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如初见(三)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上期回顾:谷粒亲自找导演道歉不成,反而失忆,被路过的言亦初捡回了家,并给饥寒交迫的谷粒做了一顿爱心晚餐,谷粒的内心好感度猛增,可言亦初却在为谷粒的遗忘症烦闷不已,几乎要忽略掉自己即将面对的节目录制和心因性失语症。

      谷粒睡得沉,言亦初在她床头站了许久她都不知道。言亦初看着她的睡颜,睡相十分不老实地踢掉被子,他叹了口气把地上的被子捡起来给她盖好。大概是因为觉得冷,谷粒紧紧裹住他捡起的被子,缩成一团。

      言亦初就想知道,她当初为什么不辞而别,这么多年,心中对他有没有一点歉疚。但现在这个状况……言亦初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给她带上房门。

      第二天回家后,谷粒看见床头放的彩笔猛然想起日记还没写,可日记本也被她弄丢。于是她想了一个新办法,为了防止忘记重要的亲朋,她把名字写在身上,胳膊上一笔一画写下:严队长。

      严队长,她盯着这个称呼看了两秒,这人给她的感觉,与其他人都不同,还真是奇怪。

      言亦初打了个喷嚏,真是奇怪,今天不冷呀?

      办公室里,言亦初接到导演的电话,导演跟他对明天录制的彩排流程,跟他说明了因为有一个小艺人因故不能来,所以她的一个小环节节目组希望把这一段时间也给言亦初,增加他的画面。

      换作平时,言亦初根本不会在意一个小艺人的死活,可他也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地就问了一句:“哪一个艺人?”

      导演一提到她就来气:“就是那个最近有点话题度的谷粒,状况不断,不过言总你放心这件事我们已经处理好了,不会影响到您的亮相。”

      言亦初听到谷粒这个名字愣了一下,手指轻轻在座椅上敲打。

      导演万万没想到言亦初回复他说:“我觉得这个谷粒不错,我很期待和她搭档,您觉得呢?”这里言亦初用的词是搭档,谷粒原先就是个陪衬,说是嘉宾都是抬举,有她没她差别不大,可是经过言亦初口中这么一说意味就不一样了,咖位是哗哗地往上涨,导演名利场打滚的老手,这还能听不出来吗,言总这是要抬举她。也不知道这个谷粒撞了什么大运。

      导演话锋一转,对谷粒赞不绝口:“我觉得这个主意行,谷粒是个苗子,有您提携哪里还有不红的道理?”全然忘记了前一天还说谷粒是削尖脑袋想要红。

      言亦初却不应承:“不是我提携,是她努力,跟我没有关系。”

      挂了电话,这让导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只能说这言亦初,嘿,还真跟传闻的一样,是个怪人。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

      有钱人的怪毛病。

      谷粒当天晚上就接到了菲姐的电话,让她明天去电视台彩排。谷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导演回心转意,难道是她的诚意感动了导演?她今天就应该看一看皇历,是不是写着宜出行,她开心地要飞起。

      这一期讨论的话题并没有变,题目是,恋人分手后能不能做朋友?

      上一次见到这个题目的时候谷粒还是个恋爱中的可爱女人,没想到时隔不过几天,她就已经荣幸回归单身狗行列。这个题目哪里是娱乐,是诛心啊!

      这档节目主打的就是你问我答,通过大数据整合当下热门网站中年轻人最关心的话题:比如催婚是不是对子女的一种伤害?伴侣的颜值是不是很重要?公众场合制止他人的不良行为是不是多管闲事?

      你说这些题目五花八门包罗万象,怎么轮到她的时候就是前男友呢?

      谷粒原本被安排的几个镜头是不需要她有立场的,但是节目组现在给她加入了新的内容,她被分配的立场是可!以!做!朋!友!谷粒拿着台本一脸被雷劈的表情……她的脑海里浮现出肖扬得意的脸。

      不!可!能!她拒绝。

      她拿着台本就要去找导演,到了跟前,才发现舞台前导演正和一个高个子男生说话,定睛一看,不正是严队长吗?

      谷粒刚要调整表情露出一个亲切的微笑,导演就拉着她给她介绍:“谷粒是吧,你应该认识吧,这一位是我们言总。”

      “言总?”

      言亦初见她来了,和她打招呼:“我是言亦初,你好。”他的这个表情是叫作“若无其事”吗?

      谷粒看着他笑容僵在脸上。他是言亦初,哪个言亦初,那个言亦初?

      是那个做生物医药起家的新贵言亦初?是那个声名鹊起后,与绯闻绝缘,差点被媒体猜测是不是不行,或是因为性取向成谜才始终单身的言亦初?

      曾有传闻,说有富商悄悄往他的家里送了一枚小鲜肉,被他大半夜的连人带物扔出来,连对方碰过的东西都一起扔了。

      这么一个谜之男人,会在马路边把她捡回家,还给她下面?她何德何能,得如此青睐。

      谷粒千头万绪,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谎称是保安,逗她玩很有意思吗?谷粒感到内心世界的某一个角落轰然崩塌,只剩下被愚弄的颓唐,全世界都是聪明人,而她是一个被蒙在鼓里的傻瓜。

      第三章 你看我时很远,看云时很近

      谷粒的情绪都写在脸上,和他握手之后,连客套话都没说两句,就匆匆低头走开。

      言亦初和导演说了两句话,转身去追谷粒,找了一圈,却没见到谷粒的踪影。在他看来,隐瞒不是本意,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说明。

      导演奇怪地看他们俩,心里越发肯定,还说没什么,欲盖弥彰。导演露出了然的微笑。

      谷粒终于在演播厅被言亦初逮到。谷粒苦笑着对言亦初说道:“你看,你受人敬仰,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艺人,你我云泥之别,是我高攀不起。”

      “所以就是这样,如果你知道我是谁,你从一开始就会躲开!”他只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看到她日子过得不怎么样他也就放心了。

      可是没想到他居然生出“就这样一直看下去也很好”的心情,简直是被猪油蒙了心。

      谷粒别开脸,没有和他说话,三两步走向导演,拿着台本向导演问道:“导演,不是说好我们可以自由选择立场的吗?我觉得和前任没办法做朋友。”

      导演一脸为难,是呀,和前任做朋友很难,所以才让你说呀,不然难道让言亦初跟观众说:我觉得可以和前任做朋友?

      要知道,男友最帅的举动投票中“删掉前女友”这一项是以绝对优势遥遥领先的好吗,尤其是对于言亦初这样的大众情人,这种忌讳的事提都不应该提,所以节目才给言亦初设定了“好男人”立场,小姑娘你怎么这么没眼色呢?

      导演冲谷粒使眼色,示意她可以闭嘴了。导演又看了看言亦初,生怕言亦初对他的安排有意见。

      言亦初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下,优雅地跷着二郎腿,完全看不出刚刚被谷粒无视的尴尬。脸上也是一派从容,完全没有关注谷粒这里。导演撇了一下嘴,眼睛微微眯起,心里打着小九九。

      谷粒疑惑地问:“导演你怎么了,眼睛抽筋吗?”

      导演的眼角抽得更厉害了,他腹诽:你才抽筋,你全家都抽筋!

      谷粒挫败,正想再去磨一遍台本,没想到这时候言亦初走过来主动问:“有什么问题?”

      导演说了大概。

      “没关系,可以换,我不介意。”言亦初询问地看向谷粒。

      谷粒忍不住退后一步,言亦初用这种“你开心就好”的眼神看着她干吗?她是不会被糖衣炮弹打倒的,她这人心眼很小,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

      导演也吃了一惊,这么好说话的言亦初,他还是头一回见。

      谷粒第一反应是拒绝:“如果很为难,不麻烦你……”

      言亦初目光流转,漫不经心地把玩自己的袖口,抬眼向谷粒说道:“没事,我不介意前女友。”他嘴边泄露一丝笑意,意味深长。

      谷粒抖了一下,她没听错吧?前女友?

      彩排很顺利,真正困难的是正式录制,因为倡导真实地纪录大家辩论的过程,录制过程中是不会喊停的,这对于言亦初和谷粒两个综艺门外汉来说都是挑战。

      节目中,所有选手分成两队进行讨论,主持人再三确认:“亦初你真的是确定支持可以和前任做朋友吗?”

      言亦初穿着一件纯白色毛衣,在五颜六色的主持面前,更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冰山,他非常肯定地说:“是。”

      “这是你的真实立场吗?”主持人挖了个坑。

      言亦初却反应非常快:“这是我的辩论立场。”

      主持人放过他,又问谷粒:“能不能问一下谷粒现实生活中怎么看待前任的问题?”

      “首先,这个问题因人而异,也要结合实际情况来分析。”主持人以为她要打太极,心里骂她无趣,来参加节目还端着以为做个人采访呢?但没想到的是谷粒话锋一转,“但是我从我个人看法来说,如果前男友邀请我参加婚礼我一定不会去,葬礼还可以考虑考虑。”

      语不惊人誓不休,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啊,主持人心里给她竖起大拇指。

      这档节目收视率之所以高就是因为台本实在太简单了,大片大片的空白都是“请嘉宾自由发挥”,说实话自由发挥的地方都不知道是固定串词的几倍,越是自由度高的节目,有时候效果越是好。但是有一个地方一定不是自由发挥,插入广告的地方是一定写好广告词的,加粗大号字标注哈哈哈。

      谷粒挑衅地看了言亦初一眼。

      言亦初回她一个云淡风轻的浅笑。

      辩论场上两队的选手唇枪舌剑,抛出的立论不计其数,每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他们都是专业的辩手,诡辩的能力极强,场上的观众观点几度跟着他们变换。

      随着时间推移,谷粒所在的反方逐渐式微,原本大部分场内观众都支持不应该和前任做朋友,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言亦初这一张脸的诱惑力太大,还是对方辩手的口才太好,大家逐渐被洗脑,开始觉得似乎做朋友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们的实时支持率大幅下降。

      此时主持人问谷粒:“谷粒,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挽回现场观众的心意?”

      谷粒稍作思索:“我想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果从对方的角度来说,是不是对方也想做朋友呢?要知道,提问分手能不能做朋友的人,几乎和分手后怎么挽回前任的帖子数量一样多啊!你想跟人家做朋友,人家只想跟你做男女朋友,这多尴尬。”

      “再多说一句,我们真的就差这么一个朋友吗?”

      主持又问:“那初恋呢?刚刚大家讨论的时候反复提起初恋,这种大家眼中特别美好神圣的感情也算在其中吗?”

      谷粒压根不记得自己的初恋,所以她回答起来更是毫无压力,她说:“我想问问在座各位,你们都有初恋吗?”

      所有人都举手说有。

      “那现在还和初恋在一起的举手。”几乎所有人又“哗”地把手放下。

      谷粒总结道:“所以说最肯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往事不堪回首,多少男神女神消逝岁月中,女神嫁作他人妇,男神变成地中海。忘记该忘记的,记住该记住的,不如让初恋在心中妥善封存。”

      谷粒说完这句话之后,台下等她的刘称心不禁眼眶微红,她浮夸地擦擦眼角,没想到她家艺人嘴皮子这么利索。

      “所以言先生,你同意吗?”言亦初一听,不得了,小丫头眼角眉梢都是得意,这是在向他发战帖呀。

      言亦初四两拨千斤:“那我也请教各位一个问题,现场有没有如果有机会还是想要和初恋联络的朋友?”在座观众犹豫片刻,又纷纷举手。

      谷粒不服:“这表示你们会和初恋做朋友吗?”

      大多数人的反应是摇头。

      谷粒笑道:“所以联络也是徒劳无功,初恋这事儿吧分情况,一种是混得好颜值高,你看人家还跟当年一样,美,于是你跟人家讲话问一句,你好吗?你吃了吗?对方可能说,哦,我吃了,也可能说,你管我吃没吃呢。那还有混得不好,颜值高开低走的,你见了后悔,怪人家戳破你的美梦,何必呢,图什么。”

      观众听了一个劲地鼓掌,啪啪啪掌声不断。

      “鼓掌的一定都是现任。”言亦初笑道,他坐在位子上稳如泰山,谷粒总觉得他脸上有一种叫作“慈祥的狼外婆”的神情。

      他说:“这正是我想说的,如果联络并不代表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呢?朋友的定义很广泛,天天联络也是朋友,偶尔联络也是朋友,一年到头只有过年说一句新春愉快的也是朋友。赫兹求证‘电磁波’的时候使用的装置是两个铜球,通过震荡观察火花短路,火花稍纵即逝,因为能量是有限的,人的生命也是如此,稍纵即逝,为什么不遵从自己的内心呢?”言亦初言辞恳切,眉目柔和,气质冷淡,让无数少女心醉,高学历理科生煲起鸡汤来也不输于人。

      导演现在内心激动不已,对对对,就这样,他恨不得台上两人打起来才好。他没想到谷粒会刺激到言亦初,让他说那么多话,他有预感,这一期收视率一定会大涨,同一时段别的节目再无一战之力。

      谷粒看着言亦初,他完全激起了她体内的好战因子,她落在椅子上的屁股忍不住挪动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嗯,感觉好多了。

      她说:“我觉得不打扰也是一种温柔,过去的已经过去,强行介入别人的人生何尝不是一种自私。就像我们观察动植物,我们不是大自然的掠夺者,我们只是忠实的记录者。当然了,说句不要脸的话,如果有人一辈子念着我的名字,我认为这会是我的终身成就奖,我就算是死了,也一定是死而无憾。”

      言亦初中枪无数。

      在谷粒轻描淡写说出这句话时,他的脸色很不好,漆黑的眸子注视着谷粒,嘴唇轻轻动了两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惊讶于原来镜头下的谷粒是这么生动。

      台下观众席坐着的沈誉本来跷着二郎腿看热闹,他神情大变,完了,言亦初肯定是生气了,别人生气可能发发火就过去,可言亦初不一样。

      他要是一激动开口就变成“谷谷谷……粒,你你你……说……啥”那可怎么办,国民老公就要变成国民结巴了!

      然而谷粒这个没心没肺的到现在都还没看出来言亦初情况不对,还冲着他咧嘴笑。

      现在状况完全颠倒过来,那个说自己是辩论立场的言亦初是真投入了感情,而那个说自己遵从本心选择立场的谷粒则是为了好胜心,说了偏激的话。

      主持人是最先察觉出气氛不对的人,他赶忙转移话题:“没想到我们今天能听到这么多有趣的观点,感谢两位给我们的分享。”

      谷粒这才注意到言亦初的脸色发青,呼吸样子好像是在忍着辛苦,她环顾四周,所有人都在专注拍摄,在场的人都以为言亦初心情不好才不说话。

      当然没有人想要打断他,万一言亦初半道甩手走人,被骂的绝对不会是大众情人,而是对不起大众情人的节目。为什么是节目对不起他呢?因为国民男神是不会错的,即使错了,请参照前言。导演脑内小剧场已经开始三集连播:#坚决抵制××节目#、#××节目必须道歉#、#呵呵,××电视台的作风由来已久,这次又打算让大家挖坟历数黑历史吗#。

      面对演播厅四处都是摄影,谷粒四肢凉透,一筹莫展。镜头拉近,凑近她的脸,她的面目表情在机器里一览无余,她的面颊抽搐了一下,一眨眼的工夫又恢复笑容:“刚刚只是我开的一个小小玩笑,我真心希望每个人都能获得幸福,我一直很仰慕言先生,关于你的传说听了好多。”她站了起来,“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跟您握个手。”

      导演嘴角抽搐,哎呀,现在女艺人真会给自己加戏,他不发话,导播只好让摄影机继续推进。

      谷粒握住他的手,小声问他:“你还好吗?”

      言亦初隔了两秒回道:“好。”他的音节短促虚浮。

      谷粒错开一步,向他鞠躬,眼里充满灵气,冲着镜头她怯怯道:“不知道后期编导能不能把这一段剪掉,我是见到偶像太激动了,我竟然握到了国民男神言亦初的手哎,大概下了节目会被口水淹没吧?我都舍不得洗手了。”

      对她来说,这就是她生命最后的表演,谷粒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她能不超常发挥吗?大家终归是要一起尘归尘土归土,不过是时间长短,紧张是什么?说不定以后在地底下碰见了,还能做个邻居唠唠嗑,她没有那么多想法,也没有那么多负担,人生苦短,几何为欢。

      这一段没有硝烟的争锋就这样弥散在谷粒的插科打诨之中,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后来节目播出的时候,那些看到谷粒呛言亦初的言粉原本大怒,要来找谷粒算账,十九线小网红也敢对呛国民男神?请问你是哪根葱。

      但是她们看到谷粒想要和言亦初握手,又小心翼翼迟迟不敢上前的样子,又觉得她也不是那么碍眼,明明就是小粉丝嘛。这么一场骂战就消散于无形。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样算起来,谷粒还要感谢言亦初给她表现的机会,不然她就要被喷惨了。

      但是身处当时的谷粒是不会知道这一切的,她在节目结束以后赶忙去探望言亦初。

      沈誉在休息室里照顾言亦初,他双手握住言亦初的肩膀,让言亦初放松呼吸:“深呼吸,再缓缓吐出去,对。”

      看到谷粒进来的时候沈誉神色不虞,两个都是他的病人,他心里气谷粒惹急了言亦初,但是仔细一想,也不关谷粒什么事,毕竟她不知情。

      沈誉对她说:“你先出去等。”

      谷粒在旁边低眉顺眼小媳妇状:“我是不是在节目里说错话了?”

      言亦初好不容易缓过劲,他摇头向沈誉示意:“没事,是我自己的毛病。”

      谷粒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余光一直在关注言亦初的情况。言亦初刚刚在台上看起来下一秒就要昏厥,真的很吓人。

      言亦初的眼神停留在谷粒脸上,仔细打量着她,看得谷粒心里发毛。

      “我脸上有什么吗?”她摸摸自己的脸。

      “没有,就是惊讶原来你的口才这么好。”言亦初把专注的眼神挪开,仰头靠在椅背上,剪影融入昏暗的房间,谷粒忽然觉得,这个被众人捧上巅峰的人,有些落寞?

      不过这些根本不是她应该操心的问题,言亦初跟她是两个世界的人,如果他真是严队长,那他们还可能是可以坐在一起吃顿饭的交情,但如果他是言总,那么可能今天的交集,就是最后一次见面。

      谷粒要离开的时候,言亦初问她:“你真的觉得过去的就是过去,不可挽回?”

      谷粒歪头想了一下:“不呀,我觉得你说的对,但求问心无愧。”

      言亦初点点头,说道:“你的猫还在我家,记得来拿。”

      沈誉吃了一惊,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是突飞猛进啊,他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游离。

      谷粒双手合十:“言总,我拜托你一件事好不好。”

      “不好。”言亦初听见她喊他言总,怎么听都很不顺耳。

      “那你先听我说完。”谷粒噼里啪啦在他拒绝前把话说完,“我知道录影前我太激动了,态度不好惹你生气,但是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活过今天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真的这么短命。小猫留在你那里好不好?”

      言亦初张嘴要说话,谷粒赶忙又补充:“您怕猫也没关系,不一定要亲自养它的,帮我替它找个好人家就行。”说着说着她都要哭出来了,“您就当完成我的最后心愿了行吗?”

      这次沈誉真的是忍不住了,他这个医界权威还没发话呢,谷粒左一个要死了,又一个活不长了,他这个主任发话了吗?“谁说你要死了?”

      谷粒愣住:“沈医生,我知道你是为了照顾我的情绪才不肯告诉我,我都明白,你就直接告诉我,我还剩多少日子行不行?”

      沈誉要被她气奓毛了:“你明天就给我来医院找我!你根本不是绝症!谁告诉你你身患绝症医生不会告诉你的!你是白痴吗就这么想死!想死也不要说是我的病人,我丢不起这个人!”

      谷粒被他一通炮轰,呆愣在原地:“沈主任,你的意思是……我不会死?”

      “不会。”沈誉这么温和的一个人都忍不住要发火。

      言亦初看着谷粒神情复杂,他知道谷粒傻,但没想到她还有本事花式傻出新高度,真是只长脸蛋不长脑的典范。

      谷粒忍不住捂嘴尖叫,乐不可支。太好了,她不会死,她还能继续活着。笑着笑着她眼中笑出泪花,她握住沈医生的手:“主任,谢谢你,我会去医院找你的。”转头又不由分说地紧紧握住言亦初的手,“我会去取猫的,也谢谢你。”

      谷粒也顾不上言亦初什么想法,直接跟他挥别再见,脚步轻快地离开。

      言亦初一脸无奈。

      直到谷粒走后,他还在回味谷粒今天在演播厅的表现,他确实是不知道原来谷粒是这么伶牙俐齿,也许是因为他以前很少仔细听谷粒说话,都说被爱的有恃无恐,他就是被宠坏的那个。

      谷粒初二的时候刚刚转入他们学校,当时学校是出了名的好学校,一般人很难进来,所以中途有人转学全校同学都当成一桩奇事在说。很多人在探听出谷粒不过是个孤儿之后就对她失去了兴趣,无法解释的解释就是有些人确实存在运气加成。

      然而谷粒很快做出了一件全校扬名的惊天大事,她午休的时候趁广播员在广播站广播的时候在全校面前给言亦初表白。言亦初吃完饭正啃苹果呢,一下子就噎住了,这妹子是打哪儿来的活宝?他怎么能料到,被虐人生就是从这里开始。

      那时候他是高中的学长,他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运动好,长得还特别帅,尤其是打篮球的时候,自带背景乐的男人总是引得场上女生尖叫无数。

      谷粒在广播里大声朗诵着不知道从哪里抄来的情诗,惊掉了无数人的下巴。

      关键就是这首诗还特别有文化,别以为谷粒只会“缠缠绵绵到天涯”这种,那天艳阳高照,她是这样念的–

      你,

      一会儿看我,

      一会儿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朦胧诗,出人意表,言亦初猝不及防。

      就因为这首诗,他当时可冤大了,那一会儿男生纷纷说,啧,看不出来你跟谷粒有一腿,女生说,学长,我们看好你跟谷粒哦。

      那时候谷粒就已经有一票女粉,学校里的小女生都崇拜她,觉得哇,学校里最会打架的女人,会和学校里最会读书的男人在一起吗?一旦接受这个设定,似乎真的很值得期待。

      被“大姐”看上的男人,还有谁想要靠近啊!从此以后,连篮球场上递水的小学妹的台词都变成了–“学长加油哦,支持你们哦”–支持你妹啦!

      正常画风不应该是何方妖孽胆敢窥视男神,还不速速滚开,随时可能成为女生公敌杀无赦?为什么现在变成了全校女生等着看男神的好戏,好棒好甜萌萌哒?此事为言亦初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夜幕降临,录制结束后导演说他掏腰包请吃饭,所有人都去了,但是言亦初没来,谷粒席间看了好几眼空着的位置,心中五味杂陈,她还是有一些难过,但是这种淡淡的难过很快被获得新生的巨大喜悦冲淡。

      没想到的是,对她一向不假辞色的导演居然主动过来跟她攀谈,旁敲侧击问她跟言亦初是什么关系。谷粒歪头,大概,两人就是萍水相逢,匆匆过客。

      “言总无意中帮过我,但我们不是很熟。”不仅是不熟,而且是恐怕言亦初以后再也不想跟她讲话了。

      导演的小眼神在她身上来回打量,显然是不信。

      谷粒回家后怕自己会忘记小猫,她认真在手臂上写上“取猫”,可又看见之前写的“严队长”,她深深叹了一口气,言亦初啊言亦初,绵绵青山脚下花正开,你就是那天边最美的云彩。

      她把原本的笔迹涂掉,一笔一画写下“言亦初”的名字,在后面狠狠打了一连串叉。

      月光把城市里孤单的人们浸透,她盯着这个名字撇嘴,拜拜啦,严队长。

      等早晨醒来时,谷粒发现自己忘了忘了,又忘了。

      下期预告:在经纪公司的周年庆上,谷粒与言亦初的亲密关系遭到了表姐谷若兰的嫉恨刁难,言亦初不惜得罪孟君山出手力挺谷粒,谷粒却落荒而逃,谷粒的逃走有何隐情?是得罪老板的后怕还是言亦初追赶得太急吓着了她?

      话题:本期连载中,谷粒在中二时为追言亦初,在校广播站朗诵奇葩情诗,惊掉所有人下巴。你有没有为某人做过那么一件事,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发微博加话题#亦如初见#说说那些年我为他/她做过的“惊天动地”的事?并@魅丽七班 微博,就有机会获得样书一本。

      文/喜雨时节

    赞 (31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7.9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