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狂想曲

  【内容简介】

  洪月亮自打跟在左彦身边后,就开始每天无缘无故的梦到他,这也就算了,这厮居然还得寸进尺叫她搬去和他住!好好好,你是雇主,你说了算!等等!你说什么?你喜欢我?左帅哥你这个要搞事情啊!

  第一章

  洪月亮又做梦了。

  梦中是激烈的打斗场面,数名魁梧大汉将一个人围在大厦顶层。夜色当空,他们的身上都沾着冷意。

  突然,那些大汉一起出击,将中间那个原本就筋疲力尽的人一点点逼到绝境。

  他们似乎没打算放过他,其中一个人拽着他的领子,将他拉到没有防护栏的边缘,想将他扔下楼。

  争斗间,洪月亮看清了那人的脸。

  清晰的轮廓,精致的五官,带着冷意的眸子,以及一直紧抿的薄唇。

  这张脸分明是……

  “不要!”

  洪月亮大叫一声,猛地惊醒。她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愣了几秒。

  脑袋传来了阵阵疼意,让她终于反应过来。她暗骂了一声,然后三两下穿好衣服,抓起车钥匙就出门了。

  果然,当她气喘吁吁地跑到梦中的地方时,她看到了左彦。

  他穿着一件白大褂,笔直地坐在椅子上,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铺满实验器材的桌面上来回穿梭。桌面上还开着一盏小型的LED灯,灯光打在一侧,将他轮廓分明的脸照亮了一半。

  说实话,眼前的这一幕十分赏心悦目。认真漂亮的男人,还有他身上自带的清贵气质,再加上他身后的那片灯火阑珊,这种种组合在一起,足以让任何女人心跳加速。

  洪月亮承认,她的心跳确实快了不少,不过是被气的。

  “左彦!”她咬牙切齿地说,“你能告诉我,你为何又出现在这里吗?”

  左彦专注着手里的动作,头都未抬一下:“我喜欢。”

  “你真是病得不轻!”他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洪月亮反复做着深呼吸,“我记得我说过让你别再来楼顶了,不然我……”

  左彦沉声打断了她的话:“如果我没记错,我才是雇主吧?”

  他抬头看向她,略微清冷的眸色配着深夜的凉意,让她莫名地开始紧张。

  是啊,人家才是雇主,他说什么她都要言听计从,而非他对她百依百顺。

  见她不说话了,左彦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

  他拿起桌上的湿巾,低着头认真地擦拭着双手:“你又梦到我了?”

  洪月亮叹了口气:“是啊。”

  他手里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脸上破天荒地染上了一丝笑意:“你有没有想过,你经常梦到我,可能是你潜意识里已经……喜欢上我了。”

  左彦的话让洪月亮一惊,她几乎是立刻大声反驳道:“不可能!我有喜欢的人!”

  他似乎料到她会这么说,微挑着眉毛问:“池安明?”

  洪月亮重重地点头。

  左彦看向她,低沉的嗓音中不带一点儿温度,语气也含着嘲讽:“那你怎么没天天梦到他?”

  他的话让洪月亮的坚定表情垮了几分。是啊,明明她喜欢的是池安明,可为什么天天在梦里见到的是左彦啊?!

  第二章

  洪月亮的工作,说得好听点儿是G省药物研究所的警卫人员,说得难听点儿就是私人保镖。

  而保护的对象,就是左彦。

  其实刚来任职时,她心里想的是分到池安明手下。因为他们研究的不是普通药品,而是一些病毒抗体或是抗癌药物,所里考虑他们的人身安全,给每位重要的科研人员都配了私人警卫。

  而私人警卫是按级别分配的,所以当分配通知下来时,洪月亮打死都没想到自己会分到左彦手里。

  怎么说呢,左彦对于普通人来说,应该是传说中的人物。

  G省的药物研究所是全国最重要的研究所之一,而左彦,是这里的核心人员。虽然他的职位只是小小的研究员,但私底下,连所长都要礼让他三分。听说他的家庭背景也很显赫,家族中从商从政的都有,而且都是各自圈中的佼佼者。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已经研制出三种抗癌新药,前不久更是研究出“HW-4199”的病毒抗体,给了故意挑衅滋事的恐怖组织一个漂亮的回击。

  只是洪月亮到现在都想不通,为什么这么优秀强大的人,会放弃警卫长转而选择自己?

  同事小蓝的一声尖叫将洪月亮拉回了现实。

  小蓝摇着她的手臂,一脸花痴:“月亮月亮,你快看!左教授上次在全国研讨会上发言的视频,简直比吴彦祖加梁朝伟还帅!”

  洪月亮无语地推开她的脸,“能不能把你那颗”颜控“的心收一收?脸长得好有什么用啊!”

  “没有啊,左教授不只脸长得好,气质也好呀!”

  “……”

  小蓝看她一脸隐忍,就觉得她似乎有什么话想说,赶紧凑过去,神秘地问:“你是左教授手下的警卫,看你这表情……怎么?他私下里跟平时不一样?”

  “何止不一样!”

  她每次睡着都会莫名其妙地梦见他,而且是梦到他身处危险之中,惊醒之后,她每次都要去确认一下他没有危险才能放心。

  一想到这儿,她心里就忍不住的火大:“你别看他表面上很优秀,但其实衣服里裹着的是一个禽兽!禽兽!”

  一个低沉清冷又不失优雅的声音,突然在她背后响起:“你怎么知道我衣服里面裹着禽兽?你扒开看过?”

  这声音太过熟悉,熟悉到洪月亮还没回头,心就已经吓得提到了嗓子眼。

  她转身警惕地看向他:“你怎么来了?”

  这个时间,他不是应该待在研究室里对着他那些瓶瓶罐罐吗?怎么会有空来警卫厅?

  因为左彦属于焦点人物,所以只要他一出现,四周的目光肯定都唰唰地看过来。

  他随意扫了周围的人一眼,说:“你出来一下,我有事要跟你商量。”

  洪月亮还处于“背后说人坏话被当场抓包”的状态,怎么可能跟他单独相处。她摇摇头,说:“就在这儿说吧。”

  左彦眉毛一挑:“你确定?”

  她重重地点头。

  “好吧。”他顿了一下,接着无比认真地说,“你搬来和我一起住吧。”

  他的话音刚落,警卫厅里的八卦之火瞬间被点燃了。

  第三章

  最终,洪月亮还是拽着左彦出了门。

  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确定没有人偷听后,她瞪着他问:“你瞎说什么呢?”

  “瞎说?不,我是经过慎重考虑后才来找你的。以你现在的情况,每天晚上来回跑,既浪费时间也浪费精力,倒不如搬到我家来住,节能省源。说实话,我对你的这种情况也很好奇,想近距离接触一下,再做些研究。”

  左彦说话的同时还观察着她的表情,察觉到她眼底闪过异样时,又说了一句:“况且,池安明就住我的隔壁,你知道近水楼台……”

  洪月亮一咬牙:“成!”

  左彦闻声微微一笑,幽深的眼睛顿时流光易转。之后他又想起了什么,开口道:“我家没有多余的被褥,所以你记得把你的带过来。”

  洪月亮搬过去的第一晚,左彦大发慈悲没有再去楼顶做实验。

  可想而知,她这一晚睡得有多安稳。

  不过安稳归安稳,梦还是照常做了。

  好在噩梦变成了美梦,而且……还是让人脸红心跳的那种。

  梦中的男主角依旧是左彦。他似乎在做饭,身上穿的是普通的居家服,身前系着围裙。窗外晨曦初现,透过玻璃打在他身上,让他多了些平日里少有的暖意和温和。

  接着画面一转,洪月亮出现了。

  在梦中,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和左彦的同居生活,懒散地起床,半睁着眼睛去餐厅给自己倒了杯水,接着一路摸到厨房,然后动作无比自然地从背后……

  抱住了他!

  是的,她抱住了他。不仅如此,她甚至还亲密地贴着他的背蹭了两下,闭着眼睛微笑着道:“我好饿。”

  左彦闻声笑着侧头看了看她,接着将火调小,转身吻住了她。

  他的吻像打在海面上的阳光一样,辗转厮磨,温柔缱绻。

  末了,他松开她,贴着她的鼻尖问:“喂饱你没有?”

  洪月亮笑着摇摇头:“没有!”

  然后又主动贴上了他的薄唇。

  这个梦太甜蜜,甜到洪月亮醒来时,双颊还是微红的,嘴边也挂着浅笑。

  她恍了很久的神,直到听见有人敲门,她才如梦初醒。

  左彦在门外只敲了两下,便隔着门说:“快点儿洗漱,然后下来吃饭。”

  他的声音让洪月亮的心跳莫名地又快了两拍。

  她条件反射地回了句“好”,然后就快速钻进洗手间洗漱。

  没想到的是,她出去后竟然在餐厅里看到了池安明。

  池安明看到她似乎也有些意外,可他还是波澜不惊地跟她打了声招呼。

  说实话,现在看见他,洪月亮心里的感觉很复杂。明明是喜欢了许久的人,怎么现在看着……突然就没什么感觉了呢?

  相反的……

  她将目光移到了左彦身上。左彦正背对着他们煎蛋,同样的背影,同样的场地,让洪月亮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刚刚那个梦,以及梦中的……吻。

  惨了惨了,脸颊又烧起来了。

  她慌张地拉开椅子坐下,低着头看着桌面。期间除了左彦将早餐递给她时,她说了句“谢谢”外,便没再多说什么。

  池安明一直注意着洪月亮,看着她这种反应,心下不禁有些疑惑。

  咦,这还是那个对自己表达过好感的姑娘吗?怎么才过了几天,她的注意力就放到别人身上了呢?

  吃完早餐,洪月亮一秒都没多待,直接缩回了自己的房间。

  池安明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摸了摸下巴:“你对她做了什么?”

  左彦默默地起身收拾餐具,也没看他一眼:“你没听过一个成语叫移情别恋?”

  “……”

  “哦,或者我再说得委婉一点儿,她可能是发现和我相比,你简直一无是处,所以移情别恋了。”

  “……”

  第四章

  洪月亮一会儿叹气,一会儿傻笑的状态吓到小蓝了。

  于是在她第八次叹气时,小蓝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洪月亮想了想,说:“你说……如果我梦到一个人,在梦里我和他的关系很亲密,而且……我们还接吻了,醒来后还面红心跳的,这些代表什么啊?”

  “废话,醒了之后还有感觉,那肯定是喜欢他啊!”

  这话听得洪月亮心头一惊,“喜欢”二字如一杯冰水浇在了她头上,使她瞬间清醒。

  喜欢……

  真的是这样吗?她喜欢上左彦了?

  小蓝见她久久没回神,赶紧又问:“怎么?你梦到池大帅哥了?”

  洪月亮摇摇头,没说话。

  见她如此,小蓝有些莫名其妙。半晌,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神秘地凑到洪月亮耳边,问:“对了,你买的那个‘真爱枕’效果怎么样啊?池大帅哥有没有开始喜欢你?”

  一提到这个,洪月亮就有些火大。

  之前她和小蓝无意间点开了一家购物网站,看到了“真爱枕”三个字,接着便看见了介绍–能让喜欢的人天天梦到你直到爱上你的枕头!单身的你,值得拥有!

  她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陷入爱情中的女人的智商都在欠费。她当时正愁着怎么吸引池安明的注意,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买了一个。

  可这枕头都送出去这么久了,也不见池安明有什么反应。她果然被骗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那个枕头,也不是池安明,而是左彦!

  洪月亮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她是不是得找个机会证实一下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左彦?

  证实的机会来得很快。

  那天她跟着左彦去开研讨会,不想中途发生了意外,有人袭击他们。

  那群人是当初的那些寻衅滋事恐怖分子,因为左彦轻而易举地让他们的成果付诸东流,所以他们怀恨在心。

  他们身手了得,而且其中有不少人还带着枪,洪月亮明显不是他们对手。

  就在她打得筋疲力尽,有人想趁她不备偷袭时,左彦突然跳出了其他警卫的保护圈,快步走到她身边,护住她。

  枪响时,洪月亮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接着时间像是被拉长了一样,她看着左彦的腹部一点点浸出鲜血,然后整个人慢慢向后倒。

  不知为何,她的心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一样,闷痛难忍。

  第五章

  好在子弹没有伤及要害,手术进展得也还算很顺利。

  左彦一直独居,行踪也是保密的,没有人知道他家人的联系方式,所以照顾他的大任自然落到了刚刚被他救了的洪月亮身上。

  左彦被推出手术室时已经是半夜了,洪月亮怕影响他休息,进了病房也没开灯。

  她坐在床边看着左彦,月光透过窗户打进来,在他的脸上洒下一片柔光。

  洪月亮的心里的感觉很复杂。

  按理说,左彦救了她,她应该觉得感激或愧疚,可是……

  心里这种又心疼又甜蜜的感觉……到底是为什么啊?

  她咬了一下嘴唇,下意识地想伸手摸他的脸颊,可手刚伸到半空中整个人就像被惊醒了一样,迅速起身走出了病房。

  她贴在墙边平复了一会儿剧烈的心跳,才拿起手机给小蓝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小蓝迷迷糊糊地问她怎么了。

  她想了想,问:“小蓝,你说……如果有人为了保护我而受伤了,我是不是应该感激或者内疚?”

  “对呀。”

  “那我……如果有点儿心疼呢?”

  “呃,要是那个人跟你的关系不错,心疼也是应该的。”

  洪月亮垂头顿了一会儿,接着说:“那如果我除了心疼,还有点儿开心呢?”

  “不会吧?开心?受伤的是你的死敌吗?”

  “不不,也不算开心,就是……我想到他毫不犹豫地冲过来保护我……想到这点,就感觉……呃,有点儿甜蜜。”

  小蓝在那边听得来了精神,声音带着一丝调侃:“啧啧,我知道了,是左教授吧?怎么?你喜欢上他了?对了,之前你问我的那个梦的事,男主角不会也是他吧?”

  “嗯。”洪月亮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唉,我现在心里乱得要命,明明之前很讨厌他的呀,但最近总是莫名其妙地梦到他,所以我……”

  小蓝想了想,正色道:“你现在是不是在纠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他了?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挂掉电话后,洪月亮又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最后才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转身进了病房。

  月光下,左彦的那张脸依旧清冷又俊朗。她小心翼翼地朝他走近,接着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搭在了左腕的脉搏处,接着看了墙上的挂钟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慢慢地俯下身。

  左彦的嘴唇很凉,洪月亮的嘴唇却很暖。两个人的嘴唇紧贴在一起后,她觉得自己的心像被人灌了一大杯雪碧,不断地冒着甜蜜的泡泡。

  脑海里回想着小蓝的话:“你去吻他,如果心跳只是每分钟一百二十下左右,那顶多就算紧张。如果每分钟超过一百二十下,那就是喜欢上他了。”

  洪月亮感受着自己的脉搏,一下,两下,三下……

  她吻得很专注,数得也很专注,所以当她抬头对上左彦黑亮的眼睛时,她吓得差点儿叫出了声。

  她下意识地想躲开,可左彦怎么可能让她躲,他伸手按住了她的脑袋,另一只手则扣住了她的手腕,接着薄唇一张,加深了这个吻。

  与刚才的蜻蜓点水不一样,左彦吻得很深,唇舌热切地追逐着她的,一丁点儿拒绝的机会都不给她。

  结束时,两人都气喘吁吁的,但相比洪月亮的荒乱和羞臊,左彦明显淡定很多。

  “虽然不太严谨,但你的心跳确实加快了很多。怎么?还不承认自己喜欢我吗?”他笑着看她,语气中带了一丝玩味和调侃。

  他的话让她的脸颊更红了,她挣开他的手,说:“你少臭美了!”

  说完她就想转身离开。

  左彦见她要走,一下子急了,脱口便道:“就算我不是你喜欢的人,但至少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就这么走了,不管我了?”

  洪月亮停住了脚步,却没回头,小声地说:“我只是想回家给你拿换洗衣服。”

  左彦一听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慢慢勾起,一字一句地说:“那我等你回来。”

  第六章

  洪月亮原本想回家拿了换洗衣服就赶回医院,可开门的那一刹那,她突然想到了之前警卫长说的话。

  “这次左教授是主动跳进危险里的,不关咱们所和警卫厅的事,估计这医药费得他自己负责。”

  她觉得不管怎么样,左彦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受伤的,于情于理医药费都应该是她来出。虽然他可能不会在乎这点儿小钱,但……她不想再欠他了。

  于是她收回步子,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心翼翼地拆开枕套,拿出了她之前一直藏着的存折。

  里面几乎是她的全部家当,虽然只有五位数,但付医药费应该是够了。

  她舒了一口气,刚想起身,就看到了枕套里面的枕芯。

  刚刚一心只想着存折,也没太注意,现在一看,这枕芯哪里是自己原来那个?

  她明明记得原来那个上面印着蓝色的机器猫,而现在这个,明黄色的布料上什么图案都没有,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眼熟。

  洪月亮突然想起那个已经被自己抛之脑后的“真爱枕”,她记得当时在网上看到那个枕头的图片时,小蓝还说了一句“好丑”……

  而现在自己手里拿着的这个,分明和那家购物网站上的……

  一模一样!

  因为洪月亮去了太久,所以当她再回来时,左彦很不满地说:“取个衣服而已,怎么这么慢?”

  洪月亮没回应,只是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左彦察觉出了她的不对劲,与她对视半晌后,问道:“你怎么了?”

  “那个枕头,是你换上的吧?”

  怪不得自己会经常无缘无故地梦到他,怪不得他要自己搬去他家,怪不得当初他叫自己带着被褥!还有……

  怪不得自己会喜欢上他!

  一切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她咬咬牙,目光带着一股冷意:“凭什么?你凭什么对我做这些?”

  凭什么让她像个傻瓜一样,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他?

  左彦目光微敛,深色深沉:“我喜欢你,想留你在我身边。”

  其实当初看到这个枕头时他根本不信,可看着洪月亮不停地朝池安明示好,又总是对自己充满敌意时,他承认自己忍不住了。

  一向崇尚科学鄙视迷信的人,居然点开了那家购物网站。

  他当时还特别仔细地问了客服一堆问题,比如“你们造梦的原理是什么?据我所知,我们的左脑掌管理性,右脑掌管想象与创造力。我们睡觉时,右脑依旧在工作,所以才会产生一些奇奇怪怪的梦境。你们号称可以造梦,是用了某些原理控制了使用者的大脑吗?”

  客服当时在那边沉默好久,最后发了个微笑的表情:“亲……”

  没等那边回,左彦又说:“我是一个科学家,麻烦你说话之前慎重考虑,不然我会去工商局投诉你们,谢谢。”

  客服:“……”

  虽然最后他也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可他还是买了。快递送来之后,他找了个机会偷偷地换掉了洪月亮枕头。

  做完这一切后,他自己都觉得很可笑,所以也没太当真。

  可当他某次在大厦楼顶做实验,看到她莫名其妙地来找他,还说梦到他遇到了危险时,他承认,那时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后来的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了,左彦觉得,既然她已经主动跳进了他替她挖好的陷阱,那他就再没理由放过她。

  他不能,也不想。

  面对这么直接的表白,洪月亮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道:“你这个神经病!疯子!”

  她说完这句话后,就摔门跑了。

  左彦看着被她摔上的门,低着头,自嘲道:“果然,我还是不行啊……”

  第七章

  洪月亮在那之后就没再去过医院。

  虽然她心里很担心左彦的伤势,可一想到他做的事就不由得火大。

  不过每当四周安静下来,无人打扰时,她又下意识地想起他。想他在医院过得怎么样,医院的饭菜合不合胃口,他的伤口愈合得怎么样,有没有发炎……

  然而她想的最多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他的脸,他偶尔会皱起的眉头,他清冷却又深沉的目光……

  明明她已经将那个枕头扔掉了,也没再做关于他的梦,为什么还会想他呢?

  后来她还是忍不住偷偷去医院看他。

  她小心翼翼地走到病房门前,想看一下他的情况就走,可透过玻璃,她看到的是让她更为火大的一幕。

  明明应该在外面值班的小护士,此刻却坐在左彦的病床前,一脸甜蜜。最重要的是,左彦居然也跟着笑了!

  要知道他平日里总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模样,连她都很少见到他笑,可现在他居然对一个陌生的护士笑得这么开心!

  这就是他说的喜欢吗?她才拒绝了几天,他就勾搭上了别人?

  她在门外越想越气,最后实在忍不住推开了病房门。

  洪月亮的到来把病房里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还未等他们开口,她就先发制人:“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是护士和患者的关系!难道你们就不怕被人投诉吗?!”

  小护士显然没有被她的气势吓到,有些害羞地低着头,“我瞧着左教授这几天没人照顾,就想过来陪陪他。”

  “那真是谢谢你了!现在我来了,你可以走了!”

  小护士这才听出她话里的火药味,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左彦,见他正一眨不眨地盯着洪月亮,顿时明白了他们的关系不同寻常,于是眼神暗了暗,失望地离开了。

  小护士走后,病房里突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洪月亮有些懊恼地站在原地,开始后悔刚才的一时冲动。这下好了,之前她走得那么决绝干脆,现在又主动回来……

  左彦肯定在心里嘲笑她。

  “书上说得果然没错,嫉妒会使一个女人丧失最基本的理智,也是喜欢上一个人的表现。洪月亮,你真的喜欢上我了。”

  他语气恨肯定,仿佛是在说已知的事实。

  洪月亮讨厌他这副模样,气得下意识就回击:“怎样?我就是喜欢上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话一出,两人皆是一愣。

  随后左彦闷笑着朝她伸出手:“过来。”

  洪月亮站在原地扭扭捏捏,“干吗?”

  “过来让我抱抱。”

  她心里想着“要拒绝,要拒绝”,可身体偏偏不如她的意,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左彦伸手把她拉过来,温柔又坚定地抱住她:“洪月亮,我很想你。”

  以前就听过一些传闻,说左彦哪儿都好,就是情商低。如今看来,他说的情话反反复复都是这些,倒也证实了那些传闻。

  可怎么办呢,这些直白的情话,听在洪月亮的耳朵里,却比任何甜言蜜语都要动听的。

  她重重地掐了一下他的手臂,脸贴在他胸前,闷声道:“是你先设计我,让我喜欢上你的,所以你得对我负责到底!”

  左彦吻了吻她的额头:“当然。如果我半路丢下你,就罚我以后孤独终老,遇到的人都像你。”

  他这话说得洪月亮心跳加速,她想,当初到底是谁说左彦情商低的?这么肉麻的情话都能信手拈来,哪里情商低了!

  第八章

  洪月亮和左彦的恋情直接跳过了初期的了解和试探阶段,一下子跳到了热恋期。

  他们每天一起上班,下班一起回家。路过超市时他们会进去逛一逛,洪月亮看到想吃的菜都会让左彦给她做,一来二去,蔬果区的大妈都以为他们是新婚夫妻,笑着说他们的感情真好。

  偶尔赶上左彦不用忙着做实验时,洪月亮也会拉着他去看去看场电影,片型基本固定在她喜欢的爱情喜剧片上。每次进电影院前他都会说些“偶像剧看多脑子会更笨”之类警告的话,可当她中途被感动得流泪时,他还是会叹口气替她擦泪。

  综上所述,左彦应该算是新世纪里不可多得的好男友,洪月亮怎么算都觉得自己是赚到了。

  于是她想了想,决定理清以前的感情。

  她约了池安明出来,想将那个‘真爱枕’要回来。虽然说现在为止池安明还任何反应都没有,但她可不想以后再起什么事端。

  “唔,你是说那个明黄色的枕头?”

  “对。”

  池安明摸着下巴想了一会,然后脸上泛出一丝歉意,“不好意思啊,那个枕头我当初送给左彦了。”

  他的话像晴天霹雳一样,直接砸在了洪月亮的心上。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愣了许久后,问:“你说的是真的?”

  “对啊。”池安明说完以现她脸色有些不好,担心地问,“小月亮,你没事吧?”

  洪月亮摇摇头,撑着桌子吃力地站起身,“没事,我先走了。”

  后来她失魂落魄地往家走,一路上都在想她和左彦的过往种种。之前她就觉得,他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莫名奇妙地这么喜欢自己?

  原来如此,原来一切都是个错误,从一开始就错了。

  她鼻尖泛酸,眼眶也瞬间积满了泪水,望向左彦的房门。

  既然一切都是错的,这错还是她一手造成的,那她是不是该让一切都回到原点?

  她擦擦眼泪,推开左彦的房门,站在他床前犹豫了一会,接着像下了决心一样,伸手拆开了他的枕头。

  尾声

  之后,左彦开始早出晚归,经常以加班为由,叫洪月亮自己先回家。

  每次看他匆匆离开的背影,她都觉得难受极了,可反过来一想,一切都是她的选择,她没资格后悔。

  她原本想月底过生日时和左彦摊牌,当然,在那之前她要先让他陪自己过了生日再说。她将一切都计划好了,都是她梦中约会的样子,甜蜜又完美。

  可很遗憾,左彦又以要研究新项目为由,拒绝了她。

  她当晚回家为自己下了碗长寿面,窝在沙发上不停地切换着电视频道,当还差半小时就到十二点时,她终于放弃了。

  她回自己的房间拖着行李箱出来,环视了一圈左彦的房子,轻声说了句:“再见。”

  她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转身向大门走去。

  这时,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了,左彦风尘仆仆地走进来,看见洪月亮手里的行李箱时,有些疑惑。

  “你要去哪?”

  她凄凄然地垂眸一笑,“你都不喜欢我了,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左彦眉头一皱,“乱说什么呢?”

  左彦不理她,沉默地抢过她手里的行李箱放到墙边,不由分说地就将她拉出了门。

  她一路跟着他上了车,大概行驶了十几分钟,最后在郊外的一座桥下停了下来。

  左彦拉着洪月亮下车后,又走了几分钟,停在了河边。

  眼前的一幕,几乎惊得洪月亮下巴都快掉了。

  原本应该漆黑的河水边,此刻亮着无数的荧光水母,它们每个身上都泛着淡紫色的光,密密麻麻地连成一片,点亮了整片河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她的质疑,左彦没有正面回答。

  他扳过她的脑袋,认真而虔诚地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记浅吻。

  “感谢你在二十四年前的今天,选择来到了这个世界,并让我遇见你。不得不说,遇见你算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意外,可也是最美的意外。”

  洪月亮被这番真挚的告白轰炸的有点蒙,她眨眨眼,呆呆地抬头望向他,“你……你这些日子说忙,其实都是在帮我准备生日惊喜?”

  “不然你以为呢?”

  她咬咬唇,“不可能啊,我明明把枕头都换掉了啊,你怎么还……”

  “枕头?什么枕头?”左彦皱眉看着她,问。

  “就是之前池安明送你的那个枕头,其实那是我送他的‘真爱枕’,我之前还以为你是因为那个枕头,才喜欢上我的。”

  左彦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个枕头我根本没用过,当初我偷听到你和小蓝的对话,所以看见池安明拿着你送的枕头后就开口要了过来,之后就扔到角落了。”

  洪月亮有些意外,“这么说,你不是因为那个枕头才喜欢上我的?”

  他揽过她的肩膀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对着河边大片的水母,顶着头上盈盈的月色,轻声开口,“没有,我是真心喜欢你,从头到尾,一直都是。”

  “还有,我觉得那个枕头其实也没什么作用,它很神奇没错,可它神奇的程度也仅在于让人一直做梦而已。”

  所以说,这世界上的真爱都是没有捷径的,如果非要说出一条,那应该就是–

  无比热枕又无比真诚的心。

  文/上官麻辣烫

赞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