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城之川

鹿聘

“大哥哥,你猜我掌心里有几枚铜钱?”一个脏污的小拳头紧紧攥着,生怕透了光。

方才将一把铜钱哗啦啦抛上半空,这个矮个儿的男孩手掌翩飞,做了几个花式动作,速度极快,同龄的孩子看得眼花缭乱。

不过,此时桌子对面坐着的是一位青年。

他带着刀,但衣裳穿得跟他一样寻常,眉眼间距近,显得一股说不出的阴戾;鼻梁高挺,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是个英俊的男人,但神情沉郁凶残。

吴逾皱眉,目光认真地端视着他的小拳头,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两个。”

“错了。”男孩缓缓舒展拳头,里面只躺着一枚铜钱。

吴逾见自己猜错了,没有气恼,反而眉头释展,淡淡地道:“钱归你了。”

坐在另一桌的周十里冷眼旁观这一场游戏——她在三个时辰前被吴逾拐出目川,如今在目川脚下的一间小酒馆里。

他俩并非素不相识,相反,他们比世间任何其他人都清楚对方的底子。

两人有很久不曾相见,没承想,吴逾再次见到她的第一眼就拿刀柄狠狠敲在她后颈,胁迫她跟自己走出目川,然而周十里到现在也没弄清他的意图。

抓来她的这一路,他一句话不说,脸色阴沉得好像随时会翻脸杀人。现在他却坐在这间酒馆,猜小孩手心的铜钱,连连输了好几把,也不见愠色。

“你把我抓来做什么?”她竭力用不认识他的语气问。

“不是抓你,是看到你,顺便带你走而已。”他眼皮也不曾抬一下。

“带我去哪里?干什么?”她还想继续问下去,却突然住了口。

因为她清楚眼前这个可以跟稚童玩得不亦乐乎的男子,总爱出口一些糊涂话。

她害怕他糊涂的话戳中自己心里的答案。

吴逾的眼神越来越黯淡,像极了酒馆外黄昏的天色,他不再专心地猜测小孩手里的铜钱,时不时转头看向门外。

这种落寞的情绪暴露了他另有心事。

周十里后来才知道,这一日西鸣暗中遣人前来目川进行刺杀,吴逾作为西鸣的人,本来负责在目川外接应,谁知久久不见弟兄的消息,他便涉险踏进目川。他四处寻不到同门的身影,这才蹲在酒馆里等待。

地皮开始震动,酒馆仿佛被轰隆隆的马蹄踏碎,门被猛然踹开,吴逾与周十里同时站起来。

那是目川派来的人马,前来接周十里回家,吴逾则被人死死按住。

周十里从他身旁经过时,突然顿住,俯身说了一句话:“你等的人早就逃离了目川,只是没人跟说你而已。”

沉默的青年怔了一下,压低了声音,吐出四个字:“多谢告知。”

目川是建筑在河流上的城镇,每隔十年河流都会被阻断,割开一道沟壑百尺的深渊,需要进行一百二十个人的投喂祭祀,河流才会再度合拢。

人们说周十里与吴逾是被河流吐出来的人——他俩出现在祭祀结束后,漂浮在河流上,而且这是两个新鲜的面孔,目川没有一个人认识他们。

在周十里十岁那年,目川抓住了一个穷凶极恶的犯人,却苦于没有证据而无法处置。周十里以白纸裁鱼,掷入水中,纸鱼竟然化为活物,怡然游动。奇怪的是,犯人随后竟然开口说话,一字不落地交代了罪行。

于是,目川的权贵将她渲染成鱼灵,奉为神官,以裁决审断闻名。

后来吴逾被带走,成为西鸣世家的养子,而周十里做了目川的女神官,两人就此对立。

他的出现令她想起十岁前在水渊底下的生活,怔神了半炷香的时间,最后不由自主地走到一间僻静的宅院——这里是关押吴逾的地方。

“吴逾,七年来一直有人在我耳边提起你。”周十里并不是姿色出众的女子,但一开口说话,五官被牵动,就像春日融冰一般清丽起来,“你在西鸣臭名昭著,忤逆生父,反抗家族,嗜好赌博喝酒,曾经失手打死过找你追债的人,还对人家的妻女图谋不轨,是不是?”

吴逾低头,鲜血从发丝滴下,滑过下巴,滴溅到地面上。

“我这人很坏的,将你掳到手的时候,怎么就忘了对你图谋不轨呢。”说着,他轻笑一声。

这个传闻中生性残忍,喜欢拼命的疯子,在西鸣人人憎恶又畏惧。

她用手腕擦去他眼皮上的血,蹲下身,平视他,问道:“当初在水渊底下,你拉着我的手说终有一日要带我到上面晒晒太阳,如今你后悔了吗?”

下一刻,他抬起頭,周十里为他眼眸中一瞬的茫然与天真而失神,他道:“不后悔。”

这些年,他在西鸣活得不算好也不算差,但只要想到想念的人没办法见到,心底就会微微地叹一声。如今终于见到了,他却是以五花大绑头破血流的姿态。

后来,周十里总是忍不住回想这一刻他的眼睛,那里面有某种她见过数千次的光亮,想到便会心软。

但她终究没有心软。

“西鸣的那个小子已经被打得不行了,神官可以给他定罪了吗?”

闻言,周十里久久不落话。

有更残酷的事实她没有告诉吴逾:他的那几位同门,在潜入目川后很快就被察觉,严刑之下,为了一丝活命的机会,他们交待出了西鸣的机密,还有吴逾的踪迹——吴逾身为西鸣第一世家的养子,比他们重要得多。

如果不出意料,这几位被打成废狗的人,回去之后肯定会串供,说机密是吴逾泄露出去的。而旁人信或不信都不再重要,因为吴逾在目川一定必死无疑。

“那几个人闯进我们目川的时候杀害了不少百姓,群情激愤,一定要拿出人交代。交便交吧,给吴逾留一口气,让百姓处置。”说着,周十里漠然抬眼,她并不是一个讲究公理道义的好人。

只需一个供以宣泄的替罪羊便可糊弄过去,她是目川被供奉如神灵般的存在,没有人会质疑她的话。

周十里在第三日将他游街示众,西鸣世家的公子,此刻就像待宰的家禽,接受着目川百姓鄙夷的目光与唾沫。

他死前一定会遭受到极大的痛苦,心怀怨愤的百姓,有的是折磨人的法子。只等周十里一走,他们便会蜂拥上前,将他剥皮抽骨,千刀万剐。

那一日春风和煦,吴逾被百姓拿石头打破了头,实际上他早已遍体鳞伤,血液顺着污黑纤瘦的脚踝,流经他的脚背,没于指缝。

周十里投向他的眼神是怜悯的。

难堪的辱骂仿佛充耳不闻,吴逾用脚趾沾了血,像是打发时间,在粗粝的地面缓慢划动。

周十里转头,看到他神情专注跟猜铜钱时一样,竟然用血画了……画了一枝桃花。

她愣神半日,突然飛快地捂住袖口,在寡淡素净的袖边,与皓白手腕相映衬的,是一枝针脚细密的桃花。

她是正当韶华的女子,却因为神官身份穿得如同新寡,颜色非黑即白,款式庄重老气,唯有袖口一枝难以被察觉的,俏丽蔓延的桃花。

吴逾抬首,眼神黝黑安静,一动不动地望着她。

变故却在这一刻突然发生:原本伤势极重,奄奄待死的吴逾像脱弦之箭一般跃出,敏捷的几个翻滚之后,一把抽出短刀,霎时寒光大盛,狠狠扎在马背上正悠然看热闹的,目川权贵的胸口。

那名权贵瞪大了眼睛,后仰着倒落下马,短短一瞬,便被吴逾一击毙命。

人群顿时骚乱,没头苍蝇般四处逃窜,然而吴逾根本没理会他们,他的短刀对准了另一名目川大人物的头颅。突然,他又像想起了什么,转头看着一脸惊愕的周十里,声音很轻:“人间还是不错的,有桃花看,水渊底下就没有。”

这实际上是西鸣原先便定好的计划,吴逾假装被抓,卸下目川众人的防备,然后借机刺杀名单上的权贵。

陆续已经有三人遇害,皆是被吴逾一刀了结性命。然后,他奔逃而出,脚步如风,后面是大批的追兵,有将领搭好弓箭,眯眼,瞄准他的后背。

吴逾正奔命,不防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拦截,一把将他拉进窄巷。

吴逾很惊讶,眼前救他的人正是周十里。

她自幼生长于目川,深谙地形,又有身份加持,没有人怀疑她身后披着斗篷,遮盖严实的吴逾。

这个女子领着他出城,她道:“前来目川刺杀的任务几乎是必死的,如果不是我,你刚刚一定会交待在乱箭之下,怎么会干这种卖命的傻事?”

吴逾笑道:“父亲的命令既下,身为儿子怎么有不从的道理。”

“原来是你父亲,”周十里淡淡地应声,“他怎么舍得让你死?身为子女,你连撒娇讨好也不会吗?”

吴逾的笑意跃上嘴角:“我杀了你们目川的大人物,你竟然将我放走,这才是没道理的事。”

她冷哼一声,道:“你是说那几个蠢钝如猪的家伙?没有你,我也早晚叫他们死无全尸。”

目川在赤霞的映射下变为红河,将面前这个清淡得几乎记不起模样的女子也映为红色,她背过身,没有让吴逾看到她的眼神。

据说一个女子的眸光流转会被人轻易猜破许多心事。

“滚回你的西鸣。”她慢慢说道。

吴逾在目川一举击毙了三名权贵,渐渐声名鹊起,他的家族也有意无意地将他重新接纳,给他辅助资源。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周十里的处境越发艰难,她在裁决上越来越糊涂,纸鱼的灵验被百姓一再质疑。

终有一次,她犯了个大纰漏,因为错误的判断误了一个清贵子弟的性命。

这个错误不可怕,更可怕的是她当着众人之面,毫不留情地反驳大主教——大主教在目川便是人民的信仰与寄托,她势必要为这次顶嘴付出代价。

周十里被脱去神官之袍,罚跪在目川天河前,接受批颊一百次的刑罚。

到清脆严厉的第四十一下,周十里已经嘴角渗血,两颊高高肿起,但她依旧高扬着头颅。视线中两匹马疾驰而来,红马上的男子与她视线交接,勒住缰绳,这一眼再也移不开,说不清的情愫落在她四周。

那男子是吴逾,想不到这次他是光明正大地进目川。周十里恍恍惚惚地想起,这件袖袍底绣有桃花的衣裳四年不曾穿了。

见状,他皱眉,不知自己的目光让地上的女子极其无所适从。

吴逾一言不发,慢慢骑马而过,倒是他身后的兄长笑着为周十里打抱不平了一句:“犯了什么罪,让一个人受此折辱?”

兄长名叫吴禛,是当年潜入目川,又抛下吴逾逃命的几人之一。

这四年形势立场转变得迅猛,目川与西鸣也出现了坐下来心平气和谈一谈的转机,吴逾此次前来,是考虑目川的求和条件。

白日匆匆打马而过,到了半夜,吴逾竟然去探望养伤的周十里,他的声音传来:“这是怎么了?”

周十里翻身,牵动嘴角笑道:“因为今日我难得做了一件公正的事,而这件事让那些大人物们看不顺眼了。可他们不知道,我日日盯着他们虚伪的脸,也快到忍耐的极限了。”

“你是神官,你做的事情不是一向正确吗?”他淡淡地道。

“哈哈,就像上次我把你推为罪人,把你交给百姓处置那样吗?你分明在嘲笑我,”她猛然抬头,从榻上披衣而下,冷笑道,“我根本不配为一个神官。”

“什么鱼灵神官,纸鱼入水,全都是权贵们编好的谎话。他们是上位者,需要牢牢把握住权力,于是他们利用百姓对神灵的敬畏,让我演了一出又一出戏,重复着他们示意的说辞。愚昧的子民拥戴信任我,我却只是权贵手下的牵丝傀儡。”

“我替他们杀了太多无辜的人,掩盖了太多罪恶的真相,所以吴逾,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也会死于非命。”周十里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他跟前。

鼻端的呼吸小心翼翼,她清晰地瞧见了眼前的男子深色衣裳上洇出的血渍——他受伤不浅,怎么会弄成这样!

周十里心中大为疑惑,吴逾的面色却云淡风轻,他说:“当日猜那些孩子手里的铜钱,我一次也没猜对,因为余光总是瞥见你。”

当她察觉到自己离他太近时,吴逾已经将宽厚的手掌牢牢按在她肩头,周十里不得不听他说下去:“白日见你受辱却不曾下马,是因为我还没这个能耐,过了今夜便不一样了,目川的猪狗们,我和兄弟会把他们屠光。”

闻言,她心底一颤,有血腥气混着蛮横的气息气压上来。

吴逾俯在她肩头,声音沙哑:“我今晚或许会死。若死不了,我就将你带回西鸣。”

巨大的混乱令周十里无暇去想他话中的意思,整个目川陷入一片火海,厮杀声隐隐传来。

吴逾转身缓缓抽刀——前方有他们西鸣的人马。

这些年目川欺人太甚,如今打不过了就想求和,凭什么?西鸣的刀锋出鞘,断然没有不见血的道理。

吴逾身后是一千精骑,他们在进入主殿时遭到了一个消息的阻拦——吳逾的兄长吴禛落在了敌方手里。

此时若是不管不顾地冲进大殿,胜机当占六分;若是顾虑吴禛性命,撤军,以后再也不可能得到更好的机会。

“只能怪他自己实力不济。”吴逾思量片刻,下令将士们立刻杀进大殿。

他的命令如同石子入水,咚的一声再无回应,全军一片可怕的死寂,盔甲不曾动,眼皮不曾眨,没人有踏进大殿的意图。

“我们在西鸣,是你哥哥管辖的队伍。”一个人低沉嘶哑的声音传来。

他们让吴逾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他是什么呢?一个在西鸣行径恶劣,人人喊打的男人,纵然有着出色卓越的军事能力,但在这帮精英队伍眼里,也只是个靠爹的世家子。

更何况,他们原本的将军是吴禛,眼下怎么可能不顾吴禛的性命。

吴逾浑身倏然散发出凌厉的杀意,长刀几个干脆漂亮的挥扬间,面前的人头骨碌碌滚落,他粗声低吼:“违抗我命令的人,下场和目川的猪狗一样。”

人群屏息不动,顷刻却隐隐骚动起来,吴逾的目光扫视他们,心中也焦灼起来。

只要过了今夜,他拿出这足以证明自己的一场胜仗,一切都好了。他便会明明白白地告诉世人,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可是,在看到兄长吴禛的那一瞬间,吴逾知道自己已然没有翻身的机会,身后的军队肃然整立,锵然将刀尖对准了吴逾的后背。

吴禛并没有想象中的落魄,他气定神闲,身旁站着目川的大主教。

吴禛说:“你同父亲都很傻。”

他无法理解,为什么目川主动求和,西鸣却非要动刀动枪血流成河。打便打,但他的这个弟弟竟然在这场战争中崛起了——那被他打压诬害了很久的青年,得到了父亲的器重,所有人都在说,目川倒下后,家主之位七成是吴逾的。

“我等那个位置等了二十二年……”

吴禛还在继续说,吴逾却听不清了,他握着刀的手剧烈颤抖,血液沸腾,艰难地问道:“哥哥,父亲在哪里?”

远处有一个女子走近,她的脚步缓慢而不真实,手上捧着一个木匣。

这人是周十里,前一刻还将所有心事告知吴逾的女子,此时却连一瞥都不曾投向他。

木匣中静静地安置着吴逾父亲的头颅,年轻的男子手中长刀一下子脱落,他跪地垂头,周十里像第一次经过他身畔时那般,俯身道:“就算你今夜没死,我也不能跟你回西鸣。”

而后,她慢慢道出了一件惊人的事情:“你不知道,水渊要再度开启了。”

吴禛嗤笑死脑筋的父亲为什么非要跟目川敌对,他与目川的交易早在四年前便开始了,无数次偷偷将西鸣的资源高价卖给目川的上位者。为了巩固与目川的关系,他还和周十里定了婚约。

他提出的第一个条件是,借目川的手干掉自己的弟弟吴逾。

第一次刺杀原本就是为吴逾准备的陷阱,没有人知道他对这个弟弟有多么复杂的情绪。

在西鸣,传闻吴逾好色好赌好虐杀,坏事做尽做绝,却只有极少数人清楚,真正该被戳脊梁骨的是吴禛,他以兄弟之情让吴逾为他承担了大半脏水。

为什么?因为他可是嫡长子啊,是西鸣世家未来的继承人,他怎么能有名誉上的污点。

但是,他渐渐发现,父亲对这一切都是心知肚明的,却只是不动声色地将他推开,转身为吴逾铺设下大好前程。父亲还说了一句让他惊恐的话:“祖训没有说养子不可以做家主。”

在审判吴逾的前一夜,周十里亲自到狱中见他。吴逾刚刚被毒打了一顿,竟还有力气笑,他一直冲着她笑。

“你父亲是我杀害的,吴禛叫我这么做。”周十里平静地道,“他们都说吴禛是我未来的夫君,我必须忠诚于他,否则我会死得很难看。”

眼前的男子再也笑不出来,死死咬住牙,浑身肌肉几近痉挛,扭曲成痛苦异常的形状。

周十里道:“那天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厌恨权贵对我的掌控。更可笑的是,如今又多了一个可以处断我性命的夫君。”

“所以,吴逾,你也不是非死不可,只要你给我想要的的东西。”

她冷静得不像话,让吴逾猛然惊觉,眼前的人,早已不是当年在水渊底下怯怯地牵着他的衣角,害怕父亲责骂的小姑娘了。

她可以为了自身的利益,做出许多疯狂的事。

当晚,目川众权贵被聚集在大殿,他们因为一个足以引发恐慌的消息而来——吴禛死了,那个他们用来操纵西鸣的人死在了自己的屋子里。

他一死,西鸣的那群野蛮人一定会冲进目川胡乱杀伐,而要镇压住,得付出相当血腥的代价。

周十里仿佛早就预料到一般,端坐在座位上。她回想起吴逾给自己的承诺,那个男子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地道:“若我成为西鸣之主,一定还你自由,目川将被你践踏在脚下。”

她慢慢笑起来,这是个很令人满意的答案,但是还不够好。她心底有另一个最标准的答案:若他夺得西鸣之主,让她全权主持水渊的祭祀一事。

周十里站起身,用冷淡的目光扫过底下每一个人,道:“吴禛死了,我们可以拉拢另一个,吴家不是还有一个人活着吗。”

人们用震惊的眼神看着她,她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笑:“他会是我的夫君,所以,他永远不会用刀对着目川。”

此时,殿门外正好缓缓踏进一个人,他抬首,与远在另一端的周十里四目相望。这是个天生反骨的女子,他想。

兄长永远不会懂,为什么父亲坚持不肯与目川讲和。因为目川人狡猾心狠,与他们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死在周十里手下的父亲与兄长,便很好地向吴逾印证了这件事。

周十里在这一年嫁给吴逾为妻,她手中的权势更多,便愈发变本加厉,不断有权贵入狱,被凌迟、剥皮、下油锅,耸人听闻的酷刑不断外传。

其实也没那么大的仇恨,只不过她喜欢使用权力的感觉。

吴逾对此丝毫不过问,人们只将他当作一个宠妻无度的人。

直到,蔚卿的到来——她是目川新推选出的女神官,前來商议一件事情。

这个女子,据说可以看出一切罪行与污垢。

而当吴逾微笑着直视她,向她询问有没有从自己身上看出什么的时候,沉默的气氛蔓延到中夜,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像极了晴空下碧绿无波的目川河流。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她笑起来,格外天真,好像那些血腥、阴谋,她真的统统都看不见。

吴逾愿意相信,他的声音温和下来,问:“你此次来有什么目的?”

还是为了水渊的祭祀之事——这件事情全是由周十里来办的。

周十里与吴逾便是从水渊中逃出来的,世间除了他们两人,再不会有人知道,目川的河流底下,是另一座城。百年来被选作祭品的人们,并没有在水渊中跌死或者淹死,而是在这座城里安然居住下来。

他们是被目川抛弃了的人,即使活在这座城里,面对不见天日的黑暗,冰冷发霉的食物,依然艰难而痛苦,虽生犹死。

周十里和吴逾是他们的后代,自小从父辈口中听闻目川是多么富饶丰腴,拥有各色风物,令人心神向往。

于是,周十里听见他说:“我会和你在目川安家。”

深碧色的波涛怒涌,一浪接着一浪猛烈地冲打在石台边缘,周十里与吴逾并肩站在目川最高的城楼,她说:“那一百二十人的名字我也已经写下。”

第一百二十人的名字,叫蔚卿,是那个与吴逾说过几句话,可爱的年轻女子。

吴逾对此什么也没说,但他也没有再看周十里一眼。她兀自指着绵延千里的目川,道:“吴逾,我会把我们的家人都解救出来,趁着水渊再次开启,人们投放祭品的时候。”

“那些在水底被遗忘的人,都会回到这片地面上。”

她的话语终于令吴逾侧过头来。

“这群人的归来会带来暴乱,目川的河流很快就要变红了。”

吴逾早该猜到她的目的,他是个极为镇静的男子,只有略微的惊异闪过眼眸。

然后,周十里将手搭在他的肩头,他也顺势将手揽住她的腰身。

在外人看来,这无疑是个很恩爱的举动。但他们彼此却都清楚,对方已经流露出无限杀意,只需要轻轻一推,两人中有一人就会摔入激流中。

但片刻后,两人都松了手。

在周十里将计划告知吴逾的第二日,有一份关于周十里的罪状被交到了目川大主教的手里。

她并不是鱼灵,只是一个普通女子,甚至比目川的人民都低贱。她杀了吴逾的父亲,吴逾的兄长,害死了目川的高层权贵,如今,她还要做一件更可怕的事。

大主教颤抖的手捏着这份罪状,他清楚只要将这张纸上的内容昭告天下,无论西鸣还是目川,都容不下一个周十里。

怀着巨大的欣喜与战栗,他正准备抬头喊人,嗓子却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因为,周十里就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脸色阴沉。

没有任何辩解与威胁,她只问了一句话:“这份罪状,是吴逾交给你的?”

长久没有得到回应,她闭上眼,笑道:“我以为他明白我。”

目川河流底下的那座城,终年被疫病与饥饿笼罩,死亡的阴影从没有离开过任何一个人,但她与吴逾是不同的两个。

每一日,他们都会觉得自己即将死去,但在对方的肩背上,又一次次地睁开眼。

她听着父亲垂死的呻吟,母亲哀恸的哭声,这些声音里饱含愤怒的怨恨——是对水面上那些剥夺他们生存权利的上等人,是对那座春光煦煦却再也触及不到的目川城。

这里的每一个人,对于家族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他们被推出来,忍受漫无边际的苦痛。

可是,凭什么呢?

那一天,吴逾因为给她争抢食物被打得半死,她抱住他的身体,轻声说:“我不会让你死。”

这也是他们在水渊的最后一日,然后周十里带着他,向水渊的混沌处走去——那儿被人传成必死之地。

命运终于裂开一点缝隙,她和身旁的少年死里逃生,第一次看见了天日。

少年浑浑噩噩什么都没想,周十里却看着人们惊奇的眼神,将极强的仇恨掩藏在了微弯的嘴角下。

“吴逾,你如今的生活很安逸,可是水渊底下哀嚎的那些百姓,你都忘了吗!”她猛然睁眼,目光射向从大主教背后缓缓走出的青年男子。

他将笑意收敛,道:“我没忘。”

“我只是想说,这些事情由我来做。”说着,他拔剑,寒光一现,大主教轰然倒地。

然后,他又说道:“那份罪状不是我交的,是蔚卿,她早就注意到了你的动向,一直暗中调查你。目川和西鸣你都不能再待下去了,你必须赶快走。”

“我会放出水渊底下的人,他们会给目川造成动乱,到时候人们责怪谁呢?我走了,他们只会将怒气发泄在你身上。”周十里道。

“周十里,你已经救过我一次了。在很久之前的水渊底下,你带着快要死掉的我,走到人们说的必死之地,那时候你不是也没有顾及自己的性命吗。”

“你应该好好享受这人间。”

说完,他惨淡地一笑,转身走出大殿,替她挡住了前来问责,气势汹汹的人群。

“一切事情就是这样。”

周十里跪在大殿中央,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缓缓说完了这个故事。

“我是从水渊中逃出来的人,为了能够救出至今仍被困在那里的人,我杀害了许多人。至于吴逾,他只不过是个不知情的,为我顶罪的人而已。”她说,“杀人犯周十里,前来认罪。”

当日吴逾为她挡住所有人,她则偷偷放出了经年累月被困在目川河水下的人。

那些人初次见到日光,竟有些精神失常,跑进城镇里大肆作乱,引起恐慌,然后又四散逃往其他地方。

但无论他们去到何地,都会造成动乱。

目川要向吴逾问责,却不知有人比他们更早一步到达大殿。她一直背对着众人,跪了许久。

然后,周十里最后一次用纸鱼入水的仪式,一字不落地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我一直都是个坏姑娘。”她的眼眸满含笑意。

她想起跟吴逾那个不太愉快的初遇,不是在小酒馆,而在是在更早的时候。

水渊底下,人们一切的纷争都付诸暴力,偷盗抢劫盛行。

周十里碰到他的时候,他正捂着受伤的小腹,血染透了衣裳,睁着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是个很警惕的少年。

见到是一个小姑娘,他松了口气,将她拉在自己身旁,示意她不要动。

有脚步声渐渐临近,少年明显紧张不安起来。

正在这时,周十里倏然站起身,对着四处搜寻的青年们说:“他就在这儿,手上有刀。”

于是,青年们三两步冲上前,揪出吴逾,将他暴打了一顿。

周十里后来回忆,当时像一条死鱼的吴逾,流了至少半桶血。

出卖吴逾的是周十里,而拉他起来的,依旧是这个人。

“我不知道吴逾当时是不是濒临死亡,只是看到他那双满是疼痛与疲倦的眸子,鬼使神差,动人得让人觉得他不该死。后来我来到目川,才知道目川的春光也不过如此。”

“一切祸端皆由我而起,不关吴逾的事,你们不要再为难他。”

蔚卿的声音冷冷地传来:“事情果真如你所说吗?”

“当然,”周十里冷笑一声,扬起头,瞥了一眼水中的游鱼,道,“纸鱼入水,是目川最灵验的仪式,我绝无说谎的可能。”

这明明是当年权贵教给她的蒙骗世人的把戏。

她很快被押送下去,目川对她的处置方式是重新送回水渊底下,关到老死。

这时,她也知道了,那曾经被遗弃在水渊的人们,并不是寻常的良善之辈,一个个都是穷凶极恶,被判了死刑的囚徒。

后来目川的河流涨退几番,西鸣的马蹄无数次踏进目川,到最后终于将目川完全攻占。

此时,西鸣的主人早已换了多次,他命人将水渊中的周十里带出来。

“我想向你求证一件事,这件事对我们西鸣的声誉影响很大,你务必要如实回答。”

“你问吧。”被人搀扶着依旧站不稳的老妇说道。

没想到当年风采奕奕的女神官,也已经老成这副模样了。

那人说,在周十里被押往水渊的前一日,吴逾前来认罪,口中是另一个截然相反的故事。

他说,他与周十里自小一起相伴长大,这个女子心地很好,而他屡屡生事挑衅,终有一日被人失手打成重伤。于是,周十里带着他向死而生,逃出了水渊。

他后来去了西鸣,成为世家养子,依然本性不改,大街小巷皆有传闻他的恶劣事迹。

为了满足欲望与野心,他对养育自己七年的父亲与兄长下手,和目川人勾结,将他们诱害。

他还利用了周十里,逐渐控制了目川,并将对他有异议的权贵一一暗杀。

“水渊的祭祀也是我动的手脚,将人全放了出来。我听说周十里在昨日将我犯下的所有罪行都顶替了,是吗?”吴逾站在众人身前道。

“她一直是个好姑娘,只不过被我欺瞒,被障了双目。”这个男子轻声笑道,“我是个男人,怎么能让女子挺身在前。”

人们迟疑了片刻,思索他与周十里的说辞谁真谁假。

因为知道真相的吴逾的父亲和兄长,以及曾经的上流权贵,死的死,逃的逃。

最后,蔚卿做了判断,她是站在目川的利益上决断的——吴逾作为西鸣的主人,扳倒他比扳倒一个周十里更有价值。

于是,吴逾作为目川和西鸣共同的罪人,即日被处斩。

这让西鸣气焰萎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打压。

“你应该知道,如果不是吴逾,死的就会是你。”西鸣的新主人道,“关于他口中的罪行,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老妇抬起浑浊的双眼,仿佛一下鬓间愈发斑白了,她说,“我记不清了。”

原来这些年他已经死了。

周十里也九十岁了,老人家总是精神恍惚,记忆倒退。他没有为难她,叫人将周十里带下去。

老妇一步步走下台阶,稚童从身前嬉闹而过。

她抬首,见三月纸鸢高飞,燕子游身擦过头顶,正是娇俏的春日。

這个场景像极了许多年前两人第一次从水渊逃出来,扒在岸边大口喘着粗气时,所看到的。

那时,少年看着生平从未见过的景致,心中再无所想。

而周十里也只是看了一眼身畔睁大眼睛的少年那熟悉而清俊的侧脸,亦心满意足,再无其他欲求。

打赏
赞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