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可圆(五)

  有情可圆(五)

  【上期提要】杜唯微带“男朋友”路瑾年见父亲,杜父看到一表人才的路瑾年,怎么看怎么满意,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忧,毕竟两个人的身份相差太远。路瑾年当面承诺,有生之年一定不会辜负杜唯微,这令她感动不已。

  第五章 你若安好,备胎到老

  –杜唯微,有个好消息跟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飞雪飘零的午后,正在上课的杜唯微收到了高浩的短信。

  杜唯微回道:一起说。

  –坏消息就是,我把你的书推荐给好几个制片人,都被拒绝了;好消息就是,我一个好友刚出差回来,她自己开了一个影视公司,我们关系特好,要是我把你的小说推荐给她,她肯定二话不说就买了。

  杜唯微发了一会呆,好一会才回道: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可以。

  杜唯微继续发信息:把时间和地点发给我。

  一会儿,高浩就把时间和地点发给了她,可能是考虑她还是学生,高浩特地把时间安排在了周六上午。

  下课后,杜唯微收拾好课本后,刚准备拿饭卡,另一只手比她的速度更快,抽走了她的卡。她抬头看到了学长站在她面前对着她笑。

  “微微,我请你到学校外面吃。”

  “不用了。”杜唯微伸手准备拿回自己的饭卡,可对方就是不愿意给她。

  学长不依不饶地说:“微微,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许久后,她抬头与他对视,他的目光带着期许,表情既生涩又紧张。

  她问:“学长,为什么你坚持这么久都不放弃呢?觉得只要努力就能看到希望?”他热情地追逐了她三年,而她冷漠地回应了三年,再热的心也该凉了吧。

  “因为没办法放弃。”学长苦笑道,“我不是因为看见了希望才坚持,而是相信只有坚持了才能有希望。”

  很平常的话,却让她非常触动。她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七年的暗恋,六年的等待,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这样活在了回忆里,然而,时间没有辜负她,在她深陷绝望之巅时,彼端却开出了花,将她救赎。

  “学长,你的付出让我很感动。”杜唯微知道自己跟他没有任何可能,所以不能给他一点儿希望,“可是我已经结婚了,他心眼儿小,知道我跟异性吃饭会发脾气的。”

  “就是普通校友之间的正常交流,我没其他意思。”

  “学长”杜唯微看着他,语气很认真地说,“不要把时间耗在一个不可能的人身上,这对你来说是非常残忍的事情。”

  “我不求其他,只要你安好就可以了。”

  “三年了,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看到他,只是觉得熟悉,偶尔客套,也只是叫声“学长”,却记不得他的名字。

  “这样啊。”学长涩然一笑,泪光在眼底闪烁。

  似乎是死了心,他将饭卡放下,给了她一个落寞的背影。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身边有几个学生对她指指点点,然后小声讨论着。她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也不关心他们的话题是不是针对她。反正她从来都是一个人,别人怎么想,她压根就不放在心上。

  她的原则是,他人在背后怎么说都不关她的事儿,只要别到她面前找事儿就成。

  然而往往不喜欢什么,那些事情就总会发生。

  四个女生端着饭走到她面前,其中一个女生恶劣道:“小三,让开!”

  杜唯微抬眸,扫了对方一眼后,装作没听见,继续吃饭。

  见她没反应,四个人把饭放在桌子上,纷纷坐下,女生A没座位,伸手拽着她的衣领将她往外拖。

  杜唯微挥手把对方的手隔开,声音冷冷淡淡的:“我一开始就坐在这个位置,你们有权利坐空位,但我的位置没必要让。”

  女生A讥讽道:“小三还这么嚣张!”

  对面的女生B和C也跟着一起嘲讽:“这年头,小三不嚣张还怎么勾引男人?”

  杜唯微不想跟她们发生口舌之争,于是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准备吃完走人。

  然而A抽走了她的盘子,抬手就要往她头上倒。

  杜唯微眼明手快一把捉住了A的手腕,猛地站起来,躲过了对方的攻击。她从A的手里把盘子抽了出来,很随意地丢在桌子上。

  残羹剩饭洒了出去,坐在位置上的三个女生都没反应过来,脸上、身上就沾了米粒和菜。

  三个女生拍案而起,几个人把杜唯微团团围住,食堂里其他的学生闻声过来围观,但无人上前劝阻。

  A大声叫着:“小三就是小三,怎么,你还不服气?”

  D揪着她胸前的衣服,声音刺耳:“叫你让开就让开,你还敢把饭往我们身上泼!”

  C一边拍着身上的饭粒,一边气急败坏道:“给你好脸色看你还不领情,是不是找抽?”

  “你们几个再说一遍试试?”杜唯微冷眼一扫,锐利的目光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她的表情依旧面瘫,语气稍稍起伏,声音却森冷,“别以为你们人多我就怕你们,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

  看热闹的人群中,有男生不知道是嘲笑还是赞叹地说了一句:“哇,好有气势,女王范十足!”

  “打呀,打呀!”

  “快点儿打,我们想看1对4!”

  随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声援”,四个女生也丧失了理智,几个人一哄而上,对着杜唯微拳打脚踢,还扯头发。

  混战中,杜唯微谁也不管,就揪着A的头发死命地抽脸,其他三个女生掐她、拽她、踢她、捶她,她也全然不顾,她所有的力气和精力都投在了一个身上,直到A被打得跪地求饶,其他三个女生也累趴了为止。

  A坐在地上摸着被打肿的猪头脸,哭着说:“你为什么就打我一个?打你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其他三个人不高兴了,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希望她们也被打成包子脸?

  “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就打我一个?又不是我一个人针对你!”A依旧啼哭。

  B甩手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你要我们挑事儿的,现在又装可怜。”

  “就是。”D立刻帮腔,“我们刚才尽力了,她就逮着你一个人打,我们也没办法。”

  “你们就是故意的。”A号啕大哭,跟个泼妇一样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打滚,让周围的学生看好戏,“你们就是想我被她打!”

  C什么也不顾了,尖着嗓子吼道:“你够了!是你自己喜欢乔学长,不服气他三年都在追一个小三,让我们找碴,现在倒好,责任都推给我们了!”

  原本是一致对外的“四人组”,因为被揍得“不均匀”而在食堂发生了激烈的口舌大战,最后又因为骂战的升级变成了大规模的“武力冲突”。

  而站在食堂外的杜唯微借着手机的屏幕看了看自己的脸,发现她右边脸颊肿得很厉害,左眼右侧还青紫了一小块,头发被抓得像一堆稻草似的,衣领也被扯破了,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狼狈。

  就在这时,路瑾年的电话不期而至。她慌忙接听,对方的声音传来:“在干吗?”

  “吃饭。”

  “你嗓子怎么了?”

  杜唯微撒谎道:“可能刚才被鱼刺卡到了,声音有点儿嘶哑。”

  “以后吃没刺的鱼。”

  杜唯微哭笑不得:“大部分鱼都有刺吧。”

  “加钱,让厨师把刺都剔掉。”

  “”

  果然是少爷的作风。

  “下周四晚上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

  “很好。”路瑾年的语气似乎很愉悦,“等我电话。”

  之后,没等杜唯微问他有什么事儿,那边就挂了电话。

  捏紧手机,杜唯微叹了一口气。在这个时候,她多想跟他倾吐,多想得到他的安慰和呵护。

  哪怕是一个眼神、一句话,也足够温暖。

  只不过,谁又能像超人一样,能瞬间到你的身边呢?自己不独立、坚强,这世界就永远都是灰暗的。

  要死,快迟到了!

  浓云重雾的晌午,杜唯微将一个大口罩挂在两耳边,她匆匆拦了一辆出租车,把跟高浩约定的地址告诉了司机。

  出租车平稳地在路上行驶着,杜唯微降下了玻璃窗,胳膊支在上面,手指抵着下巴。路上呼啸而过的车辆川流不息,寒风迎面狂吹,至寒的凉意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跟高浩见面的时候,他无奈地看着手表,眉头皱得跟座小山一样:“你迟到了十分钟。”

  杜唯微连连道歉:“有点儿事儿耽误了。”

  所谓的事情就是她临时被校主任叫去了教导处,原因无非就是在食堂聚众斗殴。考虑到双方都是女生,校主任最后就给了她们五个人警告,再随便处理了一下。

  “你干吗戴个大口罩还有大墨镜?”高浩不解地看着她那被“武装”成了神秘大佬一样的脸,好奇地问,“你也进娱乐圈了?”

  她编了个谎言:“最近上火,脸上长了很多痘痘。”

  高浩一副“我明白了”的样子,眼睛使劲往她脸上看,似乎想穿透她的口罩,看看痘痘脸到底惨烈成什么样。

  随即,高浩带着她走进一座大厦,上了二十层,下电梯后,一个穿着得体的接待姑娘以标准的模特笑容问道:“两位是见哪位?”

  高浩抬头挺胸,还拉了拉领带:“我是沈小姐的贵客。”

  “原来是沈总的朋友,那请往会客厅。”

  接待姑娘把两人带到了会客大厅,将他们安置在临靠落地窗的地方坐下,并热情地给他们端茶送水,为了防止他们无聊,她还拿了几份报纸给他们打发时间。

  高浩问:“沈小姐今天很忙吗?”

  “沈小姐在跟西顾少爷聊天呢。”

  “路西顾也来了?”高浩惊讶道,“他们两个不是从不打交道吗?”然后,他就脸色发白,眼眸也黯然了,那找不到焦距的眼神像是被抽离了灵魂一样。

  杜唯微发觉了他的不对劲,手肘捣了他一下,问道:“怎么了?”

  高浩对她涩然一笑,慌乱的眼神像是在掩饰什么,可是眼眸里流露出来的浓郁哀伤,怎么也抹不掉。

  “我去洗手间,一会儿就来。”

  找了个借口后,高浩匆匆离去,留下杜唯微一个人发呆。

  坐了很久,高浩也没回来。

  百无聊赖之下,杜唯微起身想在这层楼逛一逛。出了会客厅,她沿着走廊径直往前走,走到尽头时,看到右边是VIP会客厅。隔着厚厚的真空玻璃,她看到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的男子坐在那里和一个美女聊天。她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能看到他的侧面,那细致而流畅的脸部轮廓,看上去和路瑾年有几分相似。

  她猜测这两个人就是路西顾和沈清欢,既然他和路瑾年是兄弟,那么侧面看起来很相似也不奇怪。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想看到他的脸,这种强烈的愿望驱使她站在外面找位置,只为看清他的全貌。

  “在看什么呢?”

  就在她找好位置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时,从洗手间里出来的高浩拍了拍她的肩膀。

  大概是做贼心虚的缘故,高浩平常的动作吓了她一大跳。等她再看VIP会客厅时,路西顾和沈清欢已经相继起身去里屋,很快就见不到身影。

  无奈之下,她只好跟高浩回去继续等。

  大概等了一个小时后,沈清欢才姗姗来迟,她进门就对高浩说:“抱歉,刚有事儿来晚了。”

  “没关系,你忙你的,我是大闲人,有的是时间等人。”

  高浩立刻露出笑脸,之前的不愉快仿佛因为看到了沈清欢一扫而空。

  从他的表现来看,杜唯微猜测他十有八九暗恋沈清欢。

  “你今天来找我,据说是推荐小说?”沈清欢拉着凳子坐下,然后直接进入主题,“你不是写剧本的吗,现在怎么想着写小说?难道是现在的网络小说在影视圈各路开花,你也想打造IP?”

  “我哪懂网络小说呀?我是来推荐朋友的。这个小姑娘叫杜唯微,虽然是一个大学生,但才华横溢,至今出版不少小说,可以说是著作等身。”高浩立刻引荐身侧的杜唯微,还把她写的小说推到沈清欢面前,“别看封面丑了点儿,内容写得不错,还有个性,立意也非常新,矛盾冲突鲜明,适合被拍成电视剧。”

  刚才因为心思都放在路西顾身上,所以杜唯微没过多地关注沈清欢,现在近距离看,杜唯微发现她长得很美,跟何雪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沈清欢有股女强人的气息,一头长发随意披着,衣服穿得不多,外面的风衣也单薄,衣袖被勒到手肘处,似乎是怎么方便怎么来,没有豪门大小姐的气派,却有着独特的气质。只是扎眼的是,她右手胳膊上有一大片触目惊心的疤痕,可她就大大方方地让它裸露在外,没有遮掩的意思。

  沈清欢拿着小说随意翻看了几页后,又把目光落在杜唯微脸上,见她戴着面罩和墨镜,于是笑道:“难道我的会客厅跟外面一样冷?”

  杜唯微知道她话中的意思,赶忙解释:“我的脸上长了很多痘痘,非常影响个人形象,所以遮住了。”

  沈清欢关切道:“我的美容顾问就在楼下,要不要她帮你看看?”

  “不不不,谢谢您的好意。”杜唯微慌忙拒绝,“过几天它自然就会消失。”

  沈清欢见杜唯微拒绝也就没再坚持,她将小说收了起来,说:“这几天我会抽空看,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如果合适我通知你。”

  杜唯微想给高浩制造跟沈清欢多次接触的机会,于是说:“您联系高浩就可以。”

  走出这栋大厦,杜唯微吸了一口气。

  其实她很紧张,毕竟小说被改编成影视剧的案例少之又少,她不是网络IP超高的大神,也不是出版界的名家,她只是能靠写小说赚点儿零花钱的小透明。

  可她心底,还是希望自己的路能走得更宽更远。

  “你刚刚为什么不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高浩的话将她飘远的思绪拉回。

  “我只是想让你跟沈清欢多联系。”

  “”

  “你暗恋她吧。”

  高浩急红了脸:“别瞎说。”

  “敢喜欢却不敢承认,孬种!”杜唯微喷他,“你不主动,还指望人家沈大小姐主动不成?”

  “你都知道她是沈大小姐了!我是什么?”被刺痛的高浩激动起来,他用手指戳着自己的心脏,“我只是一个小编剧,至今还没混出什么名堂。我妈妈是路家洗碗的阿姨,我求爹拜佛让她辞职好让自己看起来不狼狈,可她死活不肯。路西顾是路家的大少爷,以后也是家族企业的支柱,我拿什么去跟公子哥争?从出生的那刻起,我就输了爱她的资格。”

  “出身没办法改变,但是自己的命运可以靠自己。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富爸爸让你去投胎?你当不了公子哥,应该努力把自己变成富爸爸,让你以后的儿子、女儿出生就赢在起点。”杜唯微毫不客气地反驳,“我知道穷小子很难博得大小姐的心,但你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那你还暗恋什么?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高浩半天都不说话,老半天他才说:“暗恋有错吗?得不到她,我就不能远远地看着,守护吗?只要她安好,我就”

  杜唯微没等他说完就来了一句神吐槽:“你若安好,备胎到老。”

  “”高浩欲哭无泪。

  这个小姑娘看起来人畜无害,为什么说起话来能把人噎得去见阎王?

  “如果我的这些话刺伤你的自尊心,我先道歉。”杜唯微继续说,“可是,爱情原本就没有高低贵贱,你胆怯我能理解,可不努力,不争取,你真的会一无所有。”

  “有句话说‘听过那么多的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你别给我煲鸡汤了,我老早就喝吐了,我已经过了做梦的年龄。男人三十而立,我已经三十二岁了,以后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发展。”

  “我也喜欢一个人,他性格和以前不一样,可我仍然喜欢他,却没办法靠近。”杜唯微希望通过自己的经历来鼓励高浩,“我跟他的差距比你跟沈清欢的还大,可我依旧在坚持。”

  似乎是找到了同道中人,高浩有点儿惺惺相惜了:“他拒绝你了?”

  “不,对我很好。”

  高浩要跳了:“你是在刺激我吗?”

  “有段时间,我跟你一样患得患失,很怕失去他,怕一切都是梦,醒来就要还,后来我告诉自己,灰姑娘想配得上王子,就要把自己变成公主。我除了写小说,没其他的本事,唯一能镀金的方式就是将小说改编成影视,如果一炮而红,我的身价也会水涨船高,那样我或许就能离他更近一点儿。”

  “女人要什么身价?长得漂亮就行。”高浩说,“女人靠脸嫁入豪门那叫众望所归,男人那叫吃软饭的小白脸。”

  “所有的美丽背后都有它的缘由,空有皮囊的花瓶永远都是摆设,主人不会呵护它,哪天花瓶不鲜艳了,熊孩子不小心打碎了,主人连责备的心情都没有。”

  高浩托着腮:“说得似乎很有道理。”

  “所以”

  “所以我要是花瓶的主人就好了。”

  “”

  这神关注!

  杜唯微感觉自己的手掌心很痒,好想打人怎么回事儿?

  周三早晨,天刚蒙蒙亮,还没起床的杜唯微就接到了路瑾年的电话,他的声音略沙哑而低沉,似乎是正处于感冒中。

  “三十分钟后我来接你。”说了这句简短的话后,他就挂了电话。

  杜唯微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洗漱打扮在半小时内全部搞定,可是脸上的伤还没痊愈,尤其是眼睛周围的青紫依旧醒目。为了不让路瑾年看到,她跟上次见沈清欢一样把自己的脸武装起来。不过就算是这样,她的心一直都是悬着,见见外人她还能伪装,但面对路瑾年总觉得不好蒙混过关。

  走到维也纳森林花园别墅区外,天蒙蒙亮,皑皑白雪在地上铺成了厚厚的一层,周围氤氲着潮湿的气息,一阵阵凉风吹来,带着沁人心脾的梅花香气。

  外面,路瑾年右手夹着烟,左手手肘抵在车门上。他看起来懒懒的,可是那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即使他站没站相也足能撑起巨星的形象。

  见到杜唯微,他嘴角上扬,扯出了完美的弧度,可是下一秒,他的眉头就拧成一团。

  “你脸怎么了?”路瑾年的声音夹杂着沉重,却透着几分关心。

  “我就是怕冷。”

  “怕冷?”路瑾年掐灭烟头,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内。他大步走到杜唯微面前,不容她反抗和拒绝,伸手摘掉了她的口罩和墨镜。

  杜唯微低着头,几乎不敢与他对视,悬起来的心脏跳得很有节奏,好像下一秒就能挑破胸膛似的。她猜不到他会有什么反应,所以才会忐忑不安。

  原本以为最坏的结果就是她隐瞒不住被发现,却没想到他第一眼就看出了她是脸出了问题。

  望着她脸上的斑驳瘀青,路瑾年秀眉紧蹙。他抬头想要碰,却又怕弄疼她。他问:“跟人打架了?”

  杜唯微没否认。

  “跟谁打的?什么时候打的?为什么打?”这问话的方式就像家长训小孩儿。

  “这很重要吗?”

  “废话!”路瑾年的脸色很难看,“说。”

  杜唯微知道没办法隐瞒,只能坦白:“在学校食堂。”

  “就是吃鱼卡到喉咙那天?”路瑾年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看来你不是跟一个人打了,不然也不会说话喉咙都哑了。”

  杜唯微低头,像是认错般地说:“四个。”

  “一打四有胜算?”

  “没。”

  “那你还逞强?”

  杜唯微冷静道:“我挑了一个软柿子专揍她一个,对方也伤得不轻。”

  打群架的时候,想把对手全部打趴除非她是武术冠军。为了不吃亏,她捏了一个软柿子,损伤一人起码也保本了。

  “听语气你似乎有点儿小骄傲。”路瑾年想多说她几句,可话到嘴边,那些责备的话一个字也吐不出,最后全部变成了宠爱,“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给我打电话。”

  “你过来帮我打?”

  “给你撑腰,告诉她们我们是合法夫妻。”

  杜唯微心底一热,暖流似乎都能融化这覆盖城市的白雪。

  “你问都不问,知道我跟她们打架斗嘴的原因?”

  “都市偶像、古代宫斗剧,女人打架都是因为争风吃醋。”

  “”

  原来他是戏演多了,很多事情都能顺理成章地推测出来。

  不过他推测得好准,她竟无法反驳。

  良久,路瑾年给她戴上口罩和墨镜,动作轻柔缓慢,好似怕自己稍微不留神就会弄疼她一样,这样一丝不苟的呵护,像是在保护挚爱的宝物。

  “你这么早叫我出来干吗?”

  路瑾年语气平淡,声音和缓:“带你回家。”

  杜唯微惊诧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她摸着自己的脸,说:“见你父母的事情,要不缓缓?”

  “不用。”

  “可是我的脸”这样跟他回去见父母很不礼貌。

  “没事儿。”路瑾年的话带着不容抗拒的坚定。

  他又靠在了轿车前,双手支在车门上,那身修身的黑色风衣衣摆被凉风吹得卷起,他垂眸看着落满雪的地面,目光如深海般深沉。

  许久,他径自从衣袋里摸出一包烟,随手抽了一根叼在嘴里,刚想点火,余光瞄了一眼杜唯微,又悠闲淡然地把烟收了起来。

  “跟我回家。”路瑾年优雅地打开副驾驶室的门,示意她坐进去,“另外,你心态放好,别紧张。”

  杜唯微轻轻地抬起眼皮,她沉寂了片刻,眼里紧张的流光也在他温和的语气中变得平缓,她的嘴角勾起了幸福的笑容,那溢满的华彩任由她怎么掩饰也无法遮住。

  而她小小的表情,都被路瑾年捕捉在眼里。

  他矮身进驾驶室的瞬间,他的眼里也被满满的笑意填住,虽然只是稍纵即逝,但此刻他的心情莫名地大好,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

  【下期预告】

  杜唯微终于发现,眼前的路瑾年并不是儿时的路老师,心下怅然。而路瑾年似乎比她更加生气,两个人进入了冷战期。更多精彩内容,尽在下期《飞言情》,敬请期待哦!

  文/南风语

赞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