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泡面网红

  【故事简介】网红主播宋伊一从没见过有人买泡面会穿得如此正式,西装革履的大帅哥豪掷大钞为她承包所有泡面,还带她去高级餐厅品尝美食,甚至连相亲对象都仗义替她摆平。她是不是也可以稍微遐思一下,其实他对自己有所企图?

  【一】

  情人节当天,苦命的单身“狗”宋伊一被老爸叫去帮忙看店。

  老城区的便利店一如既往地萧条,除了偶尔进来几个买点儿啤酒和酱油的主妇,大部分时间都很闲。宋伊一无聊地刷起了微博,果然满世界都在秀恩爱。就连那个一向感情生活成谜的知名网红夏桃,也在微博大晒钻戒和玫瑰花,听说神秘男友是个某财团大帅哥。

  宋伊一不屑地撇撇嘴,明明大家都是网红,怎么落差就这么大?

  就在这时候,门铃响了,宋伊一条件反射地看向自动门:“欢迎光临。”

  男人身穿卡纳利西装,深灰色隐纹,利落平整,衬托出他匀称的腰肢,以及笔直而有力的双腿。孙景恒环视一圈,没有找到熟悉的身影,略显失望,最后把目光落在宋伊一的身上,状似不经意地问:“这里卖得最好的是哪种泡面?”

  泡面?宋伊一怔住,不是他说的话有多怪,而是他跟泡面充满了违和感。

  以他那身行头与品位,实在和垃圾食品挨不上边,更别提出现在这样的老城区里。像他这样养眼的男人,还是更适合与美女在高级餐厅里同框“虐狗”。

  “桶一、康帅傅都卖得快。”宋伊一指了指货架上的泡面。

  男人轻蹙眉头,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臻味坊呢?”

  宋伊一想也不想就说:“我推荐你买其他泡面吧,像架子上那款九洲拉面挺不错的,反正不差几块钱,啥口味儿都有。”

  “臻味坊不好吃吗?”他挑了挑好看的剑眉。

  她左瞧瞧右看看,确认进货的老爸还没回来,这才吐槽道:“臻味坊现在不行啊,贼难吃,仓库里还堆着几箱货呢。”虽然是老品牌,但已经不是儿时的那个味道了。尽管她极力阻拦老爸进这批亏本货,可他老人家仍念在商家当年送的遮阳篷的情分上,格外支持。

  话音刚落,孙景恒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宋伊一仍浑然不知地说:“帅哥,是要在店里吃,还是打包带走?店里可以免费提供热水……”

  “我全部要了。”孙景恒清冷的声线突然打断了她的话,见宋伊一茫然不解,他又缓缓地重复道,“店里所有臻味坊泡面,我都要了。”

  现在轮到宋伊一震惊了:“差不多有五箱,你确定全买了?”

  孙景恒淡淡地看向她:“有问题吗?”

  “没有。”天大地大,客官最大,能处理掉滞销品真是帮大忙了。

  但宋伊一这人耿直得不行,毕竟做生意不够老练,昧着良心卖坑货这种事情她做不来,便又提醒了一句:“你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我就要臻味坊!”

  他斩钉截铁的语气,差点儿把宋伊一噎住了。行吧,客人都这么说了,她瞎操心什么。她转身进了仓库,来回了两三次,总算把几大箱臻味坊泡面搬到了收银台前。

  孙景恒丝毫没打算帮忙,抛下数张大钞的同时,命令道:“把泡面搬到我的车上去。”说完,就朝门的方向走去。

  那颐指气使的模样,让宋伊一顿时为之气结。安置好东西后,驾驶座上的孙景恒朝她勾了勾手指,宋伊一一副乖顺的模样来到车窗边。

  “臻味坊卖得很好,记得叫店长补货。”他的话看似请求却毫无屈尊的意思,“我下次再来。”

  你还来?!不等宋伊一反应过来,对方已率先驱车而去。

  宋伊一哑口无言。

  他该不会是臻味坊的铁杆粉丝吧?

  【二】

  一个月后的某天,就在宋伊一快忘了那个泡面帅哥时,他又找上门来了。

  刚睡醒的宋伊一蓬头垢面,听到敲门声,以为是买早饭回来的老爸,一开门就被门外的身影吓了一跳。待看清对方的长相后,她立马清醒,及时捂住了打哈欠的嘴。

  这次,孙景恒来势汹汹,神色格外肃杀:“绿咖喱泡面怎么样?”

  “什么?”宋伊一被他问得莫名其妙,余光瞥见堆积在店外的泡面纸箱,这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臻味坊最近上市的新款泡面。

  他一大清早过来就是问她对泡面的感想?

  宋伊一翻了个白眼,慵懒地点评:“那个味道有点儿猎奇,肉桂味虽然不浓,但和咖喱搭配起来,总觉得干扰到整体的口感,而且这种口味做泡面显然没有做炒面适合。”作为资深美食博主,宋伊一可是吃过上百种口味的泡面,自然有些挑剔。

  没想到她的评价却换来孙景恒的沉默,甚至还有一丁点儿沮丧。

  “你难道是臻味坊的……”

  “不是!”他否认得太快,反而有点儿欲盖弥彰的意味。

  宋伊一摆明了不信:“我都还没说完你就急着否认,而且你特别在意臻味坊的评价。”她突然凑过去,看着孙景恒心虚的目光,贼兮兮地笑道,“你是臻味坊的铁杆粉丝对不对?”他西装革履,气派十足,也不像是上门推销的业务员,似乎这个身份更适合形容违和感满满的孙景恒。

  孙景恒无语了。

  “我猜对了?”

  “不对,我只是个对泡面感兴趣的厨师。”

  宋伊一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他立即露出一副灿烂的笑容搪塞了过去:“我没必要骗你,况且对我也没什么好处。我最近在研发新菜单,想从泡面里找点儿灵感。”

  “研发什么菜式?”

  “面条。”他漫不经心地答道。

  “面条啊?中餐还是西餐?”

  面对她的刨根问底,孙景恒忍着内心想揍人的冲动,微眯着眸子,道:“这个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是上班早高峰期。”他说得委婉,暗指此刻路况正是拥堵的时候,人来人往,早已把她看光了。

  而宋伊一在路人异样目光的打量下,终于意识到自己穿着睡衣的邋遢模样。一声尖叫之后,某个少女恼羞成怒地逃进了店里。

  梳洗完毕,宋伊一咬牙切齿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录制视频。

  宋伊一当美食博主已经有两年,除了跟粉丝分享的菜谱,最为人追捧的就是她的烹饪视频。但她的烹饪视频有些不同寻常,是以改造“垃圾食品”为看点,并且她的长相甜美,看着她品尝美食的样子,就已是种享受。

  可宋伊一最近正苦于没有素材发挥,也许是印象深刻,她突然想到了那个泡面帅哥。她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然后嘿嘿一笑,对准摄像头挥了挥手。

  “嗨,各位吃货,今天我要给大家推荐一个有意思的泡面吃法。”

  【三】

  从早上开始,总裁办就弥漫着压抑的气氛。

  这股强大的气场来自那个伟岸的背影,此刻,孙景恒恶劣的心情,溢于言表。即便他的外貌足够赏心悦目,可一旦置身职场,就不再是平易近人的上司。秘书们战战兢兢,生怕稍有失误又激怒了他。

  “孙总,会议马上要开始了。”

  孙景恒淡淡地“嗯”了声,脸上依旧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员工们自然不知道他的坏心情,有一大部分来自那个便利店的女人。

  原本孙景恒在美国研究所从事医学相关的工作,没想到父亲突然病重倒下,旗下品牌臻味坊业绩惨淡,他临危受命,不得不回国继承集团。在食品行业,他还是个刚入门的新手,为了挽救品牌,他凡事亲力亲为,从市场调研,到口味研发,半年来推出数款新品,可对改变品牌现状仍是杯水车薪。

  他原以为问题并非出自泡面的味道,而是价格战略的失误,没想到一到基层调研,就被某个女人打击得体无完肤,让他很是挫败。

  一想到业绩报告,他的头又痛了起来。

  他必须尽快找到那位老研发员……

  “孙总,好消息,华南地区的营业额上升了三个百分点。”营业部长激动地呈上报表。

  孙景恒疑惑地扫了几眼,确如部下所言,营业额呈现急速上升的趋势。可他们做了那么多推广都徒劳无功,这突如其来的激涨,是什么情况?

  他的疑问,很快就从部下的汇报里得到了答案。

  大屏幕上播放着近日在网上爆红的美食视频,微博上还有不少大V红人分享转发。视频里是一锅奶香浓郁的火锅年糕,最为瞩目的是置于高汤中的泡面,随着融化的芝士片,与辛香料和咖喱碰撞出鲜丽的色泽。光是看着,就已经让人垂涎三尺。

  最令孙景恒震惊的,不是视频里使用了臻味坊的泡面,而是视频里的博主竟是宋伊一!虽然化了妆,但他仍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这次视频的扩散,不仅让宋伊一吸了一波粉丝,还让险些夭折的臻味坊受到了关注,许多粉丝为了效仿视频里的做法,还跟风购买了臻味坊的泡面。

  忆起宋伊一那天的邋遢模样,孙景恒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

  所以,当宋伊一再次见到不速之客时,嘴里衔着的面条都忘了咽下。

  “芝士真的是很不错的食材。”这一次,孙景恒眉眼中满含笑意。

  宋伊一赶紧咽下面条,手脚麻利地把泡面碗推到一边,尴尬地擦擦嘴:“你又来买泡面呀?”

  见她吃的是臻味坊的杯面,孙景恒的笑容又变深了。

  “不,这次是专程来找你。”

  【四】

  专程来找你……

  天地间,仿佛有余音缭绕。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宋伊一忍不住胡思乱想,防备地看了他一眼。孙景恒三番五次找上门来,真要说她没点儿遐想是不可能的,毕竟她单身了二十几年,会往那方面想也是正常的嘛。

  “之前和你说过,我在研发料理,见你对美食挺有心得的,想跟你请教。”他的绅士请求,让某个女人的春心全部粉碎成渣。

  宋伊一沮丧地抹了把脸,羞愤道:“请教你妹。”

  所谓食色性也,面对大帅哥的请求,宋伊一还没开口拒绝,就已弃械投降。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便利店里皆是这样的情景。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香气,小餐桌上摆满了数个杯面,男人根据女人的建议,对食材进行重组搭配,然后一起试吃。期间,数次争吵,随后一方妥协,又默默地低头做着笔记,另一方得意扬扬,心满意足地接过他递来的食物。

  “牛奶冲泡面,亏你想得出这种黑暗料理。”孙景恒嗤之以鼻。

  宋伊一不以为意,笑眯眯地看着他:“可是你吃得很满足,不是吗?”

  这个事实让孙景恒难以反驳,虽然看似很可怕的搭配,但真正吃进嘴里时,发现味道很惊喜。所以,在这之后什么芝士焗泡面、绿茶拉面,他都吃得十分淡定。

  “不管是泡面,还是其他食物,要想把食材发挥到极致,首先要从地域口味、年龄层消费入手。你大概不知道芝士在年轻人当中有多受欢迎吧?”说完,宋伊一喝下最后一口汤,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嗝。

  还真是不拘小节的个性,想到这里,孙景恒不禁哑然失笑。

  “不过话说,总拿泡面来研究,你到底要研发什么菜式?”宋伊一疑惑道。

  她的犀利提问,让孙景恒一时语塞,还没来得及想好借口,就见她捂着肚子,神情痛苦。

  “你怎么了?”他忙问道。

  宋伊一痛得龇牙裂齿:“肚子突然好痛。”她弓着身体,额头上冒出一层薄汗,趴在桌上动惮不得。见状,孙景恒打横抱起她朝自己的车大步走去。

  医生检查过后,初步确诊她是患了急性肠胃炎,并且对她下了禁食令。

  正当宋伊一在输液时,孙景恒的手机响了,他急忙走出去接。见他出去时刻意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宋伊一不禁对孙景恒的身份更加好奇了起来。

  他真的是厨师吗?不过这个点跷班不太好吧,这样想着,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当时太痛没有心思顾虑太多,现在冷静下来,才觉得被孙景恒抱着有多害羞。

  孙景恒回来时,宋伊一正羞愤地捧着脸,嘴里念念有词:“不行不行,我要收起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养好病还得录视频呢。”

  “你还想录视频?”孙景恒不悦地挑眉道,“医生说了,你这几天得好好休息。”他知道她为了吸引粉丝,总会在视频里吃各种奇怪的东西,正因如此,才会吃坏肚子。

  他不乐见她生病的同时,心里也生出了微妙的情愫。

  “不碍事。”宋伊一笑着摆摆手,丝毫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寿喜烧的优惠券再不用就要过期了,那才叫痛心疾首。”她还得赶在过期前,录一期户外就餐体验视频呢。

  岂料,孙景恒微勾起嘴角,长臂搭在她的椅背上,声音低沉富含磁性:“如果你乖乖养病,我保证,带你去吃更好吃的。”

  宋伊一咽了一口口水,努力说服自己绝不能幻想过度。

  但是……

  孙景恒微微一笑:“那就说定了。”丝毫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五】

  孙景恒果然没有骗她,在她静养了半个月后,就驾车带她去了一家日式料理店。

  据说在这里就餐需要提前预约,人均消费也不低,且位于世贸中心高层,夜晚就餐时还能享受到极致的景观。然而,他们来到店里的时候,没有一位客人。

  “竟然一个客人都没有,该不会是我们来得太早,还没开始营业吧?如果不是知道你是厨师,我还真以为被你包场了。”宋伊一自以为聪明地笑道,“你就老实招了吧,你是日式料理特级厨师对不对?”

  孙景恒只是默默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在前面带路。

  两人来到包厢内坐下,见某人看着菜单半天做不了决定,孙景恒二话不说,招来侍者便点了单。宋伊一心里小小地郁闷了一下,这人真是太霸道了,竟然不问一下她的意见!

  很快,侍者就开始陆续上菜,宋伊一也由最初的不满,到最后崇拜地看向孙大少爷。

  “好吃吗?”孙景恒放下筷子,宠溺地看向她。

  “嗯嗯!”嘴里仍在忙碌的宋伊一感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这一桌鹿儿岛黑牛五花肉,霜降程度明显,肉质细腻,不愧是A5级的极品牛肉!最独特的莫过于它的吃法,与寻常的烤肉不同,牛肉置于特制的不锈钢锅里,铁板中央凹陷下去,装着口味独特的汤汁,为此孙景恒还特别为她解释了一下“炊肉”这道料理。

  宋伊一咽下嘴里鲜嫩多汁的牛肉,感叹道:“混合了洋葱的牛肉,再加上卷心菜和豆芽,爽口且不油腻,真的很好吃。”

  看到她吃得一脸幸福的样子,不知怎的,孙景恒竟觉得格外满足。习惯了一人吃饭的孤独,在遇见她之后,他心里竟生出了贪婪:多么希望今后能陪她共享更多美食。

  宋伊一突然放下筷子,惶恐道:“糟了,我忘了录视频!”

  虚惊一场,孙景恒叹了口气,为自己倒了杯清酒,道:“那就下次再录。”

  “这怎么行!这么奢侈的料理,说不定没有下次了。”宋伊一心疼地看着被她风卷残云过的美食,打算录一段“事后”小视频纪念一下。

  结果,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入了镜,孙景恒端来一盘乌冬面,细心地拌入铁板的特制汤汁里,利用余热烹煮,然后装盘,撒上海苔、芝麻,将黑牛肉所有精华崭新呈现。

  不知从何时开始,宋伊一的目光不再停留在美食上。此时此刻,面前的男人十分诱人,双眸幽深清澈,鼻子高挺,唇线优美,眉宇间没了初见时的疏离倨傲,英俊得不可直视。她的心跳仿佛漏了几拍,直到孙景恒微侧过身子,她才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宋伊一。”

  男人温柔的呼唤,让宋伊一突然紧张起来。

  正当她抬头时,孙景恒的薄唇轻轻落下,在即将碰到她的唇时顿住,耳边是他充满磁性的声音:“如果你想吃,我以后再带你来。”

  【六】

  视频后期剪辑到一半,看到画面中的那双手,又想起了饭局后半段的吻,宋伊一不禁捂住自己滚烫的小脸。

  那天以后,他们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见面了,可孙景恒的样子时时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吃饭时在想,工作时在想,就连做梦时也难逃他的魔掌。

  宋伊一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仿佛上面仍遗留着温热的触感。

  在国外,贴脸、亲吻是很常见的,既然他没有更进一步的表示,她就不该想太多。况且,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她对他的一切知之甚少……

  尽管如此,宋伊一仍是乱了芳心。

  难道他是一时心血来潮吗?

  只有她单方面烦恼,实在太不公平了。

  宋伊一猛地拍了拍双颊,让自己振作起来。她将录制好的旁白音频,导入剪辑好的视频里,然后传到了网站上,随即分享到微博上,接着关掉了电脑。

  她下楼觅食时,见老爸进货回来了,便跑过去帮忙。

  “爸,你怎么又进了这么多臻味坊泡面?”卸货的时候,宋伊一看到了熟悉的纸箱,疑惑道。

  宋父敲了敲她的脑袋,道:“当然是因为好卖啊。”

  哪里好卖了?不过是孙景恒够仗义,愿意当冤大头而已。

  “对了,你姑妈说她单位里有个小伙子还不错,让你抽时间和人家见个面,吃顿饭。”卸完最后一箱货,宋父状似无意地道。

  宋伊一有些反感地道:“他是圆是扁都不知道,有什么好见的。”

  “不就是没见过才要见嘛。”宋父横了她一眼,“反正你又没人追!”

  这话深深地刺激了宋伊一,可她没有像往常一样顶嘴,而是兴高采烈地朝便利店外跑去。看到熟悉的身影,她数天来的心绪不宁仿佛一瞬间烟消云散。

  宋伊一在老爸惊愕的目光中,热情地迎着孙景恒走进便利店。连宋父正要喝的冰镇啤酒,都被她夺去借花献佛了。

  孙景恒摇了摇头,道:“我开车来的,不能喝。”

  “那……你吃过饭了吗?”

  孙景恒因她的体贴暖了心,道:“还没。”

  “那正好,我前几天想出一种泡面的新吃法,我做给你尝尝。”话音刚落,宋伊一又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给你吃泡面好像不太厚道,我还是去做饭吧……”

  孙景恒突然拉住了她的手,难得温柔地道:“泡面就好。”

  “那你稍等。”宋伊一顺手取过架子上的几包臻味坊,咚咚咚地跑了上楼。

  一直处于状况外的宋父,终于回了神,惊讶地指着孙景恒道:“景恒少爷?”

  孙景恒这才微微颔首,对宋父道:“宋伯伯,好久不见。我是专程来找您的。”

  【七】

  当宋伊一端着一锅泡面下楼时,就看见两个男人在小茶几前谈笑风生。

  见宋伊一下来,宋父别有深意地说了:“对了,我约了老李吃火锅,应该很晚才会回来,你们吃吧。”说完,便乐呵呵地出门了。

  突然只剩下自己和孙景恒,宋伊一不禁紧张了起来。

  孙景恒率先打破沉默,问道:“臻味坊的新口味泡面,吃过了吗?”

  “你说的是那个辣白菜辛辣面吗?差强人意吧。”

  他摇头失笑:“果然还是不行。”

  “你好像特别在意别人对臻味坊的评价。”宋伊一将盛好的面递给他,抬头对上他幽深的黑眸时,心里又咯噔了一下。

  “随便问问。”孙景恒夹起面条送入口中,突然神色一怔,“这个味道,好独特。”

  听到他的赞赏,宋伊一笑道:“我用昨天熬的高汤做汤底,面饼用的是臻味坊的,还加了一点儿麻油和黑胡椒调味。”

  孙景恒喝了一口汤,若有所思地点头。吃完面后,他向宋伊一要了一份高汤的制作过程,上面写得很详细,甚至精确到调料的用量,随后带着一壶高汤,急匆匆地赶回了公司。

  之后,孙景恒整整三个多月没出现。

  【八】

  最近到店里买泡面的,无一例外要的都是臻味坊泡面。

  臻味坊新推出的泡面系列“黑豚骨达人”迅速占领了市场,包装设计也有了崭新的风格,味道更是让人爱不释手。

  碰巧店里进了一批货,宋伊一马上拆了一盒试吃,却感觉这味道有些熟悉……

  随着网上安利这款泡面的人越来越多,宋伊一的首页,几乎是清一色的晒“面”,仿佛是在赶潮流。

  而宋伊一三个月前上传的户外就餐视频里,粉丝针对入镜的那双手,纷纷进行了推测。

  “宝格丽的袖扣,看来UP主的饭搭子是土豪啊。”

  “说袖扣的那个你别走,好像臻味坊的孙总也有一对。”

  “怪不得UP主视频里的泡面用的都是臻味坊,收了多少推广费?”

  ……

  宋伊一虽然会接广告,但也仅限于在美食网站上,做视频只是她的个人爱好。被人如此污蔑,她自然是不服气的,所以特意上网查了一下宝格丽的袖扣。不菲的价格彰显着拥有者的财富值,而弹幕里提到的“孙总”,在搜索网页时,几乎所有关于这个人的新闻都配着一张长相无懈可击的人的照片–照片里的孙景恒依旧风流倜傥,但对宋伊一而言,仿佛是晴天霹雳。

  随后,她点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的视频,知名网红夏桃成了臻味坊的新代言人,为“黑豚骨达人”系列宣传造势。有爆料称孙景恒与夏桃私下甚密,当记者问夏桃,她的秘密男友是否就是孙景恒时,夏桃的反应格外耐人寻味。随后的采访,宋伊一已无心再看,只觉得心里沉闷刺痛。

  当天夜里店里打烊时,久未出现的孙景恒竟然来了。

  宋伊一假装看不懂他眼里的期待,冷漠地继续往下拉卷闸门,手却突然被人握住。

  “放开。”宋伊一瞪向他,“店里已经打烊了,要买泡面的话,去街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吧。”

  她的敌意十分明显,但孙景恒没心思计较:“黑豚骨达人,你吃过了吗?”

  这么久没见,开口第一句话居然是问她有没有吃泡面!宋伊一火大地甩开他的手,讪笑着反击:“几百年前我就捣鼓出来的味道,他们竟然才研发出来,调料倒是挺还原的,孙总。”

  她已经知道了?孙景恒终于知道了她生气的原因。

  “我没有刻意隐瞒你的意思。”孙景恒想了想,决定坦诚相对,“好吧,我承认,在知道你的视频有着一定的宣传力度时,的确想过请你为臻味坊做推广,但是……”

  “那你为什么又找了夏桃代言呢?”宋伊一承认自己有些忌妒。

  孙景恒一怔,不明所以。宋伊一火大地把他推出门外,狠心地把卷闸门一拉到底。他在门外央求了许久,最后渐渐没了声音。

  卷铁闸内的宋伊一心里咯噔了一下,慌慌张张地拉开了门,结果外头空无一人。她气得直跺脚,其实她并没有真的要赶走孙景恒的意思,奈何他情商太低,丝毫没有察觉她在吃醋。

  至少,在分开三个月后再见面时,不该是这样的情形啊,否则她会认为,在他眼里,自己连泡面都不如。

  宋伊一忍不住红了眼眶,她讨厌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可她更讨厌自己的口是心非,明明心里喜欢他,非要装清高,将他拒之门外。其实再见到孙景恒时,她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宋伊一捶了捶自己的脑袋:“笨蛋宋伊一,活该单身。”

  【九】

  有人说,想忘记失恋的痛苦,就用新的恋爱去填补内心的空缺。

  虽然这种做法很自私,可毫无疑问最快。宋伊一在姑妈软磨硬泡了一个多星期后,终于答应去相亲。

  精心打扮了一番后,宋伊一对着镜子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下楼经过便利店时,她被看店的宋父突然叫住:“你这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去相亲,能成吗?孙少爷挺好的,干吗不试着跟他交往看看?”

  “爸,你还好意思说,你明知道他的身份却不告诉我!”知情不报,坑女儿!

  宋父啜了口茶,瞄了她一眼,道:“你们小时候在一起玩过,我怎么知道你已经忘了人家。”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唉,所以说你这丫头,真是忘本。如果没有孙少爷一家帮忙,老爸怕是没本事把你养得这么大。”

  十几年前,宋父还是孙氏的员工,因嗜赌败光了家产,动了邪念偷挪厂房的流动资金而被解聘。可孙老董顾念他丧妻还带着女儿,仍愿意出资给他开店。从此宋父洗心革面,也因为这份恩情,对臻味坊鼎力支持至今。

  “现在孙老板病倒了,东家有难,我进臻味坊的泡面是出于情义,可孙少爷是为了保住他爸的事业。”宋父不动声色地看了女儿一眼,意有所指道,“你以为你一个美食博主的影响力能有多大?归根结底,泡面好吃才能让品牌继续走下去。孙少爷三番五次上门劝我回孙氏帮忙,我都快被他感动了,你这丫头咋神经这么大条,还看不出人家的心意呢?”

  宋父见女儿还是无动于衷,叹了一口气,便去收银台给客人结账了。

  老爸的意思是,孙景恒喜欢她?

  这个认知让她有些错愕,一不小心被店门口的纸箱绊了一下,她低头看去,臻味坊的商标立马映入眼帘。

  臻味坊是她和孙景恒认识的契机。认识孙景恒的半年来,她连口味都变了。从最初对臻味坊的不屑,到后来习惯它的存在,连老爸不计成本地进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多说什么。因为他在意的,她也同样关注。

  不知不觉中,喜欢孙景恒成了一种习惯,她戒不掉的习惯。

  宋伊一思绪混乱地走出店门。来接她的相亲对象,早已在道路旁等候。白色的宾利朝她鸣了一声喇叭,她径直朝车的方向走去,却被一辆黑色布加迪挡住了去路。

  驾驶座的车窗玻璃降下,孙景恒抬头看向她,问道:“去哪儿?”

  “伊一,我在这儿。”几米外的白色宾利车主朝她挥手,以为她认错了人。

  宋伊一的双手紧攥着裙摆,仿佛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她试探地看了孙景恒一眼,道:“去相亲,和对面那个男人。”

  孙景恒没说话。

  正当她失望地以为孙景恒毫不在意时,他突然有了动作。

  只见孙景恒推门而下,大长腿朝白色宾利的方向走去,一番简洁短促的交谈后,白色宾利的车主恼羞成怒地驱车离开。

  孙景恒气定神闲地走回来,公式化地汇报:“你可以不用去了。”

  “你跟他说了什么?!”在听了老爸那番话后,宋伊一虽然也打算回绝对方,但绝不是以这种不欢而散的方式,这下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姑妈交代。

  “我说你是我的女朋友,让他别打你主意。”孙景恒道。

  “谁是你的女朋友!”宋伊一瞪向他。

  孙景恒突然凑近她,将她困在车窗和自己的胸膛之间,低沉的声线充满了蛊惑:“我以为我们约过会,接过吻,恋人该做的事情都做得差不多了,用这样的措辞来定义我们的关系是最恰当的。”

  “什么接吻,那是未遂!”

  孙景恒不接受她的指控,低头将她的抱怨全部吞没。当他退开时,宋伊一顿觉血脉贲张,伶牙俐齿不再。而对面那位绅士,一脸餍足道:“现在已遂,你应该明白了吧?”

  【尾声】

  “我不明白!”宋伊一红着脸推开他,心有不甘,“你失踪了整整三个月,一直没跟我联系,一回来就只顾着泡面!我讨厌泡面!你凭什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又凭什么觉得我一点儿都不在乎?”本想温柔待他,结果还是对他发了飙,到这个关头,宋伊也拉不下脸来,撇嘴指控道,“我不是乖乖留在原地等你来宠幸的宠物,如果你对我没意思,就不要来打扰我平静的生活。”

  尤其是做了那种令她误会的举动后,连句解释都没有,现在又堂而皇之地吻她……

  虽然老爸说过孙景恒喜欢自己,但他本人并没有承认,她害怕自己的一厢情愿,最后会换来一场空欢喜。

  孙景恒不知道他在忙于挽救企业危机时,给她带来了多么强烈的不安。

  臻味坊这次改革,无疑是一场攸关企业生死存亡的赌博。他可以袖手旁观,可那毕竟是父亲多年的心血,旗下还有一众劳苦功高的员工。他曾因为压力太大,每天失眠,直到他无意间看到了宋伊一的美食菜谱。

  视频里的宋伊一总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仿佛有挥之不尽的元气。

  之后,为了寻求昔日的资深研发员回公司助阵,他来到了老城区的便利店,然后遇到了现实中的宋伊一。

  素面朝天,衣着简单,那双明亮的如秋水般的眸子,却让他从此再也挪不开眼。

  宋伊一大概不知道,她当时给了深陷绝望的孙景恒多大的希望。

  历时三个多月的研发,孙景恒重返美国加州研究所,深入学习了分子料理的构成,再结合宋伊一那份高汤带来的启发,终于研发出口感最佳的酱料包。这一切的一切,如果没有宋伊一最初给予的帮助,或许他仍在原地踏步,甚至看着臻味坊终结在自己手里。

  这份厚重的情感让孙景恒格外小心翼翼,终于,他伸手将她紧紧地搂住。

  “我没什么恋爱经验,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给你带来安全感。其实,起初找你请教都是借口,后面我根本无心研发泡面口味,每天只想过来见见你。”

  谁说孙大少爷是恋爱菜鸟?简单的几句话,就让某人心花怒放。原本的焦躁不安,统统如拨云见日,消散开来。

  宋伊一怯怯地抬头看他,那张清俊的脸庞一如既往严肃呆板,只是此刻多了些许显而易见的温柔。她难以置信地问:“所以,你从一开始就别有居心,想泡我?”

  泡……这个词真是直白。

  孙景恒轻咳一声,难为情地“嗯”了声,连耳根都红了。

  “那关于你和夏桃的绯闻呢?”宋伊一微眯着眼继续问。

  “公司的营销手段,捆绑炒作,可以增加热点话题。”他一本正经地答道。

  宋伊一无语地叹了一口气,轻松下来的同时,朗声笑了出来:“你这人真是……我觉得我这醋吃得好无辜。”

  他的长臂顺势贴合她的纤腰,将她拉近了一点儿,他道:“不说这个了。突然有点儿饿,怎么办?”

  “本来打算在相亲时蹭个饭,结果被你坏了好事。”宋伊一假装生气,“现在只能吃泡面了。”

  “那我们一起吃。”只要跟她在一起,粗茶淡饭也无妨。

  柔韧的面条,连接着两人的心,浓郁的奶白色豚骨高汤,沁着丝丝甜蜜。

  他们的爱情,或许不像那浓烈的辛香料,没有轰轰烈烈,却有着平淡生活里的细水长流,如淡淡的柠檬草,微酸中带着芳香味。

  文/小R 图/水墨

赞 (10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