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家的打胎计划

  穿越成皇后没什么大不了,穿越过来有两个皇帝老公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当两个皇帝都坚称对方已经死了,一切都是我的幻觉时……不行!我一定是得了失心疯,我要吃药!

  【一】娘娘你有病

  门外的小太监尖着嗓子吆喝“陛下驾到”时,我已经对着镜子里那个长发及脚踝,穿着一身古装,长相却和我一模一样的姑娘,发了至少半个小时的呆了。

  我明明记得,今天是我和许晋的订婚宴,当时满座都是宾客,在所有人祝福的目光下,我正要以准新娘的身份优雅地从楼梯上走下来时,不料高跟鞋的鞋跟突然断了,我一下子从上面滚了下来,继而失去了意识……

  可现在这古色古香的寝殿是怎么回事儿?

  周围跪了一地,哀声唤我“娘娘”的宫女们又是怎么回事儿?

  脑海中幽灵一般浮起两个足以让我抓狂的字–穿越!

  “我不!我拒绝!虽然商业联姻挺恶心人的,可我明天就要去民政局领证了,老天爷你让我这个时候穿越到底几个意思?”

  我气得抓狂,吓坏了地上跪着的宫女们,她们扑上来抱住我的脚:“娘娘!娘娘求您冷静些!冷静些!”

  领头的宫女叫柳枝,她哭着朝我身后猛磕头:“陛下,娘娘不肯吃药,这会儿又犯病了!”

  “啊?你才犯病呢!我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你怎么诅咒人呢?”

  我想找柳枝理论,却挣不开抱着我两只脚的宫女们。

  正闹得不可开交,一双手自身后环过来,将我轻轻地抱住了,我一愣。

  早春青梅若有若无的淡淡寒香扫过鼻稍,属于男人的臂膀温柔地环着我,有低醇悦耳的嗓音,轻轻哄道:“锦瑟乖,乖,我是沈云初,你的云初啊!”

  昏黄的铜镜里映照出我身后男人的样貌,他穿一袭绣着龙纹的黄袍,眉目如画,不怒自威,此刻眼底眉梢却噙满了心疼,抱着我时,仿佛抱着他心头的一块宝。

  我脸颊一热,心跳加速,慌乱之下手掌一抖,回身就是一耳光过去–

  “臭流氓!”

  大约是我下手太过快狠准,沈云初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伴随着响亮的耳光声,他整张脸都被我打偏了。

  我愣了,跪了满地的宫女们也愣了,尾随沈云初而来的宫女太监们倒吸一口凉气,“扑通”“扑通”也跪了下来,个个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吓得面无人色。

  沈云初被我打得左脸迅速肿起五道手指印,我吓坏了!

  天啊,我……我居然打了一个男人?我居然打了这个明显就是皇帝的男人?

  想想古代皇帝那些一言不合就杀人的坏习惯,我惊慌地后退一步,唯恐他还手打我再杀我。

  “锦瑟,你不要怕。”

  他完全不在意自己被我打肿的脸,唯恐吓到我似的温声道:“我是你夫君,我不会伤害你的,乖,我们先吃药,吃完药你就认得我了。”

  他端起一旁的药碗,跟人贩子似的诱哄我,可我又不是那个什么锦瑟,我没病没灾的,吃什么药?

  “皇帝陛下,我不是锦瑟,我是从距离你们好多年之后的未来穿越过来的,我明天就要去领证了,我现在必须回去!”

  我耐着性子跟他解释,可在场所有人都用看疯子的眼神看我,就连沈云初的眼底也都是黯淡,他固执地将药碗凑向我:“锦瑟,你有病,吃药吧。”

  “你才有病!”

  我气得眼前一黑,竟然没出息的直接气晕了过去。

  【二】来,吃药

  因为皇后锦瑟的病情恶化,大燕王宫被搞得鸡飞狗跳。

  这不,陛下沈云初正在上朝,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皇后的贴身大宫女柳枝居然不顾礼仪道德,直接冲进了大殿扑倒在地,高呼:“陛下!不好了!”

  沈云初脸色一变:“是锦瑟出事了?”

  柳枝哭得梨花带雨:“娘娘爬上了大殿顶子,非说跳下去她就能回家了!”

  沈云初二话不说,匆匆而去,留下百官面面相觑。

  隔日陛下耽于美色,不理朝政的传言便流传了出去,惹得百姓议论纷纷,不过这是后话。

  眼下我正气喘吁吁地爬到屋顶,目测了一下屋顶和地面的距离,兴奋地张开双臂:“回家喽!”

  我纵身跳了下去,就等着跟心爱的大地公公来个亲密接触,万万没料到被人半路一把捞住,毫发无损地落在地上。

  “是哪个浑蛋阻止我回家?”

  我愤怒地瞪向搂着我的男人,一愣,这不是沈云初是哪个?

  “那个……我刚刚不是骂你浑蛋,我骂别人的,哈哈!”我干笑着。

  他便也顺着我笑一笑,只是脸上还残留着担惊受怕过后的疲惫,轻轻顺了顺我的耳发,问:“锦瑟今日吃药了吗?”

  我无语凝噎。

  上次跳屋顶自杀失败之后,沈云初就对我寸步不离,上朝也要一群宫女死死盯着我。

  我总结了一下,选了个夜深人静,大家都睡了的好时间,欢乐地打算再来一次自杀。

  只是这次我还没爬上屋顶,就被沈云初一把捉住手腕,他稍微一用力,我身子一旋,转身落入他的怀中。

  青梅淡淡的香味晕染开来,月华如梦,投在沈云初的眼底,朦朦胧胧的,这个气氛……太暧昧了。

  心跳陡然加速,我被他揽着腰肢,退后不了,试图推他,他扣在我腰际的手臂一用力,我整个人猛地往前一凑–

  属于沈云初温热的呼吸扑在我的额头上,他的温度包围着我,我傻乎乎地仰头瞪着他,紧张得连呼吸都屏住了。

  “锦瑟,你喜欢我吗?”他抚着我的脸颊浅浅一笑,声音如醇酒一样醉人。

  我红着脸傻笑:“喜欢……”

  “那我们不跳屋顶了,好吗?”

  “好……”没办法,他帅,他说什么都好有道理。

  沈云初宠溺地刮刮我的鼻子,夸我:“锦瑟好乖。”

  我还没来得及花痴地再附和他,他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颗丹药,飞快地塞进我嘴里:“来,吃药。”

  这个浑蛋啊!

  为了向沈云初证明我真的是清醒的,并且是穿越过来的,我选了一个良辰吉日,特意邀请他坐下来跟我促膝长谈。

  沈云初很配合,全程任我折腾。

  在详细跟他介绍完我穿越前生活的世界之后,我说:“陛下,我有一个未婚夫叫许晋,我明儿得跟他领证,不然我们两家的合同就废了,我真的得回去,不骗你!”怕他不信,我继续说,“你不信我可以画给你看我未婚夫的样子,真的,真有这个人。”

  “好啊锦瑟,只要你喜欢。”

  他听我说那些话时,表情是微笑的,如今说这句话时,表情还是微笑的。

  我挫败地翻了个白眼:得,他一定还当我是疯子!

  果然,沈云初摸摸我的脸颊,笑得十分温柔:“锦瑟,我替你寻了一位神医,以后我们换一服药来吃吧?”

  【三】我是狐狸精?

  彻底放弃跟沈云初用语言交流的我,想来想去,决定用行动来证明自己。

  “陛下,我要画一幅我未婚夫的样子给你看,相信我,真的有这个人。”

  我拽着沈云初坐在椅子上,自己跑到案几后面,挽起袖子,抓起纸笔,泼墨挥毫地画了足足三个小时。

  其间沈云初就安静地坐在离我不远处的椅子上,看着我的目光宁静而悠长,似乎要将我刻在骨子里一样,目不转睛。

  我被他看得耳根发烫,手指轻轻一颤,险些毁了画。我慌忙低下头,装作看不见他的样子,好歹勉强完成了画作。

  “陛下,我–”

  话说一半戛然而止,只因我一抬头,便正对上一张放大的俊脸,沈云初不知何时凑了过来,笑问:“画完了?”

  他离我太近了,我一抬头,额角便无意间擦过他微凉的唇瓣,立刻如星火燎原,灼烧起一片火热。

  我猛地后退,脚下一滑,沈云初适时伸手拉了我一把,我狼狈地站稳身体,赶紧抽回胳膊,慌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沈云初惊讶地看着我这样害羞,那好看的眸子弯了弯,竟是笑了!

  虽然他一直都对我是笑着的,但那些笑意都含了一丝苦涩,都不像现在这样,仿佛殿外怒放的青梅花,美好而温润,雅致得让人心动。

  我整个人就像沸水里捞出来的大闸蟹,红得通透。

  我结结巴巴地指着桌面上的画卷:“陛……陛下我画完了,你看画!看画!你别看我啦!”

  他笑得更开心了,在我气急败坏地跺脚时,好脾气地连连道“好好好”,然后拿起我画的画卷来看,正巧柳枝也端着药碗走进来,便过来凑热闹。

  我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希望能得到他们的理解,然而–

  柳枝手中的药碗跌下,清脆的碎裂声里,她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哆哆嗦嗦地看着我,眼睛瞪得老大。

  我吓了一跳:“怎么了?”

  沈云初握在画纸上的力道一紧,“刺啦”一声,画卷被撕开一道口子。

  我看见他脸色惨白,却强作镇定道:“锦瑟,你画里这个人叫沈墨,是我的弟弟,早在一年前,他……他便死在出使姜国的路上了。”

  我:“……”

  画画一事之后,沈云初坚信,我已经疯到了医术难以控制的境界,于是他转而开始求些歪门邪道。每日来往王宫的道士、和尚、怪人不计其数,花的钱财也不计其数。言官谏言,他完全不听,一时搞得怨声载道,甚至有百姓公开大骂他是昏君,骂我是狐狸精。

  如此折腾了至少有一个月,他终于找到了一位奇人,就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位,自称是南疆巫族的大师,据说他能通鬼神。

  我扶额,已经无力吐槽了。

  我还能怎么样,我画个自家未婚夫,都能变成沈云初死了一年多的弟弟,现在别说别人了,搁我,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如假包换的疯子。

  “陛下真龙天子,阳气极盛,未免草民判断有误,还请陛下先行回避。”巫师说得一本正经,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我拉住沈云初,意思是:你这样有头脑的人,不会真信吧?

  他修长的指反握住我的手,掌心温暖,轻声道:“锦瑟,你听话。”

  他俯身吻了吻我的额头,然后松开我的手出了门。

  “敢问娘娘,这画中之人,果真是娘娘的心上人?”

  巫师意味深长地指了指一旁的画卷,画纸皱着的那处裂成无数道,可见沈云初当时的情绪。

  “娘娘?”

  巫师又唤了一声,我方回过神来,心情有些复杂。

  我点了点头,说:“是,但他叫许晋,不叫沈墨。”

  巫师表情古怪地盯着我,不说话。

  我一脸茫然地回望他,心想,莫非他是个高人,已经看出来我是穿越过来的,要提点我回家的方式?

  可惜我这句话还没来得及问,他就一抖袖子,抽出个巨大的铃铛来,然后扎着马步开始围着我跳舞。

  我:“……”

  【四】陛下是只鬼?

  自从有了巫师,我堂堂大燕皇后的寝殿里,摆得最多的不是奇珍异宝,也不是奇花异草,而是巫师留下的各种奇怪的玩意儿。

  什么发着幽幽光芒的水晶串子,绣着奇怪纹路的诡异帘子,整个寝殿的画风好像巫婆的小屋,看得我昏昏欲睡。

  被柳枝逼着吃完药之后,我更加想睡觉了。

  迷迷糊糊间,仿佛听到有人在吹箫,箫声悠扬,但影响我睡觉的一切声音都是噪音!

  我气呼呼地拉开殿门正要声讨吹箫的家伙,迎面而来的却是漫无边际的刺眼白光。

  待到白光散去,我流着眼泪重新恢复视线时,一张熟悉的脸俯视着我,表情激动:“锦瑟,你终于醒过来了。”

  这张脸,是许晋的。

  但这副白衣墨发的古装打扮,却让我内心一瞬间的惊喜刹那间偃旗息鼓,化作难以置信的恐惧。

  “你……你是沈墨?你已经死了,你干吗要来找我索命啊?!”

  我连滚带爬地躲到床脚,头皮发麻,吓得都要哭了:“陛下!云初!你在哪里?救命啊!”

  “锦瑟我不是鬼,我没有死!”

  沈墨猛地将我揽入怀中,我的额头重重地磕着他的胸膛,“咚”的一声,很痛,可这也证明,他没有死,而我没有做梦。

  我想要挣扎的动作僵住了:难道我真的得了失心疯?头脑不清醒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见我冷静,沈墨才缓缓告诉我一个离谱的真相。

  他说,他才是大燕国的陛下,而我是他的皇后,一年前我得了怪病,先是记忆消失,继而陷入昏迷一年之久。他为了救我,求遍天下奇人,终于在南疆找到一位巫师,现在才将我唤醒。

  他说这些的时候,表情诚恳,失而复得的喜悦与几度哽咽情真意切,抱着我时,连手指都是颤抖的。

  我简直不知道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信息量太大,太离奇,原谅我这个新时代少女也一时不能接受啊!

  “你的意思是,我昏迷了一年,你才是皇帝,我应该是你的皇后,那沈云初算什么?”总不至于是我做了一年的春梦吧?

  “是执念幻境。死去的人若还眷恋人世间的美好,强大的执念就会编织成幻境,困住他最留恋的那个人。”

  一道阴沉沉的声音插了进来,我猛地抬头,果然是那个巫师,他明明是沈云初请来替我治病的,怎么现在会在这里?

  我颤巍巍地指着他:“你……是你?如果沈云初只是个幻境中人,那你为什么也在那里?”

  巫师道:“是陛下派我进入执念幻境,为了带娘娘走出那里。”

  沈墨握住了我的手指,眸底的痛苦分明,他道:“锦瑟,皇兄已经去世一年多了,即便是亏欠他,也是我的罪孽,你不要再折磨自己……”

  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太清楚了,脑中一阵钝痛,天旋地转间,身子便软软地坠入一片无底的黑渊之中。

  沈云初说,沈墨死了。

  沈墨却告诉我,沈云初已经死了……

  【五】我有病,要吃药!

  我醒来时,沈云初正躺在我身边,握着我的一只手,我不过稍微一动,他就睁开了眼,可见睡得很不放心。

  “锦瑟,你醒了?”

  我怔怔地看着他和我十指相扣的手,有些愣,这么暖的温度,这么活生生的一个人,真的只是个执念编织的幻境中人吗?

  沈云初有些紧张:“锦瑟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勉强笑笑,试探着问:“云初,沈墨他……是怎么死的?”

  有一瞬间,沈云初的眼底有一丝躲闪,但不过一眨眼,他就笑着拍拍我的手,答非所问:“锦瑟,我记得你最爱吃杏仁佛手,好久没吃,我亲手做给你吃好吗?”

  我还想再问,可他猝不及防凑过来,在我的唇瓣上落下一吻,那染着青梅香的一个吻,让我大脑一片空白,臊得整个人都混乱了,哪里还有什么疑问?

  “好不好,锦瑟?”

  他的口气软得一塌糊涂,目光缱绻而温柔,我脸一烫,脑子一发热,十分没有骨气地点了点头:“好。”

  他笑了,指尖抚上我的唇瓣,将偷香窃玉之事做得更加彻底……

  沈云初变得特别腻人了。

  他闲着没事儿就爱亲我,或者是动手动脚,基本我还没开口问他什么,他已经一个吻将我堵住,然后这样那样不要脸地吃我豆腐。

  一来二去,我表示忍无可忍,沈云初这种行为,简直太不要脸了!

  他挑眉一笑:“虽然不要脸,但锦瑟不是很喜欢吗?”

  我面红耳赤,夺门而去:“啊啊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沈云初哈哈大笑,尾随出来,跟着我满后宫乱跑,我正跑得专心,一心想甩掉这个尾巴来着,不料一道灰扑扑的身影突然从角落里窜了出来,径直朝我扑了过来–

  “小心!”

  沈云初闪身护在我前面,自己被那道影子狠狠地抓了一把,脖子上立刻渗出血丝来。

  远远追来的几个胖嬷嬷气喘吁吁地按住地上那人,跪下来连连请罪:“陛下!奴婢们该死,一时没看住,就让太妃逃了出来!”

  我惊魂未定地被沈云初护在怀中,才看清挠我的是个头发斑白的老婆婆。

  此刻她被按在地上,一双发黄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云初,凄厉地嘶吼:“沈云初,沈云初你应该躺在棺材里,你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她猛地瞪向我,目光更加凶狠:“你!一定是你这个贱人救了他!一定是你!沈云初已经死了!他不可能活着,是我亲手杀了他!”

  “还不把太妃送回去?”

  素来如玉君子一样的沈云初,此刻冷冷地瞪着太妃,眼底的杀意让我心惊胆战,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继而连连后退好几步。

  “锦瑟……”

  他的嗓音晦涩,似乎是想靠近我,他一动,我便后退,他停在那里,目光哀伤而痛苦:“锦瑟,是我刚刚的声音太大,吓到你了吗?”

  他说得很小心,眼底的难过让我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我摇头,语无伦次道:“我想见巫师,我有病,我要吃药!”

  【六】执念幻境

  我几乎是逃一样跑回寝殿,巫师果然等候在那里,我哭着,声嘶力竭地喊:“让我出去,让我从沈云初的幻境里出去!”

  悠扬的箫声再次响起,我用力拉开殿门,白光过后,我猛地睁开眼睛,大汗淋漓,急促的喘息间,一种难以抑制的无力感吞噬全身。

  “锦瑟,你没事吧?”

  沈墨紧张地想扶我,我下意识地侧身避开。

  他愣了一下,我也有些呆愣,原来没有那份合同的维系,我对这张和许晋一模一样的脸,竟毫无感觉。

  沈墨收回手,讪讪道:“我听巫师说你想醒来,我以为……”顿了顿,他勉强笑着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抱着膝盖将自己缩成一团,有些恍惚地说:“在幻境里,我见到了太妃,她说,沈云初是她亲手杀的……”

  片刻死寂。

  沈墨轻轻道:“那一定,是我的母妃。”

  “什么?”我震惊地看向他。

  “父皇薨时,只有我和皇兄两个儿子,只因我那时不懂事,在许多事情上露了锋芒,又爱结交官员好友,令皇兄忌惮,再加上皇兄喜欢你,而你和我情投意合,所以一年前,他派我出使姜国。”沈墨低落道,“皇兄派人在半路截杀我,我身受重伤坠下激流,侥幸捡回一条命,却因为伤得太久不能及时回去,母妃得知此事,一时失去理智,派人行刺皇兄……这都是我的罪孽,却不知为何要报应在你的身上……”

  我想起询问沈墨死因时,云初的反应,心底蓦地一疼,不,他怎么会因为猜忌就胡乱杀人?他不是那样的人!

  可他看太妃时,那毫不掩饰的杀意,又是因为什么呢?

  我喃喃道:“沈墨,我想离开那个幻境,有什么办法吗?”

  沈墨看向了一旁的巫师。

  巫师答:“沈云初的执念很强,即使有我相助,你也不能完全走出幻境,除非……”他面无表情道,“除非,你在幻境之中杀了他。”

  “什么?”我失声喊出,“不行!绝对不行!”

  “锦瑟你冷静一点儿,皇兄已经死了,他的执念这样残留人间早晚会恶化成魔,你难道没有发现,执念里的皇兄为了给你治病,已经开始痴狂了吗?”

  我怔住了,水汽模糊了视线,再变成眼泪滑落。

  沈墨紧紧地握住我的肩膀,通红着眼睛道:“锦瑟,是我们对不起皇兄,可你真的应该醒了,不能再纵容他的执念了。”

  【七】云初有什么想做的?

  我再次醒来了,不,应该是再次陷入了沈云初的执念幻境。

  他憔悴地守着我,见我睁开眼睛,语无伦次道:“锦瑟,你还生我的气吗?”

  怎么会呢?

  我咧嘴对他笑了:“云初,你请来的巫师真厉害,我现在感觉清醒多了,我的病,大概快好了。”

  他先是一愣,继而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狂喜。

  “锦瑟!”

  他笑得像个傻子一样,拉着我的手,语无伦次,只能一遍一遍地喊我:“锦瑟,锦瑟,锦瑟……”

  我一遍一遍地答应,末了,却红了眼睛。

  我忙眨了眨眼睛,然后仰起头笑着说:“沈云初,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好。”他连连应我,“我们出宫,去吃你喜欢的杏仁佛手,我那儿还有你喜欢的奇花异草,你要拿去摆在你那里吗?”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咧嘴笑了:“云初有什么想做的事情,今天也一起做吧?”

  沈云初便也笑了,修长温暖的手指替我顺着耳畔的碎发:“锦瑟,你好了,我真的太开心了。”

  我挽住他的胳膊,也笑:“你开心就好。”

  他捏捏我的脸,牵着我一同走出寝殿,二月的春寒未退,我受了冷一般,哆嗦了一下。

  那日我和沈云初出宫去吃了杏仁佛手,又到他那里搜刮了好多值钱的小玩意儿,他笑我贪心,我不服气,拿走了他更多的好东西。

  傍晚时分,他带我来到了挽香殿前。

  “这里,是从前你我最喜欢的地方。”他的表情很怀念。

  我伸手推开殿门,一阵馥郁芬芳的花香随着漫天的青梅扑面而来,萦绕在周身。大片大片的梅花撞入眼底,繁华得让人惊叹!

  “好美啊……”

  我喃喃着,云初牵着我进去,一路走过,落英缤纷,不时洒落在他的肩头,我的衣袂上。

  “这里的青梅树,是你和我一起种的,从十岁开始,直到到现在,每年都种一棵,去年你那一棵是我替你种的,今年你又能和我一起种了。”他说着,自己笑了。

  我心中一痛,没有回答他,别开脸,咋咋呼呼地喊:“好冷呀,我们快回去吧?”

  我脚步还未踏出去,牵着我的那只手却一紧,继而一用力,我惊呼一声落入他怀中,双手抵住了他的胸膛。

  “你!”

  我又惊又气,抬头想兴师问罪,不料他俯身,用唇瓣堵住了我的嘴……

  【八】我喜欢你

  二月早春冷峭的风,不时吹起那些洋洋洒洒的青色花瓣,如一场繁华结束前的轰轰烈烈,张扬肆意。

  我看着沈云初的眉眼,用目光一一描绘他的轮廓,痴痴地说:“云初,你真好看。”

  他抵着我的额头,挑眉轻笑:“你这是在调戏我吗?”

  鼻子泛酸,我抬手钩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住他的唇,他张开双臂将我揽住,用细细密密的吻回应我。

  “云初,我喜欢你。”

  感受到他微笑着勾起嘴角,我闭上了眼睛,袖中的匕首毫不留情地刺进了他的胸膛。

  “锦瑟……”

  他僵住了,轻轻唤我,却是茫然的。

  一滴液体落在了我的手上,紧接着一滴又一滴。

  我猛地睁开眼,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那只手握着匕首刺进了沈云初的身体,可他没有像一场幻境中的梦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是……流血了……

  大脑一片空白,我睁大了眼睛去看沈云初的脸,却全身僵硬着,不受控制地剧烈哆嗦。

  “沈……”

  我努力张嘴想喊他,眼泪却先一步大颗大颗地掉下来,我想和他说话,我想喊他的名字,可我连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哐当”一声,挽香殿的大门被人撞开,我听到无数利器劈在青梅树上的声音,还有凄厉的惨叫和求饶的哭喊声。

  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戳破,现实就像一把重锤狠狠地砸在我的脑袋上。

  我真傻……我怎么会这么傻?我怎么会……相信沈墨那些执念幻境的鬼话?

  泪水模糊了视线,我看见沈墨走了过来,他提着一把泛着寒光的寒剑,指向沈云初。

  他说:“沈云初,属于我的东西,今日我终究能取回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沈墨用尽十分内力,将他手中的寒剑刺向云初,眼泪滑落,我不顾一切地想替云初挡这一剑,可云初却比我更快。

  身体被云初自后面捞住,他转身,单手将我紧紧地护在怀里,另一只手捂住了我的眼睛,却将整个后背暴露在沈墨的面前。

  利刃刺入肉体的声音很沉闷,我睁大了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云初的手指一点儿一点儿地从我的眼睛上滑落下来。

  他缓缓地压在我的背上,声音微不可闻,他说:“锦瑟,闭上眼睛,不要看……”

  【九】终于能死了

  我被打入了死牢。

  听说我成了姜国的奸细,陛下是受我迷惑,荒废朝政,最后还被我所杀。

  幸好大燕生死攸关之际,本以为死在了出使姜国路上的二皇子沈墨,大难不死,历经艰辛逃回大燕,识破姜国诡计,带兵逼退了虎视眈眈的姜国大军,却也没来得及救下先帝。

  如今二皇子沈墨已经继位,为了替先帝报仇,他扬言要择日将我当众问斩。

  沈墨来看我时,已经是三日之后。

  他默默地站在我身边许久,开口道:“朕知道你恨朕,可是锦瑟,朕喜欢你是真的,朕不会让你死的。”

  “那个巫师是你的人,他放在我屋里那些奇怪的摆设,包括箫声,都是催眠我的东西……”我沙哑着嗓子,慢慢地问,“是从我画的那幅画开始吗?当你以为我神志不清,将你认成了心上人时,便决定利用我来杀云初了,对不对?”

  沈墨停顿片刻,仿佛没听见,继续道:“朕会找一个替身替你去死,之后巫师会给你易容,朕要娶你做朕唯一的皇后。”

  “沈墨,我什么都记起来了。”

  只一句,他终于是停了下来。

  我看向他:“我记起锦瑟所有丢失的记忆,比如锦瑟从来没有爱过你,比如你为了篡位,唆使太妃对云初下毒,却不想毒死的是云初的母妃。”

  “你行刺云初一事败露之后,主动要求出使姜国,远离大燕,至于半路截杀,不是云初所为,我猜,是你自己策划的,只为金蝉脱壳,对吗?”

  “我承认我利用了你,锦瑟。”他说,“但是锦瑟,你的眼里只有皇兄,我只有杀了他,才能得到你。”

  我闭上了眼睛,不想再听他说一个字。

  行刑那日,阳光很好,青梅花也很好,就像那日在挽香殿内,暗香浮动,一场繁华美梦般的盛景绽放。

  “行刑!”

  我看见远远的宫门之上,新帝的旗号正遥遥升起,半晌,我轻轻地笑了。

  沈墨不知道,我根本没有和他找来的替身互换,而等到他发现这一切时,锦瑟已经永远地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了。

  这是我唯一能报复他的地方了,他将永远失去他最爱的女人,从此陪着他的皇权帝位,做他的孤家寡人……

  麻绳被粗鲁地套在了我的脖子上,我却并不觉得害怕。

  因为沈云初在等我,而我和沈云初的孩子陪着我。

  真好,这一次,我终于能死了。

  【十】我要分手

  “清清?清清啊!”

  消毒水的味道弥漫了整个鼻腔,我动了动手指,只觉得全身都在痛。

  我听到我妈焦急地问医生:“医生,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脑子里的瘀血都散了吗?怎么我女儿还不醒?”

  “请您放心,患者毕竟伤的是大脑,醒来还需要时间。”

  我妈急了,她那个暴脾气,说不定就搞出什么医疗事故来了,我赶紧睁开眼睛,虚弱地喊:“妈!”

  “清清,你醒了?”

  妈妈惊喜不已,红着眼圈盯着我,似乎一时不知所措。

  我也红了眼圈,就等着她给我来一个爱的抱抱后好号啕大哭一场,结果她小心翼翼地瞧了我半晌,就是不动。

  “那个……清清,有个事儿妈妈告诉你一下,你别生气哦,你摔伤在医院躺着的这一个月,许晋本来是要来看你的,可他在新加坡有个紧急临时会议,他就过去了,你–”

  “妈,”我打断她,然后微笑着告诉她,“我决定了,要跟许晋分手。”

  “什么?”我妈一脸震惊,“合同不要了?钱你也不挣了?”

  我坚定地摇头:“统统不要了。但是妈,你告诉我许晋不来看我这事,真的确定不是在挑拨离间,为了让我悔婚吗?”

  “胡说,我是这样的妈吗?”她哼了一声,“话又说回来,我当初就跟你说了商业联姻要不得,你就非要折腾,搞得跟个古代皇帝一样,为了事业,连自己都能搭进去……”

  她嘀嘀咕咕,看这个架势,简直不打算停,我唯恐她继续念下去,捂着脑袋装头疼:“哎哟哎哟,我头疼,妈你快,你赶紧先出去,快出去叫医生!”

  我妈吓了一跳,连忙扭头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喊:“主治医生呢?快让那个长得特别帅的主治医生来给我女儿看看,她脑子不好了,得治!”

  这确定是我亲妈吗?

  我咧嘴想笑,却不知为何,眼睛发涩,再也忍不住号啕大哭。

  泪水充满了整个眼眶,眼泪汪汪时,我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他似乎是被哭成狗的我吓蒙了,好半天才对我开口:“原来在这里,你是叫莫清清啊?”

  这个声音低醇悦耳,熟悉得让我不敢相信。

  仿佛有二月的青梅花香扫过鼻稍,眼眶的水汽凝结成泪无声滑落,我怔怔地看着那张脸。

  沈云初的眉毛,沈云初的眼睛,沈云初的鼻子,还有沈云初总是噙着宠溺笑意的嘴巴。

  他浅浅一笑,递给我两片药还有一杯白开水:“已经没有大碍了,来,吃点儿药冷静一下。”

  我死死地盯着他,任他喂我吃药,温热的白开水滑在喉咙,药片却怎么也吞不下去,唯有眼泪断了线一样往下掉。

  头顶传来一声叹息,沈云初无奈道:“药都吃了,人怎么还不清醒呢?我都能接受穿越了,你还不能接受我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吗?”

  “噗!”

  哽在喉咙的开水终于被我一口喷了出来,好巧,就喷在面前这浑蛋的脸上!

  他满脸开水和碎药粉,一脸茫然。

  我指着他,悲愤欲绝:“沈云初你这个浑蛋,在古代让我吃药,回到现代还让我吃–等一下,你个古代人到底认不认识现代药,你给我吃的啥玩意儿啊?!”

  我忍不住要喊救命,却不想他倾身而下,凑到我面前,瞬间将我所有的暴躁都给浇灭了。

  我瞪着他,浑身发热发红,结结巴巴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幸好,我继承了这个医生的所有记忆,所以你放心,我给你吃的,绝对是治脑子的药。”

  他抵着我的额头,唇边含笑,一个吻落在我的嘴角:“莫清清,我喜欢你。”

  “你流氓!”

  “嗯?”

  “我也喜欢你。”

  文/王木木 图/ffyy3232

赞 (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