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期未晚

夏七夕推荐:

我一直喜欢凛冽的文字,所以工作室做的小说,或多或少都会有这种风格。

我看过很多小说,也受惯刀剑人生,可当我拿到这本书完整的初稿,一夜看完时,却几次掉了眼泪。我喜欢邵佳恩这个女孩,在最初和最后,她经历了所有世间甚至来不及后悔的事,友情破灭、亲人离去、错付爱情……但她却能明亮重生,更加坚韧,如蔷薇般灿烂盛开。

希望你们喜欢。2017年,这是我最推荐的一本青春小说。

盛大的青春呼啸而过,我们含泪一一告别。

作者介绍:

郑未晚。

郑是本姓。同音正。正好,还未,迟。是这个笔名的所有含义。

曾爱过一个再也不会爱的人,曾逃离过一座至今怀念的城,曾遗失过年少的梦想。 索性,如今一切还来得及,一切刚刚好,还能拿起笔,还能写故事。

上期回顾:一千多个日夜,邵佳恩终于重获自由的第一件事,就是生存。在她迫切地需要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时,昔日好友方洛洛雪中送炭。当她鼓起勇气重新生活时,却偶遇故人,盛北辰、林珈仪,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见。

方勤有点惊讶,从这个姑娘上班到现在,除了必要的工作交流之外,他很少听到她说话。如果不是那些按时整理好的稿件和收拾得整整齐齐的编辑组,他几乎都会忘了办公室里还有这样一个女孩,主动找她,这还是第一次。

他停了下来,点点头:“有事吗?”

邵佳恩想了想,鼓起勇气问:“方总,我可以参与剧本编写吗”

方勤突然想起方洛洛和他说过的,邵佳恩在高中的时候就发表过多篇小说,于是点点头:“当然可以了,只要写得好,是求之不得的,而且上班时间也可以写。对了,你高中的时候写过长篇小说吗?是什么类型的?”

回忆起为小说奋斗的高中岁月,邵佳恩淡淡地笑了,她说:“也是一个后宫争斗的类型,那个时候为了考北方大学的戏文系准备的作品。”

方勤突然发现邵佳恩笑起来很漂亮,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像一排小刷子,还有小小的脸。只是一直没打扮,性格也不活泼,在宏盛这种争奇斗艳的地方,就显得不起眼了。他想起林珈仪昨天晚上因为剧本的事情,和她碰过面,和邵佳恩差不多的年纪,讲话娇娇柔柔,踩着尖尖的高跟鞋,长长的指甲上贴了满了钻。他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命运的差别吧,就如盛北辰,和他一起在美国读的研,自己回国后一路拼杀拿到今天这个位置,盛北辰回国之后就直接入主宏盛董事会,年轻气盛又雷厉风行,经常把董事会一群老顽固气得半死又拿他没一点办法。不过他作风果断利落,能力却是有目共睹,连和他同窗几年的他,每次看到他也是从心里肃然起敬,端正态度。他的思绪回到邵佳恩身上,他看着她,尽量不让自己的眼光里有怜悯出现,他问:“那后来呢,考上了吗?”

邵佳恩点了点头:“考上了……但高三那年暑假……家里出了变故,就没上了……”

方勤见邵佳恩没继续说下去,也没多问,拍了拍邵佳恩的肩膀:“那我把《锦绣江山1》的所有资料都给你一份,你好好看一下,祝你成功。”

他准备离开会议室,邵佳恩犹豫了一下,又问:“如果我写的剧本被选中了,我有奖金吗?”

方勤愣了一下,身边的这个年龄的女孩,还有几个是在为生存奋斗,方洛洛今天还在家里闹着要换车要他支持。看邵佳恩的打扮,家庭肯定极其困难,为了一两千块的工资,每天连办公室的清洁都抢着做了,却还要受其他女孩的嘲笑。他看着邵佳恩的眼睛,真诚地告訴她:“有的,如果你写的被采用了,或者参与编写,都可以拿到奖金。”

办公室里,只剩下邵佳恩一个人。

灯还来不及开,只有电脑屏幕泛着幽幽的光。偌大的图书部,几乎静到心跳声都可以听见。

邵佳恩紧紧地抓着方勤给她的《锦绣江山1》的资料,盯着电脑上正在播放的《锦绣江山》,心疼得几乎要滴出血来。

会议室里那一闪而过的猜测成了真。

那一句句熟悉的台词,那一个个她曾反复删改描绘过无数次的场景。屏幕上上演的悲欢离合,那是她曾经引以为傲地花了两年时间编写的故事。

她反复地播放片头——出品人盛北辰,根据林珈仪小说《锦绣江山》改编。她死死地盯着屏幕,直到双眼酸涩地流下泪来。

“你的梦想是什么?”十八岁的林珈仪问十八岁的邵家恩。

“成为一个厉害的作家,嫁给盛北辰,你呢?”十八岁的邵佳恩眼里的光芒炫如繁星,她转过头来,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

林珈仪抿嘴一笑:“我和你一样。”

“啊?什么?你也想成为作家还是也想嫁给盛北辰?不是吧,盛北辰是我的!”十八岁的邵佳恩霸道地宣告。

“呵呵,我是说,我也想去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嫁喜欢的人,傻瓜。”十八岁的林珈仪笑得波澜不惊。

年少轻狂,无知无惧,她真想穿越岁月,去摇醒当年的自己,告诉她,邵佳恩,那个傻瓜,是你啊。

邵佳恩和林珈仪认识那年,她们俩都才八岁。

那日林妈妈胃出血住院,邵佳恩跟着爸爸妈妈去看望她。

林珈仪的爸爸年轻的时候练过武,身兼邵爸爸的保镖加司机。林爸爸浓眉大眼,虽然沉默寡言,但勤快踏实,跟随邵爸爸多年,很得他的赏识。工作之外,两人还算朋友。

邵佳恩和爸爸妈妈走进林妈妈的病房的时候,林珈仪趴在她妈妈的床边睡着了。林妈妈吃力地坐起来和她们打招呼,一动林珈仪就醒了,她睁着一双大眼睛,有点迷茫地看着他们

邵佳恩和她打招呼:“你好,我是邵佳恩。”

她的脸红了红,说:“我叫林珈仪。”

邵佳恩走过去和她握手,她的手很凉,两个小姑娘就这样认识了。

林妈妈病得挺重的,林爸爸工作又忙,林珈仪就只能天天待在医院里。一个小孩总在医院里也不像话,邵妈妈提议珈仪先到自己家里去小住,也和邵佳恩结个伴。

邵佳恩还记得她来家里那天的样子,穿着干净的校服,又黑又长的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小小的白净的一张心形的脸,长得有点像水冰月。她拎着书包低着头,有点怯怯地跟在她爸爸的后面。

她从沙发上跳起来冲过去拉住她的手:“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啦。”

两个小姑娘就这样相伴着长大了。

那个时候的邵佳恩还没遇见盛北辰,新生代明星柯旻一夜之间红遍了大江南北,学校里几乎所有女生课余时间谈论的都是他,包括邵佳恩、林珈仪和方洛洛。有一天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食堂广播在放柯旻翻唱的《那些花儿》,方洛洛说佳恩和珈仪两个是花开并蒂。林珈仪淡淡一笑说:“佳恩是玫瑰,我是野百合。”

方洛洛说:“那我呢?”

林珈仪想了想:“你是蔷薇。”

邵佳恩哈哈大笑:“不对不对,我们是三朵向日葵,盛夏是太阳,柯旻在哪儿,我们就向着哪儿。”

三个人笑成一团。日子就这么平静快乐地过着,直到她们十六岁那年,九月的第一场台风过后。

台风后的S城的九月稍有凉意,会展中心旋宫宴会厅的冷气开得很足,穿着露肩小礼服的邵佳恩抱着手臂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感觉有点冷。服务生贴心地送来了小披肩,不过颜色不怎么搭自己的礼服,在风度和温度之间,邵佳恩毅然选择了风度。开玩笑,如果不是有确切的消息说柯旻参加完电影发布会会来庆功宴,她才不想跟着爸爸妈妈来参加这种无聊的酒会。时任电视台台长的邵方安经常有需要携家眷出席的应酬,各种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的收官宴、庆功宴,都会邀请他们一家。刚开始觉得新鲜,邵佳恩每场必到,大小明星和主持人见了个遍无比兴奋,可时间长了,也就倦了。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来的可是柯旻啊!难得这次他在S城参加庆功宴,在得知他们一家也在嘉宾名单之列的时候,邵佳恩开心得差点跳起来。盛装出席为一睹自己偶像风采,邵佳恩兴奋又期待。难得正儿八经打扮得斯文端正。邵妈妈很是惊讶,得知她是为了去看偶像明星,妈妈嗤之以鼻:“柯旻有什么好的,还没盛北辰好看呢!”

偶像被贬,邵佳恩表示很不开心:“亲妈,不要拿那个书呆子和我的柯旻比!”

“盛北辰才不知道书呆子,他是妈妈最优秀的学生。”

提起这个学生,妈妈面露得意之色,不禁神采飞扬。邵佳恩摇摇头,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盛北辰是她的儿子。盛北辰这个名字,从邵佳恩很小的时候盛北辰进入一中成为妈妈的学生开始,出现在她家的频率简直比她的名字还高。盛北辰如何如何聪明,如何如何帅气,囊获了多少大奖,是一中上下多少年难得一见的人才,多么多么优秀,多么多么谦和等等。一直到爸爸高升,盛北辰从一中毕业考进Z大,妈妈辞职专心相夫教子到现在,没有一年没被妈妈提起过,邵佳恩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一定是个戴着厚厚眼镜的书呆子,邵佳恩恨恨地想,怎么能和我的柯旻比呢!

陪邵佳恩一起来的林珈仪小心翼翼地问:“柯旻真的会来吗?他那么红,听说他很少参加庆功宴什么的,很低调呢。”

“就是因为太低调了,我们才从来没见过本尊,今天消息确切,据说是因为他的幕后老板也在,才一起出席了。”邵佳恩冻得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的好冷啊!她站起来环视了宴会厅一周,目光落在高高的香槟塔上,“太冷了珈仪,我们去拿杯香槟喝吧。”

不等林珈仪回答,邵佳恩已经一溜烟跑到香槟塔台前。

还来不及伸手去拿,突然耳边响起刺耳的嗡嗡声,就像……耳鸣?头顶上的吊灯开始晃动,灯上的水晶吊坠打在一起啪啪作响。邵佳恩突然有点头晕目眩站不稳,会场爆发出刺耳的男女尖叫声:“地震啦!!快跑!!”

啊!地震了!邵佳恩的“啊”字還没喊出口,高高的香槟塔在剧烈的晃动下轰然倒塌,往她站的方向“哗啦啦”地砸下来。站在旁边的她瞬间蒙了,本能地伸手去挡脸。完了,要毁容了。惨叫声还没发出,她的手臂突然被用力一扯,整个人被扯得飞扑了出去,落入一个陌生的怀抱,鼻子撞到……一个男生的胸前?

香槟塔砸在她刚才站的地方,一地狼藉,会场里尖叫的男男女女各自乱窜着往楼下跑。邵佳恩抬起头,一个白衣男生,皱着眉头拉着自己的手臂。

邵佳恩愣住了,男生没有松手,而是拉着她说:“快跑!”

他的话仿佛带着魔力,邵佳恩的脚在他的话落下的瞬间跟着他一起跑了起来。穿过摇晃的东倒西歪的桌子椅子,穿过嘈杂的楼梯间,穿过混乱的人群,穿过她剧烈的心跳,跑到了楼下的广场上。

广场上的人那么多,在那时的邵佳恩的脑海里全都是马赛克。那一刻的邵佳恩,世界在她的眼里变成了暗淡的黑白,把他从香槟塔前救走的这个男生,是那一日最缤纷的色彩。

他放开拉着她手臂的手,她渐渐地平稳了呼吸,等认真看清楚他的样子的时候,她的心里如有17级台风肆虐,地动山摇,她怦然心动。这个男生,在这种惊天动地的时刻,猝不及防地冲进她的生命里,她的心就像一瓶被摇晃过的香槟,“砰”的一声被开启了。无数香甜的泡泡争先恐后地溢了出来,甜得她快要爆炸。

他高高的,呼吸都是干净的气息,看着她的眼睛就像星辰一样明亮。他说:“你好,我是盛北辰,你是苏老师的女儿吧,不要怕,我们出来了。”

那场地震并不大,摇晃没多久就慢慢平稳了,庆功宴也在突发事件的掺合下不了了之,心心念念的大明星柯旻也没有见到。不过这些对意乱情迷的邵佳恩已经不重要了,他们跑到广场上没多久,广场西侧的大屏幕电视里就播出了台湾大地震波及S城的新闻。她呆在那里,盛北辰以为她受到了惊吓,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对她说:“别怕,只是余震,而且我们已经出来了,在广场上很安全。”

邵佳恩看着他的笑颜,脑子里就像一锅烧开的糨糊,“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泡,却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些什么。盛北辰又冲她笑了笑,她脸一红,盛北辰说:“先别慌,你先联系一下你的家人吧。”

邵佳恩如梦初醒,爸爸妈妈和珈仪他们去哪里了还不知道,她赶紧掏出手机拨打妈妈的电话。但不知什么原因,网络中断,电话怎么也拨不出去。旁边的一个大叔提醒她,不用打了,都在打电话,网络都爆了。

联系不上家人的她有点慌,盛北辰看着她的样子,想了想说:“你家住哪儿,我先送你回家吧,他们找不到你肯定会回去找的。”

邵佳恩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答应了,盛北辰跑去把车开了过来,又帮邵佳恩打开了车门。

邵佳恩的心跳如擂鼓,她坐到了副驾驶座上,盛北辰提醒她:“系一下安全带。”

车平稳地开了一会儿后,邵佳恩才想起:“谢谢你救了我。”

盛北辰笑了:“举手之劳,不用客气。”

邵佳恩正想自我介绍,不料盛北辰一个急刹,她差点撞到前挡风玻璃,又被安全带给拉了回来。只见前方不远处一块立式广告牌“砰”的一声砸了下来,正砸在前车顶上,银灰色的车顶瞬间凹了进去。广告牌的碎片飞得到处都是,邵佳恩吓得尖叫了一声,四周又开始响起嗡嗡的声音。盛北辰的车也剧烈地摇晃了几下,又一波余震开始了。马路上有人弃车而逃,交通一片混乱。邵佳恩吓得脸色发白,盛北辰也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恢复常态:“别怕。”

他看了一下周边的环境:“这里离湖边很近,我们先跑到湖边去。”

邵佳恩蒙了:“那车呢?”

“马路两边的广告牌太多了,随时都可能砸下来,前后左右都堵死了,我们也开不走,快下车。”

他跳下车,飞快地去帮邵佳恩开车门,拉着她就往湖边跑。

湖边公园里很快便挤满了出来避难的惊恐人群,邵佳恩和盛北辰被人流紧紧地挤在一起。被别人的情绪所感染,邵佳恩也害怕了起来。她紧紧地抓着盛北辰的袖子,盛北辰温和地安抚她:“别害怕,S城不在地震带上,这只是余震,不会太严重,一会儿就过去了。”

盛北辰没有说错,余震很快就过去了,停滞拥堵的交通也在交警的疏导下恢复了正常,他们很快又上车继续行驶。

那是邵佳恩平顺安稳的人生里最惊险的一天,平静下来后却让她亢奋异常。在回去的路上,她鼓起勇气介绍自己:“你好盛北辰,谢谢你帮我,我叫邵佳恩。”

盛北辰微笑着点了点头,直到车子开到邵家小区的门口,他说:“到了。”

邵佳恩有些恋恋不舍,她觉得盛北辰就像一块发光的吸铁石,把她的心“啪”的一下吸了过去。

她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她有点蒙,直到他说:“再见。”

邵佳恩道完谢就下了车,盛北辰,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是谁说的,回忆就像羽毛,风一吹就飘起来。邵佳恩有点好笑地想,那么美,写这句话的人,回忆里一定都是美好。她的回忆就像冰雹,想起的瞬間就会铺天盖地地砸过来,让你鼻青脸肿无法呼吸。

只是被砸得多了,痛得久了,竟也生出了一层坚硬的保护壳。六年了,随时想起来,初见的每一个细节竟然都是那么清晰,只是不再心动,亦不再心痛了。

她关掉电脑走出办公室,夜已经很深了,集团大楼的玻璃窗里,投射出星星点点的灯光。身边偶尔有车开过,带起的风和灰尘让她越发沮丧,流过泪的脸被风吹后紧绷着难受,她只想快点回到家好好睡一觉。

如果一切只是个梦就好了,一场噩梦,她想。她步行到公交车站,坐最后的一班公交车回去,公交车穿过喧嚣的繁华,抵达日渐破败的安置小区。

外婆家拆迁分到这套房子的时候她曾陪妈妈来看过,大家一致觉得楼层高太低了,装上吊灯大人走过去一定会撞头。小区的环境也很差,这样的房子自己肯定不要住的,卖也卖不起价格。后来这套房子简单装修后就开始出租给那些来这个城市打拼的经济不太宽裕的年轻人,直到四年前,爸爸的财产被没收,自己曾经的家被妈妈卖掉拿去赔偿给车祸受害人的家属请求谅解好让她判得轻一点后,正好这套房子空了出来,妈妈就搬来了这里。那个时候外婆已经去世了,妈妈一个人在这里孤独地生活。妈妈倾尽所有,希望能帮她争取到缓刑,可是最后她还是判了四年实刑,而她那曾经呼风唤雨的爸爸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来。命运何其残忍,四年里,她在高墙里生不如死,妈妈又何尝好过。

掏出钥匙打开家门,竟意外地看见厨房里还开着灯,戴着眼镜的妈妈不知道在熬什么。

她放下包走进厨房:“妈。”

妈妈最近身体好了一些,她正在熬仙草,白天去河边摘来的仙草洗净后捣出汁来再和米浆同煮,放凉凝固后切成小块后再加点糖或者蜂蜜就是美味的仙草冻了。爸爸的老家在离这里四十分钟的著名的国家地质公园的山脚下,妈妈偶然回去祭拜的时候发现了这种简单的食物在景区很受欢迎,已经卖到了五块一杯。入不敷出的日子让她很慌张,她要做点事情减轻家里的压力。她盛了一碗给邵佳恩吃,仙草冻很甜,却在邵佳恩的嘴里变得又苦又涩。她飞快地吃完就回了房间,忍不住捂着嘴巴哭了出来。

她真的太愧对妈妈了。

以前的妈妈优雅美丽,她是80年代的大学生,毕业分配工作后就嫁给了爸爸。婚姻幸福一家和睦,爸爸的仕途一直顺利,她当了二十几年语文老师,也算桃李满天下,辞职后学插花烘焙,日子平稳幸福,直到那不堪回首的四年前。

四年前,一夜之间大厦倾覆,所有的美好与安逸都在顷刻间化成碎片。因为爸爸的事情,妈妈也被监视居住了很久。由于牵连太多,她也没有办法再回到学校当老师。这些年她零碎做了很多份工,她不知道这次妈妈是跨过了多少心理障碍才决定去景区卖小吃,她为自己刚才在办公室冲动地想过不参与续集的编写离开宏盛编辑部而深深地感到羞愧。今天的她们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如果真的可以拿到奖金,二十万或者十万,那是多少杯仙草冻才可以赚回来的啊。

如果她能赚钱了,可以带妈妈搬出这个鱼龙混杂的老安置房,或许妈妈就可以不用这样辛苦了。如果她能够赚到更多的钱,或许她才有力量去计划下一步。

《锦绣江山1》的材料看得差不多后,邵佳恩就开始着手写续集。虽然中间隔了四年多,但自己创造的人物如同自己的孩子,一动工就好似在笔下活了过来。大纲很快就构思了出来,第一部的灵魂人物保留后,还新添加了几个角色。一星期的时间还不到,邵佳恩就已经交了上去。

方勤看完大纲,邵佳恩对整部剧的灵魂的理解,对人物性格的把握都让他非常惊讶,迅速召集编辑部的几个元老开了会后,就带着大纲去了主楼。回来的时候他眼角眉梢都掩饰不住喜色:“邵佳恩你太棒了,过审了,接下来你别的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就专心写稿子吧,这可是我们集团今年的重点项目呢……”

倒霉太久了,对好消息都需要反刍一下,虽然她也不懂这个好消息算是是悲哀还是幸运。看着邵佳恩愣在那里,方勤忍不住拍了她一下:“喂,过审了!有奖金了!”

啊!到这时邵佳恩才真正地反应过来:“谢谢方总。”

“不用谢我,这是你自己的努力,我会帮你争取在编创人员里面加名的。”方勤略尴尬,“希望你能理解,集团也是以大局为重。”

邵佳恩理解,今日的林珈仪已如日中天,一部《锦绣江山》让她稳坐畅销排行版版首,她的冠名也是收视保证之一,虽然无奈,但也是现实。

知道被剽窃的那天,她愤怒地想过去找林珈仪对质,可仅仅只一瞬,她就败给了自己的心。

她不敢。

是的,她不敢。

四年前的她面对林珈仪的陷害愤怒咆哮,对着公检法的办案人员态度恶劣,力争到底但明明是天大的冤枉,最后却还是坐实了。

她就如一块山上的岩石不小心跌进了汹涌的江中,那些锋利的棱角在岁月里一点一点被打磨平整。等再被冲上岸的时候,那些锋芒已经随着滔滔江水远去,留下残缺的自己。

铁窗内那一个个看不见星星和月亮的辗转反侧的夜里,她终于明白了,和林珈仪比,她差得太远太远。

她不知道林珈仪是筹划已久还是临时起意,她明白今天的自己已经无力改变。

刑期快满的时候,监室长和她谈话的时候对她说:“出去后好好珍惜,不要再回来了。现在你是有前科劣迹的人,一定要记得收敛心性,稍有不慎,可能又会身陷囹圄。”

她懂。

她懂也怕,她不怕三餐没油水,经常在土豆、白菜里吃到泥巴,白开水里喝到头发丝。

她也不怕寒冬里洗冷水澡洗到哆嗦。

她更不怕同室欺凌,也不怕睡硬板床坐冷板凳。

她只怕孤独。

那些刻骨的孤寂,那些对自由的向往,对亲人的想念。

那放风时才能看见的,被高墙切割成四方形的天空,偶尔掠过的飞鸟,她太害怕了。

她已经不想不敢去追究去争取,只想和妈妈平静地好好的生活。

周末的景区人山人海,邵佳恩拎着一大桶仙草冻和一大袋一次性杯子勺子气喘吁吁地赶到山脚下,景区门口宽阔的石板路两旁已经摆满了卖各种小纪念品、小零食和小吃的小摊子。邵佳恩趕紧找了个地方把桶放下,把写了“五块一杯”的纸板从背包里拿出来立在桶边。

今天休息,原计划早上起来给家里做个大扫除,忙完稿子,妈妈却因为操劳而病倒了。她每天去采仙草,晚上要熬仙草冻,第二天一大早坐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来景区一杯一杯卖掉。正赶上季节交替,本来身体就弱的妈妈今天终于熬不住了,却又舍不得看着昨天晚上辛苦熬好的仙草冻坏掉,邵佳恩于是自告奋勇地帮妈妈上岗了。

今天的人特别多,据说是因为山里有剧组在拍戏,很多人看了新闻过来看热闹,想一睹明星的风采。对这些邵佳恩已经没有了任何兴趣,但人多她还是很高兴的,一大桶仙草冻很快就卖了大半桶。她坐在地上,一边看书,一边等着卖完。

“美女,仙草冻多少钱一杯啊?”

邵佳恩抬起头,是两个二十来岁的男青年,她站起来:“五块一杯。”

“啊哈哈——”两个男青年一起笑了,邵佳恩皱了皱眉,这两个人给人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

“长这么漂亮,卖什么仙草冻啊,来,一桶都卖给我,我再给你两百块,给我们当个导游?带我们上山转转?”穿蓝色花衬衣的矮个子嘻嘻哈哈地说。

“对不起,那边有导游请。”邵佳恩指了指不远处的挂牌导游。

“哥就想让你当我们的导游,你还在看书,应该还是大学生吧,卖什么仙草冻啊,随便卖什么都比仙草冻赚得多……”

邵佳恩后退了一步,决定不理他们。

矮个子讨了个没趣,恼羞成怒道:“出来卖的装什么清高……叫你当个导游怎么了……”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抬起脚一脚就把装仙草冻的桶给踹翻了。

邵佳恩惊呆了,正不知该如何反应,突然就听矮个子“哎哟”了一声,被人一脚飞踹摔了个大马趴。站在旁边看热闹的他的同伴还来不及跑,也被一脚踹倒在地。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趴在地上“哎哟哎哟”地叫唤,惹得旁边看热闹的人阵阵发笑。

“导你大爷啊导游,回你们村玩泥巴去。”

邵佳恩抬起头看过去,拔脚相助的英雄戴着大墨镜,挡住了大半张脸,依旧难掩帅气。他显得很愤怒,指着地上的两个人:“快给老子滚!”邵佳恩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问她:“你没事吧?”

地上的两个小混混连滚带爬地跑了,邵佳恩看着他抓住自己手臂的手愣了一下,对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抓着她不合适,赶紧放开手,又不放心地问了一句:”有受伤吗?”

他语气里浓烈的关切让邵佳恩都要疑心自己认识他,于是她睁大双眼仔细地看了看他。他很高,也很帅,但她真的不认识,她冲他笑了笑:“我没有受伤,谢谢你。”

他居然脸一红,愣在那里。

“盛大爷!你能不能不要多管闲事,盛总会剥了我的皮的。我就去后备箱拿了两瓶水,你这是干吗啦?”就在此时,又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马路对面跑了过来。他一边跑一边冲着仗义相助的帅哥小声抱怨,邵佳恩在看见他的瞬间尴尬了起来:“方总……”

居然是方勤,他不可思议地看看地上被踢翻的仙草冻:“邵佳恩?你在这里摆摊卖仙草冻??”

邵佳恩:“我帮我妈……”

帅哥也惊讶了,他来回看了看两个人:“你们俩认识?”

下期预告:

当回忆涌来,故事的开端终于揭露。六年前,邵佳恩对盛北辰一见钟情,追他追得满城皆知,不顾矜持,他却只当她是个黏人的小姑娘。如果没有遇见就好了,如果在他说讨厌的时候走开就好了……

现在@夏七夕工作室 发微博并加话题#佳期未晚#,说出你的感想和期待,就有机会获得最新样书。

赞 (28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