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若有光

绿亦歌,香港科技大学工程硕士,作家、编剧。行走人间,卖字为生。相信天地有大美,文字有静美。已出版作品《爱你时有风》等,即将出版作品《致岁月迢迢》。

看极光算得上是我的有生之年系列。

所以十一月的时候,朋友来找我,问我要不要去看极光迎接新年。我全然忘了手中繁重的工作,斩钉截铁地说要,而且生怕自己会反悔,赶紧买了机票。

然后我和她就一起过上了暗无天日的加班生活。

一下子回到在香港读研时的日子,她学土木,我学电子,没日没夜地泡在图书馆里。但我不觉得累,因为对未来和人生充满了憧憬。

我们相信,毕业以后就会好起来,我们总有一天都会变成无忧无虑的有钱人。

真正毕业以后,我回到成都,她留在香港,人人羡慕,说她找了一份好工作。

生活让我们比一些人幸运,但总不会太幸运。

我常常在夜里十二点收到她的消息,说下班准备回家。我回复注意安全,等到了天亮,我写完稿子准备睡觉,她才跟我说晚安。

一直到出发的前一天,我们才匆匆定下住处,连行程都没有安排,安慰彼此说至少不用在火车站过夜。

晚上,我们躺在青旅的床上,她给我说起未来的计划。

讲她的工资,老板把她一个人当一个连用,每个周末都加班,没有一分钱可拿;

讲一个人在香港的开销,一个月房租五千,房间小得只够放下单人床和衣柜;

讲每个月能攒一点点钱,但是不多,要存好几个月才能给爸爸妈妈换新手机;

讲明年想再节约一点,给自己换一台电脑,现在的电脑和手机已经用了太多年,动不动就死机,很耽误工作;

讲她想回来,但经济形勢不好,她的同学很多都被裁员了。

我听着很难过,但我们都知道,生活不会尽如人意。

最后,她说:“但总比从前要好。”

我说:“是啊,就像从前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能看到极光。”

能自己赚钱了,喜欢的东西踮起脚就能拥有了,那些少年时代做过的梦,如今一一实现。曾经的有生之年,渐渐变成了完成时,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十二点,新年的钟声敲响,我们在冰天雪地里仰望极光。她开心地笑着跟我说:“真美啊,又有勇气活下去了。”

我回答她:“新年快乐。”

那些美好的事物,会支撑着我们,一直一直走下去吧。

在回去的路上,大雪纷飞,冬日里的万物都是安静的。

我侧过头去,看到小小的她倒在我的肩膀上,长发垂下来,安安静静的,就像路边被大雪覆盖,却依然身姿挺拔的松柏。

我鼻头微酸,心生厚厚的感激,觉得之前的一两个月的加班和熬夜都是值得的。只有努力赚了钱,才能和朋友们一起实现曾经的约定呀。

在机场分开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说:“下一次见你不知道是多久。”

我这才突然意识到,我们分开的时间,已经比在一起的时间要多了。

生命里许多曾经相遇过的人都是这样的吧。

不知道在何时说了再见,不停地约定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却终于没有了下一次。

有句歌词说,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 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可现实是,让我们身陷囫囵的,往往是比昼夜、厨房与爱更加无趣的事情。

我拍拍她的头,说:“当极光的美丽不能再给你力量的时候,我会去到你身边,寻找下一道光。”

所以,为了能再见一面,我会更加用心地工作,赚很多很多的钱,努力跑向有你的未来。

赞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