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女孩陪我度过最坏的时光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爱丽丝推荐:听说周缈这个“小和尚”的原型是作者上中学时喜欢的男生,据她所说那是一个又帅又酷剃光头也好看得不染纤尘的家伙……最近大米的新书《一万次别离》上市了,她说里面有不少长大后的周缈的戏份,请大家多支持,买书的同学记得连《怪小姐》一起买了吧嘻嘻!

      她是迷人但带刺的荆棘花,荆棘给别人,花朵都给他。

      迷人但带刺的,除了爱情与玫瑰,还有荆棘花。

      荆棘给别人,花朵都给他。

      楔子

      单凌薇最近有点头疼,小表妹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朋友圈分享的都是“中分是检验男神的唯一标准”这类的推送,这天晚上,这小丫头三迷五道地划拉着手机,举到单凌薇面前:“姐,你觉得谁最帅?”

      单凌薇被强行安利了满屏当红小鲜肉的美照,他们顶着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精心凹过造型的中分,摆着帅气逼人的姿势,留言区各路迷妹们火力全开,她们深情地把偶像唤作本命,天大地大,本命最大。

      “中分算什么,光头才是检验男神的唯一标准。”

      这话对于刚进入青春叛逆期的小表妹,是有些刻薄了,小表妹嘴一噘,闷闷吐出一句:“光头不就成和尚和牢改犯了吗?姐,你也太没品位了。”

      “……”

      短暂的失语之后,小表妹手中的亮白屏幕上一张暗灰色基调的图片映入了单凌薇的眼帘,照片上的人支着长腿坐在高脚凳上,同样也留着中分,气质有一种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迷离,又给人一种年代小生的复古感,清冽,独特。

      见鬼的,这个人,竟然是周缈。

      1.怪人周缈

      在单凌薇的中学时代,女生群体之间热衷于对照课外读物做一些简单的心理测试。

      如果你在森林里迷路,你的面前有动物出现,你觉得它会是什么?

      A.兔子B.鸵鸟C.狼D.山羊

      你最想在你家窗前摆什么?

      A.书桌B.床C.绿色植物D.其他

      ……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有一回单凌薇被问到最喜欢什么花?依旧有四个选项:A.牡丹B.玫瑰C.杜鹃D.百合。

      实在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到很久以后,单凌薇都记得那个测试结果–喜欢牡丹的人看似高贵,实则内心脆弱,喜欢玫瑰的敢爱敢恨,杜鹃代表的是多愁善感,喜欢百合的人高雅迷人……

      单凌薇还记得当时自己是这样回答的–以上都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花?”

      单凌薇默了一会儿,回答:“迷人但带刺的,除了爱情和玫瑰,还有荆棘花,我喜欢荆棘花。”

      那是众人第一次听到她说那三个字。

      “哦。”不知是谁发出意味不明的一个拟声词,没有人再追问其他,话题仓促地结束了。

      也许当时有人心里就是那样想的,她单凌薇不就是一朵荆棘花吗,因为长得美,被不少男生热烈追求,活在被爱的虚荣幻影中,恃貌傲物,恃美行凶!

      曾有男生A君一片痴心化作满腔愤怒,抛下自尊在人海中发出马景涛式咆哮:“单凌薇,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怎么还是不肯正眼看我一眼,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冷血!”

      这也充分具化了单凌薇不平易近人的形象。

      那个时候学校里比她更不好接近的人,大概只有一个了。

      –他就是周缈。

      周缈是个怪人。

      在男生们流行留长发耍酷的时代,唯独他一人剃了一个月亮一样皎洁的光头。

      周渺和单凌薇同校不同班,但这么特别的一个人,单凌薇想不注意到他都难–他每天都独来独往,孤独、神秘,不染纤尘。

      免不了被人嘲笑和揣测的命运。

      “喂,周缈你这是想不开要去少林寺出家了吗?”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竟还有人见了他就学着电视剧里的少林和尚摆出念经的手势,当然得不到什么回应,周缈同学懒得搭理他们,众人自讨没趣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单凌薇从心底佩服和欣赏这个人,觉得这小和尚身上有点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境界。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察觉自己喜欢他的呢,是在操场的人潮中,有点近视的单凌薇一眼就能捕捉到他的身影,哪怕他戴着头巾和帽子,她依旧能找到他。比装了定位系统还准确无误!

      他的个子在那个时候不算出挑,不过皮肤好,冰雪一般,近距离看也看不到一丝瑕疵,眉目成书,头型也很好,圆圆的,单凌薇觉得往前数三百年,往后数三百年,都没有这么好看的人。她第一眼看到他,想起了某一个下午,她在学校外面的旧书店,翻到一本发黄的书,是李碧华的一本男主角设定为僧人的书。

      只可惜那本书,名字很不朴实纯洁,她拿起翻了翻,没有借。

      2.送你一匹马

      偶像剧里漂亮的女二极尽倒追之能事,现实生活中的漂亮的女孩通常是拉不下脸主动去追求某个男生的,而且像周缈这样的怪人,追不追得到还难说。

      单凌薇这朵荆棘花当然也不会直接倒追周缈,她选择了更保守的方式–每天故意绕过一整幢教学楼,只为一个目的–偶遇周缈。

      她绞尽脑汁,蓄谋了数次“偶遇”,只可惜每一次眼里的万丈星光都在他目不斜视地从身边走过时跌落成灰。

      这天,见周缈在小超市买东西,单凌薇特意跟在他身后排队,轮到她结账时装作少了一块钱的样子,扯了扯刚结完账的周缈的衣袖,眨着眼睛求助道:“你好同学,请问你可以借我一块钱吗?”

      可人家周缈连头也没抬,拿出一枚硬币轻轻扣在桌上,还没等她认真道谢就走了。

      单凌薇慌不择路地追出去:“等等,你还没有告诉我,怎么把钱还你?”

      “没事,不用了。”说话时他的步履未停。

      单凌薇觉得这小和尚可真老实啊,老实得有些呆,也有些酷。

      一个又呆又帅又酷的小和尚,简直是为她单凌薇量身定做的。

      他打定主意不让她还钱了,可她偏要还。

      当单凌薇穿着一件贴身的针织无袖衫配一条牛仔裙走进周缈他们教室的时候,男生们吸了一口气。

      单凌薇走向周缈,把一本书轻轻放在他桌上,说:“我是来还你东西的。”

      满堂的目光都胶在单凌薇身上,可周缈的目光在书封上,那是三毛的《送你一匹马》。

      “这不是我的书。”

      单凌薇翻开书扉页,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张一块钱的纸币:“我还的是钱,这本书是送给你的,就当作感谢你的慷慨相助。”

      一块钱换一本书,简直不能更值了。

      有借有还,有来有往,怎么看都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对了,在李碧华的小说《青蛇》里,白素贞和许仙就是从借一把伞开始的。

      此时,边上那些打闹的男生已经伺机而动,几个男生互相推搡着凑过来:“周缈,你小子艳福不浅啊,什么时候把校花给勾搭上了?也教教我们呀!”

      单凌薇被他们说得脸都涨红了,但她没有马上离开,见周缈这个呆子还是没什么反应,补充似的说:“三毛是我最喜欢的两个作家之一,我很喜欢她在这本书里说的一段话–想大大方方地送给世界上每一个人一匹马,当然是养在心里、梦里、幻想里的那种马。至于自己,那匹只属于我的爱马,一生都在的。”

      周缈终于还是把书拿起来,说:“谢谢。”

      天知道,那一长串话,单凌薇都不知道背了多少遍,可是说的时候气息还是有点不稳,总觉得重来一次可以更好,说完口干舌燥,周缈的这声谢谢让她终于在心里默默地松了一口气:“希望你能喜欢。”

      然后在一阵“啧啧”声中,满脸通红地离开了。

      3.水瓶座

      “单凌薇,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去勾引和倒贴那个阴阳怪气的周缈。还是说你喜欢秃子啊!”被拒之门外的A君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明显恼羞成怒积怨已久,故意来找单凌薇的碴儿。

      “受刺激的不是你吗?嘴别那么缺德,可是我做什么与你有关系吗?”这人用词之贱,可见是个风度全无的主,单凌薇既已经看透其本质,嘴上更是不留情,她冷淡地说:“还有,请你去和审美正常的人玩儿去吧,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碍眼。”

      A君被她一翻话说得额头上青筋暴起:“单凌薇你迟早有一天会为你的狂妄和嚣张买单的,现在你去接近周缈,我已经能够预知到那一天的到来了……”

      “那你等着吧……”

      再次见到周缈,单凌薇热情地和他打招呼,他已经愿意和她点头说声嗯了。

      可是这点进步还远远不能满足单凌薇,她渴望了解他,靠近他,即使不能像其他男生一样为她鞍前马后,献尽殷勤,但至少也愿意多看她两眼啊!

      这样想着,单凌薇问道:“周缈,我送你的那本书你看了吗?”

      周缈点头。

      “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

      单凌薇扬眉:“周缈,你还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冷漠的男生。”

      周缈:“……”

      单凌薇:“不过看你对谁都这样,我就放心了。”

      周缈忽然笑了,他笑起来唇红齿白,天然无害,像个稚童,晃得单凌薇有点睁不开眼。

      然后,她听到他问她:“那天你说三毛是你喜欢的作家之一,你还喜欢谁?”

      他突然对她说出那么长的句子,她猝不及防,连忙认真地回道:“一个香港女作家,叫李碧华”

      “《霸王别姬》是她写的吧?”

      “你也知道她?”

      “在你眼里我是原始社会来的吗?”

      “……”不,在我眼里你是天上来的。

      “我看过电影。”

      让单凌薇欣慰的是,熟识后,她渐渐发现周缈是典型水瓶座,他平时不说话,只是他不想说话而已,虽然有时候思维跳跃得令她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但经常会露出逗逼可爱的一面。

      有一回她问他:“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和学校里的其他男生都不一样?”

      他回道:“你也和学校里别的女生不一样。”

      这句话单凌薇喜欢听,她开心地追问:“哪里不一样?”

      “你比她们都漂亮。”

      像是荆棘丛里忽然开出了花,单凌薇觉得栽了栽了真的栽了,他的优点又多了一个–眼光好。

      单凌薇哪里知道,有时候喜欢一个人,与她好不好,漂不漂亮并没有直接关系。周缈的夸奖虽发自内心,但是他并不会因此爱上她,他的心里早已经住下了一个黛玉般的姑娘。

      4.盲目的善良

      这样过了半年。

      暮春时节,单凌薇陪家人去寺庙请愿。

      寺庙门口有一条卖香火的小街,摆了很多算命的摊子,沿路有不少乞讨者衣衫褴褛匍匐在地上,面前的破碗里装着面值不等的一些零钱。

      单凌薇摸出钱包走向一个头发花白的乞讨者,忽然有两个人走在她前面,双双弯下了腰,其中一人双手将一张10元人民币轻轻地放到碗里。

      给钱的动作丝毫没有一般人施舍的居高临下,动作甚至有点虔诚的美感。

      隔着几步远的距离,单凌薇清楚地看到男生牵着一个女生的手,他们各自穿着普通的运动装,戴一顶棒球帽,看着像情侣装,单凌薇心念一动,那棒球帽后面黑黑的后脑勺和长头发并没有出现在她视眼里,只有一片耀眼的白,像是皎洁的月亮。

      “周缈”这个名字几乎要脱口而出,她能在几千人的操场一眼将他认出,可这一刻他就在眼前,她却突然有些迟疑了。

      而周渺平时就是不太留意周围环境和人群的人,他好像永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此刻浑然没有察觉到单凌薇的存在,牵着女生的手走到不远处,用同样的动作,给另外一个乞讨者施钱。

      单凌薇和家人走得很慢,正因为如此,她有幸目睹了那两个人逐一给沿街所有的乞讨者施钱的画面。

      这座寺庙很有名,香火非常鼎盛,光这条短街乞讨的人都不下二十个。他们中不乏有人身体健全,正值壮年。想必在这地上匍匐一天,盆满钵盈,收入比普通的上班族还可观。

      单凌薇虽然平时在学校里那些纠缠着她的男生面前冷若冰霜,然而面对老弱病残,会尽可能帮助她们。但这并不代表她会盲目地去做善事,在她眼里,这种见人就施钱的不是土豪就是傻。那个土豪或者傻瓜不是别人,而是周缈,这让单凌薇的心情变得微妙起来。

      他身边的女生是谁?是女朋友吗?可是女孩子不是都喜欢留长发吗?她为什么会也是光头呢?敢情这是某种流行趋势?

      一连串问题纠缠在单凌薇的脑海里,几乎要挤爆她的头。而这些问题里有一个清晰地跳出来–要不要上去同他们问声好。

      “薇薇,薇薇”一旁的大嫂一连唤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表姐晃了晃她的手臂:“你在想什么呢?失了魂似的。”

      “姐,你等我一下,我看到一个同学。我去和他说句话。”

      5.铁蹄声声

      “周缈,没想到在这见到你。”单凌薇大步走上前。她说话得体,落落大方,一点也看不出心中有过百转千回的踟蹰。

      周缈闻言,抬眸看向单凌薇,一向干净得像个孩子般的目光忽然有了一丝防备,似乎并不想在这里遇到熟人的样子。

      单凌薇上前最主要的原因是想看看他旁边的女孩,女生脸小小的,瘦,皮肤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看上去弱不禁风我见犹怜的,林黛玉一般,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似的。

      让单凌薇感到刺眼的是,女孩站在周缈的左手边,每当有人走过来时,周缈那样自我的人,竟然会下意识地让她往自己身后站,或者小心翼翼为她挡开。

      “你好,我是单凌薇”单凌薇心中酸涩,努力制止自己往下想,她微笑而礼貌地对女孩伸出了手,“我和周缈是一个学校的,你……是周缈的女朋友吗?”

      一边说着一边转向周缈,故意指责道:“周缈,你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藏着掖着呢。”

      “你好,我叫云诺。”女孩没有回答单凌薇最在意的那个问题,脸上不自觉地浮出一丝羞赧。对单凌薇来说已经是回答了。

      “云诺,允诺,这名字可真好听,”这句话是由衷的。

      “谢谢。你的名字也很好听。”云诺轻声说。

      “对了,你们是来这里请愿还是还愿?”

      “请愿。”周缈回道。

      “听说这寺庙还挺灵的,要不我们一起进去吧。”单凌薇邀请道。

      周缈与云诺对视了一眼,点点头。

      不信神佛的单凌薇那天双手合十跪在佛前,心中百感交集,想着,原来他从来都看不到别人,是因为他已经有了云诺。

      周缈和云诺却远比她虔诚得多,当他摘下帽子,认真地将愿望写在请愿本上的时候,单凌薇忽然很想知道他请的究竟是什么愿。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她才知道,他写在本子上的是一句祈祷:希望云诺早日康复。

      云诺是周缈的初恋,只是很不幸,她在半年前查出患了血癌。拿到检查报告的那天,云诺觉得整片天空都灰了,反应过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和周缈说分手,可周缈却鼓励她,陪着她,守护着她,知道她因为化疗,掉光了头发之后,当天就去剃了个特立独行的光头。他对云诺说:“我们俩谁也别嫌弃谁。”

      回到学校,所有同学都拿周缈开玩笑,可他置若罔闻,他才不在乎这个世界怎么看,他在乎的,只有他的云诺。

      像灯塔守护着孤海,他守护着她。

      单凌薇送给周缈那本《送你一匹马》的时候,他起初是不想要的,可他想起云诺可能会喜欢,就收下了。他给云诺背诵书里的句子:生活是好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前面总会有另一番不同的风光。

      ……

      在感情里,单凌薇是个常胜将军,她习惯了用尖利的刺扎伤别人,护自己周全。但是第一次动心,她在他与别人的故事里掉了自己的眼泪,不战而败,溃不成军。

      空余铁蹄声声。

      有些人,明明自始至终都不属于你,可是偏偏思念的痛苦,无法倾诉的折磨,让你觉得你们已经分手了几千几万遍。

      6.他第一次爱的人

      盛夏的时候,医生说云诺未必能够熬过那个暑假。

      云诺不想把所剩无几的时间都浪费在医院里,然而她那时的身体实在没有办法出远门,她说如果有机会她想去乡下住着,去晒晒太阳,看看花儿与云朵,最后感受一遍这个世界的静与美。

      周缈难过地把云诺的决定告诉了单凌薇,也是那时,单凌薇才知道云诺是个孤儿,8岁那年被周缈的邻居收养,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可是后来她患了病,邻居夫妇只是普通人家,对这个养女的爱在给她治病的过程中渐渐消失殆尽。

      这个世界上愿意陪伴在她身边的人只剩下周缈,他是她活着唯一的希望。周缈的母亲不喜欢云诺,好在他父亲觉得云诺那孩子可怜,暗中通过周缈给了她一些金钱上的帮助,才让她能够在医院住到现在。单凌薇再次在他们的故事里泪盈于睫,对比云诺,她拥有的实在太多太多了,多到让她有了盔甲。她思来想去决定帮助她,于是回到家,对父母撒了一个谎,说:“我有个朋友想去乡下写生,能把我们家那套闲置的房子借给他们住一段时间吗?”

      恰好那段时间,母亲迷上了打麻将,根本不怎么管单凌薇的事,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单凌薇想了想,又说:“对了,我记得乡下有个很厉害的老中医,不知道他还在吗?我最近不知道是学习压力大还是怎么回事,睡眠不好,我想顺便和他们一起过去,找她开两服药。”

      她记得她母亲有一段时间总是头疼,就是那位老中医给她看好的,所以这个借口应该管用,果然母亲说:“那你带点礼物去看看叔伯他们。”

      “好的。”

      单凌薇带着周缈和云诺回到了乡下的老房子,她将房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带他们去山上摘野花、采松果,把枯枝带回来插在花瓶里。

      日子清浅,却也别有一番味道。

      夏天里,漫山遍野开满了粉白的荆棘花,妖艳凄美。

      云诺想去采摘一朵,周缈连忙制止她:“小心有刺。”

      单凌薇笑了:“荆棘代表束缚,花朵却代表美好,荆棘花是挣脱束缚,代表的是坚强不屈。”

      云诺说:“如果有来生,我想做一朵花,花谢了还会再开。”

      她总是不经意间说出那样忧伤的句子,让人怜息。单凌薇想起了那个心理测试:“云诺,以下四种花你最喜欢哪一种?A.牡丹B.玫瑰C.杜鹃D.百合。

      云诺想了想,说:“杜鹃。”

      –单凌薇还记得,杜鹃代表的是多愁善感……

      天气暖和一些的时候,他们就在树上绑一个秋千或吊床,躺在上面看着天空从白云万里到星空漫天。

      云诺容易疲惫,但单凌薇精力旺盛。除了带着他们去玩,还给他们张罗各种好吃的,瓜果蔬菜全是向附近农民伯伯那里买了,自己亲自去摘的,非常新鲜和干净。

      周缈看在眼里,感动在心。有一天夜里,云诺睡着了,周缈却怎么也睡不着,起来发现单凌薇在厨房给他们准备第二天的早餐食材,灯光昏暗,她忙碌得不停的身影像是加了柔光,他心中一暖,喊了一声:“薇薇。”

      单凌薇回过头,对上他的眼睛,灯光在他的长睫上投下阴影,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忧伤,像是藏着很多秘密,又像有话想要对她说。

      静默了片刻后,他开口了:“薇薇,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夜深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我没事。”

      终于,云诺的病情加重,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云诺忍着巨大的疼痛,很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说:“这些日子我很快乐,周缈你要帮我好好谢谢薇薇。”

      周缈抱着她奔向车站:“我知道,我都知道。”

      三天以后,云诺就走了。

      周缈捧着脸,哭得像个孩子。

      单凌薇拍了拍她的背,见他那样难过,心中抽痛:“如果她还活着,她一定不想看到你这么伤心。”

      可这话根本起不到什么安慰作用。在真正的悲伤面前任何言语都显得那样无力和苍白,只能等着他自己走出来,她除了默默地陪着他,照顾他的生活,什么也不能做。

      那段时间,周渺的头发已经长出来了不少,黑黑的,刺刺的,他穿黑色的T恤,日日去酒吧买醉,人看上去阴郁了几分。

      不久后,单凌薇发现周缈的耳后根多了一个刺青,刺的是YN。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云诺名字的拼音首字母。

      云诺是他第一次爱的人,他忘不了她,就像单凌薇忘不了他。

      7.白素贞借伞

      开学之后,认识周缈的人都说他变了不少–他好像忽然拔高了一些,头发懒得去剪已经漫过了耳根,耳后根的字母文身若隐若现,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忧郁的气质,学校里开始有女生对他表现出好感。然而,除了单凌薇没有一个人能够靠近他。

      他的牙刷他的杯子他的指甲剪都是单凌薇买的,在他参加长跑时,第一个递水的是单凌薇,他的单车坏了,是单凌薇帮他拿去修的,在众人眼里,他们俩天造地设,是令人羡慕的一对。

      可是只有单凌薇自己知道,那人不爱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他爱的人。

      一晃入了冬,那个冬天格外冷,单凌薇觉得手脚冰凉,他用同样冰凉的手,握住她的手放进他的外套口袋里暖着。

      那是高中三年,他给过她,最温暖的记忆。

      高中毕业,很多校园情侣都面对了分隔两地的考验,而在周缈身边单凌薇却连一个正名都没有。

      “喂,看着大家成双成对,你不觉得你需要找个女朋友了吗?”那天,单凌薇喝了点酒,大胆地走到他面前。

      “不觉得。”

      “周缈,如果没有遇到合适的人,要不我们试一下吧。”她好像下了某种巨大的决心,强势地把他按在墙上,故作老成地挑起他的下巴。

      周缈愣了一下,慢慢地拿开她的手,说:“别闹。”

      “为什么?”

      “薇薇,你是个好女孩,我不想辜负你。”

      “我不怕辜负,我怕孤独。”

      –嗬,你是个好女孩!这样虚情假意的话她拒绝人的时候都是不用的,没想到有朝一日周缈却用来拒绝她。

      单凌薇在心中自嘲。

      可她还是想争取一次,就一次,因为那也许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可是我怕。”周渺看着她,说,“薇薇,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你了,他们都说你不好相处,我也以为你这样漂亮的女生走的是冰冷孤傲的路线,认识了之后意外地发现你人很好,很热情,也很张扬。”

      “所以呢?”单凌薇心中狂喜,她想说,“其实我对别人都很冰冷的。”

      可周渺打断了她:“那个深夜,我看到你在乡下的小厨房里为我和云诺做早餐时,我忽然就想,你将来会是一个贤妻良母,我想你一定会遇到懂你珍惜你的人。”

      原来他夸她是为了推开她,她吞下心中的苦,面上带笑:“那如果以后没人要我的话,你愿意娶我吗?”

      周缈摸了摸她的头,没有说话。

      这个呆子啊!

      后来,单凌薇做过好多有关周缈的梦,有时梦到自己和周缈成了同桌,她被他美色所惑,根本无心上课,只想偷看他,终于有一天被这个呆子察觉了。

      呆子同学说:“你是不是饿,怎么流口水了?”

      有时梦到云诺还活着,周缈邀她去喝他们俩的结婚喜酒,她就和他耍赖:“我才不要喝你的喜酒,周缈,我只想和你喝交杯酒。”

      有时梦到下雨天,她像白素贞一样找他去借伞。

      有时梦到晴天,漫山遍野都是鲜花,他们一起去踏青。

      8.一万次别离

      这世上总有一些人,近不可相恋,退不可相忘,注定只能退回朋友的位置。

      大学那几年,单凌薇与周渺虽然同在一座城市,但见面少了。记得有一回,他们所在的城市刮大风,她给他打电话,大叫着说外面好冷啊!

      他回道:“你要多穿点,别被风吹走。”

      她在风里大笑:“你也是,要关紧门窗。如果风把我吹到你家,我就不走了。”

      “……”

      不知这世上有多少爱而不得的人,这样似是而非地开着玩笑。

      他哪里知道,那时她多想听他说一句–不走我养你啊!

      但她知道他不会说的。

      大学毕业的那一年,周缈忽然开始在很多国内的新兴综艺节目上出现,可惜一直不红。很多人都说他性格怪,单凌薇就披着马甲去给他洗白。

      有一次,他在一个节目中说起他中学时期剪过光头的经历,脸上无悲无喜,只字片语也没有提到单凌薇。

      还有一次说到最感激的人,他说,有一个女孩陪我度过最坏的时光。

      主持人问:“是恋人吗?”

      他答:“不,只是朋友。”

      “……”

      以为就这样一辈子也不温不火,结果他突然参演了一部旅行电影,迅速走红。

      单凌薇看着这个用整个青春喜欢的男孩变成了男人,他一路走来,终于不再是她默默喜欢的小和尚,他开始发光发亮,心中不由得百感交集。这一年,她感觉到自己正在急速衰老,不再被爱,也不再爱人,情怀渐失,可是她还是去看了他的电影,此时的单凌薇已经不再看三毛和李碧华了,她没有像三毛一样去更大的世界,也不会有李碧华笔下惊情而又荒诞的人生。

      她和云诺都没有走的路,三毛笔下的路,没想到的是周缈在电影里替她们走了。

      单凌薇很喜欢电影的名字,它叫《一万次别离》,十几个国家,二十几座城市,从城市到沙漠,从湖泊到山川,从一个故事到另外一个故事,片子拍得很写实,周缈的头发长长了,漆黑如墨,也许是影片的需要,也许是常年旅行在外的原因,他的皮肤比以前黑了一些,很健康。

      可是让单凌薇印象最深的却是里面那个叫南江的女主角,据说她还是这部电影的编剧和半个导演。电影里,尘世的风吹向她,滂沱的雨砸向她,她在风雨中奔跑,一双眼睛洗尽铅华。

      沿途太多好风景,她却时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像是眼里有比风景更美的人,像是曾经的周缈,像是,周缈深爱的那个女孩,云诺。

      不知道和她合作的周缈会不会也像自己一样,对她产生这样的感觉。

      从电影院回来后,单凌薇在一个旧书摊找到了李碧华那本当时她在学校没好意思借的书–那本书叫《诱僧》,李碧华在书的结尾写道:火那么壮大,水却熄灭它。水那么壮大,土却掩藏它。土那么壮大,风却吹散它。风那么壮大,山却阻挡它。山那么壮大,人却铲移它。人那么壮大,权位、生死、爱恨、名利……却动摇它。权位、生死、爱恨、名利……那么壮大,时间却消磨它。

      –时间最壮大吗?不,是“心”。当心空无一物,它便无边无涯。

      云诺走后,单凌薇以为自己可以陪伴周缈,她那么漂亮,如果他多看她一眼,也许眼睛里就有了她。

      可是他看不到她,无论她为他做了什么,他的心里永远空无一物。

      李碧华还说,生命中任何一天的结束,便永不重来。

      单凌薇看到周缈耳后根的刺青的时候,她忽然明白了有些人不可替代。人人都说她恃貌傲物,恃美行凶,哪里知道骄傲如她,一个人孤独地在心里,爱了他很久很久。回去之后,她鬼使神差地找了一家刺青店,刺青师问她想刻什么图案,她说荆棘花。

      说着,又想了想,找刺青师要了纸和笔,在纸上写了一串含义不明的英文字母–MFK-XHIT,对刺青师说,请在花朵旁帮我文上它。

      ……

      单凌薇有阵子在学五笔,字根表还没背熟,很多字还不会打,但是闭着眼睛都记得那一串字母MFK-XHIT,它们用五笔打出来是两个字–周缈。

      她是迷人但带刺的荆棘花,荆棘给别人,花朵都给他。

      最好的青春,她都用来爱他,最美的梦,她全用来追逐他,最苦最甜的记忆,是她在身后深情凝视他,等着他转身。

      编辑/爱丽丝 文/米炎凉

    赞 (39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24.8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