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公主(二)

  【上期提示】

  萨国的贫穷公主阮昭宁去尼丹国参加成人礼,还顺走了尼丹国皇室的东西,被尼丹国王子卫陵发现,而卫陵早已得知她是个惯偷,并没有为难她。两个月后两人共同参加全球经济峰会,阮昭宁的妹妹在遇到卫陵王子的时候告诉他阮昭宁一直暗恋他……

  酒店提供的贵宾专用电梯,作为跟随昭宁公主而来的人员,淳宁自然也是有资格享用的,只是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竟然在电梯里遇到了卫陵,她兴奋地几乎要犯心脏病,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这个全世界女人心中的理想情人竟然离自己这么近,她恨不得把眼睛粘到他身上去,却不敢主动打招呼。

  谁知道片刻后卫陵竟然主动跟她说话了,而且还准确地叫出了她的名字:“淳宁公主。”

  淳宁瞬间脸色涨红,不好意思地道:“我不是公主。”她是不被萨国皇室承认的存在。

  卫陵看着这个身高只到自己胸口的小姑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跟你姐姐出来玩?”

  淳宁点头如捣蒜,可能是遇到偶像的原因,卫陵问一句,她答三句:“我姐对我可好了,我父亲不准我出门,这次是她偷偷带我出来的。”

  卫陵想到阮昭宁,完全是个混在上流社会的小痞子,谁知道竟然还是个好姐姐:“你姐姐对你很好。”都为自己妹妹的小爱好培养了一个贼当女官了,确实是个不错的姐姐。

  “那是,我姐每次从尼丹国回来都会跟我讲到你,她特别喜欢你呢。”淳宁把自己的想象加上幻象在卫陵面前发挥了一次,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对,她虽然看起来很小,但是实际年龄并不小,这么说难免会让人觉得有暧昧的成分在里面。

  谁知卫陵非但没有介意,还挑挑眉似好奇地问:“哦?她怎么说的?”

  站在角落里的谭戒也挑了挑眉,不是说不喜欢这个昭宁公主吗?

  淳宁低了低头,有些不好意思,正考虑着怎么合理地转变话题不会显得突兀,又听卫陵问:“不方便说吗?没关系的。”

  淳宁一见偶像误会了自己,快速道:“不是的,我姐说你人特好,长得还帅,又有能力,是个很难得的好情人。”其实阮昭宁的原话不是这样的,但是淳宁把大意总结了一下,觉得这么说并没有错。

  阮昭宁听到这话之后不再扶额,而是遮住了眼睛,她确实是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她没有记错的话,她和淳宁的原话应该是这样的,淳宁问:“这个卫陵有这么多优点,不知道以后有谁运气这么好跟他在一起。”

  阮昭宁可有可无地接了一句:“应该是个不错的情人。”

  为什么被淳宁这么一说就变味了呢?而卫陵又是怎么回答的呢?上位者说话从来只说三分:“你姐姐也很优秀。”

  谭戒嘴角动了动,这话说得多违心。

  电梯到了淳宁的楼层,淳宁踟蹰许久,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我还能见到你吗?”

  谁知卫陵竟然点了点头,询问她的意见:“明晚有一个慈善舞会,你想来玩吗?”

  淳宁小脸红扑扑的:“真的可以吗?我也可以跳舞吗?穿着蓬蓬裙那种?就像电视里那样?”因为激动,她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卫陵看着她湿漉漉的渴望的眼睛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当然可以,只是,”他上下看了她一眼,“你不能喝酒。”

  淳宁再次像小动物一样不停地点头:“好好好,我可以带姐姐一起吗?”

  “是你姐带着你。”卫陵纠正她,“我会给她发帖子的。”

  淳宁一边向阮昭宁描述当时的情况,一边说:“卫陵王子还说要请我跳开场舞呢,不是都说他眼光高吗?姐,他会不会对我一见钟情了?”

  阮昭宁无语望天,拉着淳宁的手语重心长地道:“妹啊,你在他的眼里估计就像是女儿一样,所以咱不要多想了,知道吗?”

  然而淳宁丝毫不受打击,一直在幻想着明天的舞会,能和卫陵一起跳舞绝对是所有女人都梦想的,而这个机会竟然有一天落在了她的身上,连她姐姐都没有呢!

  阮昭宁多次想要开口,但是看着淳宁一脸幸福地侃侃而谈,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直到到了淳宁的睡眠时间,她才赶淳宁去睡觉,并且拒绝了淳宁同睡的要求。

  虽然天色有些晚,阮昭宁还是让人送上了拜帖,而卫陵那边的反应也很快,直接回电要她现在就上去。

  到了专属电梯的时候,已经有穿制服的男子在那里等着,看到阮昭宁走过来,立刻摁了指纹键,又刷了身份卡,电梯门这才打开。在阮昭宁正要进电梯的时候,对方却拦下了她身后的四个安保人员:“抱歉,殿下,只有您一个人可以上去。”

  听到这话,她身后的安保队长立刻不干了,上前护着她要出电梯:“殿下,您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安保之所以能当上队长,是因为他的名字叫安保,阮昭宁觉得安保队长叫安保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便直接升了他当队长,事实证明她没有看错人。

  阮昭宁又去看卫陵的人,对方没有任何表情,显然不可能会让步,想了想,对自己的安保队长说:“我自己一个人没有问题,你们在原地等我。”

  只是她的安保队长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殿下,我不能答应您的请求。”

  僵持了片刻之后,阮昭宁把自己的安保队长引到了角落里,半是安慰,半是威胁:“第一,卫陵不会把我怎么样,假如他真的把我怎么样了,那也是我占便宜。第二,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回头就开除你,一个被皇室开除的安保队长出去谁还会用?第三,我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见卫陵。卫陵什么人?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你别耽误我的大事。”

  她的安保队长丝毫不为所动:“至少让我跟着您。”

  “来吧。”阮昭宁松了一口气,不明白自己身边怎么会有这么多耿直的人。她刚把赵后玺招到身边的时候,她的安保队长可是明里暗里抓了她好几次手脚不干净,好歹赵后玺是她特招进来进行合法偷窃的,他每次都这么整蛊赵后玺,真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她留,她想开除他很久了。

  这次卫陵的人没有多说什么。到了顶楼,阮昭宁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里的环境,作为一个暂住地,实在是豪华得有些过分。她迅速地计算着每一个瓷器、每一幅画的价格,发现连地上铺的地毯让人踩上去都是一阵阵心疼。有女仆模样的人推着餐车经过,餐盘里的菜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阮昭宁还是认出了是清调白地菇,旁边还配了北欧白桦木炭三重蒸馏过滤的纯净伏特加,主人用得并不多,足足剩下大半瓶,可见不是一个重口腹之欲的人,换了她的话,肯定能一口气喝干净,真是浪费啊……

  黑衣人将她领到一个房间门口,并没有敲门,里面直接有人帮忙打开了门,而她的保安队长也跟着往前一步要进去,在对方的人将他拦下之前,阮昭宁先开口了:“你真的要跟我进去?”不待对方回答,她又一本正经地教训他,“以后我跟我的男朋友亲热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要站在床边看着?”说完不待对方反应过来立刻进了房间,身后的房门应声而关。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一进门便看到了卫陵。

  卫陵的套间并不大,客厅只有二三十个平方,装修得却很温馨,温馨之中又透露着低调的奢华,不过此刻她无心去计较这些东西到底值多少钱,只是尴尬地站在原地和卫陵对视,显然对方听到了她刚才说的那句话。

  房间的仆人无声地隐在黑暗里,仿佛不存在一般,尴尬了片刻之后,卫陵先开口:“过来坐。”口气自然地就像是招待极其熟悉的人。

  阮昭宁讪讪地走过去,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有敢坐在卫陵的身边,而是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象征性地问候:“殿下这么晚还不休息?”

  “你希望我已经休息了?”卫陵反问,一点儿也不给她面子。

  阮昭宁有些诧异,上次见他的时候还是个绅士呢,怎么这回也学会堵人话了?而卫陵显然没听到她内心的想法,在她的目光中站起身走到小吧台旁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她这才发现卫陵穿的是浴袍,头发微微有些湿润,在灯光下有一种别样的性感,不过这个性感的王子此刻似乎心情不太好,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而且竟然一口闷了?

  她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在阮昭宁准备跟卫陵讲一讲早睡的好处,并且已经在心底打好了三千字的腹稿的时候,卫陵放下酒杯开口了:“找我什么事?”

  听听,怎么火气这么大?

  阮昭宁暗自撇嘴,决定以后还是少招惹这个卫陵,开口却十分客气:“是这样的,听我妹妹说你们见过面?”

  卫陵站在原地没动,目光却落在阮昭宁的身上,带着不经意和一丝说不清的审视:“然后?”

  见卫陵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阮昭宁有些不好意思:“听我妹妹说,殿下要邀请她跳明天的开场舞?”

  卫陵的手指在台面上敲了敲,漫不经心地回答:“有这回事。”

  阮昭宁坐在那里和卫陵说话有一种仰视的感觉,这让她有些不舒服,还有些局促,她不自觉地站了起来:“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请殿下拒绝我妹妹?”见卫陵没有说话,她解释道,“我妹妹从小便不怎么见人,心思也简单,而殿下您的名气又太大,我怕她承受不了。”虽然阮昭宁很希望淳宁能够走到人前,但是她没有忘记淳宁也是有户口本的人,她的姓氏既不姓阮,也不跟随母亲姓夏,在户口本上她姓黄,父亲的解释是:黄粱一梦。

  在她的计划中,淳宁的未来虽然并不显贵,但是至少是安全又幸福的,她不能让淳宁因为卫陵的关系处于众人的非议之中,更不能让淳宁以这种方式被人记住,一个被萨国皇室抛弃的女儿,和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会为她惹来无数的敌人。

  卫陵挑眉,嘴角勾着轻笑:“你可以让她拒绝我。”

  阮昭宁摊摊手:“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女人可以拒绝殿下您。”

  卫陵原本紧绷的表情舒展了一些,他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这次却没有一口闷,而是浅浅地抿了一口,然后问阮昭宁:“那你呢?”

  阮昭宁愣了一下,不知道卫陵是什么意思,不过卫陵很快解答了:“舞伴已经定好了,你现在要我换人,总要给我一个备选吧?”

  阮昭宁几乎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快速地回答:“假如殿下您需要舞伴的话,这次随行的人员中有我国贵族的女儿,需要带来给您过目吗?”她不能让淳宁以为自己抢了她的舞伴,所以明知卫陵的意思,她却没有接。

  说出拒绝的话的时候她的心都在滴血,多么好的一次成名的机会啊!多么好的一次赚钱的机会啊!就这样溜掉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阮昭宁觉得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卫陵的面色沉了下来:“不必,我自己会安排。”他放下酒杯,目光移到了门口。

  阮昭宁会意道:“殿下早点儿休息,我先走了。”

  按照正常的礼节,卫陵至少应该客气一下,谁知卫陵只是盯着她,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阮昭宁总觉得他的目光里有一些别的意思,他不会以为自己独自前来是有其他的意思吧?这种联想可不太好,她可不想给卫陵留下主动送上门的女人这种印象。

  “再见。”阮昭宁再次重复了自己的意思。

  卫陵收回目光,淡淡地开口:“去吧。”

  此刻他的冷淡又让阮昭宁觉得自己实在太过于自作多情。

  出了卫陵的房间,阮昭宁有些懊恼自己刚才表现得太明显,卫陵这样的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能看上她?再说自己之前也不是没有故意去接近他,结果呢?他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自己,自己刚才又丢脸了,天啊,收了她算了。

  看着自家公主殿下懊恼地又是捶手又是跺脚,安保队长不禁怀疑刚才自家公主是不是表白被拒了,即便不是,也应该是差不多的意思。果然,卫陵王子殿下不好追啊,若是不看身份,自家公主怎么也算是一个胸大、腰细、脸正的女人啊!

  第二天的慈善舞会原本应该是百里郾陪着阮昭宁出席的,但是白天百里郾便抱歉地跟阮昭宁说了再见,说国内集团发生紧急事务必须由他亲自回去处理,并且给她推荐了一位男伴,如果不是因为知道百里家经济峰会的代表人也换了名字,她会认为是百里家族忽然不想和她联姻了。

  不过对于百里郾的离开,她无意识地松了口气,每天应付他虽然省了钱,但是太累。

  百里郾为她推荐的男伴是一位欧洲的贵族,对此她是可有可无的,不过她并不想驳百里郾的面子,便没有拒绝,但是也并未同意对方来酒店接自己,而是选择让对方在举行宴会的山庄外面等候自己。

  至于淳宁,一大早卫陵便亲自打电话告诉她不能做她的舞伴,因为他有一个更重要的女性朋友可能会吃她的醋,但是为她选了一个比他更合适的舞伴,是尼丹国一个低调却又身份不俗的贵族。

  淳宁经过一整晚的思考早已发现了不妥之处,正愁着要怎么开口跟卫陵说,卫陵便主动递了梯子来,她欢欢喜喜地接下,自然是谢过不说,卫陵客气地询问她要不要坐他的车前去山庄,淳宁对于自己偶像的提议当然不会拒绝,于是,当天晚上,阮昭宁也坐上了卫陵的车。

  出乎意料的是,车里并没有那位据说会吃淳宁的醋的女人,加长车后座只有他们三个人,而淳宁已经用最快的时间和卫陵建立了友谊,于是车厢里只能听到这两个人的声音。

  淳宁问:“你会骑马吗?”

  “会。”

  “我和我姐怎么学都学不会呢。”淳宁抱怨。阮昭宁不明白为什么她忽然拉上自己,而且她明显感觉到卫陵看了自己一眼,似乎是鄙视。她能坐马背上看高处的风景,却不敢骑马,单独一个人骑在马上总觉得没有安全感,小时后父亲花了很多工夫想让她学会骑马,她直到现在也只是敢上马拍照而已,正郁闷,便听淳宁又问:“那你会游泳吗?”

  真是幼稚的问题,全世界的贵族都会游泳,更何况贵族里的贵族。

  “会。”卫陵惜字如金。

  “我姐也会,但是我不能学,因为我姐说我身体不好。”无论什么问题,淳宁都能够合理又合适地捎带上阮昭宁,而且此刻她显然化身为一千零一问:“滑雪会吗?机车呢?”

  “都会的。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骑机车带你出去玩,滑雪你不能玩。”卫陵似乎很喜欢淳宁,对她很有耐心。

  然而淳宁的重点永远是怎么捎带上自己的姐姐:“我姐最喜欢机车男,以前上学的时候甩开保镖上了一个男同学的机车,结果一直到半夜才回来,所有人找她都找疯了,回去之后被父亲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说完阮昭宁的糗事才问,“什么时候带我去?”

  “你明天有空吗?”作为一个大忙人竟然问一个天天没事的小姑娘有没有空,阮昭宁怀疑卫陵是不是对自己的妹妹心怀不轨,正戒备地看他,却和他看了个对眼,接着两个人同时别开眼。阮昭宁不自觉地心跳加速,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可是卫陵这样的男人,成熟、稳重、有至高的地位,同时又英俊富有,浑身都散发着男人在这个年纪该有的魅力,她不认为这是一见钟情,或者再见钟情,这只是一种对于比自己所处的位置高的人的不可企及的仰望,她绝不可能把这两种感情弄错。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抬头又看了卫陵一眼,却再次和他看了个对眼,这次连她都窘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竟然带了一点儿无措,似乎不解,想要询问,卫陵却已经淡淡地收回了眼神。

  好吧,又自作多情了,懊恼啊懊恼。

  后面两个人又说了什么阮昭宁一点儿也没听进去,只是耳边一直有人说话,让她觉得很神奇,她竟然和卫陵以这样诡异的关系联系在了一起,而淳宁竟然能和卫陵做朋友,那是不是意味着等到淳宁十八岁的时候也可以去尼丹国参加成人礼?

  手臂被人拉了拉,阮昭宁听到淳宁的声音:“姐,到了。”

  阮昭宁这才收回思绪抬头往外看了看,在此期间她一直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卫陵,下定决心除了公事,以后还是要离这个男人远一些,太危险了。

  下了车,有年轻英俊的男人上前对她致意,目光却落在了淳宁身上,阮昭宁明白这是卫陵给淳宁找的舞伴,简单地吩咐之后便让自己的安保队长陪着淳宁而去,卫陵也已经离开,一时间只剩下阮昭宁一个人,不过她的男伴很快便迎了上来。

  “殿下,我的名字是安东尼。”穿枣红色西装的男人主动介绍,上前拉住阮昭宁的手轻轻地吻了一下。

  阮昭宁主动挽住他的胳膊:“谢谢你能来,我正好差一个男伴。”

  安东尼并没有说“这是我的荣幸”之类的场面话,而是道:“百里是我的好朋友,能帮上忙我也很高兴。”

  对方没有过度的殷勤和热忱,也没有男人对女人的热切,身上的贵族做派很足,看得出是个没有经历过挫折的人。

  对方没有主动搭话,阮昭宁也懒得找话题,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虽然沉默,却并不尴尬。

  现场气氛最浓烈的时候自然是卫陵进场的时候,最受欢迎的人自然也是他,阮昭宁和安东尼站在会场边缘透过人群看到围绕在卫陵身边的俊男美女,一层又一层,似乎每个人都想去混一个脸熟,至少保证能说上两句话,以便日后有大把的好处可以拿。

  而此刻阮昭宁也看到了那个会嫉妒的女人,竟然是尹智瑛,如果说阮昭宁也有偶像,那么这个人非尹智瑛莫属了。她在很早的时候便知道了这个人,她是尼丹国没落的贵族后裔,家道中落之后凭着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如今也是资产无数,尼丹国皇室举行宴会派对时定然会给她送上一张帖子,同时她又是尼丹国的时尚女王和慈善大使,阮昭宁曾经一度拿她来鞭策自己。

  “您和卫陵殿下很熟吗?”安东尼的声音在阮昭宁耳边响起,打断了她的回忆。

  阮昭宁收回目光感慨了一会儿人情冷暖,同样作为一个国家的继承人,她站了这么久都没有一个人上前搭讪:“不熟,我们住同一家酒店,他和我一个朋友有些渊源,所以今天乘他的车来。”

  她的声音很淡,有些不喜欢这种感觉,甚至猜不出自己周围有多少人是百里郾的人,每个人都帮他监视她,监督她,然而现在两个人都还没有确定关系呢。

  安东尼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冷淡,立刻道歉:“很抱歉,我只是好奇。”

  一个贵族是不可以有好奇心的,所以他有的不只是好奇心。

  不过阮昭宁并没有揭穿他,正好有侍者经过,安东尼拿了两杯酒,递给阮昭宁一杯,活跃气氛似的道:“殿下,我虽然和百里是朋友,但是一直没去过萨国,有什么好玩的可以介绍一下吗?”

  阮昭宁对他已经起了不喜之心,听他问这话,便故意逗他:“你喜欢玩什么?女人吗?这座城市应该有很多辣妹,而且色情业很发达并且合法,3P玩吗?让百里郾帮你多介绍几个,他手里应该有不少资源。”

  自认贵族的人最厌恶别人当面说不上台面的话,阮昭宁此刻心里满满的全是恶意,看着安东尼想要发作却又不得不忍着的模样,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怎么这么机智呢!

  安东尼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后退一步:“抱歉,我要去一下卫生间。”说着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阮昭宁却不放过他,追上去压低声音道:“卫生间倒是个不错的地方,一定很刺激。”

  然而安东尼并没有理她,绅士态度也在此刻彻底瓦解,看向阮昭宁的那一眼惊诧中还带了淡淡的厌恶。阮昭宁朝着他的背影撇撇嘴,用手摸了摸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搞得全世界都是处男似的,装什么纯情!

  片刻之后,她的目光再次开始追逐场上最受欢迎的人,当然,她自认为自己只是随大流,不过卫陵是随了什么?她怎么会再次和他的眼神对上了呢?

  不过卫陵很快便收回了目光,阮昭宁怀疑自己是看花了眼再次自作多情了,无意识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差点儿呛出眼泪来,不过这个冬兰红酒后味是醇香的,阮昭宁不是很喜欢这一款酒,只喜欢它的价格,为了这个价格也要多喝几口……

  这次的慈善舞会是针对非洲贫困儿童而举办的,所以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恨不得当上慈善大使才好,主持人发言完毕之后请了特约嘉宾上台致辞。阮昭宁站在台下看着尹智瑛站在台上侃侃而谈,风趣又大度,明明声音很温柔,却并不让人觉得柔软,反而感觉到一种难以言说的力量,说到动情处,甚至能看到周围有人抹泪。一个有风度、有见识又知冷暖的女性贵族受人欢迎是很自然的事情,连阮昭宁都要忍不住被她折服了,再看站在台上的尹智瑛,在灯光下五官都恰如其分的美好,真正的“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施朱则太红,着粉则太白”,不能更美好。

  开场舞自然是卫陵和她跳,毫无疑问,俊男美女组合已经让全场嫉妒,阮昭宁听到身边有人窃窃私语:“这个尹智瑛你知道吗?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

  “那功夫肯定很好,不然怎么会征服卫陵呢。”他们毫无禁忌地调笑。

  阮昭宁站在原地感慨了一会儿,果然人怕出名,猪怕壮,有一点儿做得不对便会引来群攻,可见保镖是多么重要的一种工种啊,她下意识地四处望望,想要找到自己保镖的踪迹,不过保镖没看到,倒是看到了安东尼。

  瞧,这就是贵族,生气到这种地步还不忘回来陪她跳舞,怕她一个人太尴尬显得他不绅士。

  这次安东尼倒是没有主动同她说话,目视前方,仿佛想要无视她,更想用这种态度表明自己对阮昭宁的不满。阮昭宁故意靠近他,手挽在他的胳膊上,上半身靠在他身上神神秘秘地问他:“这么快就回来啦?”

  安东尼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疑似害羞的红晕,他回头瞪了阮昭宁一眼,低声咬牙道:“殿下,请注意您的身份。”

  阮昭宁撇嘴,目光在光晕中流光溢彩,似乎心情很不错,整个人恨不得挂到安东尼身上去:“还是你不喜欢……”

  安东尼没有等她说完,便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在气得脸色涨红的情况下,竟然没有忘记按照礼节引她进舞池跳舞。

  这下阮昭宁愣了,真是贵族做派……

  “你该不会也是处男吧?”原谅她实在太好奇。

  安东尼几乎是一瞬间耳朵也红了起来,阮昭宁张大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天哪,这世上的奇男子是不是都被她遇到了!

  似乎是真的生气了,做转圈动作的时候,安东尼故意用了很大的力道,阮昭宁的胳膊被甩得有些疼,却没有生气,甚至发出了银铃般的低笑,故意握紧了安东尼的手:“你们是不是有一个处男朋友团?”

  安东尼誓死不肯再给她一个眼神,多说一句话,阮昭宁一个人在那里瞎乐,放在安东尼背上的手也忍不住往下移了移,不过很快她便发现这不是她一个人的乐趣了,因为……安东尼的手也往下移了移。

  她有些疑惑地看了对面这家伙一眼,难道刚才的义正词严都是假象?

  腰部传来战栗,这种刺激让她几乎站不住,很快她便发现了安东尼的不对劲,他似乎不只是因为害羞才脸色涨红,而自己似乎也不对劲,这个时候她应该狠狠地推开对方才对,可是她并没有这么做。

  安东尼低头看她:“我不能陪您跳舞了,有些不舒服。”

  出于道义,阮昭宁点头:“我陪你去休息一下。”两人往舞池外退去,安东尼的手碰到她落在在外面的手臂,空调开得很足,她的手臂很凉,安东尼触碰到她的那一刻,她非常明确地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

  出了舞池,两个人迅速往人少的地方退去,直到到了走廊上才扶着墙站稳,安东尼转头看着阮昭宁,阮昭宁也看着他,然后撇撇嘴,嘴上带着嫌弃:“得了吧你,本公主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还用得着对你下药?别忘了酒是你端给我的。”

  她站直了靠在墙上喘息,求救的信号已经发了出去,很快她的保镖便会赶来,只是不知道医生要等多久。

  可她看着安东尼的脸比之前又好看了许多,连嘴唇都嫣红了许多,眼睛里像是着了火,她狠狠地用指甲抠着手心,转身就要往外走,至少先找到自己的保镖,然而一只炙热的大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腰上,她整个人被拖了回去,下一刻便落入了一个火热的怀抱,她心中响起一声雷鸣,脸被人捧着,唇也被攫取,天哪天哪天哪,虽然她也要化身欲女忍不住了,但这是她的初吻啊!

  被咬了的安东尼湖蓝色的眸子里全是火焰,像是要把人吞噬掉,阮昭宁抬手甩了他一巴掌:“你清醒点儿!”

  然而安东尼此刻哪里还有理智,大手抓着阮昭宁的胳膊把她往自己怀里拖,阮昭宁的反抗已经无用,有一刻她心里有了一种认命的感觉,这种时候反抗只是助兴,今天真是倒霉,不应该坐卫陵的车来,更不该让保镖远离自己……

  这样……或许也好吧……这样……就可以甩开百里郾……可是……可是……她这么多年的坚持又算什么呢?

  陡然间,她的身上一松,走廊里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队黑衣人,个个表情冷酷,一脚便将安东尼踹翻在地,几个人围过去便是一顿踢打,阮昭宁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浑浑噩噩地想要上前去制止,却被两个人挡住了去路:“我们先生请你过去。”

  原来难以忍受是这种感觉,感觉要崩溃,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脱,阮昭宁深吸一口气:“让开,我的保镖马上就过来了。”

  然而对面的两个人像是没听到:“请。”

  阮昭宁下意识地去看说话的人,忽然发现其中一个人很眼熟,不正是昨晚见过的卫陵的保镖吗?

  “卫陵呢?”她这种情况不能随便跟别人走。

  两个人不待她反应过来,直接一左一右架着她便往走廊深处走,喊叫是没有用的,再说她也丢不起这个人,半走半拖,最后被丢在了电梯门口。

  电梯门是开着的,里面只站了一个人,是卫陵,此刻他正冷冰冰地盯着阮昭宁,手插在口袋里,站在那里仿佛是一个过客。

  阮昭宁不知道为什么,在卫陵面前总觉得有些局促,特别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她手扶着电梯门的门框,冰凉的触感让她找回了一些理智。她盯着卫陵喊他:“殿下。”想说些什么,但是大脑一片混沌,只能说出这两个字算是致意。

  卫陵的身高超过一米八零,即便阮昭宁穿了高跟鞋,他看着她的感觉依然有些居高临下。此刻她湿漉漉的眼睛里全是无措,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他心里的气更盛:“进来。”

  阮昭宁却站在那里没有动:“我在等人。”

  “等谁?”卫陵有些不耐地松了松领带,“保镖?你不知道这个宴会厅他们根本进不来吗?”所有的安保人员都是被安排在外面的。

  听了这话阮昭宁更加无措了,脸上是茫然和焦急。

  “还是你想就这样走出去找他们?如果你觉得你能在第一时间找到他们,那我只能祝你好运了。”卫陵的声音不咸不淡,并没有强迫她的意思。

  阮昭宁却还是站在门口,就像是被丢掉的小狗。

  卫陵的耐心彻底告罄,他上前一步抬手便将人扯了进来,阮昭宁一个趔趄跌到他身上,他还伸手扶了她一把,待到她站好才去摁电梯,摁完电梯之后站在原地并没有靠近阮昭宁,手指轻轻地敲打着西装的衣角,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阮昭宁为了防止自己化身为狼特意站在离卫陵最远的角落里,见卫陵背对着自己不理人,她清了清嗓子小声地开口:“我要一个医生。”

  卫陵抬头,从电梯的反光镜里看她,淡淡地说了一个字:“哦。”

  阮昭宁那个纠结啊,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把卫陵给办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行还是不行?目光不自觉地落在卫陵身上,结实有力的臂膀,性感的翘臀,修长的双腿……她摇摇头,咬了咬自己的胳膊,自己在想什么啊!

  又不是没见过被卫陵无情拒绝的女人,多丢人啊!她一定不能丢这个人!不然以后还怎么舔着脸要求参加尼丹国的大小活动呢?

  就在她即将忍不住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卫陵先走了出去,阮昭宁没有时间思考,也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出去,如果她去看一眼监控,就会发现自己此刻完全是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出了电梯之后,阮昭宁发现这是一个平层,隐约看到角落里有几个保镖,不过此刻她无心观察,跟着卫陵进了一扇门。进去之后卫陵直接将房门关上,阮昭宁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卫陵没理她,走到矮几旁边倒了一杯冰水放在桌子上:“过来喝。”

  阮昭宁依旧站在那里不动,卫陵拿起水杯走到她的身边:“先喝水。”

  阮昭宁难受得快要死掉,这个卫陵却不帮忙,因为烦躁,心里很是气盛,接过水杯就丢到了地上,嘴里喊着:“我不喝水!不喝水!我要医生!医生!我难受!”像个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子,吵吵闹闹才能舒服一些。

  因为铺了厚厚的地毯,水晶杯并没有被摔碎,水却溅到了卫陵的裤腿上,他微微蹙眉低声道:“别闹了,医生马上就来。”

  阮昭宁跺着脚在原地打转:“不行!就现在!我要爆炸了!难受!”

  卫陵皱着眉看着急躁的阮昭宁,此刻的她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正经的模样和不正经的模样,完全是个小孩子。他引着她:“去卫生间先洗把脸。”

  卫生间……这个词吸引了阮昭宁,她的步子比卫陵还快一些,进了卫生间却没有洗脸,直接开了花洒,打到了冰水上,经过特别处理,喷出来的水几乎接近零度。瞬间的冰冷的水让阮昭宁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也清醒了一些,谁知道下一刻便被卫陵扯了过去,顺手关掉了花洒:“你干什么?!”

  阮昭宁原本便对扑倒卫陵有贼心没贼胆,这下卫陵把她拉到他怀里,她再也不客气,主动垫起脚去吻他,谁知道卫陵直接扯开了她的胳膊,低头看着她:“我是谁?”

  阮昭宁不明白这种时候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然而她迷茫的表情让卫陵的面色更是阴沉,他扯着她往外走:“脱衣服。”

  【下期预告】:两人发生了一些不得不说的关系之后,阮昭宁心知两人不可能有以后,便搬离了酒店。而为了赚钱,她将皇室的画作变卖,却遇到了意外,对方不肯给说好的价钱,还让人拿枪指着她的头……

  文/苏苏 图/水墨

赞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