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体验游戏

  【故事简介】毕业答辩前夕,宋清连连遭遇怪事,她发现,这一切都跟自己暗恋的苏北林脱不了干系。姓苏的,你哪里跑!

  一、半路杀出傻白甜

  宋清狠狠咬了一口鸡翅膀,恨不得那是陆小棠的胳膊。

  喧闹的食堂内,陆小棠坐在她邻桌,向苏北林抱怨道:“提了一天购物袋,胳膊好酸哦,林,你可不可以喂我吃?”

  宋清在此之前从未见过陆小棠,可她知道,这妞儿合苏北林的口味。当苏北林盛着饭,温柔喂到陆小棠嘴里时,她一用力,手里的筷子应声而断。

  苏北林因此发现了她,勾起薄唇说:“你不是一心在忙毕业设计,还有时间偷看我?”

  挑衅的语气,仿佛她就应该待在研究室里,出来吃饭超过十分钟,都是种罪过。

  宋清习惯性顶嘴:“要你管,你的设计难道做完了?”

  苏北林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顺手丢她一个移动硬盘:“我的毕业设计是一款单机游戏,有空你可以玩玩,看看能不能通关。”

  宋清接住硬盘,正想再损苏北林几句,陆小棠却强行夺回话语权。“林,你真的好厉害哦。”她亲昵地牵着苏北林的衣袖,娇闹道,“才一天就有点离不开你了,没有你人家可怎么办?”

  喂喂,只是一款游戏而已,用不着跟拯救世界一样煽情吧?

  苏北林看出宋清眼里的不屑,他不理陆小棠,挑起眉毛问她:“你的设计呢,不拿出来看看么?”

  苏北林拥着陆小棠,明亮的眼睛却定定看着宋清。在他眼里,宋清是大学四年唯一能跟自己比肩的人,她是计算机系的天才少女,嘴巴毒,又有恶趣味,揪住他一个错能高兴三天,可若没有她,他的生活将会无趣很多。

  提到毕业设计,宋清突然屁股着火似的起身就走:“不聊了,你继续在这儿卿卿我我吧。”

  她的毕业设计,是一款表白机器人。

  相信许多人都像她一样,平时舌灿莲花,遇到喜欢的人连句话都说不出。这款机器人自带520句经典情话,会按照主人的意愿完成表白任务–是她专门为自己和苏北林设计的。

  跟苏北林斗了四年,临到毕业,宋清却开始管不住自己的慕强之心。苏北林和她都要留校读研的,为何不开启一段荡气回肠的校园黄昏恋呢?宋清设计了上千个程序,掐着苏北林的喜好做出了表白机器人,却没算到他在毕业之前,勾搭上了陆小棠这个软妹子!

  真是处处留情,不甘寂寞!

  苏北林观察着宋清通红的脸色,故意感慨道:“棠儿,如果别人也像你这么温柔,就好了。”

  “讨厌,你好坏!”陆小棠咯咯地笑,“林,我为什么没有早点遇见你?”

  “棠儿!”

  “林!”

  宋清再也忍不了了,蹬蹬蹬三步跑出了食堂,她走的太急,没留意苏北林上翘的嘴角,和周围同学的窃窃私语声。

  “冰山女王又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

  “还能有谁,苏北林惹她了呗……”

  “苏北林自己在那儿吃着饭,能怎么惹她?”

  “苏大神也有点儿怪,一直自言自语,念叨什么糖啊枣啊的,他在跟谁说话?”

  二、恋爱体验游戏

  回到寝室,宋清气哼哼地打开电脑,开始测试苏北林设计的游戏。

  她的本意是给苏北林挑bug,却渐渐被设计精良的游戏界面吸引。画面中出现了一对情侣的卡通形象,男的高高瘦瘦,有几根头发永远不服帖,女的五官精致,虽然长着惹人喜欢的娃娃脸,表情却永远高傲生硬,让人感到莫名的熟悉。

  两个小人儿先是吵吵闹闹,然后表白,相爱,结婚,看来这是一款恋爱养成类游戏。

  视频播放得差不多,一个对话框弹出来:请玩家输入理想对象的名字。

  宋清几乎没多想,就打出“sbl”三个字母。

  她的输入法也认得这个缩写,自动识别为“苏北林”。

  没过几秒钟,程序跳到下一步:经检测,苏北林是玩家现实生活中认识的人,玩家是否确同意跟他确定恋爱关系?

  哟,这系统还挺智能!宋清笑着点了确定键。

  对话框消失,画面中铺满白玫瑰花,宋清曾跟苏北林提过,自己最喜欢的花朵就是白玫瑰,因为它的花语是心有灵犀,与你相配。

  宋清正笑着,却见画面再次转换,白玫瑰变成一只四脚朝天的小狗。系统提示:任务建立,玩家宋清一个月内跟苏北林建立恋爱关系,如任务无法达成,本系统将带着宋清一起狗带。

  然后就是小狗爆炸的画面。

  新的对话框又弹出来,任务第一步:宋清每天对苏北林说三句赞美或求助的话:林,你真的好厉害哦;林,你可不可以帮帮我;林……

  等等,这不是陆小棠刚向苏北林撒娇用的台词吗?

  宋清大喊道:“这是什么鬼程序?”

  她才不要做柔弱的白莲花呢!

  系统提示:玩家宋清对本系统产生异议,为此本系统发出警告,苏北林是玩家自愿输入的名字,也是方圆五百里内玩家唯一能看上的雄性生物,本系统奉劝玩家遵守规则,做完任务。

  宋清“啪”地将电脑合上,这又是苏北林的恶作剧吧,她才不要上当!

  她将这款游戏抛到脑后,转手去忙别的事,直到睡觉前再也没想起它。一天忙忙碌碌,她躺在床上时已十分困倦,眼睁睁看指针从十二点指到两点,却怎么也睡不着觉!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

  “叮”,她的脑海中突然响起对话框弹出的声音。

  系统提示:游戏的随身空间已建立,玩家将随时接收本系统提示。玩家如拒绝做任务,将永远处于失眠状态,本系统再次奉劝,不要轻易狗带……

  在读这条提示的时候,宋清自觉脑补出苏北林那懒洋洋、充满磁性的声音。

  宋清只觉得见鬼了,即使苏北林的游戏可以创立随身空间,可他是将什么作为信号接收器的呢?她不服气地想,这一定是苏北林故意整她的把戏,她改天一定要破解他的烂程序!

  “呦呦呦,着急了,认输了。”没想到系统瞬间读取了她的思想,变成苏北林挑衅的语气,“争国奖,争优秀,你不是一直想压过我吗?连我设计的游戏都玩不通关,就别说要打败我的话了。”

  黑漆漆的寝室中,宋清默默咬牙。很好,苏北林很清楚她的软肋,与他斗争是她最大的乐趣,怎么能轻易放弃!

  “我接受任务!”怕吵醒其他人,宋清只能在自己的脑海中咆哮道,“第一步,不就是跟苏北林说三句肉麻的话吗!”

  “叮”又一条提示弹出,玩家接受任务,恋爱关系进入预备阶段!

  她无法发泄内心的激荡,只能忿忿地将眼镜摘下,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三、丢了心的马拉松

  宋清的眼镜是苏北林送她的,大三下学期,他们一起参加半程马拉松,因为存有比较之心,她前半程跑得飞快,不出六公里,就体力不支摔倒在地。

  准确说,是摔在了苏北林的怀里。

  她的眼镜被踩碎了,看不清苏北林的脸,只记得自己被抱起来,胳膊本能环住了苏北林的肩膀。

  天气那么热,宋清有些中暑。苏北林将她抱到树荫处仔细照料,滚烫的汗水滚落,砸在她怦然跳动的心上。

  “好热,难受……”她嘤咛道。

  苏北林从未见过宋清这么柔弱的样子,心中升腾起异样的柔软。他温柔拂开她的湿发,将水洒在她身上降温,晶莹的水珠滚落宋清雪白的皮肤,是极度清纯的诱惑。

  他一直就在等这一天,等一个无法抵抗的,乖乖投降的宋清呵……

  宋清中暑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呼吸都愈发急促起来,苏北林俯下身子,为她做人工呼吸。他知道这是施救的吻,不该带入任何情愫,可宋清的嘴唇太过柔软,像水草一样缠缚住他,让他忍不住沉沦。

  “啪!”宋清恢复意识,毫不犹豫甩他一巴掌。

  苏北林顺势捉住她的手,“挺有力量的嘛,是休息,还是跑下半程?”他收住情绪,又恢复浪荡公子的模样。

  宋清紧紧咬着嘴唇。她对苏北林心存好感,不会当众让他尴尬,所以即使恼怒,还是坚持与他跑完下半程。

  携手冲向终点的时候,苏北林好像说了什么,可惜周围喝彩声太大,她一句也没听清楚。

  宋清平时聪明,关键时候粗心得可怕。回程一路,她只顾心疼摔碎的眼镜,忽略苏北林搭在她肩上的手,和藏有图谋的眼睛。

  宋清还要打工凑学费,一时出不起眼镜钱,仗着自己度数不高,天天眯着眼睛记笔记。不想三天后,苏北林丢给她一副眼镜,是一款在市面上从未见过的牌子。

  “喏,这个给你。”他照例懒得解释,任由同学们在一旁起哄,说苏大神决心向她表白啦。

  宋清晕乎乎地追出校门,决定问清苏北林的心思,若真两情相悦就在一起。却正看见他乘着自家豪车离开,身边的妹子肤白腿长,言笑晏晏。

  宋清握着眼镜,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苏北林身边,向来不缺美女。他游刃有余,对她的照拂或许也出于绅士风度。她却傻乎乎、执着地追随他这么多年,拼尽全力做到最好,让他看见自己。

  可惜,不是在同一所学校,参加同一场比赛,他们就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

  四、如此暧昧,你却未曾爱上我

  周五是苏北林游泳锻炼的日子,宋清本不想搭理他,但为了游戏任务,只能换上泳衣去找他。

  苏北林属于脱衣有肌肉的类型,在水中像一条线条完美的鱼,这样的旖旎风景,宋清早已不稀罕,但还是扯扯嘴角,干巴巴地说道:“林,你真的好……厉害。”

  宋清耳边又弹出随身系统提示的声音:玩家忘了说“哦”哦,语气也不够娇嗲。系统监测到苏北林已经朝您游来,请您勇敢迈出第一步,将赞美台词再说一遍吧。

  宋清:……让我像陆小棠一样娇嗲,还不如一刀给个痛快!

  系统提示:考虑到玩家情商感人,本系统已经把要求放低到幼儿园水平,玩家只要完整说出赞美词就行。

  宋清走进泳池,苏北林游到她身边,恶作剧似的朝她打水花,她正想骂他幼稚,却硬生生调转了话头。

  宋清深吸一口气,字正腔圆地背诵道:“林,你,好,厉,害,哦。”

  苏北林顿时脚下一跌,差点呛死在泳池中。

  他好容易浮出水面,见鬼一样瞧着她:“你说啥?”

  宋清通红着脸,没好气地说:“本姑娘没兴趣讲第二遍!”

  “叮”,系统提示:苏北林没听到玩家的台词,请玩家再重复一遍。

  宋清这回连眼角都在扭曲,她无视了自己可怜的节操,洪亮地重复道:“林你好厉害哦!呵呵,这次听见了吧。”

  苏北林摸着她的额头:“你没发烧吧?你的游技比我高许多,这夸奖明显不走心啊。”

  系统提示:苏北林不认可……

  宋清真要抓狂了,不用提示她也知道,苏北林不认可的夸奖肯定也不算数呗。她只能开动聪明的脑筋,游说苏北林道:“真心的,我感觉你的速度快多了,不信咱俩比赛一下?”

  两人又一次站在起点上,开始第N次竞争。宋清原本一心求输,奈何习惯作祟,最终还是以半身的优势赢了苏北林,当她率先触壁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宋清垂死挣扎道:“虽然是我赢了,可我还是觉得你好厉害哦。”

  咦,说这肉麻话的时候,她的舌头怎么利落了很多?

  苏北林完全不领情,转身往岸上游去。宋清追他,情急之下小腿开始抽筋,身子竟渐渐沉下去。

  泳池内几乎没什么人,苏北林又背对着看不见她。宋清在慌乱中扑腾几下,反而越沉越深。这时那该死的系统还弹出提示:“机会难得,玩家快说第二句赞美词啊。”

  第二句,第二句是啥来着?

  “林,你可不可以帮帮我!”宋清女高音式的尖叫响彻云霄。

  苏北林足足愣了三秒钟,让宋清在泳池中多呛了两口水。等他反应出那柔弱的、充满需要一声“林”是在唤他,几乎片刻不停地奔到她身边。宋清受了惊吓,凭借本能死死攀着他的身体,隔着薄薄的泳衣,心跳如鼓。

  苏北林托着宋清的腰,轻声哄着:“不怕,不怕。”

  宋清此时已恢复了几分理智,可她觉得嗲嗲地需要着苏北林的感觉还不错。趁着机会,她愿意多腻他一会儿,甚至自然地说出了第三句赞美词:“林,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达成任务一。任务二,与苏北林约会,并将其心跳撩过80,玩家加油!

  宋清觉得第二个任务很简单,她借口感谢苏北林救命之恩,很容易就将他约了出来。

  她特意向舍友学习了撩汉之道,穿着及地长裙,举手投足都甜酥酥的。她没什么钱,只敢请苏北林吃韩式火锅,好在苏北林一点不挑食,全程不断夸她的造型好看,还说跟她在一起,即使吃方便面也开心。

  回程路上月光很好,苏北林很贴心地为她提裙摆。宋清没喝酒,却觉得有点儿醉了。她随意挥洒自己的妩媚,甚至咯咯笑着登上了末班公交,将身体虚倚在苏北林的胸膛上。

  苏北林明显也动了情,他将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呼吸喷在她的发间,“宋清,我觉得你最近十分反常,像一只发情的猫儿。”

  他甚至舔了一下她的耳垂,轻声嘀咕道:“我很喜欢。”

  宋清一阵轻颤,无声胜却有声,当她觉得胜券在握的时候,系统却弹出一条提示。

  叮!苏北林心跳68,无明显波动,玩家任务失败。

  什,什么?

  苏北林与她,说着最暧昧的话语,做着最暧昧的事情,系统却说,他根本没有情动?

  她已经沉沦,苏北林却平静如常,原来这种挑逗,真是他信手拈来的!

  宋清的笑容渐渐瓦解,向系统承认:“好吧,我输了。”

  她在脑中跟系统做着交涉:“我爱着苏北林,他却对我无动于衷,这游戏还有什么必要玩下去?”

  系统停顿片刻,之后才弱弱弹出对话框:程序已输入,玩家放弃通关将一直处于失眠状态。不过,想要通关,倒有个别的办法……

  苏北林正开心着,却感觉怀中的姑娘慢慢冷硬起来,他正疑惑着,就被宋清一掌拍开,跌倒在老弱病残孕专座上。

  只见宋清眼神冷涩,决绝地对他说:“苏北林,现成的情话你跟别人说去吧,姐姐我,不伺候了。”

  五、如此情深,却难启齿

  通关的另一种方法,是宋清放弃苏北林,去撩拨别的男生。但游戏的要求很严苛,必须有三个人对她说“我喜欢你”,才能进入下一步程序。

  宋清开启了自暴自弃式的猎艳旅途,她选定的第一个目标是研究室的师兄,原因很简单,大家都去吃午饭了,研究室里只有她和师兄两人,方便。

  在系统的教导下,宋清对男女关系有点开窍了。她找到自己最美的角度,用左侧脸对着师兄说:“师兄,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

  心却不受控制地想起苏北林,尖锐地疼了一下。

  师兄受了惊吓,平时理智冷艳,说话超不过三句的小师妹跟他表白了?传言她不是喜欢苏北林吗,难道是他魅力太大,师妹移情别恋了?

  师兄的感觉正良好,宋清又加了一把火:“师兄什么程序都会写,我觉得你……好厉害哦!”

  苏北林的例子告诉他,夸人就要有理有据,宋清将自己设计的表白机器人拿出来,用甜腻的声音撒娇道:“这是我的毕业设计,师兄能不能帮忙看看?”

  两颗脑袋渐渐凑在一起,宋清装作很有趣的样子,一直附和师兄的说法。师兄越说越兴奋,慢慢开始手舞足蹈,她的心却慢慢变冷,原来不带感情的撩拨这么容易,苏北林也曾像看傻子一样逗着她吧!

  “你们在干什么?”

  宋清突然感受到一股蛮力,苏北林黑着脸将她拉到身边。“你好厉害哦?宋清,对我讲过的话,你随随便便就跟别人说了?”

  苏北林双眼喷火,吃个午饭的功夫,她就随便引逗别的男人!

  他一步步逼着宋清,伸手卡住她的下巴:“如果我来晚点,你是不是还想吻他?”

  宋清恨恨瞪他一眼:“我没你想得这么随便。”

  师兄见情势不对,早就逃离了研究室。空荡荡的房间里,他们的呼吸清晰可闻,苏北林慢慢低下头,将唇抵在宋清的唇间,宋清的眼睛瞬间睁得很大,她奋力挣扎几下,渐渐柔软下来。

  一吻终了,苏北林将下巴磕在宋清的肩膀上,语气十分委屈:“刚才看到你跟师兄这么亲密,我整个人都窒息了。”

  “叮!”系统提示:苏北林当前心跳102,玩家任务达成。因任务完成率高达120%,玩家获得“开外挂”技能一项!

  宋清靠在苏北林怀里,听他快速有力的心跳声。她默默对系统说:“我要苏北林一整天的时间,让他专心陪我一天,事后抹去他的记忆。”

  宋清本来觉得,抹去记忆的任务太难了,在游戏中不可能达成。可系统却信誓旦旦地保证,它会在接近苏北林的时候发射干扰信号,苏北林一觉醒来,什么都不会记得。

  宋清于是放心地跟苏北林去水上乐园玩,因为知道他的记忆会被抹去,她格外肆无忌惮。宋清挽着苏北林的手臂,一会儿拉他看表演,一会儿开玩笑似的把他推到水里。

  苏北林宠溺地任她折腾,路过的情侣看他们恩爱的样子,女生嫉妒地拧男友的耳朵:“你看人家的男朋友!”

  宋清的幸福感都胀满了。

  晚上吃的是烧烤,苏北林每吃一串肉都用纸巾擦铁签头,对这种平民食物有些排斥。宋清十分不自在:“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就去吃牛排把。”

  “额……啊?”苏北林摸了摸他支棱着的头发,笑着解释道:“这个很好吃啊,我小时候被铁签扎伤过,所以有点心理阴影。”

  这话明显是在安慰她,虽然知道苏北林是好意,可宋清越发不自在,匆匆吃了几口烤烧饼就结账离开了。漆黑的小巷里,苏北林挽着她的手走,宋清叫住他:“苏北林。”

  苏北林回头,少女的眼睛在灯光照射下,盈盈泛起水光:“跟我在一起,你也有点不适应吧?”

  相处四年,苏北林虽然从没有炫耀过,宋清却不能对他斐然的家世视而不见。想到身世的差距,她突然涌上一阵孤独的勇气–就在今晚表白,让苏北林明白自己的心吧!反正明天,他自然就忘了……

  她还可以披上浑身尖刺,以朋友的身份陪在他身边。

  “苏北林,我很喜欢你,你喜欢我吗?”宋清低声问。

  苏北林喉头滚动,半响不言,却伸手将宋清拥在怀里。

  他说:“当然喜欢,我只是不明白,四年来,我们有很多机会能成为男女朋友,你为什么要躲我?”

  他又低头,去吻宋清的耳垂,宋清敏感地缩在他怀里,声音微带哭腔:“你一直若即若离的,身边有换不完的女伴。”

  苏北林努力想了想,大学四年,他唯一喜欢过的就是宋清,真不知道她吃的哪门子醋。“你说的那些女孩,有些是父母安排的应酬,我连名字都记不住。”

  宋清拧了一下他的腰:“那陆小棠呢?我亲眼看见你喂饭给她吃!”

  哦对,陆小棠……她跟其他女孩,还是不一样的。

  闷热的天气里,苏北林突然打了个哆嗦,陆小棠的事,如果宋清知道真相,大概会一巴掌拍死他吧!

  六、神秘的陆小棠

  第二天下起大雨,宋清回忆起自己又哭又笑的丢人模样,很不得把自己闷死在被子里。

  研究室还是要去的,她撑着伞在雨里慢吞吞地走,一抬头却发现……苏北林和陆小棠?

  那个人,明明昨天还小心翼翼地抱着她,委屈地问她为什么躲着他!

  陆小棠仍然是娇闹模样:“林,水积太深了啦,人家为见你刚买的新鞋哎!”

  苏北林果然温柔,任劳任怨地半蹲在她面前:“上来,我背你走。”

  苏北林背着陆小棠走过,宋清慌忙退到一棵树后躲着,像个不战而败的懦夫。

  她幽魂似的飘到了研究室,明明带了伞,衣服还湿了半边,师姐瞧她失魂落魄的,同情地说:“清清,我正要给你打电话,看来你已经知道机器人坏掉的事情啦。”

  宋清一懵:“什么?”

  表白机器人在研究室呆了几天,70%的程序都被恶意删除了。毕业答辩就在三天后,她的设计却变成一堆破铜烂铁。

  师姐神秘兮兮地凑在她耳边:“听说你向赵师兄表白后,又瞬间把他甩了?他对你很不满意哦,哼哼,被删除的都是关键程序,一看就是行家干的。”

  宋清这才想起来,她为了做任务,几天前的确撩拨了实验室的师兄。事后她已经道歉了啊,怎么还……

  师姐无奈耸肩:“刚才老赵就在那儿幸灾乐祸,但没证据的事,也不能直接怀疑到他身上。时间太紧张,你一定补不完程序,不如让苏北林来帮忙吧。”

  宋清木然地摇头:“苏北林要陪她女朋友。”

  师姐觉得好笑:“别闹了,他女朋友不就是你吗?最近你们天天凑在一起。”

  宋清终于觉出不对:“苏北林身边那个个子小小的,很嗲的女生,你们难道都看不见?”

  师姐同情地摸摸她的头:“你是不是压力太大,出现幻视了?”

  不是幻视,她明明还听见过陆小棠的声音,旁观她与苏北林的互动……诡异,实在太诡异了!

  就在这时,罪魁祸首来到了实验室,师姐将宋清的遭遇向他描述了一番,苏北林皱眉沉思片刻:“我和宋清一起写,应该能赶上deadline。”

  “我不用你!”宋清倔强地拒绝。

  系统提示:玩家开启我不听我不听的无理取闹模式,对此本系统友情提示,玩家赶不完毕业设计,将会延期毕业一年。

  宋清表情纠结,她瞟了一眼苏北林,那家伙已经撸起袖子准备干活,就差她一句吩咐。

  “……好吧,那我把思路告诉你,你帮我写一半。”宋清不情不愿地补充道,“谢谢了。”

  半夜两点,其他人早就走了,只剩宋清和苏北林在拼命写代码。

  “作为计算机系的准毕业生,你怎么不知道留个备份!”苏北林吐槽她,“就凭这点也不该让你拿学位证。”

  宋清不搭理他,她正翻着收集来的情话宝典,开始修复机器人的520句数据库。“一见到你,我的生活就充满阳光”“天上的星星,落在你的眼睛里”,苏北林默默盯着她的屏幕说:“你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设计里包含这么多肉麻话。”

  宋清随口说道:“是一款表白机器人。”

  苏北林心中警铃大作,敏感地问她:“表白?你要跟谁表白?”

  宋清自然不好意思说,她原本想通过机器人向他表白,于是岔开话题:“我还想问,陆小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除了我,谁都没有见过她?”

  苏北林一噎,顿时尴尬了。

  “哈哈哈,这事儿吧,非常玄妙。”他推一推眼镜,心虚地说:“等答辩完我再告诉你。”

  两人继续工作,快天亮时苏北林睡了过去,宋清看着他乱糟糟的头发,突然淡淡笑了。

  “还能向谁表白啊……笨蛋。”

  七、你笑我闹,鸡飞狗跳

  拜宋清和苏北林所赐,计算机系本科答辩会,史无前例地变成了表白现场。

  先上台的是宋清,她带着苏北林和自己通宵三夜做出的作品,声音无限柔软:“这是一款表白机器人,我的设计初衷很简单,就是给那些心有所属却羞于表白的女孩子们一个机会,数据库里的520句情话,有些是摘抄书籍,有些是我自己想的,灵感来自……我心里的那个人。”

  最后一句话很小声,连坐在前排的老师都没听见,宋清却觉得,苏北林的目光明显闪了一下。

  气氛轻松,有同学在台下起哄:“宋清,你说这是专为女生设计的,那广大男同胞呢?”

  宋清早有准备,低头一笑说:“男生先天比女孩子勇敢,如果心中有爱,我希望他们能亲口说出来。”

  老师们一笑,也不计较她这点小心思。接下来答辩的是苏北林,他上台后推了推眼镜,冒着被宋清暴打的风险说:“我带来的是一款恋爱养成游戏,做这项毕业设计,完全是为了刚才上台的那位小姐。”

  “呦呦–”又是一阵起哄声。

  苏、宋两人的关系,早就是同学间一段佳话,所有目光顿时聚集在宋清身上。只听苏北林接着阐述:“这游戏还有一款衍生产品,就是虚拟的3D眼镜,玩家戴上它后就能听到系统提示音,被系统读取部分思维,也会……看到自己在恋爱关系中最担心的事物。”

  他轻咳一声,有点不好意思:“家里常为我安排应酬,我时常会礼节性地接触一些女孩子。因为这个原因,我的女神将我假想成一个花心大少,所以在她戴上眼镜后,看到了一个并不存在的情敌。”

  苏北林装得也好辛苦啊,系统监测出宋清的思想后,他要假装跟虚拟的陆小棠讲话。但这也是他设计3D眼镜的初衷–他想让宋清吃醋,直面自己的心。

  宋清暗暗咬牙,不用说,苏北林是在马拉松时故意踩碎她的眼镜,又将3D眼镜赔给了她,所以她才假想出一个现实中没有的陆小棠!

  还有中间的“开外挂”奖励,也一定是系统骗她的,它才不会发射什么干扰信号,也并没有抹去苏北林的记忆。

  她又自卑又患得患失的,竟被他耍得团团转!

  感受到宋清杀人似的目光,苏北林忍不住一哆嗦:“游戏的每个任务,都是我为女神量身设计的,我想让她不要逞强,慢慢多需要我一点儿。”

  同学们窃窃私语,气氛顿时很火爆。老师们问完几个专业问题,示意苏北林可以下台了。

  苏北林却说:“谢谢老师们对我的肯定,但我认为,自己还没有通过这场答辩。”

  “宋清她,是恋爱养成程序的最终评判人,”苏北林看着台下那人,勾唇一笑,“只有她答应做我女朋友,我的设计才算通过。”

  台下女生冒起小红心:“苏北林你不愧是大神,追个女友也这么高规格,我们挺你!”

  而作为事件的中心人物,宋清真要恨死他了!他他他,这不是在逼自己当众表白吗!

  苏北林最后又添了一把火:“清清,你还犹豫什么?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爱情主题的设计,这不是一种心有灵犀吗?”

  “叮”,提示音这时响起来:本系统最后一次友情提示,请玩家先答应苏北林,等他下台后再随意收拾!

  宋清扑哧一笑,又恨不太起来了,主动让自己收拾苏北林,这真的是亲系统吗?

  她抬起头,大方地承认道:“苏北林,我们在一起吧。”

  同学们一边起哄,一边把她推到苏北林怀里。好容易跟他独处,她开始秋后算帐:“中间有一个任务,你的心跳怎么只有68,害得我以为自己没魅力!”

  苏北林挠头:“大概是程序写错了吧,我每次见你都心跳100多,不信你摸。”

  宋清甩开他:“谁要理你!”

  她正想好好修理苏北林,同学们却摆弄着表白机器人玩,他们问她:“宋清,你不说一共520句情话吗,程序里显示是521句啊,让我们听听最后一句是什么。”

  “别!”宋清大声哀嚎道。

  最后一句,是她录制了自己的声音,背着苏北林加上去的。真在大庭广众下播放出来,她还要不要做高冷女神啦!

  恶作剧的同学并未理她,按下播放程序,宋清那娇嗔、酥软的声音顿时响彻整个教室。

  “林,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文/高轩过 图/水墨

赞 (2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