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我不需要道别

清尧,90后优质男写手,作品常见于《意林》《花火影像》等杂志。个人最新长篇《予我渡北川》即将在《花火》连载。

水木剧《蓝色大海的传说》里,“骗子少年”李俊宰和人鱼少女沈清第一次相遇是在西班牙拉科鲁尼亚的海岸线。经历与母亲分别的李俊宰,站在埃库莱斯灯塔之下,海风吹动漆黑的发,惊涛拍打着礁石,触目之处一片蔚蓝。男子眼角微微闪烁,轻声呢喃:“传说在埃库莱斯灯塔分别的人,有一天一定会重逢。”

分别与重逢,犹如迷失与寻找,亦如失去与复得,牵动了我某根神经。彼时刚刚经历一场离别的我,隔天便定了去普吉的机票。想要去海边,想要和离别的人再次相遇,经历情感的风霜,总觉得大海能够治愈一切。

这些年,习惯独居的我,有了一千种自愈的方式,在凌晨的寒风中带着手电看过山顶的星辰,去过旷野吹了一下午的风患了伤寒,上一次去海边被晒伤捂了三四个月才稍稍变白。但人越是迷茫,越是需要在路上。

夜班的飞机,隔天上午转机,连免税店都来不及逛,又辗转大巴和游艇,颠簸了很多个小时,才抵达斯米兰。穿上救生衣,戴上浮潜的道具,一跃跳下大海,蓝黑色的海一望无际,探头下去,这里的海水不及仙本那的清澈,视线仅仅两三米,少量几条热带鱼在礁石和珊瑚丛中游来游去。

斯米兰不适合浮潜,却也是这个国度最适合浮潜的地方,看不到惊艳的海底风景,却有了更多的时间,在大海思考和漫无目的地前行。仗着有过浮潜的经历,我一个人游了很远的距离,因为没有脚蹼的推动,每一米都异常吃力,到最后没有一点力气,任凭洋流推动,在一片荒芜之上,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能去哪里,躺在水面,刺眼的阳光透过护目镜,照在我的脸上。

辽阔与未知,让人觉得自己的渺小,烦恼也一样变得渺小,但了无烦忧之下,愈发觉得孤单。近海滩的浮潜区域,很多少年少女开心地追逐,还有情侣扑腾起水花,他们笑闹的声音,经过漫长的水域,穿过我的耳塞,抵达心腔。

而后因为洋流的作用,被冲到一片珊瑚地,水下四五米尽是坚硬而锋利的珊瑚,珊瑚丛中还隐藏着无数长满刺的海胆,因为恐惧,我忍不住扑腾,越是扑腾越是难以维持身体的平衡,我半只身子陷入大海,脚触及之处钻心的疼痛。我努力挥手呼救,但没人看到我的身影,慌乱之下我甚至忘记吹救生衣上的口哨,满脑子都是:“糟糕,好像没办法了。”

好像没办法,没办法一个人独自生活,独自经历世间所有的变故,无法一个人在未知的环境下随遇而安。想要治愈自己的旅行,情绪愈发低落,分别也未重逢,迷失的路上越走越远。所以当游艇驶到我身边,教练下水将我扶上船的时候,我满脑子除了庆幸便是涌上心头的失落。

金像奖新晋影后春夏接受时尚期刊采访时,被询问旅行的必备品是什么,她想了想轻声说:是恋人。我不需要在旅行中找到自己,也不相信旅行能找到自己,旅行对我而言只是为了一段享乐的过程。

年轻時,我们总想仗剑走天涯,总想一个人到处去流浪,想在旅行中涅槃,旅行中体悟,但而今却越害怕独自旅行,孤独行程未知神秘,却更想要踏实的简单喜乐。久别重逢多美丽,犹如荒芜沙漠开出花,枯萎老藤抽出新芽,但我啊,现在更爱绿洲永远茂盛,老树一直挺拔,你在我身旁从未离开,我们不需要道别,便能长长久久陪伴左右。

丐小亥:清尧是我见过的写得好,长得又好的男孩子,所以才会找出来给大家分享……请花粉们多多疼爱他!需要他的QQ啊八卦啊可以来微博找我哦~~~~

打赏
赞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