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大神,求填坑

  【内容简介】我穿越到古代去寻找“千古第一坑”的结局,谁知不小心穿早了十年,苏长卿连坑都没开。作为催稿小能手,我当然有几百种方法去花式催稿。

  【不小心,穿早了】

  忙活了一下午,在把各宫嫔妃的胭脂水粉配送齐全后,我终于得到了皇后的令牌,能够自由出入文渊阁借阅书籍。

  我激动得就像装了风火轮一般奔向文渊阁,在我来到这里半年后,抛头颅洒热血,终于打入了皇宫内部,想见男神真是太不容易啊!

  刚跨进文渊阁,我就看到一男子长身而立,手执书卷在海棠树下摇头晃脑。我一个激灵,冲过去就跪在地上抱住他大腿哭了出来。

  “苏大大!我终于见到你了!”

  但没多久我就被推开了,苏长卿满脸惊恐地往后退了几步:“你是何人?”

  我慌忙抹掉泪,站起来从荷包里掏出张镀金名片:“大大,我是古籍研究所的!”

  我,姓辛名小白,中国北京人,是一名古籍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专门修复及寻找失落的书画和著作。

  就在一年前,我们的科研室终于研究出了时空穿梭机,试图寻找一部文学小说经典《金玉记》,它共有一百二十卷,但由于历史原因,只有八十卷流传了下来,堪称中华文学界第一大遗憾。

  后来无论有多少学者续写和研究结局,都并不能使人满意。而作为这部小说的头号脑残粉,我当仁不让成了此次穿越者,第一个知道《金玉记》结局的现代人,说出去,一辈子都走路带风!

  “为何我从未听过此等研究所?”苏长卿端详名片后,纳闷道,“你一介女子,又是怎么进入文渊阁的?”

  我吸吸鼻子,亮出了皇后的令牌。当时为了能打入皇宫见到苏长卿,我穿越过来之时,不仅下血本买了好多口红、香水、睫毛膏之类的,还花重金去化妆品公司学习了半年,成为个业余的化妆品配方师。

  果然机智如我,化妆品永远是讨好女人的王牌,哪怕是百年前的后宫嫔妃。

  “研究所和皇后娘娘有关?”苏长卿明显愣住了,片刻后才摆手道,“罢了,你自行去阁内取书吧。”

  我眨巴着眼睛:“那你交出来吧。”

  苏长卿闻言立刻把手中的书卷放到身后:“此书谢绝借阅!”

  “不是这本。”我咽了咽口水,眼前的苏长卿仿佛变成了金光闪闪的摇钱树,“《金玉记》的后四十回交出来啊!”

  苏长卿皱了皱眉,脸上闪过一丝迷茫,继而神情激动地看向我:“敢问姑娘,此书乃何人所著?我博览古今,从未听闻过这书名。”

  我看着面如冠玉、分明才弱冠之年的苏长卿,眼前一暗就昏了过去,我竟然多穿越了十年!

  不过更悲剧的是,我竟然来这里奋斗半年后才发现这个噩耗!

  【性温良,恭俭让】

  我醒来的时候,还躺在地上,是的,一切都是最初晕倒的模样。

  我瞪圆眼睛看着俯视着我的苏长卿,不由得怒从心起,作为写出《金玉记》的人,他怎么能因为我丑就不救我呢?

  许是我怨气太重,苏长卿终于动了,他捡了枝树枝递给我:“姑娘,男女授受不亲,你拉住那头,我把你拉起来。”

  “我不!”来这里半年多,我对谁都是卑躬屈膝,唯恐丢掉小命。可是苏长卿就不一样了,我曾用了两年研究有关他的所有史料,见到他简直和亲人没两样。于是我忍了半年的委屈在此刻爆发了:“我晕倒在地,你都不把我抱起来,还要等我醒了才用树枝拉我!我不开心!”

  苏长卿愣了一下,犹豫片刻才轻声道:“可姑娘你才倒下去就醒来了”

  我这人吧,什么都不好,就是脸皮够厚。听到他这么说,我麻利地拉着树枝站起来,丝毫没有为之前的撒娇而感到脸红。毕竟我和苏长卿,那可有跨越了几百年的书上友谊!

  “姑娘所说的《金玉记》,文渊阁是绝对没有的,要不你换个地方找找?”见我安然无恙,苏长卿舒了口气。

  《金玉记》的初稿是苏长卿三十岁的时候完成的,现下他肯定连写《金玉记》的念头都没有,可我根本没时间在古代等个十几年再带着结局回去。

  时空穿梭机的设定时限是一年,还差几个月那边就会启动穿梭机把我接回去,在那之前,我肯定是要拿到《金玉记》结局的。

  我偷偷瞥了眼苏长卿,心里有个计划慢慢成形。

  既然我不能把回去的时间押后,那就让苏长卿创作的时间提前啊!

  “姑娘,你”苏长卿往后退了几步,“何故笑得如此诡奇特?”

  “事情是这样的!”我一边踱步,一边在脑海中回想所看的苦情戏,试图把身世编得尽量凄惨。

  听我说完苦情电视剧女主身世大杂烩后,苏长卿沉默许久后做了总结:“皇后让你一个月研制出独一无二的香油,你希望我收留你,方便你查阅各种书籍?”

  我慌忙点头,不愧是苏大神,概括中心思想就是强!

  “姑娘有皇后的令牌,想来是娘娘身前红人,我家里的书虽比文渊阁多,但也绝对比不上整个皇宫,想来姑娘还是住在皇宫更为方便。”

  此话摆明就是婉言谢绝我!我一看不行,立刻强行抱住他的大腿,哭号起来:“完不成命令是死罪啊!我早就听说大人家里藏书万卷,只有大人您能救我!要是您见死不救那就现在用这枝树枝戳死我吧!”

  资料记载,苏长卿,性温良,恭俭让。他绝对不会忍心我死的!

  果然他在发现推开我无望后,红着脸小声道:“姑娘若能放开我,此事可议。”

  【掉点儿血,喂点儿血】

  苏长卿的家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按理说他怎么也是皇家图书馆高级的管理员,可家里竟然只有一个使唤大婶,包揽了看门、打扫等一切家务。

  我咂舌地看着那三两间小屋,只觉那简直比我穿越过来时住的房子还要破旧,他果真廉如清风。

  我要不要告诉他,其实我是京城连锁水粉铺的幕后老板呢?

  “姑娘,你休息片刻,我这就去做晚膳。”换了身长衫,苏长卿简单清洗了一下,就转身往厨房走去。

  我慌忙跟上去,看他熟练地洗米、洗菜,简直不敢相信史书上记载的风流少年会是这般模样,我莫不是认错人了吧?可是他长得和复原图卷上差不多啊!

  “苏长卿?”

  “嗯?”他不解地抬头,手上还在熟练地切着菜。

  “你就是那个自称玉面小飞侠的文渊阁校理苏长卿吧?”

  他似是吓到了,接着脸慢慢红了起来,在夕阳下,显得特别红:“你你你你怎知我小时候给自己取的外号?”

  我顿时就泪流满面,冲上去抢下他手里的活。我温柔潇洒、玉树临风的苏大大,怎么能用他执笔写出《金玉记》的手去做粗重活呢!

  他似是被我惊到了,片刻后才又轻柔地把刀拿了回去,慢悠悠道:“这些活都由我包办,姑娘在此安心查阅书籍即可。”

  这时灶上的骨头汤沸腾了起来,咕噜咕噜的沸腾声配着有节奏的切菜声,让我感动至极!

  于是我扑过去从后抱住苏长卿,鼻涕眼泪齐流,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忽然,有温热的液体滴到我的手上。

  我往前看去,只见菜刀明晃晃地切在苏长卿的手背上,鲜红的血汩汩地往外流,吓得我赶紧用碗接住。

  “姑娘,情非得已。我有些晕血,麻烦你接住我。”说完,苏长卿就直直倒在了我的怀中。

  在呼唤大婶无果后,我只好模仿电视剧里那般撕衣服止血,在割了几片苏长卿的长袍后,我终于把他的手包了个严严实实,不再有血渗透出来。

  “哎哟,先生这是要不行了啊!脸都没血色了!”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大婶一见苏长卿,眼圈立马就红了,“姑娘你看好先生,我马上去请大夫!”

  听她那么一说,我也急了,难道我一不小心,就害死了文学界的大文豪?突然我瞥到碗里的小半碗血,虽说古代没有输血的技术,但是喝血也能补血吧?

  有些犯难地看着苏长卿紧闭的双唇,我咬咬牙,就喝了口血往他嘴里送去,可是我的嘴刚离开,血就顺着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我用手捏住苏长卿的双颊,猛喝一大口血后就贴上了他的嘴巴,用舌头一点点儿地把血推进他的喉咙。

  这时苏长卿仿佛有了知觉,下意识用舌头卷住我的舌头,拼命吮吸嘴里的血液。

  我的脸一红,想要收回舌头,却被他缠得更紧,直至吸得我舌头都麻木了,他的舌头才收了回去。

  我气喘吁吁地起身,却见他还是闭着眼睛,脸色倒是稍微红润了些,明显刚刚只是求生的本能。

  我看着他红肿的嘴,竟觉得异常性感,心也不听话地加速跳了起来,我正想再接再厉喂血,他的眼睛便睁开了,惊疑地道:“姑娘这是”

  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我嘟着嘴就把最后一口血再次送到他嘴里,并轻轻咬了咬他柔软的舌头。之后我意犹未尽地抹了抹嘴:“不用太感谢我,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他躺在我怀里,瞪着眼睛约莫看了我半盏茶的时间之后,犹如鲤鱼跃龙门般弹了起来:“姑娘,你你你”

  我咧着血红的嘴,欣赏地看着在夕阳中跳脚的苏长卿,心想:苏大大不愧是大大,奓毛都显得那么可爱!

  【英个雄,救个丑】

  第二天开始,我就开始了催稿计划。苏长卿现在还没有落魄,想要刺激他的写作激情就需要从别的方面着手。

  我必须要让他看到旧社会里,女子的生活全貌!

  “今日好不容易轮休,我自是要照顾菜园的。”挥舞着小锄头,苏长卿认真翻着土地,“平时家里的果蔬都要从这里产出,荒废不得。”

  我恨得跺了跺脚,他要是把《金玉记》写出来,天天下馆子都没问题!

  “其实我是想去寻特别的水粉,什么飘香院啊,曲词馆啊,唱曲的女子特别多,肯定有独特的配方让我研究。”我把从厨房拿的洋葱在眼皮底下抹了抹,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这事确实不能麻烦苏大人,我还是孤身一人去这些烟花之地吧,反正长得丑,也不危险。”

  苏长卿叹了口气道:“下不为例。”

  不多会儿,我就和苏长卿站在了全京城最热闹的飘香院前。据说此院人流量巨大,就连白天都客源不绝。

  我和苏长卿走进去时,院内已经曲声悠扬了,几名貌美女子在台上轻轻吟唱,大厅里坐满了脑满肥肠的粗人,每桌都有两三个衣着暴露的女子。

  苏长卿拉长了脸:“真是浑浊不堪。”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一喜,赶紧附和道:“可不是,你看这些女子多可怜,但是为了生活”

  我话没说完,就看到一锦衣男子把一名红衣女子从楼上踢了下来:“本公子看上你是抬举你,你一介歌女竟然敢给脸不要脸!”

  女子虽然磕得头破血流,却还是跪在地上向男子磕头:“我已被张家小公子买下,虽然现下他被打死了,但我还是张家人啊”

  “我呸!”男子走下来一把把女子提起来,“什么张家李家都给我一边儿去,今儿个我要定你了!”

  虽然我平时在电视剧里看过这些画面,但总不如真实画面来得刺目,真是看得人牙痒痒!

  我完全忘了此行的目的,把苏长卿往看热闹的人群一推,然后扛着板凳就冲了过去,不偏不倚地把男子砸得血流如注,又不解恨地狠狠在他身上踩了几脚:“让你欺负女子!”

  只是我没料到他还有大群跟班,轻松就把我踢翻在地。我抹掉嘴角的血,抽空向苏长卿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快跑,就见那傻子冲过来把我紧紧护在怀中,抵挡住了那些拳脚。

  他的怀抱很暖和,隔着衣衫我都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我吸了吸鼻子,看着近在咫尺的美颜,我一没忍住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果然英雄救丑,就是让人心动。

  “你你”苏长卿震惊极了,即使挨着打,脸还是红了,“辛小白,你没救了!”

  【握握手,动动心】

  很快我和苏长卿就被抓到顺天府,没有经过审问就被关进了地牢里。

  昏暗潮湿的地牢里到处奔跑着可爱的小动物,我贴在牢门上,可怜兮兮地看着对面的苏长卿,他的脸本来精致小巧,现在却被揍成了一个猪头。

  “苏大大,你脸疼吗?”

  苏长卿不语,在袖口里掏了半天,扔了个物件过来:“这是药包,驱蚊避鼠。”

  我呆呆地捧着药包,果然不多会儿牢房里的动物就转移到苏长卿那边了

  “别怕。”见我一直不出声,苏长卿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明天是我执勤的日子,管事的见我没去肯定会来寻我的。”

  我吸了吸鼻子,拼命把手往外伸:“苏大大,我想握握你的手。”

  闻言苏长卿似是愣住了,小声嘀咕道:“你真是”

  说完,我就听到阵窸窣的声响,苏长卿白皙修长的手伸了出来。在我发挥出人类潜能后,终于握住了他干燥温暖的手。

  我的苏大大啊,真是口里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天没亮,宫里就来了个管事太监,他亮出令牌后,衙役扔了句“下次别再聚众斗殴”就把我和苏长卿放出来了。管事太监训斥苏长卿半个时辰后,才满意地走了。据苏长卿说,那是皇帝跟前挺红的大太监,以前他祖父曾经帮过对方,所以对方平时总会照料他一二。

  “其实”我咳了咳,终于忍不住问出了从小到大的疑惑,“给你写批注的人到底是谁啊?”

  在流传下来的八十卷里,《金玉记》有个点评版本,至于那个点评的人到底和苏长卿是什么关系,我研究了很久,觉得从那种亲密熟稔的语气来看,他们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苏长卿一愣,眉头皱了皱,伸出手背想要贴上我的额头,只是伸到一半又收了回去:“我从未写过书,诗词倒是写了些。你是否有些不舒服,不然昨日也不会那样”

  得,话题又扯回去了。我靠在栏杆上,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喋喋不休的苏长卿,其实我也不知道昨天为何会做出那样的举动。

  大概是他实在太秀色可餐?

  苏长卿见我如此泰然自若,脸就越发红了,甩了甩袖子就往大门走去,走到半路又折了回来:“街尾有家虾米馄饨”

  “我要吃!”我笑嘻嘻地跟上去,觉得别扭的苏长卿虽然和资料中看到的不一样,却非常可爱啊!

  【金哥哥,玉妹妹】

  一路上,我拐弯抹角催促苏长卿开始写文,但他就是充耳不闻,直到有顶轿子走过,他才忽地停住了步子。

  “她是谁啊?”刚才那小姐掀开轿帘的时候,我看见她看了苏长卿一眼,美人和才子,没点儿猫腻谁信啊!

  苏长卿看了我一眼,忽然道:“你研究的香油可有成果了?”

  他转移话题的功力太强,我有些没反应过来,这香油是现代的香水,我穿越来的时候,可是提了几个行李箱的化妆品、护肤品,其中有瓶迪奥香水就是专门为现在的情况准备的。

  不过我自然不会说出来,毕竟我要在苏宅蹭住到《金玉记》写出来!于是我答道:“没。”

  “那你还有工夫闲打听!”苏长卿从袖口取出几本书卷,“这是《千金方》和一些古籍,里面有些关于脂粉的方子,你看看有没有用吧。”

  我愣住了,想起昨夜的药包,这古人的袖口真的是哆啦A梦的百宝袋啊!

  “没有特意,只是不小心看到就收着了。”他脸一红,把书塞到我手里,“再不走馄饨就收摊了。”说完就急匆匆地往前走去。

  我紧紧攥住还带有苏长卿气息的书卷,几个箭步冲过去就跳到了他的背上:“昨夜苏大大你抱我抱得太紧,把我骨头都抱痛了,现在就劳烦你背着我去吃馄饨了!”

  果然苏长卿小心地搂住了我,从脸一直红到了耳根,边走边小声道:“大街上切莫胡言乱语,而且我那只是晕倒时不小心”

  吃完馄饨回家,我在门口就看到那顶熟悉的轿子,然后一进门便看见个美人站在海棠树下,她微笑着唤苏长卿:“苏哥哥。”

  我一个激灵,顿时就醒悟过来,这莫不就是《金玉记》女主玉妹妹的原型吧!

  苏长卿慌忙拉住激动得全身发颤的我,低声道:“这是我家远亲,许晚香小姐。”说完他又对着许晚香笑了笑,“许表妹怎么到京城来了?刚才在街上看到,还以为认错人了。”

  许晚香脸色白了几分:“街上相遇时,我本想唤苏哥哥的,不过看到旁边的姐姐便住了口,想着还是到苏府等比较妥当。”

  我一把推开苏长卿,冲过去就拉住许晚香的手,不停摩挲着,她当真是天上仙女啊!

  “许妹妹,我可喜欢你好久了!你就是我的女神啊!”

  此言一出,庭院里顿时安静下来,许晚香一脸惊恐地抽回手。苏长卿脸色铁青,甩了甩衣袖就对许晚香道:“表妹你随我到内堂说话。”

  我有些委屈地站在原地,虽然玉妹妹是我的女神,可苏长卿也是我的男神啊!他干吗给我甩脸色呢?男神女神一样爱不可以啊!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许晚香就从内堂跑了出来,直直奔向门口。她虽极力掩饰,我还是看到了她眼角的泪痕。

  这是怎么了?

  我轻手轻脚地踏进内堂,只见苏长卿呆坐在椅子上,身旁还放着没动的香茶。

  “你们说什么了?”

  苏长卿瞥了我一眼,大声道:“你的女神要选秀了。”

  什么!我震惊极了:“那你要带着她私奔吗?”

  “你”苏长卿端起茶杯晃了晃,“我不喜欢她,为什么要私奔?”

  不知为何,闻言,我的心跳加快了,我有些期待地问:“那你喜欢谁呢?”

  苏长卿猛地放下茶盏,一步一步向我走近,在把我逼到墙脚后,低声道:“你觉得呢?”

  因着距离近,他说话的气息全喷在了我的脸上,暖洋洋的,让我有些心痒。我咽了咽口水,双手不自觉地攥住苏长卿的衣领:“我我”

  我话没说完,苏长卿就脸色骤变地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猛地往后一倒。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暗骂道:真丢脸,竟然流鼻血了!

  【樱花唇,味道佳】

  趁着苏长卿没醒,我把他翻了个身,拿了个小板子一下一下地拍打着他的屁股。俗话说,亲身经历才能更好地写出文字。

  《金玉记》有一段就是金哥哥被打得惨兮兮的,要是苏长卿也体验他下,应该写起来更得心应手吧。

  还真别说,他的屁股饱满有弹性,小板子打下去,立即就弹起来了。我打着打着,不由得把板子扔到一旁,换手去拍。拍着拍着,我又把他翻了个身,偏头痴痴地把耳朵贴在他的胸前,听着他的心跳声。这个曾经离我几百年的古人,现在我正趴在他的身上听他的心跳声呢!

  我咳了咳,起身快速在他唇上亲了亲,都说亲吻会上瘾,果然不假!尤其是苏长卿的唇粉嫩嫩的,特别像樱花果冻。

  只是我没亲几下,苏长卿便醒了,他先是迷茫地摸了摸嘴唇,又震惊地摸了摸屁股,然后才像被点燃的炮仗一下炸了:“辛小白,你竟然又亲还打打”

  “这有什么。”我猛地转身把屁股凑过去,“你打回来吧,只要你快点儿动笔写小说,我贡献下屁股是没关系的!”

  苏长卿气得脸色通红,迅速脱了袍子盖在我身上:“你这样以后可怎么嫁得出去?”

  我也很委屈啊,想来我也是研究所的高级科研人员,为了求他写小说,什么厚脸皮的事情都做过了,他还损我!

  而且我根本没舍得下重手!那板子简直就和羽毛拍下去差不多!

  “罢了。”苏长卿扶额,“下午到我轮休,你在家好好研究香油吧。”

  话没说完,他就落荒而逃了,整个人像被放进蒸锅的大闸蟹似的。

  我看着他的背影,略微算了算日子,离时光穿梭机启动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而且那机器只能用一次,要是我在启动之前拿不到《金玉记》,以后就再也没机会穿越回来取稿了!

  不行,我一定要再刺激苏长卿一下!

  【梅花花,荷包包】

  苏长卿回来时候,我正披着件白色的袍子在海棠树下葬白菜叶,试图用这感伤、唯美的画面激发他的灵感。

  谁知他一个箭步冲过来,全身抖得不成样子地指着我手上的荷包:“你在哪里拿的?”

  我顿时就不开心了,这荷包是在苏长卿桌上看到的,我见绣得那么好看,想着肯定是哪个贴心妹妹送的,就生气地拿来葬白菜叶了。

  “荷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觉得白菜干枯了很伤感吗?它们还没在人类的胃袋里发挥营养价值,就枯黄在了地里,多么可怜,多么”

  没等我说完,苏长卿就跑过来想要夺下荷包。我哪里肯放过这个催稿的绝妙机会,攀着海棠树就爬上去了:“不给,除非你写小说!”

  苏长卿无奈了,站在树下看了我一会儿才道:“这树估计承受不住你”

  这话说得我就不爱听了,我特意晃了晃海棠树,谁知一不小心来了个侧翻,树枝倒是没被体重压断,我却真的掉了下去。

  本来我以为苏长卿会再次来个英雄救丑,谁知他赶紧倒退几步,一副唯恐我砸到他的模样!我揉着肩膀爬起来,一委屈就把荷包扔到了地上:“还你!拿好你好妹妹绣的荷包!”

  苏长卿笑了笑,捡起荷包后又替我掸了掸泥土:“我娘绣的。”

  “”

  “她是官宦小姐出身,平时不做细致活,这是她绣的唯一一个荷包。”苏长卿把坏掉的菜叶捡了出来,细心地把荷包放到了怀里。

  我看着苏长卿,心里不知为何一阵酸涩,他才弱冠之年,却已父母双亡,一个人生活,多可怜啊!

  晚上我请教大婶后,捣鼓了一堆针线布料开始绣荷包,虽然我没做过针线活,但我有智商啊!

  我用炭笔把梅花用十字绣的方法画出来后,轻松就绣出了朵梅花。

  “辛小白,吃夜宵了。”我正绣得起劲,苏长卿就敲门了。

  我一听,赶紧用针在手上密集地刺了十几针,力保在不痛的前提下,打造出极其血腥的效果。

  果然苏长卿进来看到我做作的痛苦模样后,放下碗碟就抓起我的手翻看了一遍,然后红着脸把我的手指放到他嘴里,细细吮吸着。

  他的舌头很滑,口腔很温暖,不由得让我想起那次喂血时的场景。我一激动,就没管住嘴巴:“等我再扎另一只手!你多吸吸!”

  苏长卿:“”

  【你娶我,好不好】

  接下来几个月,我像条尾巴似的跟着苏长卿转,只要他一闲下来,我就开始念叨《金玉记》。

  他大概终于被念烦了,在给瓜苗除草的时候,他开口了:“你对此书如此执着,到底是何缘故?”

  我一愣,想着自然是因为拿到《金玉记》结局,我就可以回家了啊!只是看着苏长卿腰间挂着的梅花荷包,我却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见我不言语,苏长卿纳闷地抬起头,正准备说些什么,大门就被踹开了。一群侍卫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苏长卿架了起来。

  “你们怎么乱抓人啊!”我想要扑过去,却被侍卫一脚踢翻在地。

  苏长卿急了:“小白你回房去!我没事”话没说完,苏长卿就被带走了。

  我想了想,除了在飘香院,苏长卿根本没犯什么事,而且打人的是我啊!

  “姑娘,这可怎么办啊!”大婶抹着眼泪,“先生没权没势的,又只是个小官,家里也没银子去打点”

  银子?我有啊!我跳起来就往外跑,这半年,我用胭脂水粉打下的江山,还是赚了许多钱的!

  果然钱在哪里都是万能的,不出片刻,我就打探出了苏长卿被抓的真相。

  原来许晚香死了,在选秀成功那天下午,她在一棵海棠树上吊死了。办理案件的人是当日飘香院的男子,他知道了苏长卿和许晚香的关系,就死抓着不放。

  所以一件简单的自杀案件,在一些人的操纵下,就变成了情杀,说是苏长卿不甘心上人入宫,就悄悄杀死了她。

  “我可以证明许姑娘出事时你都和我在一起!”再一次在牢房里见到苏长卿,我心疼得不行,他们竟然给他私下用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怕我把飘香院之事上报皇上,所以是怎么也不会留我活口的。”苏长卿轻轻拍了拍我的头,突然猝不及防地在我眼角亲了一口,“礼尚往来!”

  我惊呆了,不可置信地摸着眼角,心想,苏长卿也学会耍流氓了?

  “你调戏我的时候可想到了今天?”他失笑地在我额头敲了敲,明媚的笑容瞬间把牢房点亮了,他当真是风华无双。

  我咽了咽口水,扑过去就把苏长卿推倒在枯草上,细细摩挲着他的脸以及锁骨

  苏长卿脸顿时就红了,但还是乖乖躺在我身下,一副任我鱼肉的模样:“天子脚下,地牢之内,辛小白你又耍流氓。”

  “我说”我倾身把头埋在苏长卿的胸口,听着他越来越强力的心跳,“要是我救了你出去,你娶我好不好?”

  【皇宫里,水真深】

  我跪在皇后面前,恭敬地把我所有压箱底的化妆品都呈了上去:“娘娘,您今日气色不错,越发年轻了。”

  皇后拈指一笑,示意我起身:“辛师傅的胭脂水粉都是上品,本宫用后状态好了许多,前个儿皇上也夸赞了。”

  “娘娘说笑了,这本就是您底子好。我献上的东西,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我一边赔笑,一边观察皇后的模样,这倒不是我拍马屁,她这气色,确实比之前好了许多,明明她之前还一副病恹恹的神色。

  “辛师傅献上那么好的香油。”皇后嗅了嗅迪奥的香水,满意地拍了拍我的手,“是想求本宫替苏长卿说句好话?”

  我一愣,随即想到之前看的宫斗小说。许晚香如此美,选秀成功后肯定是青云直上,当个宠妃根本不是事儿,却偏偏在选秀当口而亡,这也太巧了吧?

  “民女不明白娘娘的意思。”

  “苏长卿呢,不过就是个校理,没想到竟然能让这届最出色的秀女看中,当然还有我们的辛师傅。”皇后意味深长道,“你真不知道苏长卿和许晚香的事儿?”

  我当然知道!虽然资料记载得很模糊,但许晚香是苏长卿的远亲表妹,两人从小青梅竹马,我可是一清二楚。

  不过后来的事就断层了,苏长卿入京做官后,许晚香就只出现在些杜撰的野史里。照现在这个情况看,她竟然是死在了宫斗中!

  我瞥了一眼神色自如的皇后,越发觉得皇宫真是水深。一个为了隐瞒在民间跋扈的恶行,一个为了铲除有可能成为敌人的秀女,竟然想要搭上苏长卿的命!“知道。”

  “那辛师傅何必管他的死活呢?”皇后淡淡笑了笑。

  我心思一转,脸上又堆起了笑容:“我听说皇上身边的大太监和苏家关系匪浅,想来苏长卿有没有杀人,皇上稍上点儿心,就能查出来。我这是为皇后好,毕竟您好了,我才能好不是?”

  闻言,皇后合上香水,和蔼地道:“其实你来之前,本宫就已经派人去放苏长卿。但是他与许晚香有扯不清的关系是事实,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我赶到天牢的时候,苏长卿正靠在牢门上晒着太阳。听到我的脚步声,他笑着睁眼:“看来我要娶你了。”

  我跑到他面前就拉起他狂奔,皇后说是把苏长卿贬为平民,此事就了结了,但谁信啊!我可是博览二十一世纪宫斗戏的辛小白!

  “我们先在这里藏几个时辰,等时间到了我就带你回我家,那里绝对安全!”到了我购置的四合院,我才放下心来,和苏长卿说了我的计划。

  时光穿梭机即将启动了,只要他跟着我回现代,不仅生命安全,还能有足够的时间把《金玉记》写出来!

  我这计划简直完美!

  “现代?”苏长卿愣了一下,捏了捏我的脸,“你是不是怪谈看多了?”

  “不是啊!”我咳了咳,细细地把二十一世纪的世界描绘给他听,他越听越好奇,最后诧异道,“果真那么神奇?也就是说你是通过某种机器来到我身边的?”

  我点点头,为了到他身边,可是花了很多金钱和科研人员的心血呢。

  只是我没得意多久,苏长卿就把我搂进了怀中:“别瞎想了,晚香不是皇后杀的。那个男人也只是担心我向皇上参他,现下我被罢了官,我们不会再有任何麻烦,不用躲起来的。”

  我一愣,许晚香是自杀?

  【大结局,一人看】

  吃过晚饭后,我和苏长卿坐到了屋顶上,听他说那过去的故事。

  原来许晚香确实是爱慕他的,可他只把她当妹妹,只是没想到她竟然烈性得在皇宫自杀了。

  “我对不起她。”苏长卿有些感伤道,“可我心里真的有人了。”

  我的脸忽地就红了,这摆明就是说我啊!

  这时天空突然亮了起来,逐渐出现一个旋涡,一道白光打在了我身上,时光穿梭机启动了!我激动极了,跳起来就扑到苏长卿怀中:“我们可以回家了!”

  苏长卿皱眉看向天:“你说的现代是真的?”

  “是的!那里有许许多多和我一样喜欢你的人!不过”我忽地在他唇上吻了一口,“只有我是喜欢你的人,他们只喜欢你的小说,你不要想太多!到那里一定要安分守己,只爱我!”

  苏长卿的眼眸暗了几分,他用手细细摩挲了几下我的脸,然后退出光圈:“家里就只余我一人,我走不得”

  “你不和我走?”我呆住了。

  苏长卿从怀里拿出他娘绣的荷包递给我:“你回去好好的至于你说的小说,以后我如果真写出来了,会把底稿埋在你葬白菜叶那里。”

  气流逐渐把我带得飞了起来,我看着越来越远的苏长卿,拼尽力气问了句:“苏长卿,你心里的人可是我?”

  他笑了笑:“是。”

  “那”我目测了一下高度,纵身就从气流带上跳了下去,“你要接住我啊!”

  “”

  后来据大夫说,邻居带着他回来的时候,他尽管被砸晕了过去,双手还是紧紧地抱着我,怎么也分不开。

  听完,我当即赏了苏长卿一个热烈的吻。他被亲得气喘吁吁后,才红着脸道:“《金玉记》已经开写了,你什么时候给我做注?”

  我挑挑眉,万万没想到啊,给苏长卿做注的人竟然是我!现代的小伙伴们对不起了,《金玉记》的结局,我就一个人看了!

  文/苏菜

赞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