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我滚远了

  简介:为了追到漫画男神梁澄澈不惜重金想要收买他的人和画,无奈男神视金钱为粪土,还将她拉入黑名单。她只好隐瞒身份潜进男神公司企图近水楼台先得月。竟得知男神有喜欢的人,而那个喜欢的人身份爆出时,梁澄澈整个人都惊呆了

  01

  梁澄澈打开了半小时前信誓旦旦说绝对不看的文件袋,里面是网络知名古风画家半渡河川的完整个人信息,包括年方几何、家住哪里、家里几口人、家有几亩地、几岁开始不尿床、几年级第一次看毛片、早恋发生在何时何地等等一系列惨无人道的调查。

  始作俑者是她哥梁澄净,他一个月前知道自家妹妹暗恋半渡河川的事,先声色俱厉地批判了她的暗恋行为,又语重心长地教导她要当行动派,最后充分发扬了梁氏企业雷厉风行的行事手段,找了私家侦探调查半渡河川,就差没把别人祖宗八代挖出来研究了。

  半小时前他将资料交到梁澄澈手上,一脸快夸我的表情:“哥哥只能帮你到这了。”

  她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把文件袋扔到垃圾桶:“我不要。我相信我的暗恋就快开花结果了。我每天晚上都给他发晚安,发了三年,如果我哪天突然不发了,他肯定会正视到我的存在。”

  她说得大义凛然,梁澄净不忍心地别过头去:“忘了告诉你,昨晚我已经登录你的微博给他发了私信。”

  这个哥哥什么品行她再清楚不过,她立即飞奔去开电脑,梁澄净趁机溜出了门。

  私信列表有两句话。

  小小小小的橙子:你的画,你的人,多少钱?我买了。

  半渡河川:你的钱,你的人,有多远,滚多远。

  梁澄澈想:这真是一个与众不同、格外高傲、视金钱如粪土的人啊!

  她又想:自己的暗恋自此也算走到头了。

  可她终究不甘心,踟蹰半天还是把文件袋捡了起来,然后看见了丧心病狂的调查资料。

  梁澄净的短信十分会挑时机地发了过来:老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向着你的男神进击吧!

  事到如今,她想偷偷地暗恋,和男神来一场细水长流的马拉松那是不可能了,她只能主动出击,挽回自己被梁澄净糟蹋的形象了。

  她握紧拳头,斗志昂扬。

  02

  半渡河川作为当下炙手可热的古风画家,一直戴着神秘徽章。他的微博头像是他的画,详细资料尽是敷衍,就连年龄也各有说法。

  但现在这些在梁澄净这里都不是问题,她拿着资料看得十分认真,时不时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

  原来男神真名叫沈渡,不仅画画,还是一家游戏公司的美术总监。原来男神长得如此清秀,难怪从不公布照片,肯定是怕被人说小白脸。她乐呵呵地想着,继续翻看,突然觉得男神工作的地址有点眼熟–光景大道疏风花苑七栋。

  她猛地捂住嘴,不可置信地跑下楼,屋外被她打理的紫牵牛爬满了篱笆,衬着洁白栀子是夏日裹了颜色的清香,门牌隐在藤蔓之中,却依旧能够辨识–光景大道疏风花苑四栋。

  男神工作的地方竟然和她家间隔不过三百米!

  有没有哪一天她穿着睡衣站在落地窗前伸着懒腰时,男神恰好从楼下的林荫道走过呢?有没有哪一次她拿着剪子修剪院内繁花时,男神正从前方经过呢?有没有哪一次她就在这条充满了桐花味道的道路上和男神擦肩而过呢?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小到她喜欢了三年的人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这个世界真是太大,大到他明明离她那么近她却不知道。

  对于公司为何设在民居别墅内她决定不追究,她看着资料最后一行的PS握紧了拳头:公司最近正在招聘游戏前端程序和剧情策划。

  第二天一早,她穿着得体,拿着简历雄赳赳气昂昂地朝四栋行进,结果上台阶时高跟鞋一崴,她便扑倒在地。

  有人从身后扶住了她的胳膊,清冷的嗓音在这蝉鸣不绝的夏日格外悦耳:“你还好吗?”

  她恨不得钻进地缝。她埋着头爬起来,红着脸拍灰:“没事没事,谢谢。”

  “这里是公司,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尴尬得不敢抬头,轻声应道:“应聘。”

  门禁打开,那人率先走了进去,她低着头跟上,偷偷抬眼只瞧见一个颀长的背影,白衬衣衬得身姿高挑,清风撩起他如墨碎发,在刺眼的阳光里张扬。

  别墅被改造成办公室,电脑排风扇嗡嗡作响,冰凉空气里有栀子清香。

  “哟,今儿上班怎么还带着一只小猫?”

  一道戏谑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澄澈抬头,看见年轻男子正从栏杆上探出半个身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你身后那个蹑手蹑脚的小姑娘,像不像屋后那只白色的野猫?”那人兴致勃勃地问。

  “是来应聘的。”他说完已经坐在办公桌前,头也不抬。

  梁澄澈觉得有点尴尬,捏着裙角手足无措。楼上的男子打了个口哨,招呼她上楼面试。

  她大学专业是对外汉语,和游戏沾不了半点边,但好在她的兴趣是写作,从高中就开始在网上陆陆续续连载小说,当个剧情策划应该没问题。

  本以为男子听到这些会询问她的作品,谁知只是笑眯眯道:“小姑娘长得不错嘛,你被录取了。”

  这个看脸的社会啊!

  她嘴角有些抽搐,只听男子说:“我是赤河游戏的CEO,你可以叫我赤哥。”

  她的办公室被安排在楼上,而美术部在楼下。她鼓起胆子,轻手轻脚趴在栏杆朝下看。楼下三男两女,她的目光一下就落在早上带她进来的穿白衬衣的人身上。

  她起初并没看见他的长相,如今占了地势优势终于看清楚。

  细长的眼,坚挺的鼻,紧抿着的凉薄的唇,是他,沈渡。她终于见到他了。

  她咧着嘴傻乎乎地笑,他似有感应蓦然抬头看过来,目光相撞,她心虚地红了脸,狼狈地转身跑进办公室。

  下班时她揪着心经过他身边时,听见淡淡嗓音说道:“以后上班不要穿高跟鞋了。”

  她觉得脸红得要滴下血来,咬着嘴唇:“是。”

  她从没有主动追一个人,从小到大梁氏千金的身份让她身边从不缺追求者,可她一个也看不上。她总觉得能遇到自己笔下故事里那些美好的少年,结果单身至今。

  澄澈看见沈渡的画是一次偶然,可只一眼便被吸引了,有人说从一个人的作品便能看出他的品性。澄澈却觉得自己通过那些画看到了沈渡的灵魂,这样玄乎的道理其实说不清楚,但她自那时起就深深地迷上他了。

  她没有见过这个人,不知道他的家世身份,却这样喜欢了他三年。朋友说她追星,她反驳,这不是追星,她是将他放在心底当深爱之人一般对待。

  如今终于见到他,她觉得自己很有眼光,他和他的画一样,令人喜欢到不可自拔。

  她走到门口又听见他的声音:“也不要穿得像去参加舞会一样。”

  她闻言狂奔出门。

  03

  这份工作意料之外地清闲,她描写游戏的世界观和背景故事简直信手拈来,有时候不得不停下来等待程序和美工的进度。往往这时,她便会悄悄在二楼注视工作时严肃的沈渡。

  他思索的时候喜欢用食指轻点眉心,左手边有一只黑色咖啡杯,薄唇微微抿着,令她恨不得冲下去帮他解决难题。

  好几次对上沈渡不经意抬起的视线,她都会忙不迭地移开目光左看看右看看。有一次她看了其他地方半天再偷偷看向他时,发现他依旧注视着自己,吓得差点从楼上摔下去。

  保姆做了戚风蛋糕,她装了一盒子拿到公司来分给大家,同事说:“沈总监最喜欢吃戚风蛋糕。”

  她呵呵地笑:“是吗?我也很喜欢。”

  其实她根本不喜欢甜食,但她知道沈渡喜欢的一切东西。在他似有探究意味的目光中,她艰难地将蛋糕塞进嘴里。

  公司最新的项目是打算做一个以西方魔幻为背景的RPG收集养成型手游,澄澈不得不恶补关于西方的神话传说。

  作为作家,她的想象力很好,写出来的游戏剧情赤哥很满意,她红着脸偷瞄沈渡,发现他埋着头玩手机根本没注意,不由得有些失望。

  会议结束他才慢悠悠说了一句:“你写的人物设定太简单,美工难以下笔。”

  她壮着胆子:“那待会儿下班后总监指导我一下吧。”

  她状似坦然地面对各色目光,其实心里已如紧绷的弦快要断掉。

  沈渡终于抬眼打量她一会儿,嘴角似有笑意:“好啊!”

  沈渡工作起来严肃又冷静,她坐在他旁边不敢走神,只是闻到他衣领飘来的皂角香味,思绪仍有些飘飘然。

  这是自己暗恋三年的男神啊!天啊!自己就坐在他身边,距离这么近,转头就能亲到他的嘴唇啊!嘤嘤嘤她要把持不住了,怎么办?

  就在她犯花痴的时候,他用修长手指扣了扣桌面,微挑眼角打量她:“你在走神?”

  “没有!”她连连摆手,“我很认真在听,你说我没有学过颜色搭配就不要擅自决定人物的衣着,这不仅不美观,还会给美工造成困扰。”

  他看了看手表,将文件收起来:“根据我今天说的这几点,回去改一下,我还有事要走了。”

  她绞着手指站起来,没头脑地说了句:“是去参加本市古风画手的聚会吗?”

  说完这句话她就后悔了,果然,沈渡转身若有所思地打量她,深邃幽暗的眼眸几乎让她无所遁形:“你怎么知道?”

  她后退两步,再后退两步,做出的防御姿态:“那个我无聊的时候看了你的微博,呃,是赤哥告诉我你的微博账号的!”

  “哦?”他掸了掸衣角,朝她靠近两步,微微前倾身子,嘴角挑起莫名的笑意,“你微博账号叫什么?”

  她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自己这时候装晕倒能不能逃过一劫?她哆哆嗦嗦地开口:“妈妈说前排可以吃瓜。”

  “”

  她怎么敢报出自己的账号!那可是在沈渡眼里黑名单一样的存在啊!在他眼里,那是一个自以为钱能买到一切的、侮辱他的人。

  所以她只能用梁澄净的账号来充数了!

  他在她笑得比哭还难看的面色中掏出手机,打开微博,输入了这个账号。

  首页第一条微博:海边美女大尺度海报一览无余,链接在此。第二条微博:盘点娱乐圈童颜巨乳的明星。

  她脚下一个踉跄,真的快晕过去了。

  沈渡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你喜欢这种风格啊!”他点了关注,拍拍她的肩,“记得回粉哦。”

  当他踏出房门时,她终于忍不住瘫坐在地,抱着脑袋哀号起来。

  梁澄净你这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待沈渡走远了,她狂奔回家,撸起袖子将在补觉的梁澄净揍得喊爹喊妈,然后将他踩在脚下,拿起他的手机打开微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删除了全部微博,然后回粉了沈渡。

  这种时候她倒是将梁氏企业雷厉风行的风格发扬得特别彻底。

  在梁澄净委屈的眼神中,她跳下床:“这个微博账号以后就归我用了,待会儿我就改密码。”

  他咬着被子一角我见犹怜地喊:“妈妈!妹妹又打我!”

  她:“呵呵,滚!”

  她回到房间用自己的手机登上账号,给沈渡发了一条私信:总监,之前是我弟用我的手机乱转的,我已经教训过他了。

  正在聚会的沈渡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拿着手机点开查看,好半天,他才莫名哼笑一声。

  这次聚会几大杂志社的主编也参加了,都有意签约沈渡。他是这群人中最有名气和前途的画家,但无奈生性随性,不喜约束,屡次拒绝签约,这次又是打太极一般拒绝了主编抛出的橄榄枝,几人气不过,干脆轮流灌他酒。他推托不开,几轮下来已经有些撑不住。关系不错的漫画家趁机偷拍一张他醉酒的照片,给脸打了马赛克发了条微博:猜猜这是哪位大神,我要趁他喝醉揩油咯。

  澄澈正无聊地躺在床上刷微博,漫画家平时和沈渡互动很多,她也关注了,此时一下就认出了沈渡。评论区一大波猜测推断,她挣扎了一下,还是拨通了沈渡的电话。

  电话接通,她装模作样地咳嗽一声:“总监,我发现之前我们讨论的女主角的人物设定方面还是有点问题”

  那头闹闹嚷嚷,陌生的男声吼道:“你是沈渡的朋友吗?我们在沭阳街的丽景酒店,他喝醉了,你能来接他吗?”

  她说了一句“我马上过来”便匆忙拿起外套出门,走到车库门口时又有些纠结,开车吧,这几辆豪车真的太显眼了,不开车吧,这个时间点又不好打车。

  不过沈渡不是喝醉了吗,应该看不见,她选了一辆最不起眼的黑色路虎,飞奔出门。夜晚街道冷清,少有车辆飞驰而过,她乐得不堵车,不到二十分钟便到达目的地。

  透过车窗看见醉得一塌糊涂的沈渡被人架着等在酒店门口,她下车冲过去,却看见门口的出租车上下来一个女生直直奔向沈渡将他接了过来。

  她在霓虹灯下驻足,看见女生吃力地扶着他坐进出租车。那女生穿着白色的长裙,长发毫无修饰地散在身后,在夜风中有种温柔宁静的味道。

  她想起沈渡的画,那些纯净空灵的女子,和这个女生是那么相像。她转身回到车里,掉转了车头。

  04

  夜晚的江风有点凉,她仰头灌下一瓶冰水,靠在车窗的身子无力滑下,坐倒在地。梁澄净这个王八蛋,调查的资料一点都不准确,连他有女朋友这点都没调查出来。她抹掉了眼角即将溢出的泪,憋足了劲对着江面大叫了一声。

  她在朋友群发了句“我失恋了”,大家都出来劝她:失恋就要喝酒啊,走走走,说地点,我们一起去玩。

  下面一群人跟着回复:朕附议。

  她气愤地关机,果真跑到对街买了几罐啤酒。她酒量不好,平日参加宴会都有梁澄净帮她挡酒,她最多也就喝几口红酒,现在不停歇地灌了三罐啤酒,打了个酒嗝,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她趴在扶栏上吐得一塌糊涂,然后钻进车里,晕乎乎地睡着了。

  早晨的江边有汽笛轰鸣,交警在外面使劲地拍着车窗,终于将她叫醒。交警看见她揉着眼坐起来才松了口气,阻止了一旁准备用石头砸开车窗的同伴。

  打开车门一股酒气扑来,熏得交警连退几步,板着脸教训她:“在车里睡觉最容易窒息而死,而且你还喝了酒。虽然你遵循喝醉酒不开车的规定,但是说什么也不能在这里过夜啊!出意外了怎么办?”

  她一个激灵,终于醒过来:“对不起,对不起,几点了?”

  “八点半了。”交警扯下罚单递过来,“还有,这里不准停车,去交管所处理罚单吧。”

  她连连点头,东翻西找才在座位下面找到手机,按了半天没开,估计是没电了。不对啊,她明明记得自己关机了。

  她拿出充电器接上,梁澄净的电话马上打过来,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说幸好爸妈出差不在家,否则她夜不归宿就死定了。她估计他骂得这么狠,有一半是因为真的担心,另一半嘛,绝对是挟私报复!

  沈渡是第二个打电话过来的,是一贯清冷的嗓音:“你已经迟到半小时了。”

  她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哆嗦道:“在路上了,今天堵车,堵车”

  她将车停进车库,来不及洗漱换衣,拔腿便冲向公司。好在距离近,她几分钟就到了。当她气喘吁吁站在门口准备刷门禁时,大门从里面“啪”的一声打开,沈渡拿着手机站在她面前。晨风吹拂着他的白衬衫,他皱起眉:“你喝酒了?”

  尽管她已经开着车窗吹了一路,还是被他闻出来了。她尴尬无比,又听见他问:“因为失恋?”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他垂着眼角:“你的微博。”

  微博?什么微博?她迷惑地打开手机,看见昨天被自己删除了全部微博的账号有了一条新的动态:我失恋了。下面附了一张夜晚江景的照片。

  妈呀!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她怎么就不记得了?难道自己喝醉之后还开了机,拍了张照片,发了条微博?

  她感觉自己说话都在发抖:“我我想请一天假”

  “不准。”他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在她快要哭了的脸色中继续开口,“十点半我要去和一位著名的网文作家进行商务洽谈,将她最火的一部小说改编成游戏,你作为剧情策划要一起去。”他嫌弃地看了她一眼,“给你一个小时时间,回去把自己处理干净。你上次应聘时穿的战袍,这次可以派上用场了。”

  她紧张的时候喜欢绞手指,一双纤细的手都快被绞变形了。他问她:“你住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我不用不用,很近的,我一会儿就回来。”

  她转身就走,步履有些慌张。他若无其事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转弯处才离开。

  昨晚喝酒的时候她没哭,此刻浴室的水冲在脸上时却有种想大哭的冲动,但想到待会儿的工作,又生生忍住。

  长达三年的暗恋结束了,等她做完最后一个工作便辞职吧。她不在没有希望的人身上浪费时间和感情,从不。

  她穿衣服的时候责编打电话过来,不出意外又是一通骂,问她为什么关机一天,不接电话。她开了扩音扔在床上,伸着一条腿穿裤子,听见责编说:“一家游戏公司昨晚联系我,有意将你的那部《逐仙》改编成游戏,等会儿就要来和我见面了。你之前不接电话,我就只好先答应下来了,你现在马上来绿林会所,我和人家约好十一点见面。”

  她被一只裤脚绊倒在地,然后鲤鱼打挺地爬起来拿着电话吼道:“游戏公司?《逐仙》?改编?十一点?”

  她一头栽倒在床上,只觉得一定要记住今天这个灾难日:“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她可以想象责编在那头叉腰大骂,“你能不能体会我的辛劳?能不能理解我在你身上付出的心血?你最近不写稿子就算了,连主动送上门的好处也拒绝?你要是敢拒绝,我就自杀给你看。”

  “”

  她抹了一把泪,咬着牙:“我一会儿就到!”

  距离沈渡给的一小时还早,她不紧不慢吃了个早餐,苦恼地思考待会儿要怎么解释自己就是公司要接洽的那个作家,又怎么跟责编解释自己就是那家游戏公司的工作人员

  她觉得有必要请两个保镖,以免自己被打死。

  到公司的时候沈渡已经开了车在路边等她,她埋着头准备坐后排,他摇下车窗:“到副驾驶坐。”

  “可是我觉得你后面那个位置比较安全,哈哈哈哈”

  在他淡淡的眼神中,她笑不下去了,只好委屈地坐到副驾驶座。

  一路上她都看着窗外,长发被风吹得凌乱也不愿意转过头来。车似乎减了速度,她听见沈渡问:“你昨晚给我打电话了?”

  “啊?就是人物设定方面还有个问题”

  “听朋友说他喊你来接我?”

  她差点一头磕在车窗上,手指已经紧紧绞在一起,面上却故作镇定:“呵呵呵呵,本来我是有点担心的,但是那么晚了我也没办法过来,他应该送你回去了吧?”

  他没有回答,接下来一路都沉默开车。到了会所她踟蹰着不愿进去,看见沈渡投过来疑惑的视线,她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

  推开门,她将头埋得不能再低,听见责编和沈渡打了招呼,歉意道:“橙子还没过来,麻烦你再稍等一会儿。”

  她小步跟在沈渡身后,在沈渡介绍她的时候终于没办法再藏下去,她带着尴尬的笑抬起头朝责编挥手:“嘿嘿,其实我已经来了。”

  两个人同时惊讶地看着她。

  她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对着沈渡道:“我就是橙子分你一半,《逐仙》的作者。”

  05

  之前责编还担心游戏公司的可靠度和回扣方面的问题,现在却完全放心,就差个合同摆在面前直接签字了。

  沈渡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他偶尔投过来的视线中,她有被凌迟的感觉。这不能怪她啊!赤哥当初也没问她的作品是什么,这次改编的事也没跟她说啊!

  在责编和沈渡约定签合同的时候,她终于鼓起勇气:“我可以拒绝吗?我不想自己的作品改编成游戏。”

  既然知道他有了女友,自己就要尽快抽身而出了。忘掉一个人的办法她不知道,但绝对不是在他面前继续晃荡。她能爱得深重,也能断得洒脱。梁澄净常说她一点都不像梁家人,不够果断决绝,但在爱情这点上,她还是充分继承了梁氏的作风。

  责编不停地朝她使眼色,她假装没看见,只是静静看着沈渡,不如往常面对他时紧张又无措的样子,笑容坦然而平静:“其实我本来打算明天就辞职的,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所以合作的事没办法继续了。”

  他冷静地开口:“可以交给你责编全权处理这件事,剧情改编方面你可以信任公司。”

  “不用了。”她站起身来,态度礼貌而又疏离,“很感谢你喜欢我的作品,但比《逐仙》优秀的作品还有很多,如果你觉得可以,我可以给你推荐。”

  责编捂着心口快晕过去了,但也知道她的性格,说一不二,便不再劝下去,一同起身准备离开。

  在门口时,沈渡终于开口:“我很早之前就看过《逐仙》。”

  她愣了一下,听见他继续说:“那时候我想过,能写出这么空灵娟秀的文字的作者,到底是什么样,以至于到后来,我的画风也开始慢慢朝《逐仙》给我的那种感觉靠近。”

  责编朝她做了先走的手势,之后房间里便只剩下她和沈渡两个人。

  她不敢转过身去,因她不敢让他看见她此刻的神情。一直以来,她因沈渡的画风而爱上他,常会对着他的画猜测他的模样和性格,最后不可自拔。可是他竟说他的画风来源于她的文风?这若是追根溯源,她爱的岂不是自己?

  沈渡没发现她的反常,继续说着:“《逐仙》之后,我看了这位作者其他所有的作品。有时候画画陷入瓶颈,只要去看看那些文字,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毫不夸张地说一句,这些文字是我作画生涯的灵感缪斯。”

  她猛地捂住嘴,感觉有眼泪快要夺眶而出。

  “我搜过关于这位作家的信息,可她很低调,除了在专栏专心写自己的故事,没有给读者留下一点个人信息。微博盛行的时候,连我都注册了账号,可她依旧没有动静。她不需要名利和追捧,似乎只是想安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所以我学习了她的风格,却反而被大众灌上神秘的徽章。”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沈渡说这么多的话,她听着这些话,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她没有认证自己的微博账号,只因为她懒得打理,她只想悄悄关注他,喜欢他,可是他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他的作品越来越出色,她更加难以表白。

  她没有想到自己所喜欢的沈渡的一切,全部是来源于自己。老天这是给她开了多大一个玩笑啊!

  “我和赤哥创建游戏公司之后,我想做的第一个游戏就是《逐仙》,但那时候公司名不见经传,所以我只有先将它壮大,再拿着作品证明实力。直到现在,或许它已经有资格来做出我心中的《逐仙》。”

  他走近她,手掌攀上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来,看见她似乎红了的眼眶,他一向冷清的表情此时竟然有无奈的笑意。

  “只是没想到我猜测过无数模样和性格的人会是你。我喜欢又仰慕的那个作者,竟然是我的员工。”

  她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似乎想将这三年幸福又委屈的暗恋和盘托出,张嘴却只说出了一句话:“我一直很喜欢你,你知不知道?”

  他似乎叹了声气,揉揉她的脑袋:“我当然知道。每天上班都被一道炽烈的视线从早注视到晚,我怎么会不知道?”

  他想到每次被他逮住时她惊慌失措又假装镇静的神色就忍不住想笑。就连赤哥都私底下说:“澄澈好像喜欢你。”他怎么会不知道?就她这么笨这么傻的人哪里懂得隐藏情感,却还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好。这真是令他疑惑,这么笨的人怎么能写出令他难以忘怀的文字?

  他们是这样相像的人,都因对方的作品而喜欢上作品后的那个人,无论对方的相貌家世如何,都那样坚定地相信能创作出这样作品的人一定是自己喜欢的人。

  他用有些冰凉的指尖拂去她眼角的泪,这样温柔的动作令她僵在原地,她只觉身在梦中。

  他问:“那现在,还要不要和我签合同呢?”

  她忙不迭地点头,啜泣的嗓音带着甜甜的笑意:“签签签,我的作品当然要我自己改编。”

  他难得笑出了声:“非你莫属。”

  06

  她开始变得忙碌起来,因为是改编自己的书,还是沈渡最在意的作品,她几乎投入了所有心血,一字一句都要斟酌修改无数次,甚至比当年写《逐仙》的时候还要认真。

  两人都十分默契地没有提感情方面的事。一来澄澈暗恋惯了,她还是羞于表达;二来距离游戏上线的时间还有两个月,时间实在太紧,沈渡又是工作起来严肃得令人害怕的人,何况他比她还在乎这款游戏,她索性认真地做好改编方面的事,不去打扰他。

  时常是等公司的人都走了,她吃完晚饭散步的时候又会走到公司去,打开电脑继续工作,梁澄净陪她来了几次,给她买了夜宵。

  改编工作完成的那天晚上已是半夜,她自小怕黑不敢走夜路,于是打了电话叫梁澄净来接自己,她则在门口等她。月色照得树影婆娑,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从树后钻出来,差点把她吓死。

  可她一眼就认出那女孩正是那天扶沈渡回家的女孩。

  她怎么把这件事忘了?他是有女朋友的啊!那一瞬间,她感觉到莫名的羞愤和愧疚,她在做什么?堂堂梁家千金,竟然妄图破坏别人的感情?

  女孩站在她面前,冷冷地看着她:“你以为你家很有钱就能抢别人的男朋友吗?沈渡就会喜欢你吗?你知不知道他最讨厌目中无人、充满铜臭的富家千金。”

  女孩在公司附近待了很久了,跟踪了澄澈很多次,亲眼看见她进入那栋三层楼高的欧式别墅,看见她对着从豪车上下来的中年人叫爸爸。

  “你了解他吗?你跟他认识才多长时间?隐瞒身份靠近他,肮脏又卑鄙。”她缓步走近,眼神冷冽,“他的妈妈为了嫁入豪门抛弃了他和叔叔,后来生了一个女儿,也就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你知道那个所谓的妹妹是怎么用钱侮辱他的吗?你们这些有钱人,没一个好人。在我揭露你的身份前,你最好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起码留下最后美好的印象,你说是不是?”

  夏夜的风仍有热气,澄澈却感到前所未有地冷。远远看见梁澄净走过来,她说了句“对不起”便匆匆离开。

  女孩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冷笑了一声。

  第二天沈渡来到公司的时候,没有看见澄澈。改编好的作品她已经发给了他,他打她电话起先是关机,后来成了空号,这时他才意识到不对劲。

  除了电话号码,他没有她的任何联系方式,一向冷静的人也有了慌乱的时候,他找了她几天,直到沈灵将一沓照片扔到他面前。

  那是澄澈和陌生男子出入别墅的照片,男子给她送夜宵的照片,他们嬉笑打闹的照片。这个被父亲收养的妹妹站在他面前,气急败坏道:“你看清楚了,她是这种人!你根本就不了解她,她跟你妈妈一样,爱慕虚荣,跟着有钱人走了!你还找她干什么?”

  他将那些照片掀落在地,一字一句道:“我不信。”

  能写出那样文字的人,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他不相信。

  他联系到澄澈的责编,电话那头有些惊讶:“你不知道吗?澄澈出国了。她换了号还没告诉我,不过你可以去她微博私信问她。”

  “我去了,她的微博已经注销了。”

  “怎么会?刚才不才更新动态了吗?她的账号是小小小小的橙子,你是不是搜错账号了?”

  他的手指紧了一下,脚下几乎有一瞬间的踉跄。小小小小的橙子,这个跟他说了三年晚安的账号,他再熟悉不过。

  他起初以为只是粉丝,可每天一条绝不遗落的晚安令他不得不注意到她。他无聊时进过她的主页,看得出是个生活富裕、性格乐观的小姑娘。直到那一次,他收到她的私信:你的画,你的人,多少钱?我买了。

  他又想起多年前,那个所谓的同母异父的妹妹将一沓钱甩到他脸上,警告他以后不准再对着她的母亲叫妈妈时,那种被羞辱的愤怒感。

  他的回复毫不客气,果然,从那之后,那个账号再也没有他发过晚安。他点开她的微博,首页最新的动态是一座铁塔。

  “埃菲尔铁塔倒下时,我的爱才会终止。”

  她去了法国。

  他在她的关注列表里找到自己的名字,那是她关注的第一个账号。

  他打开微博,写下这样一句话:“埃菲尔铁塔永远不会倒下,就像你在我的世界,永远不会被取代。”

  他点开机票网,订了一张最快去法国的机票,截图之后发了微博。

  他知道,她一定会看见。

  文/简小扇 图/戏格格

赞 (207)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