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仙,你的孩子掉了!

打赏5-10元,获取全年PDF杂志

  简介:我好像遇到麻烦了,一个帅气的上仙跟别人打了一架,就怀了身孕,还要来我家养胎……喂,我可什么都没干,我懒着呢,“喜当娘”这种事情我不负责的!可是,上仙真的蛮帅哎,万一我护胎有功,上仙会不会觉得无以为报,便以身相许呢……

  一、上仙,你好像有孕了……

  我,幽冥鬼佬,自成魔以来甚少招惹是非。一是我生性懒散,不爱结仇;二是我的属性破坏力太强,勾魂夺魄什么的,不要太简单,但这种缺德事儿我一向不做。

  我甚少施恩结仇,门庭冷清,所以当那两个满身仙气的仙子执剑站在我家门口时,我是茫然的。

  “幽冥鬼佬是吧,我们是青岚上仙座下的弟子,上仙有事相求,请你与我们走一趟。”然后直接把我扛走了。

  我在魔界的存在感本来就挺低的,而且自古神魔不两立,我实在是想不通那位青岚上仙到底有什么事儿能有求于我,还有他是怎么知道我的?

  一路战战兢兢地想着各种可能,等到了青岚上仙所在的仙山时,扑面而来的仙气更是让我双腿止不住地发软。

  那两个仙子把我扛进山顶的一座恢宏的宅子里,接着进入一个大堂,随后一个转身,隐去身形,把我一个人扔在那儿了。

  “哎?”我着急忙转了两圈,这是闹哪样啊?

  “幽冥鬼佬?”一个凉飕飕的声音不知道打哪儿飘了出来,我猛地回头,原本空荡荡的屋子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长椅,上面侧躺着一名年轻男子。他一袭白衣,乌黑的长发披散开来,清幽的眸子注视着我,一尘不染,说不上来的好看。

  我瞬间感觉自己苍白的鬼脸红了一丝。

  “是。你是青岚上仙?”我道。

  他微微点头,问:“听闻你会勾魂摄魄?”

  我心下一惊,害怕之余又有点儿茫然:“是。”

  “甚好。如此,也只有你能帮我了。”他慢慢地起身,起先我没发现,这会儿才看出来了,这青岚上仙虽然身形修长,但肚子略大,准确来说,小腹的位置,凸得有点不太正常。

  “上仙,您这肚子……”我欲言又止。

  “嗯。”他笑了笑,伸手在肚子上点了点问,“要来摸一下吗?”

  “我……”还是免了吧。

  “我看你道行不低,你可看得出来,我肚子里是什么?”

  难道不是肉?我沉默了。

  “所以你来摸一下,这也正是我找你来的原因。”青岚上仙瞬间变得严肃。

  我看着他,心里疑虑重重,却又不敢问,只能上前伸手去摸。

  说真的,要不是手底下的触感如此真实,我实在难以想象,我这么一个除了长相不那么吓人,浑身上下都透着戾气的妖魔,居然如此大大咧咧地摸一个上仙的肚子,而且他还很配合地挺了一下。

  虽说这场景有那么点诡异,但我心里免不了有点荡漾。

  慢慢地,我的面色沉了下来。

  青岚上仙的肚子里有股法力在横冲直撞,虽说威力不大,却很难捕捉,不知他肚子里有何物,竟如此怪异。

  “这是?”我再度茫然。

  “一个月前,我路过汴州,在城外收拾了一条正在作恶的苍龙。”他面色微沉,有些不悦地说道,“本来也没什么,谁知道那苍龙居然是半妖半仙之体,我杀它时,它拼死一击,我没挡住,让它把它的龙珠打入了我体内,这段时间我想尽办法也没能逼出此物。不知你能否摄走此龙珠的精魄,让它消减于我腹中。”

  他说得很认真,我的心情却复杂得不能再复杂。

  半晌,我小心翼翼地开口:“上仙啊,其实您觉不觉得,不管龙珠有没有法力,您这肚子却不该大到如此地步。”

  “嗯?”青岚不解。

  “依我推断,这龙珠的法力原本是很微弱的,但它一直在吸取您的法力,所以才会日渐变强。”

  青岚的脸色变了变。

  “还有啊,”我不怕死地补充道,“我方才还探测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脉搏,如果没猜错,您肚子里的应该已经不是一颗龙珠了。”

  “那是何物?”

  我抬头,那苍龙打入他身体的龙珠,其实是很强大的后手啊。

  “一条小龙,或者是一个小娃娃。”

  闻言,青岚的身体僵了,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我无比感慨地看着他的肚子,用凡间的话说,这应该叫怀孕。啧,有生之年居然能见到怀孕的男人,真是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到。

  二、就这样上了上仙的床……

  青岚上仙会找到我,其实也不难理解。

  堂堂上仙着了条妖龙的道,这本来就够丢人的了,结果还把肚子搞大了,他还是个男的,这要是传出去了,三界估计得热闹好一阵子。为避众仙耳目,他只能悄悄找到我,不声不响地把这事儿办了。

  青岚脸上神色复杂,不用想也知道,他正在进行多么激烈的思想斗争。突然,他猛地望向我。

  我赶忙摆摆手道:“上仙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我还想再活一阵子呢。

  事已至此,我既成了知情人,多少要卖点力。

  我哆哆嗦嗦地挪到青岚身前,扯了扯他的衣服,道:“上仙,我会尽我所能帮助您,一会儿您可能会,有点疼。”

  青岚用眼神示意我赶紧施法。

  我手下暗暗用力释放出妖力,在青岚的肚子上轻轻游走,他的仙体并不排斥我的妖力,不一会儿,青岚眉头微蹙,我的掌心与他腹中那物仅隔了一层肚皮。

  见青岚闷哼了一声,我忍不住出声安抚:“快了,快了,就快出来了。”

  哎?怎么有种谜之接生的感觉。

  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龙珠已化形,又在青岚体内待得太久,建立了断不开的联系,我加大力道,却惊诧地发现它在运用青岚的法力与我对峙。

  被弹飞出去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没招了。

  青岚上仙捂着肚子,表情痛苦。人间女子胎动是什么感觉,估计他这会儿就是什么感觉。

  作孽啊。我在心中感叹了一句,默默地爬起来,雪白的头发垂在胸前。本来我梳了个极好看的发髻,这会儿全散了,颇有种装神弄鬼的感觉。

  “上仙,我实在无能为力了。”我摊手道。

  青岚上仙那玉雕似的脸蛋拧在一起,神情是说不出来的痛苦,但长得好的人,就连痛苦的样子都比别人好看些……

  我看着他的脸走了一会儿神,然后低头捏紧了拳头。

  该死的食色性也!

  “你可还有其他办法。”他哑着嗓子,手垂着,时不时晃一下,看上去想捂着肚子又下不去手。

  “它能运用您的法力,我实在敌不过。”我无奈道。

  青岚有多强,他肚子里的那玩意儿就有多厉害,要是找个更强大的上仙强行取出,那青岚半条命也没了。啧,这题无解!

  “那,它会一直变大吗?直到吸干我的法力,破腹而出。”青岚上仙望着我,语气再不淡定,透着一点无助。

  “那也不一定……”我喃喃道。

  “哦?莫非还有其他法子?”青岚上仙眼神里带着一丝渴求,眸子闪闪发亮。

  我鼓足勇气,道:“要不……生出来吧。”

  “什么?!”青岚上仙震惊了。

  我张张嘴准备解释,可没等我出声,头顶上方突然传出一个悠长的女声:“青岚上仙何在?”

  我吓了一跳,青岚上仙皱眉,挥手变出一方床帷,转头对我低声道:“进来!”

  我想都没想就往里钻。

  青岚是招呼我来帮忙的,可要是被别的神仙看见了我,还不得杀了我。我躲在青岚上仙身后,被仙气一熏,死捂着鼻子不让自己出声。

  仙气涌现,接着前方出现了一个等级不低的神仙。

  而后是一阵幽香,我悄悄探头去看,一个红衣美女轻飘飘地飞了进来,落地时红衣滑落一片,格外美丽。

  青岚上仙侧躺着,头都不抬。

  “上仙近来可好。”美女盈盈一笑。

  “何事?”青岚上仙语气里带着不近人情的疏离,仿佛那美女要说自己只是来串门的,他下一秒就能赶人出去。

  美女干笑了一声,那模样,仙子不愧是仙子,尴尬起来都比我好看。

  “天帝日前在北海角收了两只朱鸾鸟,特赠上仙一只,让我送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想着这青岚上仙面子够大的,天帝打到了鸟都记着送他一只,那他疑似怀孕这事儿更不能传出去了。

  仿佛跟我想到一块去了,青岚上仙“嗯”了一声,就急着把床帘放下,明摆着在赶人。

  等仙气消散不少后,我弱弱地抬头,见青岚上仙翻过身来平躺着,表情凝重。

  他似乎并不觉得此时的情况有何不妥。

  我一身乌黑的长袍,白发如雪,浑身妖气毕现。就这样的一个妖,跟青岚上仙待在一张床上,连我都觉得亵渎了他。

  于是我赶忙跳下床,朝青岚上仙拱了拱手,道:“上仙保重,我先走了。”

  三、欢迎上仙来养胎……

  回到魔界之后我花时间研究了一下青岚上仙的情况。

  事实证明,我的推断没错,我的建议也没错–生下来比较靠谱。

  硬取出来是不可能的,虽然像人间女子一样怀胎十月生出此物,那青岚上仙的修为算是断送了大半,但总好过没命,至于生出来是个什么东西,那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可怜了他,如此气质不凡、貌胜潘安的上仙,居然摊上了这档子事儿。

  我披着黑长斗篷,揉了揉头发,心里想着青岚上仙的黑发清瞳,白衣似雪,仿佛天山上的雪莲,孤高又寂静。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一眼万年不过如此。

  “你在想什么?”

  清冷的声音猝不及防的响起,我一个激灵,猛地回头,只见青岚上仙正靠在一只红色的大鸟身上,望着我。如果没猜错,这应该是天帝送他的朱鸾鸟。

  “上……上仙?”我看得眼睛都直了,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我跟天帝说我要去三界游历,争取到一些时间,你之前说要要生下来,为什么这么说?”青岚上仙上前一步,身上穿的依旧是白衣,却比那日宽松不少,不仔细看倒也看不出肚子变大了。

  我连忙伸手去扶他,开玩笑,这么大一个神仙在这里杵着,很容易引起围观的。

  “就如女子怀胎十月,生下孩子。现在也无他法,生下来,肯定会耗损不少修为,但总比强取它,危及您性命的好。”

  青岚上仙沉默了一会儿,点头。

  我忍不住问:“您真的相信我啊?”

  他扭头看我,勾起嘴角微微一笑,道:“我只觉得你心境澄澈,值得相信,况且现在的确别无他法。”

  我一言不发地带着他往我的洞里走。

  我是幽冥鬼佬,擅长摄人心魄,但此时我只觉得自己的魂魄已丢失了大半。

  简而言之就是,我很诡异地犯花痴了。

  我虽然甚少与人交往,却有一个死对头,望舒山脚下河流里的一只大龙虾,他时不时会来找我打一架。

  就在我把青岚扶上我的床,理了理他的衣服和头发,顺便还摸了一下肚子,以测……嗯,胎位的时候,那只大龙虾冷不丁地出现了。

  一阵妖风刮过,我眼皮子猛地一跳。

  “牵池!你给我出来!”他在门外大声喊着。我看了一下青岚上仙,问:“上仙,你现在法力如何?”

  “尚可。”

  我欣喜握拳,道:“上仙,养胎重在心静,环境也要好,这只大龙虾如此聒噪,肯定会吵得腹中胎儿睡不着觉,胎儿睡不着,就会踢你帅气的肚皮,拱你完美的腹肌……”

  青岚上仙甩手就在洞门口设了个结界,将嘈杂的声音隔绝在外。

  我感叹,上仙真是一个识时务的男人啊,又长得这么好……

  忽然,青岚上仙的呼吸有点不稳,他肚子里那东西比我想象中长得还要快,才几日不见,他的肚子就大了一圈,既然已经卷入此事,我也不能不管。

  “上仙可是准备在我这儿……临盆?”“临盆”两个字,我说得很艰难……

  青岚上仙面色一僵,继而说道:“待在仙界免不了与众仙打交道,为保万无一失,只能暂时待在你这儿,你放心,此事过后,我必有重谢。”

  这话可说重了,我心虚地想,就是没有重谢,我也乐意让你在这儿一住再住,住到生娃,这样逢年过节我就能去送个红包什么的。

  我看着青岚上仙的面容,不语。

  “你叫牵池?”他突然问。

  “嗯。”我答道。

  四、一切为了孩子

  自与青岚上仙扯上了那么一点微妙的关系后,我的生活就发生了一些变化。

  先是青岚仙气太盛,总引得妖怪驻足,因此只能每天布着结界。其次是青岚上仙的肚子越来越大,法力也越来越弱,一个神仙在魔界要是被发现,后果可想而知,而且我估计他现在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无奈我只能带他去人界避一避。

  可是青岚上仙太显眼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男人,走到哪儿都能引起围观。我能感觉到青岚有多不待见他肚子里那玩意儿,出来这么久,一直都是我在为他把脉,摸肚子,他自己碰都没碰过。

  他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我琢磨着找点东西给他补补,传闻天山上有种龙诞果,强身补气,我简单地准备了一下,便直奔天山。

  啧,我如此鞠躬尽瘁,估计事后也担得起青岚上仙一句“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了吧。

  天山险峻,险峻到我拄着拐杖爬了整整一天才上去。等我终于瞧见了龙诞果的枝叶时,一声凌厉的嘶吼响彻天空,我抬头一看,一只银灰色的大鸟扑棱着翅膀飞了过来,嘴巴一张,兜头就劈下一道闪电。

  我捂着脑袋滚了几下。

  我不怕闪电,正准备抄起拐杖跟这大鸟干架的时候,却发现它飞到龙诞果的上方盘旋着,时不时一道闪电落下,将龙诞果护得严严实实。

  我犹豫了一下,它是在保护那果子,而我要去摘,打起来伤了我没什么,伤了龙诞果那可真不值当,况且我再去哪儿找另一颗啊。

  我愤恨地望着它,使劲儿吼道:“死鸟!有胆子冲我来,离龙诞果远点!”

  那大鸟叫了一嗓子,翅膀扑得更欢了,闪电噼里啪啦地落下来,所到之地,草木成灰。

  它绝对是故意的!

  我一个飞身蹿到半空,抡着拐杖去敲大鸟的脑袋,它闪身躲过,我本来想扑上去下狠手,余光扫到在风浪中摇曳的龙诞果,手缩了缩,不料那鸟瞧着这空子,一扭头朝我撞来,把我重重地撞飞了出去。

  忽然,凭空出现一只朱红色的翅膀,将我由空中兜住。

  而青岚上仙正躺在朱鸾鸟的背上,看着正扒着翅膀一脸惊魂未定的我。

  他伸手拨开我脸上的头发。

  “你怎知道我在这儿?”我挠挠头,心想刚才我被撞飞出去的场景他应该看见了,真丢人。

  “循着你的气息找来的,一天没见到你,我有点不安。”

  这话听着怎么感觉心里有点麻麻的?

  我缩了缩,往下一指,道:“我是来找龙诞果的,给你……给你补补。”

  青岚上仙淡淡地往下瞟了一眼,然后拍了拍朱鸾鸟的脑袋,道:“凡间之物,于我没有半点用处,回去吧。”

  我震惊了,龙诞果一直名声在外,绝对不是凡物,而且还有神鸟守护,他的身子是有多精贵才会瞧不上它。

  青岚上仙没再说话,带着一肚子不服气的我,坐在朱鸾鸟背上,往我们暂居的小屋飞去。

  许多年后,我再问青岚,当时为何不让我去采龙诞果时,他的回答是,当时他的法力太微弱,又不忍看我与那鸟打斗受伤,只好撒谎说龙诞果对他并无用处。

  咦,他还挺会疼人的嘛。

  五、恭喜上仙,生了个男孩儿……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青岚上仙的肚子也一天一天大起来,看着挺触目惊心的……

  这天,我夜观星象,掐指算了算,青岚上仙今晚就要生了。

  老天爷啊,我活了这么多年,不说男人生孩子,就是女人生孩子我都没有机会观摩过,眼看着青岚疼得死去活来的,我心里也揪成一团。

  最后,我放下自己动手的想法,飞去临近的一个村庄拎了一个产婆回来。产婆大惊失色地看着我,我恶狠狠地警告道:“给我好好接生!要是出了半点差错,我就剁了你!”

  产婆差点吓哭了,哆哆嗦嗦地走到床前,一看到青岚上仙,直接吓晕了。

  我凑过去一看,也是一惊……

  青岚上仙本体是龙,此时他头上顶着若隐若现的龙角,额头上冒出几块鳞片,不说吓到我,但绝对能吓到凡人。

  青岚痛得几乎欲打滚,我把手放在他的肚子上,里面的东西撞击着我的掌心,我心下一沉,暗道:既然你想出来,就别怪我下手狠。

  找产婆只是为了尽量保住青岚上仙的安全,我若施法硬取出里面的东西来,它很有可能会受伤,但情况紧急,我也顾不上护不护得住它了。

  我的掌心在青岚肚子上游走,我实在不忍心去看他几近昏厥的脸,心一横,加重法力。忽然,一阵红光泛起,接着青岚上仙的肚子慢慢小了下去。

  可喜可贺,不是条小龙呢!

  我看着手里多出来的娃娃,脑子里顿时空白一片,不过这娃娃长得太像青岚上仙了,而且还是个男娃娃。

  我把他放在一旁,他打了个滚,身上掉下来一个碧绿色的珠子。我扯了块布把娃娃裹起来,又将珠子顺手收进袖子里,顺便把那个吓晕的产婆送了出去。

  安排好一切之后,我上前看了看青岚上仙,他有气无力的,龙角已经隐去,眉头却拧在一起。

  我有点担心青岚上仙会不会想杀了那个娃娃。

  当初他决定生下他,估计是下了很多工夫说服自己,为了保命,为了颜面。如今孩子已经出来了,还耗损了他近九成的修为,青岚上仙是不是恨着他,我还真说不准。

  而且这孩子本是颗龙珠,虽然是以青岚上仙的修为孕育出来的,但骨子里说不定还有那苍龙的一半。我私以为,青岚上仙要是仔细琢磨一下,估计会犯恶心。

  青岚上仙睁开眼睛,声音很清冷:“是妖是仙。”

  “啊?”我一下没反应过来,扭头看了那娃娃一眼,肤嫩如绸缎一般,身上隐隐笼罩着仙气。

  “是仙。”我松了口气,“你要看看吗?是个男孩儿。”

  青岚上仙没有回答,侧头看我道:“方才你还挺像个妖怪的,威胁产婆的那一下,我从未见过你如此。”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脸,这不是看你疼成那样着急上火了嘛。

  青岚笑了笑,突然握住我的手,我顿时僵住。

  “多谢。”他道。

  我直勾勾地看着他,彻底脸红了。青岚上仙就这样看了我半晌,等我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起身了。

  啊?这,恢复得有点迅速啊。

  “我回仙山了。”青岚上仙丢下这样一句话,就出门招来朱鸾鸟,飞上鸟背,瞬间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蒙了,这就走了?

  刚刚生下的儿子也不带走?

  还有,说好的重谢呢……

  我龇牙咧嘴,想着这青岚上仙过河拆桥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

  五、躺着也被找麻烦……

  最后我把那娃娃带回了魔界。

  不愧是青岚上仙孕育出来的孩子,我抱着他时,他睁着好看的双目,乌黑的眼珠子直直地看着我,回到魔界后,他已经会咿咿呀呀地跟我对话了。

  我都不忍心说,就在不久之前,你那不知道是该称爹还是该称妈的人,看都没看你一眼就跑路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他的眉眼与我有些相似。更奇怪的是,他身上一丝妖气都没有,难道那苍龙珠的功效只是能让神魔受孕?而生出来的玩意儿,跟它没有半点关系?

  我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当那条苍龙的精魄带着它的老相好杀上门来的时候,我不紧不慢地在那娃娃的身边布下结界,然后抄起拐杖就出门迎战。

  “这里有青岚的仙气,他生出来的东西肯定藏在这里!”说话的是一个妖艳胸大的女蛇妖。

  我边走边皱眉,什么叫生出来的东西?那可是妥妥的神裔,比你们这种妖艳贱货高贵了不知道多少倍,说这话的人是要吃我拐杖的啊!

  我甩了甩斗篷,白发微扬。

  “谁在门口叫嚣,也不打听打听我幽冥鬼佬的名号,是来找死的吗?”

  女蛇妖打量了一下我,“哼”了一声,态度很是轻蔑:“我管你是谁,青岚的孩子是不是在你这儿?赶紧给我交出来!”

  我皱眉道:“你胡扯八道什么,青岚上仙一个男子,怎么可能会生孩子。”

  若隐若现的苍龙精魄按捺不住了,飘到我身后插嘴道:“他体内有我的龙珠,无论是神是魔还是佛,只要身体里有龙珠便会受孕,男子之身又如何。青岚他毁了我的真身,我就要让他以男子之躯产子,沦为三界笑柄!”

  我不耐烦地扭头,却在看到那苍龙时猛地怔住。

  “是你?!”苍龙的脸色也变了。

  我攥紧了拐杖,当真是冤家路窄,这苍龙原来与我也有过节。

  几个月前,不知为何,他突然跑到我山脚下的江里兴风作浪,搞得一众大小妖精很是气愤,时不时就有只小兔子、小狐狸来我这里哭诉,连我的对手大龙虾,都跑上门来要求和我联手御敌。我虽然不爱惹麻烦,但也不想放任它把左邻右舍闹得鸡犬不宁,于是就与苍龙干了一架,摄走了他一半的魂魄,还抢走了他的龙珠。

  本来我是想将它的龙珠吸收,但那珠子在我体内游走了半天,居然开始吸取我的法力,还好我发现得快,费了好大的劲儿将它逼了出来。后来苍龙找上门来,我与他说好,只要他再不来这里作乱,我就还他龙珠。

  现在想来,若当时龙珠在我体内生根 ,那怀孕的就是我了。

  我看着苍龙的精魄,铺天盖地的信息在我脑子里翻腾着。如果龙珠的效用只在吸收足够的法力后,孕育出一个孩子,那它之前吸收了我的法力,之后又吸收了青岚上仙的法力,这孩子岂不是……

  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面无表情,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你们再胡说我可真不客气了,再不滚当心我把你的腿打断!”

  我这话是冲着女蛇妖说的,她双手叉着她的水蛇腰,阴险地笑了。

  “此处既然有青岚的仙气,那我照样可以散播他产子的消息,不信的,尽管来你幽冥鬼佬这里看一眼就是。”

  我咬牙,这个狠毒的妖精!

  “有青岚仙气的就一定是他的孩子吗?他的女人行不行?!”我大吼。

  女蛇妖愣了一下,然后四处望了望。

  我不耐烦地道:“看什么看,这儿就我一个女的!”

  她的目光又回到我的身上,里面毫不掩饰的嫌弃和鄙视让我很是生气。

  我就是穿得差了点,头发白了点,长相还过得去吧,你这是什么眼神啊?!

  多说无益,我脚下生风,飞身起来直逼那苍龙的精魄。我幽冥鬼佬最擅摄魂夺魄,青岚毁了他的肉身,那我就彻底将他清理干净,省得他嘴碎招惹是非。

  苍龙往后躲了躲,女蛇妖冲了过来,一尾巴扫来,我举着拐杖抵抗,却瞬间被打飞。

  呃,我啊,不打架则已,一打起架来,那可就厉害了,不是被撞飞就是被打飞。

  我滚回洞里,娃娃正在床上咿咿呀呀地挥舞手脚,门口传来阵阵风声,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心想完了,兜不住了。

  六、原来孩子娘是我……

  青岚上仙出现得很是时候。

  他突然就从半空中现出身形,一掌将冲进来的女蛇妖拍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见状,我简直热泪盈眶,果然哪怕青岚上仙再不待见这个孩子,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还是会心疼啊。

  苍龙的精魄看见他有些害怕,缩在洞口不敢进来,我赶忙挡住床上的娃娃,这要让他看到还得了!

  谁知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咿呀”!

  世界安静了。

  苍龙一愣,然后笑出声。

  “青岚,你果然生了孩子!”

  青岚上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急了,不知道青岚上仙的修为这会儿恢复到什么程度了,够不够杀人灭口。

  “生你大爷啊!这孩子是我的好不好!和青岚上仙没有半点关系。”我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嗓子,然后赶紧拽拽青岚上仙,他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女蛇妖的脸色变了变。苍龙看了看青岚上仙,又看了看我,床上的娃娃突然翻了个身,粉嫩的小脸露出来,我心下一沉,紧接着就听到苍龙上气不接下气的笑声。

  “哈哈哈!青岚,这孩子与你有九分像,说不是你亲生的,谁信啊。你不承认他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没关系,但是我要告诉你,这孩子的眉眼与幽冥鬼佬也有些像。之前幽冥鬼佬曾抢走我的龙珠,想必龙珠也在她的体内待过,有了她的法力,所以这孩子才会像你们。说起来,这孩子可是你这位高贵的上仙,跟她这个妖孽共同孕育的呢!”

  青岚上仙看向他,轻笑一声,道:“挺好,正合我意。”

  我心里“咯噔”一下,二话没说,跳起来就冲向苍龙。由于动作太迅速,苍龙还没来得及躲避,就被我一拐杖打得魂飞魄散。

  知不知道自古反派死于话多!我咬牙,同时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犹豫着看向青岚,见他的面色居然好了许多。

  青岚上仙身边仙气环绕,剑眉微蹙,好不帅气。之前见他不是躺着,就是挺着肚子尽显虚弱之态,现在这般神采奕奕模样的青岚,我从未见过。

  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几个月应该是他最不愿回想和提起的日子,却硬生生地插入了一个我,也不知道他以后回想起来,是感慨居多,还是厌恶居多。

  这厢我正郁闷着,那边不敌青岚的女蛇妖已经被逼入死角了。她恶狠狠地盯着我这边,突然化作蛇形,身体不断变大,我的小山洞瞬间被冲撞开,石头漫天飞舞。

  我赶紧去抱孩子,却猝不及防被冲过来的青岚上仙挡在身后,他单手揽住我的腰,带我飞到半空中。

  “你的娃!”我尖叫道,好歹是亲儿子啊,就搁那儿不要啦?

  青岚上仙的呼吸贴着我的耳朵,但此时我没心思去琢磨这姿势有多暧昧,只想赶紧下去救孩子,结果下一秒,那娃娃的上方出现一层蓝色结界,将石头隔绝在外。

  “您心真大。”我松了一口气,“就算再不喜欢,他也是您亲儿子啊,您第一反应不应该是救他吗?!”

  话音刚落,我感觉青岚上仙抱着我的手又紧了几分。

  “没办法,我第一反应是救你。”他压低声音说。

  我的脸又不可抑制地红了,我指了指正在胡乱扑腾的大蛇,问:“怎么办?”

  青岚上仙随意挥了挥手,大蛇瞬间就定格在那里,然后“嘭”的一声,炸成碎片。

  青岚上仙抱着我慢悠悠地飘到地上。我抱起娃娃,问他:“你出现得那么及时,是感应到他有危险吗?”

  “我是感应到你有危险。”他看着我,瞟都不瞟他儿子。

  “方才那苍龙说,先前龙珠里也有你的法力,现在一看,这孩子确实长得有几分像你。”他语气温柔,眼神里似有宠溺。

  “咦,可你不是回仙界了吗,还回来做什么?”我撇嘴道。

  “你陪了我那么久,我怎么可能舍得丢下你。”青岚上仙伸手拉住我的手,忽然展颜一笑,仿佛千树万树梨花开。

  我几乎要晕了,他笑得真的太好看了!

  “那……那你之前跑得那么快!” 我愤愤道。生完娃那天晚上,他走得干脆利落,头也不回。

  “我只有在仙界才能快速恢复修为,而且那晚,我心里的确有点郁闷。”他拥我入怀,声音温柔,“不过这一遭,也算有得有失,很值得。”

  我低头看了看娃娃,娃娃也看着我。

  “媳妇儿有了,儿子也有了,你只有得,哪来的失。”我嘀咕道。

  青岚上仙轻笑,不语,算是默认了吧。

  七、上仙,你好像又有了……

  我随青岚回到仙山后,有件事我们争论了很久,就是这娃娃,到底该喊谁作爹,喊谁作娘。

  “自然我才是爹。”青岚懒懒地卧在床上,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我阴森森地反驳:“别忘了他是从谁的肚子里出来的。”

  青岚挑眉一笑,突然一把将我拽了过去,压在身下:“既然如此,那我便让你的肚子里也有一个,到时候谁是爹,谁是娘,岂不明朗。”

  我红着脸咬牙推他:“谁要给你生孩子啊!”

  青岚笑着,伸手放下床幔。

  自那之后的某一天,已经长得圆滚滚并取名为大宝的青岚上仙家的大儿子,突然攥着一颗绿色珠子蹦跶到我们跟前,我一愣,他就举着珠子爬到了青岚的腿上。

  “爹爹,这是什么呀?”他眨巴着眼睛,一脸好奇。

  青岚头都不抬,边打呵欠边随意地挥挥手道:“不知道,去问你娘亲。”

  我想了半天,才回忆起来这珠子是他出生时一起带出来的,本来收得好好的,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儿找出来的。

  “哼,爹爹又不理我!”小家伙一噘嘴,抬手就把珠子往青岚脸上扔,我还来不及阻止,个头不大的珠子就稳当当地……进了青岚正准备说话微张的嘴里。

  青岚愣了一下,接着猛地坐起来,掐住喉咙看向我,半晌,喃喃道:“它自己进去了。”

  我与他对视了一会儿,然后颤巍巍地伸手去探他的腹部。

  “这是大宝出生时带出来的,应该是龙珠的一部分。”我看着他,忐忑道,“这次我也无能为力。夫君,你好像……又得生了。”

  青岚脸色发白,我伸手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慰。

  哎,又要做娘喽。

  文/旷修 图/莎蔓萝

打赏

赞 (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