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期未晚(一)

  作者介绍:

  郑未晚。

  郑是本姓,音同“正”,正好,还未,迟。是这个笔名的所有含义。

  曾爱过一个再也不会爱的人,曾逃离过一座至今怀念的城,曾遗失过年少的梦想。 索性,如今一切还来得及,一切刚刚好,还能拿起笔,还能写故事。

  夏七夕推荐:

  我一直喜欢凛冽的文字,所以工作室做的小说,或多或少都会有这种风格。

  我看过很多小说,也受惯刀剑人生,可当我拿到这本书完整的初稿,一夜看完时,却几次掉了眼泪。我喜欢邵佳恩这个女孩,在最初和最后,她经历了所有世间甚至来不及后悔的事,友情破灭、亲人离去、错付爱情……但她却能明亮重生,更加坚韧,如蔷薇般灿烂盛开。

  希望你们喜欢。2017年,这是我最推荐的一本青春小说。

  盛大的青春呼啸而过,我们含泪一一告别。

  第一章

  01

  邵佳恩刚走出安置小区门口那锈迹斑斑的大铁门,雨突然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秋风裹着雨滴,打在和安置小区一条马路之隔的临湖那高档小区墨蓝色的全玻璃幕墙上,啪啪作响。

  她飞快地从包里摸出一把伞撑开,黑色的,上面印着酱油品牌的广告,伞的质量并不好,不透光线,阴暗的天气之下,伞下更是阴沉沉的,像她的心情。

  这已经是第三个月了,囿于高墙的时候,是那么渴望自由,等自由的日子真正来临了,等那些水费、电费、物业管理费……各种费用的单子像雪片一样飞来,生存问题如一场劈头盖脸的冰雹一般砸来,把她砸得鼻青脸肿,连悲伤都没了时间,简历一份份地投递出去,却都如石沉大海,重获自由的狂喜过去之后,她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支撑自己自由地活下去。

  她不是植物,不能靠光合作用、浇浇水就能活下去,她生于钢筋水泥的城市,也不能像进城讨生活失败的人一样,放弃眼前,回家种田。

  她的家,已一无所有,除了病倒在床的妈妈,除了外婆留下的这套安置房。

  她不知道妈妈如何一个人度过了同时失去她和爸爸的那些岁月,那些痛苦的日子,她不忍去想,更不敢去想。

  她一直叮嘱自己,向前走,不要回头看,那些镂刻在记忆里的伤,让她稍微回头就会痛得没有力气继续活下去。

  她早已经没了当初那些纯美的梦想,当如何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安稳地活下去都成了生活唯一的追求的时候,那些如粉红泡泡一样瑰丽的梦已经彻底成了她人生的奢侈品。

  手机突兀地震动起来,把她从涣散的思绪里拉回,她从帆布包里摸出了她的手机,黑色的机身、小小的屏幕,带了手电功能,这是四年前手机没电时顺手在路边的小手机店买来用的。当她那个贴满施华洛世奇水钻的华丽手机在那场改变了她一生的车祸里摔得粉碎的时候,这个不起眼的小备用手机,却完整无缺地幸存了下来。三个月前回到家后妈妈便将这个手机给了她,她的心在看到这个手机的瞬间想起那个雨夜,心碎得几乎晕厥,但她却始终没有把这个手机丢弃。

  因为,她的人生,已经丢弃不起任何东西了,包括这个小小的廉价手机。

  意外地,手机里一个年轻礼貌的男中音传来:“你好,请问是邵佳恩吗?我是笛扬路的一点奶茶店,你是否往我们招聘邮箱里投了简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面试呢?”

  这几个月,邵佳恩不知道往外投了多少份简历,文员、行政、收银、服务员都一一去碰运气,接到邀请她去面试的电话还是第一次,她忍不住有点激动:“我现在就有时间。”

  四年,S城的变化很大,除了一些标志性的老地方,很多的新地名都让邵佳恩感到模糊甚至陌生,等她找到约定的地方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一点奶茶店生意很好,等着拿奶茶的人已经排到了门外,店里明亮干净。邵佳恩万分期待地进去找到给她打电话的男生面试,但她愉快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当那个瘦高的男生对她说:“没有问题,明天你就来上班,”她还来不及说谢谢,就听到了下半句,“我们店里需要健康证和无犯罪记录证明哦,最近查得很严,无犯罪记录证明需要去一趟派出所,健康证去社区医院就可以。”

  邵佳恩脸色一白,有点艰难地笑了笑,说:“好。”

  她知道,又没戏了。

  她垂头丧气地走出了奶茶店正准备回家,突然离她不远的地方,似乎是有人难以置信地在喊她:“佳恩?是你吗?”

  她抬起头,阳光下离她不远的地方,一个和她差不多高的女孩子,娇俏地站在那里,惊讶地睁大眼睛盯着她,看到她抬头的瞬间,女孩已经飞快地冲过来一把抱住了她。

  “佳恩!你终于回来了。”她被女孩冲过来的冲力冲得踉跄了一步,女孩子紧紧地抱住她,“呜呜……佳恩你终于回来了!你妈妈也搬家了,我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你。佳恩,真的是你的吗?”

  阳光和风,朋友的拥抱,这是久违了的温暖。冰冷的铁丝网里,室友之间要随时保持距离,无意间手脚接触,被管教看到都要接受处罚,一千多个日夜下来,她变得沉默而谨慎,随时提醒自己,距离。直到被昔日好友紧紧相拥,她如从地狱刚爬回人世般幸福又惶恐。

  她的鼻子有点酸:“洛洛,是我。”

  方洛洛抱着她又哭又笑。方洛洛看着她,没了以往精致的衣着、漂亮的发型,帆布鞋牛仔裤的她淹没在熙来攘往的人流中毫不起眼,她瘦了许多,及腰长发已经不见了,不算长的头发草草地扎在脑后,远远地看着她在奶茶店里不敢相信,走进了看,认真地盯了很久,都不敢确定是否是她,只是将信将疑地叫了她一句,看见她本能地转过头来,眼泪决堤而出。

  好久不见,我最好的朋友。

  她眼神空洞,看起来有点木讷,方洛洛想起岁月里那张白皙灿烂的笑脸,心酸得不行,如果没有那一场车祸,今天的她何至于是这个样子,命运真残忍。

  她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佳恩,你是来买奶茶的吗?我也喜欢喝这一家的,你要喝什么口味的我帮你去买。布丁的?”

  邵佳恩有点无奈:“我是来应聘的。”

  方洛洛有点震惊:“来这里应聘?”

  邵佳恩倒是很平静:“是的,我需要找个工作。”

  方洛洛努力挤出笑脸:“那我以后喝奶茶就方便了。佳恩你饿吗?我们去吃点东西吧?顺便聊聊天,我们真的好久没见了。”

  邵佳恩有点尴尬:“我没应聘上呢,我打算继续找找。”

  方洛洛睁大了双眼:“什么?一个破奶茶店什么条件这么高,居然不要你?”

  邵佳恩忍不住笑了:“是我自己的问题啦,洛洛我们改天联系,我打算沿这条路找一下,看看有没什么别的合适的工作能做。”

  方洛洛拉住她:“佳恩,我们去吃东西,不要找了,我堂哥那正好缺人,我帮你去联系,最迟明天就会有答复。”

  这次轮到邵佳恩惊讶地看着她。方洛洛像下保证一般说:“放心吧交给我, 我保证帮你找到一个工作,但是今天我们一起先去吃个饭。”

  02

  大街上人来人往,方洛洛拉着邵佳恩有点冰凉的手不肯放开,四年多了,她记得四年前她们的最后一面,大家开开心心地给邵佳恩庆祝18岁生日,一起去KTV唱歌,唱到半夜,她被她堂哥接回了家,却没想到,邵佳恩却出了事。

  那已经是暑假的最后几天,没有等到邵佳恩事情的最后结果,她就被家里送到加拿大上学去了,就这样没了邵佳恩的消息。好不容易等到放假回国,她去邵佳恩家所在的别墅小区找她,保安冷冰冰地告诉她;“她们家啊,怎么可能还住这里,早就搬走了。”

  她蒙了,偏偏盛北辰他们也是不知所踪,昔日最好的朋友几个就这样失去了联络。

  她断断续续地听说邵佳恩被抓了,被判了好几年,盛北辰他们都去美国了,直到今天在大街上遇见,她甚至不敢问邵佳恩是什么时候出来的。邵佳恩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昔日笑起来如阳光般灿烂,经常妙语连珠,激动起来手舞足蹈略带娇气却不失可爱的女孩,变成了今天这般眉眼低垂的样子,普通得如一颗尘埃。

  坐在咖啡厅里,两个人都不知道从哪里聊起,方洛洛一开口,就把心里想问的问题问出来了:“他知道你回来了吗?”

  邵佳恩端着杯子的手一哆嗦,柠檬水洒在了桌子上,方洛洛飞快地抽出纸巾,邵佳恩却本能地拿手去擦。方洛洛赶紧阻止她,用纸巾擦了桌子,她一边擦一边说:“怎么能用手擦桌子啊,这水还有点烫。”

  邵佳恩有点讪讪的:“在里面习惯了。”

  方洛洛的鼻子一酸,又哭了出来。

  第二天方洛洛电话打过来的时候,邵佳恩刚从社区医院给妈妈买了药走回来,电话里方洛洛的声音有点激动:“佳恩,我给你找到工作啦。”

  邵佳恩忍不住激动了起来:“真的吗??”

  “真的真的,佳恩,你知道宏盛传媒集团吗?”方洛洛比她还激动。

  “我知道的,宏盛集团很大呢。”找工作的时候邵佳恩在招聘栏上看到过大版的关于宏盛集团的介绍,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传媒巨头,但是招聘方对人才要求极其高,她连投简历的勇气都没有。

  “我哥哥在宏盛集团图书部当总监,你知道宏盛的图书部吗?就是宏盛的电影电视剧的同名小说都是由他们负责出版,做企业内刊,还有撰写宏盛旗下所拍电视剧剧本等等等那个部门。他们正好在招聘编辑助理,我问过了,说是编辑助理其实说白了就是文员的工作,工作挺轻松的。不过不是正式的编制,签的也是临时的合同。佳恩我记得你读高中的时候很喜欢看小说写稿子,我想先进了图书部的门,说不定以后还有可能碰到合适的机会一展才华。”

  邵佳恩愣住了,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了几个月突然有结果,而且不是服务员,不是清洁工,她还能在办公室里工作,突如其来的幸福是那样不真实,她忐忑不安地问方洛洛:“真的吗?图书部对学历什么没有要求吗?我真的可以吗?”

  “有要求呀,高中以上学历,有一定文字功底,五官端正,你都符合呀,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编制,待遇比较一般……要不先去试试?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明天早上你就可以先去面试,我都帮你约好了。”

  方洛洛并没有说,自己恳求了她哥哥方勤多久,邵佳恩这个案底,让她哥哥方勤非常为难,最后折中的办法就是先上岗,签个临时合同。昨天她和邵佳恩两个人在咖啡厅畅谈了许久,方洛洛了解佳恩的近况,对现在的佳恩来说,名利地位,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当务之急就是赚钱吃饭。机遇,那么漫长的人生总是会有的,而且方勤也答应他了,能提携的时候,一定提携。

  她觉得很难过,世事是那样无常,四年前,任谁也想不到,矜贵如公主般的邵佳恩,也会那么迫切地需要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

  03

  方洛洛的哥哥,其实是她的堂哥。邵佳恩读高中的时候就见过他,那个时候他在美国读大学,暑假回国还给她们带过礼物,和邵佳恩有过一面之缘,勉强算是旧识,但是此刻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却让邵佳恩更加局促不安。宏盛图书部的奢华超乎她的想象,宏盛总部副楼里,腾出了三层给图书部,设计得特别前卫。总监办公室特别大,邵佳恩站在方洛洛哥哥的办公桌前,连呼吸都有点颤抖。

  方洛洛的堂哥倒很淡定简单地介绍了公司的情况后说:“工作不会太重,现在你刚进来,帮编创组整理文件图片,排版出菲林的时候跟着盯紧一点,检查认真细致一点不要出错就行。”

  邵佳恩点点头:“好。”

  “我叫方勤,是宏盛图书部的策划总监。等会我叫我助理带你去领办公室器材,前三个月为试用期,我们先签试用合同,这三个月只拿保底工资每个月2000,三个月后能转正签正式合同后薪水为6000,如果可以的话明天开始上班,有问题吗?”

  “完全没有问题!”没想到居然这样顺利,邵佳恩都要哭出来了。这三个月来,除了刚走出监狱那堡垒般厚重的大门时那昙花一现般短暂的喜悦外,每一天几乎都是在吃为数不多的老本的煎熬的日子中度过。这么多打击变故,妈妈一个人咬牙扛了下来,身体精神,都透支得疲惫不堪,邵佳恩回来那天她就病了,这几天才看起来渐渐好了一些。生活的重担就这么落在了邵佳恩的肩上,找不到工作的那些日子里,这个担子几乎压得她崩溃。现在好了,虽然工资不多,但工作终于有了着落,有了努力的方向,邵佳恩的心一阵轻松。

  04

  早上出门突然变了天,一路狂风暴雨,路况太差,公交车一路走走停停,眼看就要迟到,图书部规矩严谨严格,全勤奖不低,迟到早退扣得也狠,公交车一到站,来不及等停稳,邵佳恩飞快地从车后门冲了下去,撑起伞狂奔在雨中。匆匆忙忙赶到办公室的时候,衣服已经半湿,鞋子裤脚都因为在马路上的狂奔而沾满了星星点点的泥巴,方勤的助理张绮看到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邵佳恩你刚从田里回来啊!”

  邵佳恩有点尴尬,还是冲她友好地笑了笑,她回了自己的位置,默默地抽出几张纸巾来擦,但怎么擦得掉,她看了看自己的裤脚和鞋子,看起来……真的很像田里回来的。

  今天气温不高,办公室没有开空调,她座位旁的窗户大敞,潮湿的风一阵阵扑在她的湿衣湿鞋子上,她慢慢地开始觉得有点冷。好不容易熬到下班,邵佳恩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一定是感冒了她想,得尽快去买感冒药吃,不能传染给妈妈。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张绮却匆匆忙忙跑了过来,把一摞稿子放在邵佳恩的桌上:“邵佳恩,得麻烦你帮个忙了,你帮我去把这个剧本送到主楼三十楼简助理那里,我有事情,我先下班了。”不等邵佳恩答应,张绮已转身走远了。

  邵佳恩收拾好,抱着剧本下了电梯。

  主楼和副楼离得并不远,邵佳恩拿副楼的工作证和身份证在主楼门口警卫室登记之后,抱着剧本进了主楼大楼。进了主楼的大门,邵佳恩赢得了极高的回头率,和她擦身而过的每个人,几乎都会回头看一眼这个一身泥泞的女孩子,似乎非常惊疑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奢华美丽的一个地方,这个以娱乐节目、娱乐产品闻名全国的传媒集团的总部大楼,向来是俊男美女的聚集地,就连扫地的大妈也是穿整齐的制服的。

  邵佳恩就是再迟钝,也明白这些人钉子一样的眼神里表达的是什么,但眼下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她抱紧剧本,飞快地跑进主楼大厅。

  这是她第一次到宏盛总部内部来,内刊上见证了这个集团无数的辉煌,可是真正见识到主楼的奢华,还是被深深震撼了。一楼气派的大厅往右拐就是电梯厅,长长的走廊明亮洁净,打磨得闪闪发亮的大理石地板柔柔地反射着头顶上璀璨的吊灯的光芒,走廊右侧十几个电梯一字排开,出入这个楼的,不是明星,就是达贵,宏盛所有高层都集中在这个楼,办公楼层越高,身份越显贵。如果是四年前,来这样的地方,对她来说是如鱼得水,曾经的她是那么习惯富丽的人生,只是到了今天这一刻,除了局促就是不安,电梯那亮到几乎可以当镜子的门清晰地照出她的样子,齐肩中长发简单地扎在脑后,工作了一天之后已经有点凌乱,帆布鞋牛仔裤,白T恤外面,套了一件半旧的针织开衫,裤子鞋子的泥巴已经擦掉,留下一圈一圈的黄印子。摘掉皇冠,脱下礼服换上粗衣布裳,豌豆公主都显落魄,更何况是她。

  “叮”的一声脆响,第一个电梯门打开了,邵佳恩飞快地冲了进去,按下三十楼。

  显示楼层的数字在飞快地变化,邵佳恩抱着手上的剧本抬起头盯着,她还没反应过来,数字已经飞快的跳转到了三十楼,她这才发现这个电梯中间都是不停的,是直达。正准备要去按开门键,电梯门开了。她刚要踏出去,却看见电梯门口站了四五个人,正惊讶地看着她。

  她抬起头,逆着光不甚清晰,可是当她眨了下眼适应了光线渐渐地看清楚站在最前面的一男一女的时候,她就像被一道惊雷劈中,震惊得呆立在电梯里,耳边嗡嗡作响。

  如果可以穿越时光去错开那不该有的相识与羁绊,或许眼前这会是让人惊艳的一对男女。四年了,时光把他变得更加成熟俊美,银灰色的手工西装穿在他身上,一点都不突兀显得那么合适,如果当年的那个白衣少年是王子的话,那么现在的他,是羽翼渐丰的王的样子吧。那个女孩,也更加的美丽,原本就精致的脸在考究华服的衬托下越发娇美动人。

  她低头看他光亮的鞋尖,那噩梦一般的四年里,她想他恨他、期待他、厌恶他,她强迫自己忘记他,却偏偏做不到。无数个孤单的白天与黑夜,他的脸不断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是那么想拉着他的手告诉他自己有多冤枉她多害怕快来救救她,可是一次都没等到过,当希冀成空,变成怨恨再变成冷漠,等那些刻骨的孤寂的日子过后,她的心和所有对他的情意,被冷漠的命运挫骨扬灰。她终于骄傲地发现今天的她可以不在他面前流泪了。纵然心刺痛,也只是那么一瞬。

  而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女孩,那四年里,她无数次的幻想她们再见面的场景,她想过要把她千刀万剐用最恶毒的话去咒骂她,此刻她却只是站在这里,甚至连正眼都没有去瞧她一眼。

  几乎只是一瞬间,他也认出了她是谁。

  他有点厌恶地看着她,她什么时候出来的,又要开始无尽地骚扰他的生活吗?还是痴心妄想吗?这些年他鲜少想起她,那场车祸改变了她也深深影响了他,富二代和官二代醉驾撞死人,多么恶劣又轰动的新闻,家里花了多大的力气把这个事情压下去他不是不知道,事情过去四年了,她现在来这里干什么?难道那么多年的牢狱之灾,都没让她学会改变吗?

  她以为她又要缠上来,就像多年前一样让他厌烦不堪。

  “你是哪个部门的员工?谁允许你坐直达电梯上楼?你还不让道杵在那里做什么,你没看到盛总和林小姐吗?”

  跟在他身后的助理看着这个一身穷酸的女孩子,忍不住出口相讥。这个集团里,多的是痴心妄想想飞上枝头不自量力的女孩子,连一些签在集团旗下娱乐公司里的小明星都是,逮到机会就偷偷跑到主楼三十楼期望偶遇一个高层妄想一步登天,面前这个,一定是!

  “你没有参加过入职培训吗?这是直达电梯,你们员工电梯是二到十六,第一个是直达,是专用,不是你们乘坐的,下次再犯这样的错误,一定严惩……”助理一想到这些女孩子,口气更加严厉的训责着邵佳恩。

  邵佳恩突然觉得有点好笑,自己缠了盛北辰两年,恨不得告诉全世界她对盛北辰势在必得,但除了知道他是妈妈的学生,除了知道他是学霸,除了知道他是集团太子爷,除了垂涎他俊美的面容挺拔的身材,其他的,居然一无所知。过去的她想尽一切办法打听他的行踪,想方设法堵他约他都很难见到他几次,用尽力气把他忘记时,没想到,会在这里狼狈地再见面。

  他看着她,他以为她会缠上来,对林珈仪的助理反唇相讥,她最伶牙利齿的不是吗,就像以前自作聪明让他厌烦。

  她却只是微微的低了头,不卑不亢地回答了一声:“我是图书部的新员工,我是来送剧本的,对不起,耽误你们时间了。”语毕低头走出电梯。

  他愣住了。

  装做不认识他更好,他不想看见她,如果可以,他宁愿这辈子都不曾认识过她,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抬脚跨进了电梯,他身边的女孩有点惊慌地看了她一眼之后跟了上去。邵佳恩始终低着头,这一刻,她觉得屈辱,这四年,多少难听的话多少苦都熬过来了,为什么此刻还会觉得屈辱?是因为是在他们面前被训斥吗?还是因为今天的她连和他同乘一部电梯的资格都没有?她的手紧紧地抓着装剧本的文件袋,用力到指尖都泛白,手心的汗又黏又腻,她无力地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大口大口地呼吸。

  盛北辰,林珈仪,好久不见。

  只是以后不要再见了。四年,铁丝网内的时光磨平了她所有的期待和棱角,盛北辰和林珈仪,那是她邵佳恩青春里一场华丽的噩梦。不要再做梦了,她的生活,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波澜了。

  他和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能早点认知到这点,她的人生又何以需要走到今日这样苦难的境地。

  但是没有如果,人生不会因为你悔你恨,你悲伤你绝望而重来。那些灾难席卷过大地,留下满身伤痕的自己,你只能咬咬牙,爬起来,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年少时她看《小王子》,有句话让她的印象非常深刻–如果你要与别人制造羁绊,就要承受流泪的风险。那时的她不懂,今天的她终于明白,那时的她无知无惧地制造着羁绊,今天的她就要承受流泪的结局。

  05

  一进办公室,气氛有点凝重,连平日最喜欢拿她开涮的张绮都是一脸严肃。方勤难得已经早到,邵佳恩刚坐到办公桌前,张绮就来通知编创组开会了。

  这是邵佳恩第一次参加会议。图书部大会小会也开得多,但是从来没让邵佳恩参加过,倒是帮忙泡了好几次咖啡茶水,切了好几次水果。一如往常,邵佳恩正准备和几个新进的女孩一起去泡咖啡切水果端进来,方勤已经摆了摆手:“你们其他组的继续做自己手上的工作,编创组的全部留下来,包括邵佳恩。”

  大家坐定,方勤直接切入主题:“我想在座的大家都知道去年多次重播屡创收视奇迹的,我们集团出品《锦绣江山》吧,今年集团已经决定拍续集,《锦绣江山2》继续由人气天王三栖巨星盛夏先生领衔主演,而我们整个编辑组,则负责协助《锦绣江山》编剧林珈仪小姐完成《锦绣江山2》的剧本创作。

  邵佳恩的手,轻而又轻地抖了一下,她刚重获自由三个月,自然是没有看过《锦绣江山》的,这个剧有多红她不知道,但是是林珈仪写的剧本?她想起她当年在狂追盛北辰之余林珈仪陪她写稿时,那一边玩游戏一边吃零食百无聊赖的样子,一个大胆的猜测瞬间浮上她的脑海。她被这突如其来的猜测吓了一跳,她摇摇头,应该不可能的吧。

  方勤继续说:“林珈仪小姐创作了《锦绣江山1》之后,写作一度陷入瓶颈,但是续集不能间隔太长时间推出,会被市场遗忘,集团经过决定,剧本由我们编辑部抽人写,由集团总编室负责审核,林珈仪小姐冠名……”

  方勤的话还没说完,就有老编辑惊讶地说:“这不是让我们当枪手吗?”

  方勤有点勉强的笑了下:“集团利益为重。”他看了一眼邵佳恩:“除了邵佳恩是新来的,你们都是资深编辑和主笔,这里没有外人,大家都知道,林珈仪小姐和盛总关系密切,很有可能成为集团未来的女主人,关于剧本撰写,是上级交代下来的任务,在其位谋其政,做好上级安排的任务是我们的职责。不过,”他顿了顿,“剧本编写完成,参与编写的,只要有内容被选上,就可以领到十万到二十万的奖金,编写完成还有另外的奖励。一个星期为限,每个人交一份续集剧情大纲上来。”

  他的这句话,并没激起这些资深人士多少热情,作为宏盛图书部骨干的他们,更重名,况且就算是拿到二十万,对他们来说,也不算很多,辛苦编写剧本,最后名都冠不了,显然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方勤的话,也很好地压制了他们的不满–林珈仪可能成为集团未来的女主人,讨好她,可能就是给自己铺了一条康庄大道。

  邵佳恩曾以为,四年磨炼,自己已经百毒不侵,可是听到“林珈仪小姐和盛总关系密切,很有可能成为集团未来的女主人……剧本编写完成,参与编写的,可以领到十万到二十万的奖金……”这些话的时候,她自以为平静的心湖,还是泛起了涟漪。她是有资格和有理由怨恨的,可是她更明白,她的怨恨,对现在已在云端的他们,是多么无关痛痒和可笑。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艰难生活之下,爱恨情仇显得那么多余。方勤宣布散会,大家三三两两地走出会议室,落在最后的邵佳恩叫了声:“方总,可以给我十分钟时间吗?”

  下期预告:

  深夜的办公室里,只剩下邵佳恩一个人。她看着《锦绣江山1》的资料,再一次心如刀割,会议室里那一闪而过的猜测成了真。年少轻狂时,她轻易信任,最终要把所有辜负都自己扛……

  现在@夏七夕工作室 发微博并加话题#佳期未晚#,说出你的感谢和期待,就有机会获得最新样书。

  文/郑未晚

赞 (34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6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