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顾南浔

  【上期回顾】林阡陌和柏非去酒店听名人讲座的时候不巧刚好碰到顾南浔和苏陶在一起,四个人在酒店相遇,瞬间各自起了猜疑,一场混乱的狗血多角恋就这么拉开了序幕。在这之际,林阡陌又被顾南浔拉到顾家吃饭,而去的途中,她忽然了解到顾南浔这个傲娇冷漠男居然也看上了苏陶?她不禁感慨,果然她这两位前夫都瞎啊

  几天后,林阡陌和梁好坐在一家绿色网吧里一边联网玩斗地主一边聊天,梁好用两张王牌炸了她四个k,把她气坏了:“怎么每轮你都能拿到两个王!”

  “嘿嘿,运气好,运气好!”

  “算了,连你都比我有当女主角的命,你看我,每次玩斗地主都能拿到一副憋七的牌,一玩憋七,就抓到一副斗地主的牌,唉,你说我是不是运气不太好?”她哀号道。

  梁好表示理解地连连点头:“可以理解,你说你大前夫和二前夫现在都围着苏陶转,你身为一个跟他俩都结过一次婚的女人居然还不如人家的魅力,最起码你们有点儿前妻前夫关系的牵扯啊!说白了,就是你太不争气了!哪怕你随便怀上他俩其中一个人的孩子,也能收点儿赡养费呢!看看你现在,除了这两段婚姻让你贬值到男人见了你都退避三舍,你还获得了什么?”

  梁好说得也太直白了,说得她心里一堵,见梁好又赢了,她干脆把游戏关了,拉梁好玩CF,还是玩玩射击游戏能让她的心情好一点儿,她把每一个敌人都想成了苏陶,然后她一下子就胜了。梁好看呆了:“行啊你,操作不错啊!”

  “过奖,过奖。”她谦虚一笑。

  “对了,你跟柏非说了吗?苏陶跟顾南浔看电影的事?”梁好忽然问她。

  她摇摇头:“我之所以不让顾南浔去招惹苏陶就是不想让柏非伤心啊,他那人实在,我怕一时接受不了这种自己女友劈腿的事。”

  梁好叹气:“大姐啊,你就应该打小报告把他俩趁这个机会拆散啊!换了我,我就跟踪过去拍点儿他俩亲密的照片,然后匿名发给柏非,你看他俩分不分!这个世界不是谦让就能换来对方一句感谢,你只会让你的对手笑你是个白痴!”

  听到这里,林阡陌再也玩不下去了,心里泛起了一阵酸水:“梁好,你不懂,我跟柏非结婚的时候,我是心甘情愿的,能嫁给我暗恋四年的人我觉得是特别幸福的一件事。我俩新婚之夜,我只吃了一碗泡面。我什么都没要求他,甚至主动想去跟他亲热,可是他拒绝了,他说他没有经验怕弄疼我,可是你信吗?我等了一个月他始终都不愿意碰我,我也是有自尊的,人家都不喜欢我,我还去耍心机把他追到手,让他知道我有多在乎他,那样的我该有多狼狈啊”

  感情世界里,唯一保护好自己尊严的方式就是装作冷漠,所以我们错过了那么多。

  梁好难过地凑过来把她搂进怀里:“好了好了,不想了,是我没有站在你的角度考虑问题。”

  就在林阡陌想把精力从感情生活这部分抽离出来转移到工作上的时候,梁好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在电话里对她吼道:“阡陌!最后一次,不成功的话,我再也不逼你相亲了!”

  她“哐”的一声就把电话挂了。梁好还不死心,给她发了短信过来:你个傻帽敢挂我电话,知不知道你的第三春来了?前几天我们系的老同学聚会,有个帅哥喝多了说他一直暗恋你,我们一个餐桌上的人都听到了,帅哥喊的名字的确是“林阡陌”!

  林阡陌赶紧回复道:真的假的?我还有被暗恋的经历?我怎么不知道?

  梁好回复:你知道的话那还叫暗恋吗?你赶紧给我收拾收拾从公司出来,我带你去找他!

  她心里特别疲惫,虽然刚才知道大学的时候有人暗恋她,她还感觉沾沾自喜了一下,可是很快就被苍白又沉闷的现实打败了,她没苏陶那么潇洒,喜欢的人说变就能变。于是她拒绝了。

  见她拒绝,梁好骂了她几句后就没再搭理她。

  林阡陌以为梁好死心了,没想到下班的时候梁好又发了条短信给她:阡陌,我说了,根据你现在的情况,找个新男人很困难,除非是贪图你年轻的那些四十岁的离异大叔,但你肯定不会要。所以这次这个你试试,如果不行,我会想尽办法把你送到柏非的床上的!

  她回复:不要,你把他送到我的床上来吧。

  梁好隔了一会儿才回复:林阡陌,你这个臭毛病真是讨厌死了!我要是柏非和顾南浔我也不要你!

  算了,被梁好伤那么多次也不在乎这一次了,她回复过去:好吧,我见见。

  梁好:你不答应也没用啊,赶紧出来吧,我俩在门口等你半天了!

  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的话,那梁好刚才还劝个屁啊!

  她赶紧跑出去,只见一个一米八左右的男人站在那里看着她,这就是暗恋她的那个大学校友?质量这么高啊!

  梁好把林阡陌拉过去道:“我就不介绍你给人家了,他对你了若指掌,连你三围他都目测过。”

  帅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林阡陌浑身发寒,希望目测之后没让人家失望。

  “你好,我叫路征,我跟梁好都是计算机系的,现在和一个兄弟合伙开了一家软件公司。我比你大一岁。”帅哥抿唇一笑。

  她对路征的印象可以说特别好,有礼貌,坦诚,人又长得不错,个子还高,还是自主创业的好青年,不过怎么想都不可能啊!这种优质男能跟个肉夹馍似的从天上掉下来落在她脑袋上?

  她对路征笑笑道:“你好你好。”

  之后她觉得做人还是爽快些比较好,于是说道:“那个路先生,我有过两次婚史”

  她本来以为路征要扭头走人了,没想到路征却勾起嘴角淡淡一笑:“我知道啊,梁好都跟我说了,我不介意。”

  她瞬间瞪大眼睛,莫非她的第三春真的来了?

  梁好在旁边感动得连连拍手:“阡陌,你的真爱来了!”

  她也有点儿感动,毕竟如此心胸宽广的男人毕竟不多,尤其年龄还那么小她正要敞开心扉决定跟路征好好接触接触,后面忽然传来一个熟悉而稚嫩的声音:“妈妈!”

  她感觉一阵冷风忽然袭来,吹得她骨头都散了。她回头,只见顾南浔拉着初晓从他那辆豪车法拉利上下来,她上辈子欠他的是吗?是吗?

  路征的面容有点儿尴尬,然后对林阡陌笑道:“你先处理一下以前的事情,我过几天联系你。”

  梁好见路征就这么走了,狠狠地拧了一下林阡陌的大腿,然后冲顾南浔微笑:“嘿!你好,我是阡陌的闺密–梁好,上次参加过阡陌办的那个离婚派对,你可能没注意到我。”

  顾南浔颇为绅士地微微点头:“你好,顾南浔。”

  “我知道,你是阡陌的二前夫嘛!”

  “阿姨好!”初晓赶紧叫道。

  林阡陌明显看到梁好额头上的青筋突起了一下,梁好笑里藏刀地俯身下去摸了摸初晓的头道:“乖乖,以后喊我姐姐,喊阡陌阿姨。”

  凭什么!咱俩同岁!林阡陌在心里呐喊。

  初晓连连点头,林阡陌赶紧给他纠正:“叫我姐姐,叫梁好阿姨。”

  梁好不乐意了,扑过来就要掐死她。她俩正闹着呢,顾南浔轻轻咳了一声道:“林阡陌,回顾家吃饭。”

  她俩顿时停下,林阡陌扭头看他神情认真:“顾南浔,我没有义务再陪你演戏了。”

  他表情平静:“你别忘了,你跟我签过合同的,违反的话我可以上法院告你。”

  她这人天生吃软不吃硬,于是道:“你去告吧,把我告到破产!”

  顾南浔没理她,转身从车上拿下了两个纸袋子递过来道:“你的鞋和包。”

  她根本不稀罕,斜眼看了一眼道:“拿回去吧,我不要了,以后你买的东西我一样都不要。”

  这时,顾南浔忽然勾起嘴角道:“你不是说我什么都没给过你吗?现在给你,你又不要。”

  梁好看到顾南浔对林阡陌那么好,转头用凶狠的目光看着林阡陌道:“林阡陌,你又有事瞒着我!亏了阿姨还要去医院给你开处女证!”

  

  顾南浔没忍住,单手握成拳头贴在唇上,微微倾身闷声笑了起来:“处女证”

  完了完了,形象啊算了,这种高级事物她啥时候有过?

  梁好愤恨地瞪了林阡陌一眼:“林阡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让你二前夫去见苏陶的真正理由,是因为你对他有私心!”说完她扭头就走了

  这盆脏水冲着她的脸就泼了过来啊!

  梁好根本不理她,迅速绝尘而去。

  林阡陌再抬头看顾南浔,他的表情果然显得有些不自然,他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然后语气冷淡地道:“放心,我没听见。”

  

  她这回算是被梁好坑惨了。

  “我爷爷昨天住院了。”顾南浔忽然道。

  她表情立刻变了,焦急地问:“怎么了?病情严重了吗?”

  顾南浔摇了摇头:“其实,初晓来了以后爷爷心情好了很多,只不过毕竟年纪大了,经常三天两头地闹头疼,要不就是腰疼什么的。”

  林阡陌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绝望,心还是软了一下,叹了口气道:“走吧。”

  坐在车里的时候,初晓忽然愤愤地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她。她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赶紧低头问他:“怎么啦?”

  初晓两只胳膊交叉盘在胸前,皱着眉头冷冷一哼。

  林阡陌心想,完了,这孩子跟顾南浔没生活几天就随顾南浔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他可不能从小就被培养成这样啊

  林阡陌正寻思着自己怎么得罪他了,他便一张小俊脸冲着她道:“妈妈!你说过你会帮我问爸爸的!”

  顾南浔立刻抬起眼皮从前视镜里看她:“怎么?”

  她这才猛然想起来和初晓唯一的一次约定,他要她帮他问顾南浔能不能带他去动物园玩,她赶紧捏捏他的脸蛋道:“别生气啊,我想起来了!顾南浔,初晓那么喜欢小动物,你带初晓去次动物园玩啊,他都没去过,你不忙的时候记得带他去啊!”

  顾南浔点了点头对后面的初晓道:“当然可以,以后你直接跟我说就行了,不用让她问我,她说话又不算数,我也不会买她面子。”

  

  初晓双手高举,大喊:“太好啦!爸爸最好!”

  林阡陌抑郁地感慨,好歹刚刚梁好也是给她脑袋上扣了一屎盆子,他怎么也得摆出一副刚得知被一个妙龄少女“暗恋”后的尴尬和羞涩吧!他这么赤裸裸地挖苦她真的合适吗?

  郁闷地挨到了顾家,林阡陌跟顾南浔赌五毛钱,说进去后顾中天肯定早就不认识她了,顾南浔把车停好后,拉着初晓下车,侧身冷淡地看着紧随其后的她道:“一百吧。”

  她笑道:“两百都能赌啊!谁怕谁啊?”

  结果她刚一进去,顾中天看见她就慈眉善目地迎过来道:“阡陌,出差回来啦?”

  

  顾南浔伸出手掌淡然道:“拿来。”

  林阡陌欲哭无泪地掏出钱包来,递了两百到他手里,这人钱多得都能糊墙还那么臭不要脸地接过去就塞进口袋里了

  晚上,保姆做了一桌子好菜,不是林阡陌太贪吃,实在是顾南浔他们家保姆做的饭太可口了,又营养又美味。基于上次被顾南浔看到自己食欲太旺盛,这次她可不敢再那么吃了,而是很矜持地夹了一些附近的菜吃。她远远地看着一盘油焖大虾就摆在顾南浔的跟前,他正好坐在她对面,还浪费“地利”一口没动那盘大虾,急得她直想撞墙。她瞅着那盘大虾瞅得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就是不好意思起身去够谁知顾南浔忽然眼皮一抬向她这边扫了过来,她赶紧把视线从大虾那里收回来,低头扒饭,然后就听见顾南浔那边筷子有动静,他夹了一只大虾向她的碗边靠过来她赶紧抬头憨笑:“谢谢啊!”

  然后那筷子猛地一转弯就从她碗边闪过去,一下子到了旁边初晓的碗里

  她听见他含笑的语气:“初晓,多吃虾,有营养。”

  初晓乖巧地点头。

  林阡陌抬头瞪他,只见假他装没看见继续低头吃饭,这人有意思吗?

  等着,早晚把你顾家吃穷!想着,她也不管那么多了,起身拿着筷子就冲着那盘大虾戳去,谁知顾南浔忽然把盘子一端往自己的碗里一倒四五只大虾就这么生生进了他的碗里,然后默不作声继续吃,装没看见她她一屁股坐回去气鼓鼓地继续吃饭,懒得再理他,这时顾中天忽然笑呵呵地问她:“阡陌啊,初晓也长大了,你看你和南浔什么时候再要一个孩子?”

  她一口米饭喷了出去,初晓赶忙端起自己的果汁给她,皱着小眉头道:“妈妈,你吃慢点儿,我不跟你抢。”

  孩儿啊,她的孩儿啊,让她再去孤儿院把他的好朋友领过来一个如何啊?

  林阡陌拍了拍胸口,喝了一大口果汁恢复一下,然后转头看顾南浔,他还在吃那几只虾

  见他不打算帮她,她赶忙笑道:“爷爷,我最近公司要扩张,特别忙,现在要二胎的话恐怕会照顾不好。”

  顾中天又道:“没事啊,爷爷替你照顾啊,你再给顾家生个小公主啊!”

  爷爷啊!您自己都需要人照顾啊!再说了,生男生女那也不是她能决定的啊!

  这时顾南浔终于舍得开口说话了:“爷爷,等我们忙完这段时间再说,小孩子要父母亲自带才好。”

  顾中天只好遗憾地点了点头。

  林阡陌这一口气才松了下来。

  晚上,顾中天可能是因为刚出院容易嗜睡,今天没盯着林阡陌进顾南浔的房间,吃过晚饭就去自己房里休息了。她得空便赶紧溜出顾家,刚走到门口顾南浔就站在后面问她:“用不用我送你?”

  她赶紧冲他挥手:“你给我躲开!我告诉你,我现在营养不良,容易发火!”

  他抿唇微微笑了一下:“下次请你吃回来,澳洲龙虾。”

  她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喜悦,赶忙问他:“真的假的?”

  顾南浔转身斜眼道:“当然是假的,白痴。”

  

  从顾家出来后,林阡陌感觉整个人都跟个气球一样,可能随时碰到个什么东西她就炸了,路上出租车司机还在那跟她喋喋不休:“小姑娘啊,最近油价又涨了啊,你说让我们可咋办啊?”

  “我知道你咋办?你跟我抱怨完了,油价就不涨了吗?就好比你说请我吃龙虾,我就一定要信吗?”

  司机咒骂:“神经病!能请你吃得起龙虾,我还开什么出租车!”

  过了几天后,林阡陌在公司会议室跟下属商量会员卡图案的最终方案,会上布偶忽然踊跃举手道:“林总,会员卡商量完了之后,我提议一种新的促进行销的方式!”

  她赶紧让他继续说,他道:“最近来拍婚纱照的顾客特别多,咱们可以出一笔钱买点儿小赠品,再宣传宣传,来拍婚纱照的都可以免费获得小赠品,你看怎么样?”

  她当下就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心情一好就道:“那这个小赠品的事就委托给你了啊,回来让财务科给你报销,去买吧。”

  布偶摩拳擦掌地道:“放心吧,林总,交给我吧!”

  然后,她又一次天真地选择了相信这个名叫布晓鸥的男人

  下午,布偶问她:“林总,我怕这次顾客见有赠品一窝蜂都来了,赠品不够,所以打算多买点儿,您看是五十个还是一百个?”

  她当下就回:“一百个啊!别客气啊!”

  好歹她也是个总经理,做事不能小气不是?尤其是对客户,那更是要慷慨大方啊!

  布偶凝重地看着她点头:“好!”

  会议开过后的一周,柏非忽然再度光临林阡陌的影楼,他刚到门口,就有几个人一脸谄媚地把他迎了进去。林阡陌一看是他,赶忙把手头的工作扔下,走过去问:“柏非?你怎么来了?”

  柏非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道:“我来问问你的家具到了没有,用不用我帮忙?”

  这事打电话就行了啊要不说他傻小子呢算了,他外号还是叫东海小龙男吧,毕竟他可是她暗恋的男人,叫他傻小子,她成傻姑娘了。

  那帮以布偶为首的马屁精迅速拿着几个公司新推出的婚纱照系列相册在他面前围成一圈站好后,摊开相册道:“林总前夫,您好,幸会幸会。上次您走得太匆忙,都没让我们几个给您介绍本公司新推出的婚纱系列,您看看您有没有感兴趣的?冒昧地问您一句,您最近有结婚的意愿吗?”

  林阡陌听着,心紧张得猛地被悬挂起来,她真的害怕从他嘴里听到他要和苏陶结婚的消息,然而下一秒她就见他沉默地摇了摇头,一颗心一时间又平稳地降落。

  布偶这个不要脸地赔笑道:“那结一次试试嘛!实在不行跟林总来几套复婚照?”

  有他这么推销的吗?为了让人家顾客拍结婚照就逼人家结婚?这还是不是人啊?

  柏非紧抿着唇,明显表情不自然地愣了一下,随即他匆忙地看了林阡陌一眼,这一眼搞得她一紧张赶紧下意识地低了下头。

  她揪住布偶小声道:“你别给我添乱了行吗?”

  布偶嫌恶地看了她一眼,小声道:“你懂什么!让你俩死灰复燃,又能做成一笔生意!”

  嘿,他还反过来教育起她来了她这总经理真是毫无尊严可言啊

  “实在不行,您当给小公司个面子,这不最近结婚的多嘛,竞争更多了,我们打算拍一组新婚照,选一张最好的挂在影楼外面当宣传用,上面正好能写要送顾客赠品的事。新娘我们都选好是林总了,您是林总前夫,就当帮帮忙,当新郎吧?”

  林阡陌脑子瞬间蒙了,这事她咋从来都不知道啊?布晓鸥咱能别想起来一出是一出吗?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柏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点了头

  她这一颗少女心啊,又一次被她家东海小龙男惊得左摇右晃的。她当下便扯住布偶的衣角,一脸纠结的表情对他小声道:“干得漂亮!晚上请你吃凉皮!”

  布偶冷笑道:“呵呵,林总,你真大方,我以为也就一碗粥呢。”

  别这样嘛!现在她不是穷嘛!以后,以后

  突然外面有人走过来对林阡陌道:“林总,顾先生来了。”

  她一愣,他来干吗?今天影楼够热闹啊

  林阡陌刚要去迎顾南浔进来,他直接带着助理径直往里面走了进来,看他这架势,今天是谈公事来的。他刚进来就看到柏非正站在那看他,两个人沉默着互相对看,面容都很僵硬。

  她心想不好,这俩现在互为情敌关系,可千万别因为苏陶在她这打起来,她这里本来就生意萧条,要是再闹个出人命就得直接关门了。这么想着,她赶紧走过去把顾南浔拉到一边道:“喂,你讲点儿理啊,人家柏非是苏陶的正式男友啊,你这算苏陶的劈腿对象啊,老实点儿,别用这种眼神盯着人家看!”

  顾南浔勾起嘴角冷漠地一笑,低声道:“怎么着?”

  林阡陌感到苗头忽然间就莫名其妙地转向了她自己,因为公司里的那帮人忽然间低声展开了热烈讨论–

  “完了,完了,林总的两个前夫同时出现了,怎么办?咱们帮哪边?”

  “你傻啊!咱们是拍林总马屁,当然看林总喜欢谁就帮谁啊?”

  “你说得也对啊!那你看林总喜欢哪个?”

  “很明显是柏少爷啊,你没看林总每次看柏少爷时那个没出息的眼神,跟我家猫看猫粮时的眼神一模一样啊!”

  她能把他们全辞了吗?真的不能吗?大哥大姐们稍微小点儿声行吗?她全听见了啊!

  “也不见得啊,你看顾先生一来,林总吓得跟什么似的,就跟我家小狗看见我举起拖鞋时的眼神一模一样啊!”

  她生下来就是畜生行吗?求求大爷们都闭嘴啊!别让她家东海小龙男发现她跟顾南浔结过婚的端倪啊!祖宗们!大爷们!行行好啊!

  “我来看看你杂志社店面装修得如何了,看看有没有必要帮你请个国内著名的室内设计师,毕竟要是你再赔钱,我的三百万等于就打水漂了。”顾南浔皱着眉头把视线从柏非那里移过来看着她道。

  她赶紧吩咐助理潇潇道:“潇潇啊,赶紧带着顾先生去看看旁边杂志社的装修情况。”

  潇潇点头就要带顾南浔走,正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外有人喊林阡陌的名字:“林阡陌在吗?这有人叫林阡陌吗?”

  她赶紧应声:“我就是,我就是。”

  快递大哥搬着一大纸箱子放在门口,然后从口袋里翻出快递单子让她签字,这个节骨眼,公司那帮人跟神经病一样立刻把箱子围了起来动手就要拆。她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最近她貌似没有网购啊

  林阡陌在一边签字,那帮人见东西那么大还以为是她犒劳他们的礼品呢,各个争先恐后地拆箱子,同时问道:“林总!是不是发员工福利啊?买这么多?”

  “哎,你别挤着我!我先开!”

  “你走开!林总好不容易发一次福利,必须我来打开!”

  一帮人围着个破箱子挤了半天,结果推推搡搡之间箱子被打开了个口,然后不知道被谁一不小心挤了一下,整个箱子倒了下去,里面滚出来一大堆盒子。

  瞬间,整个办公区一片沉默,林阡陌低头一看,她那张脸瞬间一阵红一阵白,达到了我国变脸技艺的最高境界。

  只听那快递大哥也是闲得难受,鄙视地看了她一眼后,吆喝道:“林阡陌,一百盒避孕套签收成功!”他走出大门后还闷声道,“小小年纪,那么饥渴。”

  

  林阡陌在心里哀号:柏非你听我解释啊!顾南浔你也得捎带着听一下我的解释啊!

  只见他俩脸部神经稍微抽搐了一下,然后就一直面容铁青地同时看向她,这她可太委屈了啊!她又一次在人群中瞟到了布偶,布偶撒丫子就跑了。这回她没追他,而是直接往男厕所跑,他刚来就被她堵了个正着,她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一边往那堆避孕套走,一边阴笑道:“傻小子,别总往同一个地方跑嘛!你林总我又不是缺心眼!”

  她给他揪出来,然后叉着腰吼道:“你给我解释清楚,跟公司所有的人说明白!”

  那臭不要脸的布晓鸥也不知道是老天专门派来缩短她寿命的还是天生脑子有毛病,在那委屈地解释道:“这不是你要我帮你订的吗?我当初问你要五十个还是一百个,你自己说的一百个啊!还来了句‘别客气啊’!”

  “你怎么不去死呢?谁让你解释数量了?我让你给我解释这是什么东西!”林阡陌气炸了。

  “避孕套啊!林总你都结过两次婚的人了,你这么问不合适啊!”

  布晓鸥!

  柏非瞬间瞪大眼睛看向她,脸色已经从铁青变黑了

  林阡陌气得捶胸顿足,干脆指着他鼻子道:“我让你全权负责拍结婚照送赠品的事,结果你在网上给我订了一百盒避孕套,你是傻帽吗?有送顾客避孕套的吗?你告诉我,公司形象还要不要了?”

  那布晓鸥还理直气壮地道:“不对啊!林总,拍完婚纱照就结婚,新婚之夜必备产品就是避孕套啊,你怎么跟个没结婚的人似的啊!这都是套路啊,我精心设计的赠品怎么就毁坏公司形象了啊!”

  说得她好感动啊,布晓鸥,你老总竟然无言以对!

  “总之,避孕套不能送!送点儿高雅的!这一百盒你给我退了!”

  “那店主说了,概不退货,哪有避孕套退货的?林总你怎么这么恶心啊?”

  她她竟又无言以对

  最后,她冲过去吩咐了几个人道:“都给我捡起来,现在一个人两盒给我发了!在场的都送!财务支出我报销!”

  公司人一阵欢呼,赶紧兴高采烈地开始发避孕套,林阡陌顶着一张大红脸捧着几盒起身就要发避孕套,结果刚一转身就看见面前站着两个男人,她大前夫和二前夫

  下期预告:

  林阡陌和“第三春”路征去游泳的时候没想到又碰到了顾南浔和苏陶在一起,在苏陶的挑衅下,林阡陌终于忍不住要舍弃自我撒谎骗顾南浔说自己喜欢上了他,好让他趁早离苏陶远点儿,没想到却被他一眼看透真正的目的,他还戏耍她,说要拉她去开房

  文/左瞳

赞 (19)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