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的教主不能采

  【故事简介】凤阳郡主费尽心思逃婚就是为了能当女侠,可是入了魔教之后,郡主表示求求你们放我回去嫁人吧。为什么?因为教主他是个神经病!

  一【柳暗花明又一村】

  凤阳郡主的悲惨命运可以追溯到南阳向她皇兄求亲那天。

  皇帝的亲妹、表妹和堂妹加起来足足五十一人,抽签连抽了三遍,抽出来的都是她君无双的名字。一想到南阳太子脑子有病,郡主就头疼腰疼,特别不乐意:“这绝对是有黑幕。”

  郡主有一个伟大的梦想–去泰霍山天日宫,求天下第一高手魔教教主叶安宁教她神功。

  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可眼看动摇不了皇上那颗坚固的心,于是趁着月黑风高咻的一声翻墙跑了,只是忘了拿钱袋。

  常言道,没有钱寸步难行,郡主买不了马车,住不了客栈,只能凄凄惨惨地蹲在桥洞子里–可是桥洞子里猛然蹿出来一条狗,追着她跑了三条街。

  待郡主好不容易从狗嘴中逃脱,一抬头,只见四周荒无人烟,眼前只有一座破庙“傲然挺立”。

  于是,被一条狗追出城的郡主风中凌乱了,她怀疑今天皇历上写了她不宜出门!

  庙中隐隐约约有人盘膝而坐,像是在打坐。

  她小心翼翼地凑近一看,发现这是个男子,还是个美男子。他眉目疏朗,肤白如雪,睫毛纤长,异常俊美,就是姿势有点奇怪–双手结印,盘膝而坐,白衣胜雪,胸口却有一片血迹。

  传奇小画本诚不我欺!

  郡主摸着下巴揣测,果然,在这种月黑风高夜,古树破庙中,是有大侠在修行的。

  郡主叫了一声:“大侠!”

  郡主自问这一声叫得并不凶猛,没想到对方顺着声音,“轰”的一声倒在地上。

  郡主傻了:“什么情况啊?碰瓷呢!”

  对方半天没有反应。

  郡主小心翼翼地伸手拍了拍对方:“大侠,你没事吧!”

  没人回答她。

  郡主伸手在大侠胸口一按,心脏不跳了!再一把脉,没脉搏!又探了探呼吸,真没气儿了。

  “这就死了?”郡主诧异之余唏嘘不已:长得这么好,竟然死了!睫毛还这么长,郡主摸了摸;脸蛋还这么白,郡主又掐了掐;手都长得这么好看,郡主抓起他的手看了看。

  突然,她发现大侠腰间坠着一块玉佩,此玉色泽通透,一看就不是凡品。

  郡主捧着大侠的手,一时间千头万绪。什么叫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什么叫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郡主此刻体会得相当深刻。

  她长叹一声,拍了拍大侠的肩:“大侠,钱财乃身外之物,小女子实在是有难,所以暂借一下您的东西,等我逃难成功,再回来报答您。”说着,郡主把玉佩取了下来。

  她从包裹里掏出一件白色纱裙,这是永城国进贡的青云窄日衣,袖口绣有一个“君”字,证明是当年祭天大会上,皇帝赏赐给她的好物,价值连城。

  郡主把大侠罩住:“您安息吧!”

  二【山重水复疑无路】

  郡主当了玉佩,买了马车,好不容易到了泰霍山。

  她站在山脚一看,高大巍峨的天日宫已经隐隐约约在山巅显现。然则山路崎岖,马跑在山路上,颠颠的,才到了半山腰,她的屁股就已经疼得不行。

  还没等她腾出一只手来揉揉屁股,一股强大的气流便冲来,一群鸟呼啦啦从树林里飞过,连带着树叶扑面而来。

  郡主呆了呆,眼前的白衣人从天而降,宛如神仙下凡。

  高手啊!

  郡主当即扔了马绳,捂着屁股,一扭一扭地下马:“师父,请受徒儿一拜!”说完抬头一看,傻了,“大侠你有些眼熟啊!”来人俊美非凡,微微一笑更是神采飞扬。

  郡主颤抖了:“大侠,您没死啊”

  对方轻轻一笑,道:“你说呢?”

  泰霍山天日宫,内功如此强悍,震得飞鸟群起、树叶漫天飞,种种迹象在郡主脑袋中徘徊,她颤抖着开口:“您该不会就是叶安宁吧?”

  叶安宁抬手一抖,就扯出了郡主留下的青云窄日衣:“君姑娘好眼力。叶某纵横江湖八年,第一次遇见能够从我身上拿走东西的人。如今叶某将此物还给姑娘,请姑娘将当日从叶某身上拿走的东西归还!”

  魔教教主好有礼貌。

  郡主不敢去拿她的那件衣服。她幽幽开口道:“可是你的东西,我还不了你了。”

  叶安宁皱起了他好看的眉头。

  郡主惨兮兮地开口:“我把它给当了”她瞥了一眼叶安宁,怯怯地说,“死当。”

  叶安宁:“姑娘知道此物名为‘神风宝片牌’,是我教镇教之宝吗?”

  郡主颤抖着说:“我若知道,莫说碰了,连看都不敢看。”

  叶安宁:“叶某受命为教主之际,曾许下诺言,若有人能受叶某三掌,叶某便退位,并将神风宝片牌一并转交于他。如今东西虽被当了,可若姑娘能受叶某三掌,也无碍。”

  郡主看着叶安宁,心想:大哥,你没开玩笑吧!你作为天下第一高手,而我只有三脚猫功夫,莫说三掌,你一掌下去,我就没命了。

  于是郡主问:“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叶安宁点点头:“叶某也能看出姑娘筋骨不佳,怕是一掌也受不住。”

  郡主咬牙切齿地想:你筋骨佳!你全家筋骨都佳!

  叶安宁接着说:“神风宝片牌是教主交给教主夫人的定情信物。”

  郡主吃了一惊:“什么!你该不会是要跟我好吧?”

  叶安宁看了她一眼:“自然不会,你又没有神风宝片牌。请姑娘带叶某去那家当铺,若是那人愿意直接归还便大好,若是那人不愿意,叶某便请那人与叶某成亲。”

  郡主道:“但是当铺掌柜是个男的。”

  叶安宁说:“无碍,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不能坏的。”

  郡主道:“但是人家不一定愿意嫁给你呀。”

  叶安宁说:“那他就受叶某三掌。”

  郡主哑然。

  三【还不如嫁去南国】

  作为当事人,郡主被叶安宁拎回了天日宫,还被威胁道:“要是拿不回宝牌,叶某只能把你打成牌子,挂在教中了!”

  郡主:“何必如此残暴呢?”

  直到此刻郡主才知晓,叶安宁当日之所以在那破庙中,是由于受了他人伏击,正在庙中用龟息大法疗伤,却误遇见了郡主。

  郡主问:“听说,使用龟息大法后,旁人看着虽然觉得气息全无,如同死人一般,本人却觉得一切感官都还在?”

  叶安宁说:“当日你拧叶某脸,摸叶某手,叶某已然铭记于心。”

  郡主苍白了脸色,只得岔开话题:“叶大侠,你不是说要去见那个当铺老板吗,什么时候出发?”

  叶安宁道:“不急。我当日所受之伤还没有痊愈。”

  郡主:“痊愈之后干吗?你真的要跟当铺老板比武?”

  “不可轻敌。”叶安宁说完便负手离去。

  当夜,郡主被安排到天日宫的一间客房中。

  郡主躺在床上,只觉得这一天都太过不真实,但她转念一想,既然都到了霍泰山,那么武功就是要学的,得按着自己以往的计划好好修行才是。

  第二天,郡主去见了叶安宁,求对方收自己为徒。

  叶安宁说:“叶某受命为教主之际,曾许下诺言,若有人能受叶某三掌,叶某便收他为徒,传授他我教至高功法。”

  郡主看着叶安宁:“干吗动不动就三掌?就没其他的办法吗?”

  叶安宁点点头:“叶某也能看出姑娘筋骨不佳,怕是一掌也受不住,勉强学了也是一辈子都学不会呀。”

  郡主咬牙切齿地想:你筋骨佳!你全家筋骨都佳!她说:“没关系,我不学你教的至高功法,只想学点简单的。”

  叶安宁笑道:“那便是互相讨教了。既然如此,叶某便献丑了。”说完,他抬手一挥,窗外的假山轰然倒下。

  郡主嘴巴张得大大的,然后她怀着极其羞愤的心情在叶安宁面前打完了一套由宫廷拳师教她的拳法。她越打越轻快,这一招她练了十多年,是她的拿手好戏。她看着叶安宁的表情慢慢变得严肃,不由得意起来。

  一套拳法打完,她冲着叶安宁示威道:“怎么样,打得不错吧!”

  叶安宁道:“是挺好的。”他顿了一下,“既然你已经热身完毕,那就出招吧。”

  郡主:“呃,这就是我的拳法。”

  叶安宁:“君姑娘,你若直接说自己不会武功,叶某并不会笑话你。”

  郡主无言以对,叶安宁亦无言。

  郡主大吼一声:“看我的拳法!”她使出一招,直逼叶安宁面门。

  叶安宁一把抓住她的手,只听得咔嚓一声,她抬头看着叶安宁,叶安宁低头注视着她,长而密的眼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似的。

  叶安宁:“你怎么停下来了?”

  郡主:“手断了,你没听见那声咔嚓吗?”

  叶安宁:“手断是因为你用力方向不对。”

  就算你不安慰一下我的少女心,也该松手吧。郡主双眼含泪,咬牙切齿道:“我谢谢你!”

  叶安宁反手一拧,又听得咔嚓一声:“不用谢。”

  郡主捂着自己被接好的手骨,颤抖着嘴唇,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叶安宁耐着性子等郡主开口。

  郡主说:“我真是太傻了太傻了”竟然会崇拜叶安宁这么个笨东西!

  叶安宁闻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君姑娘,你虽天赋极低,但笨鸟先飞,你若时时刻刻勤勉,此生也是能够练好这招的。”

  郡主青筋暴突,一脚踹向叶安宁,结果却被叶安宁一把抓住脚踝,就势放倒在地上。

  叶安宁欣慰道:“没错,无论被别人怎么抓打,都要寻找对方的破绽,及时使出下一招。君姑娘,你虽然腿力不足,但是有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已是让叶某佩服了。”说着,他朝着郡主微微鞠了一躬。

  郡主趴在地上,无言以对,心想她还不如嫁去南国。

  四【教主夫人管账房】

  凤阳郡主一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自从遇见叶安宁,不仅在功夫上被人家鄙视,还在心灵上被对方摧残。

  郡主痛定思痛,决定溜回皇宫嫁人算了。在天日宫的经历告诉她,女侠不是这么好当的。

  于是,这夜,她飞快地收拾好包裹决定开溜。走到天日宫门口,她回头挥了挥手:“再见了您嘞!”老娘就算是嫁人都不会回来了。

  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再见什么?”

  郡主头上仿佛掉下两滴汗:“呃大侠你没有疗伤啊?”

  叶安宁一席白衣站在郡主面前。

  “君姑娘,你背着行囊要去干什么?我可说了,要是你敢逃跑的话,我就把你做成玉牌挂在天日宫门口。”

  “”郡主举起行囊“嘿嘿”几声,“怎么可能跑?大侠,我在练臂力呢。”

  叶安宁笑道:“如此甚好。”

  郡主被他的笑晃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回复。

  叶安宁这时一把抓住郡主的手:“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去找那个店家要回神风宝片牌了。”

  郡主擦汗:“啊,这么急,不等明天?”

  回答她的是叶安宁拎着她的衣领子一路往前飞,直到落到了城中才松开手,他转头问郡主:“你刚刚说什么?”

  郡主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的小行李袋,在一路空中飞越中,她的行李已经纷纷扬扬洒了一地,只剩一个包裹皮,没钱没银子没衣服,跑什么跑!

  郡主看了一眼叶安宁,惨兮兮地吸了一下鼻子:“没什么”

  郡主认命地在前面带路,引着叶安宁到了那间当铺,可这么晚,当铺已经关门了。

  叶安宁上前去,咚咚敲了两下门。

  郡主说:“这么晚了,怎么可能还有人在?”

  她话音刚落,门就打开了,睡眼惺忪的店小二揉着眼睛杵在门口,问:“二位来干什么?”

  叶安宁转头将郡主扫视一通,有些感慨道:“君姑娘,没想到你不仅武功平平,生活常识也很平平啊!”

  平平平平平!平你个大头鬼!郡主决定不能这样忍气吞声,必须让叶安宁认识到自己的厉害。

  她对着店小二说:“他,”她指了指叶安宁,“要来找你们店主提亲。”

  店小二怔了一怔。

  不待对方反应过来,郡主就上前一步将店小二推到一旁,耳语道:“我跟你说,这货其实我的哥哥,只是最近脑子被驴踢了,有点转不过弯来,非要跟你们店主成亲,我是拦也拦不住啊。”

  店小二说:“姑娘你不要骗我,这分明是魔教教主叶安宁啊!”

  “你怎么认识他的?”

  店小二道:“全天下就没有不认识他的人!”

  教主,没想到你的颜值辨识度这般高啊!

  郡主惨兮兮地退到了一旁。

  叶安宁这才看了她一眼:“君姑娘,没想到你不仅生活常识平平,连骗人的本事也很平平啊。”

  “平平平平平!平你个大头鬼!老娘胸不平就够了!”郡主一记眼刀飞过去。

  叶安宁上下扫视她一眼:“君姑娘,其实你的胸也够平的了。”

  郡主张牙舞爪地要上去跟叶安宁拼命,然而叶安宁已经跨步进了当铺,徒留郡主一人耍横。

  郡主寂寞如雪。

  当郡主蹲在路边才将一株狗尾巴草揪了出来后,叶安宁就手持一方玉牌出现在她的面前。

  郡主怔了怔,问道:“你拿到了?”接着她很惊恐地开口问道,“你该不会真的要娶他吧?还是你嫁给他呀?”

  叶安宁摇了摇头:“君姑娘,没想到你什么都平平,想象力倒是丰富。娶他虽然也无妨,但是待我给他讲解了一下教主夫人的职责之后,他权衡了一下受我三掌跟当夫人之间的利弊,果断地将神风宝片牌还给我了。”

  “你绝对是威逼利诱的”郡主看着叶安宁那张好看的脸有点无力。

  叶安宁道:“不过刚刚我细数了一下教主夫人的职责之后,顿时觉得有个夫人还是比没有夫人好些,至少教内的账目会有人管一管。”

  说着,叶安宁将郡主扫视一通:“君姑娘,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我觉得你虽然一无是处,不过还算是个好人,应当是能够胜任管账这一职务的。”

  郡主的眉头皱出了十八道弯:“什么叫‘虽然一无是处,不过还算是个好人’?!”

  叶安宁伸手拍了拍她的肩:“没想到君姑娘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啊,认为自己连个好人都算不上。不过,既然你对于给我当夫人这一提议没什么异议,我就算你同意了!”

  郡主都气傻了,咆哮道:“谁要给你当夫人?!”

  “那好吧,刚刚在下听见君姑娘跟小二道在下被驴踢了。”他抬起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道,“君姑娘,你知道毁坏我教教主的名誉将会如何吗?”

  “受你三掌?”

  叶安宁缓缓地点了头。

  动不动就三掌,真以为我会怕啊!

  死猪不怕开水烫,郡主一挺胸脯,道:“受就受,我怕你啊!我跟你说,我君无双乃本朝郡主,即将为了两国稳固嫁给南疆太子,你要敢打我,就是打了天下。”

  郡主话音刚落,就看着叶安宁手中聚集起了一道气流,吓得她两米八的气场顿时变成了零点一。

  郡主腿软跪下:“不就是个教主夫人吗?我当就是了。”

  叶安宁手中的气流消失不见,他伸手和气地拍了拍郡主的肩:“你这次很果敢,我很满意。”

  叶安宁将郡主拎回天日宫,放到客房门口,临走时又转身回来,不胜感慨地拍了拍郡主的肩头:“君姑娘,还好我知晓你骗人的本事平平,若我信了你刚刚说自己是郡主的话,不知此刻该多担心我国皇室的基因。”

  “”

  郡主表示:真的,我想嫁人,我一刻都不想当女侠了!

  五【魔教教主有故事】

  事实证明,魔教教主夫人是不好当的,况且这个魔教教主还是叶安宁。

  郡主前半辈子没有受过的苦,在魔教中几乎受了个遍。叶安宁只管修炼武功,教中大小事务一律不管,魔教上下一千口人天天都堆在郡主门口,叫着要发工钱。

  然而待郡主打开教中银库时,她发现只有三枚铜板。

  叶安宁一脸无辜地说:“我又不会赚钱。”

  郡主气急:“那你让我怎么办?”

  “君姑娘,我觉得你的想象力很丰富,一定能够想出完美的解决方法。”他才说完就身形一闪,消失不见,空中隐隐传来他的话,“我要闭关一段时间,一切就交给你了。”

  你的心可真大呀!才认识几天你就把一切都交给我。郡主正要开口,突然计上心头,当即朝众人宣布了一个决定–教中没钱,希望各位教众自行解决,无论是坑蒙拐骗,还是偷奸耍滑都可以,只有一点,不要来打扰教主跟教主夫人度蜜月。

  一旦这些人真的要到江湖上去坑蒙拐骗,胡作非为,一定会惊动朝廷,到时候她的皇帝哥哥一定会率兵攻打魔教,那样她就可以被救出去了。

  郡主紧握着小拳头,心想:好主意!

  至于叶安宁嘛,他武功这么高,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郡主想出这个主意之后,过了好几天的幸福日子,加上叶安宁闭关修炼,根本连个人都看不到,又没有人敢管她,这种生活有点舒坦啊。

  舒坦的日子总不长久。

  这日郡主正在睡觉,外面噪声大起。她凑到窗口一看,只见灯火纷乱,人声鼎沸,她看过上千本小画本,结合经验,顿时得出了结果–有人前来偷袭。

  哐当一声巨响,屋顶之上破出了一个洞,数十个黑衣人出现在郡主面前。

  “你就是教主夫人?你们魔教在江湖上为非作歹,坑蒙拐骗,胡作非为,今日,我们正教众人围攻魔教,你跑不掉了!”

  怎么还有这么一出?!

  郡主颤抖着开口道:“一切好说,不要随便动手!”

  郡主话音才落,那正教中人就施展出了一招,直逼她面庞。她左闪右躲,然而武功太差,根本躲不过。

  紧要关头,她大呼一声:“叶安宁,救命啊!”

  她话音刚落,一道剑气袭来,叶安宁从天而降,落在了她的床上,还带着砖块瓦片齐齐落下。

  叶安宁单膝跪着,汗水从他洁白的额头滑落,他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把擦掉嘴边鲜血:“君姑娘,你先走。”

  郡主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在扑通扑通地乱跳:“我走了,那你呢?”

  叶安宁:“难不成你不走,还能帮我什么?”

  “”这个时候她不便跟他计较,于是提着裙摆,飞快地朝外面跑去。

  汗水湿透她的头发,她小脸红扑扑的,跑着跑着,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突然身后一阵巨响,叶安宁被人打到她面前。

  叶安宁直接将一堵墙撞了个通透,他落地之后翻身而起,额间血水跟汗水一起滑落。

  而此刻一剑袭来,郡主愣了一愣,扑身上前去一挡。

  她一生怕苦怕痛,连她自己都想不到,她竟然在对手一剑朝叶安宁刺下去之际,不顾自己的生死以身去挡。

  叶安宁一双漆黑如墨的瞳仁此刻却变成极为幽深的暗红,抬手之际,手中的剑光芒暴涨,手一挥便将那人直接劈成了两半。

  血溅在郡主身上,她微怔片刻,看着叶安宁的眼珠恢复了黑色,才小心翼翼试探道:“大侠,你没事吧?”

  叶安宁漆黑的眼珠转了转,缓缓落在郡主脸上:“别叫我大侠。”他缓缓起身,“杀了这么多人,我配不上。”

  六【打脸取暖没见过】

  此后,郡主一连几天都没再见过叶安宁。

  她听教中左护法道,其实他们魔教在叶安宁的带领下一直都在干好事,为山下百姓谋福利,只是想要洗白教中,没想到一切都毁于一旦。

  郡主坐在石头上,思来想去,最后长叹一声–自己作的死,自己跪着也要承担完!毕竟是她引得正派众人到魔教撒野,山不转水转,她决定去叶安宁面前承认错误。

  天边的云轻盈洁白,在碧空中飘飘荡荡,郡主站在小院门口纠结了许久,没敢敲门。

  结果门唰的一声开了,叶安宁的声音从院内传来:“既然来了,就请进吧。”

  郡主觉得自己也是傻得可以,以叶安宁的武功,她在门口走来走去,他一定是发现了啊。

  她揣着酒瓶子,傻愣愣地进了小院,没敢再叫大侠:“叶教主,有酒解百愁,咱们喝酒吧。”

  叶安宁正坐在桃花树下,看了郡主一眼,缓缓点头。

  郡主被大好的男色给秒杀了。

  她颤抖着蹿到了叶安宁的面前,掏出酒杯给对方满上了一杯,也给自己满了一杯。酒壮怂人胆,郡主一杯酒下肚,胆子也大了起来:“教主,这次被攻山都是我的错我干脆你给我三掌吧。”郡主愁眉苦脸,都快哭了。

  叶安宁喝得缓慢,一杯酒才喝完,他皱眉抬头道:“这酒是哪里来的?”

  郡主愣了一下:“是左护法给我的酒啊!”

  叶安宁眉头皱得更紧了:“左护法早就被我安排下了山,你怎么会在山中见到他。”

  郡主脸色苍白:“难不成酒中有毒?”

  叶安宁说:“毒倒没有,只是有刻意废我功力的散功散。”

  “”郡主自觉罪孽深重。

  而叶安宁已经抬手握住了郡主的胳膊:“如果你没有看错,要么是左护法叛变,要么是有人易容成了他的模样。总之,”他警惕地四下看看,“怕是有人来攻山了。你跟我来。”说完,他就拖着她进了房中密洞里。

  这时,叶安宁回头一看,笑了:“君姑娘,我发现你什么都平平,这眼泪的流量很不平平嘛!”

  郡主本来纠结得要死,听到他语气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不由得一抽鼻子,将眼泪憋了回去:“大侠,你不生我的气啊?”但是这话一说完,她就反应过来了,“大侠,我错了,我不该叫你大侠。”

  叶安宁看了她一眼:“君姑娘,你可真是让人无可奈何,你愿意这么叫就这么叫吧。”

  无可奈何?不知道这句话是赞扬她还是损她。

  郡主跟叶安宁待着在暗室中,郡主看着叶安宁施展功法,调理内伤。

  她看得入神,不由得开口问道:“大侠啊,你当着我的面施展功法,就不怕我学了去?”

  叶安宁:“凭你的智慧,应该学不会。”

  虽然这是句实话,但是怎么这么不顺耳呢?

  郡主说:“那你就不怕我出去之后将你这密室的地址告诉别人?”

  叶安宁睁开眼睛:“君姑娘,你这是逼我杀你灭口?”

  郡主噤声。

  叶安宁叹了一口气,道:“放心,我不会杀你。我早就知道你是个路痴。”

  郡主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她恍然大悟,想必是他看到了她在路上乱走的行为。她眨巴眨巴眼,小声地问:“难不成当时你一直在关注我?”

  叶安宁点了点头。

  郡主轰地一下脸红了个透,她继续小声问:“那你观察了那么久,结果怎么样啊?”

  叶安宁说:“你认路的水平已经不能用平平来形容了,我表示无可奈何。”

  “”原来无可奈何是这个意思。

  他们无法正常交流了!她一分钟得原谅他八百次才行。

  “哼!”郡主咬牙切齿跟叶安宁隔开半米的距离。

  她独自待在一边,暗室里温度偏冷,她不由得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她回头看了一眼叶安宁,对方闭目练功,没有半点反应。

  郡主黑着脸回过头,给了自己一巴掌:君无双,你千万不能就这样坠入爱河啊。

  叶安宁这时睁开了眼:“君姑娘,你这是什么爱好?”

  郡主恼羞成怒道:“我打脸取暖不行啊?你管我!”说着,她又打了自己一巴掌!

  叶安宁叹了一声,冲她伸出手:“过来。”

  郡主的心如小鹿乱撞,她磨蹭了半步,到了叶安宁的身边:“干吗?我可不会稀罕你脱下衣服给我穿啊!”

  叶安宁长手一伸,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君姑娘,作为魔教教主夫人,打脸取暖这种事情以后还是少做为好,有损我魔教气场。”

  郡主脸一红,胸口小鹿撞得她有些冲动,冲动到抬头一下吻在了叶安宁的脸上:“大侠,我发现你虽然脑子有时候有些抽抽,但终归是个好人。”

  叶安宁笑了:“君姑娘,你倒是将我的话学得有模有样。”

  七【好女儿痴情如此】

  忽然外面一声巨响,叶安宁站起身,变了脸色:“外面是炮声?”

  叶安宁探身出了密室一看,只见天日宫一片狼藉,而外面攻打的人穿着军服。

  郡主汗颜:“朝廷的人?”来得好快,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想走了!

  眼看情况越来越混乱,郡主回头对叶安宁道:“他们或许是来找我的。”

  “找你?”

  郡主点了点头:“我早就说过我是凤阳郡主,即将为两国和平嫁入南国嘛!”

  叶安宁皱眉。

  郡主抓着他的手:“虽然我真的是郡主,但你不要太担心我国皇室的智商。我回去就去求我皇兄,让这个骠骑大将军撤兵。”

  叶安宁:“君姑娘,你已经是我魔教的教主夫人了,二婚可是不行的。”

  郡主狠狠地拧了他一下:“你才二婚!放心,我会回来的。”

  风吹得她发丝飞舞,她坐在马车上,冲着叶安宁招手:“大侠,你虽然脑子有点抽抽,可千万别被打死了啊!”

  郡主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终于回了宫。而她回了宫才知晓,当日易容成左护法下药的是皇帝的人。

  皇帝本就对魔教有三分忌惮,此次正好趁着魔教为祸武林,下令集结正道对魔教展开攻势。

  郡主在御书房前跪了三天三夜,求皇帝收回成命。

  直到第三天,门被打开,皇帝出来,看着她:“皇妹,你这是为何?”

  郡主抓着皇帝的手,求皇帝饶了叶安宁一命。她说魔教教主一生想要带领魔教众人从良,他本人武功高强,可为人才,而魔教为祸武林的事全是她造成的。

  郡主还说,若是皇帝饶了叶安宁,她便安心嫁去南国。

  然而皇帝摇了摇头,道:“凤阳,来不及了。”

  大炮已经将天日宫轰了遍,他们没有找到叶安宁的尸体,不知道他是被炸成了碎片,还是逃脱了。只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在那么大强度的炮轰下,他很难逃脱。

  郡主明白,叶安宁虽然武功盖世,却实在不是一个会丢弃身边人而逃命的人。她淡淡一笑,缓缓闭上眼,泪水却止不住地流下。

  郡主坐着最好的马车,带着最好的嫁妆,为了天下太平嫁入南国。

  她出嫁前,特地叮嘱让人去天日宫的废墟寻回了神风宝片牌。她看着那块玉牌,一不留神,手捏得深疼。

  她想:现在这块牌子在我手上,你可愿娶我?然后没有人回答。

  郡主笑了笑,将这块牌子放在了贴身的盒子里。在出嫁那天,她珍而重之地将它贴身带在脖子上,缓缓地放入了自己的重重嫁衣之中。

  便将自己曾有过的百回千转的心思,将那些耳畔低语的欢乐岁月,缓缓隐在心间。

  郡主闭上眼睛,低语:“再见,再见。”

  八【本郡主运气挺好】

  半年后,郡主即将大婚的消息传遍了大江南北,南国跟北国终于成了亲家,可喜可贺。

  不过君无双倒是坐在马车上往泰霍山去,她听说叶安宁并没有死,带着魔教众人从地道里逃了出去,如今已经被朝廷招安成了将军。

  马车起驾,飞快前行。突然狂风大作,飞鸟狂奔。

  君无双睁大眼睛,眼泪就流了出来。这个场景太过熟悉,她曾经在去泰霍山的时候,已经体会过一次。

  她忙不迭地掀开了轿帘。

  犹记得当时,叶安宁从天而降,只需这一眼,她便情根深种。

  熟悉的人站在她眼前,她伸出手,想要去抓住他,却又缓缓地收回手,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她缓缓开口道:“大侠!”

  叶安宁还在那里站着,淡淡地道:“君姑娘,我说过,你已经是我魔教的教主夫人了,二婚可是不行的。”

  郡主跳下马车,狠狠地拧了他一下:“你这个笨蛋!你才二婚!”说着,郡主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离开后发生的一切说了。

  她到了南国之后,南国让她别急着嫁,说要等着吉时。然而郡主等了大半年,吉时都还不到。

  这时候,郡主终于知道太子也逃婚了。太子逃婚的技巧很是不凡,他逃了这么久都没被抓回来。

  南国很担心,怕被北国皇帝知道,又引发战争,于是各种讨好郡主,郡主在南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过得可滋润了。

  太子还是被抓了回来,与他同走的是他青梅竹马的宰相的女儿。

  既然双方都没有结亲的意思,她还不如作罢,玉成太子和宰相的女儿。

  但是因为北国已经昭告天下郡主嫁入了南国,她便让丞相女儿顶替了郡主的名头。

  郡主看着叶安宁:“然后我就来找你了,结果钱袋被人偷了。”

  叶安宁转过头去看她。

  郡主说:“大侠,我又把你的神风宝片牌当了。作为补偿,你把我做成玉牌,随身带着吧。”

  叶安宁笑了笑,伸手抱住她,幽幽地叹了口气,俯身在她耳边道:“君姑娘,我想你。我前些日子伤得太重,动弹不得,如今伤好了,就来找你了。”

  郡主愣神,笑了笑,也回抱住叶安宁:“大侠,虽然你偶尔有些神经病,不过,能够遇见你真的太好了!”

  空中飘过一丝淡淡的云,太阳挂在远处的山巅上。

  文/蛮知云 图/戏格格

赞 (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