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亡妻归来

  【故事简介】一觉醒来,她发现老公老了二十岁。同样的容貌、DNA和指纹,却不再能证明她的身份,而他驱赶不成,甚至想要将她锁进冰柜–他说他的妻子已经死于二十年前的一场车祸,她极力辨白,却只是换来他冰冷地质问:“这次又是谁派你来的?”

  楔子

  为什么我一睁开眼睛,你竟像老了二十岁一样?

  这是龙茵茵醒来看到陆南后的第一个念头–陆南坐在床尾方向的沙发上,两鬓斑白,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静静地对着某个方向出神。

  “你在想什么?”见他半天没发现自己已经醒来,龙茵茵有些不满地皱了一下眉头。

  陆南这才缓缓与她对上视线,这时她才发现,他的眼睛里竟然蓄满了泪水。所以,他真的很怕她会真的跟他离婚对不对?哼,知道怕就对了!她心中扬起一丝得意。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他没有像她想的那样冲过来抱住她,用一万分的诚意认错,而是停在了一段距离之外。

  一段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应该保持的距离。

  等等!他叫她什么?小姑娘?这还没离婚呢就装不认识了!龙茵茵不禁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好你个姓陆的,敢跟老娘玩把戏了是不是?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她张牙舞爪地向他扑了过去,下一秒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壮汉轻而易举地挡在了一臂之外。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陆南静静地看着她,语气毫无波澜,“你叫龙茵茵?”

  “不然呢?”龙茵茵还在奋力挣扎着,越是揍不到就越是牙痒痒,“你可别告诉我你连自己老婆叫什么都忘了!”

  他依旧静静地站在那里,声音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这次又是谁派你来的?”

  龙茵茵傻在那里,完全无法理解他的话,眼前的一切实在荒诞好笑:“到底是我疯了,还是你有神经病?”

  壹

  龙南大厦顶层陆南的办公室,龙茵茵灰头土脸地闯入。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既然你捡到了我,你就要对我负责。”她不知道为什么他始终都不相信她是龙茵茵,就算现在她看起来比他年轻了十几岁,但她这张脸没变啊!一想到他最后还是抛弃了自己,龙茵茵本来也不想这么没有骨气,然而她对这个二十年后的世界根本束手无策,想来想去还是只能去找他。

  陆南淡淡地望着她,这几年,在他面前出现过很多个“龙茵茵”,而眼前这个女人是最有血有肉的。

  “你想让我怎么负责?”

  她想了一下,穿越到过去可以当先知,然而她来到未来就只能是个白痴,就怕连基本生活都不能保障,于是她说道:“包吃包住包上岗。”这一点对他来说一定不难,听说他现在可是个超级富豪,还美其名曰“大叔黄金单身汉”。啧啧,两天前–好吧,二十年前她提出离婚的时候,他明明还很坚定地说自己是绝对不会离婚的,结果呢?

  她用力地抹了一下眼睛,将心中的委屈和眼泪一起咽下。

  陆南料定她的目的不只是这样,然而他也想知道她到底在玩些什么花样。

  龙茵茵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她的要求,他的助理带她来到住的地方,她当场就傻眼了,这里不是她和他的家的楼下吗?

  他们当时经济条件并不好,买的是一个老小区的二手房,有些人买下来就是为了等拆迁。她刚才一路过来竟然没有认出来,只是觉得周围都是新建的大厦,这一幢老楼在其中显得尤其格格不入。

  助理顺手给了她一张卡:“陆总说,有什么需要的您可以自行添置。”

  这老板还真是阔气,随随便便就能丢张卡过来–自己似乎是在吃自己的醋–但是谁能证明他对别人不是也这样呢?

  到了晚上,龙茵茵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周围的建筑都是灯火通明,然而延伸到这边,就渐渐暗了下来。这栋老楼安静得可怕,仿佛只住着她一个人。这个念头闪过脑海的时候,她立即感到了一丝寒意,忍不住搓了搓手臂,小心翼翼地在房子里转了一圈,越发觉得有些瘆人。

  她马上想到了楼上与陆南的“旧巢”,那里的一切都是她和他亲手布置的–在自己熟悉的家里就不会害怕了吧?这么想着,她立即简单迅速地收拾了一下东西就上楼了。

  门关着,但她当然是随身带着家里的钥匙的–哈,开了!

  屋子里的一切还是和两天前–不,二十年前一样,而且很干净,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闲置的房子。

  “果然还是自己家好!”龙茵茵敞开怀抱,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你是怎么进来的?”

  陡然响起的男声猛地吓了她一大跳,尤其在“整栋大楼就只有我一个人”这样的意识下,她当下就冒了冷汗,僵硬地转过身,然后就看到了陆南–没有戴眼镜,穿着浴袍的陆南。

  她也没想到,当时自己的第一反应会是–

  “你的八块腹肌现在还剩几块?”她一边问着,一边还非常自然地走过去,扒开他的浴袍进行确认,“咦,没想到你保养得还不错啊!”

  眼看着她整颗脑袋都要埋进他的衣服里了,陆南隐忍的眉毛隐隐地颤了颤:“检查好了吗?”

  “好了好了。”她这才想起来,对他来说她并不是龙茵茵,于是连忙赔笑道,“我其实也是情不自禁”

  “你是怎么进来的?”他再问了一遍。

  如果说她有她钥匙,那钥匙会不会被他抢走?毕竟现在房子看起来好像是他的“所以,你跟龙茵茵离婚的时候,连这唯一的房子都没给她?那她”

  “小姑娘,你知不知道,”陆南看着她,脸上明显不悦,“你一直在试探我的底线?这是我的私人地方,麻烦你出去。”

  “不要这样嘛大大叔。”以前她一直喊他“大南”,现在却要硬生生改口喊“大叔”,“话说,你现在不是很有钱吗,还住这里?”

  陆南根本没有搭理她,径自拉着她将她甩到门外:“晚安。”

  “砰!”门关了。

  龙茵茵眨了眨眼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这么被丢出来了。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跳脚大骂:“陆大南,你居然敢甩老娘的门!你出来,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可是现在,这一招已经没有用了。

  她忽然有一些小伤感。

  贰

  龙茵茵欣喜地发现,她最爱的那家牛肉面店竟然没有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丝毫的变化,只不过,她看看周围,再看看那家店,脑海里只冒出四个字–经营不善,不过它能挺过这变化巨大的二十年也已经算是不错了。

  “老板,一碗双料牛肉面,加辣!”随之响起的还有另外一个声音。

  店老板抬头看看她,再望向她身后:“陆总,您来啦!”

  龙茵茵也回过头:“大叔,你也来啦?”

  看见她,陆南又皱了一下眉头。他最近似乎到哪都能看见她,上次去买酱板鸭,付完钱的时候她刚好也来了,还死皮赖脸地让他连她那一份一并付了–如果说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偶遇只是巧合,他不相信。

  “不过”她微微偏头,面露疑惑,“我记得你不吃辣的啊”

  “你到底是谁?”这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没有人知道他从前不吃辣,除了她

  “龙茵茵啊!我说过很多次了,但是你不相信,就算我说一百次也没有用。”她摊手道。

  陆南没有波澜的脸上显出一丝怒意:“你知不知道惹恼了我会有什么后果?”

  “噗。”龙茵茵忽然笑了,想起以前从来都是她威胁他,没想到现在都反过来了,“其实,如果你有那么一点点愿意相信我的话,可以带我去验DNA,或者指纹。”归根结底,他连一点想要相信她的心都没有,所以她无论说什么,对他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谎话,只是她真的很想知道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

  “你和龙茵茵离婚以后,她人去哪里了?”如果可以,她还蛮想见见二十年以后的自己。

  “两位,面好了。”

  陆南瞪着龙茵茵,然后一声不吭地转身大步离去。

  他真的生气了。

  龙茵茵抹了抹润湿的眼角,嘴里嘀咕道:“我还生气呢喂,大叔,你不吃面啦?”

  二十年前,龙茵茵比陆南大六岁,却被他宠得像个孩子似的。

  逛街的时候,她走着走着会忽然喊“陆大南,背我”,然后他就笑嘻嘻地背着她穿越人潮;她想看鬼片却又害怕,他就会先看一遍,再陪她看一遍,然后在会出现恐怖画面的时候提前遮住她的眼睛;不管多晚,她只要嘀咕想要吃哪条街上的东西,就算是冬天他也会二话不说就去买回来也会有人开玩笑说:“龙茵茵,你的脾气好像变差了,都是陆南做的孽啊!”每次听到这样的话,她都会用力地亲一口她的大南,以示奖励。

  可是现在呢莫名其妙来到二十年之后,自己的老公不,前夫甚至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就生气,二十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能让他生出这样的恨意?

  如果能找到二十年后的龙茵茵,是不是就可以知道一切真相了?

  叁

  陆南说的“后果”也不算什么特别的后果,就是前面说的“包吃包住包上岗”都不算数了,换言之,她被“请”出来了。

  她现在除了身上没败完的一点现金,就连夜深时可以御寒的外套都没有一件。她搓着手臂走在路上,城市越繁华热闹,就越显得她单薄可怜。

  路过一家老电影院,外面挂着老海报,宣传着老电影,龙茵茵摸了摸口袋,走进去。卖票的阿姨在打盹,龙茵茵想了想,没有叫醒她,而是把钱轻轻地放到柜台上,自己进去了。放映厅里空荡荡的,似乎被她一个人包场了,她最喜欢坐第十排的位置,觉得不远不近刚刚好。

  这部电影她看过,就是在看完电影之后,因为他的一句玩笑话,她歇斯底里地和他吵了一架,然后口不择言地说要离婚,其实她并不是真心想要离婚的。

  早知道最后真的会离婚,她就不和他吵了!

  电影结束,灯光亮起,她起身的时候才发现,隔着几个空位之外还有别人,他也刚好看见了她,有一点错愕–他总是说她哭的时候最丑,大概是被她的丑样子吓到了吧。

  “真巧啊,又见面了。”她擦掉眼泪,笑了笑。两个生活轨迹相似的人总是有太多相遇的可能性,根本无关巧合。

  陆南点了一下头,转身就要离开,龙茵茵连忙叫住他:“大大叔,我不说我是龙茵茵了,你陪我走一走好不好?我在这里也没什么朋友。”语气中带了一丝祈求。

  “还有一件事我希望能先向你澄清一下,我不是商业间谍,也不是任何人派来接近你的。”

  他看了她一眼:“我从你身上也看不出来任何这方面的潜质。”助理说替她安排工作,最后却是苦着脸跑来找他,问能不能安排她去做家政方面的

  “但是有一件事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是就算我能说出你和她之间的一切,甚至我可以去验DNA”

  “DNA”陆南停下脚步,忽然笑了,好像听到了一个多么有趣的笑话似的,这是龙茵茵第一次看见他笑,他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这是类似研究所的地方,他带她来到其中一个房间,入目的是一整排的冰柜,走到正面的时候她呆住了,因为每个立着的冰柜都是透明的,每扇冰柜门里都站着一个“龙茵茵”。

  “这”

  “我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得到她的基因,但是这几年已经出现很多个‘龙茵茵’了。”克隆人技术依然是各国明令禁止的,但依然无法完全遏制它在黑市中的发展。

  龙茵茵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她们其中的一个,但是”

  “绝对不是!我才不是克隆人!”她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不会也想把我关到这个里面去吧?”所以,本该是最有力证据的长相、DNA和指纹,对他而言才会毫无说服力。

  陆南面对她微微一笑:“如果你不是克隆人,那么就更不可能是龙茵茵了,除非人死可以复生。”

  龙茵茵震惊地后退了几步,脸色唰地一下就白了:“你的意思是龙茵茵”已经死了?

  “已经二十年了。”

  肆

  连陆南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最后还是把她带了回来,她不断强调自己有多可怜,他竟然也就真的不忍心放任她不管了。想来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这么多年,他几乎都忘了什么是“不忍心”。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之间,他仿佛又看见那个人哭着说他欺负她了。忽然他发现床尾有个黑影–从床上惊坐而起,打开灯,才发现是那个不断自称龙茵茵的女人裹着被子站在那里,满脸泪痕。

  “大大叔,你能不能跟我说说龙茵茵她她是怎么死的?”

  她的模样看起来悲伤而恳切,她每一次喊他“大叔”,在那个“叔”字出来之前,他总以为是那个人在喊他“大南”。

  “因为一次吵架”那是他最不愿去想却也永远无法忘记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愿意对她说起,“我很想当爸爸,可是她说我们的经济基础还不太稳定,不适合马上要孩子,我就开玩笑说:‘再不当妈妈,你可就要变成奶奶了’”

  大概是他戳中了年纪这个地雷,她问他是不是嫌她年龄大了,还说要是她以后真的怀孕了,他是不是还要笑她是老蚌生珠。不管他怎么解释她都不听,还把他赶去客厅,大叫着说他既然嫌她老,那就离婚好了。

  对她来说,这一切就是几天前刚发生的事,然而他却记得那么仔细,只是他少说了很多,她当时说过更难听的话他还是在维护着她在别人面前的形象,哪怕他所维护的那个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她猛地意识到,那家牛肉面老店、那家老电影院,甚至现在她所在的这栋楼这一切之所以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其实是因为他的不肯遗忘,他用他的财富偏执地守着与她有关的一切,同时也把自己关在了回忆里。

  “那天,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要马上见面,有事情要跟我说,我们约好了在某个地方见面,她却一直没来。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的车祸,那一天,这不幸的事被她撞上了。”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时,他还在约好的地方等着,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怎么面对接下来的一切的,等他开始有一点清醒的感觉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冰冷的墓地,而他再也看不见她了,“听了医生说的话,我才知道那天她想告诉我的事情–我本来真的要当爸爸了。”

  豆大的眼泪从他不曾眨过的眼里不停地落下,他的脊背绷得笔直,手背上爆满了青筋,最后那句话,他几乎是咬碎了牙才说出来的。

  孩子?

  龙茵茵裹在身上的被子霎时间滑到了地上,她怔怔地低下头,瞪着自己毫无异状的腹部。她怀孕了?

  “你知道吗?”他茫然地看着她,“如果那天我没有和她开那个该死的玩笑,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她就不会和我吵架,就不会发生后来所有的糟糕的一切!”

  “大大叔,”她呆呆地望向他,“你能能不能带我去趟医院?”

  一路上,龙茵茵一直在努力地回忆在医院醒来之前自己到底在哪里,做什么?如果和大南吵架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了,那么现在她的身体里是不是就

  她用力地抓住身边陆南的手,他看了她一眼,似乎明白她此刻需要力量,所以并没有推开她的手。

  “谢谢。”说完这句话后,她心里反而更难过了,本该是最亲密的人,却反而要保持距离。

  伍

  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二十年之后,肚子里还带着一个小生命这种荒诞的事情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无论如何都是不会相信的,何况对陆南来说,龙茵茵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二十年了。

  “大大叔,”她捧着他为她倒的水,艰难地冲他一笑,她知道他不可能会相信此刻她肚子里怀着的是与他共同孕育的小生命,“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我真的遇到了很离谱的事情,或者你告诉我,怎么样你才可能愿意帮助我直到孩子出生。”

  “我确实有一个条件,”他看着她,心情莫名有点复杂,“你生完孩子以后就安静地离开,不再出现。”

  龙茵茵微微弯了一下嘴角,轻轻地别过了头:“很很简单啊,我答应你。但是在那之前我可以一直住在这里吗?”

  陆南发现她对这里有着奇怪的执念,而他到现在也不知道那天她到底是怎么进来的:“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我是龙茵茵啊,”她笑道,“这里是我家。”

  他久久地望着她,似乎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破绽,又似乎是想找到一个理由说服自己,最后,他收回了视线,淡淡地说:“可以。”

  自从她出现,他也想过很多次,她会不会真的就是龙茵茵,又或者眼前这个人根本就是自己的幻觉,毕竟他的妻子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他怕自己是被二十年的思念支配,在义无反顾地选择相信之后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他自认承受不起那样的结果。

  所以,只要不相信,就不会有任何后果。

  “大大叔,你相信穿越吗?”

  “如果我相信,那一切是不是就能回到二十年前?”他没有开那个玩笑,而她也没有说要离婚。

  陆

  听说孕妇的脾气都很糟糕,尤其龙茵茵的脾气本来就很差。

  而陆南大约是二十年前被虐惯了,得空在家里的时间被她全数支配竟然也没有发脾气,而他也因为她见证了奇妙的事情–看着她的肚子一天天地大起来,仿佛自己埋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然后看着它一点点成长。

  只是他时常也会怅然若失,如果当年这本该是他二十年前就经历的事。也许是情感的转移,他下意识地给予了她更多的耐心。

  那天他洗澡洗到一半,客厅里忽然传来她的尖叫声,他吓了一跳,裹了浴巾就冲了出来,只见她挺着半大的肚子站在客厅中央,表情夸张地冲他挥着手:“大南!宝宝在动!他踢我了!他竟然踢我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情绪感染了,他竟然也有些激动,也没注意她刚刚叫他什么,在她的示意下贴近肚皮专心地等待宝宝的下一次胡闹。

  时间仿佛是静止的,然后她肚皮的某一处忽然凸出来一块,他瞪着那块凸起,小心地伸出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小家伙调皮,等他的手刚刚触及,又缩回了手脚,肚皮又恢复了原状。

  他抬眼看她,却见她竟然哭花了一张脸,深情地望着他。

  他大约能明白她的感动,这是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切切实实地感受到生命的存在。

  “他很调皮。”他微微弯起嘴角,想要退回客观的角度,她却忽然在那个瞬间捧住他的脸,吻了他,只是眼泪不断地落下,湿了他一脸。

  这个时候,如果是她的陆大南在身边该多好啊!可他明明就是她的陆大南,明明就是啊!

  陆南在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就轻轻推开了她,微微地沉下脸,说:“以后别这样了。”

  龙茵茵低下头,却是不知道为什么笑了:“我的陆大南一直不知道我始终为自己比他大的事情耿耿于怀,我甚至想过要拒绝他的求婚不然,我猜那天他也不会和我开玩笑说再不当妈妈就要变成奶奶了。我是真的很怕,怕自己老得比他快,怕自己要是等到高龄产妇的年纪再生小孩要被叫奶奶但我忽然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了二十年之后,然后你一直不相信我就是龙茵茵。你不相信也没有关系,因为,只要孩子出生你就会知道,我从头到尾都没有骗过你”

  陆南始终安静地听着,他是被龙茵茵骗过去了,以为她真的多么不在乎两个人之间的年龄差,忘了她的心底其实也住着一个敏感的小女孩只是,一切不能从头再来。

  他呆立良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小姑娘,其实你不知道,做出第一个克隆龙茵茵的人是我自己,因为我实在是太想念她了。然而当那个克隆人真的来到我的面前时,我又发现一切都和我想的不一样,然后我就把她封闭了起来。可是一切并没有结束,一个接一个的‘龙茵茵’开始出现在我面前包括你。”

  他转过身,看着她说:“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有着各自不同的目的,所以我也已经懒得去知道了,但我可以为你破例一次–告诉我你想要什么,财富?名利?事业?”

  她一次又一次抹去根本擦不干的眼泪,却又一直在笑:“如果我说,我只要你呢?”最亲最爱的人不信她,她的心里本该充满恨意的,然而她又凭什么恨?她的出现本身就荒诞,何况他前有龙茵茵的尸身躺在冰冷的墓地,后有克隆人被冰封在那一排冰柜里,甚至连她自己都开始怀疑她存在于这个时代的意义还是这一切根本就是一个梦?一个噩梦?

  她终于哭出声音来,用力地抓住他的手,身体却渐渐滑下去:“大南这一次我好不容易比你小了,可是为什么你一直不肯要我?”

  柒

  龙茵茵的肚子越来越大了,预产期也越来越近,陆南请来的私人医生开始嘱咐她要多散散步,有利于生产。

  陆南依然会抽空陪伴她,只是他也发现她的情绪似乎越来越无常了。他私底下询问医生,医生说她可能会有产前忧郁症,建议平时加以心理疏导。

  这天又看见她在偷偷地哭,他在心里低叹了一声,走过去:“告诉我,怎么样你才会开心一点?”

  “我没有不开心,”她回答道,“我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起初她是很开心的,因为孩子终于快要出生了,那样她就可以向他证明一切了,证明她是龙茵茵,他们还有孩子。

  可是万一他还是不肯相信呢?万一这个时代又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先进技术阻碍他对她的信任怎么办?到时他又会怎么对待孩子?还有她毕竟不属于这个年代,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又忽然回到二十年前,到时孩子怎么办?孩子是否能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是留在二十年后还是

  可是这些,就算告诉他又能怎么样呢?他大概只会觉得她是疯了。

  “不过大叔,”她看着他,“你不是说让我生完小孩就静静地离开吗?你看我离预产期也只有一个多星期了,能不能最后帮我一个忙啊?”

  “你说。”

  “就一天,让我当一天龙茵茵,好不好?”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这么坚持你和她一样,倔强得让人无可奈何。”他没有答应,只是也没有拒绝,最后的结果就是由着大腹便便的她拉着他的手,来到了大街上。

  他们来到那家牛肉面店,只是她的那一碗不能加辣了,她趁他不注意朝老板比了一个“就加一丢丢”的手势,结果被他发现并制止了,没办法,她只能试图努力偷吃他碗里的。

  他们来到那家电影院,这次卖票的阿姨没有睡着,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陆总您来啦!”他们不需要买票,直接就进去了,又是两个人包场的节奏。这部电影她和陆南以前看过,她很喜欢,他却不爱。

  看完电影出来的时候,华灯初上,她和他并肩走着,然后她拉住他的手。她一开始是小心翼翼地牵着他的手,因为她怕他会甩开她,后来就一点点加重了力气,到最后十指交握:“大南,我问你一件事啊,那天我在医院里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你的眼里有泪水,你那时是不是在想龙茵茵?”

  “我很想念她。”他点头。

  “你很爱她?”

  “我很爱她。”

  爱到连龙茵茵自己都打不败自己。

  “大叔,孩子出生以后,你给他取个名字好不好?”

  “好。”

  “不过在那之前,你要先给他做个DNA比对。大叔,如果他是你的小孩,你会不会就敢相信我是龙茵茵了?”她也是后来才想明白的,他不是不愿意相信她,是不敢相信。

  陆南渐渐停下了脚步,如果她肚子里的是他和龙茵茵的孩子,那是不是就能证明她是他来自二十年前的妻子,龙茵茵?

  她也跟着停下脚步:“可是大叔比起你是不是相信,我更担心的是,我是不是能一直留在这里。”

  也许是这一天走了太多的路,也许是这一天情绪起起伏伏变化太大,龙茵茵忽然感到腹部一阵猛烈地收缩,突如其来的疼痛席卷而来。她捧着肚子,吸着气,弯了身子,陆南连忙扶着她。

  “好痛,大南,我的肚子好痛好痛啊我是不是要生了啊?”

  捌

  “陆先生,产妇希望您能陪产。”

  产房内,怕痛的龙茵茵一而再,再而三地发出杀猪般的号叫声,仿佛那样就能减轻她的疼痛似的,可就算这样,她也还是看到了刚刚进入产房的陆南,求安慰地向他伸出了手。

  “好痛啊!”她好想问问他,克隆人都出来了,为什么生孩子还这么痛?

  助产士在一旁引导她吸气吐气,她一直抓着他的手,指甲嵌进他的肉里,却不及她的万分之一痛。

  “大南大南”她痛到意识模糊,只能喊着他的名字,不停地喊,反复地喊。

  “我在。”他替她擦去眼泪和汗水,用力地回握她的手,“不要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

  “臭大南臭大南你一分钟都没信过我,老娘却要痛个半死给你生小孩,凭什么凭什么啊?!”她觉得自己痛得快要死掉了,真的要死掉了她泪眼模糊,脑袋发昏,就快连离她最近的陆南都看不清了。

  “哇–”产房内,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声响起。

  龙茵茵整个人顿时都放松了下来,她扯了扯嘴角,想说什么,意识却不受控制地渐渐涣散隐约间仿佛是陆南在喊她,又好像不是

  她听见有人说“产妇休克了”又听见有人在叫“陆太太”。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又仿佛只是打了个盹儿,迷迷糊糊间,她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

  “陆太太,你醒啦?可以领报告了。”眼前的护士在对她微笑。

  她环顾四周,竟是二十年前的医院的场景报告?什么报告?

  “陆太太,恭喜你,你要做妈妈了!”医生笑着说。

  龙茵茵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所以关于二十年后的那一切只是一个梦?还是她又真的回到了二十年前?

  天哪!

  不管怎样,她要见到她的陆大南!立刻!马上!她要告诉他,他要当爸爸了!她要向他认错,她还要向他保证以后再也不说“离婚”两个字了,永远永远!

  她慌忙掏出手机拨通了陆南的电话:“我有事情要告诉你,我们必须马上见一面,就在”她把报告塞进包里,匆匆忙忙走出医院,此刻她的心简直就要飞起来了!她要感谢那个噩梦,它让她明白此刻她还能握在手里的一切是多么珍贵!

  “吱–”刺耳的刹车声此起彼伏。

  龙茵茵倒在血泊里,只觉得那些声音好遥远,好遥远有好多人向她这边聚集过来,二十年后的陆南说过的话此刻再度在她的耳畔缓缓响起–

  “那天,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要马上见面,有事情要跟我说,我们约好了在某个地方见面,她却一直没来。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的车祸,那一天,这不幸的事被她撞上了。听了医生说的话,我才知道那天她想告诉我的事情–我本来真的要当爸爸了。”

  她终于明白,即使有幸回到二十年前,她也改变不了自己的结局,她再也飞不到她的陆大南身边去了。

  他现在一定还坐在那里等她吧?

  他一定还点了她最喜欢的摩卡对不对?

  可惜,她不能亲口对他说“对不起”,不能对他说“我也很爱你”,也不能对他说“恭喜你,你要当爸爸了”,一切都不能了

  对陆南来说,也许他们真正的结局是在二十年之后,但对她来说,一切却在此刻结束了。可是,亲爱的大南,二十年后,当我再次离开你,你可曾为你的不相信后悔过?

  她眼角滑出血泪,无论如何不能瞑目。

  尾声

  2036年。

  陆南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浮云,身后的婴儿床里,粉嫩的小家伙刚刚睡醒,似乎也正享受当下的静谧,并没有扬声啼哭。

  助理走了进来:“陆总,你要的DNA比对报告。”

  “嗯。”他转身接过,拆出报告,只淡淡地扫了一眼,又重新塞回了回去。

  没人发现他的手有轻微的颤抖。

  助理退了出去,他站在那里,久久都没有动。

  他走到婴儿窗前,伸手摸摸孩子的小脸,温柔道:“以后,你就叫龙南,好不好?”

  龙南,陆龙南。

  远处的天空,云卷云舒。

  年近半百的陆南,忽然像个孩子一样,号啕大哭。

  文/乐事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