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魔教教主的职业素养

  1.

  魔教教主因重伤闭关十载,出关踏出洞门时,看见山脚下的石碑已经焕然一新。

  不仅石碑换了,上面的字也变了。本来是“圣教禁地,擅闯者死”,变成了“生态蛊养殖园,欢迎青年才俊前来参观考察”。

  前来迎接教主的长老泪眼婆娑地抱拳道:“教主啊,您可算是出来了!”

  魔教教主道:“教中兄弟可好?这十年来可曾被正派欺侮?”

  长老道:“敌众我寡,杀不过,我教只能潜水装死十年,倒不曾受欺负。只是我教衰弱已久,弟子稀缺,须得劳烦教主觅得一门好亲事,好重振我教人脉。老身已经替您寻好了一门亲事……”

  魔教教主万万没想到,闭关十年出来振兴圣教居然要靠色相。真是奇耻大辱!

  魔教教主思量了半天,才问:“是谁?”武林盟主的千金还是公主?

  长老道:“新任武林盟主,魔教教主的标配。”

  魔教教主:“男的?”

  长老捋了捋胡子,道:“青年才俊,剑法超群,仪表堂堂,月入八百两,城中有大宅。”

  魔教教主一剑砍下长老的束发,说了一个字:“滚。”

  2.

  魔教教主其实有心上人了。

  想当年正派围攻圣教总坛,他年少轻狂不肯投降,以一人之力单挑十几个门派,奈何势单力薄,最后被打成重伤跌落悬崖。

  他本浑浑噩噩在崖底等死,弥留之际却见一白衣女子踏月而来,背负他攀上悬崖。

  月色太浓,那女子的发丝太柔滑,魔教教主的心也落在了那个夜里。

  “我想娶你……”伤重的魔教教主粗暴地表白。

  白衣女子一愣,良久后低笑:“你先活下来。”

  此后他十年闭关,夜夜梦回,魂牵梦萦。

  3.

  毕竟是一教之主,总归还是要牺牲一下自己。

  魔教教主两眼一闭,决定先去相亲。反正见到那个武林盟主,他有一万种方法和两万种毒药让他配合演戏。再不济,直接阉了,荡平他家山庄。

  于是魔教教主开始梳妆打扮、洗脸刮面,又过几日,他带上防身家伙独自去了约定好的茶楼。

  茶楼的雅间里坐了个白衣公子,剑眉星目,肤白如雪,真叫一个美人如玉剑如虹。

  魔教教主看得口干舌燥:“你是武林盟主?”似乎有几分眼熟。

  美人抬手,递上茶杯,眉眼带笑,问:“喝茶吗?”

  魔教教主接过茶杯一饮而尽,然后一巴掌拍在桌上,道:“本座是不会娶你的,你死心吧。”

  美人伸手推里推糕点,道:“这是八宝斋的珍馐糕,很甜。”

  魔教教主狐疑地拿起一块,咬了一口,道:“本座武功盖世,分分钟就能要了你小命。”

  美人支下巴问:“甜吗?”

  魔教教主:“……甜。”

  美人眯眼笑起来,看得魔教教主脸颊发烫,心律失常,喉咙冒烟,一把抓起茶杯狠灌一口。没想到脑袋越来越晕,最后吧唧一下,整个人倒在了桌上。

  4.

  魔教教主醒来时是在武林盟主的床上,身旁还躺着衣衫凌乱、媚眼如丝的武林盟主。

  “早上好。”武林盟主倾身过来。

  魔教教主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他一掌击向武林盟主,却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小问题发挥失常,被武林盟主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武林盟主眯眼挑起他到下巴,温柔道:“你那杯无毒,是你自己拿了我的杯子。”

  魔教教主气得磨牙。

  武林盟主又低头,轻吻教主的嘴角:“身体可好些了,嗯?”

  魔教教主几乎吓尿,运起轻功飞出窗外,逃回了圣教,一瘸一拐地进了房。

  小厮在外头端着早饭道:“教主这是怎么了?”

  长老摸着胡须道:“喀喀,年轻人,效率高。”

  4.

  背叛了白衣姑娘子+1;

  有辱圣教尊严+1;

  有辱男人尊严+10000。

  魔教教主身心都受了伤,不肯走出房门,潜心在房间里研究武林秘籍。三个月后,神功告成,魔教教主一掌把屋子里的梨花木椅子劈成了三瓣,仰天长啸,杀人灭口,指日可待。

  月黑风高之夜。

  魔教教主潜入盟主山庄,趴在武林盟主房顶上,掀起一片瓦。

  房间里的武林盟主正伏案写道:寂寞东篱湿露华,依前金靥照泥沙。

  呸,虚伪。魔教教主趴在房顶上冷笑。

  房间里的武林盟主放下笔,揉了揉眼睛,身后漂亮的小婢女轻步上前,替他按压太阳穴。

  呸呸呸,伤风败俗的斯文败类!

  魔教教主一时气入丹田拐不了弯儿,一脚踏空,砰地一下跌进了屋子里。

  武林盟主:“……”

  “本座是来取你狗命的!”

  “先起来,地上凉。”

  “……”

  5.

  魔教教主被软禁了。

  事关圣教颜面,魔教教主决心以死相拼,争取杀人灭口,碎尸万段,抛尸荒野。

  武林盟主道:“正教最近在密谋攻打万窟山,你不想知道细节吗?”

  魔教教主收掌,道:“我教中仅剩老弱妇孺,已经十年未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为什么非要戕害我教!”

  武林盟主轻声道:“我知道,你很善良。”

  魔教教主道:“每年秋收之时我教还会下山帮百姓收稻谷!夏天会采摘山上的药草熬凉茶免费发放!”

  武林盟主轻拍魔教教主的背脊,眉眼温柔道:“嗯,他们不懂你的好。”

  魔教教主:“哼。”

  武林盟主撸顺了炸毛的教主,解开他店衣裳,指尖稍稍用力按压他的腰,道:“现在毕竟不比十几岁的时候,虽然你神功盖世、天下无双,上房、上梁时还需小心些。”

  “哼。”魔教教主舒服得眯起眼睛,算他还有点儿眼力。

  武林盟主稍稍加重手劲儿,顺着他的脊椎按下:“这里,旧伤落下了,以后不论是练武还是走动,都不能轻易操劳。”

  闻言,魔教教主陡然清醒:“你怎知本座有旧伤?”他十年前伤了脊椎要害,这是教中最高级别的机密,如果流传到江湖中去,可不得了!

  武林盟主轻挑膏药,顺着他的腰线细细描摹:“毕竟,男人的腰,很重要。”

  “嗯……嗯?”

  魔教教主顿时有些傻眼,接着觉得浑身酥痒难耐,身上最后一块遮挡之物被武林盟主的手指轻轻挑开。

  一夜缠绵后,魔教教主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腰在哪里了。

  6.

  在昏迷状态下被人霸王硬上弓,和清醒时这样那样……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魔教教主的三观崩裂,顾不得杀人灭口,又扶着腰逃回了圣教,关上房门发了一宿的呆。

  屋外的长老谆谆教导循循善诱:“教主,您可知这十年来每年入教人数递减多少个百分点吗?您可知我七峰十三楼分舵现已仅剩三峰吗?您可曾看见老奴身上衣衫的补丁?老教主辛苦打下来的基业眼看就要毁于一旦啊。”

  魔教教主环视一圈,看到房屋已经破败,当年风光的圣教的确已经落魄得让人心酸。

  长老擦了擦眼角,道:“教主有所不知,近年来男风已成潮流,若无年轻俊美成双成对的男儿,女弟子就不入门派,没有女弟子,就招不到男弟子,招不到男弟子,就打不过正教。日月轮转,生生不息,取其精髓,便是搞基。”

  魔教教主:“……”

  长老道:“您要不试试,万一……喀,舒服呢?”

  魔教教主一脚踹飞长老,狠狠地在院子里练了三天三夜的武功。

  “本座就算靠自己也能打败那些正教!”他愤愤道。

  7.

  翌日,正教联盟送上战帖,约圣教三日后决一死战。

  圣教哪里还有可战之兵?

  魔教教主跪在祖宗牌位前磕了三个时辰的头,出门时默默地分发了教中钱物,打发剩余弟子下了山。

  至此,圣教百年基业就此玩完。

  魔教教主从此一人守着孤山看日出日落,有时练练武,有时发发呆,有时想想崖下的姑娘,有时也会想想武林盟主。

  不知道会不会是他带人上来,亲自砍下他的人头。

  8.

  三日后,魔教教主发现自己中了计,因为正教一个人都没来。

  ……这也太不讲信用了。

  魔教教主抄起家伙去了盟主山庄。到了地方,看见盟主山庄张灯结彩,红锦连天,竟然是在办喜事。魔教教主心想,怪不得没来,呵呵。

  魔教教主现在有种血洗山庄的冲动,还想把自个儿的脑袋割下来放在他们床头,但最后他什么都没有干,游魂似的拐进了山庄后院。

  后院有一位白衣美人正在煮酒看书。

  魔教教主停下脚步,呆呆地望着。那美人不是武林盟主还能是谁?

  可他不是在前院娶美娇娘吗?

  大爷的,他还有脸笑?!

  9.

  武林盟主抬头见到魔教教主,微笑着朝他招手,道:“舍妹出嫁,来喝喜酒?”

  魔教教主呆住了。

  武林盟主起身拿了块糕点塞进魔教教主的嘴里,问:“甜不甜?”

  魔教教主咀嚼了几下,被酸得五官都险些歪了。

  武林盟主笑起来:“嗯,青梅糕,本就有点儿酸。”

  魔教教主回过神来,拔刀怒道:“你这个不讲信用的骗子!”说好的决一死战呢?!正教的信誉呢?!

  武林盟主见招拆招,最后在他耳旁柔声道:“这些时日,我有一点儿想你,你想过我吗?”

  魔教教主此刻只觉得身上酥麻一片,一时间心跳如擂,老脸红了个透。

  想个屁!

  武林盟主道:“十年前你说过不死就娶我,我答应了,出尔反尔自然不是君子所为,怎会随意婚配呢?”

  闻言,魔教教主有些呆滞,傻傻地望着笑靥如花的武林盟主。一时间时空逆转,眼前的人与久远的记忆里那一抹白渐渐重合。

  “你……你是……”魔教教主惊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武林盟主轻吻魔教教主通红的耳垂,低声道:“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兑现?”

  魔教教主:“……”

  10.

  某日,魔教教主借酒壮胆,向武林盟主抗议:“凭什么一直是我在下?长得好看的明明是你!公平起见,也该按单双数来吧?!”

  闻言,武林盟主低垂着头,轻声道:“十年前万窟山初相见,我亲眼见你重伤而无能为力,自此夜夜噩梦,无法安睡,离你近一分,我便踏实一分……原来,竟是成了你的烦恼吗?”

  哭……哭了吗?魔教教主手忙脚乱地道:“不……不是的!一点儿也不烦恼,本座特别喜欢!”武林盟主待他深情如斯,他简直是个渣啊渣!

  武林盟主眉眼温柔,闭眼轻触魔教教主的唇:“腰还酸吗?”

  魔教教主感激涕零道:“不酸!”

  武林盟主温柔地笑道:“那就好。”

  魔教教主:“……”

  至此,圣教解散,魔教教主自然没了去处,恰巧武林盟主长得美,能弹琴会画画,温柔体贴会做饭,于是他就勉(走)为(投)其(无)难(路)留在了盟主山庄,过起了没羞没躁的米虫日子。

  11.

  新年来临之际,盟主山庄收到了朝廷八百里加急送来的一块牌匾。

  彼时魔教教主正眯着眼睛享受武林盟主的按摩,听见声响,抬起头来问:“这是什么?”

  武林盟主低眉浅笑:“没什么,一点儿浮名,无伤大雅。”

  牌匾上盖着厚厚的红绸,有风刮过,掀起红绸露出里头的鎏金大字:

  江湖百晓生杯和平奖。

  文/风浅

打赏
赞 (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