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风仿佛一瞬转秋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作者有话说:

      这个故事的灵感源自那本《金匮要略讲义》,别看我节选的药方通俗易懂,原文的繁体字也是让我翻了老半天的字典呢!想来学生时代里我竟没写过一封情书,也是唏嘘不已啊。不过现在还兴情书告白吗?其实方式、方法都不重要,只要你也拥有先踏出一步的勇气,就有机会将那惊鸿一瞥,成全为当下的幸福。

      【1】我写出了能让我吓哭的情书

      教室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伏案答题,只有我探出脑袋东张西望。

      这时我对上了讲台前刚打完瞌睡的体育老师的眼睛,他忽然皱起眉头,瞪大眼睛,目光故作凶狠,与他平日里教体育的懒散模样大相径庭,逗得我赶紧埋下头偷笑。

      把体育老师调来监考生物考试,真是难为他了!

      生物是我的强项,所以我早早写完了所有题目,还检查了一遍。现在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一个小时,我趴在课桌上,百无聊赖。

      好无聊,又不能提前交卷,做什么好呢?

      我看着眼下那张还没来得及用的空白草稿纸,忽然心生妙计——不如,我来练习写情书好了!

      一直想尝试写一篇浪漫的情书把自己感动哭,可我一直找不到情书的对象,只好作罢,直到我在上个星期的校庆活动上,遇到了沈蔚然。

      那天,学校请来了上一届高考成绩优秀的学长学姐们做学习方法的报告,考上了中医学院的沈蔚然甚至来不及脱去白大褂,带着一身儿的中药味匆匆上台,口才好到不需要演讲稿。

      我坐在报告厅的第一排,托着小脸痴痴地望着他。他的眼睛,他的眉毛,他的耳朵他的任何地方好像都跟我的梦中情人长得一模一样。

      “得了吧!”闺蜜郑梦芯听完我的感叹,嫌弃地白了我一眼,“叶希,你就是颜控,长得帅的都是你的梦中情人!”

      我没反驳她,颜控总比“白大褂控”要来得正常一点儿。

      我挥着笔,一不小心就洋洋洒洒写了半页纸,最后还引用了文豪沈从文的情书:“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真美好啊不对,我没喝过酒啊!而且沈蔚然不会喜欢一个爱喝酒的女孩吧?于是我拿笔划掉这段话,重新写了个结尾——

      “我上过很多培优班,看过许多的学霸,吃过好几盒黄金搭档,却只看上了一个穿白大褂的书呆子!”

      哈哈!我对着自己写的情书笑出了声,一个粉笔头忽然栽了过来,我抬起头看到了体育老师拉长的脸。

      我好像太得意忘形了

      没想到写个情书,时间竟过得这么快,转眼离考试只剩五分钟了,那我就先去上个厕所,回来再改改我的情书好了!

      于是我笑嘻嘻地跟体育老师打了声招呼,便走出了考场。

      等我回到考场时,我看着正在讲台上收拾试卷的体育老师,傻了眼。

      他居然提前收卷!我飞快跑到座位上,看着空空如也,连草稿纸都被收去的课桌,小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

      我的情书!我的情书也被他收走了?我下意识地扭头望向体育老师,只见他向我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接着昂首阔步离开了考场。

      “丁零零——”

      铃声敲响,我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

      我没有写出一份将我自己感动哭的情书,却写出了能让我吓哭的情书。

      体育老师,有话好商量!等我下决心求体育老师放过我的情书时,他却靠他的大长腿,迅速将试卷送去了教务处。

      所以我已预测出我的未来。

      第一种:体育老师发现情书,交给班主任——叶希,卒。

      第二种:改卷的生物老师发现情书,交给班主任——叶希,卒。

      第三种,情书飘出了密封袋,被八卦同学捡到——叶希,被口水卒一万遍!

      

      反正最后结果都是死!我我就安心等死吧!

      【2】男神亲自把脉

      忐忑不安的一周,换来的竟是生物老师对我近乎满分试卷的赞扬。

      我没有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也没有被体育老师另眼相看,班上更没有关于“情书”的流言唯一不对劲的,是这个月我的“大姨妈”又推迟了。

      这天周末,我应邀去郑梦芯家做客,疯玩了一下午的跳舞毯后,才发现天已漆黑。郑梦芯说送我到楼下,却早一步提了垃圾跑出了大门。

      我不慌不忙地向叔叔阿姨道别,轻轻合上门时,才惊觉眼前一片黑暗。

      这楼道的灯坏了?我伸手不见五指,听到前方的呼吸声,于是抱怨地喊:“喂,郑梦芯,你们这楼道没一盏灯是亮的吗?”

      我一边说,一边挽住郑梦芯,和她一起一步一步地慢慢摸索着下楼梯。

      “郑梦芯,我‘大姨妈’怎么还不来?是因为我最近情绪不太稳定吗?你也知道,我这个星期一直替我那份写给沈蔚然情书的事感到忧心!它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鬼知道班主任什么时候要我小命!”我又开始吐槽,本以为郑梦芯会骂我啰唆,她却一直沉默。

      “你倒是替我出个法子啊!”我有些不满,又发现终于走到了一楼,楼道的出口处也因为街边的灯光变得明亮一些。

      而我却看到了站在垃圾桶旁玩手机的郑梦芯。

      我的视力是不是出问题了?如果眼前这个玩手机的人是郑梦芯,那我刚刚一直挽着胳膊,听了我一堆废话的人又是谁?我下意识地转过头,吓得大步跳开。

      是沈沈蔚然!

      我刚刚挽着下楼梯的人是沈蔚然!

      “叶希,你也太慢了吧?你一个人自言自语什么?”郑梦芯还在低着头,她的话提醒我眼前这一切不是梦。

      沈蔚然真的出现在我眼前了这么近距离一看,不仅是他的眼睛、眉毛、耳朵对我胃口,鼻子、嘴巴和身材的比例也很完美

      现在是谈这个的时候吗?我刚刚居然在男神面前讨论“大姨妈”!

      我正羞愧地想钻地,沈蔚然看完我一系列的表情后,淡淡说:“方法也不是没有。”

      方法?是“大姨妈”推迟的方法,还是情书消失事件的解决方法

      我正疑惑时,沈蔚然忽然一侧身,用手指着路灯下的石头桌椅:“坐。”

      我乖乖地坐下,接着按沈蔚然说的,伸出右手,手心朝上。他又忽然脱下外套,叠成整整齐齐的方块,垫在我的手腕下。

      我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狂跳不止,沈蔚然将他的手指轻轻放上我的手腕上时,我差点儿不能呼吸!

      “你不用太紧张。”沈蔚然说。

      男神亲自为我把脉!如此“肌肤之亲”,我怎能不紧张?我咽了咽口水,稳住了自己的情绪。

      片刻寂静后,沈蔚然道:“经水不利,少腹满痛者,土瓜根散主之。土瓜根、芍药、桂枝、蟅虫各三分,上四味,杵为散,酒服方寸匕,日三服。”

      我张大嘴巴,不知他所云是何

      “叶希,听懂了吗?”

      “懂了”我盯着沈蔚然的脸,痴痴地点点头,于是沈蔚然收走衣服,扬长而去。

      接着郑梦芯凑了过来:“你居然听懂了?你平常不是最难懂文言文了吗?”

      “文言文?”我歪了歪脑袋,“不是英文吗?”

      郑梦芯满脸黑线,我狠狠拍了拍她的肩膀,嗔怪道:“郑梦芯!我男神就跟你住一栋楼,你居然不知道?”

      “我整天起早贪黑地上学,怎么可能知道一个半年才回一次家的大学生住哪栋楼?我连我有没有邻居都不知道!”她瘪起嘴。

      虽然我在沈蔚然面前丢了很大的脸,可沈蔚然不但为我把脉,还记住了我的名字!这么想想,今晚还真是收获颇丰!我不仅知道了男神的家庭住址,还得到了男神给的“大姨妈”药方。

      【3】同学,经我判断,你这不是缺少运动的表现,怕是相思病啊

      “消失的情书”的烦恼早已因与沈蔚然的“美好邂逅”而被我抛诸脑后。

      我满脑子里塞的都是沈蔚然,沈蔚然为我把脉的样子,沈蔚然低着眼睛目光柔和的样子

      “叶希!”体育老师一个口哨栽了过来,“这五十米!你到底跑不跑?”

      我回过神,正想跑,小腹却传来熟悉的阵痛,于是我颤悠悠地举起手:“老师我请假”

      我本想拿“详询药方”的借口再去找沈蔚然,没想到“大姨妈君”却唐突地阻断了我的计划,但这也无法阻挠我再见沈蔚然的心!

      我混迹在中医学院的校园论坛里,成功“勾搭”了一个学长,装作一个“我想报考你们学校,所以我想了解你们学校”的天真学妹,套出了沈蔚然班的课表。

      没想到大学生的课表并没我想象中那么空,连周六都排了课,不过也应了我的休息时间。于是那天下午,我蹲点守在教学楼前,一心等着沈蔚然。

      可是直到下课时间,我望穿了人海,都没扫描出沈蔚然的脸。

      他还在里面上自习吧?不管了,我除了知道他的课表,其余的一概不知,所以我只能守教学楼。

      我一鼓作气地蹲在教学楼前长长的台阶上,托着腮,一不小心就等到了天黑。

      “这位小同学,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保安大叔拿着手电筒朝我晃了晃。

      我抬头看了看仍然亮着灯的教学楼,撇撇嘴:“我在这儿等人!”

      “时间不早了,你住在这附近吗?”

      “我说了我等人!”别想赶我走!

      

      应付完多事的保安大叔后,我不禁有些心疑。

      沈蔚然再怎么用功,也不会不吃饭吧?现在还不出来,实在是太奇怪了

      该不会是那个论坛学长耍了我!我重新掏出手机翻开保存的课表图片,才发现课表的最上方标着一串小小的数字——2013年。

      我的心狠狠地抽了抽,比痛经还要痛。

      “那个疑似迷路,穿着实验高中校服的女生,原来是你。”

      我闻声抬头,看到了弯下腰,离得我超近,面无表情的沈蔚然。

      “迷路?”

      “对,我听到学校保安在那边聊一个守了一下午教学楼的小姑娘,穿着实验高中的校服,所以过来看看。”

      我开心地站起身,拍拍背后的灰:“我是来”

      “找我的?”

      他接上我的话,害我尴尬了起来。

      沈蔚然微皱着眉开始解释:“我的意思是我总觉得上次跟你说的药方有些不妥,而且你当时一脸茫然,也不一定听得懂”

      “对对对!”我正想顺其自然要沈蔚然的手机号码,方便咨询病情时,肚子却饿得叫起来。

      沈蔚然终于舍得松动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我请你吃食堂吧。”

      我欣然接受,即使吃的只是食堂的残羹冷炙,都笑得合不拢嘴。

      我成功要到沈蔚然的手机号、QQ号、宿舍号,甚至是学号也都一口气要了过来,我的托词是:“要是你的药方有问题,你就算埋到土里,我也要把你挖出来算账!”

      虽然那笔账无从谈起,可我却真像个讨债人似的,一有空就追着沈蔚然跑。

      “沈蔚然,你在干吗?”

      “看书。”

      “哦”

      “”

      “”

      “什么事?”

      “呃”我举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我是想听听他的声音罢了,“你高三时的复习笔记,还在吗?”

      于是我成功把沈蔚然约出来给笔记。

      “嗨!沈蔚然!”某周六,我早到了中医学院一个小时,于是我直接跑去了他的宿舍玩电脑,刚踏入宿舍的沈蔚然惊呆了。

      “你们怎么把她放进来了?”沈蔚然质问他对面的室友。

      室友眼都不抬一下:“她说她有病,得要你治。”

      见沈蔚然要发火,我赶紧笑嘻嘻地伸出手,装作虚弱地抚了抚额头:“我最近吃什么都没胃口,还常常失眠”

      沈蔚然无语地推回我的手,诊断道:“你太懒了,缺少运动,听说你连五十米都懒得跑。”

      “你!”居然说我懒!我赶紧压压怨气,继续做虚弱状,“你不把脉怎么诊”

      沈蔚然推回我的手:“不必。”

      我继续伸过去手:“那那你会看手相吗?”

      “”

      沈蔚然沉默之际,他的室友凑了过来,将我俩上下打量了一番:“同学,经我判断,你这不是缺少运动的表现,怕是相思病啊。”接着他又仔细看了看我的手心,“这姻缘线表明,你的桃花就在眼前!”

      我立刻亮起双眼点头:“还有呢?还有呢?”

      “你”室友正要继续,沈蔚然却起身红着脸把我们俩都赶了出去。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开了一大片桃花,桃花林深处站着一个红着脸的沈蔚然,静静的,好像就是那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4】他不是有意对你这么好,他本来就是这么好

      “叶希,你在写什么?”课间时,郑梦芯咬着苹果晃到我座位上。

      “不许看!”我赶紧趴下身捂住课桌。

      “偷偷摸摸的!你该不会是在抄作业吧?”郑梦芯斜睨着看了我一眼。

      “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气呼呼地站起来反驳。只有“居高临下”,才有吵架的底气。

      郑梦芯却狡猾地趁机抽走了课桌上的粉红色信纸,嘴里边读边念:“沈蔚然,我喜欢你”

      郑梦芯脸上一变,将信纸乖乖放回课桌。

      没错,这是我郑重其事为沈蔚然写的情书,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草稿。

      “叶希,你要向沈蔚然告白?”

      我故作娇羞状,扭扭捏捏地用手指绞弄着衣角:“嗯哼。”

      “要是被拒绝了怎么办?”

      我忍不住用手指敲了敲她的额头:“乌鸦嘴!”

      “我感觉得出来,沈蔚然对我也有好感!”

      “为什么?”郑梦芯忽然一脸认真,连苹果也不吃了。

      我一边回想着与沈蔚然之间的种种,一边顺口说了起来:“他借给了我复习笔记。”

      “那是师兄妹应该做的。”

      “他请我吃过饭!”

      “那是因为你久等了他,他表示歉意。”

      我不满地瞪眼,继续道:“我们每天都有用手机聊天!”

      “我和门口扫大街的李大爷也每天聊上两句。”郑梦芯晃了晃脑袋。

      “他主动为我把脉!你仔细想想,给人把脉的都是老中医,沈蔚然这种学生,又怎么能把得出脉!所以,这是一种信号!”

      “什么信号?”

      “他主动接近我的信号”看着郑梦芯那不可置信的眼神,我也心虚了起来,“沈蔚然对我有好感”这个结论,好像越来越站不住脚了,“郑梦芯,你不看好我和沈蔚然,就直说!”

      “我不是不看好你们俩!”郑梦芯叹了口气,“我是不看好你成了第三者!”

      “第三者?”

      后来郑梦芯向我全盘托出。

      自从知道沈蔚然住她家对面后,她就开始为我时时盯着邻居的状况。直到一个周末,她听到楼道里有响声,于是从猫眼里看到了外面的状况。

      沈蔚然领了一个白白净净、长发飘飘的女生进了家门,沈爸沈妈笑得合不拢嘴,客客气气地招呼他们进门。晚饭后,郑梦芯又从窗台处“偷窥”了沈蔚然和神秘美女的饭后散步时光。

      “我觉得沈蔚然有女朋友了。”郑梦芯说,还补刀道,“他们很般配。”

      我恶狠狠地抬高声音:“一定是你搞错了!这个星期六,我就带你去中医学院,当面找沈蔚然对质!”

      结果那天,我根本没勇气与沈蔚然面对面。

      听说他在国医堂,也就是校医院里帮忙,我拉着郑梦芯的手好不容易找到那间办公室,却发现小小的办公室里挤满了人。他们大多都是学生,都围着正在为病人把脉的沈蔚然,而沈蔚然身边,坐着一个不一般的女孩。

      她略微自豪地微笑着,一动不动地望着工作中的沈蔚然。

      “这就是你们班的天才?那个出身在中医世家,现在就能摸出脉象的沈蔚然?”

      “可不是!都可以帮王教授接病人了!”

      “那他旁边的女生是谁?”

      “家属。”

      偏偏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就是沈蔚然的室友。他就睡在沈蔚然上面,一定比我要更了解他吧

      “学霸就是厉害,敢把女朋友带来给我们上课!”我又听到别人的嘀咕声。

      我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又不能当场发作,只能又拉着郑梦芯离开校医院。

      来时的欢声笑语变成无言的沉默,我紧紧攥着手心,长长的指甲掐着掌心的肉,痛感却源于心,源于沈蔚然。

      所有“沈蔚然对我有好感”的论点都被推翻:他不是为了接近我才把脉,他本来就会把脉;他不是因为对我有好感才请我吃饭,借我笔记、回复我所有的短信,只因为他是个有礼貌、大方、乐于助人的好青年。

      是我自作多情了,他不是有意对你这么好,他本来就是这么好。

      不然你也不会喜欢上他,不是吗?可是,该放下了,叶希。

      【5】我看着他紧紧牵着我的手的背影,仿佛置身在梦里

      我度过了十八岁以来最难过的一个月。

      高考前的最后一次大考,我的成绩下滑。遭了无数人的批评后,我的手机被收,电脑被上锁,不过这正合我意,只有拼了命地学习,我才能忘记沈蔚然。

      可是我无法不想起他。

      看到语文阅读题上是沈从文的文章,我想到沈蔚然;

      路过一家药房,看到高大的中药柜,我想到沈蔚然;

      翻着厚厚的志愿大学介绍书里的中医学院,我想到沈蔚然。

      他好像无处不在,可是,哪里都没有他。

      接着便是高考,我发挥了正常水平,因此成绩还不错,也多亏了沈蔚然给的复习笔记,里面的好几个题型都考到了。

      拿成绩单的那天,我在学校门口碰到了几个月不见的体育老师。

      “志愿考虑好了吗?”他问。

      “嗯,C大。”

      “我还以为你会填中医学院。”

      “我讨厌医生。”我看到体育老师眼里诧异的目光,道了句“谢谢老师关心”后,便匆匆跑进了校门。

      拿到成绩单后,喜悦的父母奖励了我一部新手机。我问旧的哪儿去了,他们说坏了,所以丢了。

      连并也丢了沈蔚然存在于我的世界里的最后一丝痕迹。

      闲得发慌的暑假令我一心扑在了与C大校友的社交上,还有那个我曾经为了套沈蔚然的课表而认识的一个中医学院的学长。

      他听闻我终于高考完,一直嚷着说要跟我见一面。因此在我军训完后,我决定去中医学院会会这个曾学长,最好能偶遇到沈蔚然。我只想远远再看他一眼,最后一眼后,我真的要开始没有沈蔚然的新生活。

      曾学长在电话里要我去食堂等他,现在正是午饭时间,我站在人潮汹涌的食堂门边,看着进进出出的学生,感觉不大自在。

      这时,捧着书的沈蔚然与我擦肩而过。

      我怔住,良久才回过头,看着他和室友们打饭,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开始吃饭。

      他已经,认不出我了吧。而他在我心里,却仍是人海里最耀眼的那一个。

      这一眼也看过了,那个言而无信、还不出现的曾学长,我就不等了!

      我正想走,谁知食堂里忽然传来了吆喝声。

      “同学们注意啦!小曾厨房今日半价菜出炉啦!鱼香肉丝六块啦!水煮肉片只要八块啦!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小曾厨房?我探过头看了看那个窗口,只见同学们簇拥了上去,窗口那个为同学们盛菜的“大嗓门”好像有点眼熟。

      这不就是曾学长吗?虽然他发给我的自拍照PS痕迹严重,可我还是认出了他下巴上的大黑痣。

      果然网友见光死啊我默默转身,决定先走一步为妙。

      “喂!叶希!”

      “大嗓门”喊住了我。

      我还是装作没听到好了我继续往前走,脚步加快。

      “不加咸菜的白稀饭!”

      他喊出了我的网名,声音洪亮得震慑住整个食堂,包括我。

      我呆呆转过身,招了招手,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容:“嗨”

      “我就知道是你嘛!你再等等,我忙完了就可以出来了!”他兴冲冲地跑出小窗口,站到我面前。

      我咽了咽口水:“你你不是自称学长吗?”

      “对呀,学校食堂的厨师长,难道不是学长吗?”

      看他振振有词的模样,我后退一步:“我我还有事,你先忙吧”

      “别走啊!”他忽然霸道地拽住我的左手手腕。

      “这是我们曾哥的女朋友吗?”几个穿着厨师服的小哥也凑了过来。

      

      “我不是”我想抽出手,却发现力气太小,根本无法动弹,“你放开!”

      他们见我发怒,反而笑了起来。我感受到四面八方所有陌生而好奇的目光,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时,沈蔚然出现了,他也同样用右手拽住厨师长的左手。

      “你是谁?”

      沈蔚然不吭声。

      “神经病!”厨师长甩了甩手,竟发现根本甩不开。

      沈蔚然的目光带着凉意,声音低低的:“你放开她,我就放开你。”

      沈蔚然这是在帮我吗?我惊奇地望向他,原来他还记得我。

      偏偏厨师长和沈蔚然一样倔强,他们彼此都不松手,于是我们仨手拉手,突兀地站在食堂过道里,难看极了。

      “曾大志!你还煮不煮饭了!?”突如其来的食堂大妈气势汹汹,举着锅铲便冲了过来。

      厨师长见状赶紧松了我的手,灰溜溜地钻进厨房。

      我尴尬地站在沈蔚然面前,有些不知所措。

      沈蔚然深呼一口气,突然牵住我的手,在众目睽睽下带我离开了食堂。

      我看着他紧紧牵着我的手的背影,仿佛置身在梦里。

      【6】好像只要有爱,全世界都会成全你的幸福

      走出食堂,沈蔚然一路拉着我走到田径场。

      我甩开他的手:“谢谢你帮我脱困,但是你这么牵着我,让别人怎么想?”

      沈蔚然却答非所问,像个长辈似的教训我:“我倒想问你,你怎么成了别人的女朋友?”

      他以为我是那曾大志的女朋友?

      “你管我!”我不服气地“顶嘴”。

      “可是你明明是给我写的情书!”沈蔚然生气了,“你怎么这么三心二意?”

      居然敢污蔑我,这下轮到我发火了:“到底是谁三心二意?之前你明明有女朋友还对我那么好!给我那么多错觉还不够,现在还牵我的手!你对得起你女朋友吗?”

      “我没有女朋友。”他义正词严。

      “还说你没有!那郑梦芯看到从你家进进出出的女生是谁?那我几个月前看到坐在你旁边看你给病人把脉的女生是谁!?”

      “是我姐。”沈蔚然一口回答。

      这下轮到我哑然了。

      如果是姐姐,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无论是进家门,还是室友口中的“家属”

      如果说这推翻我当初“沈蔚然对我有好感”的论据不成立,那我的论点,也就站得住脚了?可是,我岂不是白白伤心了这么长时间?

      等等,沈蔚然刚刚说了什么?我给他写情书?我的确写了情书,可我压根没给他啊!

      正当我站在原地愕然时,我看到一个穿着运动服的熟悉身影跑了过去:“嗨!沈蔚然!啊,叶希,好久不见啊!”

      我居然在中医学院看到了高中的体育老师!他竟在田径场上吹着口哨训练一群小腿肌肉发达的男生们跑步

      见我一脸惊讶,沈蔚然解释:“我表哥被调到这里当体育老师了。”

      体育老师是沈蔚然的表哥?

      我猛地记起遥远的生物考试。难道那封消失的情书被体育老师交给了沈蔚然?

      “我和曾大志是普通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自知理亏,于是老老实实回答了问题。

      沈蔚然紧锁的眉头终于松了下来,接着他又问:“C大还好吗?”

      他怎么知道我考了C大?沈蔚然仿佛看穿了我的表情,又说:“一直联系不到你,所以我找表哥问了你的情况。”

      “我我忙着备考”我心虚地说。

      “嗯,我知道。”

      一阵沉默后,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问:“我可以问一道题目吗?”

      “当然。”

      我理了理思绪,清了清嗓子:“男生请女生吃饭,帮女生复习,还帮女生看病,他们愉快地相处了一段时间,已知:女生是喜欢男生的,问:男生喜欢女生吗?”

      沈蔚然思考了一会儿,答:“喜欢。”

      我的心立刻要跳出嗓子眼,我又问:“接上题,又知:男生女生很久没联系,女生还喜欢着男生,问:男生还喜欢女生吗?”

      “如果我是这个男生的话”沈蔚然忽然咧嘴一笑,“是的,我还喜欢着你,叶希。”

      我忍不住上前抱住他。

      很多年后,我常常回想高中时,我趴在考场的课桌上写情书的场景。如果我没有拿草稿纸写情书,如果体育老师没有提前收卷,如果监考老师并不是沈蔚然的表哥那么,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那些心跳、愉悦、忐忑、悲伤,也都不复存在。

      可是现实中并没有“如果”。好像只要有爱,全世界都会成全你的幸福。

      文/让声音煮沸

    赞 (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2 s