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宠囚

  【内容简介】身为帝女,未晞此生犯的错都是因为一个人,一错不该以为他爱她,二错不该为了他抛却天下,三错纵使江山改、流年尽,她明知不能一错再错,却仍然不顾一切将他囚禁在身边。

  他从不信命,可这世上,却有一种东西叫命中注定。

  【一】

  穆未晞静静地看着前方的泥土小院,脸上无悲无喜,眸底的冷意却层层泛开。

  那里有一个正在晾衣服的灰衣少妇,她的身边,约莫两岁的孩子兀自拿着纸风车在玩闹。穆未晞的目光最后落在一个劈柴的黑衣男子身上,她呢喃道:“岑束……”

  黑衣男子一瞬间顿住手上的动作,身躯微微颤抖。

  穆未晞与这里格格不入。她着一袭紫色华丽长裙迤逦而来的时候,除了一无所知的孩童,院中人的神色都僵硬了,男子死死地看着她,握着斧头的指节慢慢泛白。

  倒是那个女子惨白着脸,良久才下跪下,道:“公主。”

  穆未晞的身后很快有人斥责:“大胆!这是南诏的陛下。”

  她轻轻地抬手,示意无碍,却在下一刻轻启朱唇:“都给我带回去。”

  穆未晞看着那个身躯僵硬的男子心里冷笑,岑束,这就是你想要的爱情?他眸中暗沉,汹涌的情绪很快隐去,随后用最谦卑的姿态对她行礼,她看不见他的神色,只能听见他嘶哑的声音:“公主。”

  穆未晞有一瞬间的恍惚,一声“公主”似乎碾碎了三年光阴,他恍若仍是那个温柔到骨血里的少年。

  她回到寝宫的时候,皇夫白岂言披着狐裘在宫殿门口等她。天气逐渐转凉,他的身子又向来多病,可他总是执拗地等着她归来,她心里一暖,脸上的冷意化开,轻轻地环着他的腰:“怎么不进去?”

  他笑而不答,目光落在穆未晞带回来的人身上,多了几分探寻之意。

  岑束垂下头,双拳悄然握紧。

  穆未晞似乎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带了人回来,吩咐侍卫将这一家三口带去西宫。岑束却没有跟着领路的太监离开,只是看着她,抿紧着双唇。

  她这才正视这个她曾经爱了很多年的男人,贫穷的生活将他的皮肤打磨得分外粗糙,明明才二十多的年纪看起来却像个三十岁的人。他身上只有单薄的黑衣,无所适从却又坚定地站在那里。

  她轻轻地勾起嘴角,吐出的字眼却冷酷无情:“滚!”

  晚间的时候,皇宫里灯火葳蕤,穆未晞依偎在白岂言的怀里,像依偎着剩下的所有。

  白岂言回抱着她,眸中神色难辨,终究小心翼翼地问道:“能不能跟我讲讲你和他的故事?”

  【二】

  她和他的故事,缘起于宣成二十四年的隆冬。

  穆未晞是宣成帝最疼爱的女儿,宣成帝这一生无子,膝下只有两个女儿。国师曾占星预言道,馨月公主乃天命所归。

  馨月是未晞的封号,此言一出,哪怕她当时仍天真懵懂,还是有人对她下手了。

  那一年未晞刚好十岁,被人掳出了皇宫,她身边的暗卫纷纷战死,最后只剩一个岑束。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岑束,一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少年,却在刀光剑影里下手辛辣狠绝,最后抱着她突出重围,往山林中逃去。

  岑束抱着她找了一个山洞躲起来,没想到一躲就是半个月。

  他是她身边的暗卫,穆未晞没见过他,却隐隐察觉他这一身从死人堆中爬出来的狠绝气息。可是皇家的人都懂得衡量孰轻孰重,她掩盖了自己的恐惧和厌恶,死死地抓着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岑束冷着一张脸,看不出什么心思。山洞阴凉,他却只穿着里衣,默默地把衣服披在穆未晞的身上。穆未晞裹着他的衣服,只露出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悄悄地打量着他。他面无表情,握着剑柄的手却微微有些战栗。

  火堆燃了一晚,半夜突然雷雨轰鸣。穆未晞惊醒的时候,看到洞口那个拄剑的身影,抵挡着所有的寒风。

  山林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东西,岑束打回的野味虽然能果腹,可她苦着脸难以下咽。岑束看着她随手扔在地上的兔腿肉,沉默着捡起来吃了。

  穆未晞有些怕,后知后觉自己不该任性,心惊胆战地看着他吃完,纵身出了山洞。

  他该不会丢下她了吧?

  可是傍晚之前他又回来了,手里还拿着几个酸酸甜甜的野果。

  她咬着果子,看着身边黑衣少年消瘦的双颊,他很高,额角还有一道小小的粉色的疤,整个人因为不笑看起来木木的。他的眼神很冷,眼里的光像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但她注意到,每当与她眼神相撞时,他总会慌张又无措地低下头去。

  这个认知让她有些得寸进尺,她轻声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他抬头,洞外飞雪漫过流霜,洞内是她流光溢彩的双眸。他仿佛置身于一场旖旎的梦境中,将在心里练习了无数遍的话轻声道出:“属下叫岑束。”

  小公主娇贵,在山间还是生了病。他不能再坐以待毙,背着她慢慢地往山林外走。她灼热的呼吸喷在他的颈间,突然开口道:“你太瘦了,硌着我疼。”

  他有些尴尬和自卑,更为伤着她而心里难过,连忙道歉,改为将她抱在怀中。

  她抓着他的衣襟偷笑,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头脑越发昏昏沉沉,只隐约想到,她以后一定要让他多吃些。

  【三】

  侍卫找到了他们,将她带回了皇宫。没多久穆未晞的风寒就好了,她整日闲得无聊,有一天忽然来了兴致,想修习厨艺。

  御膳房怕伤了她,搬了好些东西到她的寝宫里。她常常弄得灰头土脸,有一次还差点儿把自己的寝宫烧了。

  穆未晞每次做好就会对着空气大喊:“岑束,来帮我试试。”

  他沉默地出现在她面前,乖乖地吃下她手中的东西。她双眼亮晶晶的:“如何?”。在她期待的眼神之下,他根本没心思品尝味道。但只要是公主做的,那就是最好的,他毫不迟疑地点头。

  穆未晞好奇地尝了点,差点儿把才吃的糕点都吐出来。他一脸平静,将她做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

  她心里愧疚,越发苦练厨艺,慢慢地竟然也有了起色。

  穆未晞成了第一个会下厨的公主,宣成帝知道她不务正业后气坏了。

  “寡人希望你成为的是国君,而不是相夫教子的寻常女子!”

  她的功课从此被看得很牢,穆未晞十分聪颖,来教她治国之道的夫子无不赞不绝口,都称:“若公主是个男子,定是天下百姓之福,可兴国安邦,永享盛世。”

  她在书阁中听太师讲课的时候,视线总是忍不住往四周扫。后来一枝垂丝海棠凭空出现在窗边,开得分外娇艳,穆未晞这才轻抿着嘴角笑起来。

  穆未晞的武功却意外的糟糕。她便央求父亲让岑束来教她。岑束教她骑马射箭,却独独不教她剑术拳法。

  “为什么我不能和你学那些?”

  他垂下头,掩去了眼中的伤感:“属下只学过杀人,没有学过剑术拳法。”

  他杀人从来都是招招毙命,没有所谓君子端方舞剑的文雅。她笑容灿烂,似乎看不见他身上的血腥与阴暗,反而是要摧毁他所有的卑怯。

  穆未晞说:“没关系,那我以后学会了教你。”

  她没有食言,每日学了剑法便一五一十地教他。她还用闲暇的时间教他识字,等他能识字的时候,她就让他拿着《诗经》念。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岑束猛地停住,穆未晞却笑盈盈地看着他:“唔,再念一遍。”

  他颤抖着双唇,良久才重复,白露未晞。

  岑束开始练字的时候是从《诗经》开始写的,他连千字文都不识,却能很漂亮地写出白露未晞。

  自此好像两个人守住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她是南诏的馨月,是他纸上的白露。

  她渐渐长大,岁月将她雕琢得越发精致美丽。穆未晞执伞站在父皇议事的宫门前,那天淫雨霏霏,她白衣上绣了娟秀的红梅,在四十六骨节的紫竹伞下,缓缓盛开。

  从宫门转角而出的男子呆立半晌,才轻笑着上前:“在下白岂言,见过殿下。”

  【四】

  殿内。

  那翩然出现的白衣公子丰神俊朗,姿容无双。

  她却只是看着不知名的远处,微微发呆。

  直到宣成帝的话惊醒了她。帝王坐在金色雕龙的高处,沉声告诉她,将军之子白岂言她非嫁不可。

  “我不会嫁给他。父皇,求您成全。”

  “荒唐,寡人说得还不够清楚吗?白将军手握兵权,你长姐又占尽先机,你不做皇帝,莫非要让给霁月不成!”

  “那就让给皇姐,儿臣本来也不想当皇帝!”

  几本奏折带着怒火狠狠砸下,等她失魂落魄地走出宫殿的时候,耳边还回荡着宣成帝的怒言:“那你想要什么?”

  她想要什么……她想要的,从十岁那年生根发芽,经七年耐心呵护,已长成不可撼动的参天大树。那份隐秘不可说的情意已经慢慢融进骨血,绵绵密密,至死方休。

  穆未晞想起岑束今日应该是在苍龙营,那里是训练皇家暗卫的地方。她脚步踉跄着往那边赶,最后却被钉在在一处,再也迈不出一步。

  大雨狠狠地砸在她的脚边,溅起无数水花。

  穆未晞看着不远处的屋檐下,一个黑衣劲装女子用衣袖轻轻地为岑束擦着额上的水珠,他永远冰冷的脸上,此刻竟夹杂着微微的笑意。

  她的紫竹伞坠下,大雨瞬间狰狞地砸在她的身上。

  他的眼睛看了过来,黑眸沉沉,是她永远看不透的不知悲喜。

  穆未晞病了,探子告诉她:那个黑衣劲装女子叫岚音,和岑束一起进了苍龙营,一起习武,同吃同睡。

  她捧着药碗轻笑出声,原来这七年,不过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所谓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过是她很可笑地将他强行绑在了身边,自欺欺人。

  穆未晞到底还是不甘心,看着眼前沉默如山的男子,终究忍不住开口:“父皇想让我嫁给白岂言,他父亲手中握着兵权,只有嫁给他,才能跟皇姐一较高下。”

  他眸中情绪翻涌,指节隐隐泛白,心里藏了一只饥饿的饕餮。

  穆未晞说:“但还有一个办法。”

  岑束猛然抬头看她。她笑得绮丽:“你带我走,带我走好不好?我不要什么皇位,哪怕吃野果、野菜也没关系,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她顿了顿轻轻告诉他,“我不在乎南诏,我只在乎你,我心里只有你。”

  良久的寂静让穆未晞凉了整个身体,她笑笑,想说:你不要介意,我只是同你开个玩笑。

  他却倏然紧紧地抱着她,怀抱烫得吓人,身体里翻涌着的满是后怕和隐忍。他哑声道:“好。”

  她埋首在他怀中,泪水慢慢浸湿了眼眶。

  【五】

  那天寒风瑟瑟,她在渡口等了一夜。

  他们说好先将她送出去,他掩盖好一切痕迹便会追过来。她便从万籁俱寂的深夜一直站到晨光熹微的黎明。

  她终究没能等来他,渡口的芦花开始飘摇,她等来的是皇姐霁月公主的追兵。

  “后来我都知道了。”

  白岂言轻抚着她鸦青色的头发,微微叹息。后来穆未晞不肯逃走,手中拿着一把抢来的剑,抵死拼杀。那天她全身伤了二十四处,眼里的光慢慢归于死寂,他始终没有来。最后她被逼坠江,白岂言从江水中将她救起的时候,她已然奄奄一息。

  她的伤养了整整半年。

  而宣成帝,在她被救起的尚且不能动弹的第一个月就驾崩了。天下皆知,宣成帝独爱小公主穆未晞,大皇女要想坐上皇位,只能逼宫。皇家薄情,她逼宫登基后,必定不会放过宣成帝。

  之后,帝女穆未晞苦苦蛰伏三年,终于率兵打进了皇宫,为父报仇。

  白岂言为了她甘为叛臣,陪她踏过万千尸首,掠过血雨腥风,将她捧上帝位。最初的相见,她眼里没有白岂言,而后的三年里,他终于以这样一种姿态,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我若为帝,你必为皇夫。”

  她依然记得白岂言为她挡的那一剑,似乎刺穿了她所有的过去,她终于如此承诺。那之后白岂言落下了病根,身体总是比常人虚弱很多。

  “你恨他吗?”

  她抿唇浅笑,仿佛不是在谈自己:“未晞曾经很爱他。”

  白岂言微微眯起了眼睛:“你在我面前说爱别的男人,我可是会生气的。”

  穆未晞轻轻笑起来:“可是帝女未晞,早就死了呀。”

  白岂言低笑不语,只是轻轻地吻着她,让她再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人。

  可穆未晞终究没能忘掉岑束,她将岑束囚在西宫,有一天下朝后,她的步子顿在中庭,终于还是忍不住转了个弯。穆未晞在西宫见到了岑束和岚音的孩子,那孩子看她一身华服,眼里有些好奇,又有些惊惧。

  穆未晞蹲下身来,柔声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很聪慧,竟然奶声奶气地答她:“岑忘。”

  穆未晞一时间失了神,那一夜她在渡口,强压下心中的忐忑,心里更多的还是期盼。那时她就在想,如果以后她和岑束有了孩子,一定不能让他像他爹爹那样死板无趣,一定要聪明伶俐,能文善武。

  时隔三年,她的面前站了他的孩子,孩子的娘却并不是她。

  他给孩子取名为岑忘,是要忘记谁呢?她抬手想要触碰那孩子的脸,孩子却猛然被一个女人抱在了怀里。

  穆未晞站起身来,对上了岚音敢怒不敢言的脸。

  其实岚音这个女人,她只见过一次,却好似永远也忘不了。可能是因为她亲手剜去了她心尖上的那个人,让她一痛经年。

  她想起寒风中曾经用身体为自己堵住洞口的少年,心里竟然生出一丝妒意。

  “公主。”

  她抬起头,看到岑束正看着自己,他站在那里,也不知看了多久。

  他的眼神一如当年,让她看不透,却意外的干净澄澈。她忍不住又仔细地看了看,在那双眼睛里看不到眷恋温柔就罢了,为什么还看不见一丝愧疚呢?

  岑束说:“如果公主没什么吩咐,就放我们离开吧。”

  穆未晞弯了弯嘴角,好似听到了一个笑话:“岑束,你欠了我那么多,这辈子拿来赎罪都不够,怎么还会想着要离开呢?”

  【六】

  自那以后,穆未晞再也没去过西宫,所有人都猜不透她要做什么。

  直到有一夜大雨滂沱,岑束只身一人跪在她的宫门外,谁也拖不走。穆未晞轻启朱唇,含着白岂言喂过来的葡萄,目光幽冷。

  他是来为岑忘求一个御医的。

  穆未晞想,老天终究还是公平的。他淋了当年自己淋的雨,吹了当年在渡口吹的那一夜寒风。她在暖融融的室内,依偎在白岂言的怀中娇笑。

  在白岂言的唇印上来的前一刻,室内寒风刮过,竟是岑束硬闯了进来。他的目光从未这么冰冷地看着她,穆未晞冷冷地开口:“谁准你进来的,给寡人滚出去!”

  他没动,穆未晞险些忘了,他当年斩杀敌人的狠绝。

  一把匕首从岑束的袖中滑出,穆未晞下意识地挡在了白岂言的身前,却在抬头的瞬间,看到了岑束眼里翻滚的惊痛。

  岑束手腕一转,将匕首递了过来:“公主怎么罚属下都可以,求公主救救小忘。”她接过他的匕首,狠狠地朝他扎下去。

  他闷哼一声,却没有后退一步,如同他在她身边的那七年–沉默、隐忍。

  突如其来的怒火将穆未晞湮没,她几乎是吼着:“你给我滚!你们这样下贱的人,怎么配站在我的面前!”

  岑束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他缓缓退后,重新跪在了雨里。雨水打湿了他的眼睑,他看着一灯如豆的帝王寝宫外,红帐飘飞,三年后的穆未晞,与他相隔咫尺,却依偎在另一个男人的怀中。

  他的喉咙里涌上一股咸涩,身下的血水蔓延开来。

  原来不管过了多少年,他终究只能待在这个世上最黑暗的地方,心如死灰,痛不欲生。岑忘死了,哪怕天亮以后穆未晞派了太医过去。可是心脏本来就有病的孩子,怎么能撑过一个漫长的夜晚。

  她想起那个两岁大的孩子,愣怔了片刻,才漫不经心地道:“死了便死了吧……”

  那天下午,岚音带剑闯进了帝王的寝宫,白岂言为了护她,伤了手臂。穆未晞看着殿前那个状若疯癫的女人,心里平静得可怕。

  岚音是暗卫出身,曾经是苍龙营中最出色的暗卫之一。她此刻被侍卫按在地上,形容枯槁,瞪着穆未晞,恨不得抽她的筋,饮她的血。

  岚音疯狂地笑着:“哈哈!穆未晞,你是这世上最可悲的女人,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你把我害得这么惨,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穆未晞只红着眼睛看着白岂言的伤口,冷声道:“那你就去做鬼好了!”

  【七】

  她是有多恨岑束和岚音呢?

  她当年有多爱那个孤寂坚强的少年,后来就有多恨他们。她早就死在渡口的江水里,带着一个帝女的期盼,永远死在了等待里。

  她爱一个人,仿佛爱了一生。

  三年前,她养好伤后,央求过白岂言为她找岑束。

  他们就住在那个小院里,岑束抱着岚音,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心疼的神情,岚音在他怀里浅笑。她站在白岂言的身边脸色苍白,原来这就是她一心求来的结局。

  他没来,他带着另一个人走了,在知道她的心意以后。

  纵然他不爱她,又怎么能这么践踏她的心意!又怎么可以让她的父皇为此不明不白地死去!他们欠了她两条命,父皇的、三年前馨月公主的。

  穆未晞悲怆地笑出声:“胆敢伤了皇夫!把这个女人拖下去,乱棍打死。”

  她又想起了那个她从未看透的身影。

  “把岑束也关起来吧,他那样的人……”他那样的人,从来都不在乎这一条命啊,她觉得自己的血早就冷了,她平静地开口道,“若是他死了,看守的人也不用活了。”

  白岂言皱眉担忧地看着她。她轻声道:“不碍事,都说了多少次,以后不要挡在我的身前。”

  他终于微笑起来:“甘之如饴。”

  白岂言突然想起那年撑伞等待的少女,她白衣红梅,傲骨清冷,明明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却在一瞬间让他忘记了呼吸。

  那这么多年,他有没有走进过她的心里呢?他轻拥着她,仿佛在索取一个承诺:“未晞,不要离开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

  穆未晞却只是低头安抚地笑着,一言不发。

  时光就这样静静地流淌,转眼大地被冰雪覆盖,一望无尽的纯白终于覆盖了猩红,天空阴沉沉地,笼罩着似乎随时会散开的阴霾。

  有一日她下朝,宫人塞给她一块玉。那是一块质地上好的凤形暖玉,她拿着那块玉微微颤抖着,那块玉的背面,赫然写着两个端正的字体“白露”。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她想起年少时将贴身玉佩刻上“白露”二字,皱着眉塞到少年的怀里:“这块玉本公主不喜欢了,你替我好好保管,要是弄丢了,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她的话哪里算得上是威胁。少年冰冷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愕然,片刻后小心翼翼地将暖玉放进怀里,辗转多年从不离身。

  穆未晞去了牢房。

  他静静地看着她,无悲无喜。仿佛跨过了那段悲哀的光阴,他站在她的面前,仍然和年少时一样言听计从。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笑,七载光阴里,任凭她如何努力,都未见他笑过。此刻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他却温柔地笑开了:“公主,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她走近他,受了蛊惑一般靠在他的怀中,岑束的怀抱和十年前一样消瘦,却让她冰冷了多年的血液重新温暖了起来。

  他给她讲了一个,关于他和岚音的故事。

  【八】

  他和岚音都是在苍龙营侥幸活下来的皇家暗卫。

  五百个孩子,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五十个。小时候岑束身体虚弱,熬过一场又一场厮杀靠的全是那一身小狼般的狠劲儿。

  在最后一场选拔中,他受了重伤,被一个心机深沉的男孩下了毒,费力地藏在半人高的草垛里。

  岚音发现了他,她本可以轻易杀了这个竞争者,最后却沉默地将他掩盖好,引走了所有的追兵。

  最后岚音受了重伤,不过好歹他们都活下来了。岚音同他一起习武杀人,苍龙营里没有男女之分,他们甚至常常睡在一起,在每一个寒风呼啸的夜晚依偎取暖。

  他的同伴,只有岚音。

  直到他救了公主,其实那不是他第一次见她。

  他第一次见公主,是在一个灼热的盛夏。那是他做她暗卫的第一天,那个金丝罗衣的小姑娘躲过了太师跑到池塘。

  那时荷花开得灿烂,亭亭粉白,像极了小公主白皙小脸上的红晕。

  那是他这一生见过的最精致的人,身上的纱衣寸纱寸金,小手上系了两个小金铃,头上用粉色的丝带捆着双髻,一举一动都灵动活泼。

  那是和他们永远只能藏在暗处完全不同的,像阳光一样明媚的色彩。

  小公主摘荷花的时候,失足掉进了水里,他几乎瞬间绷紧了身体,想要冲出去接住她。最后宫人迅速赶来救人的举动拉回了他的理智,他永远只能做一个见不得光的影子,藏在她看不到的地方。

  他们这样的人,他们这样低贱的人啊……

  可没有想到在那样一个隆冬,他救了小公主,成了她活下去的最后的希望。

  公主被他救下后,眼里却藏着一丝惊惧,他从小生长在无比黑暗肮脏的地方,很早就学会了看人心。他不敢说话,生怕她讨厌自己。

  可是命运好像就偏偏眷顾了他一次。

  她让他试菜,让他教她骑马、射箭,最后他以为永远不能宣之于口的“未晞”,也能藏在白露之后念了出来。

  他在暗处看着她念书:“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他不由得神往,那样的公子,应当是举世无双,是真正能够站在她身边的人,却见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似有所觉地望着他的方向,目光狡黠。

  他的心跳不可抑制地加快,胸口灼热得似乎要燃烧。

  岚音发现了他的异常,却只能沉着脸不开口。岚音从小就喜欢他,他们都知道,也都不点破。

  直到他看公主的眼神越发灼热,她才冷冷地开口:“你当真以为你能和她在一起吗?她是帝女,注定一世荣华,和你在一起,她就不得不一直被大皇女追杀,如果你再不能掩藏自己的情绪,不仅会害死自己,也会害死她。”

  他的心里一片冰凉,想起这几年的每一天,她活在阳光下,他隐匿在阴暗里。他们终究是不同的。

  但她给了他选择。

  他听着她的话几乎红了眼,他选择带她走,他有一身好武艺,一定会对她好,不让她吃苦。

  其实那时候两个人都以为,只要相爱了,就能在一起。

  他本来从不信命,直到后来沧海桑田,岁月变迁,他在无数个枕着暖玉想她的夜里,才明白什么叫作命中注定,注定她不是他的,注定永远不能在一起。

  他们出逃的那个夜里,他第一次见到了高高在上的帝王。

  宣成帝神色不明,他很疼爱馨月公主,也知道她的烈性。于是帝王给了他两个选择,带着公主走,此后护她一世安好,但是不能再管岚音。

  抑或是救下岚音,让公主死心。

  岑束说到这里突然沉默下来,穆未晞冷淡出声:“所以你没来,你选择了她?”她看着天窗里的一丝微光,轻轻笑起来,原来这就叫命运弄人。

  他悲凉地笑开,语气里是深深的嘲弄:“不,我选择了来找你。”

  她脸上的笑意僵住,心里涌上丝丝凉意。

  【九】

  他选择了去找穆未晞,他知道在这样一个寒夜里,她会恐惧、会害怕。未晞抛弃了所有,只想和他在一起,他这辈子冷心冷情,却是第一次这么自私狂热地想要一个人,想陪她一生。

  但是他被大皇女的人拦截在路上,等他杀出一条血路,看到的只是漫漫的江水。

  他心上的那个姑娘,早已不知去向。

  而岚音,岚音在那一夜……被一群畜生玷污了清白。

  等他把岚音救出来的时候,那个一向坚强的姑娘,竟然被折磨到生无可恋。

  他们踏过无数人的尸骸才能继续呼吸,她却在那以后,眼底铺满了死寂,肚子里还有了岑忘。

  他带着岚音住在一个远离京城的小院子里,照顾她把孩子生下来,这是他和未晞欠她的,这辈子他们都偿还不清了。

  可是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几个人的凄苦停滞下来,他听到皇帝驾崩,大皇女登基,又听到未晞同白岂言起兵,他每天打听着她的消息,每晚枕着思念入睡。

  直到穆未晞顺利登基,将白岂言立为皇夫。

  岑束想,这样也好,这样最好。

  他始终记得公主年幼时念的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哪怕他努力去学,也永远成不了这样的人。自此他在心里为她建了一座坟,那坟里是她如画的眉目,他死守在一隅,准备守一生。

  奈何她不肯放过他和岚音,她成了帝王,他们成了阶下囚。

  那一夜他跪在宫廷外,看她依偎在另一个男子的怀里笑靥如花。

  第二日小岑忘的身体已经冰凉。

  岚音疯了,他想,他应该也快疯了。

  “我们欠她太多了,不是吗?”

  穆未晞笑着,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掉:“岑束,你恨我吗?你别恨我,你还爱我好不好?”她语无伦次地说着,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他紧紧地抱着她:“公主,你十五岁那年的上元节,你偷偷跑出宫去看花灯,我去给你买面具的一瞬间你突然不见了。我找遍了整条街,后来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笑着问我为什么眼里有泪。那是你同我开的一个玩笑,我却真的害怕你就此消失在我的生命里。”

  穆未晞含着眼泪,听他一字一句道:“后来的三年,我最怕的事还是发生了。我待在离上京最近的地方,却不敢迈进一步。我常常忘了自己不再是你的暗卫,天亮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我的公主去了哪里。我害怕到战栗,思念到发疯,最后你来了……”

  可是她,一步步将他逼上绝境。

  “岚音死了,岑忘也死了。他才两岁,从来不哭闹,乖巧地让人心疼,可我最后见到他,却是一具冰冷僵硬的尸体。我舍不得恨你,但又不得不恨你。”

  穆未晞想起岑束为她挡住山洞的寒风,他抱着她走了好远的路,他看着她时永远温暖专注的眼神……她紧紧地回抱他:“那就恨吧,只要别忘记我。”

  他垂头,眼底是浅淡的温柔:“好,不会忘记你的。”

  他低头吻上她的额头:“未晞,未晞……你别怕,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她满足地微笑着,闭眼躺在他的怀中。胸口处传来尖锐的疼痛,他的匕首一寸一寸地没入她的胸口。

  辗转十年,德馨一年的隆冬,他们终究是在一起了。唯有皇宫仍旧大雪纷飞,似乎要埋葬所有过往,埋葬十年前的山林里,小公主第一次窝在他怀中的窃喜。

  【十】

  白岂言黄袍加身,目光浅淡地落在皇陵里开满雏菊的某一处。

  身后的群臣齐齐叩首祭拜先皇,唯有白岂言知道,这黄土之下不只躺着未晞,还躺着另一具尸骸,哪怕她死了,依旧是他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红粉枯骨。白岂言远远地看着那一片耀眼的灿烂,恍若回到了那一年秋天,她执伞站在宫门前,神情清冷,不笑也倾城。

  她轻轻抬头时,他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那双眼睛美如琉璃,然而里面半点儿也没有他的倒影。那是他第一次尝到如此不甘的滋味,随后他陪她打天下,也只为能留住她的目光。

  可无论他如何努力,终究敌不过岑束的一词一句。她的悲喜被岑束左右,颠沛流离了半生,最后还是画地为牢囚住了他。她想与岑束纠缠一生,他却不甘就此放手。

  于是他想到了岑忘,只要那个孩子死了,岑束就会对公主死心。他算计好了一切,岑束永远只会认为是公主的冷漠害死了岑忘。

  那一晚岑束跪在大雨里,公主在他怀里颤抖,她哆嗦着嘴唇,说道:“岂言,我恨岑束,可孩子是无辜的。”她的目光落在宫门外,犹豫着抬手想下旨唤御医。

  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道:“只是风寒而已,陛下……他不会有事的。”可他心里清楚,他让人下的药再无回天的可能。天亮以后,岑束与公主,就再无可能。

  可不爱终究是不爱,他作茧自缚,却等不到破茧而出的一天。他永远记得自己跌跌撞撞地跑进牢房里,看见穆未晞永远地沉睡在了岑束的怀中,脸上是他从未见过的天真笑意。

  原来天下皆不在她眼中,唯独岑束,永远刻在了她的心里。

  白岂言笑笑,带着群臣离开,他的眼里并无忧伤与怀念,只是不知何时悄然红了,似她白色衣裙上,不败的红梅,一如当年。

  文/挽歌 图/初心

赞 (22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