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有一日再相见

  前段时间接到母上懿旨,回家收拾杂物。这是有轻度洁癖的母亲最大的爱好,我和妹妹再不乐意也只能乖乖遵命,但这次有惊喜。看到妹妹从她的破布包里拿出许多我少年时的照片,真是哭笑不得。曾一度以为在搬家时弄丢了,还可惜了很久。失而复得,弥足珍贵,很欣喜,但我更想揍她一顿,喜欢藏姐姐的东西这个习惯可不值得夸赞。

  那些照片中最珍贵的是初中的毕业照,它纪念了我整个豆蔻年华。再看照片,有些名字已经记不清了,不是不长情,总有一些交往少的,就如过客般慢慢淡出了记忆。但有关那个站在最后一排角落,笑得一脸憨厚的少年的记忆仍然鲜活,并没有随着日月的更替而褪色。虽然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少年是我初中时期的最后一个同桌。我初中所在的班级是全校出了名的差班,并不是差在成绩,班里还有几个名列前列的学生总能在开学大会上拿到可观的奖学金。让学校头疼的是我们班的纪律,真的很巧,几乎所有怀着青春激情要闯荡江湖的“坏孩子”都分到了我们班,每天江湖义气,打抱不平,直到换了第四任班主任才有所收敛。有趣的是,当时的我并不觉得自己的班级有多差,而且我们班的“好孩子”和“坏孩子”相处得很融洽,老师也无可奈何,现在想想确实是有些活泼得过了头。

  班上除了“好孩子”和“坏孩子”还有一些孩子,他们没有好成绩,融不进“好孩子”圈,性格不活泼,“坏孩子”也不愿意带着他们“闯江湖”,那个少年就是其中之一。

  在我的印象中,少年没有朋友,吃饭总是独来独往,班上跟他一个家族的表弟也不常跟他说话,但他脸上却总是带着憨厚的笑。班上有很多人会让他帮忙擦黑板、倒垃圾、带零食、打扫、考试时抬桌子到很远的食堂(那时候有一部分学生要在食堂考试,自备桌椅),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他也笑着接受。一直不了解他这么无私为人的想法,因为并没有很多人感叹他的善意,也没有人因为这些与他成了朋友,反倒因为过于憨厚而被别人称作傻。

  我一直未曾与他有过太多接触,直至最后三个月和他成了同桌。那时的我脾气还未收敛,周围环境有一点儿波动就会焦躁,请求老师换一个安静些的同桌好让我在考试前沉下心学习,于是迎来了少年。

  他很安静,一天说五句话都算多的了,我也未曾在意,后来才慢慢发现他会在我做题忘了值日时帮我擦好黑板,帮我整理桌上收来的杂乱不堪的周记本。那些零碎的事他都做了,我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做题。现在来看,他真的是绅士、暖男,但那时的我还没有现在淑女,只是疏离地道谢,后来休息时与他闲聊,还说如果他将这些时间用来做题,早不是倒数第一了。他仍然憨厚地笑着,说:“我小时候发高烧,烧坏了脑子,学不好了,我爸妈也没指望我考个好成绩,他们说以后学个手艺或者回家种地都好。但我还是很羡慕你们能很快把题做出来,也羡慕你们有很多朋友一起玩儿,真好。”

  少年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落寞与向往,让我说不出什么,只是笑了下,后来有时间就会与他闲谈,他说他不聪明但很喜欢机械,以后想学修理,还说他以后要多说话多交朋友……

  再后来毕业了,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一别经年,不知道他是否成了曾经向往的模样。同学中也没有人联系过他,或许他已经拥有一个小小的修理店,跟他喜欢的机械在一起,或许他已经能言善道,有了爱人、友人的陪伴不再孤单……我想象不出,只是希望他一切都好。

  我们终日忙碌,有些回忆却越来越深刻,经常想念那些青葱岁月,想念那个温暖少年。来日再见,我将以何对你?以微笑,以祝福。

  文/长木

赞 (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