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隔壁是大神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故事简介】:萧萧最近有点慌,因为有人用她的号去跟大神表白,可萧萧玩的是人妖号,重点是–大神好像没打算拒绝?

  【一】

  作为全服战力第二的大神,萧萧在游戏里的名气不小,但自从跟全服第一的大神告白之后,名气就更加大了。

  因为大神是男的,萧萧也是“男的”。

  官方偶尔会开几个服务器让大家玩儿混战,因此隔壁服也有认识萧萧的。今天,官方群里时而会有人如此冒泡–

  喂,听说你们服排行第一和第二的人搞基了?

  这件事儿还得从昨天说起。

  萧萧和舍友慕诗围绕着“豆腐脑到底是甜的好吃还是咸的好吃”展开舌战,争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撸袖子以武力解决。

  最后,慕诗扬着萧萧的鼠标叫嚣道:“你再不承认咸豆腐脑好吃,我就要做丧心病狂的事儿让你后悔一辈子了!”

  萧萧对此嗤之以鼻,用力哼了一声藐视之。

  然后慕诗转身往游戏里看了一眼,尚有良心地戳了副本里那个穿得最闪亮、最帅气,紫气环身的人,一举送出999朵玫瑰。

  漫天红色花海立刻铺了满屏,拼出一个大写的“我爱你”,连系统通知的字都是暧昧的粉红色,红得萧萧脑袋瓜子一疼。

  【世界公告】霸道总裁豪气冲天,为易水寒献上999朵玫瑰,可歌可泣!

  霸道总裁是萧萧,易水寒是那个大神。

  萧萧玩儿的是男号,大神的也是男号。

  世界静默三秒,随即炸锅

  想到慕诗做的好事儿,萧萧狠狠咬了一口冰激凌,差点儿没把勺子咬断。她决定,从明天开始每天去外面买一碗甜豆腐脑当着她的面儿吃,哼!

  不过,当务之急是怎么解释游戏里的事儿。

  等她回过神来,她发现游戏里大家聊得热火朝天。大家刷屏的速度很快,但她还是捕捉到了关键字。

  【附近】叉烧包:噢噢,终于碰面了。

  【附近】小小浮萍:这还是昨天告白后头一回碰面吧?

  告白?萧萧审度地往屏幕上一瞧,前面那站在副本入口的剑客可不就是易水寒?他面庞俊美,优雅如画,袍服一尘不染,若有若无的仙气衬得他更像仙人临世。他玩儿剑客,别人也玩儿剑客,可别人怎么就没他好看?她嘟囔一句想走,这个时候见面太尴尬了,转念一想为什么要走,走了才心虚。于是她大大方方站在一旁,等着三分钟后副本开启。

  【附近】补刀一郎:帮主,帮主。

  【附近】霸道总裁:什么?

  【附近】补刀一郎:你要是真和易水寒成了,那是你嫁过去还是他入赘我们帮?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

  【附近】霸道总裁:我是男的!跟他结什么婚?

  【附近】叉烧包:哎哟,往皇宫方向找那太监NPC,花五百元宝,一刀咔擦下去就变女的啦。

  【附近】北风吹吹吹:不想结婚的话,那你送花给他干吗?

  【附近】叉烧包:对啊,送花干吗?

  萧萧紧握拳头,不明真相胡乱围观,她忍。

  再看看易水寒,一言不发,好像根本没看见频道上的聊天内容。她想了想,戳开私聊窗口。

  【私聊】霸道总裁:易水寒,易水寒。

  【私聊】易水寒:嗯?

  【私聊】霸道总裁:昨天有头熊乱动我鼠标,所以才造成送花的误会。等这件事儿没了新鲜感,他们就不会开我俩玩笑了,你不要介意。

  许久,那边才敲回一行字:我不介意。

  萧萧松了一口气,不介意就好。

  副本开启,众玩家如海水般涌入,刷着不断涌出来的小怪、小BOSS。

  易水寒和萧萧的战斗力高,后面的人一如既往地看着他们像砍大白菜那样直奔妖洞深处,望尘莫及。

  说起来,萧萧操作游戏也是很有天赋的,奈何碰上了易水寒,大小活动只要两人都参加了,萧萧必然是第二,这让她大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于是,她多了一个绰号–千年老二。

  她边想边杀怪,落后易水寒一步。忽然看见一只怪伸出利爪要从他背后偷袭,萧萧没有多想,扬起长枪就手撕了小怪。

  结果,这英雄救英雄的一幕全落在后面的人眼中。

  【附近】叉烧包:哦呵呵呵,我就说他俩有什么什么。

  【附近】霸道总裁:有什么?我是顺手!

  萧萧话还没说完,又有怪兽BOSS纵身往萧萧那儿跳去,她急忙抽身退出,可已经来不及。只见前面一道剑光闪来,准确无误地劈在怪兽身上,那怪兽还剩一半的血条瞬间清空,化为荧光小颗粒消失,掉落一大堆奖励道具。

  萧萧往屏幕上一看,原来是易水寒出的手。

  等等她急忙去看聊天频道–

  【附近】报告大王:哦呵呵呵。

  【附近】叉烧包:哦呵呵呵。

  【附近】

  萧萧扶额, 这下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二】

  周末萧萧回家,进门就奔向房间去开电脑挂游戏。她刚把号挂上,就被萧妈拧了耳朵出来:“就知道玩儿,游戏有什么好玩儿的?一点儿正事儿都不做,你要是有秦放一半勤奋,我做梦都要笑了。

  萧萧揉揉耳朵,抗议道:“可我还是考上大学了。”

  萧妈哼道:“如果不是秦放帮你补课,你能考上吗?”

  每个人在幼儿时期都有个“敌人”叫“别人家的孩子”,秦放就是萧萧的“敌人”。

  萧萧七岁前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受尽宠爱,是小区里有名的小头目、小霸王。

  直到七岁那年秦放一家搬来,萧萧孩子王的地位被撼动了。

  因为秦放比她聪明,比她懂礼貌,比她学习好,还比她有魄力,还比她

  反正萧萧变成了千年老二。

  萧萧一直在等他搬走,可这一等就是十二年。

  现在她读大二,秦放读大四,再过两个月他就毕业了。

  萧妈见她精神颓靡,又拎拎她耳朵,道:“你秦伯伯和秦伯母出差去了,我做了糖醋肉,你给他送一盘过去。”

  面对目光灼灼的萧妈,萧萧觉得要是自己不答应一定会变成另一盘糖醋肉,于是只好忍痛答应,端了肉去敲隔壁家的门。

  她摁了门铃,没人开门也没人应声,等了一会儿,确定他不在,大喜–这样她就能独享两盘糖醋肉了。他欣喜转身,却见秦放出现在廊道上,一只手拎着塑料袋,另一只手空着,走得不快不慢。

  秦放本来就白,再穿一件白衬衫,更将脸衬得清秀白俊,俊气的眼里又透着淡淡的温柔,阳光却不刺眼。

  独吞的计划失败,她撇撇嘴道:“我妈做了糖醋肉,你要不要吃?”

  秦放看着她一“你敢说要我就咬你”的神情,欣然道:“要。”

  “咬你。”

  秦放笑了笑,问道:“明天回校吗?”

  “下午回。”

  他拿钥匙开了门,又问:“最近有没有晨跑?”

  自从萧妈发现秦放是小神童后,就拜托他给萧萧补习功课。谁知道秦放是个热爱生活、健康向上的好少年,笃信身体好脑子就好,每天一大早就拖着萧萧去跑步,然后再吃早饭,学习。

  爱睡懒觉的萧萧迫于爹妈的压力,只好跟他去运动。为了早日摆脱他的折磨,萧萧努力学习,悬梁刺股,终于得了班级第一。就在她以为从此能摆脱他的时候,万万没想到–萧妈以为是秦放的运动学习法生效,再次将她送入“虎口”

  这一跑就到了高中毕业,所以,一上大学,萧萧就彻底解放了,过上了可以睡到日晒三竿的好日子。

  现在听他提起,萧萧略有种“我终于摆脱你,从此你再也抓不了我跑步”的得意感:“没有。”

  秦放点头道:“明早去。”

  萧萧瞪眼道:“我明天要回学校了。”

  “不是说下午吗?”

  萧萧差点儿咬了舌头,气呼呼地把糖醋肉放他手上,哼了一声就跑了。社会进步好青年什么的果然最讨厌了!

  跑回电脑前,萧萧正打算去刷副本,却见帮派里热闹非凡,不断有人刷屏呼唤她。

  【帮派】霸道总裁:刚挂机了,什么事儿?

  【帮派】风雨无阻:老大,你终于上线了,走,打架去。

  哈?短短的半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事儿?萧萧见众人从帮派大门出去,集体往外面走,忍不住在帮会里又问了一遍。

  【帮派】补刀一郎:上回南宫小雪的事儿老大你知道吧?刚才她跑来欺负我们花花,还骂人家是小三。大家气不过就动手厮杀,然后她带人来踢馆,约好了断崖见,决一死战。

  南宫小雪的事儿萧萧当然知道。他们帮派里有个娇美的女玩家叫皇甫花花,被奉为帮花。皇甫花花上周跟人结婚,没想到结婚当天就出来个南宫小雪说自己是原配,大骂了一晚。皇甫花花本来以为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南宫小雪今天又出来,还带了帮手。

  跟皇甫花花交情不浅的萧萧知道她是被渣男诓骗,不是真小三,顿时怒火中烧。

  【帮派】霸道总裁:走!给花花出头去!

  【帮派】补刀一郎:老大威武!

  断崖上有个告示亭,官方有什么特大的优惠信息都会在那里贴告示,因为没有特定时间发布,错过优惠就错过了,所以,玩家们每天都勤于来这儿走走。现在,断崖上要开战的消息还没传太开,但断崖上的人很多。

  萧萧乘着巨大的冰翼飞龙停在断崖前,瞬间霸占了大半荧屏。她久站不走,就有玩家刷屏抱怨了,还有人趁机让她滚蛋。

  【世界】霸道总裁:噢,不小心开了非和平模式,被龙尾巴扫到的人记得及时补充回血丹。

  【世界】你内裤掉了:果然是霸道总裁。

  【世界】风婆婆:我觉得总裁大人在这儿站着也蛮好的。

  【世界】任沉浮:可不是。

  不一会儿,那南宫小雪也带了人来,四个人都是排行榜上叫得出名字的。萧萧仔细一看,总觉得他们眼熟,再一看,竟然是易水寒帮里的人。

  没想到易水寒竟然是这南宫小雪的后盾,萧萧顿觉自己看走眼了,亏她还一直视他为惺惺相惜的对手,可三观不同,别说惺惺相惜,就连做敌人她都看不上。

  那些人刚来,只见屏幕远处易水寒乘着坐骑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稳稳停落在断崖,又将屏幕霸占了大半。

  【世界】乱飘飘:老大,你怎么来了?

  【世界】易水寒:路过。

  【世界】霸道总裁:路过?那就好。喂,乱飘飘,你们是被雇佣来的?

  【世界】乱飘飘:当然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谁知道对头竟然是帮主夫人。

  【世界】霸道总裁:我要押你到太监那儿一刀咔擦了。

  【世界】南宫小雪:废话少说,把皇甫花花交出来。不然四个人围攻你,你根本没有胜算。

  【世界】皇甫花花:不要欺负我们老大,我也是被乱世狂刀骗了。

  双方又各执一词吵了起来,萧萧觉得大战在即,准备好丹药要开战。忽然,一直没开口的易水寒出声了。

  【世界】易水寒:既然你们都是被乱世狂刀骗了,那为什么不联手找他报仇?你们自相残杀,他一样逍遥。

  【世界】南宫小雪:大神你说得对。花花,一起剁了这渣男吧?

  【世界】皇甫花花:好啊!

  【世界】乱世狂刀:易水寒你闭嘴!关你什么事儿?

  【世界】报告大王:当然关易水寒的事儿啊,别忘了他和两仪帮帮主是夫妻。

  【世界】霸道总裁:喂,够了,我俩那是误会。

  【世界】你内裤掉了:那为什么易水寒一次都没辩解?

  萧萧一顿,这才发现好像从头到尾易水寒都没解释过。明明她跑去跟他说清楚了,他也说不介意。

  等等萧萧不由挺直腰,不介意的意思好像有两个,他该不会是萧萧咽了咽,难道是不介意他俩传绯闻?

  老天!

  萧萧脑袋嗡嗡作响,难道他的某取向真的有问题?

  不对,平时看他挺正常的。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易水寒玩儿的也是妖人号!

  【三】

  对活在三次元世界的萧萧来说,发现了这个惊天大秘密并没有任何帮助。一大早她就被秦放喊去晨跑,顶着两个巨大的熊猫眼出门,抱着门不肯松手。萧妈戳她脑袋:“叫你大半夜还不睡,抱着电脑刷游戏。”

  萧萧抗议道:“我是在拯救世界。”

  在门口等了很久的秦放听见,笑道:“走了,奥特曼。”

  萧萧嘟囔道:“我是奥特曼,你就是小怪兽。”

  萧妈哑然失笑道:“好了好了,奥特曼和小怪兽快走吧。”

  被亲妈赶走的萧萧还要反抗,就被秦放抓了手腕拽走了。

  两人在附近体育操场跑了四圈,久没运动的萧萧觉得自己要残废了,见他还要跑,一把拉住他,哀号道:“大侠你行行好,饶了我吧,我不想下午拄着拐杖回学校。”

  被死死抓住的秦放只好停下,问道:“早餐想吃什么?”

  萧萧一听,立刻站直了,神采奕奕地说:“去南街巷口的那家米粉店吃米粉吧。”

  这家米粉店以前秦放和萧萧晨跑后常来,自从萧萧脱离了秦放的“魔爪”后,他们就很少一起来了。现在两个人一起出现,老板还认得他们:“这么久没来,我还以为你俩分手了。”

  萧萧忙摆手澄清道:“我们不是恋人,只是朋友。”

  店主意外道:“原来只是朋友。”

  “嗯。”

  萧萧点了两份汤粉,找了个位置坐下。两碗米粉上来,上面飘荡着绿油油的葱花。

  秦放把面前这碗的葱花挑走,挑完了推到萧萧面前。萧萧喝了一口汤,感慨道:“还是这儿的好吃,学校食堂的饭菜都快把我养的一身脂肪磨完了。”

  说着,她又把藏在下面的几根青菜挑出来夹到他碗里。秦放看她,道:“你还是这么挑食。肉要吃,青菜也要吃。”

  萧萧讪讪地把青菜夹了回来,哼道:“比我妈还严厉,以后叫你秦老师好不好?”

  秦放想也没想就说:“不好。”

  “为什么不好?”

  秦放停了一会儿才认真道:“我不想收个笨学生。”

  萧萧哼了一声,竟然嫌弃她笨。她忽然想到昨天易水寒一句话摆平两路人马的事儿,仔细一想,好像自己的确不太聪明,难怪秦放也不想收她做学生。

  秦放见她一脸苦思,问道:“受打击了?”

  “没,我只是想起昨天的事儿了。”萧萧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末了说道,“为什么我就想着打架,而他却能想到解决的方法?真不甘心。”

  秦放笑笑说:“你只是太重情重义护犊子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是当局者,他是旁观者。如果你们角色互换,你也能解决。”

  “真的吗?”

  “嗯。”

  萧萧心里得到了安慰,一口气吃完米粉,满意极了。

  吃完早饭又去附近走了一圈,中午回家洗了澡,萧萧就要回学校了。刚出门就又看见秦放站家门口,她腿一软,哆嗦道:“晨跑就算了,你下午还想拖我去,真当我是奥特曼吗?现在我腿还疼呢。”

  秦放见她一脸要跟自己拼命的模样,往她脑袋上摸了一把,顺了顺毛,道:“开车送你回学校。”

  想到可以不用挤公交车回校,萧萧终于露出大笑脸:“好啊。”

  “让你去考驾照,可你就是不考,懒。”

  萧萧笑盈盈道:“不是有你嘛!”

  秦放接过她的包,听见这话又看她一眼,这才不再敦促她:“走吧。”

  到了学校,萧萧刚下车,就听见有人喊“甜豆腐甜豆腐”,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喊。自从上回和慕诗“甜咸大战”之后,她们就互相喊对方“甜豆腐”和“咸豆腐”。

  慕诗从后面跑了过来,手里还拎着外卖:“甜豆腐,你怎么这么早来学校?”余光一瞧,又见车上下来一个人,俊气白净,高大阳光,不由戳戳她,“你男朋友?”

  “别胡说,他是我邻居。”

  “哦呵呵,邻居亲自送你回来,还给你拎包?”

  萧萧暗暗掐了慕诗一把,把包接过来,跟秦放道别,就拖着她进去了。

  回到宿舍,萧萧把包放下,拿手机的时候看见里面有药酒,想了想,肯定是老妈见她腿疼特地放的,顿觉感动。虽然老妈总嫌弃她,可到底是亲妈呀!

  她拿药酒把腿擦了一遍,果然好多了,这才元气满满地开电脑挂游戏,准备刷怪。

  上线后,萧萧马不停蹄地去做副本任务,等做完日常任务和跑环,突然想起天启副本半个小时后就关闭了,忙呼唤队友。

  【帮派】霸道总裁:去天启副本啦,谁来?

  【帮派】补刀一郎:老大你也太晚了,做过了。

  【帮派】风雨无阻:做过了。

  萧萧只好自己跑到门口,戳开附近组队信息,随便加入一个,刚进去,就见队伍刷屏。

  【队伍】小苹果:帮主夫人好。

  【队伍】请回答2016:帮主夫人好。

  【队伍】我家大王高大上:帮主夫人好。

  萧萧精神一凛,再看队伍,易水寒的名字赫然映入眼中。她嘴角一抽,心想:怎么偏偏就这么巧?

  【四】

  天启副本萧萧还是头一回刷得这么煎熬,不是和易水寒组队刷怪不痛快,反而是出奇地痛快,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联手刷怪简直是横扫四方。

  煎熬的是,队伍其他三个人一直在刷屏。

  【队伍】请回答2016:老大刚上线,帮主夫人就入队刷副本,是约好的吧?

  【队伍】小苹果:帮主夫人,你什么时候嫁给我们老大?

  【队伍】易水寒:好好刷怪,别说话。

  【队伍】我家大王高大上:哈哈,老大变身护花使者。

  萧萧尽力不去看那边,可屏幕就这么大,偶尔刷怪也在聊天频道附近,想不看见都难。

  从副本出来,其他三人就各自去做其他副本了,队伍还没解散。萧萧想了一会儿,觉得得跟易水寒说清楚。

  【队伍】霸道总裁:易水寒。

  【队伍】易水寒:嗯?

  【队伍】霸道总裁:说实话吧,那次送花是意外,大概你把我当成男的了,所以一直不解释。可是,事实是,你是妹子,我也是妹子,你不要把我当成男的,其实我不是。

  【队伍】易水寒:我是男的。

  【队伍】霸道总裁:

  萧萧眨眼,难道江湖传闻是真的,易水寒某取向有问题?

  不一会儿又见队伍有消息–

  要不你去皇宫切一刀,我们成亲?

  “嚯!”萧萧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儿没从凳子上摔下来。

  慕诗听见动静探头问道:“甜豆腐,你怎么了?”

  “有个男的跟我求婚,可我玩儿的也是男号,就上回我跟你说的那事儿,他该不会”

  “未必嘛,你以为你取了个霸道的名字就能掩饰你妹子的身份了吗?说不定他早就看出来了,一路以来和你惺惺相惜,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挑明。”

  萧萧努力想了想,好像这个理由解释得通,不过为什么易水寒这么执着成亲的事儿?她是清楚了,可游戏里其他玩家不清楚呀,他就不怕自己被人背后吐槽诋毁?

  游戏开服以来,里面多少貌美娇滴滴的妹子啊,为什么他就是看上了她这个“抠脚大汉”?

  萧萧百思不得其解,等讨论完毕,视线回到游戏里,发现队伍还没解散。她因为长时间没动作,已经自动打坐了,而易水寒也在一旁打坐。白衣剑客,盘腿而坐,就这么在一边安安静静地坐着,看得萧萧的心莫名起了小波澜。

  波澜一起,萧萧心里有点儿慌

  慕诗见她发呆,抱着书翻了个身,悠然道:“其实你俩联手也挺好的,战力第一和第二的人做了夫妻,那可就是妥妥的夫妻榜第一了,不是说每天都有大笔奖励吗?”

  “哼,肤浅。”

  “嘿,难道你玩儿游戏还打算找个真爱?你当初玩儿男号,不就是为了专心玩儿游戏,不让那些人有纠缠你的机会吗?现在有个排行第一的人跟你求婚,何乐而不为?”

  听慕诗这么一说,萧萧竟然心动了。对啊,她玩儿游戏可不是为了什么真爱,就只是为了在游戏里玩儿得更好而已。夫妻榜上有排名,那些丰厚奖励就算了,重点是还能去刷专门的夫妻副本,里面可有不少在市面上都买不到的神兵利器掉落。

  她眯了眯眼,盯着屏幕上那个俊朗潇洒的白衣剑客。

  【队伍】霸道总裁:喂,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她本来以为他只是在挂机,她都想好这是留言了,谁想话刚敲出去,就见回复。

  “是。”

  她顿了一下,人竟然在,还回复得这么快,那他是一直守在电脑前,就等着她答复了?

  【队伍】霸道总裁:你等等。

  【队伍】易水寒:嗯。

  萧萧点开地图,看了那皇宫好一会儿,眼一闭,点击。

  系统很快就把她传送到了皇宫大门外,她看着巍峨的宫门,下定决心往里走,去找那太监NPC。

  她走到太监面前,只见太监头顶上一直冒字:“咔擦一刀,不痛不痒”“五百元宝一次,五百元宝一次啦,获得新生,获得美丽啦。”

  变身之后还可以改一次名,萧萧想了想,易水寒易水寒,要不她叫风萧萧好了?

  想到这儿,她心底突然有奇异的感觉。

  她不就是叫风萧萧吗?这也太巧了吧!

  真是冲着这缘分,不嫁都不行了。

  于是她手指一点,咔擦一刀,再一点,改名。

  【世界公告】恭喜玩家霸道总裁一柄利刃化柔情,变身化名风萧萧,可喜可贺。

  【世界】补刀一郎:哗擦!帮主啊!

  【世界】乱世狂刀:画风瞬间不一样了,以后你叫我怎么好意思跟你对打抢东西?

  【世界】你内裤掉了:哦不,这真是下定决心要强强联手了吧?

  【世界】小苹果:嫁嫁嫁!开十天流水宴吧,我们就能去抢十天红包了!

  【世界】任沉浮:等等,这就意味着两大帮派要合流,那我们还玩儿个什么?

  【世界】请回答2016:你傻呀!按照现在的趋势,以后迟早要和其他服务器合并,现在他俩联手是天大的好事儿。

  【世界】风婆婆:难道他们是考虑到这个,才准备在一起?

  【世界】乱飘飘:高!实在是高!

  世界上各种猜测各种闹腾,萧萧很想说“你们不要想得太复杂呀,我们在一起只是阴错阳差,剧情其实很傻白甜”,奈何她阻止不了世界上众人的各种猜想。哪里还有人嘲讽她变身,嘲讽易水寒娶她,只有铺天盖地的赞美,简直可歌可泣,看得萧萧都要被他们两人的大义凛然感动了。

  她看着一身绿萝裙的自己,没了霸道的长枪,没了霸气的盔甲,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儿点儿后悔,好像太冲动了呀。她不就是想安安静静玩儿游戏吗,怎么就莫名被拐了呢?她正苦思着,就见皇宫上方一只巨大的独角兽坐骑飞落在旁。

  脚踩紫色八卦圈的易水寒缓缓走到她面前,背负长剑,站定不动。男才女貌的画面立刻就映入萧萧眼底,这么一看,好像还蛮配的。

  【私聊】风萧萧:你怎么来了?

  【私聊】易水寒:来接你。

  看见这三个字,萧萧愣了愣,还盘旋在心底的后悔瞬间烟消云散。

  男友力满满的易水寒简直是帅惨了!

  【五】

  萧萧和易水寒的婚宴摆了十天,晚上八点喜堂大门一开,就有玩家进里面抢红包,一个小怪等于一个红包,数额有多有少。萧萧觉得易水寒变成了散财童子,好在她也能去抢,抢得不亦乐乎。

  【附近】北风吹吹:没见过抢红包抢得这么凶的新娘子,新郎官,快拉你夫人回去。

  【附近】叉烧包:就是,不知道自己战力高吗?一刀下来小怪全都没了,呜呜!

  【附近】风萧萧:去去去,找游戏策划号去,别冲他号。

  【附近】报告大王:啊啊啊,我看见易水寒来了。

  萧萧往那儿一瞧,易水寒果然提剑下来了。他的战斗力比她还高,这一横扫,半数的怪都没了,看得喜堂众人嗷嗷叫–“还让不让人好好抢了?!”

  萧萧扑哧一笑,放着小怪不管了,美美地敲字。

  【附近】风萧萧:易水寒棒呆了!

  【附近】易水寒:喜欢吗?那我多抢几个。

  【附近】风萧萧:好啊。

  【附近】乱飘飘:天哪!明目张胆地秀恩爱,暴击单身狗一万点伤害!

  【附近】小苹果:可是这才告白没两天吧,怎么如胶似漆跟认识很久了似的?

  他们这么一说,萧萧才想起好像从玩儿游戏之初,刚跟易水寒合作的时候他们就默契无双了,后来虽然在不同帮派,但一起下副本,一起对抗别的服务器强敌,无论是战术指挥还是合作,都配合得很好。

  每次她正面迎敌,他都并肩同行。

  每次她背面受敌,他就守在她背后御敌。

  可他们两人好像没怎么说过话,这大概就是千言万语,不敌心有灵犀。

  萧萧看着那身着新郎官服的人,若有所思。

  【私聊】风萧萧:易水寒,我问你个问题,你为什么叫易水寒?

  过了半天,那边才回复:酷。

  “”

  这个回答一点儿都不符合他大神的气质好吗?萧萧默默吐槽一番,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儿,两眼立刻笑弯了。

  【私聊】风萧萧:嘿嘿嘿,既然我们成亲了,那以后我最大,我第一,你第二,对吧?

  【私聊】易水寒:嗯,你喜欢就好。

  【私聊】风萧萧:咔咔咔,以后我再也不是千年老二了。

  一口气翻身的萧萧在电脑前笑开了花,笑着笑着就想到了秦放。哼,要是在他面前也能翻身,那该多好。

  想着想着,心里真是无尽地失落呀!

  周末萧萧回家,到了家门口,她警惕地往隔壁看了一眼,然后偷偷摸出钥匙开门。她刚把钥匙插进锁孔,隔壁的门就开了,走出一个人,环手抱胸靠在门上,悠悠看着她,笑得无害:“明早一起去跑步。”

  “”

  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哇?!

  第二天一早,萧萧再次被秦放抓去晨跑了。

  这次她比上次进步了一点儿,多跑了一圈。半死不活的萧萧见秦放精神抖擞还想跑,扑通跪倒抱住他的大腿:“大侠!”

  秦放不由笑笑,把她拉起,俯身拍拍她沾了尘土的膝盖,道:“慢走一圈,然后去吃早点。”

  萧萧立马又恢复了元气。

  他们跑了五圈,天已经完全亮了。大片的阳光洒下来,衬得秦放的脸更白净,看着既健康又阳光。萧萧看了好几眼,一时没忍住,道:“你这么喜欢运动,就该去做运动员,做教练,总盯着我这弱体,太没前途了。”

  秦放笑问:“你也知道自己弱体吗?那就该多运动。”

  “动不了,腿疼。”

  “现在腿还疼吗?”

  萧萧立刻做可怜状:“疼。”

  秦放摸摸她的头:“多跑跑就没事儿了,跟以前那样。”

  萧萧龇牙:“咬你。”说完,又弯身去揉小腿。

  秦放问道:“你包里的药酒还剩多少?没剩多少我再去买一瓶。”

  “还有很多,不用买。”萧萧顿了一下,抬头看他,“你怎么知道我包里有药酒?”她眨眨眼,忽然明白过来,低声道,“那是你放的?”

  秦放点点头:“嗯,那天见你一直揉腿,怕你晚上还没缓过来,就放了药酒。本来想跟你说,但你同学突然出现,就忘了。”

  被欺压了这么多年的萧萧笑了笑,心想:真细心。

  走完一圈,两人就去米粉店里吃早点。老板娘一见两人,就笑了:“你俩这么久没来,我还以为你们分手了。”

  萧萧苦笑,上回是老板,这回是老板娘,要是下次老板儿子在,是不是又要问一遍?她只好再次解释:“我们不”

  谁想秦放在旁边插话:“我们没分手。”

  嗯?萧萧偏头看他,却被他握了手往里牵。

  温热的手握来,萧萧忽然红了脸。不对,她脸红什么?他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那应该不会脸红的

  两人坐下,秦放一如既往地给她拿筷子,她认真问道:“你跟老板娘说我们没分手,可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秦放想也没想就说:“上周。”

  “我怎么不知道?”

  “大概是因为你那天光顾着抢红包,还有,总念叨着让我抢红包,忘了最重要的事儿。”

  “我哪里有让你抢”萧萧顿住,差点儿跳起来,“易易水寒?”

  她瞪大了眼睛,诧异得连筷子都忘了接,只是愣神看着他。

  秦放抬眼看她,握住她的手,把筷子放在她手上,然后点了点头。见她诧异得忘了说话,他缓缓开口道:

  “你问我,为什么非要抓你去晨跑,因为我想你健健康康,还有我想每天有半个小时能正大光明地和你在一起。”

  “你问我,为什么不收你做学生,因为你说过你不喜欢师生恋。”

  “你问我,为什么要取‘易水寒’这个名字,因为你叫风萧萧。”

  萧萧脑子短路片刻,见他眼神不闪不避,比抓她去晨跑,教她数理化时都要严肃认真,完全不像是在开她玩笑。

  她张了张嘴,脸都憋红了,心也扑通扑通跳着。好一会儿,她终于吐出一句憋屈了十几年的话:“你游戏里游戏外都压迫我做千年老二!”

  等了很久的秦放听见这话,再也严肃不起来,笑开了,看着她温声道:“以后游戏里游戏外,你都最大,好不好?”

  变相的表白,连朵花儿都没有,这样就想把她拐走?萧萧暗哼一声,不过算啦,因为谁让他是秦放,是易水寒呢!

  她用力点了点头:“嗯!”

  秦放笑了笑,沐浴在温柔的阳光下,看得萧萧心心笙荡漾。

  一会儿,汤粉上来,依旧是飘着绿油油的葱花。

  萧萧看着他认真挑拣的模样,忽然明白为什么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叮嘱老板和老板娘不要放她讨厌的葱花,那是因为–一直有人帮她挑。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她早就喜欢他了,只是她不知道。

  不过,现在知道也不晚嘛。

  【六】

  一个月后,慕诗难得起了个大早,爬下床发现萧萧没蹲在电脑前,人也没影了。她打了个哈欠,问其他人:“萧萧呢?又去跑步了?”

  “可不是?哎呀,我也想要个每天准时准点打电话来喊我跑步,陪我锻炼身体的男朋友呀!”

  “我也想!”

  感慨一番,慕诗准备去刷牙洗脸,却见桌子上放了一碗东西,旁边还有字条。她拿起一看,字条上字迹娟秀,是萧萧的:感谢咸豆腐媒婆,奉上热腾腾咸豆腐脑一碗。P.S.甜豆腐脑真爱一百年,永不变!

  慕诗蓦地笑出声,这傲娇的娃!

  不过–媒婆是怎么一回事儿?

  她摇摇头,不管了,还是吃豆腐脑吧!

  文/一枚铜钱

赞 (204)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