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梦上身

  是世道变了吗?为什么现在的妖都不想修炼成仙,反而一心想成魔?

  某妖抹泪:“因为想升仙,必须得考外语!”

  【一】史诗级神经病

  罗艺遇到了一个史诗级的神经病。

  这个神经病长得很养眼,看着也挺正常,要是走在大街上,说不定还能惹来一群女粉丝。

  可惜,他声称自己是修炼了一千多年的梦妖,最近打算到魔界去应聘,但去魔界得先成魔,成魔又需要吸满一个人的恶念。他初来人间,一眼就相中了罗艺。

  此刻罗艺正使出吃奶的力气牢牢抵住大门,门外的梦妖一脸可怜兮兮:“在我最虚弱的时候,是你给我吸收了第一口恶念,我非你不可!嘤嘤嘤!不要拒绝人家啦!”

  “少年,我有必要提醒你,建国后不许成精!你再不走,我报警了!”

  “是真的,你忘记昨天晚上林氏企业的慈善晚宴了?当时你就站在对面酒店的窗户旁看着,目光狠毒,气得瑟瑟发抖。在几百年前帝王的后宫,你肯定取代吕后!”

  罗艺一愣,林氏企业,林夕?

  一提到这个,罗艺果然忍不住怨气十足。

  几个月之前,家里的长辈安排她跟林夕相亲,本来是商业联姻,两个人应该很排斥,但见了面,居然很聊得来。

  罗艺想,那次相亲如果没有发生中途那个意外的话,昨晚慈善宴站在林夕旁边的女人,肯定就是自己!

  那天相亲到一半,罗艺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就发现林夕被簇拥着,抱着一个身穿服务员衣服的女孩往外跑。见到她,他很绅士地道歉:“对不起,这个女孩刚刚突然晕倒了,我先帮忙送她去医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狗血剧里的灰姑娘总有各种手段拿下她们看中的王子!

  ……

  “想起来了吧罗版吕后?”梦妖小心翼翼地问。

  “就算你昨晚看到我了,也只能证明你很有做狗仔的潜质。”罗艺回过神来恶劣地说,“你不是妖吗?有本事自己想办法进来啊!”

  “我平时就是个普通人,只有在人的梦里才会很厉害。可现在是白天,没有人睡觉……哎,吕后你别–”

  梦妖话未说完,罗艺已经“哐”的一声摔上了门。

  【二】打倒灰姑娘

  晚饭后的时光尤其过得快,罗艺啃了个苹果,看完两集《我的奇妙男友》,床头闹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半夜十二点。

  她伸了个懒腰,睡进被窝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之前,想起下午在门外声称自己是“梦妖”的男人,忍不住嗤笑一声:“有病!”

  “你们现代人怎么都这么能熬夜?”

  一张熟悉的脸猛地出现在罗艺眼前,吓得她一蹦三尺高:“神经病?”

  “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神经病一脸惊喜,“难道我已经很出名了吗?你怎么知道我姓申,名靳秉?”

  罗艺目瞪口呆,连连后退。周围的环境十分陌生,她怕得不行,结结巴巴地说:“你怎么把我绑架出来的?你想要多少钱?”

  “我没绑架你啊!”申靳秉一脸无辜,“我现在在你的梦里,我是梦妖啊。”

  罗艺揪着自己的衣襟,一脸防备:“怎么证明?”

  他想了想,伸手一挥,罗艺的面前突然裂开一道巨大的沟壑,下一刻背后被狠狠地一推–

  “啊!”

  罗艺惨叫着,猛然惊醒,失重的感觉仿佛还在眼前,让她大汗淋漓。

  “吕后,现在你相信我了吗?”梦妖从虚空里突然冒出来,一脸兴奋,“只要你给我恶念,我可以帮你实现任何愿望哦,譬如打倒灰姑娘,夺回林夕!”

  打倒灰姑娘?这个诱惑简直太大!

  罗艺立刻抬起头:“成交!”

  一提到林夕的灰姑娘,罗艺就恨不得给她来个连环十八踢再加一个过肩摔,她堂堂罗氏集团的千金,一个白富美,居然被一个灰姑娘挖了墙角,简直是耻辱!

  “这个邪恶的念头很好,保持住!”申靳秉一脸享受地伸了个懒腰。

  罗艺睨着坐着她的沙发,抱着她的平板的梦妖:“你可不是《我的奇妙男友》里面的薛妖怪,首先你除了在梦里,平时一点儿也不厉害,其次我不负责养妖怪和帮妖怪报仇!”

  “我知道我知道!”梦妖冲她卖萌,“我负责帮你报仇,等我成魔后去了魔界,我会给你寄钱报恩的!”

  罗艺:“呵呵,那你在我家看了两天电视剧,到底什么时候帮我去解决灰姑娘?”

  梦妖说:“是这样的,昨晚我入了林夕的梦,发现他们今晚在中心喷泉约会。所以,拆散林夕和灰姑娘计划的第一步,今晚可以实施!”

  【三】成仙还得考外语

  当晚,申靳秉和罗艺鬼鬼祟祟地溜到中心喷泉附近。申靳秉坚持躲在灌木丛里,拒绝进入温暖的咖啡屋,理由是要相信老一辈人的经验!

  等待的时间很无聊,罗艺闲着没事,问他:“你们这些妖怪修炼不都是想成仙吗,怎么你想去魔界呢?难道这个世道已经变了?”

  申靳秉轻咳一声,有些尴尬道:“我也想成仙来着,可仙界录取考试题目太难了,我考了一百次不中,内心很绝望。”

  “你们成仙不是只要被雷劈一劈就行了吗?怎么还要考试?”

  “我们要考中级仙界考试与高级仙界考试,考完这些才有资格度雷劫不算,”梦妖悲愤欲绝,“最可耻的是,因为天帝跟梵境佛祖关系好,搞得我们还得考一门外语!”

  罗艺感同身受:“我懂你,但是神经病,林夕他们怎么还没来?”

  梦妖抻着脖子看了看喷泉广场上的人群,安慰罗艺:“再等等,你们现代人矫情,约个会准备工作很麻烦的。”

  “哦。”

  罗艺搓了搓手,三月开春,这天到了晚上还是挺冷的,梦妖看见了,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给罗艺披上。

  罗艺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你不冷啊?”

  梦妖是个实诚的妖怪,说:“不冷呀,我又不像你们人类这么没用。”

  罗艺还没来得及发飙, 梦妖忽然一指前方:“看,林夕来了!”

  罗艺赶紧丢下外套:“哪里哪里?”

  前方中心喷泉正喷出一连串水柱,在灯光下显得晶莹剔透,五彩斑斓,而林夕穿着白色毛衣配灰色裤子,干净清爽地站在那里,怀里还抱着一束满天星,笑得十分温暖。

  “按计划行事,我去搭讪林夕,你去拦住灰姑娘!”罗艺斗志昂扬。

  梦妖开心得直点头:“嗯嗯嗯,好的,你保持内心的邪恶念头啊!我觉得我现在充满了力量!”

  罗艺瞪了他一眼,这个笨蛋梦妖,就不能别说得这么直白吗!

  她装作不经意地路过林夕身边,然后故作惊讶喊:“林夕,你怎么在这里?”

  “罗小姐?”林夕一愣,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真巧啊!”

  “是啊,自从上次相亲之后,你就一直在忙。”罗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还指着他手里的花笑着打趣,“林先生是知道今天会偶遇我,所以连花都准备好了吗?”

  “哦……哈哈,罗小姐喜欢的话,就送给罗小姐好了。”

  林夕干笑着,将手里的满天星递了过去,罗艺笑得大方得体,伸手去接,指尖还没碰到花束,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尖叫:“啊!”

  “小诗!”林夕立刻将花往罗艺身上一丢,转身就往灰姑娘的方向跑过去。

  他丢花的力道太大,罗艺完全没防备,一下子被花砸中了脸,满天星摔在地上,撒了满地雪白。

  “吕后!吕后你没事儿吧?”梦妖不知何时过来了,“对不起啊,我不知道那个灰姑娘是练过的,大意轻敌了。”

  罗艺瞪着林夕跑走的方向,她的脸火辣辣的疼,可心中的气愤与不甘燃烧得她更难受。

  梦妖看着她这样,也有点儿不是滋味。他小心地摸了摸她的脸:“你没受伤吧?”

  虽然知道梦妖不是什么好东西,可被人关心,罗艺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硬是忍住泪水倔强地说:“我没事,今天算灰姑娘走运!”

  【四】你上面下面

  首战失败,罗艺一气之下多吃了好几顿。

  三天后,她指着自己的小肚子问梦妖:“你为什么不拦着我?我要是长胖了怎么跟灰姑娘比美?”

  梦妖很诚实:“你不胖也没有灰姑娘漂亮。”

  他这么一说,罗艺的内心燃烧起熊熊怒火:“啊啊啊!该死的灰姑娘!我要把她揍成猪头!”

  梦妖舒服地伸展四肢,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似的,喊:“让恶念来得更猛烈些吧!”

  罗艺睨着梦妖,威胁道:“想让我接下来表达对林夕的爱意吗?”

  梦妖哆嗦了一下:“千万别,我是靠恶念活的,爱意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

  罗艺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因为上次灰姑娘被梦妖吓坏了,这段时间林夕陪在她身边寸步不离,害得罗艺根本没有插足的机会。

  罗艺因为这事儿烦得要命,偏偏梦妖这家伙不识相,为了吸收恶念,总是故意提灰姑娘。

  出于报复心理,罗艺辞退了请来的阿姨,逼着梦妖学习扫地、做饭、倒垃圾。

  “你帮我斗灰姑娘,我给你提供恶念,咱俩扯平了。但你住在我家,就得交房租。”罗艺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吃橘子,扬扬得意地说,“你不是也看了《我的奇妙男友》吗,既然没有人家那样有钱,就要劳动致富,懂不懂?”

  不远处的梦妖系着粉红色的围裙,表情憋屈,偏偏长得又好,有种弱受的即视感,看得罗艺心痒痒的,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

  仿佛没看到申靳秉漆黑的脸,她又坏笑着问:“你在上面还是下面?”

  “……”

  于是当天晚上,罗艺做了一个梦,梦里春宵帐暖,活色生香,而申靳秉对她动手动脚。

  他指着自己的八块腹肌,愤怒道:“看到了吗?我是个直男!直男!”

  罗艺被他压着,衣衫凌乱,全身火辣辣的。她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顺溜了:“神……神经病!你等我醒了,你再试试看!”

  【五】我怕你削我

  结果第二天一早,梦妖就溜得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了。

  客厅被收拾得整整齐齐,厨房里还温着热气腾腾的粥,旁边贴了一张便利贴,写着:吕后,我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求原谅!

  哼,算这妖怪识相!

  罗艺去厨房找菜刀削梦妖的行动就变成了揭开炖锅盖子,红豆粥的香味扑面而来。

  罗艺心中莫名觉得暖暖的,被申靳秉侵入梦里的怒意早就烟消云散。她舀了一碗粥,愉快地坐下来打算开吃,手机却响了。

  “喂,罗小姐您好,这里是林氏企业秘书部。今晚我公司将举行盛大酒会,诚邀您的光临。邀请函已经寄到了您的家里,请您携带邀请函前往××酒店。”

  手机一挂,罗艺一拍桌子:“神经病,出来!”

  窗外传来梦妖弱弱的声音:“我不敢,我怕你拿刀削我。”

  “不削你。”罗艺笑得阴森森的,“咱们今晚去削灰姑娘。”

  罗艺拖着申靳秉血拼,买了一大堆化妆品、衣服、鞋子和包包,甚至还换了个发型。申靳秉觉得自己还没成魔,就快要归西了。因为罗艺自己买就算了,她还让他也买,选了至少有二十套衣服,让他一套一套地试下去,试到后来,他唯有庆幸自己没有想不开修炼成人。

  帮忙挑衣服的几个服务员都围了过来,梦妖每试一套衣服出来,她们就忍不住花痴,发出小小的惊呼声。

  罗艺其实也很惊讶,梦妖简直就是天生的衣架子,无论哪一件穿在他身上,都帅出了境界。

  “我还要试吗?”忍无可忍的梦妖猛地凑到她面前来。

  罗艺受到惊吓,一抬头,四目相对。他的睫毛很长,眼睛很美,这样看着她时,她的心里居然忍不住小鹿乱撞!

  脸上一热,罗艺慌忙推开他,在他疑惑的目光注视下,她连眼睛都不敢抬起来看他,只能尴尬地挥挥手:“就这件吧,就这件!”

  梦妖咧嘴笑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罗艺害羞的样子……嗯,很可爱。

  【六】现在怎么办

  林氏企业举行酒会,来的自然都是上流社会的各大名流。因为罗艺父母都在出差,所以她代表罗氏集团独自来参加酒会。

  “神经病,今晚我一定要拿下林夕,还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和他共舞,你给我拦好了灰姑娘,再让她逃脱……”她冷冷地看了申靳秉一眼,“你就切腹自尽吧!”

  梦妖虎躯一震:“保证完成任务!”

  罗艺点点头,向他伸手:“邀请函拿来。”

  “邀请函?”梦妖一脸茫然,“什么玩意儿?”

  “就是进入酒会场地的邀请函啊!”

  梦妖眨了眨眼睛,看着她的手:“那个……我们可能忘记带邀请函了。”

  “……”

  片刻之后,罗艺跟梦妖看了看门口的六位保镖,大眼瞪小眼。

  “对不起,这位小姐,不管您是不是罗氏的千金,没有邀请函,我们真的不能让您进去。”

  该死的,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固执的保镖,罗伊只恨不能刷脸!

  “进不了酒会,我穿成这样给谁看?冷风吗?”

  罗艺愤愤地跺脚,结果鞋跟太高,差点儿摔倒。梦妖伸手扶住了她,属于男人坚实的胳膊牢牢圈着她。罗艺脸一红,赶紧挣扎着站直了。

  她穿的是一件很单薄的礼服长裙,整个后背和两条胳膊都露在外面,所以浑身冰凉。

  这个情况下,她的怨气值会更高,恶念会更重,对梦妖也更有益,然而他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下意识脱下外套给她披上。

  “现在怎么办?”罗艺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表情像一只受伤的兔子。

  梦妖怀疑罗艺会什么迷惑妖的法术,因为他看着她这个模样,居然心中一软,不怕死地说:“我来引开保镖,你混进去!”

  “你除了在梦里,不是和普通人差不多吗?”罗艺有些担心,“一挑六,万一出事儿了怎么办?”

  梦妖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罗艺居然会担心他?

  他红着脸,腼腆地笑了:“我虽然没别的本事,但胜在不是人,总比他们能打,你放心吧!”

  梦妖说完就冲了过去,一个锁肩加扣住,往前一摔,一个过肩摔一气呵成,吓得所有人尖叫起来。他打完一个就跑,其他几个保镖赶紧追了上去。

  罗艺目瞪口呆地看着,原来梦妖这么能打,那他平时对她……真是太忍让了!

  “还不快进去!”

  刚刚才引开保镖的梦妖不知何时回来了,飞快地推了她一把,罗艺恍然大悟,赶紧跟他一起溜了进去。

  【七】偶像剧男主角

  酒会内场并未发现门外的变故,名媛淑女和豪门绅士都在灯光下优雅地闲谈。

  罗艺一眼就看到了林夕,他正和一位中年男士在交谈,灰姑娘乖巧地在不远处看着他,眼神爱慕。

  她冷哼一声,示意梦妖:“交给你了!”

  梦妖端起一杯红酒就过去了,罗艺余光瞥见他风度翩翩地去搭讪灰姑娘,那举止,那微笑,莫名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罗艺愤愤地想:哼,这妖孽肯定是觉得灰姑娘比她漂亮,他都没这么跟她笑过!

  林夕看到罗艺时,微微被她惊艳到,然后绅士地一笑:“罗小姐,感谢前来参加酒会。”

  罗艺也冲他微笑:“林先生客气了。”

  恰好音乐声响起,场中的男女都开始随着节拍跳起优雅的华尔兹。林夕下意识地用目光搜寻灰姑娘。

  “林先生,不邀请我跳一支舞吗?”罗艺主动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林夕勉强笑了笑:“怎么会?很荣幸能和罗小姐共舞。”

  可他的目光还在不断寻找灰姑娘,罗艺默默地给梦妖点了个赞,干得漂亮!

  舞跳了一半,有人急匆匆地过来,小声对林夕说:“不好了林先生,小诗姑娘晕倒在洗手间了。”

  “什么?”林夕脸色一变,赶紧放开罗艺,“对不起罗小姐,我先离开一会儿!”

  “林夕别–”

  罗艺想拉住他,可惜鞋跟太高,裙子又太长,她一慌,鞋子踩在裙摆上,整个人被绊倒在地上。

  “这不是罗氏的千金吗?”

  “好狼狈呀……”

  所有人都围了过来,窃窃私语。

  罗艺满怀期待地去看林夕,希望他能过来,哪怕是拉她一把,也好让她不至于如此丢人。

  然而林夕只是犹豫了一下,脚步没停,急匆匆地走了。

  屈辱的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她躺在那里任由别人指指点点,险些咬破自己的嘴唇。

  “摔倒了,不知道自己起来吗?”

  头顶响起一道带着怒气的声音,她怔怔地抬头。

  梦妖面色冷峻地俯视着她,表情不善,众目睽睽之下,他俯身把她抱了起来。

  罗艺怔怔地环着梦妖的脖子,任他像偶像剧的男主角那样将她抱着,忍不住的脸红心跳。

  这一刻,她觉得他不是妖,而是从天而降的天神,拯救她的天神!

  当然,前提是破门而入的那六个保镖没有指着他们尖叫:“快!抓住他们!”

  “……”

  室内到处都是人,梦妖很难逃脱,更何况他还抱着罗艺。

  眼见保镖快要穿过人群跑过来,罗艺吓蒙了:“完了完了,这里都是记者,要是被保镖抓住,明天我肯定上头条,这一辈子的名声就毁了!”

  梦妖闻言顿了顿。

  罗艺抬头时,惊讶地发现他的瞳孔竟然变成了金色,一层一层犹如波浪般的纹路自他的眼底扩散开来,所到之处,所有人都目光涣散……

  罗艺惊呆了。

  【八】你对我有邪念哟

  直到冰冷的夜风迎面吹来,罗艺才回过神来,下一刻梦妖手一软,跟她双双跌坐在地。

  “你怎么了?”

  罗艺也顾不得屁股摔疼了,赶紧扶住虚弱得快要晕倒的梦妖:“神经病,发生了什么,你没事吧?”

  “我刚刚施法让所有人都犯了会儿迷糊,法力耗费太多,有些虚弱,毕竟你提供给我的恶念也不是那么强大……”

  罗艺抓住梦妖的胳膊,想扶他起来:“先回家,不然等会儿里面的人追出来,我还是得上头条!”

  梦妖按住她:“你刚刚崴了脚怎么走?所以说你们现代的女人怎么就这么作呢!”

  “喂!你自己弱爆了,还怪我作?”

  罗艺气坏了,挥拳要揍梦妖,拳头举在半空时又想起他现在很虚弱,可想收回力道已经来不及,一念之间,她整个人栽进他的怀里,将他压在地上。

  身体紧贴着身体的触感太清晰,罗艺猛然想起昨晚的春梦,忍不住心猿意马,脸庞一烫。

  “那个……吕后,”身下的梦妖眨了眨眼睛,“我感受到了。”

  罗艺很尴尬,红着脸小声问:“你感受到了什么?”

  梦妖咧嘴笑了:“你对我有邪恶的念头!”

  “滚!”

  罗艺恼羞成怒,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就想跑,却被身后的梦妖一把拉住胳膊,飞快地打横抱起来!

  “你干吗?”罗艺惊呼,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你……你不是很虚弱吗?”

  “我已经没事了。”梦妖抱着她往前走,笑得无比开怀,“你刚刚那个邪恶的念头很强大,继续保持!”

  罗艺哀号一声,将脸埋进他怀里,想死的心都有了。

  【九】我家养妖怪

  申靳秉发现,自从上次酒会之后,自己能吸收到的恶念就越来越少了。

  罗艺最近也很不对劲儿,她一看到他,就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还耳根泛红,就连脾气也变得好多了。这令梦妖很慌张。

  “吕后,你怎么变善良了?”他努力想提起她一点儿恶念,提醒道,“灰姑娘抢走了你的王子林夕,你不想报复她吗?”

  罗艺脸一红,轻咳一声:“我……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

  于是梦妖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他不死心地问:“你堂堂罗氏千金,被一个灰姑娘抢走了王子,而且你家王子两度为了她弃你不顾,你真的一点儿也不介意了?”

  罗艺顿了顿,睨着他:“你就那么希望我介意?你就那么希望我变得邪恶?”

  梦妖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希望啊!”只有她的恶念才能让他成魔,所以他当然希望了。

  没想到罗艺听完就变了脸色,她冷冷地瞪着他,半晌,自嘲地笑了一声:“我真是傻,怎么会觉得你对我……你放心吧,神经病,人妖殊途,我会好好地继续去追求林夕的,不会阻碍你的成魔之路!”

  她冷着脸,转身就走。

  梦妖愣愣地看着罗艺摔门而去,总觉得心里某一处空荡荡的,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可他只是单纯地需要那么点儿恶念啊!

  罗艺气愤地冲出门,妖果然就是妖,骨子里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明只是利用她而已,干吗非要撩她?搞得别人春心荡漾,他却一心只想成魔!

  “浑蛋!”

  罗艺一脚踢在路边的垃圾箱上,结果这一踢不要紧,居一个人然从垃圾箱里蹿了出来!

  她吓蒙了。

  “站住!”不远处两个警察追了过来。

  垃圾哥慌得一把拉过罗艺,“唰”地亮出锋利的小刀:“别过来,你们谁敢过来,我就杀了她!”

  罗艺顿时觉得自己今天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刚刚被一只妖怪伤害了感情,现在就被垃圾哥挟持了小命!

  警察果然不敢再轻举妄动,垃圾哥挟持着罗艺慢慢后退,渐渐脱离警察的视线。

  “嘿嘿,妹子,挺漂亮嘛!”

  垃圾哥居然还是个流氓,人质在手,他有恃无恐,开始占罗艺的便宜。

  “你……你那只手敢碰我一下试试,我告诉你,我家养妖,你不怕死你就碰!”罗艺脸都白了。

  垃圾哥无耻地说:“哟,你养妖,我还养齐天大圣呢!”说完就伸手去摸罗艺的脸。

  罗艺扯着嗓子尖叫:“神经病!”

  【十】来自夸赞的伤害

  片刻死寂。

  期待中的英雄并没有出现,垃圾哥的手如愿以偿地摸上了罗艺的脸,她震惊地看着围观群众之中那个熟悉的身影。

  申靳秉确实来了,可他皱眉看着,却没有出手救她。

  他居然只围观不动手?

  罗艺的内心燃烧起熊熊的怒火,这怒火太强势,连恐惧都被它吞噬。她张开嘴,狠狠地咬在垃圾哥的手掌上。

  “啊!”

  垃圾哥惨叫一声,一瞬间梦妖冲上来,一拳揍趴了垃圾哥,警察迅速上来制服了垃圾哥。

  “吕后,你没事儿吧?”

  梦妖紧张地去扶罗艺,却被她一把甩开:“要你管?”

  “不是的吕后,刚刚他拿着刀,我贸然上前他会伤害你的。”梦妖弱弱地解释。

  罗艺心中一动,可想起他之前说的话,忍不住哼了一声:“你只管要你的恶念好了,我的死活关你什么事儿?”

  她转身就走,申靳秉在她身后默默地看着,表情落寞。

  罗艺彻底不理申靳秉了。

  他故意在她面前扫地,她装作没看见;

  他给她煮了红豆粥,她却宁愿叫外卖。

  申靳秉感受到了比吸收不到恶念更大的恐慌。

  那日挟持罗艺的垃圾哥,原来是警察一直抓捕的强奸犯,因为梦妖那一拳,强奸犯被抓捕归案,再加上梦妖长得帅,一时之间他的八卦消息被炒得沸沸扬扬。本市女性甚至自发成立“申靳秉粉丝后援会”。

  申靳秉,一个一心想成魔的妖,成了英雄,成了好人,夸赞和仰慕铺天盖地而来。若是他还在修仙,这些东西绝对对他有益无害。

  可惜,他想成魔。

  梦妖变得很虚弱,罗艺提供给他的恶念本就不足,现在再加上这些赞美的伤害,不过区区两天,他已经消瘦得不成样子!

  罗艺本来还在跟他怄气,等发现他整个人都瘦得皮包骨时,她慌了:“申靳秉,你怎么了?”

  梦妖浑身的皮肤呈现不自然的苍白,就像病重的患者。他咳嗽着:“美好的东西对我而言是一种伤害,我现在很难受。”

  可是……他并不希望罗艺再对林夕他们有恶念……

  “申靳秉……”罗艺的眼圈都红了。

  梦妖勉强一笑:“没事儿,或许要不了多久人们就会忘了我,只要他们不再夸赞我……”

  “你……你好好休息。”

  她吸了吸鼻子,替他盖好被子。他疲惫地点点头,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罗艺转身出来,门一关,她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想自己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桃花开得最烂的姑娘,第一个男人不爱她,第二个男妖,她根本不能爱!

  “本市报道,林氏企业总裁林夕将于明日举行订婚宴,据悉,林总裁的未婚妻并非罗氏集团千金,而是名不见经传的……”

  后面的话罗艺已经听不见了,她瞪着电视机里的两个人,林夕笑得温暖,灰姑娘笑得羞涩。

  他们这么幸福,她却在蹲在这里哭得这么难过,而申靳秉甚至可能就这样睡下去,再也醒不过来……

  “凭什么?”饱含怨气的一句问话,很轻,却让人不寒而栗。

  房间里昏迷中的梦妖,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修长的手指无声地动了动。

  【十一】其实我喜欢你

  林氏企业总裁的未婚妻被绑架了。

  林夕白着脸瞪着A4纸上打印的那句话:若你真爱小诗,就一个人来救她!

  而另一边,破旧的仓库里,小诗瑟瑟发抖地被绑在椅子上,哭得梨花带雨。

  罗艺冷冷地瞪她:“哭什么哭,这不还没到时候吗,等过了约定的时间林夕不来救你,你再哭也来得及。”

  然而她话音未落,仓库外已经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林夕急促的喊声:“小诗!”

  “林夕你别–”

  灰姑娘的提醒还没说完,林夕已经一脚踩中陷阱,被从天而降的铁笼子罩了个严实。

  “你能来,我还挺意外的。”罗艺看了看林夕,有些难过,“看来你是真的喜欢灰姑娘。”

  林夕惊讶地看着她:“罗小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没有为什么,就是你不喜欢我,我因爱生恨,要报复你。”罗艺拍了拍手,“狗血剧不都这么演吗,两个只能活一个。你们选吧,我个人趋向弄死灰姑娘,毕竟我更讨厌她!”

  林夕脸都白了:“罗小姐–”

  “选我吧。”灰姑娘微弱的声音响起,居然压过了林夕的声音。

  罗艺怔住了:“你肯为了他死?你……你不是图他的钱才喜欢他的?”

  “不是的,罗小姐。”灰姑娘哽咽着,“我是真的喜欢林夕!”

  灰姑娘竟然……是真的喜欢林夕?

  罗艺仿佛一瞬间失了力气一样。她怔怔地坐在那里,半晌,忍不住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对不起,申靳秉,我救不了你了……呜呜呜……我还是没能有邪恶的念头……呜呜呜……”

  她哭得那么难过,所以被人抱在怀里时,她吓得一哆嗦。

  “小艺,是我错了,你不是吕后,你是个善良的好姑娘,是我不该逼你心生恶念。”

  梦妖紧紧地抱着她,“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都是我对不起你。”罗艺哭着问他,“可你看起来快要死了,我该怎么办?”

  “我没事的,小艺,放心好了。”

  梦妖扶她起来,又过去放了林夕和灰姑娘。

  林夕一出来就将小诗拉到了身后,他满脸愤怒地指着罗艺:“我来之前已经报警了。罗小姐,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和解!”

  果然,仓库外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警笛声。

  罗艺惨白着脸站在那里,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梦妖轻轻地将她揽在怀里,唇瓣擦过她的脸颊落在耳畔。他说:“罗艺,其实我喜欢你。”

  她猛地一僵,下一刻,便见虚空里泛出了金色的波浪。

  不同于上次,这一次整个空间都在动荡、扭曲,而林夕,小诗,包括刚刚踏进门的警察,统统瘫倒在地,继而一个接着一个地消失在原地……

  “我是梦妖,我最厉害的本事不是出入别人的梦境,也不是让所有人都犯糊涂,而是能让现实中发生的一切,都在梦中被篡改,被遗忘,直至回归到从未开始的那一刻……”

  只是,这会消耗掉他所有的修为和法力。

  “申靳秉……”

  罗艺喃喃着,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子,他那么透明,就好像真的是一场梦,随时会消失。

  “我可能……要死了。”他冲她笑,表情很无奈,“对不起,即使不能成仙,我也不该堕魔,还差点儿害了你。”

  罗艺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掉了下来。她连碰都不敢碰他一下,唯恐他就这样消失了。

  “申靳秉,你不要死好不好?我也喜欢你,我也喜欢你!”

  她哭得手足无措,就像一个孩子那样无助。

  “再见了……小艺……”

  梦妖喃喃着,身体渐渐消失在空气之中。

  【十二】为你修炼成人

  罗艺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空荡荡的家里安安静静,再也没有扫地的人,煮好的红豆粥,以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机的身影。

  “神经病……”她喃喃着,滚烫的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滑落。

  “小艺,你喊我?”

  身后传来轻轻的一声,罗艺猛地一颤。她不敢回头,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他……他已经消失了,怎么会喊她?

  “小艺,是我……”

  一只手拉着她将她转过来,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

  罗艺猛地捂住了嘴巴,不知悲喜,唯有眼泪不断地往下掉。

  申靳秉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慌张地替她擦眼泪:“哭什么,我这不好好地站这里吗?”

  “你……你怎么没死?”

  她想开心地笑,眼泪却掉得更多了。

  梦妖伸手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人鱼公主在变成泡沫之前找到真爱,就能变成人。我比她幸运得多。”

  在彻底消失之前,他找到了他的真爱,所以在最后一刻他决定为她修炼成人。

  文/王木木 图/莎蔓萝

赞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