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神大比拼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朵爷声明:本期,“抠神”是一个褒义词,我们意在弘扬勤俭持家不肆意浪费的中华美德……无论是谁得到了这个称号,都值得被每一个人赞许!所以请大家不要误会!

  毕竟……如果不这样声明,也没有人愿意来参加本期的互动……

  (好了,我的声明到此结束。)

  叉妹:自从我七块九包邮的打底裤传言流传于编辑部之后,好几个新来的妹子天天在我背后偷偷摸摸地说:“她就是那个七块九……”把话说完!什么七块九?认都认出来了……请给我捐钱好吗!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又收到了仙女锅的消息:我退出这场比赛!我实在不知道在你和丐胖中间选谁!不行,这次是我(和丐小亥)的主场,谁都不能抵赖!

  (朵爷:快让读者们来投票吧!)

  丐小亥(《花火影像》编辑):这都是我的传家宝

  说真的,虽然我富裕,一不开心就半夜穿起裤子一个人去吃夜宵(有点心酸)……但这些年来,我最喜欢穿的一双鞋只花了四十五块。

  那是在长沙最潮的街区淘到的,之前同事穿了一双,我觉得这鞋子真好看,只有我才能配得上。买到之后的那个夏天,我每天都穿着它上下班,觉得自己就像个微服出巡的王子。

  怎么说呢,这样不羁的我总是容易遭人嫉妒。小锅和朵爷三番五次问我:你能不能换双鞋?呵呵,我不能!只要我一脱下,她们俩第二天就会换上同款的女士鞋来炫耀。这点小心机我未必察觉不到?!

  那个夏天,我最闪耀!

  而且,这双鞋陪伴了我好几年。某年回家我也穿着它,第二天早晨起来,我妈丢了一双新鞋给我,说:不要再穿那双乞丐鞋了,尽在家丢我的老脸。

  唉,连我妈都要嫉妒我,这个世界真的变了。

  也就是在那个夏天,我还买了一双军绿色的短裤,我超爱它。直到有一天走在路上,朵爷鬼鬼祟祟地跟我说:王子……你屁股上有个洞……

  我很伤心,不是因为朵爷身为女生看我的屁股不害臊而难过,而是我最爱的裤子它就要离开我了……但在前不久整理衣服时,我发现这条裤子还在衣柜里。嗯,留给子女吧,他们应该依稀可以看到父亲当年的风采……

  小锅(《飞言情》编辑):年会养活朵爷……

  我想了又想,在丐胖穿了八年的兔毛皮衣和叉妹七块九包邮的棉裤袜中,艰难地把这一票投给了我的好闺蜜、魅丽的好同事、雨花区人民的小骄傲–朵爷。

  前几天,她开心地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张在家吃火锅的照片。

  除了一盆又一盆的蔬菜之外,突然觉得煮火锅的那口锅有点眼熟。

  咦,这不是八年前,公司在年会上发给“优秀员工”的那个电火锅吗?我当时也有一个,被我在会后以一百块的高价转手卖给了另一个同事。

  她居然还在用!

  真是……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不投她就不是XX人啊!

  我有个不成熟的小猜想,隔年的年会发的那条毛毯她肯定还在盖。(赌一块钱)

  对了,你们给她送微博会员了吗?我刚去看了一眼,她的小皇冠还是灰色的。

  你们就给过气的网红编辑一点安慰吧!

  朵爷(《花火》编辑):就算是仙女也是可以角逐抠神的

  我觉得小锅这次有点太大意了……

  我知道,你们对小锅的认识,基于她每天化着浓妆穿着高级淘宝定制……就觉得她是一个挥霍的有钱人!

  其实不是!

  之前我们一直在同居(……),因为穷,我们经常在超市大减价的时候去买东西。比如说,我们买卫生纸(一大袋卷装那种)的时候,我一般是看到大红色的“降价”二字就扑上去,而小锅则会冷静地拉开我,然后在整个卖纸的区域巡视三圈,筛选出看上去品牌和价钱最相当的几类产品,然后一边仔细端详着产品上面的详细说明,一边嘴里碎碎念着,再以最快的速度得出一个公式–

  (强烈备注:这个公式大家可以背一背。)

  好啦,它是–

  (卫生纸卷数*卫生纸层数*卫生纸规格面积)/定价=性价比

  性价比值高的就买!低的就扔到货架上!还要发脾气“这么贵,怎么不去抢”……

  天哪,你们懂吗,曾经的小锅是一个曾在数学领域连个位数相加都要借人手指头的蠢妹儿。而此时的她,让我这个心算小神童(小锅:谁给你编的外号?)自愧不如!她是行走的计算器!新时代的神算子!卫生纸的代言人!

  公式都送给你们了,你们还不给她投一票?

  如果你们还在犹豫,那我再告诉你们,有一年冬天,我和小锅穷得连买一床被子的钱都没有了。她,艺高人胆大的她,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几天之后,我们就收到了一个富有的作者寄来的冬被……啊!感谢那个作者!温暖了我们一个(八个)冬季!

  小锅!不要谦虚了,抠仙儿……就是你!

  张美丽(《花火》编辑):我投薅羊毛高手一票

  为什么要来喊我参加这个话题?我一点都不抠好吗!我可是魅丽摩的小飞侠,明明一块四毛钱公交、不花钱走过一个十字路口就可以到公司,我却偏偏要花上六块钱(是六块钱啊同志们!)打摩的过来!为了什么?大冬天的穿毛呢长裙跟个仙女似的,把头发梳输得一丝不苟做作地坐在摩的上受尽冷风吹,又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显摆我大方!我有钱!我不抠!(并不是!因为要迟到了!)

  但我知道,有一个人,她抠得出血!

  那天我斥九十九块巨资抢了一块羊毛薅子,虽然觉得组里的大家买不起,但想着同事情分(呸!)依然分享了链接给他们。第二天淘宝客服告诉我说,有人点进了分享链接。什么,居然有人买得起?我赶紧点进那个人的淘宝主页想看看是谁,然后就看到了马云爸爸给她主页标的标签是:薅羊毛高手……天哪,这个人抠得马云爸爸都认证了!

  这个人就是–嗯……可能是叉妹,也可能是朵爷。都怪马云网将用户名匿名了,不让我看!不然我一定不会和这样的抠鬼交朋友,因为她配不上我魅丽摩的小飞侠的气质!哼!

  叉叉(《花火》编辑):是你们太奢侈了

  最近编辑部都在取笑我七块九毛钱包邮的打底裤……哼!其实不是我太抠,而是你们太奢侈!我猜整个编辑部,睡了三年二十块钱包邮电热毯的也就我一个了吧。(朵爷:你骗人!你根本就不惜命!)更别提我十五块钱的强劲电风扇(只是每年到了夏天就需要手动组装)、买衣服加十块钱送的背包(特别好用),还有我二十块钱两件的纯棉短袖了(都穿不烂)。

  前几天,小伙伴们在群里特别热闹地讨论起出去旅游要用的行李箱,朋友A表示她的行李箱花了五百多元,当我还在震惊的时候,其他人都开始惊声赞叹起来–“天哪这么便宜!”“才五百多好划得来呀!”“哇在哪买的快给我链接!”什么鬼?五百多的行李箱呢!我开始不甘心地插话:“五百多还便宜啊!我的行李箱只要八十多还是在实体店买的呢!”

  朋友A:“用了几天?”

  我:“都快六!年!了!”

  四周鸦雀无声。

  我望着伴我走过天南地北的行李箱欣慰地笑了,虽然从那以后,大家再也没有吃过我的安利,买过我推荐的东西,但是我相信,我们的读者朋友是会和我有所共鸣的!我不是抠,我只是节约!

  (夏沅:话都说到这儿了,可能只能给叉妹捐点钱了……)

  读者朋友们,激动人心的投票环节到了,你们心中独一无二的编辑部抠神到底是谁呢?说出你们心里的编辑部抠神并在微博上@我们阅读 ,即可获得–被抽中的感觉!好啦,让我们下期小美好再见!

  主持人/叉叉

赞 (63)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2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