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如初见(六)

上期回顾:谷粒认识到自己对言亦初有所误解,言亦初以此为理由让谷粒请他吃饭。两人回到中二时的母校,偶遇认识两人的学弟。不知谷粒失忆的学弟把她中二时与言亦初是模范情侣的事给抖了出来,言亦初借机表明心意,谷粒却只当玩笑。

谷粒的头要爆炸了。

宋琰,你为什么在凑热闹?谷粒心想,我这是哪里得罪你了吗?nini的昵称求不问。因为网友在嘲笑谷粒大舌头,说话N和 L不分。第一次上视频介绍的时候,谷粒微笑着对大家说:大家好,我是谷ni。

从此万劫不复,群嘲至死。

她一边笑着抓狂,一边回复,但她轻松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

随着《我为歌狂那些年》这个雷剧的定妆照发布,《歌狂》的人物设定里多了一个耀眼的女配,那就是殷可人,网上一片沸腾之声。

八卦公众号以此为理由,口诛笔伐,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在含沙射影地指责谷粒为了抢走本该属于殷可人的角色,并且在暗地里藏有不知道多少猫腻。

造谣者说得头头是道,连谷粒看了都快要信以为真。

一夜之间,谷粒被黑出了新高度。

从那以后,谷粒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她的手机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有的是朋友的关心,有的是媒体八卦想要来和她探听消息。

她一律把它们挂掉,即使接了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倒不如不要说话。

只是有一个号码一直坚持不懈地拨打,打了手机打座机,她忍无可忍,接起来没好气地道:“喂?”

“我是张律师。”原来是负责遗产接洽的律师打电话过来,问她:“谷小姐,你现在有没有想好要不要退出娱乐圈,接受遗产?”

退你妹。

谷粒气不打一处来:“我再说一遍,第一,遗产是你们要给我的,不是我在要饭;第二,我首先是个独立的人,然后才是所谓的继承人。在搞清楚这些关系之前,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如果期限到了……”

谷粒冷笑:“期限到了不如你们把钱都捐出去贡献社会吧。”谷粒“啪”的一下把电话挂断。

谷粒陷入沉思,这个人跟自己的身世有关系吗?他为什么要逼着自己结婚生子呢?这让她想不通。

年末了,妖魔鬼怪都出来作妖,连小小的她也不放过。

谷粒被黑的这一场闹剧可以勉强跻身年度最狗血撕逼,它不是飞来横祸,而是殷可人的预谋。

谷粒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保持沉默,这个世界上每天的热点那么多,哪真有那么多吃饱了撑着的闲人盯着谷粒不放啊。

所以第二天殷可人发表了微博,宣布她将退出《歌狂》剧组。

很简短的一句话,没有任何废话和任何一个多余的标点:“我退出。”

她的公告彻底把谷粒被黑推向高潮,多么引人猜测回味的一句话啊。

谷粒度过了昏天黑地、清心寡欲的一周,无论对方使出什么手段,她都咬死一条铁律——打死不说话。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但不幸中总有好消息,没怎么联系过的宋琰打电话给她,并告诉她:“你是我定的女主角,我不会因为这一点风浪就把你撤掉。”

谷粒很感动,尤其是在这样孤立无援的处境下。

孙菲找谷粒谈话,她主要负责稳定艺人的情绪,准备相应的公关。但她话没说多少,谷粒就睁着一双红眼跟孙菲说道:“菲姐,他们请的水军质量挺高的,事件每次将将要平息的时候就又会被翻出来说。”

谷粒的老底都被翻出来了,包括她的教育经历,大多数事情她自己都是第一次听说。

其中一件让她很在意,她还记得自己问言亦初,为什么小马叫他们俩模范情侣,言亦初说之前他们谈过恋爱。

当时她是一个字也不信。

但她看到有媒体挖出来,有她的同学爆出她曾经倒追校草言亦初,也就是如今的大众情人,结果害得言亦初的成绩一落千丈,本来是保送清华北大的水平,结果高考失利与心仪的高校失之交臂,最后干脆考去了国外。

逻辑清晰,值得推敲,没有细节。谷粒如此评价。

——难道这些都是真的?

谷粒有些心绪不宁。

被逼急了的谷粒开始想馊点子。

“我们也请水军黑我,往死里黑。”谷粒的眼睛发光。

孙菲笑了,这倒是个办法。真的黑到深处,围观群众反而会疑惑,他们是不是被人利用了?舆论传播过程经典论,这一招有艺人用过,当时他们请了大量水军对女星进行人身攻击,最终黑子终于倒在了沙滩之上。

于是他们的网剧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轰轰烈烈地开拍了。

今天选的片场是在山区的一处拍摄场地,拍的是女主從山林里救出被困了三天三夜的男主小松烟。嗯,名字就是这么没有创意,直接是宋琰的谐音。

故事中,女主回老家,满山乱跑找药材,结果迷了路,遇到受伤被困在树下的男主。男主抓住她的脚踝,嘶哑着声音说:“吃的,我要吃的。”

女主说:“你是人是鬼!”

男主重复:“吃的,吃的。”

女主拿手中取药材的小锄头指着男主:“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要喊人了。”

“你喊,我要是能喊到人,还会找你吗?”

男主说到这里,谷粒真的接不下去了,台词雷人也就罢了,为什么还会出现官方吐槽?

她忍不住“扑哧”笑出声,被唐奚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大概他内心是非常认同她是个连台词都捋不顺的草包的。

但谁也不能否认,谷粒是一个很刻苦的人,导演让她爬到树上辨认方向,她二话不说就往上爬。

导演十分高兴,这个镜头非常完整,几乎不需要剪辑,这时候就显示出谷粒经验的重要性了。

为了拍出在梦境中的场景,场务点了数十块烟饼,让谷粒从不同的角度在树林里奔跑,这可比跑八百米要累人。既要保证背影是有美感的,又要注意角度和光线,导演不喊停,谷粒就得咬牙继续。

谷粒早就听说章导的导演风格虐人,却没想到是这么虐。打个盹就要起来继续工作,一天至少拍12个小时以上,剧组处于全面工作状态。

第二天天没亮,剧组里的人就看见谷粒起床跑步,体力是工作的保障。三十年一遇的寒潮来袭,外面的路面很多都上冻结冰了,昨晚下了大雪,四处一片雪白。

没想到宋琰也从房间里走出来运动了,还递给谷粒一瓶功能饮料。谷粒向他请教,身处自然的时候,会不会觉得乐感和平时很不一样。两人一边绕着小路跑步一边聊着,进入剧组拍摄场地的时候,突然飞过一只凶猛的鸟禽,谷粒条件反射地避让,正巧摔在宋琰的身上。

别人家的女主角都是正面温柔地摔倒,她是一屁股稳稳地坐在宋琰身上,顿时脸色涨得青紫,手忙脚乱地要爬起来。

宋琰发出惊天的惨叫。

全剧组的人都忘了干活,就看着他们俩在门口上演大戏。刘称心第一个冲过来把谷粒扶住,有些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地在谷粒耳边说:“粒粒,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怎么把天王给坐了!”

谷粒心里奇怪为什么称心的反应会这么大,结果她一抬头,就看见双手插在口袋里的言亦初从帐篷里缓缓地向她走来。

她这下是百口莫辩,看看言亦初,又看看自己,再回头看看宋琰。她是个清清白白的人,你们要相信。

这时候,章导笑呵呵地走过来说道:“来来来,你们来这边吃早饭,言总送的。”

剧组群众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游离,言亦初拉着谷粒就往外走。上了车,言亦初把牛奶和面包塞到她的怀里,问她:“你们要在这里拍几天?”

谷粒抱着怀里的面包:“三天,后天就走。”

“你跑这么远,就是为了给我们送早饭的吗?”谷粒问。

言亦初笑笑:“看到网上都是关于你的消息,就过来看看你是不是还好。”

言亦初光是在片场里站着,就吸引了无数目光,更别说他满眼深情地看着谷粒的样子。他的眼里只有谷粒,完全看不见别人,并且对此毫不掩饰。

片场的女生窃窃私语——

“言总和谷粒什么关系?

“照这个阵仗看起来不一般。”

“有钱人,多数都是图个新鲜。你们就是太年轻,每天全国成百上千个剧组,也不知道要上演多少出痴情公子俏佳人的戏码。看看就好,当不得真。”

“我看不像。”

“你看言总那深情而又专注的眼神,要是他看的是我就好了。”

“被他看一眼,真是要折寿大半年。”

也只有瞎子看不出来言亦初对谷粒的兴趣,可偏偏谷粒就是那个瞎子。

谷粒有些心虚,心虚她和言亦初的过去,如果真像网上说的,言亦初是因为她而高考失利,那她的罪过可就太大了。

同时也是心虚,如果这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的话,那她的脸得多大——才能对言亦初这样的国民男神问一句:男神,听说你以前被我甩掉了,是真的吗?

谷粒奇怪言亦初为什么今天会特意过来看她,她被黑也不是一天两天,都快要习惯了,不被骂两句她可能都不习惯。其实她也没那么脆弱……突然然被人关心,有些小小的不适应。

但很快谷粒就懂了,山里信号微弱,她好不容易蹭网才看到微博上又是关于自己的话题——#谷粒整容#。

第六章 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

晚上的时候,刘称心和谷粒并肩躺在床上。虽然开着暖气,但依然觉得手脚冰凉。她们俩不得不抱团取暖,靠在一起才感觉寒夜也不是那么绝望。大多数女星看起来都有特殊的抗冻技巧,但这里面一定不包括谷粒。她恨不得把所有衣服都裹在身上,尤其是江南的湿冷,更叫人难熬。

刘称心和她在黑暗里说女生的心事。刘称心问她:“粒粒,你觉得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情?都说要寻找真爱,可当真爱出现的时候,你说,会不会有预兆?”

这个问题可深奥了,要真是认真讨论起来,三天三夜都不会有结果。哲学家说爱是无处不在;幻想家说爱就是让睡美人醒来的吻。真爱。什么是真爱?她也不懂,她思考片刻,得出结论:“我们称心是大姑娘了,思春了。”

刘称心揶揄她:“滚,我早成年了。”

“所以两个成年人还在执着地讨论未成年人的话题,是我们的悲哀啊。”一时之间两人心中悲从中来,哀鸿遍野。有些话题只适合有伴侣的小闺蜜讨论,有些话题只能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在宿舍里窃窃私语,还有一些话是只能是经验丰富的过来人才能交流的。神秘的话题带着圣洁的光辉,像是戳破了一直在窥探的世界上最可爱的小秘密。

然而,还有一些话题只有两只单身狗才能聊到一块儿:“快给我说说,你看上谁了?姐姐给你参谋参谋。”谷粒燃起了熊熊八卦心。世界上总有这么一类人,明明自己的感情还无处投递,可说起爱情经验来头头是道。给她一個舞台,马上变身成为情感大师,童叟无欺。这充分说明,很多时候,理论知识和实战经验不成正比。

刘称心语焉不详,犹犹豫豫半天,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谷粒埋怨:“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话说一半又不告诉我答案,你要真不想说就不应该起这个头。”

刘称心妥协:“你问,我答,你要是猜不出来可不怪我。”

于是谷粒提出第一个问题:“这个人我认识不认识?”

“认识。”

“高矮胖瘦?”

刘称心:“不高不矮,不胖不瘦。”

谷粒气恼地翻身,干脆不理她:“你这样真没劲,我不问了,我不想知道,以后你要是追不上也别问我怎么办。”

刘称心反唇相讥:“你自己也没好到哪儿去。”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我都想好了,我要跟我家大王相依为命,比你强一点,孤家寡人一个。”谷粒大义凛然。

结果没想到刘称心迷瞪着眼深深地感慨:“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粒粒。”

呵呵呵,小丫头胆儿肥了,敢这么跟她说话。谷粒把头狠狠地蒙在被子里,一双冰凉的魔爪伸向刘称心,使劲给她挠痒,还附带冰镇效果。刘称心发出“咯咯咯”的笑声,伴随着要冲破房顶的尖叫。

山区人睡得都早,只有门口的大黄在敬业地站岗。大黄长吠一声:此人多半有病。

住宿条件不好,但丝毫不影响谷粒入睡。她一定是被幸运女神轻吻过脸颊,才获得一项特殊技能,叫“头沾上枕头就能秒睡”。

她在梦里梦见了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的妈妈,梦里的妈妈格外年轻,烫着当年时髦的波浪卷,牵着她的手跟她说:“妈妈这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我没有能力照顾好你。如果能够选择,你应该投胎去更好的人家。”

梦里谷粒回到小镇街道上热闹的理发店、杂货铺,五毛钱的米粉可以吃一个下午。她坐在长长的台阶上,拿着电影画报问谷秋水:“妈妈,上面说的爱情是什么滋味?”

谷粒的妈妈谷秋水突然激动起来,狠狠地掐着她的手说道:“没有人的爱情有好下场,崔莺莺西厢会得到的不过是背叛;司馬相如卓文君一曲《凤求凰》又能怎样,还不是惨淡收场;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李师师出家慈云观……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小时候的她吓得惊掉了手中的零食,那是她第一次听到这样骇世惊俗的话。

梦到这里,谷粒陡然惊醒,无端出了一身冷汗。

所以这也许就是她曾错误地选择了肖扬的原因,因为她骨子里是爱情的怀疑者,她不相信每个人都可以获得这样闪耀的幸福。肖扬没钱,她可以贴补;肖扬年轻,她可以让步。她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免重复母亲的悲剧。但是她忘了,幸福只会降临在准备好张开双臂拥抱它的人身上。

同样一大早被吵醒的还有言亦初。不过是消失一晚上,他的邮箱和手机简直要炸了。公司研发组的管理不断跟他更新项目研发的进程,跟他汇报说最近遇到很大的瓶颈,设备的温度解决不了,导致后续的研究滞后,然而竞争对手也在做同样方向的研究,双方团队争分夺秒,前期的投入已经全部投入进去,拿不到专利就等于半年的努力都打了水漂。

琐事缠身,言亦初渐渐也觉得有心无力,干脆在山里躲了一晚上清静。

谷粒发现他在车里睡了一晚上,惊讶地问他怎么没走,即使要留下也应该找个房间借宿。言亦初摆摆手,别人的房间他睡不惯。

午间休息,导演招呼言亦初吃午饭,给他专门留了一份饭。逮着这么一只大肥羊在这里,导演当然不能让他从嘴里白白溜走,拿着盒饭往他旁边一蹲,就开始问言亦初有没有意向给剧组投钱,大书特书剧组优势一二三。

言亦初面无表情地回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部剧讲的是宋琰的个人传记,为什么我要花钱成就别人的名声呢?”

导演吹胡子瞪眼:“你根本没有投资意向,那你为什么吃我的盒饭,为什么出现在我的拍摄现场?副导演,副导演呢?”万年背锅副导演装死,心想:是你把人请进来的,关我何事?

导演眼明手快就要把言亦初手里的盒饭给夺回来,说实话,抠门、小心眼这种行事风格真的是会传染的,而抠门鼻祖宋琰此时正拿着饭去找在角落的椅子上练习台词的谷粒。

谷粒的进步大家有目共睹,最开始谷粒想要找男主演对台词的时候,男主演爱答不理,后来还是男二自告奋勇帮她把握角色的感情。直到后来,男主演也不得不承认谷粒不仅努力,而且她的努力是有成效的。

虽然她还没达到表现人物层次感的水平,但她能够在风格跳脱的台词中,无论念什么词,都能够准确把握人物脉络,喜、怒、哀、乐、思考、犹豫……情绪表达得自然而准确。也不再惧怕和唐奚演对手戏,这给了导演很大的惊喜。

宋琰把手里的饭递给她:“先别忙了,吃饭。”

谷粒正在咬笔头,抬头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是你啊,谢谢。”

宋琰看了一眼谷粒手中的圆珠笔,被啃得坑坑洼洼……

谷粒刚把东西收拾好,这时另外一个盒饭也递到她的眼前。她抬眼愣了一下:“言总,我已经有了。”

从旁边走过来的刘称心一惊一乍:“什么?你有了?谁的?”

谷粒和言亦初同时扭头回答她:“你的。”

刘称心拍拍自己的胸口:“你们这些人真可怕,就知道殃及池鱼。”

言亦初板着一张脸,带着一万分的诚挚介绍自己的盒饭。就算是在荒郊野外,他的着装依然一丝不苟,可说出的话就像是亲切的邻家食堂大师傅:“我的这份有两个鸡腿,富含蛋白质。”

宋琰皱眉,娃娃脸皱成包子脸:“我的蔬菜多,补充维生素。”

谷粒好想把这两个人一起打包扔出片场。

这时,刘称心突然过来喊道:“谷粒,你快来看。”

一群人跟着刘称心跑到谷粒的房间,谷粒忍不住后退——只见她房间的镜子上用红色口红写了两个大大的字——去死。

言亦初匆匆跟进来,看见谷粒正站在镜子前发呆。言亦初一个箭步上前,用袖子“唰唰”擦掉字迹,然后向围观的人挥手:“没什么大事,都吃饭去。”

言亦初严肃的时候不苟言笑,眼神慑人,剧组的人纵使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当着言亦初的面八卦。他护着谷粒,把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心疼。

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被言亦初“砰”的一声把门关上,隔绝在外。围观群众心想,他们还没来得及拍照发朋友圈,毕竟是这么拼命的黑粉,可真是少见。

没有人把镜子上的威胁当真,包括谷粒自己,她只是越来越想不通现在的黑粉,为了黑人真的不留余力,即使他们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拍戏也能找到,把对她的怨气化为行动。谷粒要是当面见到这位,一定要夸他是行动派。

言亦初见谷粒沉默,以为她被吓到,言亦初没什么安慰人的经验,心里有些着急,但面上不显。他的目光扫过四周终于找到了茶包,他泡了一杯红茶,把它放在坐在镜子前的谷粒手中,动作带着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细致和温柔。

言亦初把谷粒垂在耳边的发丝别在耳后,他的声音沉稳中带着奇异的安抚人心的力量,他说:“别怕。”

谷粒手里玩着茶包,看着一脸认真的言亦初轻笑:“你别这么严肃地看着我,我没事都被你看得紧张了。”

言亦初愣了一秒,忽地冲她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那这样呢,会不会好一点?”

谷粒笑出声:“可爱。”

“什么?”

“言总你应该多笑笑,很可爱。你刚刚这么一笑,走出去肯定迷倒少女无数。哦……是我失言了,你不笑,也有无数人为你着迷。”

言亦初微微皱眉,表情不经意间有些委屈:“你还叫我言总。”

谷粒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你叫我亦……喀。

“亦……喀喀——”关键时刻,有点卡壳。

谷粒关切地道:“你的嗓子没事吧?”

“没事,你叫我亦初就好。”言亦初恢复了翩翩公子自若的神态。

至于有多少人为他着迷,他一点也不在意,因為她们都不是谷粒。

被言亦初放在心上的,始终只有谷粒一人。

流水经年,念念不忘。

谷粒浅笑,睫毛如扇,望着言亦初的时候目光清澈,顾盼神飞,冲着他喊道:“好,亦初。”

言亦初只觉得血气上涌,两只耳朵……红透了。

在言亦初走后,谷粒望着镜子上被擦掉的口红印若有所思。

这事怎么说呢,有一些威胁的话听起来太荒诞,人们总会习惯性地把它当成是恶劣的玩笑。还有一些不正常的,走极端的少数,那是凤毛麟角。

然而谷粒没想到自己撞大运,竟遇到了这种言必行行必果的行动派。壮士,你真的不需要这样诚实守信。

绑架这样戏剧性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做梦都没想过。她的工作内容就是演戏,什么都有可能在剧本里发生,绑架、犯罪,今天跳海、明天跳楼,绝症、失忆都是常规项目……只是轮到她自己,谷粒百思不得其解,绑架她,绑匪是傻吗?

她很想说:对不起,绑架这么刺激的女主戏,她不配!

可她万万没想到,当她被打晕了绑到山上木屋的时候,心中的难以置信已经转变成了焦灼。她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冷静,一定要冷静,不能自乱阵脚。

她试图和歹徒对话:“我哪里得罪你了?我跟你赔罪行不行?”

歹徒把她拴在木桩上,因为戴着口罩,只能看见一双狭长阴骘的眼睛。他的话很少,一路上沉默不语,大概是被谷粒问烦了,才说:“我喜欢你。”

“什么?”谷粒被他彻底绕晕了。

“你整容的黑料就是我爆的。”

“不,不是,你喜欢我,然后捏造黑料来黑我,这是什么逻辑?”谷粒问道。她一直以为诬陷自己整容是殷可人的连环计,却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一个程咬金。

这人就这样戴着黑色口罩,陷在沉沉的夜色里,阴恻恻地说着缠绵悱恻的话:“这样就不会有人喜欢你了,我不喜欢别人和我喜欢一样的东西,只有我能看到你的好,我很满意。”

谷粒倒吸一口凉气,敢情是遇到变态了。俗话说得好,一个粉顶十个黑,这位是黑到深处自然粉。她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她只能尽量稳住对方的情绪,尽可能地让他暴露自己的信息,虽然谷粒知道这多半也是徒劳。

“你喜欢我什么?”

歹徒说:“你哪里都好,说话好听,讲的笑话也搞笑。”

“你是谁,你是不是关注过我?”谷粒的反应很快。

“人人都可以关注你,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歹徒试图用手捏住她的下巴,被谷粒侧头躲开,他“呵呵”笑了一下。

她又问:“那你让我去死是什么意思?”她怕这个人会拉着自己殉情,她的脑中迅速闪过无数个惊悚的画面,那她是不是要学《一千零一夜》中的女主给他讲一千零一个笑话呢?

歹徒说:“我怎么舍得真的让你去死呢?你应该爱上我,然后我们就可以双宿双飞了。”

这便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歹徒把谷粒带到山上来是因为今天的风雪太大,大雪封了路没办法出山,这才给了谷粒逃脱的机会。歹徒就睡在谷粒的边上,她窸窸窣窣摸索了很久才摸到地上的石子,掌握不好力道,割得满手是血才好不容易把绳子给割开。谷粒一直闭眼假寐,生怕弄出动静让歹徒察觉。趁着对方出门解决个人问题的间隙,她飞快地窜出去,根本没有机会分辨道路,见到能走的地方就一头扎进树林。

谷粒的心狂跳,听见后面有追逐的声音,她使出全身的力气狂奔。

最初发现谷粒不见的人是言亦初,他逮着刘称心问谷粒在哪儿,刘称心说谷粒在外面温习台词。可他们找了半天,也没见到谷粒的踪影,打电话也是不在服务区。然后他们问了住家,住家大婶说之前路过的时候有见到谷粒,但后来就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他不禁想到了今天白天的时候镜子上留下的信息,他很快吩咐刘称心:“你去找人,一批人往山上找,一批人找山下,今天下大雪,人不会走远的。”

“那你呢?”刘称心问言亦初。

“我先上山。”言亦初冲着隐隐绰绰的山眯起了眼。

上市预告:亲爱的花粉们,《亦如初见》的连载到此就结束啦!大家一定都没看够吧!想知道言亦初是如何一步步攻陷总是忘记他的谷粒的吗?想知道谷粒间歇性遗忘症背后惊人的秘密吗?想知道言亦初与谷粒之间甜蜜的恋爱日常吗?言情新秀喜雨时节的《亦如初见》即将在2017年5月上市啦!毫无疑问,又是一大波狗粮哦?真的很值得期待!

话题:言亦初带谷粒回到母校,在校史馆的毕业照上,谷粒回忆起了中二时那个个性张扬的自己。发微博加话题#亦如初见#聊一聊校园中你最喜欢的那个地方,告诉大家爱它的理由,并@魅丽七班 微博,就有机会获得样书一本。

赞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