

  一定是因为喝不惯咖啡的缘故,我突然有些心悸,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许念北说:“要是不喜欢,就拿咖啡泼我的头好了,只要事后你还愿意帮我洗头洗衣服。”

  他的声音越说越轻,我的心跳却愈发急促。

  “我才不要拿咖啡泼别人的头呢,这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

  许念北却说:“是啊,是不文明,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别人,至少……我不愿意我是你口中的别人。”

  我错愕抬头:“许念北,你就此打住。”

  他咬咬牙,越说越激动:“我不要就此打住,凭什么只有每周三可以见到你啊,我天天都想见到你,天天都想知道你在哪儿,就算一见面和你掐架,我也乐在其中。”

  我耳根发烫:“许念北……”

  “嗯。我在。你喜欢我吗,一直念叨我的名字?”

  我默然。

  他悄悄伸手拉住了我,我知道我应该甩开,可是一触上他温热的掌心,我竟有些舍不得。

  “许念北,其实我喜欢喝奶茶。”

  “哼,我目光如炬,早就知道是你故意刁难我。”他笑了笑,紧了紧握住我的手,“但是没有关系,只要力所能及的,我都会努力做到。以前我以为漂亮的女生才好看,直到遇见你,我发现,你生气的样子更有意思,你使坏的样子好看,扯着嗓门为朋友打抱不平的样子好看,就是看不穿我喜欢的其实是你的样子也好看。”

  说着,他定睛看着我:“顾思南,你只有一个样子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你拒绝我的样子,所以你不要拒绝我。”

  我甩开了他的手,努了努嘴道:“要是我接受了你,你会不会下个月又找别的女生表白啊?”

  他可是有过前科的人。

  某人咬咬牙,双手捧住我的脸,一把将我拉到眼前:“你这么厉害,看好自己的男朋友不就好了。再说了,表白也没那么好玩,再好玩我也腻了,不过,我不排除,如果你不要我,我就有每周三堵在你教室门口重复表白的可能。”

  我扑哧一笑:“哼,那你记得以后每周三都要来堵人啊,你再让我空等,我就买奶茶泼你!”

  编辑/沐沐 文/尚方宝剑

赞 (45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8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