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i,没有权限

  【故事简介】这个陌生的蓝发男人是谁?他第一次出现强吻了盛琳,第二次出现赖在她家不走,甚至要和她一起睡觉!而他自称是她手机里的智能助手Niri开玩笑,她怎么可能和一堆代码谈恋爱?

  一、第七个年头

  在2100年这个高度文明的年代,女性们越来越重视事业,大龄的单身女性越来越多。而盛琳,就是其中之一。

  某世界五百强公司,二十八层。

  身穿干练正装的盛琳正坐在皮质转椅上,拼了老命地敲打键盘赶季度报告。

  一旁的手机响了:“主人,您有来自‘郝总裁’的电话。”

  盛琳依然没停下手上的活儿,“啪啪啪”敲打着键盘:“Niri,帮我接听,谢谢。”

  Niri,是一种手机智能人工系统的名称。当代的手机已经十分发达,人们已经不需要助手,法瑞尔公司生产的手机自带人工智能系统,可以满足你的一切需要,设定闹钟,生病药方查询你只需要对它说一句“Niri,我需要”它能帮你做到一切。

  盛琳作为财务部经理更是日程繁忙,简直一天能叫上百次Niri。

  最关键的是Niri没有人的喜怒哀乐,被使唤上百次依旧能保持充满磁性的绅士嗓音:“好的,主人,正在为您接通‘郝总裁’”

  “喂?盛经理,我需要你的帮助!”电话里总裁显得很急切。

  呵呵,总裁,我认真工作就是对你最大的帮助好吗?被打断工作的盛琳很不爽,但只能把不满往肚子里咽,换了甜甜的嗓音:“总裁,我是财务部经理,不是你的助理Niri哦。我建议总裁挂了电话,对着手机喊一声Niri比较好。”

  “盛经理!这件事智能人工系统帮不了我!”

  这个年代还有Niri帮不了的事情?

  总裁不等盛琳把疑问说出口,就抢答了:“你能和我结婚吗?”

  等一下!总裁你吃药了吗?

  盛琳作为一个平均每十二小时有人介绍相亲的黄金剩女,被各路男人求婚是分分钟的事,导致她现在拒绝别人已然变成日常活动了。

  但是此时此刻她有点犹豫了。

  毕竟平日里求婚的都是些歪瓜裂枣,而总裁相貌、能力、工资卡余额俱佳,除去感情这部分,简直是解决当代人类繁衍大事的第一选择。

  他成功地引起了她的注意。

  据总裁自述,事情是这样的。他一大把年纪还没结婚,豪门父母跟赶骡子似的逼他相亲,于是他想起了忠犬下属盛琳。把一切挑明,他给了盛琳三天的时间,用来考虑下周的酒会去或者不去。

  唉,这个浮躁的社会,恋爱是狗屁,大家都是为了结婚而结婚,着实可悲。

  盛琳越想越烦躁,大晚上的,她拿出了一支2015年的陈年红酒,一口喝下。借着酒意,盛琳发了条朋友圈:“我未来也会像大家一样,和一堆条件结婚吗我的真爱,你在哪里?”

  凌晨两点,她收到几条回复。

  “这么大年纪了,再幻想下去会出大事的。”

  “你找的不是真爱,是寂寞。”

  盛琳愤怒地关掉朋友圈,紧紧握着手机,条件反射一般对着屏幕说话:“Niri,我好难过嗝他们不安慰我还损我,简直不是人嗝”

  手机屏幕跳出一缕蓝光,Niri回道:“如果我有肩膀的话,这个时候一定会借你靠着哭一场。”

  妈呀,太感人了!

  Niri那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七年如一日,但不知是不是酒精的催化作用,盛琳总觉着今晚的声音别样温柔。

  Niri的回复也不再是以“您”开头,礼貌中带着生疏的固定答话,仿佛此时她面对的不再是一堆代码堆砌出来的程序,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男人。

  夜已深,窗外蝉声聒噪。偌大的复式别墅显得清冷,只有她手里握着的手机始终亮着,壳子也暖暖的。

  Niri已经陪伴她七个年头了,她离不开它。

  二、Niri危机

  就在盛琳把自己灌醉的那天晚上,她梦到了一个男人。

  恍惚中那男人把醉得四仰八叉的她给抱了起来,一直抱到二楼的卧室,娴熟地给她换好睡衣,再盖上被子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盛琳被服侍得很舒服,即使醉倒也想醒来给那个男人一个五星好评。于是她艰难中睁开眼,终于看到了那个男人好吧,还是看不清脸。

  她只见他坐在床头,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被子,跟妈妈哄孩子似的,动作温柔至极。他一身穿着挺括的海蓝色西装,手上佩戴着纤尘不染的纯白手套,一副资本家家里那种执事的模样。茶色的头发松松软软地垂在耳边,中间还挑染了一缕蓝色。啧啧啧,这还是个新潮的男人呢。

  男人见盛琳醒来,开口道:“我现在有肩膀了,但我希望你永远不再哭泣。”

  这情话还能更肉麻一点吗?盛琳很困,懒得再理会这个男人,翻身准备睡觉了。

  谁知那人擒住了她的下巴,突如其来地落下一个吻。

  那个吻炙热绵长,仿佛那男人爱了她很久似的。

  宿醉醒来,盛琳脑袋晕得整个人都是崩溃的。更崩溃的是,昨晚的那个梦太太太羞耻了好吗?她居然梦到和一个陌生男人接吻!

  她这是缺爱缺成什么程度了!

  于是为了拯救自己这条缺爱的单身狗,之前总裁的问题,她瞬间有答案了。

  盛琳决定答应总裁作为女伴出席,先在他的圈子里混个脸熟。

  这种大场面,寒暄的人那叫一个络绎不绝。

  这不,盛琳还没来得及揉揉发酸的肩膀,又一个西装男“穿越人潮”挤到她面前,吩咐身后的助手送上一幅裹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画:“这是著名画家斯摩格的名作。这个画家比较冷门,只有极少数真正懂得艺术的人才懂得欣赏他的画作。”

  这谁认识这画家啊?这画是不是正品都未可知。

  她只得呵呵一笑:“好棒。”

  “抱歉,这幅画于1993年4月1号已经毁于斯摩格本人家中。先生您手上的这一副恐怕是赝品。”

  谁?谁这么无情?居然用Niri查了资料,当面拆穿了别人的谎言。

  瞧瞧对方气得都发抖了。

  此时本在一旁和一对夫妇寒暄的总裁也挤到盛琳身边,脸色唰地变绿了,忙拽过盛琳:“盛琳,你是不是疯了?即使你看不顺眼这种寒暄,但对方至少是和我家有来往的名流,你这样当面拆穿人家,还不给人家台阶下,是不是过分了点?”

  等等!

  总裁劈头盖脸一顿责怪,盛琳却愣是没听明白:“我生怕有人打电话打扰,进会场前我特意关机了!”怎么可能是她的Niri在说话呢?

  这黑锅她不背,不背。

  盛琳可不是小绵羊,她脾气一上来便唰地从包里抓出手机,塞到总裁面前以示清白。

  谁知他看了非但没道歉,反而更加怒不可遏:“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我最讨厌撒谎的女人!”

  简直莫名其妙!盛琳白了他背影一眼,低头一看,自己的手机居然真是Niri的界面!刚才那句挑衅的“抱歉,这幅画于1993年”也赫然在屏幕上!

  三、蓝发的男人

  盛琳从来不关注手机的更新换代,她总觉得Niri用的时间长总归也有点情感,但是这下Niri失灵了!它居然在关机状态下自己跳出来说话。

  并且Niri失灵的程度还远远不止这些。宴会结束,在盛琳开车回家的路上,郝总裁给她打过不下五通电话,可每一次都是通话页面刚跳出来,她还没来得及按下接听键就被Niri自说自话地给掐断了。

  那缕蓝光霸道地占据着盛琳的视线:“开车期间不准打电话。”

  面对这样的Niri,盛琳已经焦头烂额了:“免提接听!我说了免提接听!不会影响开车的!”

  Niri却依旧不慌不忙道:“电话簿已将联系人‘郝总裁’拉入黑名单。”然后它就迅速消失了,任盛琳呼天抢地、哭爹喊娘也没再出现。

  等车开到了家门口,盛琳已经吼得嗓子都哑了。

  她想哭,这下她不得不狠下心来换一部最新、最高端的手机,明天就换!系统自带乖巧又可人的Niri那种!

  要死了,要死了,酒会上总裁和她不欢而散,事后人家打了好几通电话又都被挂断。盛琳甚至怀疑此刻她的顶头Boss已经在编辑给自己的辞退邮件了。

  她紧张地打开电脑,登录邮箱已收信件里果然躺了一封来自总裁的邮件,不过幸好,不是辞退信,而是说:“盛琳,你怎么发这么大脾气?电话不接,后来还干脆把我电话屏蔽了,这不像你。”

  感谢天感谢地!自家Boss智商没有下限!

  她赶忙啪啪啪地在键盘上敲字:“总裁,事情是这样的。我的手机坏掉了,Niri擅自把你的号码拖进黑名单,我明天去换了新手机后会第一时间和总裁联系并且详细解释的。”

  然而就在她按下发送键的前一秒。

  盛琳耳边一热,紧接着一股温热的气息包围住了全身:“嗯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好习惯。”

  太惊悚了!

  哪来的男人?盛琳惊恐地回头,悲哀地发现房间里不仅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还正以暧昧的姿势把她圈在怀里。

  等她仰着脖子看清那男人的脸时,惊悚剧情达到了高潮他和她之前梦中见到的那个男人长得一模一样!

  “你你你你是谁?那天晚上怎么进我家的?我要报警了。”

  “您附近有两家警局,最近的离你一百五十米不对,主人,你先冷静一下。”

  “我不!”

  “盛琳!”

  “你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通讯录里都写着呢。”

  太熟悉了从声音到回答模式一切都太熟悉了是的,这个男人就是陪了她七年的Niri!手机里的智能助手!

  如果说之前盛琳想要换手机单纯只是因为手机坏了,那么这个时候,她完全是被吓得脱口而出:“我我要换手机”

  “主人,您附近有十家手机商店啊,设定的系统好麻烦。”男人揉了揉头发,掖了掖左手上那只手套,往沙发一躺,“放弃吧,我是不会告诉你地址的,我不允许你换了我,也不允许你和那个郝总裁有任何除了工作以外的来往。”

  这浑然天成的动作,这霸道总裁一般的口气蓝毛,你这么自来熟,手机厂商知道吗?

  盛琳有些生气了:“你只是一个代码堆成的系统你凭什么命令我?”

  想盛琳在职场摸爬滚打数十载,必然是霸气侧漏的,但面对她的冷言冷语,“蓝毛”居然一点不怕,他甚至做出认真思考状,随后缓缓答道:“嗯大概是因为我吃醋了吧。”

  智能系统为她吃醋了她瞬间觉得救命!这个世界好诡异!

  四、摊上大事了

  Niri赖在自己家怎么办?急,在线等。

  盛琳苦恼得甚至考虑过上网求助,比如上论坛什么的发个帖子诉说苦楚,但后果一定会是她被精神病医院派人抓起来。

  所以她要擦干眼泪,独自面对。

  现在是凌晨三点,盛琳算了算时间,她已经和Niri僵持了不下三个小时了。是的,Niri坚持要睡在盛琳身边,他也没脱下那套挺括的海蓝色西装,就全身笔直地躺在床的左侧,他正在假装自己还是一只手机。

  盛琳一脸崩溃地看着他,他则继续倔强地假装手机

  终于,Niri忍不住了。他侧着脸,一脸天真无邪地向盛琳提问道:“嗯?我过去七年都是这样睡的主人,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很不对!

  盛琳奔到Niri身旁,手疾眼快砸了个枕头过去。但论速度,人类和系统,盛琳输得很惨。Niri抬起左手,挡住了飞来的枕头,抬起右手,把盛琳一下拉进了自己怀里。

  盛琳简直被气得脑缺氧了,她冲着Niri瞪大眼睛:“放手!”

  Niri紧了紧手上的力量,又把她拉近一厘米。

  “我命令你放手!”

  Niri干脆把头轻轻搁在了她肩膀,轻声道:“主人,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

  他一口一个主人,却完全没把她当主人啊!盛琳反抗无效,干脆顺着他:“哦,你说。”

  据那堆程序自述,他自从有了自我意识以来,就喜欢上盛琳了。哦,对了,他还特意强调了:“主人,透过屏幕,二十四小时看着你,是我最幸福的事。”

  她很害怕:“二十四小时?这意味着”

  “工作时候干练的你,私下会看综艺节目笑到打滚的你,心情不好时边喝冰啤酒边抠脚的你,还有睡觉时睡得四仰八叉还流口水的你每一个我都很喜欢。说真的,你的身材保持得不错,就是有点平。”

  “滚!”

  “要冲破设定系统的限制,过程有着难以言说的痛苦。在你不知道的日日夜夜,我都在为了化成人形来到你身边而努力着,你就不奖励我一下吗?”Niri凑近她。

  不可否认,Niri有一副很好的容貌,眼眸是深色的蓝,如同星空般璀璨,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停!啊,她不可以被睫毛扇出的高浓度荷尔蒙给冲昏了头脑!

  这只是一堆代码!冰冷的代码!

  再密不通风的墙,也总有裂缝,再强大的内心,也总有犹豫。就像是盛琳,强大如她也总有抵不过Niri诱惑的时候。

  趁着盛琳一时恍惚,他又一次吻了她。

  一如上次趁着她醉酒那次,温柔而热烈,他分明就是在用最直接的触感大声诉说自己对她的爱恋。

  盛琳面红耳赤。

  她算是懂了,暖男、绅士啥的都只是天生自带的程序设定,脸皮厚如城墙,耍贱耍流氓才是他后天冒出来的性格!

  她摊上大事了!

  五、超人管家

  “喂?请问是法瑞尔公司中国分部吗?你们的手机出现了问题。”

  “好的,小姐,请详细叙述一下,我们技术部人员会为你备案。”

  “手机自带的Niri他从手机里逃脱,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男人!并且他说他爱我,还一步不离地缠着我!我就想问一下你们公司有没有遇到过相同的情况?”

  说起这个,昨晚会谈的结果是,Niri退一步,答应不睡床。但他必须站在床边看着盛琳入睡,总之,他黏人得恨不得连上厕所都一同跟着去怪就怪以前盛琳手机不离身的习惯给Niri惯的。

  她现在在公用电话亭打这通电话,都是靠着自己精湛的演技,好不容易把Niri支开去超市得来的。

  她回忆完毕,电话那头的客服人员也沉默完毕。

  客服妹子甜甜地回答她:“小姐,你该吃药了哟。”

  “”

  盛琳心烦意乱地蹲在路边,Niri的忠犬表现也没能缓解半点厌恶。

  “主人,你在清单上写的东西我都买了。我还买了柑橘类水果,根据你这几天的身体状况,我判定你缺少维C,免疫力低下。”

  这些关心换来的是盛琳的冷笑:“你们公司不是声称Niri是最好、最贴心的助手吗?呵,可你现在完全是给我带来了困扰,希望你离我远一点。”

  Niri愣住了,刚成为人类的他甚至不懂得反驳,他歪着脑袋,一脸疑惑:“远一点?我能去哪里?我就是为你而存在的。”

  他只是想对盛琳好而已,就像一直以来那样,却没想过自己化成人形后,一切都变了,他的关心变成了越线,甚至给盛琳带来了困扰。

  Niri郑重鞠了个躬:“抱歉,我今后会注意距离的。”

  Niri脸上一闪而过的难过提醒着盛琳,她刚才脱口而出的责难有多伤人。

  良心不安促使盛琳第一次对Niri好声好气说了一句话:“喀喀,你能把握距离感的话,我还是愿意暂时收留你的。”她安慰自己,不就是她家Niri比较高级,是个人形的吗?功能还不是照用不误?

  事实也是如此。

  Niri跳脱出手机,但依然能控制她的手机。从制定日程到地图查询,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Niri像个不会累的超人管家。

  他比任何助手都要周到,又比任何男友都要忠诚。

  盛琳清冷的独居生活,似乎因为Niri的来到变得安心。

  盛琳每每加班到深夜,看见家门前总有一盏灯,和一抹笔直的身影等候,嘴上说着嫌弃,心里却到底还是暖暖的。

  可惜的是Niri让她暖心的时刻实在太少了!

  只能说这堆臭程序给点阳光就灿烂,前几日还绅士地说他会注意距离呢,结果最近他又恢复本性,动不动就要索一个吻当奖励。盛琳严重怀疑他自带醉人情话和浪漫情怀都源于法瑞尔公司研发总部在浪漫之都法国巴黎。

  但幸好有了之前被偷袭两次的经验,盛琳每次都能在Niri撒泼打滚求奖励的时候死死捂住嘴巴,导致他只能降低要求。

  最近盛琳加班疯狂,“中国好管家”执意要每天中午准时送饭。

  小助理Mary每天中午十二点都会准时打电话到办公室,一副娱乐记者的音调:“盛经理,送饭小哥又来了哟。”

  制止不了他,可为了避免谣言,盛琳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比如特意买了套二手工装让他穿着,假装成某家盒饭店外卖小哥的样子。

  但纸包不住火。

  财务部经理有个贴心送饭的男友的传闻依旧在办公楼里到处飞,一直飞到了总裁那里。

  那天总裁怒气冲冲一个电话,直接把盛琳叫到了面前质问。

  “盛经理,自从上个月酒会你和我不欢而散之后,你似乎没有像先前承诺那样再联系我?”总裁不怒自威。

  这种气氛下,盛琳真的不敢实话告诉他:我最近因为Niri的事焦头烂额,不小心把Boss您的事忘了

  盛琳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比较真诚:“总裁,你应该也知道。月初财务部门实在忙得腾不出手,我实在不敢怠慢公司的做账进度。”

  “嗯,盛经理你是个好员工,可是”总裁从真皮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盛琳跟前,“可是你不是一个好未婚妻,总要让我主动。”

  顺着情话,总裁顺理成章地揽向盛琳的肩,却不想被她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总裁似乎并未介意:“误会在上次邮件里也解开了,我们该好好找个时间谈论下结婚的事了。”

  六、始终不是人类

  盛琳差点忘了这事。

  毕竟总裁身边最不缺的是啥?女人,还是漂亮的女人。

  其实最初总裁那番“求婚”,她一直把它当作半真半假。她自知自己没有那样的魅力,能让总裁大人非她不可。可是总裁的种种表现,让她觉得,自己或许还真的妄自菲薄了。

  面谈当天晚上郝总裁随便给了个理由让她加班,一直到深夜。然后天一黑,各种交通工具停运,加上好巧不巧今天盛琳没开车来,总裁便颇为顺理成章地邀请她一同上了车,美其名曰“顺路”。

  “琳。”等红灯期间,总裁打开了话匣子,侧脸望着盛琳的眼神十分深情。

  对此盛琳狠狠打了个寒战,啧,这种眼神,分分钟让她想起自家的某堆程序啊!

  “如果不急着回家的话,不如我们去兜风?”

  总裁毫不掩饰的炙热眼神再次袭来,盛琳条件反射一般地想要拒绝,毕竟和男人单处什么的,她真的非常不擅长。

  可她能找什么借口好呢?

  一个身影闪现在她脑海里,于是她说:“抱歉,总裁,现在很晚了。并且我家里还有人在等我回家。”

  总裁十分警觉:“是公司里传言里的那个男人?”

  “其实”

  她还没说明白,总裁恶狠狠地开始了下一波攻势,这次他干脆利用了自己的力气优势,看这个阵仗,是演到言情剧里的高潮戏份了–接吻。

  除去Niri,这应该算是她的初吻不对!怎么能叫算是!Niri不是人类!自己都在瞎想什么啊!

  抛开乱七八糟的想法,以及想要躲开的本能,借着夜色,盛琳想要勇敢一次。她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把年纪了难道还要做等待真爱的小女生吗?

  除了没有爱情,总裁也挺好的她干脆迎了上去。

  此时,手机铃声响了,惹得两人皆被吓了一大跳,因为这铃声实在太响了吧!简直像是警报,方圆十里都能被吵醒那种。

  更诡异的是,来电显示一栏是空的!总裁急切地想要挂掉,却对着手机猛摁了许久都无果:“见鬼了!”

  盛琳瞬间明白了什么,这种事情绝对是那个家伙干的!

  “主人,我们回家了。”一句熟悉得不能更熟悉的话传了过来。

  盛琳惊悚地看向车窗外,发现Niri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马路中央,正堵着自己这面的车门。

  Niri面无表情地站在车窗外,路灯散发着清冷的灯光,映在Niri那副精致得不像人类的脸庞上,居然让他显得有些冷漠。

  他就以这样的姿态和驾驶位的总裁打了个照面,两个男人眼神一来一往,夜色中居然弥漫着些许火药味。

  Niri简单粗暴地打开车门,把盛琳拉下车,再一手搭在她的腰间,把她抱了起来,然后一声不吭地往家里走去

  盛琳一路上对Niri又捶又踢:“你放我下来!我自己有腿!”

  终于走到门口,Niri放下了她。

  盛琳没想到自己会那么生气,简而言之就是:气炸了!

  她的语气几乎可以算是严厉:“这个点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马路中央?”

  Niri挺起胸膛,义正词严:“担心你!”

  “你为什么要控制郝总裁的手机?”

  “你根本不爱他,与他接吻也想要躲开吧?那么我刚才就是在帮你,你应该给我一个奖励。”Niri同样理直气壮,高傲得要命。

  “你应该在家里好好待着,你没有权利插手我的任何事情!我选择爱情或是现实哪个都好,那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任何人无关。”

  她在工作之余的场合这么生气,还是第一次。

  盛琳觉得自己之所以那么生气,是因为她已经把Niri当成是自家衷心的管家,好不容易接受了他的存在,到头来却被狠狠打脸,他根本不尊重她!

  至于藏在心里某个角落的,对Niri的其他某些情感她选择了忽略。

  “你不过是一堆毫无感情的代码!”盛琳丢下这一句,转身进屋子了,甚至不忘锁上门。

  Niri发现夜里真的挺冷的,特别是站在和他主人一墙之隔的房外,特别冷。

  原来自己努力了那么久,爱了她那么久在她的眼里,自己却依然和市面上卖的法瑞尔产品一样,是一堆代码,毫无感情。

  对她而言,他始终不算是人类,除了命令,她不愿意给他多余的一丝丝情感。

  是啊,他早该明白的。就像盛琳这段时间对他的称呼一样,没有特有的名字,而是Niri。

  离开是他最好的选择。

  七、婚姻诈骗

  在彻底离开之前,Niri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打动盛琳,让她把自己当作一个人类男性那样看待,那么他至少要守护她的周全。

  揭露渣男,管家有责。

  他真的是带着如此单纯的目的找到盛琳的,绝对不是因为吃醋!绝对不是!

  “嘿。”

  当盛琳再次看到Niri出现在自家大门口,她是崩溃的,说好的诀别呢!Niri,你脸呢!

  “砰–”她关门关得毫不手软。

  “嘿,女士下午好。”Niri表示脸皮很厚,他站在窗户外,左手放在腹前,鞠躬对盛琳行了个绅士的礼仪。听说人类女性比较喜欢修养好的男性。

  “”真是闹心!难得的休息日又要被毁了!盛琳气呼呼地拉起窗帘。

  “主人,你再拒绝见我,我可就站在门前不走了,当吉祥物”Niri抬起左手,抬起右手,放在脸颊边准备开始卖萌。听说人类女性抵抗不了可爱的生物。

  死皮赖脸!

  盛琳很不情愿地开了门。

  Niri心想:综合来看,还是卖萌更有用嘛。

  Niri这次没像往日那样自来熟,而是恭敬地奉上一袋文件。

  那袋文件上面居然是公司的财务流水账,比自己拿到手那份还要详细,盛琳不过是粗粗地过目,就发现上面记载着几处连她这个财务部经理都不知道的账目。

  盛琳厉声质问:“你你从哪里得到这些文件的?”

  “如你所见,昨晚我也让那个男人的手机响彻夜空嗯,我能侵入任何一部法瑞尔公司生产的电子产品系统,包括电脑,手机,平板。这是我刚有意识以来就发现的能力,但是我从未使用过,因为这毕竟有违我的底线。但是看到有人对你图谋不轨我还是违背了这条原则”Niri越说越轻,“所以无论是报表还是那通他与他父亲的电话我都知道了。”

  盛琳在工作上可不像面对爱情那样白痴,猜也能猜到Niri口中那通电话的内容。

  财务报表漏洞这么大,一旦泄露,股东们甚至会毫不犹豫地撤资,整个公司就垮了。而总裁突然向自己求婚,答案也呼之欲出了。

  他需要做一笔假账,然而一旦被查到,就是坐牢的风险。所以总裁选择她,无非是看中了她财务部经理的身份,想让她嫁进来之后公担风险。

  说通俗一点就是让他们成为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完完全全的婚姻诈骗!

  喀喀,同时原来她误会某管家了。

  盛琳不动声色地将报表收好,在脑海里飞快搜索有什么对话可以扯开话题。

  但Niri显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他望向她的眼神滚烫,却又有些落寞,就像是想要触碰又不能的那种小心翼翼:“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不让你和他有来往了吗?是的,我只是想保护你,不让你错付一颗真心就像我一样”

  “”喂!这个程序有毒!

  Niri流利地说完情话,脱下白色手套,端端正正地向盛琳行了一个单膝下跪的礼:“主人,我的最后一项任务也完成了,我该离开了。”

  “喀喀,你能去哪里?”

  “一堆毫无感情的代码该待的地方。”

  盛琳一个头两个大,昨晚那番气话果然他非常介意!她错了还不行吗?“虽然知道现在挽回可能晚了,但是如果你还愿意的话,就还是像以前那样住在这里吧。”

  盛琳知道自己的道歉毫无说服力,毕竟昨晚说出那么戳人脊梁骨的话的人也是她

  她正这么想着,身旁的Niri已经戴起白手套,跳上沙发看起了电视。

  八、主人,我没有这个权限

  在那之后的日子,Niri除了偶尔卖个萌、耍个帅勾引盛琳,再也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Niri给他这种行为命名为“细水长流作战计划”,声称要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宠溺盛琳,让盛琳在细水长流中喜欢上他。

  对此盛琳表示:“你做梦去吧,等姐有了男朋友,你就可以打包出门,浪迹天涯了。”

  嘴上这么说着,可是盛琳在Niri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拒绝了闺密朋友多次的相亲介绍,至于原因,也许只有她心里最清楚。

  本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直到某一日盛琳发现,Niri最近越来越虚弱了,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以往他愿意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守着她,每晚十点热完牛奶,便会端着送到她房里。看着牛奶被她喝完,再拿着杯子去厨房洗干净,再回到卧室,假装自己是一只手机,在她身旁入睡。

  每晚如此,直到最近一个星期Niri各种不对劲,最开始是晚上入睡后早上很难醒来,后来是在厨房洗杯子时昏睡在池子边。今天他甚至在煮牛奶的时候昏倒,滚烫的牛奶被烧得噗噗作响,溢出小铁锅,洒到了他的身上。

  盛琳跑去看时,Niri的胳膊和胸膛已经被烫得火红一片,触目惊心。

  她像只无头苍蝇似的满房间乱窜,医药箱呢?冰袋呢?她在团团转的期间悲哀地意识到平时这些都是交给Niri的,以往自己感冒发烧,从药方到测量温度都是由Niri一手负责的。

  还真应了Niri说的那句话,方方面面宠溺她,宠溺到让她丧失生活自理能力。

  好不容易找到医药箱,盛琳飞奔到沙发边,替Niri仔细敷上烫伤药,又对他最近的无缘无故昏迷感到担忧,于是她对他掐人中,揪耳朵,捏脸蛋,甚至假装要对着他嘴巴亲上去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她一个赌气,干脆在旁守着,就不信他醒不了了!

  或许是药膏起了药效,又或许是Niri感受到了盛琳对他少有的关心,凌晨三点,Niri醒了过来。

  他艰难地回想起昏倒前发生的事情,迅速起身,才发现自己的烫伤已经被人上了药,以及倚在沙发边睡得香甜的盛琳。

  他拨开她额前的发,第一次吻了她的额头。额头吻,只给此生挚爱。

  “我真的很爱你”说完,Niri又昏睡了过去。

  一大清早,盛琳被门铃声给吵醒,当她想要下床开门时发现身上压着一个人!手还放在她腰上!这家伙昨晚醒来一定又吃了她豆腐,简直无耻!

  门铃很急。

  她只好先放过他,穿起拖鞋就往外奔。

  “喂?请问是盛琳小姐吗?我们是法瑞尔公司技术部。上次盛小姐在电话里提到的问题还记得吗?”

  她当然记得,那是Niri刚出现的那段时间。

  “不记得了,你们找错人了,抱歉!”盛琳要关门,却被那些人强行拦住了。

  法瑞尔公司派来工作人员要把Niri强制回收。

  一人负责拦住盛琳,其余人则冲进了屋内搜寻Niri。

  盛琳大叫道:“你们私闯民宅!我要报警了!”

  那人不慌不忙:“是这样的,女士,你的手机暂时无法使用。法瑞尔公司自从接到盛小姐的那通电话之后,又从世界各个城市接到了类似的电话,我们这才意识到Niri这个系统可怕的漏洞。你也知道,他们相当于机器人,根本不是人类,我们无法预测他们可能对人类造成的伤害,所以必须进行回收。”

  盛琳怒不可遏:“既然你们也说了无法预测他们的行动,那你们凭什么断定他们有害?他们是有感情的生命!你们没权利决定他们的未来!”

  那人冷笑一声,充满嘲讽:“不,他们就是一堆程序罢了,我们的程序中心能控制他们。盛女士应该也发现了Niri最近的异常,是不是经常昏过去?那是因为程序师最近不停在毁坏原来他们亲手创造的系统,系统破坏,他们就不能再正常活动,方便回收。”

  以前总听人家这么说,只有当你失去他的那一刻,你才会意识到你有多么爱他。曾经盛琳对此嗤之以鼻,如果真的很爱他,那自己一定可以不顾程序和人类的阻碍,告诉他,自己爱他。

  她之所以甘愿以管家和主人的身份与Niri共处一室,并藏起心底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一定是因为还不够喜欢,一定是。

  但当她眼睁睁看着还在沙发上昏睡的Niri被工作人员扛着带走这一刻,她这些自欺欺人的想法都瞬间崩塌。

  盛琳硬把那几个工作人员拉住:“这是我的私人手机,你们公司并没有权利回收!”

  工作人员这几日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情,但还没遇到过像盛琳这样反抗如此激烈的人,他们没有耐心,干脆一把退倒她,说道:“抱歉女士,这台机器给您带来了困扰,抱歉,我们会修好了再给你送回来。”

  盛琳的生活又回到了之前的轨迹,她虽然在郝家集团辞了职,但在新公司做的还是财务部的工作,上班,下班,赶报表唯一的变化就是,她有事情都自己做了,再也不会喊那个名字。

  这座城市最近又进入了阴雨季节,每天连绵的细雨不断,惹得盛琳回家心情都不爽。

  她麻木地掏出钥匙准备打开院门,却发现一旁邮箱里塞着一个包裹,寄件人–法瑞尔公司!

  盛琳抱着包裹连跑带跳地冲进房里,手撕包裹,那叫一个迫不及待。

  里面是一部和之前外观一模一样的手机!包装纸上还特地注明:原系统未销毁,仅修复。

  盛琳郑重地按下开机键,紧张得手心冒汗:“Niri。”当屏幕上跳出一抹熟悉的蓝光,她已经泪流满面。

  “您好,主人,初次见面,请打开设置把Niri调成您期望的属性”

  “Niri,到最后我都来不及说,我爱你。”

  “我只是智能助理。”

  “Niri,你还爱我吗?”

  “主人,我没有这个权限。”

  文/萝卜酱汤 图/戏格格

赞 (4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