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话,爱我

  【内容简介】她偷偷摸摸尾随他一路,只是想要回被他捡到的素描本而已啊!可为什么她会被当作送情书的爱慕者?这就算了,他还非要当她男朋友?患有社交障碍症的她无法拒绝,就这样误打误撞地跟他谈起了恋爱,感觉好像还不赖。

  于小鱼跟在那个人身后很久了。

  手里一封信捏到皱巴巴也没勇气递给他,她知道写信是有些奇怪,可除此之外,她也没有他别的联系方式了

  那么现在,她要怎么上去开口呢?要叫先生吗?还是叫同学?同学,麻烦你看一下我的信,这个很重要应该要这么说吗?可是万一被当成了搭讪怎么办?

  天知道她只是想找他要回那本被他捡到的素描本啊!

  于小鱼揪住头发,自暴自弃地蹲在了地上,心想:完全没办法开口啊,不如就不要了吧。可是可是里面有很多她的画稿啊

  眼看着那人就要消失在转角,她下定了决心,冲上前去!

  “砰!”

  她的鼻子结结实实地撞上了那人背脊,她痛得飙泪,捂着鼻子蹲下来,刚刚想好的措辞霎时间忘得一干二净了。

  “你是于小鱼?”冷淡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你跟着我一路了,有事吗?”

  于小鱼在心里呐喊:有啊,有啊,求求你快看我的信吧!

  “这个是给我的?”

  于小鱼手上捏着的信件被人抽走了,接着,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声音响起:“情书?”

  “所以,你是想和我告白?”那人望着信上所写的“胡云灰亲启”三个字,自顾自地喃喃道,“都这年代了,居然还有人写情书?”

  于小鱼心里焦急:好歹先看一下内容啊!

  “干吗这么害羞?你跟了我这么久,好歹也跟我讲一句话啊!”

  干脆还是不要那素描本了吧,于小鱼自暴自弃地蹲在原地,这样想道。

  细碎的衣料摩擦声过后,面前却忽然没有了动静,她愣了一下,缓缓睁开眼,视线却正巧撞进了一双桃花眼里。他也蹲在她面前,微微皱起眉头打量着她

  于小鱼感觉危险指数迅速上涨,直到那人说:“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那我们就交往试试看吧。”

  “轰–”一朵蘑菇云在脑袋上方升起,于小鱼终于彻底地昏过去了

  【一】

  于小鱼一贯都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怕生怕到了社交障碍的程度,哪怕只是有人上来问个路,她都会紧张得手足无措,说不出话来。要是那人再多问两句,她甚至会直接昏过去。但是在那些不需要和人交流的领域里,她却完全自得其乐。

  对于于小鱼而言,书信的时代才是最好的时代,就算是打电话也会让人尴尬到无言以对。所以在选择沟通方式上,她就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捏着那封根本没被拆开的信件,她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寝室,倒在床上,就再也不想动了。

  这时,一直放在寝室的手机却忽然响起来了。

  电话?她拿过来一看,居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还是不接根本不是个问题,因为在于小鱼的选项里,根本没有接陌生人的电话这个选项。

  可是于小鱼按掉电话后,过了几秒,电话又锲而不舍地响起来了。

  她再按,电话再响,她再按,电话再响循环几次后,睡觉的室友小颖终于尖叫起来:“于小鱼!你再给我磨叽一个试试!”

  于小鱼手一抖,直接点了接通:“你你你你好!”

  “我不不不不好。”电话那头传来透着危险气息的男声,“于小鱼,你居然敢挂我电话?”

  于小鱼一愣,啊,是了,下午在教学楼的时候,是她把自己的号码输给他的,可有什么办法?谁让她一紧张就什么拒绝的理由都说不出来了呢?现在也是,她对着电话半天,却连一个好的理由都找不到,只能结结巴巴地说一句“对不起”。

  “你下午才给我递过情书,能不能拿出一点儿喜欢一个人的诚意啊?”

  救命!她只是想拿回自己的素描本!但尴尬地沉默半晌后,她也只能对着电话挤出一声:“对对不起。”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冷哼:“这次就算了,明天下午四点,银时广场,不准给我迟到,知道吗?”

  电话终于挂断了,于小鱼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幸福地倒回床上,以防万一,还不忘把手机按了关机。

  “小鱼,你明天要去约会吗?和谁啊?”小颖好奇地问。

  约会?什么约会?脑海里猝然闪过那人最后一句话,于小鱼只感觉眼前一暗。

  约会?不是吧!到底谁来救救她!

  【二】

  交障不是智障,于小鱼当然知道恋爱中的男女都要约会。事实上作为一个宅女,她还熟知各种男女、男男以及女女的情感交流方式,可在自己的感情上面,她仍然是纸上谈兵的新手。

  从包里再度翻出那封信,于小鱼在睡前又一次郑重地立誓:明天!明天一定要和那个人正式说清楚,拿回自己的素描本。

  于是第二天,刚刚赶到约定地点的于小鱼,早早地就将那封信捏在了手里。只等一见到那个人,她便把信甩给他,然后告诉他

  “怎么才来?”身后响起的男声让她一愣,她还没转过头,就被人拉住了手,“走吧,电影要开始了。”

  完全和想象中不一样的开场让于小鱼又是脑子一片空白,想好的措辞再一次被忘得一干二净,她只能低着头,任那人拉着朝电影院走去。

  等在位子上坐定了,一路努力酝酿好说辞的于小鱼正打算开口:“那个”

  “别说话,开始了。”于小鱼手里被迅速塞上了一桶爆米花,胡云灰也转头去,认真盯着屏幕。他一这样,于小鱼就更不敢开口了,只有默默含泪地吃着怀里的爆米花。

  播放厅中的光线暗了下来,感觉不到周围的视线后,于小鱼终于稍稍安心了一些。她坐在座椅上往下缩了缩,努力让自己藏到银幕的光照不到的黑暗中,这才开始放心地打量起身侧的胡云灰。

  银幕的光忽明忽暗,映衬着那双眸子仿佛都带上了华丽的流光。他微微抿着浅色的唇,是一贯不耐烦而又傲慢的神色,可竟也出奇地好看。

  “你是打算从座位底下溜走吗?”

  低低响起的声音让于小鱼吓了一大跳,慌乱间更打翻了手边的可乐,她赶紧手忙脚乱地翻找着纸巾。那人也注意到了,皱着眉,在黑暗中将纸巾递过来,有条不紊地替她处理着混乱的一切。

  “我说”刻意压低的声音在这个昏暗的空间里显得暧昧不清,借着银幕的光,她发誓她看见了他唇边的笑,“敢在联谊后递情书给我,怎么现在反而害羞起来?”

  于小鱼一愣,脸顿时红透了。

  【三】

  诚如胡云灰所说,她第一次遇见他,是在一次联谊上。

  因为实在没办法开口拒绝,所以那天她被室友强行拉去了联谊。她想着如果是在灯光昏暗的酒吧内,注意不到别人视线的话,似乎也没那么难熬。可等她真正去了以后,才发现自己真的太天真了。

  所谓联谊,就意味着一定会有等同数量的男女。等到其他女生都和男生出去跳舞之后,小小的隔间里就剩下了她,和他。

  意识到这一点后,她感觉尴尬指数噌噌地上涨。

  那个人靠在沙发一角,似乎一点儿也没注意到这个空间里只有她和他两个人,等到她终于说服自己,那个人搞不好是睡着了的时候,他却忽然开口了:“你叫什么名字?”

  低沉的男音让她瞬间进入高度戒备状态,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回答道:“于于小鱼。”

  “鱼鱼小鱼?”他冷哼,“倒是很特别嘛。”

  按照正常的社交来说,这时候她应该娇羞温柔地反驳,然后继续问对方名字,这样对话就能继续了。没错,就是这样!

  “喀!”可一声轻咳后,于小鱼又卡壳了

  尴尬的沉默又一次蔓延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半晌,那人才缓缓开口:“要喝酒吗?”

  为了掩饰尴尬,她只好点了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一杯,又一杯,再一杯

  等她终于想起自己不会喝酒时,她已经眼前一黑,“咚”的一声磕倒在茶几上了。

  后来她才听室友小颖说,那天她吐了他一身

  本以为这样尴尬的经历只一次就算了,却没想到几天后,她又在茶座里弄丢了她的素描本,等折回去找的时候,却看到刚巧是他捡到了她的素描本,然后离开了。她在他身后纠结了好久,始终没敢上前,想着干脆直接写封信说清楚好了。

  于是,影院里的于小鱼握紧那封始终没递出去的信,默默地流泪–情书,情书个鬼!

  这一场莫名其妙的约会持续到了电影结束,等走出电影院,她想把那封信再给他的时候,他的电话却忽然响了起来,被打断后,她的勇气直到两人分别时也没能重新酝酿起来。

  夜晚回到寝室,她又一次拿出了那封信,几次三番都没能递出去,它现在已经皱得不能再皱了。她想着,既然这样,不如换个方式跟他说清楚发短信?

  她躺在床上举起手机,刚刚解了锁,忽然又想到,不对!万一他看到短信打电话过来怎么办?到时她接还是不接,可接了又该说什么呢?万一他问了问题,她又该怎么回答

  “啪!”手机砸到了于小鱼沮丧的脸上,她不禁想:说到底,人类到底为什么要发明电话这种尴尬的玩意儿啊?

  绝望的于小鱼把头埋在枕头里,自暴自弃地把发短信的想法抛到了脑后。

  下次见面,把信交给他就好了!她这样想。

  但是,第一天看电影,第二天逛街,第三天混图书馆,第四天散步,第五天

  整整一个周过去了,于小鱼还是捏着那封信,始终没能酝酿出脱口而出的勇气。

  等到室友小颖都好奇地问起她和他是不是在交往时,她面上虽然一点儿表情都没有,可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这样下去会真的变成在交往啊!

  等等,交往?她忽然瞪大眼,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怎么看都比较像她在欺骗他的感情哎?一只名为“罪恶感”的箭,唰地扎进了她的心脏。

  “没有”她挣扎着说道,“没有在交往!”

  “啊?这样吗?可是你不是在和他约会吗?”

  唰!又一支箭飞来!

  小颖还在床下自言自语:“我之前都没想到,原来小鱼你喜欢那一型的啊?”

  “那一型是什么意思?”她忍不住探出头来,低声问。

  “哎?你不知道吗?就是典型的花花大少啊,女朋友流水一样地换哎”小颖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道,“说实在的,你和他扯在一起的时候,我很担心你哎。”

  “那就好。”于小鱼低声道。

  “啊?什么好?”小颖被搞得一头雾水。

  于小鱼翻身回床上,不再说话了。

  原来他是个花花大少吗?真是太好了,这样她就不用为了欺骗感情这种事情觉得充满罪恶感了说到底就算是遇到喜欢自己的人,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接受告白吧?可是那天在教学楼,那人也不过是一句“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那我们就交往试试看吧”,然后他们就交往了

  真是随便的态度啊!她想。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

  【四】

  对于小鱼来讲,如果说图书馆、食堂之类的生活场所危险系数是5的话,那么KTV、酒吧之类的场所,危险系数大概就是100!

  和陌生人的对话,打量的视线,挤满人的空间,不知道放在哪里好的手脚她只要一想到这些,一种恐惧感就会当头笼罩下来。

  而此时此刻,她蹲在KTV的门口,正处于这样一种状态。

  “你这是在干吗?”胡云灰站在她身前疑惑地打量着她,“不是让你进去等我吗?”

  开什么玩笑啊!难道他以为她可以大大方方地走进去,然后和里面的人相谈甚欢吗?怎么可能!

  “算了,搞不懂你们女生。”他俯下身来牵起她的手,拉着她朝里面走。来自另一个人的温度霎时让于小鱼的脑袋又是一片空白,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他牵着,站在了包间的门口。

  完了,完了,完了

  包厢门被推开,音乐声和喧闹声一起朝着她涌进来,与此同时,还有来自陌生人打量的视线于小鱼努力抑制住自己不要打战,却仍被他发现了。他捏了捏她的手,拉着她走了进去。

  包厢里三三两两的男生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她看着他自在地和几个人打过招呼后就拉她落了座。

  所以这是个纯男生的聚会?那拉她来干什么?于小鱼在心里痛苦地呻吟,她一点儿也不想待在这样的环境里啊!

  “他们都是我要好的哥们。”他在她耳畔低声解释完,就不再说话了。

  带她认识他的兄弟们?这算是男人的承认方式吗?

  罪恶感的箭一支又一支地扎在于小鱼的心上,她晃了晃脑袋,命令自己冷静下来:于小鱼,这没什么的!搞不好,他带过不少女生和自己的哥们认识呢!

  间或男生上来搭话,他也一概对着他们介绍:“这是我女朋友,于小鱼。”

  几个男生脸上顿时就挂上了颇有深意的笑容,而于小鱼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她觉得现在的尴尬值已然爆表,只想缩到角落里去。偏偏他还不放过她,伸手来探她的额头,纳闷地问道:“脸怎么这么红?”

  所幸的是这时有男生递了话筒过来让他唱歌,他才收回了按在她额头上的手,转头看起了屏幕。于小鱼随着他抬起头,望见屏幕上的歌名时,顿觉浑身一颤!

  “这是什么鬼?”胡云灰皱起眉,转头看向那个递话筒过来的哥们。

  那人却嬉笑起来:“唱嘛,云灰,搞不好你女人很喜欢这种歌也说不定呢!”

  一瞬间于小鱼只想大声地咆哮:并没有!

  胡云灰转头狐疑地看了一眼于小鱼,犹豫了一瞬,随即皱起了眉,就在众人以为他不会唱时,他别过脸去望着屏幕,一脸冷淡地跟着字幕唱了出来:

  

  我轻轻地尝一口你说的爱我

  还在回味你给过的温柔

  我轻轻地尝一口这香浓的诱惑

  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你爱过头竟然答应我

  要给我蜂蜜口味的生活

  加一颗奶球我搅拌害羞

  将甜度调高后再牵手

  

  包厢中众人都安静下来了,任由稍显冷淡认真的歌声在包厢中回响,结尾循环了四遍的歌声终于停下来后,每个人的神情都很复杂如果能翻译成语言的话,大概是:哥们,这回你真的陷得太深了!

  而于小鱼则无声地咆哮:救命

  【五】

  于小鱼在KTV的洗手间里洗了好几把脸,脸上的温度还是没能退下来准确地说,是一个晚上了,她的脸都在发烫。

  她告诉自己:一定是因为人太多的缘故!和那个家伙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想起刚刚忍不住夺门而出的时候,身后传来的笑声,她虽然知道对方没有恶意,但还是好尴尬!

  于小鱼忍不住捂着脸蹲到了地上,想着要是再回到包厢肯定会被打量的,说不定还会被开玩笑,怎么办?怎么办?不如就这样走了吧?可是包包还放在包厢里她又洗了一把脸,给自己鼓足了勇气后,推开了洗手间的门,目光却刚好和门外走廊上靠着墙的那个人对上了。

  他一只手里捏着她的包和手机,另一只手里,却拿着那封信–拆开的信。

  最糟糕的时间,最糟糕的地点啊于小鱼又想抱着头蹲下去了。

  “刚刚你的手机在响”他皱着眉,似乎是在解释他为什么会翻她的包,“我想帮你接一下,却看到了这封信。”

  “对对不起”她结结巴巴地说着,声如蚊蚋。

  他低头看着那封信,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措辞:“所以,这不是一封情书?那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你是在开我玩笑吗?于小鱼,你喜欢我吗?”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逼得于小鱼完全慌乱了,紊乱的心跳、急促的呼吸都让她没办法好好地思考该怎么回答,脑海中唯有一个念头颤颤巍巍地冒出来–逃吧!

  她冲上去一把抢回自己的包包,转身欲跑,却猝不及防被胡云灰拉住了手腕:“于小鱼,你还没回答我!”

  “我我才不喜欢你!”她也不顾自己到底在说什么,甩开他的手,跑了出去,好像这样,就能把那些尴尬、无措统统甩在身后一样。

  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人还站在走廊尽头,捏着那封信,灯光昏暗,看不清神情。

  于小鱼开始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过分了。

  【六】

  于小鱼趴在桌子上,盯着电话已经很久了。

  她内心挣扎着,要打电话吗?可是该说些什么呢?搞不好那个人根本不想接到自己的电话啊!可自己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总应该道个歉吧?不管如何,先发个短信?

  手指明明已经点进了短信的界面,可片刻后,她又开始沮丧了到底要说些什么啊?

  “要打快打,早打早解脱!”小颖路过她身边,丢给她这么一句话。

  “你怎么知道我想打电话来着?”

  “拜托,你盯着电话快两个小时了!”她翻了个白眼,出门去了。

  寝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和电话两两相对。

  打吧!她把心一横,手指刚刚往屏幕上一戳,与此同时,她望见了亮起来的屏幕上那个人的名字,内心咆哮道:啊–我接了他的电话?搞什么啊,现在应该说什么?

  电话那头似乎也没料到她这么快就接起来,沉默了片刻。于小鱼连忙道:“你你好。”

  “于小鱼,要是我不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也不打算给我打电话了?”

  “对对不起。”

  对面一声轻哼,没有再说话了,顿时尴尬的感觉又开始蔓延起来,于小鱼盯着屏幕上那个挂断通话的图标,努力抑制住想点下去的冲动。

  “明天十点,我在楼下等你!不准迟到,听到没?”

  “十点什么?”她越发慌乱起来,“我我不要。”

  既然他都已经看到信,知道原委了,那他们不是应该变回什么也没有的路人关系吗?她怎么能继续和他扮情侣玩约会啊?

  “为什么?”电话那头压低了声音说道。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反正他不也是来者不拒的类型吗?只要喜欢他就可以答应交往,那她不喜欢他了可不可以?

  “因为我不喜欢你。”她快速地说道,生怕打个嗝就说不出来了。

  电话那头沉默一瞬,随即传来那人怒气冲冲的声音:“你不喜欢我,还不准我喜欢你吗?”

  于小鱼被吼得一愣,等到反应过时,那人已经挂断了电话。

  所以,这算是告白吗?不过刚刚告白完就挂电话?世界上哪有这么别扭的人啊!

  几分钟后,电话方才再度响起来,她连忙接起,那头传来他沉闷的声音:“下楼来!”

  “啊?”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现在下楼来,我在你寝室楼下!”

  她匆匆下楼,望见他站在树下,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她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还没开口,一个本子便被他丢到了她怀里,他愤愤地说:“就是这个?还给你!”

  那正是她的素描本!

  她抱紧了本子,忍不住挤出一点儿笑,心里纠结着,这个时候,应该说一点儿感谢的话之类的吧?谢谢你?要不要加个人称?谢谢你,胡云灰?可是直呼名字会不会不大好?那要叫什么?

  她思索着抬起头,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被他伸手捏住了脸颊:“于小鱼,你下次再敢说不喜欢我试试看!”

  他的表情很凶恶,语气也一点儿都不温柔,可是于小鱼望着,一点儿也不觉得害怕,这是为什么呢?她想不明白。

  “干吗不说话,只是这么看着我?”他颇有些不自在地放开手,别开眼,末了又觉得不甘似的,转头朝她吐了吐舌头,转身走掉了。

  回到寝室,于小鱼才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掏出手机,一字一字地编辑短信:明天我真的有其他事情,不能和你一起出门呀。

  他居然很快就回了过来,却只有干巴巴的三个字:知道了。

  她想想也知道电话那头是多不情愿的一张脸。

  于小鱼想了想,又说:之前不是故意骗你你知道社交障碍症吗?

  这一次,对方却很久很久都没有回信,直到她快睡着时,才看到他发来的两个字:睡吧。

  【七】

  或许是头天晚上睡太迟,第二天一早于小鱼迟到了,等她赶到机场时,男人已经在那儿等了一会儿,却并没有责怪她什么。

  她领着男人在学校里逛了逛,中午时,又到学校附近餐馆里吃饭,才刚刚坐下,手机就响了起来,是胡云灰发来的短信:那个和你一起的男人是谁?

  她还没来得及回复,第二条短信便发了过来:为什么和他一起你就不交障?

  她抬头看一眼,却并没有在四周看见他,也不知道他到底躲在哪儿给她发短信。她忍不住弯唇笑起来,这时,对面的男人却开口问道:“最近好一点儿了吗?看你好像很开心”

  她连忙收好手机抬头望向他,抿了抿唇:“嗯,好一些了。”她至少没有像以前一样,只敢待在家,哪儿也不敢去。

  说话间,兜里的手机仍不停响起短信的提示音,她只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埋头认真地吃着东西。

  “那就好。”他点点头,仿佛也没听见那不断响起的铃声,只有嘴角浅浅地弯起一个弧度。

  等吃完了饭,她送他出校时,他却忽然俯下身来,拥住了她。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她一愣,下意识便想伸手推开他,可伸出的手还没碰到他,他就被人一把拖开了!

  “不会拒绝人家,连伸手推开都不会吗?”熟悉而嚣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于小鱼抬眼望去,胡云灰正气冲冲地望着她。

  被人一把扯开,于成也没生气,只是轻轻地朝着她挑了挑眉:“这小子谁?”

  “呃–”于小鱼又开始卡壳了,半晌才无奈地说道,“哥你别这样”

  “哥?”胡云灰愣了。

  “好吧,那换一个问法?”护妹狂魔于成微笑起来,“你们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于小鱼愣了一下,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和他算什么关系

  而这个长久的沉默落到胡云灰眼里,就当真让他生起了一肚子怒火。

  等送走了自家老哥,于小鱼才发现,胡云灰也闹起了别扭。而这位大少爷闹别扭的方式也很特别,他一边以她追不上的速度大步走在她的前面,一边一条条地给她发短信:你骗我!

  她骗了他什么?

  他又发来短信:我告诉你,我现在很生气!

  是,她看得出来,他现在简直一副要气炸的样子。

  他继续发着短信:于小鱼,你最好快一点儿来跟我道歉!

  可总要让她知道错在哪里吧?而且他走得那么快,一点儿都不像要接受她道歉的样子哎

  –于小鱼!!!!!

  最后胡云灰发过来一长串的感叹号,她仿佛隔着屏幕都能听到那个人的咆哮。于小鱼只顾着低头看手机,冷不丁“砰”地撞上了面前停下来等她的人的胸膛。

  “走路不会看路吗?”

  这完全是毫无道理的指责啊,于小鱼抬头看他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时候不准装无辜!我问你,在你心里,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霸道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可于小鱼只敢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我说过要和你分手吗?”他问。

  好像是没有,可是能这么算吗?

  “那好,难道你想要和我分手吗?”他加重了语气,仿佛严刑逼供一般。

  于小鱼还是答不上来,只好死死地低着脑袋。在一阵漫长到令人尴尬的沉默过后,那个人终于气冲冲地走掉了。她站在原地,失落感一点点儿地涌了上来。

  【八】

  这次,他好像真的生气了。

  整整两天,于小鱼都死死盯着手机,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是他打来电话的话,她一定毫不犹豫地接,可是整整两天,电话都没再响过。

  她也不是没想过给他打电话,可是要说什么呢?每次一想到打电话或者见面,她就恨不得揪着头发蹲到角落里去。再翻到那天他发的那一长串短信,她更是连短信也不敢发了

  不管怎么想,她都觉得好尴尬。

  要不然,就先从网络上的交流开始?比如匿名评论之类的?这么一想,她觉得似乎可行,于是打开QQ,和还在外面的小颖提了这事。

  “胡云灰?我没有他的联络方式啊不过我好像有他的微博,你要吗?话说你们不是在交往吗?这种东西不会亲自问他吗?”

  虽然这么说着,但小颖还是很快发过来一条网址。于小鱼一边按捺着慌乱的情绪,一边点开网址。

  他的微博不多,多半是些生活日常,她直接拉到底,一条一条地往上翻看着

  她看着看着,页面上却忽然出现一张熟悉的图,那是她?

  照片似乎是那天联谊时拍的,其他人都走掉了,只剩她一个人缩在沙发上,表情尴尬得不行但更让她诧异的是,他的博文: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现在终于独处了,怎么办?赶快想一个话题出来!要大方又自然的那种!

  她愣了一下,评论区里有人出了主意: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先问名字吗?

  她再往上翻,却看到两张电影票,地点是他们之前约定的地点,发博的时间,却比约定的时间早很多,内容是:提前来做好准备,我一会儿一定不会慌的!

  她再往上翻,一条条微博陆续出现–

  为什么要唱这种羞耻的歌啊

  原来不是情书啊

  刚刚说完喜欢就挂电话是不是很渣?可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要讲什么了,怎么办?怎么办

  社交障碍症只要不对话就可以了吗?那如果发短信呢?

  

  一条条地看完那些博文,于小鱼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仿佛看见那人冷静的表情下,同样慌乱的一面。

  原来,不只是她一个人手足无措,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才好。也不只是她一人人,因为靠近而脸红心悸。

  她拿起手机,正打算拨通他的电话,却忽然停了下来,她觉得现在不应该打电话。

  她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她要去找他,站在他面前,望着他的眼睛告诉他:“我也喜欢你!”

  风吹开桌上的素描本,翻出最后一页,上面有那个人微笑的眉眼。

  文/仙子有病

赞 (8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