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冬雪化作漫山的花

  作者有话说:其实最开始稿子的结尾是一个悲伤的结局,因为林沁园无法打开心结,最后她失去了程静然。我自己是喜欢这样的结尾的,年少时的友情璀璨如水晶,也脆弱如斯,我们因为各自的小骄傲,不愿意向对方低头认输,最终于时光长河中离散。但也总有人是例外吧,青春年少的时候牵住了彼此的手,往后漫长岁月里都不要再松开。

  1.奇怪短信

  程静然送给自己的衣服,再一次被妈妈强行打包寄给了外省的表姨,林沁园心里既内疚又无奈。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因为家里开了一家服装商场,程静然有穿不完的新衣服,而那些她只穿过一两次就不再喜欢的衣服,最后都送给好闺密的林沁园。

  “沁园,这些衣服你穿也好看。”程静然说这话时,那双大而明亮的眼睛里盈满了诚恳。

  十五六岁的女生,谁不想穿漂亮的衣服呢,即使这些衣服不是新的,在林沁园眼里,它们也是熠熠生辉的华服。所以,她怀着感激的心情,接受了这份馈赠。

  可是妈妈看她穿着这些衣服时,忍无可忍地说:“这些衣服既不好看,也不合身!人家不要的衣服,你总拿回来干吗!”连爸爸都摇头叹气。

  虽然父母一致反对,林沁园却不以为然,只是两代人的审美差异罢了。程静然漂亮又优雅,每天变着花样地换衣服,而且无论穿什么都好看,被公认是全校最会打扮的女生,她送给自己的衣服,怎么会难看,于是某天林沁园仍然坚持穿着程静然送的一条宽松的格纹连衣长裙去学校。

  在教学楼门口,她碰到了当天的值日生,本班同学徐延夏。林沁园所在的学校有一条规定,所有的学生都必须轮流值日两个星期,站在教学楼门口跟来来往往的老师同学问好。

  也许是身上的这件裙子让林沁园飘飘然了,平时只敢偷偷关注徐延夏的她,竟然鼓起勇气主动对他说了声早上好。

  “早上好啊,林沁园。”少年憨憨一笑,跟她问好后,冷不丁问了一句,“你家里有怀孕的亲戚吗,是不是穿错了她的裙子?”

  尽管他的语气非常自然,没有表露出任何主观情绪,林沁园仍然感受到一种“被嘲笑”的冲击力,她迅速涨红了脸,尴尬得无言以对。原来,她自以为好看的连衣裙,在徐延夏眼里,居然是“孕妇装”!真的,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自那之后,林沁园再没阻止妈妈把那些衣服拿去送人,不是衣服不好看,而是自己根本没有程静然的优雅气质和高挑身材,所以,与其辜负了她一番好心,还不如不要。

  可……那么多次都收下了衣服,下次要怎么拒绝呢,一向对好朋友言听计从的林沁园对此十分烦恼。她想避免掉任何产生不愉快的可能性,因为,虽然程静然从不拒绝任何人的请求,无论是谁邀请她一起逛街,帮忙挑选好看的衣服,她都会笑着答应,给人的感觉是友善和完美的,但私底下的她并不好相处。

  她的负能量,坏脾气全都留给了林沁园。几乎是每天,林沁园都要听程静然吐槽她的那些烦心事,“陪人逛街实在是太累了,我受够了她们理所当然地把我当作免费劳动力”“我要气炸了,有个男生总是发短信约我见面,我问是谁,他说见面了就知道了,天哪,不知道是谁,我为什么要见他啊”……

  每当这种时候,林沁园都会被程静然激动的语气和阴沉的脸色吓到,她小心翼翼地想要安慰对方,可程静然根本听不进去,甚至指责她根本不懂自己的痛苦。

  不仅如此,好几次,在程静然情绪不佳时,林沁园不能迅速决定好,火锅到底吃不辣还是微辣,回家到底是坐公交还是地铁,程静然都会直接甩脸色走人,连百分之一的耐心都不愿意施舍给她。

  虽然被程静然的坏脾气折磨得够呛,但她对程静然始终都讨厌不起来。

  聪明又心灵手巧的程静然,大概是世界上除了父母之外对她最好的人,会帮她搭配衣服,教她怎么处理人际关系,让她从一个土气又胆小的女生,渐渐变得自信起来。有时候林沁园会觉得,有了程静然之后,她就像拥有了哆啦A梦的大雄,拥有了攻克无数困难的底气和技能。

  如果不是那一年,程静然因为身体不好休学,在遥远的外省休养,而林沁园主动跑去探望她,她们也不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本来,她很高兴,这么多年来,这份友情只增不减。直到有天回家路上,程静然以一种很暴躁的语气提到了徐延夏。

  “那个总是给我发奇怪短信的人,好像是……徐延夏!”

  正在专心数红灯剩余秒数的林沁园一下子愣住,她觉得自己可能出现幻听了。

  2.学霸情商堪忧

  对于给程静然发匿名骚扰短信这种事,换作别人林沁园还会相信,可是徐延夏,那种整天只专心学习,连自己同桌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的资优生,根本不可能嘛!

  她记得高一开学都一个月了,班上分发月考试卷时,她的试卷被传递到徐延夏手里,而他看了一眼试卷上的名字后,茫然地转头问她:“同学,你知道林沁园是谁吗?”

  林沁园愣住,有点哭笑不得,又有点说不出的难过。整整两年的同学,一个月的同桌,她一直暗暗关注着他,可他连她是谁都不知道,明明……他还帮过她的啊!真的什么印象都没有了吗?

  见她没有说话,他又问了一次,是后桌的男生爆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徐延夏闹了个大红脸,忙不迭地跟林沁园道歉,并且保证说,以后一定会牢牢记住她的名字。

  遗憾的是,隔天全班重新换了座位,他们也不再是同桌。后来呢,再次打交道时,他倒是叫出了林沁园的名字,却问她怎么穿着一条孕妇裙。

  这两次之后,再加上平日的一些观察,让林沁园确定了,上帝果然是公平的,徐延夏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却情商堪忧。

  说话直来直去,从来不会考虑对方感受,对细节也漫不经心,好几次有走错教室的情况,尤其是有一次,明明姓李的地理老师上课时,他站起来张口就说:“周老师,我觉得这个问题换个角度来思考更好……”

  这样的徐延夏,怎么会认识因为休学而低他们一届的程静然,并且给她发骚扰短信呢?林沁园笃定是程静然弄错了。

  几天后的周末,两个人在公园散步时,程静然举着蜡笔,在秋千架的木桩上画了两个樱桃小丸子,中间用一颗红心连结着。

  “这两个呢,就是我们!”画完后,程静然略略有几分得意,伸出一根手指指向那个名字,同时睨一眼林沁园。

  “画得真好!”她真心实意地赞叹了一句,想了想,忍不住又说,“蜡笔画的……过不久应该会脱落吧。”

  “好像也是。”程静然也意识到了,她站在茂盛的大树下,阳光从枝叶间漏下来,在她脸上、衣领上,映出明亮的光斑,“到时候我们再来画,把它们补上,以后常常来就是。”

  冲洗。林沁园怔怔看着貌美如花的少女,她的心就在那一刻怦怦怦跳动起来,仿佛什么鼓满了风帆,正在迫不及待等待启航。

  然而,很快地,她心头荡漾的感动被程静然狠狠击碎了。

  从公园出来后,程静然心血来潮拉着林沁园去买冰淇淋吃,她又提到了徐延夏:“他又给我发了好几条短信,不是问我有时间吗,就是问能不能去找他。这人到底在搞什么呀!”

  正是十一月的傍晚,寒冬渐露端倪,林沁园冻得直打哆嗦,听到这里,木着舌头问:“会不会有什么误会,那个手机号真的是徐延夏的吗?”

  “就是他的!”

  程静然皱起秀气的眉,掏出手机给她看那个号码。的确是徐延夏的手机号,前两天为了这件事,林沁园特意偷偷打听了徐延夏的手机号,这下她无话可说了。

  “算了不提他了,你怎么老穿着校服,我之前给你的衣服呢?”程静然语气不耐地转移了话题,她今天没背包,口袋又很小,随手把手机塞进了林沁园的包里。

  “嗯……天气冷了,明年夏天再穿吧。”即使是早就想好的说辞,林沁园仍然说得磕磕巴巴。她的目光一直望向路边爬满了树叶的墙,还有两朵红色的小花在晚风中摇曳着,像自己忐忑的内心。

  幸好程静然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只随口说:“也是,不过我正好还有些去年秋冬的旧衣服可以拿给你。”

  林沁园正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拒绝,没想到程静然忽然抱着肚子,表情痛苦地蹲了下去,脸色也瞬间苍白无比。她吓了一大跳,急忙扶她去了附近的医院。检查结果出来,是慢性胃炎,程静然本来就有胃病,刚又吃了冰的,所以才会肚子痛。

  从医院出来后,林沁园很懊悔,如果自己能拦着静然吃冰淇淋就好了。正絮絮叨叨地叮嘱她以后别再吃冷饮时,程静然忽然发起了脾气,嚷出一句“是我自作自受,你别管我了”就黑着脸上了公交车。

  林沁园尴尬地僵在那里,晚风寂静而清凉,吹乱了她新剪的刘海,这是一个星期前,程静然亲手帮她剪的。

  无所不能的静然,教她怎么变美、变勇敢,对她坦诚到毫无保留的静然,她反复回忆着曾经的点滴美好,借此提醒自己,人无完人,她不应该去计较静然的坏脾气。

  包里的手机有电话进来,等林沁园掏出来一看,电话已经断了,对方立即又发了一条短信。她点开看了一眼内容,才意识到这是程静然的手机。

  那条短信说,程静然,我已经在“云中城”等了一天,你一定要来!署名是徐延夏。

  3.云中城

  “云中城”是一家很有名气的冰雪主题乐园,程静然早就说过想去玩,没想到徐延夏连这个都打听好了。

  那天晚上,鬼使神差地,林沁园去了“云中城”。衣衫单薄的徐延夏果然站在大门边的角落,街灯离得远,他的身影模糊成一团黑影。她想起很久前的那一天,也是隔着这样不远不近的距离,她坐在树荫下的台阶上,看着他认真地低头扫地。

  同一天迟到的两人,被班主任责罚打扫校园,天气很冷,因为感冒而头昏脑胀的她差点晕倒,当时是徐延夏主动抢过打扫工具,让她坐下休息,然后一声不吭地干完了所有活。

  这两年里,她总是反反复复想起那个冬天,还有那道笔直的背影,美好得好像童年的一场樱花雨。可他根本不记得了,全然不知当年的举手之劳,会被另一个人惦记这么久,就像他也不知道,此时他固执等待的人永远都不会来赴约。

  林沁园黯然地离开了。

  隔了一天,程静然来找她要回手机时,软声软气地道歉:“昨晚是我不对,我只是在责怪自己,明明知道身体不好,还忍不住犯馋。我当时心情实在太糟糕了,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林沁园轻而易举地原谅了程静然。这没什么可生气的,她想,她这么喜欢程静然,不过是无缘无故被当了一次出气筒而已,她完全可以包容。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程静然一如既往地对林沁园倾吐自己的烦心事,偶尔也会提起徐延夏,说这个人仍然在锲而不舍地给她发短信,想拉黑他,又担心后果,实在烦恼。

  “好怕他恼羞成怒,到处跟人讲我坏话。只能一直不理他了,唉,真讨厌啊这个人!”即使说着抱怨的话语,程静然微微皱眉的表情仍然那么好看,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她花了太多时间和精力,决不能忍受出现瑕疵。

  徐延夏会就这么放弃吗,林沁园保持着沉默,想起这个名字,她的心里就满是酸涩,就像刚刚生吃了一颗很酸很酸的青梅。

  在程静然被人拉去陪逛街挑选衣服时,无精打采的林沁园独自去了“云中城”。她想看看这个让徐延夏心心念念想跟程静然一起来的地方,到底有什么魔力。

  大概是心情不好的缘故,那些美轮美奂的冰雕没有引起她的兴趣,最后坐在休息区发了很久的呆。

  旁边负责引导游客的工作人员是位身材矮小的大姐姐,她穿着棉服,戴着口罩,看不清模样,在她由于躲避玩闹的小孩而摔倒后,林沁园好心过去扶起了她。

  大姐姐感激又热情地跟她聊起了天,问了名字学校之类,然后兴奋地说自己也是这个学校的。

  林沁园也很高兴,她觉得这位大姐姐的眼睛很漂亮,像徐延夏。

  到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来这里是期待能遇到他。可是期待这东西,就像一颗表面好看的水果糖,实则里面是苦且坚硬的核,甜味稍纵即逝,剩下的只有苦涩。

  她这么想要见到他,然而,他不会知道,他什么也不会知道。

  进入本学期的最后一个学月,终于轮到林沁园值日了。冬天天亮得晚,她匆匆忙忙赶到教学楼时,另一个值日生已经在那里了。

  穿着深色校服外套,露出白色衬衫领的男生,书包斜挎在身后,正举着一本英语词典在看。竟然是徐延夏,林沁园下意识就要张口打招呼,然而还是忍住了,默默站到离他不远的地方开始值日。

  一直到这个星期的最后一天,后知后觉的徐延夏才注意到她,他很不好意思地说:“原来这个星期是你跟我一起值日啊,我都没注意到。”

  林沁园牵强地笑了笑,没有回应。值日时间只顾低头背单词的徐延夏,连从他面前经过好几次的程静然都没有发现,又怎么会注意她呢。

  “明天周末,我请你去”云中城“玩吧。”徐延夏的话题跳跃得很快。

  又是“云中城”!

  林沁园立刻想起那天晚上,他在“云中城”门口等待程静然的场景。这人怎么这样啊,约了程静然,又来约自己,也太随便了吧,无名怒火烧毁了她的理智,让她毫不留情面地拒绝:“我不去!你找别人吧。”

  徐延夏的脸色变了变,即使再怎么迟钝,他也感觉到了林沁园突如其来的敌意。他小声地说了声对不起,正好值日时间到了,他与她错身而过,目光笔直,走向相反的方向,没有留一丝余光给她。

  她的口气是不是太凶狠了,就连好脾气的延夏也生气了,他以后都不会再理自己了吧。林沁园懊恼得想哭。

  4.过客

  林沁园还没找到机会跟徐延夏道歉,又被另一件事搅得心烦意乱。

  程静然突然消失了。离开前的晚上,她跟林沁园打电话说想出去玩。就快期末考试了,哪有时间出去玩,当时林沁园觉得对方只是随便说说,没放在心上,没想到第二天程静然真的请假走了。

  两个星期后,得知程静然回来时,林沁园特意跑去买她最喜欢的甜品。

  队伍很长,站在前面的女生正跟朋友炫耀自己的外套:“这是程静然送我的,我好喜欢,她只穿了一次,看起来就像新的。”

  “这外套很贵吧,她居然舍得送给你。”朋友带着羡慕的语气。

  “她很大方的,而且她说我是她最好的闺密。我也对她很好啊,她最喜欢这家的甜品,我特意来给她买。”

  听到这里的林沁园,感觉心里某个地方突然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她一直以为,自己才是程静然的闺密,而其他所有围绕在她身边的人,不过是称之为“朋友”而已。原来她并不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好不容易买到甜品的林沁园,因为赌气,没有去找程静然,反正……别人已经帮她买了甜品!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程静然也没有主动找她,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林沁园敏锐地感觉到了。

  问题出现了,她却没有去解决的动力。因为,程静然最近更新的朋友圈,频繁地提起另一个女生的名字,她称呼对方为好闺密,晒出很多两人逛街时的照片。

  看样子,徐延夏带给她的困扰已经成为了过去时。她也很快会成为过去时吧,林沁园盯着手机屏幕,默默想着。

  她在对话框里输入,又删除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扔开了手机。她不得不承认,对于程静然身边出现了二号闺密这件事,她心里是非常不爽的,以至于没办法做到像以前那般不计较。

  可是这种事,能说出口吗,她能去跟程静然说出自己的介意吗。小心眼,嫉妒,她不愿意在友情中扮演这样一个角色。

  冬天里最冷的那一天,林沁园意外地在街上碰到了徐延夏。

  他在陪一个女生逛街,那个女生看起来年纪比他大几岁,几个人对视的一瞬间,林沁园想起来,这是“云中城”那位眼睛很漂亮的大姐姐!

  “这是我姐姐。这是我同学林沁园。”徐延夏给两人做介绍,脸上带着诚挚的笑意,好像并没有因为她曾经生硬地拒绝他的邀请而生气。或许,他已经忘记了那件事。

  说不清为什么,一直很想道歉的林沁园反而很失落。只有对不在意的人和事,才会根本不放在心上,连原谅都谈不上吧。

  “这孩子,非得让我请假来逛街买衣服,我整天在冷冰冰的地方工作,穿着大棉袄,买衣服也没用。”徐姐姐笑着说。

  “你不是要过生日了嘛,其实本来不用你请假的,我之前想请一个搭配服装很厉害的女同学,让她见过你之后,偷偷帮我选好送你的衣服,但她一直没答应。”徐延夏嘀咕着。

  徐姐姐嗔怪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热情地邀请林沁园再去“云中城”玩:“上次我跟他提到你,他说你是他同学,我让他叫你再来玩玩,这小子肯定是忘记了。”

  徐延夏摸着头,嘿嘿傻笑。林沁园勉强跟着笑,只是,在转过身的瞬间,鼻头酸了起来。

  原来,他只是替姐姐邀请她去“云中城”,她却因为误解而对他发脾气。

  曾经关于徐延夏那一举动的所有臆想,好的坏的,她反反复复揣测过无数遍的念头,都不是真的。

  甚至连让程静然烦恼的那些骚扰短信,也是莫须有的,人家只是想请他帮忙给姐姐挑选衣服而已。

  一切都只是一场误会而已,糟糕得一塌糊涂,又忍不住想,其实还是要感谢这个误会,让她有了勇气跟他产生交集。

  人来人去的街上,她凝着泪眼,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徐延夏还跟姐姐站在那里说话,她视线里有飘飘扬扬洒落的雪花,也有面孔微微侧转,神情如孩子般赤诚的徐延夏。林沁园想,这是她终其一生都不会忘掉的场景。

  有些人,注定是生命的过客。可是,她没想到的是,这些人中,竟然还包括曾经她以为会成为一辈子好闺密的程静然。

  5.隐患显露

  林沁园的微信号、手机号,全都被程静然拉黑了。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发现这个结果的时候,她已经联系不上程静然。两人之间的隐患,就像深埋在土里的地雷,经过风雨冲刷,终于显露出来,并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这是程静然已经有了新闺密之后,再也不需要自己的意思吗?林沁园又气又委屈,找到她跟程静然共同的朋友,拜托她们去问原因,然而程静然始终没有回应。

  大雪之后,因为气温骤降,林沁园病了一场,打了一个星期的点滴才好。最后一天从医院出来时,天气预报里说的第二场雪如期而至。她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想起去年冬天没有下雪,程静然当时说,如果下一个冬天下雪了,她们就一起去学滑雪。

  可惜世界上的一切都变得太快,现在她懂了,再好的朋友也会在一夜间变成陌生人。

  才走了几步,突然接到了程静然的电话,林沁园一手撑伞,另一只因为打针而伤痕累累的手艰难地按下接听键。

  程静然的态度咄咄逼人:“林沁园,你别再找人说情了,你这样真的很烦,明知道我讨厌别人给我压力!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拉黑你吗?我上次请假出去玩,回到了以前养病的地方,看到有人穿着我的衣服,我一问才知道是你表姨,你把我送你的衣服又送了她!我还知道了,当初你并不是特意来找我,只是在表姨家做客,然后顺便去看我而已。”

  “我……”林沁园哑然,当时去看程静然,的确是因为她碰巧就在表姨家附近而已,可这些年自己对她的友情却是真的啊!冷风将手背上的伤口吹得生疼,林沁园忍住眩晕感,小声地恳求:“静然,我们以后再说好吗?”

  “我们没有以后了!”程静然冷酷地一口拒绝。

  “其实这些事我都可以不在意,我无法容忍的是,你明明不喜欢我的衣服,为什么不能主动告诉我,很多次我发脾气后,我都能感觉到你的不开心,你却从来没有跟我抗议过。你以为自己很伟大是吗,以为这样我们就能愉快相处下去吗?我那么信任你,把所有心事都告诉你,而你从没对我敞开心扉过吧!你好自为之吧!”

  程静然终于挂了电话后,林沁园的手背已经冒出了殷红的血,触目惊心的颜色,顺着手腕流下,却不及眼泪坠落的速度。

  这段时间来所有的沮丧、懊恼在这一刻轰然凝聚,自尊心遭遇沉重的打击。她的确以为,面对强势的程静然,自己能够做的无非是沉默。

  一个人常常面对另一个人突如其来的坏脾气,怎么可能永远毫不在意,她却始终催眠自己不去介意,把自己当成一团橡皮泥,捏造成可以适应程静然的模样。

  没想到的是,一向只顾宣泄自己情绪的程静然,原来早就注意到了她心里起起伏伏的暗涌,那一次次明明感觉很委屈,却拼命压抑住的负面情绪。

  程静然的怒火远远超过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林沁园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解。能怎么辩解呢,她所指责的一切,本来就是事实啊。

  有种从来没有过的无力感涌上来,就像感冒的病毒仍然侵占大脑,眩晕的感觉一波又一波,林沁园感觉自己的嘴唇一直在颤抖,然后双手也开始抖,最后她眼前只剩下铺天盖地的漆黑。

  6.失而复得

  从那次在医院门口昏倒,一直到高考结束后的半年里,林沁园和程静然这对曾经最要好的闺密,竟然真的做了陌路人。

  很多次,即使是在校园里偶尔碰到程静然,林沁园都是下意识地掉头躲开的,而程静然更是连一分余光都不屑于给她。

  曾经以为能天长地久的友情,年少时的承诺,缥缈得如一缕青烟,在时光的长河里袅袅散去。

  考试结束后,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林沁园终于有了即将远赴异地的不真实感,心头一直憋着的那股劲松了下来,暑假里剩余的日子,关于曾经刻意压抑着的,关于程静然的一切在脑海中不停翻涌。

  跟同学聚会拍合照的时候,她愣愣地看着照片上的自己。小短发,微圆的脸,到现今披着长发和消瘦的面孔,眼睛里有雪亮光芒,再不是认识程静然时那个灰暗蒙尘的林沁园。

  岁月更迭中,她终于长成了最想成为的模样,身边却再没有一个程静然可以带着她一起往前跑。

  有一天晚上在初中同学的群里聊天,翻看群成员时,她的手指不经意落到了程静然的头像上,等到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她已经点开了程静然的朋友圈。

  在拉黑了她之后,林沁园竟然还能看到对方朋友圈里的全部内容。很显然,程静然一直没有删除她。

  她看到她们吵架后不久,程静然发了一条内容,“我能相信的东西很少,可是有一样不曾变过–你永远不会不理我。”

  再往下是一张照片,拍的医院走廊,病房号看起来有点熟悉。

  林沁园眉头一跳,突然想起来,这是当初自己晕倒后住院时的病房号!那个时候程静然来看过自己,而她还在自怨自艾,为什么程静然非得在她重病的时候,跟她发生争吵。

  因为这一份委屈,即使明知道是自己的错,她也憋着劲不肯主动跟程静然道歉。

  可是……那样骄傲的程静然,其实早已经对她低头。即使她做了那么多的错事,程静然仍然在偷偷地关心着她。

  程静然朋友圈的最新一条更新,“听说你一切都好,想得到的都如愿以偿,我也为你高兴。”

  每一句话,都似乎在对林沁园说,即使程静然明知道自己已经被删除了,林沁园根本不可能看得到。

  那天晚上,在明亮的日光灯下,林沁园反反复复地看着那些内容,也想了很久,放下手机的时候,心头有闷钝的痛楚。

  隔天她去了她们曾经去过的公园,那个秋千架木桩上,程静然画下的两只樱桃小丸子,仍然咧着嘴笑得没心没肺,但斑驳了颜色,中间那颗红心几乎完全剥离了。

  林沁园的手指轻轻碰上去,眼泪随即跟着汹涌而出。

  她反复问自己,静然希望她能够坦诚,她就坦诚好了,她那么喜欢静然,为什么当初就是不能委屈一下自己呢?为什么明明是自己的错,她却抓着程静然骄傲的态度不放呢?

  明明最开始错的是自己,欺骗了好朋友,明知出现了缝隙,却不愿意主动弥补,一心顾影自怜。当初的那个不可爱的她,如今想想,连自己都觉得讨厌。

  一刹那间,她飞快地转身,朝着程静然的家里跑去。

  车水马龙,沦为了不断倒退的风景。可惜,静然家里人去楼空,邻居说她们一家去了外省过暑假。

  林沁园没有多想,立刻买了火车票。时间过去得还不算久,如果有一丝可能,她都会拼了命去弥补和挽回。

  票买好后,林沁园鼓起勇气加回了程静然的微信,然后给她发消息说,自己马上就去看她。

  在火车站外的广场,她意外遇见了徐延夏。他拉着硕大的行李箱,看样子是提前去大学。

  莽撞的林沁园一头撞在他身上,被反弹得一屁股跌坐在地。

  林沁园呆呆地抬头,看着本来以为高考结束后,再也不会相见的人。有种熟悉又遥远的悸动,随着他越走越近的脚步,在胸口肆意蔓延,渐渐溢至喉间,让她几乎发不出声音。

  此刻,他就站在她面前,这样近。

  徐延夏伸出手来,将她拉起来,什么都没说,先问了一句:“痛不痛?”

  林沁园咬一咬下唇:“痛。”

  “哦。”他说。

  她瞪大眼睛,顿时哭笑不得,哪有这样木讷的男生啊,人家说痛,他就回了一个哦。

  因为要赶火车,林沁园没有心思跟他多说,绕过他匆匆奔向进站口,徐延夏在后面挥着手喊,“林沁园,我们在同一所大学!”那声音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很期待以后能经常见到你。”

  她的脚步一滞,蓦然想起了那时独自去冰雪乐园时,她有多么渴望能巧遇他。如今时光流转,徐延夏竟然会主动说期待能见到她。

  林沁园回头,努力扬起嘴角,微笑着说好。

  与此同时,微信叮咚一声,程静然给了她回复–好,等你。

  失而复得,就像一个奇迹。

  文/薏苡薇

赞 (10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