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盗不走孤独

  周五这晚,我坐在电脑前写稿。

  思路不畅,正枯坐时,手机屏幕在黑暗中亮了起来。

  是一位年轻的小读者。

  她说,莫叔,去听演唱会吗?

  我看了下她说的那场演唱会–世界巡回演唱会,十一月到长沙。

  她说的这个歌星我知道,天王级别的人物,曾红透了半边天。

  拿着手机晃神的这一刹,我想起曾经也有个姑娘问过我一样的问题。

  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四日,黄家驹从舞台上失足跌落,一个时代就此结束。

  那时的我正值“中二”的年纪,刚刚开始注意到平时那些讨人嫌的小姑娘们都留长了头发,变得腼腆而敏感。我之前没有怎么关注过这个乐队,但六月三十日那一天,我发现我新来的同桌姑娘正坐在我身边掉泪。同桌姑娘留着一头漂亮的长发,高高的束在脑后,把脸藏在袖子后面,小声地哭泣。

  我伸头一看,桌上的报纸上写着黄家驹逝世的消息。彼时不懂事儿的我,还像个二愣子一样傻傻不停地戳她问:“哎哎,你哭什么啊?”

  “关你屁事啊!”她一脸鼻涕眼泪地冲我喊道。

  “神经病……”我吃了瘪,没好气地回道。

  晚上回家坐在桌前回想这一幕时,我才迟钝地明白她是在为自己的偶像哀悼。

  第二天早自习,我早早地到了教室,吞吞吐吐地向她道了个半吊子的歉。她却温柔地笑了笑,说:“我昨天心情差,态度也不好,不怪你。”

  那是一个初夏有蝉鸣的早晨,从此我和她渐渐熟络起来。

  谈起Beyond的时候,她的眼睛会发光。我也陆续知道了她还迷张国荣与梅艳芳。她常常神采飞扬地对我说着偶像们的种种事迹,我便做一个安静的听众。

  那个时候男同学与女同学之间不可以走得太近,我们的交头接耳很快便引来了班主任的警告。她自觉地与我疏远,我也十分识趣,换了座位后,只会在打照面时与她相视一笑。

  我开始频繁地听起了Beyond的歌,时常想起和她倾谈的时光。

  在迷茫落寞的时候拿出来品味,在无人的夜巷里带着酒气哼唱几句,在聚会离别后与朋友勾肩搭背、放声高歌,这就是我的青春。

  后来我们升上不同的高中,同桌姑娘给我写过一封信,大意是希望以后能保持联络,还将她珍藏的CD寄给了我。我当时不明白,以为那些歌,只能用来在时光里被翻来覆去地怀念。

  再叹无限唏嘘惜别天,含泪告别了无声,眸里倾出真挚心,凝望轻轻的嗟叹,难再聚。

  后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高考前一晚,我接到她的电话,她问我要不要一起坐火车去看Beyond的演唱会,我不是没有动心过,但考虑到马上就要考试了,而且演唱会在很远的另一个城市举办,我咬咬牙,婉拒了。她也只是笑笑说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

  高中毕业后我与她在异地两城读大学,偶尔会通过短信、电话倾诉着各自的烦恼,抱怨着各自的恋情。只是这样的联系一年比一年少,我们都知道有个词叫做渐行渐远。

  她从前出去旅游总会寄明信片给我,后来便渐渐少了,那些明信片我小心翼翼地与她送我的CD存放在一起。

  坐在黑暗中的我,思绪纷飞了这一瞬,便抬起手回复道:叫上你喜欢的人一起去看演唱会,要玩儿得开心。

  文/莫默

赞 (1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