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不想死

  意外重生后,她发誓要找出凶手,却再次惨遭毒杀,一尸两命!再次重生后,她绝望地发现,真凶竟然是自己深爱的皇上!然而,皇上又告诉了她另一个真相和另一个真凶……原来,重生源于诅咒,报复以爱之名,生生世世,纠缠不休!

  第一章 重生

  “贵妃娘娘,您该起来喝药了。”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

  蓝若素倏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无比熟悉的琉璃甲帐,四角垂着的玉珠在晨光的映射下微微地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她一时间有些恍惚,接着猛地坐起身来。

  “哎呀,我的贵妃娘娘啊,您身怀六甲,还是小心些吧!”一直守在床边的宫女玉姗连忙过来扶她。

  “什么……身怀六甲?”闻言,蓝若素浑身一颤,美艳动人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她颤抖着伸出手向下摸去,肚子圆圆的,鼓鼓的,手掌心甚至能感受到皮肤下的跳动,那样的真实,那样的鲜活,让她一下子呆住了。刹那间,满心的凄苦、惊愕纷纷涌了上来。

  这怎么可能呢?孩子怎么还在?到底发生了什么?蓝若素脑子里“轰”地一下炸开了,思维一片混乱。她仓皇无措地看向在床边候着的一张张面孔,恭敬里带着谦卑,陌生又熟悉。

  “贵妃娘娘,您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奴婢去传御医过来瞧瞧?”一旁,玉姗看她的神色不对,有些急了,一向沉稳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慌乱。

  蓝若素怔怔地看着自己的陪嫁宫女玉姗,一双美目倏地一红,几乎落下泪来,泣声道:“玉姗,我一定在做梦,对吗?”

  “贵妃娘娘,您在说什么啊?奴婢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玉姗那张白净的脸上此刻充满了疑惑与担忧。她不安地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端来一碗汤药,柔声道:“贵妃娘娘,这碗安胎药再放就要凉了,奴婢服侍您喝下吧。”

  这句话,像是在哪里听到过……蓝若素恍恍惚惚地想着,下意识地微微张开了嘴。但是,当那勺色泽漆黑的汤药缓缓递来即将入口时,她忽然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

  那香味十分微弱,却又莫名的熟悉,直叫蓝若素心神猛地一震,仿佛凭空遭到了一记重击,霎时间眼前一黑,脑海中却飞速闪过无数个片段,有些没有看清,可有些十分清晰。

  她想起来了,她想起来了!

  这个香味,是她死前闻过的!

  第二章 寻找真凶

  整个大历王朝的人都知道,当今皇上自登基以来,坐拥后宫三千佳丽,却偏偏独宠景阳宫蓝贵妃一人。皇后早逝,中宫之位空悬已久,而蓝贵妃年轻貌美,堪称绝色,又是丞相独女,身份尊贵,早已被视作下任皇后。然而蓝贵妃子嗣艰难,五年来有数位女子凭子封妃,只有她一无所出,所以始终离后位有着咫尺之遥。直至数月前,蓝贵妃怀了身孕并被太医判定为皇子后,一时间风头无两。前朝群臣纷纷上奏请求封后,当今皇上亦允诺,待蓝贵妃生下皇子,便可登上中宫皇后之位。

  然而,后宫无情,纵使家世雄厚,宠冠后宫,也阻挡不了阴谋的脚步。

  “啪!”一声脆响,碎片四溅,浓黑的药汁溅了一地。

  玉姗惊愕地看着忽然扬手打翻药碗的蓝若素,慌忙跪下:“贵妃娘娘息怒!”

  一室的人不知所措地跟着跪了下来,惶恐喊道:“贵妃娘娘息怒!”

  蓝若素伏在床上,浑身上下开始止不住地颤抖。

  她记得很清楚,就是这碗汤药,害她惨死宫中,一尸两命!

  如今,阴谋重演,她却不再是她!

  蓝若素死死地盯着白玉地板上那摊黑色的药渍,既愤怒又害怕。在这座无比熟悉、精美奢华的景阳宫里,她忽然心生不甘,厉声尖叫起来,如同厉鬼:“不,我不喝!那是毒药!有人要害我!”

  众人大惊,颤抖着身子伏在地上,看似深埋于胸前的头颅却又不安分地彼此暗暗对视了一眼,仿佛在无声地探究着这位深宫贵妃一觉醒来性情大变的原因。

  身为贵妃身边最得宠的宫女,玉姗不免有些忧心忡忡。思索片刻后,她趁着蓝若素不注意,悄悄朝廊下做了一个手势。

  当整个景阳宫仍沉浸在愤怒、惊恐的情绪中时,一声高昂、尖锐的“皇上驾到”终于打破了沉寂。

  一道修长、略显单薄的明黄身影快步走进了景阳宫,卫玄凌那张年轻、英俊的脸上犹带着一种匆忙从朝堂上赶过来的疲倦,但在看到一脸伤心的蓝若素时,又迅速变成了温柔、和善的笑容。他走过来,柔声问:“素素,你这是怎么了?”

  “皇上……”一看到来人,蓝若素脸上的愤怒立即消失,只剩下微带凄楚的害怕神情,可眼泪仍是忍不住哗啦啦地流下来。她挣扎着起身,而后扑倒在卫玄凌的怀中,凄声道:“皇上,皇上,有人要害我和我们的孩子。”

  看到那一向精致、骄傲的面容上此刻只剩下脆弱和害怕,卫玄凌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他轻抚着蓝若素的肚子,声音一瞬间变得冷酷起来,狐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蓝若素一时间有些慌了,她明白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皇上生性多疑,在一切还没发生之前就说出来实在不是明智之举,而她更不能说自己已经死过一次。

  “我的直觉告诉我的。”蓝若素慌忙想了一个借口,有点语无伦次地道,“真的,那碗安胎药里有毒,有剧毒。”

  “是吗?”卫玄凌双眉深蹙,明显有些不信,但没有质疑蓝若素的话,冰冷的眼神一一扫过跪在地上的人,而后落在了最前面的人身上,“玉姗,那碗安胎药是怎么回事儿?”

  被点名的玉姗脸色一变,急忙直起身子,语速极快地道:“皇上,这碗安胎药是太医院的小宋子送来的,奴婢和其他人一直守着,没有一个人动过!”

  “小宋子?”蓝若素脸色一变。小宋子只是一个小太监,怎么可能有胆量害堂堂贵妃和皇嗣?

  正巧屋外传来几声猫叫,听着像是女人的哭声,蓝若素心中一惊,刹那间明白了过来。心底的怒气一下子涌了上来,她一把抓住卫玄凌的双臂,忍不住尖叫道:“皇上,这件事一定是那个贱人指使的,一定是!”

  卫玄凌的脸上隐隐浮现一丝怒气,似乎相信了蓝若素的话。他立即转头,厉声喝道:“苏礼,去把小宋子带过来,朕要问个明白!”

  身为太监首领的苏礼立即领命而去,不过片刻,便又匆匆折返,一进殿便“扑通”一声跪下,神情惶恐道:“皇上,小的无能,那小宋子,已经悬梁自尽了。”

  “什么?”蓝若素脸色一阵阵发白,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失去了力气。好一个畏罪自杀,死无对证。对方下手这么快,明显是早有预谋!

  卫玄凌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小宋子的死恰恰证明了这碗安胎药确实有毒。他挥退众人,紧紧地拥着蓝若素,柔声道:“素素,相信我,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我会保护你们母子俩的。”

  蓝若素眼眶一红,没有说话,然而心底的愤怒和不甘开始滋生、缠绕。

  这一世重生,她一定要找出真凶,加倍报复回来!

  第三章 再次身死

  五月,御花园中姹紫嫣红,各色繁花争奇斗艳,美不胜收,一如那皇宫后院中的三千后妃,每一个都是美艳绝伦的人儿,却彼此暗中铆着劲儿要将众人踩在脚下。

  此刻,在依湖而建的观湖亭中,后宫中最受宠的贵妃蓝若素正倚靠在贵妃榻上,一边轻抚自己高高鼓起的肚子,一边朝对面正在行礼的三位绝色女子招了招手,道:“坐吧。”

  刘妃、苏妃和齐妃三人暗暗对视一眼,皆为贵妃突然的召集且不许带宫女来的命令而感到莫名心慌,却又不得不各自挤出得体的微笑,依次在亭中心的石桌边坐下。

  就在玉姗倾身为众人倒茶时,蓝若素忽然坐了起来,冷冷道:“想必你们已经听说了御药房小宋子畏罪自杀的事情了。”刘妃柔美,苏妃清丽,齐妃冷艳,这三人凭子封妃,是除了她,最受宠的妃嫔。四人争宠许久,若是有人要害她,必是这三人其中之一无疑。

  “贵妃娘娘是什么意思?”一向心直口快的齐妃忍不住开口道,冷艳的脸上满是不忿,“那小宋子死了关我们什么事儿。”

  一旁的刘妃唯唯诺诺地不作声,倒是苏妃一笑,柔声道:“齐妃别急,贵妃娘娘只是和我们闲聊罢了。”

  “我也希望今天找你们来只是闲聊一场。”蓝若素扬了扬眉,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她一贯瞧不上这些身份低下的狐媚女人,“小宋子死后,我父亲便去查了他的来历,结果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冰冷的目光射向齐妃,“原来小宋子和齐妃竟是同县老乡。”

  “什么老乡?我又不认识他。”闻言,齐妃一急,立即不满地大声说道,“贵妃娘娘查不出真凶,就把脏水往我身上泼,我要告诉皇上去!”说着,她倏地起身,趁着众人还在愣怔中快步走下了观湖亭,似乎要往皇上所在的养心殿方向走去。

  一见齐妃激烈的举动,刘妃和苏妃面面相觑,心中暗叫不好。那一边,蓝若素见齐妃无视自己,意图向皇上告状,心中立即火冒三丈,厉声喝道:“来人,把齐妃抓起来!”

  早已埋伏在花丛中的太监们一拥而上,将齐妃团团围住。

  齐妃脸色大变,转身朝蓝若素怒吼:“蓝若素,你想干什么?我可是皇上亲封的齐妃……”

  “什么齐妃,明明是个不要脸的贱人,把她绑起来!”蓝若素顿时咬牙切齿地道,心中立即认定投毒事件和齐妃有关。

  只要一想到要和那么多人分享自己的夫君,还要时刻提防着这些人的阴谋诡计,蓝若素就气不打一处来,整个人处在暴怒的边缘。入宫五年,她虽学会了察言观色,却依旧学不会控制自己的暴脾气。

  蓝若素快步走下观湖亭,看到众人将疯狂挣扎的齐妃用麻绳一圈圈绑了起来,心中顿时畅快不已。时至正午,明媚的阳光照在她那张艳若芙蓉的脸上,显得更加容光焕发,只是眼底凝结的阴霾却越发浓重起来。

  “小宋子死后,他的家人莫名其妙地得了一大笔钱,不是你给的,会是谁?不然你今天也不会这么心虚!”蓝若素的双眼猛地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她指着齐妃的鼻子恶狠狠道,“你这个心肠歹毒的贱人,不过是一个县丞之女,有什么资格和我抢皇上?我父亲是当朝丞相,两朝元老,我哥哥是三军统帅,手握十万兵马,我才是皇上命定的妻子!”

  “呸!”齐妃衣衫凌乱,早已不复之前的清丽风姿,然而她的头颅依旧高高扬起,以一副绝不服输的姿态大笑起来,“妻子?你还不是皇后,最多是个妾!和我们一样的妾!”

  蓝若素面上一白,埋藏在心底多年的不甘被当众指出,令她深深感受到了羞辱,继而化作滔天的怒火,燃烧着她的理智:“贱人,我要杀了你!”她怒吼着,一把将齐妃推下了湖,“今天你就去和小宋子团聚吧!”

  忠心的太监们跟着跳下了湖,将想要游上岸的齐妃一次又一次往水底按。齐妃拼命挣扎着,大声咒骂着,凄厉呼救着,声音尖锐得如同野兽濒死的悲鸣。然而整个御花园里,除了她的声音,只剩下一片冰冷的死寂。

  刘妃和苏妃站在岸上目睹了这一切,却畏畏缩缩地不敢多说半个字。

  不多时,湖中的悲鸣声彻底消失,只看得到湖面上远远漂浮着的一个黑点。

  御花园的八角亭中,蓝若素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湖面上的动静,没有说话。入宫五年,她已深深明白,死亡的阴影,只有死亡才能驱散。

  片刻后,蓝若素转身,看着刘妃和苏妃,神情高傲,道:“齐妃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倘若谁敢效仿她,妄图加害我和我的孩儿,那么,她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刘妃、苏妃两人立即惊慌失措地跪下,齐声道:“贵妃娘娘息怒,妾身不敢。”

  “谅你们也不敢。”蓝若素轻蔑地看着两人,处死一个妃子算什么?她父亲是当朝丞相,她哥哥手握十万兵马,她不只是当朝贵妃,还是世间身份最尊贵的女子、母亲!

  “你们跪安吧!”蓝若素傲然道。齐妃已死,她和孩子已经安全了,她顿时安下心来,随手端起石桌上的热茶喝了一口。

  然而下一刻,一股熟悉的剧痛自胸腔升起,五脏六腑痛如刀割,如同上一世。蓝若素踉跄一步,随即摔倒在地。刹那间,脑海里有一幕场景飞快地闪过,似乎十分重要,然而那一幕消失得太快,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便失去了知觉。

  直到下身传来撕裂般的痛楚,耳边传来一声声惊呼,汹涌的鲜血自眼、耳、口、鼻齐齐喷出,蓝若素终于像前世一样拖着长音,凄厉惨叫:“是谁害我?是谁!你等着,我一定会回来报复的!”而后死去。

  第四章 再次重生

  “贵妃娘娘,您该起来喝药了。”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

  蓝若素倏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无比熟悉的琉璃甲帐,四角垂着的玉珠在晨光的映射下微微地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她慌忙坐起身来,转头便见玉姗一脸担忧地小跑过来扶起她,道:“哎呀,我的贵妃娘娘啊,您身怀六甲,还是小心些吧!”

  蓝若素心中一震,一把抓住玉姗的手臂,神色惊慌,语气慌乱:“玉姗,我刚刚又在做梦了,对不对?对不对?”

  “贵妃娘娘,您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奴婢去传御医过来瞧瞧?”闻言,玉姗有些急了,一向沉稳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慌乱。

  与前世一模一样!

  这不是梦!

  蓝若素大惊,整个人僵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脑子里时而混乱时而清晰,前世和前前世的一幕幕交错重叠,而后融合。

  过了许久,蓝若素终于回过神来,颤抖着嘴唇,开始又哭又笑起来。

  “贵妃娘娘,您怎么了啊?”玉姗那张白净的脸上此刻充满了疑惑与担忧。她不安地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端来一碗汤药,柔声道:“贵妃娘娘,这碗安胎药再放就要凉了,奴婢服侍您喝下吧。”

  “不,我不喝。”蓝若素立即道。再次重生,虽然她还是不知道是谁害了她,但是她可以肯定,那个人就在观湖亭,不是刘妃就是苏妃!

  想到这里,蓝若素不由得咬牙切齿道:“玉姗,赶紧派人去把御药房的小宋子带到景阳宫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目光一闪,而后急急地加了一句,“去把我的宝贝儿抱进来!”

  “是,贵妃娘娘。”玉姗慌忙放下药碗,急急忙忙地唤人去带小宋子过来,又抱了那只唤作“宝贝”的波斯猫进来。见蓝若素脸色阴沉地指了指那碗安胎药,玉姗一下子心领神会,将药碗放在地上,再放下怀中的波斯猫,轻声道:“宝贝儿,来,快喝一口。”

  波斯猫一向由玉姗照顾,一听到她的声音,便听话地上前舔了几口。一开始并无异样,然而片刻后,那波斯猫忽然凄厉地惨叫起来,而后倒地不起,浑身颤抖,四肢抽搐,口吐白沫,不多时便浑身僵硬,半分声息也无。

  “啊!”玉姗顿时尖叫一声,一脸惊恐道,“贵妃娘娘,这药里有毒!有人要害你!”

  看到宝贝儿的惨烈死状,蓝若素想起了两次中毒的自己,双眼猛地迸发出强烈的恨意。接着她心中一狠,厉声喝道:“还不赶快去请皇上!”

  当卫玄凌匆忙赶到景阳宫时,庭院外小宋子的刑罚已经进行了半个时辰。在一片浓重的血腥味中,卫玄凌一脸嫌恶地捂着鼻子快步走进内殿,对着迎面走来的蓝若素不悦道:“爱妃,你怎么又在滥用私刑了?”

  “皇上!”蓝若素瞬间睁大眼睛,瞪着卫玄凌,“你知不知道这个小宋子要害我和我们的皇儿!”

  “什么?”卫玄凌吃了一惊,连忙放下手,拥蓝若素入怀,表情十分紧张,“素素,你没事儿吧?”

  听到那一声亲密无间的“素素”,蓝若素心中一恸,立即落下泪来,指着宝贝儿冰冷的尸体,泣声道:“皇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转头看了看那只波斯猫的惨状,卫玄凌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他轻抚着蓝若素的肚子,声音一下子变得冷酷起来,对着太监总管道:“苏礼,还不快去查是谁指使的小宋子!”

  “皇上,”蓝若素流着泪打断了卫玄凌的话,“这件事我要自己查。”

  卫玄凌双眉深蹙,神情有些犹豫:“可是素素,你还怀着孕呢……”

  “正因如此,我才要查明真相,亲自处置凶手!”蓝若素红着双眼,神情决绝。若不能亲手揪出那个躲在暗处的凶手,两世惨死带来的愤怒和惶恐也会日夜折磨着她和孩子,那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好吧!”见蓝若素态度坚决,卫玄凌叹了一口气,答应了她。而后,他紧紧地拥着蓝若素,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眼底却掠过一丝痛苦,“素素,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想起两世惨死的结局,蓝若素不由得心中一痛,暗自对天发誓:这一世,宁愿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刘妃、苏妃,你们等着,我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第五章 再次寻找真凶

  观湖亭中,蓝若素佯装平静地注视着湖面上的动静。待齐妃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中,她这才转过身来,挥退了一众宫女、太监,随后看着一脸惊慌的刘妃和苏妃,眼神一下子变得阴冷起来。她平静道:“把我面前的这杯茶喝了,再跪安吧!”

  闻言,一向懦弱的刘妃立即伸手去端茶,一旁的苏妃却犹豫了一下,没有动作。

  见状,蓝若素心中生疑,立即道:“等等,这杯茶还是让苏妃喝了吧。”

  刘妃飞快地收回了手,表情里有一丝放松。

  苏妃身子一抖,不敢正视蓝若素的目光,言辞躲闪:“贵妃娘娘,我不是很渴……”

  蓝若素立即认定苏妃心里有鬼,双目一瞪,厉声道:“喝!”

  见蓝若素发怒,苏妃不敢再拒绝,心中忐忑不安,迟疑地伸出双手,在众人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端起茶盏抿了一小口,然后像是被烫到了一样飞快地放下茶盏,苍白着脸道:“多谢贵妃……”一句话还没说完,她忽然惨叫一声,全身抽搐着倒在了地上,眼、耳、口、鼻迸出鲜血,喉间发出不似人声的呻吟。

  蓝若素被那一声惨叫吓得直往后退,直到身侧的玉姗将她扶住。她看着苏妃的惨状,仿佛看到了当初惨死的自己,心中痛快不已。就是这个人,害她两次惨死,如今真是自作自受!

  苏妃痛得蜷缩成一团,望向蓝若素的目光中带了浓浓的恨意,用尽最后的力气嘶吼道:“蓝若素,你好狠……”

  “我狠?那也是被你们逼的。”蓝若素怒道。她推开玉姗,走到苏妃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这个心肠歹毒的贱人,竟然敢在我的茶里下毒!要不是我够小心,现在死的就是我和我的孩子!”

  “我没……”苏妃脸色青紫,努力地张口似乎想要再说什么,然而一旁的刘妃忽然尖叫起来,打断了她的话,也将蓝若素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贵妃娘娘,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仿佛被吓到了一般,刘妃一边哭着,一边疯狂地给蓝若素磕着头,仿佛感觉不到痛,“今天的事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皇上绝对不会知道的,求贵妃娘娘饶命啊!”

  蓝若素心中嗤笑,这个刘妃,也太懦弱了。等她转回目光,才发现苏妃已经咽了气。

  齐妃、苏妃已死,并不代表刘妃就是清白的,她和孩子还是不安全,不够安全。蓝若素的眼中浮起一抹狠厉,她盯着刘妃,冷冷道:“来人,刘妃谋杀齐妃,又下毒谋害苏妃,罪大恶极,即刻杖杀!”

  刘妃身子一抖,难以置信地看着蓝若素,在太监们再次登场扑上来时,她忽然鼓起了勇气挣扎起来。在数次徒劳无功的挣扎后,她柔美的脸庞已扭曲得不似人形,唯有那拖着长音的凄厉惨叫在御花园里来回飘荡。

  “蓝若素,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你等着,会有人替我报复你的!”

  第六章 真凶竟然是他

  入夜,景阳宫中。

  “报复?我看谁敢!”蓝若素倚靠在贵妃榻上,神情嘲讽地对玉姗道,“谁要害我,我必定要让那人生不如死!”

  玉姗顿时哆嗦了一下,脸色发白,小心翼翼地道:“贵妃娘娘,您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以前?”听到这两个字,蓝若素一下子有些恍惚,她望着桌上那对火光跳跃的烛台,思绪不由得飘向了五年前,甚至更久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还是尚未出阁的丞相之女,皇上也还只是众多不受宠的皇子中的一个。

  然而,那一年的元宵灯会上,她对他一见倾心,不顾他早已娶妻的事实,不顾父兄的反对,硬是在众人的嘲讽声中嫁入王府,当了一名妾,一名永远低人一等的妾啊!

  那时候她是甘之如殆的。她甚至逼着父兄支持卫玄凌登上皇位,为的就是将她认为最好的一切都送到他的面前。

  但是,后宫中的夫妻生活并没有她想象的那样美好。他为了坐稳皇位,娶了一个又一个,即便发妻早逝,也不肯轻易许她后位;她为了留住他的心,学会了计谋和狠毒,心心念念想要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一切的一切,朝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着,而她,唯有随波逐流,甚至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以前是以前,人总是会变的。”蓝若素冷冷道,而后低下头轻抚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浮起一丝满足的笑容,“现在我只想好好活着,和皇上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后宫中最具有威胁力的刘妃、苏妃和齐妃三人已除,再也没有人有能力害她了。

  忽然,蓝若素的肚子剧烈地痛了一下,和以往截然不同。她感觉很不对劲儿,顿时慌了神,连忙喊道:“玉姗,玉姗!”

  玉姗慌忙凑近,这才见蓝若素脸色苍白,没有半分血色。她急声道:“贵妃娘娘,是不是快要生了?”

  “我也不知道。”蓝若素额间冷汗直冒,只觉得肚子一阵阵地有规律的疼,不由得有些惶恐,“快,快去叫皇上。”

  玉姗一时有些愣怔,随即慌乱道:“贵妃娘娘您忘了?皇上数天前出宫巡防去了,即便现在赶回来也要好几天……”

  蓝若素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尖叫道:“那就去叫稳婆,快去!”

  玉姗连忙答应了一声,三步并作两步跑出了寝殿,叫人去请住在侧殿的稳婆。

  阵痛过后,蓝若素突然眼前一黑,陷入了半昏迷中。浑浑噩噩间,她恍惚听到有人在耳边喊“加把劲儿”,似乎很着急的样子。她下意识地照做,凭借着身体的本能,用尽了全身地力气回应着,却始终无法睁开眼睛或是发出一丝声音。

  忽然,蓝若素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啼哭,像是婴儿的哭声,她浑身一个激灵,终于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此刻,空气里隐隐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寝殿里静悄悄的,似乎是那婴儿一声啼哭之后,便失去了声息。四周零零散散地站着几个宫女,表情冰冷而麻木,看着很面生。

  蓝若素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正想出声,却见屏风后走出来一道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顿时惊得忘了言语。

  “皇上。”四周的宫女躬身道。

  “你们几个先下去吧。”皇上的声音有些冰冷,那张一向充满温情脸上此刻充满了上位者的从容和威严,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皇子还是公主?”他朝一位手中抱着某物的中年婆子严肃地问道。

  “回皇上,是个小皇子。”中年婆子望了望怀中的婴孩,惶恐地回答。

  啊,她生了,生了一个小皇子!蓝若素欣喜若狂,顿时忘记了心中的疑虑,迫不及待地伸出了手,朝那中年婆子激动道:“快,让我看看我的皇儿。”

  此刻,卫玄凌注意到蓝若素已经醒了过来,脸色一变,低声道:“把小皇子带下去,记住,别让任何人看见!”

  中年婆子立即躬身抱着孩子从侧门离开。蓝若素一时间慌了,扶着床头挣扎着起身,痛得全身直冒冷汗:“皇上,让我看看我们的皇儿吧!”

  “看了又有什么用?”卫玄凌一脸麻木地看着蓝若素,缓步走到床前,眼中有冰冷的光,“贵妃生下死胎,乃是不祥之兆,令我皇家蒙羞!你还是赶紧喝下这碗药,以死谢罪吧!”说着,一挥手,一旁的陌生圆脸宫女立即端过来一碗汤药,色泽漆黑,如同记忆中的那碗安胎药。

  “死胎?不可能,刚刚皇儿还在哭……”蓝若素震惊地看着卫玄凌,忽然反应了过来。一瞬间,悲哀从胸腔中涌出,迅速席卷全身,蓝若素忍着五脏六腑里撕裂般的痛楚,颤巍巍地撑起身子,凄声道:“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第七章 真相和报复

  卫玄凌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悲伤,仿佛是在可怜她的无知。

  “你不会想知道真相的。”他说。

  听到这句话,蓝若素心中莫名地有些慌乱,直觉真相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不,皇上,不要……”她虚弱地喘着气,泪流满面。

  卫玄凌没有说话,用眼神示意,那圆脸宫女便颤抖着端着药碗朝蓝若素走去。

  “不,不!”蓝若素尖叫着,挣扎着,想要逃离。然而虚弱的她根本不是那位圆脸宫女的对手。圆脸宫女强行扒开了蓝若素的嘴,粗暴地将药灌了下去。

  汤药入口,如利剑般直剖肠腹。嘴上一松,是圆脸宫女完成任务松开了手。蓝若素失力般跌倒在床上,脸色苍白,心如死灰。毒性很快发作了,蓝若素开始全身抽搐,喉间发出不似人声的呻吟。她瞪着那一双黄缎青底朝靴,无力地哑声道:“皇上,皇上……”

  烛火烧得正旺,将浓重的夜色隔绝在外,却在缓缓走向床榻的卫玄凌的身后留下了一片阴影,衬得他嘴角的苦笑莫名的阴冷、悲哀。

  “素素,别怪我。要怪,就怪我不该是皇上,你不该是丞相之女。我前半生已是郁郁不得志,不愿意后半生还要受制于权臣。所以我们之间注定不能有爱情,更不能有皇子,那会是叛乱的开始。”卫玄凌悲哀地道,内心充满了痛苦和矛盾。他走到蓝若素的身边坐下,一如往昔地将她紧紧地搂在自己怀里,“与其让你活着恨我,不如让你死了,让我来怀念你……”

  蓝若素无力地抓着卫玄凌的衣袖,绝望地落下血泪,凄声道:“卫玄凌,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卫玄凌悲伤地看着蓝若素,俯身在她额上亲吻了一下,久久没有说话。

  额上一片冰凉的湿意。蓝若素的心一点点变冷,视线因为毒性发作变得模糊不堪,而上一世临死前在脑海中浮现的画面,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刚出生的婴儿蜷缩成一团,血淋淋,光油油,全身青紫,没有半分声息。

  “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我……”她疯狂地尖叫着,口中的鲜血随之涌出,染红了那一身华裳。

  仓皇赶过来的卫玄凌整个人如遭重击,形神俱裂,抱着她的身体崩溃地怒吼:“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的皇儿就这样走了,一个人孤零零的,我要去陪他,他太可怜了,我要去陪他……”她语无伦次地喃喃道,忽然又哭又笑起来,“这样也好,我的父兄就再也无法利用我、利用我们的皇儿威胁到你了,你不是总担心皇后死了,下一个就会轮到你了吗……”她悲伤地看着卫玄凌,挣扎着仰起头,在他唇上留下最后一吻,“与其让你活着恨我,不如让我死了,让你来怀念我……”

  “蓝若素,我恨你!”卫玄凌愤怒道,“你不许死!你要是敢就这么死了,我便要你生生世世都丧子丧命,永远不得安生!”

  ……原来,这就是你的报复吗?

  蓝若素终于全部想起来了。

  那些被遗忘的画面,是她第一世的命运。第一世,她为了成全自己的爱情,亲手杀死了自己和孩子。卫玄凌却不肯成全她,对她下了报复般的诅咒。

  而后,诅咒应验了,报复开始了。第二世、第三世……她一次又一次地重生,最后的结局都是丧子丧命,不得安生。她在无数次重生轮回中渐渐遗忘了第一世,却在这一世终于记起。所谓的真凶,其实就是爱而不得的她和爱而不能的卫玄凌啊!

  脑海中的画面渐渐退去,印在了蓝若素的灵魂里。即便再度重生,她也不会忘记。

  “可是卫玄凌,我爱你啊……”蓝若素惨笑着流泪道,而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贵妃娘娘,您该起来喝药了。”耳边似乎有人在说。

  “……嗯。”又一次重生的蓝若素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她爱他,所以现在换她成全他。这,也是她对他的报复。

  文/公子兰 图/莎蔓萝

打赏
赞 (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