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的爱情,总让人心醉

  那个男孩,缺席了她前半生的辉煌

  遇到魏道明之前,郑毓秀的人生早已波澜壮阔。她出生于富贵之家,却没有大家闺秀的温婉如水,她拒绝缠足,拒绝接受女德教育,从小便学会了与世俗抗争。

  她有人人艳羡的婚约,男方是两广总督之子,权势如日中天,人也相貌堂堂。她只需要等到成年后风光大嫁,从此相夫教子,过上优渥无忧的生活。

  这样的好事,她却嗤之以鼻。那时,她只有13岁,对爱情已有独到见解。她不要攀附任何人,更不要任何人主宰她的人生。于是,小小年纪的她做出了惊世骇俗的举动。

  她修书一封,写给男方,强势解除婚约。女子休夫,自古少见,何况对方是有身份的人家,丢了如此大的脸面,岂肯善罢甘休?一时之间,流言如龙卷风,将她紧紧裹挟在其中。她只能离家出走,前往天津学习西方教育,之后,前往法国留学。

  即使身在异乡,她依然活跃在各个社交场合。她以玫瑰当枪,阻止中国代表在巴黎和会的不平等条约上签字;她以优异成绩获得巴黎大学硕士学位,并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她加入了法国法律协会,成为进入该协会的第一位中国人……无论在哪里,她总能熠熠生辉。

  与魏道明相遇,便是在法国。在同乡的介绍下认识时,魏道明只是一个不到20岁的大男孩。而比他大10岁的郑毓秀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大男孩,缺席了她前半生的辉煌,却和她一起经历了后半生的多姿多彩。

  真正的爱情,从不会成为束缚

  魏道明后来也进入巴黎大学学习法学,成为郑毓秀的学弟。他们偶尔会聊天,他虽年龄小,却极有见地,常常给她惊艳之感。她慢慢视他为知己,对他极为欣赏。他又何尝没有如此感觉呢?她成熟机智,充满魄力,和她在一起,他才觉得最开心舒服。

  互相倾慕在所难免,只是年龄差距,像一条河横在那里,让他们始终无法跨越。她多少有些尴尬,即使从不在乎世俗眼光,却终究过不了心里那个坎。

  7年后,他们回国,合伙在上海法租界开了律师事务所,两人的辉煌由此拉开帷幕。在当时的上海,华人与洋人打官司,十有八九会输,他们却在法庭上力争,从不为利益屈服,从不为安危退缩,一举扭转了不利局面。他们代理梅兰芳与孟小冬的离婚案,更是名声大震,慢慢成为上海滩的风云人物。

  他们的律师事务所被经营得风生水起,而他们的情感,也在一次次并肩作战里得到升华。彼此一个眼神,都心有默契,彼此一个微笑,都能给对方无穷动力。

  8年时光,足以做一个决定。他爱她,她也爱他,这就够了。1926年,他们终于携手,将余生交付给彼此,未来的路不管怎样,都要一起走。

  他的爱与相守,帮她抵挡晚景凄凉

  1942年,魏道明出任中国驻美大使,郑毓秀作为大使夫人,随夫同行。她帮他出谋划策,将礼仪程序安排妥当;她与美国各界保持良好联系,为他的社交活动提供帮助;她得到罗斯福总统夫人和宋美龄的称赞,和杜鲁门总统夫人成为朋友……她用人格魅力帮助丈夫的同时,也提升着中国女性的形象。

  她所做的所有努力,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把这一切都写在回忆录里,从无避讳。有个能干的夫人,在他看来,是一件骄傲而荣耀的事。

  后来,他的职位不断变迁,从美国到台湾,从台湾到香港,从倍受器重到不被信任。不管好的坏的,她始终在他身边,跟他一起迎接一切。他们决定远离政坛,不问政事。这中间有心酸,有无奈,也有英雄落寞。

  他们离开台湾,远渡重洋。那时,他们是政治上的失意人,也是生活中的失意人:不能回国,不能与子女见面;有满腔抱负,却英雄无用武之地。曾经的风光渐渐远去,光环褪去的他们,只是一对寻常夫妻。

  脱下战袍的郑毓秀终于病倒,左臂癌变,被迫切除。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打击,让她万念俱灰。好在,她最爱的那个人始终在身边相伴,寸步不离。这一生所有的辉煌,都不及在那年,遇到那个大男孩。这一生所有的落魄,都因有他相依,而不再备受煎熬。是他的爱与相守,陪她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帮她抵挡晚景的凄凉。

  他们的人生以失意落幕,他们的爱情却历久弥坚。穿越世俗的烟雨,勇敢无畏的爱情,总是让人心醉。

  (雪茹摘自《莫愁·智慧女性》2016年11期)

  汤小小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