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少年的爱情不可靠

  我和他相识已久

  我和汪先生认识很久了。他不喜欢狗,但姓汪,还是属狗的。他特别憎恨旺旺家的产品,因为小学的时候,他外号叫旺仔小馒头,中学叫旺旺仙贝,大学叫旺旺大礼包。我们是邻居,有关他所有旺旺系列的外号都是我起的。

  许多年之后,汪先生和我参加好友罗美女的婚礼。司仪在台上问罗美女与青梅竹马长达20年的恋爱史。罗美女表示她总是故意做些蠢事,来引起青梅竹马的注意。汪先生听完,忽然就问我:“你到哪儿都叫我旺旺,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吧?”我说:“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他沉默了一会儿,一本正经地说:“作为你的家室,我想知道。”坐在他旁边的朋友,“噗”地笑喷出来,他说:“人家结婚,你俩秀什么恩爱。”这真不是秀,日常就是如此。

  想起之前,我和汪先生的大学不在同一座城市,他在南宁,我在上海。大二前的暑假,我和同学罗美女决定创业,准备开个奶茶店。我在QQ上告诉汪先生,他说:“你不要想得太天真了。”

  我嗤之以鼻。不过事实证明,我和罗美女的确是天真了。第一步租店就被骗了。和我们谈的只是二房东,收到租金就卷钱跑路。我和罗美女商量了一下,退了施工队,退了设备,报了警。从警察局出来那天,我发了条微博,“社会黑暗,不活了!”然后和罗美女去KTV撒了一夜疯,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晃晃悠悠回了宿舍。我们刚准备躺下,就有人来敲门,竟然是汪先生。原来他看到我的微博,连夜坐火车来找我。我吓了一跳,问他:“你怎么上来的?舍管阿姨没管你?”他闷闷地说:“我说我是学生家长她就让我上来了。”汪先生表情严肃,一脸正经,非常之显老。一般人分不出他是不是在开玩笑,连我也不能。

  那都是大人的恩怨,不必自责

  记得高二那年,我遭到人生重击。起因是去新华书店买书时,撞见了我爸外遇。作为一名16岁的少女,我心里背上了要么拆了这个家、要么背叛老妈的巨大包袱。后来,我开始不敢和我妈说话,总觉得她能看透我的内心。也不敢看我爸,不能忍受他碰我,总觉得他脏。再后来,不能和同学交流,觉得所有人都在背后议论我……总的来说,就是抑郁了。于是我休学了。

  在休学的那段时间里,汪先生经常来我家。他和我妈是这样说的:“阿姨,我来送听课笔记。”但他和我是这样说的,“我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