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光(一)

  “我叫时光。时间的时,光芒的光。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有机会代表自己的祖国,站在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的舞台上,发光发亮。”

  如果有一天,我站上最高的领奖台,那么,走丢的你,是不是就会找到我了?

  【楔子】

  十月中旬,伦敦的天气就开始转冷了。

  异国他乡的夜色,灯火再辉煌,故地重游总不免让人心头添上几分愁绪。褚律倚靠在多尔切斯特酒店豪华套房的私人露台上,凝望着眼前的夜色许久,最终沉默地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他转身走回房间,电视机里正在直播在温布利体育馆里举行的《God》职业联赛的全球总决赛。

  《God》作为目前全球最火的一款Windows和MACOSX平台上的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MOBA),一年一度的全球联赛可谓万众瞩目。

  比赛其实已经结束,但现场的场面仍异常火爆。他没怎么关注过电子竞技,随意扫了两眼,正准备关掉之际,镜头突然一转,转到了选手采访的画面。

  镜头里,那个穿着黑白色队服,站在四名拥有西方轮廓的男性队友身旁娇小的东方女孩,显得尤为醒目。

  女孩五官清秀,肤色白皙,留着一头俏丽的黑色短发,一双漂亮的杏眸此刻正如弦月般弯着,仿佛聚满了夜空中璀璨的星光,明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褚律呼吸一滞,关电视的动作僵住了。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电视画面,耳边听着那个名叫Stella的女孩用一口流利纯正的英语回答记者的一系列问题,胸口某个位置忽然疼得厉害。

  回忆在这一瞬间,扑面而来。那些一刻都不曾放下的人和那些沉甸甸的往事,在这个异国他乡的夜晚,如幻灯片般一一在眼前闪现。

  职业电竞圈里,女选手总是很容易成为焦点,尤其是一个美貌与实力并存的女选手。

  作为为数不多的女选手之一,Stella入圈仅两年,便迅速在欧服西区登顶,成为全球诸多《God》游戏迷心目中当仁不让的女神NO.1。

  尽管Stella所在的战队遗憾地止步于世界八强,但这个新崛起的电竞之星还是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们采访Stella的时间明显要比其他队员久一些。Stella态度恭谦,没有一丝不耐烦,甚至在接受国内某视频网站记者的采访之时,还调皮地说起了中文。

  最后,记者好奇地八卦道:“Stella,你从小在国外长大,怎么中文还说得这么好?”

  东方女孩俏皮地耸耸肩:“虽然我在英国长大,但我是个中国人呀。小时候,父母给我报了个中文补习班。”

  记者被她的话逗乐了,又问:“那么亲爱的Stella,方便透露一下你的中文名吗?”

  “我叫时光。时间的时,光芒的光。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有机会代表自己的祖国,站在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的舞台上,发光发亮。”

  所有心怀梦想的人都值得尊敬。记者给她打气:“加油!你一定行的!”

  她甜甜地笑起来:“谢谢。”

  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如果有一天,我站上了最高的领奖台,那么,走丢的你,是不是就能找到我了?

  三日后,伦敦希斯罗国际机场。

  当时光第N次转头往身后瞧的时候,队伍里年纪最小的队员Arthur憋不住了。

  “Stella,你到底在看什么?从我们抵达机场到现在,你起码往身后看了不下二十次……”Arthur一直走在时光的后面,所以她的一举一动自然逃不过他的法眼。

  时光扫视了一圈,依旧无所获,只好郁闷地收回目光:“我老觉得有人在盯着我看……”

  “是吗?为什么我没感觉?”Arthur学着时光刚才的样子,看了一圈偌大的候机大厅,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倒是其他几位成员听到两人的对话,当场炸开了锅。

  “什么?居然有人跟踪你?Sweet,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觉的?”

  “Stella,你好好回忆一下,在伦敦的这几天有没有碰到过什么奇奇怪怪的人?”

  “有人在跟踪你,这么大的事情,Stella你怎么不早说?我觉得十分有必要联系一下警察,调一下监控,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

  几个看起来十分冷酷的大男生画风瞬间一变,围着娇小的女孩叽叽喳喳地追问起来。

  “别担心,可能只是我的错觉。”时光感动地看着眼前将自己团团围住的大男孩。

  这种被当作家人对待的感觉真好。虽然她之所以来参加比赛,完全是因为战队的原辅助在小组赛之前的训练过程中意外弄伤了手。原辅助是她现实里的好友,知道她的水平,于是临时拜托她替自己上场。但是,在这短暂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与这群人结下的友谊,她永不会忘。

  战队经理在了解情况后,想了想,交代大家接下来多留心四周。毕竟这种事情,可大可小,还是得多注意啊。万一发生了什么事呢?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严肃,时光觉得有必要缓解一下。

  “其实……”她清了清嗓音,“还有一个可能。”

  “什么?”队友们的目光瞬间投了过来。

  她搓了搓手,笑得不好意思:“我觉得对方可能是我的狂热粉,?毕竟,我现在好歹也算是有点儿名气的美女电竞玩家嘛!”

  “噗!”Arthur最先笑出声。他年纪虽小,个头却不矮,比时光高出一个头,所以当下直接伸手揽住时光的肩膀,说,“姐姐,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叫‘肥水不流外人田’?等你什么时候愿意交男朋友了,请一定通知我,我要报名参加!”

  时光耿直地摇头拒绝:“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啦。而且,你太小了,我不喜欢姐弟恋。”

  Arthur当场被拒,伏在时光的肩膀上假哭。时光则两手一摊,瞪大眼睛,做一脸问号状。其他几人见到这个逗趣的画面,纷纷笑出声来。

  而隐蔽的角落里,褚律静静地看着远处那一群正在低声聊天说笑的年轻身影,最后低眉敛去眼底那一抹黯淡,沉默地转身离去。

  很久以前,他就清楚,她的世界里,没有他。

  只是江湖梦远,奈何儿女情深。

  【第一章 故人归】

  [1]

  在英国举办的《God》职业联赛世界总决赛结束几个月后,二十一岁的时光顺利从大学毕业。

  毕业典礼结束的第二天晚上,时光突然发现邮箱里有一封来自国内的未读邮件,发件人是国内的ST电子竞技俱乐部。

  时光纳闷了一下,有些想不通对方突然给自己发邮件是什么意思。

  她前阵子刚看到新闻上说这家刚成立半年的电子竞技俱乐部风头正盛,他们只专注于《God》这一个游戏项目,并且豪掷千金,连续挖走了国内好几个《God》游戏项目的大神级职业选手。听说是准备组建一支全新的职业战队,短期目标是拿下明年中国赛区春季赛的冠军,长远的目标自然是代表国家出征世界电子竞技大赛。

  所以……有没有可能对方是想邀请自己加入ST?

  自打上次参加世界总决赛之后,时光就接到了好几份来自世界各地电子竞技俱乐部的邀请,其中也包括国内的一些俱乐部。

  可惜她当时临近毕业,且不打算休学,只好婉拒了所有的邀请。如果这次ST真的准备邀请自己加入、,她应该会毫不犹疑地答应吧。

  时光怀抱着喜悦的心情点开了邮件。

  谁知不看不知道,一看邮件内容她就被吓得“哐当”一声,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隔壁房间正在跟人打电话的尚青青听到巨响立即飞奔过来,赶忙将自家表妹从地上扶起来,叹道:“小光,你干吗呢?好端端地坐在椅子上也能摔下来,你说就你这么渣的生存能力,让我下周怎么放心回国?”

  尚青青将自家小表妹上下查看一番,确认她并无大碍后,话锋一转:“其实小光啊,你摔了都不打紧,关键是这已经是这个月被你坐坏的第三把椅子了。我有点儿担心等我出差回来,你会不会已经把家都拆了……”

  有个破坏力惊人的表妹,尚青青觉得心好累啊!

  时光捂着摔疼的屁股,泪眼汪汪地为自己正名:“表姐,这回真不能怪我,都是这封邮件惹的祸!你快帮我看看这邮件上面写了什么?我觉得我的中文水平好像退步了!这些字分开我都能看懂,可组合在一起我就有些看不明白了……”

  尚青青疑惑地看向电脑屏幕。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尚青青差点儿被自己绊倒了。

  “妹啊!居然有人想邀请你这个半吊子回国打职业比赛?年薪一千万!天哪!你确定不是骗子??”

  “哇!原来我真的没看错啊。我刚才就是被这一千万吓到了……不过表姐,你有没有觉得这个骗子好专业啊?知道我不会轻而易举地上当,所以特地伪装成电竞俱乐部!好机智!”

  尚青青闻言,半眯起眼睛,单手托着下巴,思考了几秒,忽然问:“你以前听说过这个劳什子俱乐部吗?”

  “哦,国内确实有一家ST电子竞技俱乐部,刚成立半年,最近在招兵买马打算搞事情。”

  “啧,不错嘛。‘招兵买马’这个成语用得很贴切。”尚青青伸手捏了捏表妹水嫩的小脸,继续道,“我先搜一下,看看这家俱乐部的官方邮箱是什么,毕竟被馅饼砸到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噗!”时光当场笑喷,“表姐,太阳还没落山呢,咱们就开始做梦了,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呀?”

  时光说话间,尚青青已经麻利地搜到了ST俱乐部的官方邮箱。两厢对比,尚青青立即不淡定了!

  “哇!妹啊!这个邮箱是一样的!怎么样?你有什么想法?”

  时光有些迟疑:“呃,我怎么觉得不太靠谱呀?这年头骗子的水平可高了,把邮箱伪装成ST俱乐部的官方邮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国内的新闻里不是经常说,骗子会把自己的电话号码伪装成银行、电话运营商的,然后进行诈骗吗?”

  “有道理。那要不,我们回封邮件聊聊?确定一下?”

  “好!”时光把信任的目光投向自家表姐,尚青青同志立即主动敲键盘回复邮件。

  尚青青在邮件里表达了对 对方身份的质疑,又提出倘若加入ST,ST会有哪些后续的计划等。

  本来两人都觉得因时差的关系,对方不会及时回复。不料,半个小时后,对方就回了一封邮件过来。

  ST俱乐部在邮件里说欢迎时光来位于云市的ST总部面谈,当然他们也可以派战队的经理飞来英国与时光商谈具体的合作事宜。更不可思议的是,ST甚至还提出,如果时光这边对年薪不满意,他们也愿意与她共同协商。

  总之,只要时光愿意加入他们的战队,一切好商量。最后附上的ST俱乐部总部的地址与官网标明的一模一样。

  一千万的年薪居然还能再往上谈?老板太“土豪”令她们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啊!

  时光与自家表姐在看到这封邮件后,面面相觑。最后,时光打破沉默:“表姐,你说我要是回国,会不会跟肉包子打狗一样,有去无回啊?”

  “呸呸呸!你姐我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你等着,我打通电话骚扰一下国内的哥们儿,问问他这家俱乐部的背景。”

  尚青青顾不得现在国内还是凌晨,直接打了一通电话给自己的哥们儿李牧。

  电话那端的李牧一边打哈欠,一边把自己知道的为数不多的消息告诉尚青青:第一,这家俱乐部幕后的大老板是个年轻的圈外土豪;第二,这家俱乐部最近在网罗《God》这款游戏的顶级职业玩家;第三,邮件十有八九是真的。

  李牧在最后八卦道:“青青,咱表妹的ID叫什么?有没有照片?社交软件账号是多少呀?来一发呗。”

  “李兄弟,你可以跪安了!”尚青青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她把手机往桌上一扔,询问身旁之人:“有什么想法?说说。”

  时光有些拿不定主意,只好反问:“表姐你觉得怎么样?我该接受还是拒绝?”

  尚青青看着她充满信任的眼神,摸了摸她的头,轻叹了一口气,道:“小光,你成年了,人生的路要自己走。眼前这个决定关乎你的未来,很重要,我没办法替你做选择。职业电竞这条路不好走,我私心并不希望你选择它。但是我的想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怎么想的。如果你举棋不定,就遵从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无论你做什么决定,家人永远会跟你站在一起。”

  时光闻言,微微低下头去。这四年里,她习惯性事事依赖自家表姐,把表姐当作自己的主心骨,却从不曾想过,有朝一日,倘若表姐不在身边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办?

  沉默了许久,时光终于抬起头来,缓慢却坚定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我想回国。”

  “好,那我下周回国去帮你跟ST那边谈一下具体合作事宜。你等我的消息。”

  一周后,尚青青回国出差时,抽空去了一趟ST电竞俱乐部总部,甚至还见到了幕后的大老板。时光不知道自家表姐是怎么跟对方谈的,最后居然把年薪由一千万谈到了一千五百万……

  她在电话里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我的天!表姐你疯啦?!”

  相比较而言,尚青青显得淡定得多:“要疯也是ST俱乐部的老板疯了。人家觉得你非常有潜力,值这个价!所以好好干啊,别辜负人家对你的期望。回国记得多带一些好吃的巧克力,庆祝一下,到时候还可以拿几盒送给你的新队友。不过千万别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啊,不然又跟小时候那次回国一样,打开箱子巧克力全融化了。”

  时光现在哪里还有空关心巧克力呀!她不知道ST的老板疯没疯,她只知道自己离疯不远了。

  “嘤嘤嘤,表姐,我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认真回答我啊……”

  “好,你说。”

  “你说ST的老板花重金邀请我加入他们的战队,有没有可能是,看上了我的美貌,企图‘潜规则’我啊?”

  “哈哈哈,厉害了我的妹!”说完,尚青青忍不住又开始大笑,好一会儿才继续说,“我觉得这辈子,你应该都不太可能被对方‘潜规则’。当然,如果你想‘潜规’对方,我觉得也没戏。你就听姐一句劝,乖乖把心放回肚子里,然后收拾好行李,后天回国奔赴远大的前程,实现你代表祖国参赛的梦想吧。”

  “……我长得很一言难尽吗?”时光悲伤逆流成河。成长的路上,她要是长歪了,以后弥勒佛大哥认不出她可咋办呀?

  “不!”尚青青忆起下午见过的那个年轻温雅又充满魅力的男人,感慨道,“怪只怪对方过分美丽。”

  “……”眼里只有自己偶像学长的表姐,居然也会夸其他的男人?时光觉得自己没疯,但是表姐肯定已经疯了。

  [2]

  时光回国的当天,碧空万里。

  尚青青和李牧一起来机场接她。李牧一见到这个穿着白T恤和吊带牛仔裤的短发女孩,下巴几乎掉在了地上。小姑娘身形清瘦娇小,约莫一米六五,最关键的是,那张清秀的小脸怎么看都像是未成年啊。

  “二青,这就是咱表妹?玩职业电竞的那位?”李牧怎么看都觉得眼前的妹子不像个电竞高手。

  “怎么?有问题?没听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尚青青瞪了他一眼,转头面对自家表妹的时候眼神瞬间温柔下来,“小光,这个是李牧,他人虽然花心了点儿,但偶尔还算靠谱。你在云市若是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找他。他解决不了的,你打电话找姐姐我,我让人帮你解决。”

  李牧反驳:“哥哥我哪里花心了?我只不过每次谈恋爱的时间短了点儿。不过不靠谱倒是有点儿……”

  时光笑眯眯和眼前表情夸张的板寸头帅哥打招呼:“李牧哥你好,我叫时光,你也可以叫我小光。”

  李牧笑得一脸和蔼可亲:“二青的妹妹就是我李牧的妹妹,以后有困难随时找哥哥。不过妹妹,你游戏玩得这么好,有空教教哥呗!据我所知,咱们国内的电竞俱乐部还从来没有女职业选手进入联赛的!还有,等你去了ST,能不能顺便帮哥哥要一张Silence的签名照?我新交的女朋友是Silence的粉丝。”

  Silence中文名叫顾怀准,不久前被挖掘到ST战队担任队长一职,媒体称之为“中国第一打野”。他拿过无数个冠军,是中国最具人气的电竞选手之一,粉丝数不亚于国内的当红明星,就连时光也是他的粉丝。

  时光大方地点头:“没问题。”

  双方交换了电话号码,时光抬起头,忽然瞥见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她下意识地抬腿就要追过去,不明所以的尚青青连忙拉住她:“哎,去哪儿啊?出口在这边。”

  时光不知该如何与表姐说自己深埋许久的秘密,只好“哦”了一声,然后沉默地跟着他们一起朝出口走去。

  不过走了没几步,她终究还是没忍住,再次回过头去看。待她看清对方的脸,才蓦然发现,哪有什么机场重逢的老桥段,不过是个背影相似的过路人罢了。

  大厅里不知道哪个旅客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伤感的女声在唱:“love you and love me,从不曾忘记和你在一起的曾经。love you and love me,从不曾怀疑你是我的唯一。可是忽然仿佛丢了你……如果你还有感应,请指引我游向你。但大海无边无际,我还能不能重回你的怀里……”

  一瞬间,心底深处某个地方被击中,她当场红了眼眶。

  她的少女时代,从遇见他开始,从失去他结束。这世上,再也找不到除他之外,让她满心欢喜念念不忘的人了……

  离开机场的路上,时光显得闷闷不乐。

  尚青青察觉到自家表妹的异常,不过她以为表妹是时差没有倒过来的缘故,所以晚饭结束也不再安排其他节目,直接把人领回酒店去休息了。

  本来尚青青与ST俱乐部那边约好,下周一带着时光去报到。结果她临时接到公司总部的通知,要提前几天结束在国内的行程。于是,周六这天下午,她直接把时光打包送到了ST训练基地所在的某高级别墅小区门口,然后叮嘱了时光几句就赶忙去了机场。

  时光很快就找到了标有ST俱乐部标志的那栋四层建筑物。她按了按门铃,等了许久都没有人来开门。

  她找出表姐告诉她的战队经理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结果发现对方的电话打不通。她又试了好几次,依然无法打通。

  无奈之下,时光只好悲伤地给自家表姐打电话。

  “表姐,我在ST俱乐部训练基地门口等了很久,没人来开门啊……战队经理的电话也打不通,怎么办?”

  “什么?你等等,我试试。”尚青青刚抵达机场,一听时光还没和大部队碰面,连忙火急火燎地挂了电话,然后给战队经理打电话。悲剧的是,她连续打了五六通电话,系统都提示无人接听。她转而打电话给李牧,打算让李牧帮忙安顿一下自家表妹,结果李牧那个不靠谱的,大白天的居然关机了!

  尚青青急得直冒火。按照表妹那种等一分钟也是等,等十分钟也是等的思考方式,她觉得表妹很有可能会傻乎乎地在原地等到天黑。

  脑补了一下表妹可怜兮兮地蹲在基地门口的画面,她觉得自己这个监护人罪孽深重啊。当下她也顾不得和ST幕后大老板谈妥的保密协议,直接把大老板的那个紧急联络方式以短信的方式发送到了表妹的手机上。

  时光刚看到手机里来了条新信息,还没点开,自家表姐的电话已经打进来了。

  “小光,我已经把ST俱乐部紧急联络人的手机号发给你了,你等下直接打电话给对方,然后把情况跟对方说一下,让他来带你进去。”

  “哦,好的。那怎么称呼他呀?”

  “他姓禇,你叫他褚先生即可。”

  “哦。”时光回想了下自己背过的百家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楚……楚……卫,周……周后面是什么来着?算了,改天再上网搜一下,“那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对了,态度好点儿……”尚青青签过协议不能暴露ST幕后大老板的身份,所以只好委婉地提醒表妹别刚进队就把金主得罪了。

  “放心吧,我不会惹事生非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先坚持一下看看我能不能忍住……”

  “噗,好好跟队友相处,别乱说话,知道不?那先这样,我要去托运行李了,你跟对方联系上就给我发条短信。”

  “好的!表姐再见。”

  时光在结束通话后,第一时间把表姐发给自己的这串手机号码保存了起来,紧接着她拨通了这个号码。

  几乎是拨过去的瞬间,对方就接了。不过奇怪的是,电话那端的人并没有说话。

  时光非常有礼貌地开口:“您好,请问是楚先生吗?我是新加入ST的Stella。我现在在俱乐部基地的门口,按了门铃没有反应,战队经理的电话暂时联系不上,所以,能不能请您帮忙开一下门?”

  电话那端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随后传来一个略显低哑的男声:“你一个人?”

  “对呀,我和我的行李箱。”

  “等我几分钟。”

  “好的!谢……”时光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率先挂断了电话。

  夏日午后的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时光半眯着眼睛蹲在门口低头玩手机游戏。在连败三局之后,她忽然察觉有人靠近。

  她反射性地抬起头来,因为逆光,一时间竟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

  阳光落在那个修长挺拔的身影上,仿佛在他身上镶了一层金边。夏风拂过枝头,吹起了他的衣角。这一幕,像极了少女漫的经典桥段。

  耳畔有细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时光忽地屏住了呼吸,有个荒唐的念头在这一秒冒了出来。她企图站起来,不料蹲得太久,动作又太猛,起身的瞬间腿一软,整个人跪在了地上。她越着急,越站不起来。阳光下,那人的眉目越来越清晰。清俊的眉,褐色的眼,英挺的鼻……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记忆里熟悉的模样,却又仿佛不太一样。

  来人终于在她面前站定,低头望着她,微皱着眉,没有说话。沉默在空气中蔓延,她直视他的眼睛,莫名地有些心慌,那个在脑海中温习了无数遍的称呼终于在这一刻脱口而出–

  “弥勒佛大哥……”她满心期待,以为无论过去多久,他都会记得自己。可现实总是残酷得让人难过。

  那人听到她的话,神情未变,语气客气又疏离:“时小姐?”

  她按捺不住,伸手轻轻地拽住了他的衣角:“褚大哥……我……我是小光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他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朝她伸出绅士之手:“抱歉,俱乐部这边不知道你会提前过来。成员们今天都去参加集体活动了,山庄的位置比较偏,所以有时候接收不到信号。”

  她预想了无数次重逢的画面,却从未想过,久别重逢,他竟忘了她!她的眼眶顿时红了,不死心地追问:“褚大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们以前一起玩过《风云OL》,还参加过苍山暮色的帮派聚会,你都忘了吗?”

  相比时光的反应,眼前的男人显得极为淡定。他没有说话,就这么平静地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你……你真的不叫褚律?”时光被他看得几乎开始怀疑人生了!难道自己认错了人?

  “在中国,‘褚’姓有上百万人口,就算遇到一个同名同姓的人也不足为奇。你真的不准备起来?”

  所以他也叫褚律,但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个?时光瞬间呆住。

  本以为这世上最悲伤的,莫过于她翻山越岭、披荆斩棘只为找到那个人,而那个人早已忘记自己。不承想竟然还有更悲伤的,那就是,自己居然认错了人?!

  时光一时无法接受,挣扎着要站起来将眼前的人仔细瞧清楚。不料,在起身的瞬间,她没能控制好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拽着对方衣角的手用力过猛,接着就听见“刺啦”一声–

  她定睛一看,下巴几乎当场掉地上。天哪!她刚刚似乎好像,一不小心,把对方衣服撕开了一道口子……

  凝固的时间、男人阴沉的脸,以及被撕裂的衣服……

  呃,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3]

  夏蝉在枝头唱着欢快的歌谣,太阳一点点西斜。

  ST训练基地里,身穿短T恤与牛仔裤的女孩耷拉着脑袋跟在身姿挺拔的男人身后,听他公式化地介绍周遭的一切,时不时地偷瞄几眼他上衣那道裂开的口子。

  褚律介绍完一楼的情况,目光落在旁边那个比主人还大一号的行李箱上,道:“你的房间在三楼,行李我帮你拿吧。”

  时光正因为先前不小心撕了他的衣服而感到歉疚不已,在心里提醒自己要好好挽回一下形象。于是,在他的手刚触及行李箱的拉杆时,她连忙扑过来,抢回自己的箱子,连声道:“不用,不用,不用,扛行李箱这种重活还是我自己来吧。”

  褚律无语地看着她一把扛起行李箱往楼梯上走,知道多说无用,只好跟上。

  而时光步伐轻快地把行李箱拎上楼,在三楼立定,转身对上某人的目光时,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

  尴尬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最终还是褚律打破了沉默。

  “这是你的房间。为方便,这一层只有你一个人。俱乐部会有专门的煮饭阿姨负责一日三餐,有事情随时找战队的经理孙全。小区门口有超市,里面的东西应有尽有。哦,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

  “为不影响队伍的和谐,俱乐部有规定,内部成员之间不许谈恋爱。做得到吗?”

  “当然!”

  “很好。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时光一直都在琢磨着找个机会为自己先前的粗鲁的行为道歉,这会儿看他转身,当即憋不住了!

  “等等!”她伸手拽住了他的衣服。

  电光石火之间,只听见熟悉的“刺啦”声在空气中再次响起。而原本只裂开一道口子的白衬衣,现在已经裂开了四分之一。

  时光当下脑袋空白,唯有表姐的九字教诲在脑海中回荡–人生的路要自己走啊!

  褚律蹙眉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无声地叹气:“时小姐,我是不是得罪过你?”

  “那个,你的衣服质量不太好啊……”时光一开口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她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哟,“我的意思是你力气小……不不不,我是说我从小力气就大,所以对不起啊……你的衣服多少钱?我赔给你!”

  褚律看到小姑娘一脸“我很真诚”的表情,既生气又无奈。

  “不用,一件衣服而已。”顿了顿,他忍不住出声叮嘱,“以后别再这么鲁莽,有话好好说,不要随便动手!不然早晚会吃亏的。”

  他叮嘱她的样子,再次与她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叠。时光伸手又想拉住他,又害怕自己再次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只好大声地在后头追问:“褚先生!介意我问一下您今年高寿吗?”

  眼前这个人,真的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吗?可是真的太像了!时光还是不愿相信自己认错了人。

  褚律听到“高寿”二字,褐色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一丝极淡的笑意。他停下脚步,语气缓和了许多:“‘高寿’是用来询问老人年龄的词语,晚上若见到你的队友,记得别这么问。”

  “哦!”时光恍然大悟,换了一种询问方式,“敢问兄台今年贵庚?你长得真的跟我喜欢的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褚律没有回答,只是神色古怪地瞥了她一眼,然后冷淡地转身离开了别墅。

  时光站在原地惆怅地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用力将自己摔在身后柔软的床上。六月的天,男人的脸,真是说变就变啊……

  下期精彩预告:

  如果一个人百般否认一件事,那么,或许真的是哪里出了差错吧?当年待她千般好万般好的禇大哥,怎么可能会是现在这个对自己客气如陌生人的男人呢?她真的认错人了吗?

  然而,当他精心准备的美食的味道再次与记忆里的味道重合时,她终于弹跳而起,朝大门的方向飞奔而去。

  这世上,所有的巧合都是有原因!

  文/灭绝 图/戏格格

赞 (31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