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拯救单身汪

  【故事简介】老祖宗误交单身损友,竟险些导致千年后家族灭亡!为了改变历史,我只能穿越回去帮助这位损友脱单。谁知他竟有女人恐惧症?!我只能牺牲小我,化身贴心丫鬟让他明白女人有多么可爱。可是为什么我渐渐觉得有些不对?这三天两头公主抱加强吻的,还像有女人恐惧症的样子吗?

  第一章

  经过多年研究,身为历史学家的老爸终于找到了我们家族人丁凋零的罪魁祸首。千年以前,我们苍家祖先曾经结交了个损友,被灌输了“女人猛于虎”此等丧心病狂的思想,直接导致后来几十代的男人都不近女色,繁衍生息远远落后于社会正常发展水平。

  幸好我所在的年代科技发达,时光机已经被研发出来。我决定偷偷用老爸单位的时光机穿越回去找老祖宗,让他珍惜生命,远离损友。我的脚刚落在千年前的土地上,就看到老祖宗被几个黑衣人追杀。我还没来得及出手,半空中飞来一道人影,长剑一扫,黑衣人就尽数躺在了地上。

  眨眼间,老祖宗已经跟那人跪在地上歃血结拜。

  “我苍何今日与江君宽结为兄弟,从此同甘共苦,若违此誓,孤独终老,无子送终!”

  江君宽?他就是老祖宗的损友?我胸口顿时一阵疼,老祖宗发誓要不要这么毒?这样我还如何执行任务离间他们俩?

  既然不能让老祖宗背信弃义,那我只好把目标转向江君宽了。于是我打扮成这个年代妙龄女子的模样,向江家进发。

  据老爸搜集的史料记载,江君宽乃药王谷谷主兼武林第一侠客,性别男,厌恶女。当年青葱年少刚出道的时候,他曾经喜欢上一美貌女子,最后却被那女子骗入生死阵中,几乎命丧黄泉。后来他亲手斩杀该女子,从此但凡有女人刻意接近他,都会被他当面恶言羞辱乃至动手驱逐。

  我虽然也是个女人,但我毕竟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受过未来社会良好的教育,恶言恶语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如果江君宽对我动手,凭我跆拳道黑带的本事,也未必会输给他。

  几天后,我信心满满地敲开了江家大门,求见谷主。

  片刻之后,江君宽出来了。我立刻上前行礼:“久闻江谷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俊朗非凡,英气冲天。”

  这话虽然有些夸张,用在江君宽的身上倒还贴切。以他的身高和颜值,就算放在我的年代,也绝对是帅哥一枚。

  “什么事?”他冷冷地扫了我一眼,口气特别不爽。

  我柔声道:“听说江谷主早年被女人伤害过,至今仍有心结,我是特意来开解啊!”

  我话还没说完,江君宽倏地伸手过来掐住我的脖子,脸色阴沉:“本谷主最恨别人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妖女!”

  此人委实太玻璃心了吧?幸好穿越过来的时候,我从老爸单位的科研部顺走了一支记忆消除棒,可以通过强光和电磁场对人脑记忆区产生一定程度的干扰,消除十秒钟内的记忆,不用的时候还可以当短棍使用,真是一举两得。

  我赶紧掏出记忆消除棒在他眼前“咔嚓”一下,他立刻松开手,恍惚了几秒钟。

  “你是谁?找我什么事?”回过神来,他再次冷冷地问我。

  我整了整凌乱的衣襟:“江谷主,小女子听说你还单身,特来”

  这次他掐得更快:“本谷主的终身大事与你有何干?说,是谁派你来接近本谷主的?”

  我的内心简直是崩溃的。他就不能好好听我把话说完吗?对女人到底是有多恨啊?

  我再次使用了记忆消除棒。

  “江谷主,不知你现在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咔嚓!”

  “江谷主,其实你这样封闭自己内心是不好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咔嚓!”

  “江谷主,给自己一个机会,给别人一个机会,也许你会发现明天一片灿烂”

  “咔嚓!”

  我怒了,将记忆消除棒朝地上一摔!

  “江君宽,我是来找你决斗的!今天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为了我们苍家的繁荣,我豁出去了!

  第二章

  跆拳道在这个时代果然不管事,我连江君宽的衣服也没碰到,就被他像扭麻花一样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为什么要和我决斗?”他语气淡淡地问我。

  我努力扭过头瞪他:“你名声太大,本姑娘看你不顺眼,不行吗?”

  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你看我不顺眼?”

  “我不仅看你不顺眼,连你的声音我都听不顺。你最好从这世上消失,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话放得这么狠,其实我却很心虚。我觉得,如果江君宽将我这番话当真,消失于世的人极可能是我。想到这里,我浑身抖了一下。

  他却似乎一点儿也不恼,反而松开我,温和地说道:“有很多女人来过药王谷,最后都没有好下场,因为她们多多少少都在打本谷主的主意。只有你不一样,你叫什么名字?”

  我听着江君宽这番话,怎么都觉得有点儿诡异,感觉下一句他就会说:“很好,女人,你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

  想到这里,我警觉心大作地退了两步,然后拔腿狂奔。尽管我穿越过来是为了拯救江君宽这个单身狗,但万一他不小心看上了我不!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我还是暂且撤退,回头再说。

  我躲进林子里,研究了一会儿接下来的计划,一抬头就发现天都黑了,四周隐隐约约传来一些奇怪的声响。我的直觉告诉我,情况不太妙。

  我立刻三两下爬上树,刚松了口气,转头就看见一条巨蟒盘在树干上,正对着我吐信。我眼白一翻,浑身一软,从树上栽了下来。

  我心想这回不摔个腿骨折也得脑震荡了,却没想到,树下有人。我正正落入江君宽的怀抱里。

  “快放开我!”我还处在害怕他看上我的恐慌之中,下意识就吼他。他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嘴里冷冷道:“你确定要我放你下来?”

  我怔了一下,眼角往地上一瞥,登时魂都没了。那条蛇已经下了树,现在就盘在他的脚下。电光石火间,我已经抱住了他的脖子:“谷主救我。”

  他哼笑一声,直接抱着我往家走去。

  结果最后,我还是在江家住了下来。倒也不是江君宽强留我,他养的那条金蟒不知怎么回事,整天巴巴地跟在我屁股后头,我若想出谷,它就拦住我的去路,甚至不惜使出“神龙摆尾”来打我。

  多亏了金蟒,我每天又跑又躲,把药王谷都摸熟了。偌大一个山谷里,居然没几个女人,大部分都是男人。江君宽创立药王谷的时候便下了命令,这里不收留女人。所以来投奔他的,也大部分是受过情伤的男人。

  当然,也有例外,长得丑的女人可以无视这条规定。

  这么一打听,我顿时觉得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这天江君宽在院子里配药,我瞅着蛇不在,冲过去问他:“药王谷是不是有规定,不收留漂亮的女人?”

  听到女人两个字,江君宽的眉头微微蹙了下,但还是很平静地回我:“是有这条规定,有问题吗?”

  我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那你为什么要收留我?”

  江君宽转过头来,吃惊地看着我:“所以你以为你长得很漂亮?”他顿了一下便笑得不可抑制,“你哪来的这种自信?”

  我气得站起来跺脚:“我要出谷!”我错了,我从刚开始就应该去找老祖宗,管老祖宗发了什么誓呢,反正又不会应验。

  江君宽停下捣药的动作,神色有些难看:“你很不想留下来吗?”

  “我还有要事待办呢,没空在这里耽搁。”我没好声气地回他。

  他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留你。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金蟒最近正值发情期,对这方圆十里内的雌性动物都十分留意。你要是不小心在没人的角落里被它堵住,那后果可就”

  第三章

  想想我就浑身发寒。算了,江君宽此人明显审美观有问题,我不和他计较。

  留在药王谷以后,我开始帮他做一些晒药、采药的工作。偶尔有空,我也会与他闲聊几句,比如,问他当年跟那个妖女是怎么认识的。

  我手里揣着记忆消除棒,做好准备如果他忽然掐过来,我就“咔嚓”一下。但出乎意料的,他竟然没有动怒。

  他眯了眯眼:“你对我的过去很感兴趣?”

  我抬头望天,做不屑状:“少自以为是了。不敢说就算了。”

  原以为我用激将法,江君宽肯定会解释,没想到我等了半天,他竟然不说话。我只能凑过去问他:“那你是打算孤独终老吗?其实这世上好女子千千万万,你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

  趁他沉思,我又继续道:“退一万步说,如果你真的打定主意孤独终老,你一个人遭罪就算了,别怂恿你身边的朋友跟你一起啊!”

  说完这话,我就看到江君宽点了点头:“你不说我还差点儿忘了。我的结拜兄弟苍何还未娶妻,我得去提醒他一下,让他小心提防漂亮女人。”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我死命拉也没能拉住江君宽,只能哀求他带我一起去苍家。

  老祖宗在这个时候应该还只是户部一个小官,但几年后他便会官拜一品,权倾朝野。若不是江君宽这家伙从中作梗,凭老祖宗的身份,三妻四妾、儿孙满堂绝对不在话下。既然我跟着来了,那必然不能让江君宽得逞。

  想到要见老祖宗,我整个人都激动不已,在门外整理了好一会儿仪容才敲门。

  之前我已经见过老祖宗一面,但当时他被人追得狼狈不堪,身上还血淋淋的。今天再见,我才发现,老祖宗真是帅气绝顶,丝毫不逊于他的损友。我们苍家的基因果然是顶呱呱的。

  我一下就激动起来,拉住老祖宗的手热泪盈眶:“老不,苍大人,我叫穆雪,我仰慕您很久了,今天总算得见,真是不枉此生。”

  也许是我的眼泪太过真切,老祖宗也被感动了。他看着我,目光充满欣喜:“敢问姑娘家住何方?在下改日一定登门提”

  老祖宗的话还没说完,我就被一股力道生硬地扯了过去,一抬头只剩下江君宽的肩膀在面前,掩住了老祖宗的身影。

  “江兄?怎么是你?”

  “叨扰苍兄了。我家婢女不懂事,还望海涵。”江君宽云淡风轻地说,回头瞪了我一眼,我立刻噤若寒蝉。

  老祖宗走在前头带路,江君宽和我跟在后头。他忽然跟我搭话:“你仰慕苍何什么?长得漂亮还是手无缚鸡之力?”

  岂有此理,他竟然如此侮辱老祖宗。我顿时满腔怒火:“就算苍大人文文弱弱,也比那种动不动就只会用暴力的人好!”

  话音刚落,我右脚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重重地往前一扑。我回头一看,青石路上连颗石子也没有,肯定是江君宽用脚干的好事。我立刻在心里狠狠诅咒了他一百遍。

  老祖宗回过身来:“穆姑娘没事吧?”他说着便要来搀我。万万没想到,江君宽抢先一步,像拎猫一样把我提了起来,满脸不悦:“丢人现眼,不必在我面前伺候了,找个地方等我。”说完,他便和老祖宗进正厅去了。

  第四章

  他不让我听,我偏偏要听。我绕了个弯,跑到回廊的窗子底下,悄悄蹲下,竖起了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两人先是唠了一些家常,问候彼此身体之类的,然后老祖宗话锋一转,忽然说到最近各地上贡税银频频遭劫的事情。

  “我听闻,劫税银的那伙人个个身手不凡,似乎不是普通的山贼。为首的竟还是个身段纤细的女子,使的是金铃银索。”

  话到此处止住,我正疑心老祖宗说这给江君宽听做什么,就听到江君宽淡淡回应:“我与她已经恩断义绝。苍兄这个忙,我想必帮不上。”

  “可她若再这样劫下去,只怕惊动朝廷,到时候会不可收拾。一场相识,江兄难道要看着她自寻死路吗?”

  我倒吸了一口气,难不成老祖宗说的那个女人是江君宽的旧情人?她没死?这个念头一出来,我整个人莫名其妙地有些不安。

  我正想挪近听清楚一些,里头嗖地飞过来一颗花生米,打在我的脖子上,我立刻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祖宗和江君宽一并走出来。江君宽这厮简直可耻,他居然走在我这一侧,刻意抬手用袖子挡住了老祖宗的视线。

  我就这么望着他们渐渐远去,在墙角保持着深蹲的姿势,直到天黑以后江君宽才折回来。

  “知错了吗?”他淡淡问我。我说不了话,只得眨了眨眼皮。他伸手拂过我的脖子,我立刻浑身一软,躺在了地上。

  “江君宽,你不要脸,居然对一个弱女子使出这种手段!”我抱着完全麻了的膝盖一边哀号一边怒骂。

  他又伸出手指:“看来,你还是没知错。”

  “我错了,我错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扶着墙站起来,没想到,一个趔趄却撞进他的怀抱里,一抬头便对上他深邃的目光。

  我脸上一热,嘴巴也开始结巴起来:“呃,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脚麻。”

  “看见了。”他冷冷回我,忽然拦腰将我抱起来。这是他第二回主动抱我,我没有见过比他更喜欢抱女人的男人,几乎要怀疑他之前的不近女色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为了验证这个疑惑,我咬了咬牙,不要命地将手往他脖子上一绕,脸几乎贴上他的脖子。假如他还对女人心存厌恶,一定会将我像垃圾一样扔出去。

  可我没想到,他只是浑身僵了一下,却脚步稳稳地朝客房走去。他踹开客房的门,将我放在床上,突如其来便将我压倒在棉被上。

  下一刻,他的唇覆了上来,带着一丝浓烈的酒香,彻底堵住我的呼吸。我使劲想要推开他,奈何力量悬殊,只能由着他继续亲吻。也不知是不是他身上的酒气把我熏醉了,我居然鬼使神差地开始迎合他,恨不得反过来将他压在身下。

  可惜我未能如愿,我才刚沉醉进去,他倏地便把我推开,退了两步站在床前,拇指擦过嘴唇,表情极为冰冷:“你好好休息吧。明日我们出发去凤岭。”

  原来他还是答应了老祖宗,要去找他的旧情人,说服她改邪归正。如果她真的改邪归正,那他是不是顺理成章就跟她在一起了?这明明是我一直想要的结果,可此刻我不知怎的,就是不想他去找她。

  “你能不能不去?”

  他眼皮抬了抬:“为什么不?我若不去,你不就任务失败了吗?”

  我心跳骤然加速,吓得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会知道我想做什么?这不可能。

  他勾起嘴角:“看来我猜中了?”他转身就走了,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第五章

  此后几天,江君宽一句话也没和我说过。幸好去凤岭这一路,老祖宗也跟着来了,有人陪我说说笑笑,我才没那么无聊。在这几天里,我也从老祖宗口中知道了更多关于那个女人的事。

  那女子名叫夏霓,是凤岭水仙宫的主人,出尘绝艳,生平自视甚高,唯一动过心的人便是江君宽。当年江君宽还是初出江湖的无名小子,而夏霓已经名动江湖,她对江君宽虽然一见倾心,却担心他另有所图,也担心错失其他良缘,故意设下了生死阵,假装遇险,想要看看谁对她真心。后来江君宽在阵中浴血奋战数日,终于将她救出。夏霓本想委以终身,却不料他无意得知真相,一气之下与她恩断义绝。

  “江湖传言不是说他亲手杀了那女子吗?”

  老祖宗皱了皱眉:“竟有此事?我怎的没有听说过?大约是讹传吧。”

  如果不是史料记载有误,就是我穿越过来造成了变动。但是这个事实让我更加受打击,他被骗得几乎丧命,却仍不愿意伤夏霓,是不是代表他心中还有她?也许他表现得如此厌恶女人,恰恰是他放不下夏霓的表现?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我觉得整个人都坐立难安,总觉得心头好像被剜去了一角。眼看凤岭近在眼前,我把心一横,决定装病。幸好之前在药王谷之时,我帮江君宽做药,偷偷留了一些毒药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分量下轻一点儿的话,应当不会对身体有太大损害,了不起也就是上吐下泻。

  我一病,老祖宗立刻就近找了间破庙让我歇息,我拉住江君宽的衣袖,楚楚可怜地看着他:“对不起,我拖累你们了。”

  他白了我一眼:“毒药好吃吗?”

  我立刻娇躯一抖:“你你怎么知道?”

  他轻蔑地哼了一声:“你想试探什么?”

  被他这么一说,我才忽然发现,我确实不仅仅想阻止他见夏霓,我还想知道他会不会担心我。原来,这些日子和他朝夕相处,我不知何时已经对他动了心。

  趁着老祖宗出去透气,我决定挑明一切。

  “是,我想知道你喜不喜欢我?”我脑海里闪过几天前那个吻,当时他虽然喝了酒,又及时推开我,可直觉告诉我,他对我不是没有感觉的。

  我连眼睛也不敢眨,生怕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也生怕晃神间会遗漏他的任何回答。可我没想到,最后,他只给了我一句话。

  “我若喜欢你,如何去见夏霓?”

  我怔了一下,胃里突然一阵翻涌,低头便吐出一口血。他脸色一变,掐住我的手臂:“你!你到底吃了多少毒药?”

  我又不懂用药,哪里知道要吃多少,以为只是一点点儿的量,谁知道竟然严重得吐血。这回,我真是得不偿失。

  没多久,我便昏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身在凤岭水仙宫中。老祖宗见我醒来,大喜过望:“穆姑娘,你可算醒了。真是吓死我了,幸好江兄当机立断将你送来水仙宫,你才捡回了一条命。”

  劫后余生,又被老祖宗这样关怀着,我顿时泪流满面,激动地开口:“呜呜呜,你对我真好。”

  老祖宗将我的手握得紧紧的:“啥也别说了。穆姑娘,你的心意我明白。等你好了,我便上门提亲。”

  啥?我吓得呆住,正想解释,江君宽的身影却忽然出现在门口。他手里端着碗药,脸色冰冷地盯着我和老祖宗。

  “过来送药,不意却听到如此喜事。苍兄喜欢我身边的人,为何不早点儿对我说呢?”他缓步走过来,“我定会成人之美。”

  “江兄,此话当真?”老祖宗一脸惊喜。

  我一颗心凉到了冰窟里,目光空洞地望着江君宽。他将药碗递到老祖宗手里,转过身:“如此便劳苍兄照顾穆雪了。我还要去陪夏霓。”

  第六章

  我在水仙宫中养了大半个月,身体才好了一些。江君宽自我醒来那天之后,便再未来看过我。倒是夏霓,时不时便来探望。她果然是明艳不可方物,怪不得当年无数武林中人为她以命相搏。

  “君宽说,穆姑娘在药王谷住了一个多月,倒是稀奇。药王谷向来是不收容女子的。”

  我心里一阵郁闷,她这是明知故问,非要揭我伤疤。我不悦地咕哝了一句:“是啊,因为江君宽觉得我丑,所以才收留我的。”

  也不知我这句话说错了什么,她脸色一沉便走了。过了几天,我身体大好,能下床走了,老祖宗便陪着我在凤岭到处逛。

  我心想,反正江君宽跟夏霓也复合了,我也该赶紧把任务办好,回到属于我的地方去了。这天跟老祖宗单独相处,我便开始对他循循善诱:“苍大人,你知道做男人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吗?”

  他茫然地摇了摇头。

  “就是三妻四妾啊!”我对他道,“不论以后主人和夏姑娘能不能在一起,吵不吵架,你一定要坚持三妻四妾这个原则不动摇,知道吗?”

  “穆姑娘,你竟如此深明大义。”老祖宗动容地抱住我,“我感谢你!”

  我挣了挣,最终还是无力地任他抱住我。反正我很快也是要消失的,让他误会也无所谓了。可我没想到,当晚我出来赏月,江君宽忽然出现,将我拐到了暗处。

  他捏住我的下巴,表情阴狠得像要杀了我:“你为了嫁给苍何,当真是舍得牺牲啊!怎么?是担心夏霓知道我喜欢你,会对你下手,所以迫不及待要找人庇护吗?”

  这几句话信息量太大,我愣了好一会儿才抓住其中的关键:“你说什么?你喜欢我?”

  “是,我喜欢你!我该死地喜欢了你!”他突然倾身过来,像那晚一样狠狠地吻了我。惊喜来得太快,我措手不及,只能欣喜若狂地回应他。

  也不知过去多久,他松开我,抚着我的嘴唇,目光从激烈转为沉寂:“恭喜你,任务成功了。夏霓处心积虑派各种各样的女人接近我,不就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对她余情未了吗?”

  他退了几步,嘲讽地笑了笑:“可恶的是,我明知你是她派来的人,却还是不知不觉动了心。不过你猜她知道我的心意后,会怎么对你?呵,你不会天真地以为,你嫁给苍何就没事了吧?”

  我这才明白,在苍家那个晚上,他为什么亲完我之后会有那样的反应,原来,他以为我是夏霓派去接近他的女人。怪不得他对每个进入药王谷的女人都重重防备,原来夏霓一直对他没死心。

  “江君宽,我不是夏霓派去的。我之所以进药王谷是因为”话到此处,我却无法对他继续解释。说我是苍何的后人,从未来穿越而来吗?这理由太扯了,换了我也不会信。

  “怎么?说不出理由了?”他冷冷一笑,“你的主子都已经承认了,你还想否认吗?”

  “江君宽”我下意识拉住他的袖子,直觉告诉我,如果我放开他,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可惜,他没给我任何机会,他挥开我:“你好自为之吧。”

  第七章

  江君宽前脚刚走,我便看到了夏霓。她定是看到了刚才那一幕,目光噬人般冰冷。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她直接将我扔进了凤岭一处沼泽里,四周全是蛇蝎猛兽。

  她立在树上,淡淡道:“你对我说江君宽说你丑的时候,我就有预感了。当年我在江湖所及之处,哪个男人不是为我的美貌痴狂,只有他,非说我其貌不扬。他对我不屑一顾,我却偏偏要拿下他。”

  你们俩都有病吗?都喜欢给自己找虐!

  她顿了一下又露出凄然的表情:“若不是后来他识破了我布的局,也许今天我们早就是一对佳偶了。穆姑娘,你我本没有仇怨,可你错就错在成了江君宽喜欢的女人。这么多年,他从来没对任何女人动过心,我相信,他心里是有我的,只是时日问题。你若消失了,我跟他还能从头再来。”

  我很想告诉夏霓,就算没了我,江君宽也未必会和她在一起。他那样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容得女人设计他?可我都要死了,再说这些又有何用?

  “夏姑娘,你能不能答应我,若是和江君宽在一起,从此以后便以一颗至诚之心对待他,再也不设计他了?”

  夏霓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扯了扯嘴角:“那是自然。”

  她转身离去,我才觉得害怕。看来,我是没法回到我埋时光机的地方了,这辈子要葬身在这里了。

  我抓住沼泽里一棵空心的木头,让自己不至于沉下去。因为蛇兽不敢靠近泥潭,我竟然撑了三天。可是三天没有进食,我终于渐渐撑不下去。

  正要松手听凭命运摆布的时候,我却看见江君宽飞身而来。他伸手抓住我的肩膀,将我一拎,我便脱离了沼泽。

  “穆雪!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他将我带至平地,满脸焦急地问我。

  再见他,恍若隔世,我死死忍住眼泪,问他:“你怎么会来?你不是应该陪着夏姑娘吗?”

  “我拒绝了夏霓。其实我早该跟她说清楚了,这么多年她不断试探我,就算我当真对她有余情,也早就被她消磨尽了。”他悲凉地笑了笑,“幸好我及时跟她说清楚,否则,她也不会承认,你根本不是她的人。幸好,幸好来得及。”

  他将我拥进怀里:“来的一路,我真怕会看见你的尸体。穆雪,我这辈子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

  我强忍了半天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我用尽力气狠狠捶着他的后背:“你这王八蛋,你宁可相信你的旧情人也不信我。早知道,我应该早点儿放弃,让你后悔一辈子!”

  “但你没有!因为,你自始至终也期待着我会来救你,对不对?”

  我无法否认,这三天唯一支撑我活下去的念头,就是他。我始终抱着一丝希望,也许他只要回想我们这些日子相处的片段,就会知道,我不是虚情假意的。

  好在,老天没让我落空。我紧紧抱着他:“以后你不许再冤枉我了!”

  “我发誓!”他抱起我,正打算离开谷底,却被夏霓挡住了去路。

  “江君宽,你如此负我,我今天便要你命丧凤岭。”

  一切来得太快,我还没看清楚怎么发生的,江君宽的长剑已经刺入了夏霓的肩膀。

  她睁大眼睛望着他,似乎不敢相信他出手毫不犹豫。江君宽眉峰一凛,长剑一收,她便不支倒下。

  “七年前,我对你说过恩断义绝。那时我心中对你尚有情义。”他握紧了拳头,眼底闪过一丝沉痛,“但今天,我对你已无话可说,只愿,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抱起我便离开了。

  第八章

  我命大归来,老祖宗高兴得发狂,连连说回去就找吉日跟我成亲,被江君宽毫不留情地否决了。

  “穆雪已经是我的人了。苍兄你前途无量,将来必定有无数女子追随,我却只要一个穆雪,还请割爱。”

  “是啊,苍大人。”我靠进江君宽怀里,“其实我自始至终喜欢的只有君宽一个人,希望你见谅,我已经非君不嫁了。”

  “穆姑娘,你”老祖宗指着我,神色崩溃,“原来你一直在骗我,我真是可笑,还以为找到了人生真爱。既然你们情投意合,我还能说什么?”

  说完,他转身狂奔,空中似乎有泪花飘过。

  我和江君宽回到了药王谷,择日便成亲了。成亲后,我才对他解释了一切。他虽然觉得匪夷所思,却选择了相信我。

  “那你还会回去吗?”他不安地问我。

  我摇了摇头:“不了,你在这里,我哪里也不去。何况,我已经完成了任务。”

  他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待苍兄消气,我再带着你登门道歉。他毕竟是你的老祖宗。”

  我原以为,没有江君宽在旁怂恿,老祖宗一定会三妻四妾,却没想到,他竟然因为我的缘故受了情伤,死活不肯成亲。我和江君宽费了几年时间,才总算劝他娶了妻子,看他对妻子爱搭不理的样子,估计是不可能三妻四妾了。

  想到这里,我就十分挫败。我明明已经改变了江君宽,历史为什么没有跟着改变呢?难道,不论细节如何改变,历史的最终结果都是不会变的吗?

  我又想到史料记载,江君宽亲手杀了夏霓,这个会变化吗?我和江君宽匆匆赶回凤岭,才发现,夏霓那次被江君宽刺伤以后,受了极大的打击,最终郁郁寡欢去世了。

  历史的齿轮重新转了一圈,却终是在同样的点汇聚。我握着江君宽的手:“夏霓虽然行事狠辣,在感情上却是一心一意。我也是一样,容不得有人与我分享你。江君宽,你以后要是敢拈花惹草,我就”

  江君宽捂住我的嘴:“放心,我绝对不会!”

  我和江君宽相伴走过了这一生,他再没容许任何女人接近过他。

  文/豆角很逗 图/鱼兮

赞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