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里的科学迷

◎林凤生

一、把“科学图像”拿来

在自然科学的各个学科中,都有一些内涵丰富的图像,它们对知识的解读不可或缺。有些图像结构匀称,本身就具备了平衡、对称等美学特点,故常常被“有心的”画家一眼相中,作为绘画创作的形象基础。荷兰画家埃舍尔就是这样的一个科学迷,他常常阅读科学著作,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主要是看看书中的图,内容是看不懂的。他根据“科学图像”创作了许多让人耳目一新的好作品,堪称科学与艺术结合的典范。依据“彭罗斯台阶”创作的《上行和下行》就是其中之一。

图1所示的“彭罗斯台阶”是由数学物理学家罗杰·彭罗斯设计的。彭罗斯是英国皇家学会会员,曾经与霍金一起研究宇宙天文学,取得了不少成果。空闲时间他喜欢与他父亲(一位有名的遗传学家)一起玩玩几何图形,并设计出了许多不同凡响的几何图,彭罗斯台阶就是其中之一。此台阶十分奥妙:如果沿逆时针方向行走,台阶逐级升高,却没有一个最高;同样,如果沿顺时针方向行走,台阶逐级下降,也没有最低处。当然,这样的几何体客观上是不存在的。埃舍尔创作的名画《上行和下行》(图2)对彭罗斯台阶作了更为精彩的诠释。他画了一栋巍峨的宫殿,台阶就围绕在建筑物顶的四周。有两队巡逻的士兵,一队登阶朝上,永远不断地走上台阶,另一队走下台阶,也永远不会到达最低点,如此循环往复,永远没有一个尽头!埃舍尔的再创作为几何图形增添了艺术人文元素,在写实的画面中蕴含丰富的科学内涵和神秘色彩,使画耐人寻味、更有看头。

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玛格利特也是一位科学迷(尽管他自己不承认)。他的作品画面诡异、构思奇特,让人觉得神秘兮兮。晚年的他有一次对记者说:“我创作了1000多幅油画,但是只创造出来100多个秘密!”事实上,他的某些构思是从科学图像里拿来的,例如图3《女巨人》显然就是神经科学里著名的图形艾姆斯房间的翻版。

图4是美国心理学家艾姆斯设计的一个奇怪的房间:房间不是方形的,前壁与后壁不平行。左边的墙壁长度是右边墙壁长度的近两倍。

让两名身高差不多的女孩分别站在房间的左后角和右后角,如果有人从前面的视窗朝里面看,左边的女孩像一个巨人,身高是右边女孩的近两倍!这是因为房间内的一切要素都使人以为两个女孩站得离自己一样远,所以只能判断在视网膜上成像大的女孩就高,成像小的女孩就矮(图5)。

二、学习科学理论指导绘画实践

用科学的理论来指导绘画实践的画家当首推法国画家修拉,他说过这样的话:“人们在我的作品里看到了诗意。事实上我只关心我的方法。除此之外,其他的我一点儿也不关心。”

修拉出生于巴黎一个富有而显赫的家庭,他从孩童时候开始学习绘画。幼年时,他经常和母亲一起坐在柏特休蒙公园里休憩。后来许多作品的灵感,都来自他那段时间的观察。与当时的许多年轻人一样,他受到了印象派绘画的影响。修拉学画时,正是各种颜色研究理论纷纷问世的时候,当时最出名的是化学家谢弗勒尔的著作《论色彩的同时对比规律与物体固有色的相互配合》。

谢弗勒尔发现了色彩的同时对比规律:两种颜色并置会影响眼睛对每一种颜色的接受,导致色相与色值发生偏差。例如把浅绿色与深绿色放在一起,浅绿会显得更浅,深绿会显得更深。

印象派画家莫奈、德加等都阅读过这本书,并从中受益。对修拉产生直接影响的是美国物理学家奥格登·鲁特的学术论文《现代色彩学》。文中描述了一种特殊的现象:在一定的距离外观看,放在一起的、不同颜色的小点会自动融合成另一种颜色。于是修拉巧妙地把这种理论应用到自己的绘画实践中,创造出一种独特的画法——点彩画法。譬如要画一片绿叶,他并不是在调色板上将黄色和蓝色颜料调和后涂在画布上,而是在画布上涂了数以百计的黄色小圆点和蓝色小圆点。深绿处蓝点多一些,淡绿处黄点多一些,当观者在离画作稍远一点的地方欣赏画时,这些色点就会在视网膜上连成一片,看起来与一片绿色一般,并且格外和谐、明亮。

他去世太早,只留下了为数不多的作品,图6是他的早期作品《侧坐的模特》,从画中可以看到图像是由不同颜色的小点组成的,被大家称为“分割主义”或“新印象派”。修拉的画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后继者有西涅克等。

(知止摘自微信公众号“艺海拾真”,本刊有删节)

赞 (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